都市偷香贼 第244章 想吃好的有什么错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很显然,一个精神不正常的女人是不会自愿为人口交的,而4号男继续发挥出狡诈的游击战法,抢到了最有价值的分数后,就迅速离去。

8号并未因此而幸免于难,过来试图捡漏的38号男幸运地真捡著了,拿到剩下的10分。

但不幸的是,8号引来的人还有直觉敏锐的猎手。

寂静的午夜城市响起沉闷的枪声,直升机还未抵达,38号男的命,就和分数一起交给了16号。

凌晨换日线后,新拿到时间的猎手们再次跨区,展开了疯狂的捕猎。

韩玉梁跟许婷找个地方打算好好吃顿饭商量接下来怎么办的功夫,幸存者的数量就迅速跌下了一百。

男性32,女性65。

许婷本来猜测,人数跌破一百后,地图应该会再次刷新,强迫参与者缩短距离。

结果让她有点错愕,手表里依然没有任何重大通知,看来对方制定的红线,并不在这个数字。

韩玉梁托著腮,提出了另一个可能性,“上次地图变动是因为男人死掉了超过一百。也许等女人离场的数量超过一定程度,就会有变化了。”

“也不知道离场的女人都去哪儿了……想像一下就觉得好可怕。”

许婷皱起眉,瞪着一丝不挂坐在韩玉梁身边说话的田静子,伸出还粘著炒鸡蛋渣的锅铲,不满地说:“你能不能有点俘虏的样子啊!这屋里有毛巾被,你好歹披一下行不行?”

田静子双手托腮,可怜巴巴地说:“一会儿又要脱光光,不如提前适应一下。婷婷姐,菜好了吗?人家的断头饭啊,最后一餐了……”

“最后你个大头鬼。”许婷哼了一声,“真要带走是为了杀,那还不如让你们直接死在这儿。既然带走了,肯定还有别的用处。你好好活着,迟早有人会救你们的。”

“哦。”田静子没精打采低下头,“那我就……好好期待着了。”

韩玉梁在旁摆弄著新找来的灌肠器,忍住了没笑。

本来他是没口福吃许婷半夜下厨的好东西了。结果没想到碰头找好地方之后,弄醒田静子,这俩年纪差不多声音还挺像的女生聊著聊著,许婷就跑去下厨了。

优待俘虏,让他也跟着沾光。

“我在男区的时间都让你俩浪费了。”嘟嘟囔囔把盘子端出来往桌上一摆,许婷过去接上充电线,“你们吃,我吃过了。”

菜色当然很简单,不过是碎青椒炒鸡蛋、土豆泥外带两条香煎海鱼,配冰箱里翻出来的速食面。

本来她还打算弄锅照烧鸡,结果田静子说懒得再穿衣服,她就把已经去了骨的鸡腿肉塞回了冰箱里。

“真香……最后能吃上这么一餐,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田静子擦了擦泪,低下头,大口大口狼吞虎咽起来,语调和吃相之间的差异很有种小鹿斑比张开血盆大口咬死了辛巴的违和感。

她吃得快,胃口却不大,呼噜呼噜一碗面,就摸著微微隆起的胃口靠在椅背上,神情有点恍惚地说:“多谢款待,好饱……”

许婷白了她一眼,继续观察手表上的情况,“今晚战况好激烈啊,这样下去,女的数量估计要跌破五十了。”

田静子耷拉着肩膀,小声说:“那干脆让我做第一百五十个被带走的好了,凑个整数,还有点纪念意义。”

韩玉梁忍不住笑道:“你还挺能随遇而安的。”

她扬起眉,做了个无所谓的表情,“从小没妈的孩子嘛,这方面总要乐天一点,不然……早活不下去了。”

“我爸妈都没了,也还好好的呢。”许婷哼了一声,但还是别开了视线,不愿意去看她的表情。

田静子深吸口气,挤出一个微笑,“其实我还挺幸运的。在这么个游戏里最后遇上了你们。我见过被直升机带走前的女人,我知道我……本来可能变成什么样的。谢谢你们,你们是好人。”

许婷又哼了一声,“得了吧,老韩不久前才强奸了你,一会儿又要强奸你,还是菊花。我呢……说不定遇上你男朋友会悄悄上去抹脖子,就别送什么高帽了。你配合,我们也高兴,和和气气的,你舒服点,安心去吧。”

田静子拿过灌肠器,起身往卫生间走去。到门口一回头,忽然说:“婷婷姐,你和老韩都还什么也没做过呢吧?”

哪壶不开提哪壶,许婷皱起眉,“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田静子露出一个有点复杂的笑容,“我就是想告诉你,游戏结束和他做吧,超舒服的。我……感觉自己都变淫荡了。”

看着卫生间门虚掩上,许婷撇下嘴角,靠着墙踢了一下脚边那个无辜的凳子,小声嘟囔:“还用你告诉我?我身边好几个被他搞淫荡的了。”

韩玉梁笑道:“游戏结束后试试咯,客户推荐,超舒服的。”

“这事儿是最不能靠推荐的好吧……又不是点牛郎。”许婷看他也吃完了,气哼哼说,“你也去卫生间,不许在这儿污我的眼。”

“这儿是男区,我们得去阳台。”

“就不能找个挡风的地方吗?”

“分区就这德性,我有什么办法。”韩玉梁摁了摁表,“人数下降速度应该会渐渐放缓了,现在还剩下的几乎都是老手……呃,除了这对儿奇葩。168号,可真行,120号往后的情侣,就剩他俩和125号了。”

许婷充满好奇地看向窗外,喃喃自语一样说:“我也注意那俩好几天了,可真够超然世外的。男的不去捕猎,女的不去杀人,还都躲得挺好……我都希望他们别被找到了。”

也许是这遥远的祝福起了作用,缩成一团躲在垃圾桶中的李小艾,总算听到了脚步声从旁边渐渐远去,放弃了搜寻。

她攥着手里的刀,咬著自己的衣袖,发誓再也不为了那点热汤把泡面煮熟吃。

就因为想稍微吃点好的,被人发现碗里的汤还温乎,她足足躲了一个追兵将近两个小时,精疲力尽。

幸好,对方大概是找累了,或者发现了其它目标,终于在她崩溃之前走掉了。

她依然不敢马上出去,仗着这里是女区不扣时间,抱着膝盖乖乖缩在垃圾桶中又躲了十多分钟,才小心翼翼掀开盖子,冒出了头。

这一片横七竖八摆了一大堆老式金属垃圾桶,最外围的几个被掀了盖子,看来那男人还是找了几下的。

李小艾左顾右盼,轻手轻脚爬出来,踩着贴墙的烂砖头,一点一点离开了酸臭熏天的这片藏身处。

她还得回之前煮面被发现的地方。

倒不是心疼那还剩半碗的汤,而是她必须充电。

提心吊胆顺着刚才跑过来的原路溜达回去,默默念叨著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李小艾推开房门,屏住呼吸迈进玄关。

没人了。

她不敢在窗边露头,趴在地板上手脚并用爬进去,飞快接上充电线,靠着墙松了口气。

犹豫了一会儿,她还是没忍住,伸脚把小木桌勾了过来,端起那碗没喝完的方便面汤,小口小口啜著。

凉了,但依然很美味,让她一边喝,一边掉眼泪。

喝完之后,她擦了擦脸,忽然很想念宋明。

于是,她在充电线下方蜷缩成一团,拉来厚厚的被子把自己盖住,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宋明,你方便说话吗?”

宋明直接呼叫了她,口吻中的紧张和焦虑都快顺着信号飘出来,“小艾,你没事吧?有人在追你吗?”

“嗯,不过被我甩掉了。”她赶忙打起精神,拿出能让男友放心的乐观语气,“我超能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呼……那就好,眼见着人越来越少,我担心死了。小艾,咱们这样下去,最后可怎么办啊?”

“想那么多干什么,活俩月算俩月。”李小艾很固执地说,“反正不许你出轨,我也不当杀人犯。说不定咱们等啊等啊,他们自相残杀到剩一个,那个伤口感染死翘翘了呢。”

“哪有那么巧的事儿啊……”

“怎么就没有啊。”她说服自己一样迅速反驳,“宋明,我出生是几亿分之一,你出生是几亿分之一,咱俩都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已经是超级大的巧合了吧?”

宋明显然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呐,这世界还有好多亿人,这么多人中,咱俩家住对门,又得几亿分之一的概率吧?”

“小艾,我觉得概率……好像不是这么用的。”

李小艾才不管这个,噼里啪啦连珠炮一样说:“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青梅竹马的小伙伴上小学不同班就互相不往来了吗?算上中学、进阶班,咱们一直在一起呆着的概率是不是又得几亿分之一?我青春期胖了,你冒油满脸痘,互相笑话闹矛盾,谁也不搭理谁,这样最后都能和好,多难啊?咱们认识这么多年,连两边爸妈都觉得咱俩谈不成恋爱,早跟兄弟姐妹一样亲了,结果你不还是对我发情啦?”

“呃……小艾,你用的词儿好别扭啊。”

“宋明,”她吸了吸鼻子,“咱们俩在一起,看着平平常常,但实际上是好多个好多个好多个好多个奇迹连续发生才有可能的事情,你知道吗?”

这种时候,就是个傻子也知道附和女友一句,“嗯,我知道。”

“所以一定还会有奇迹发生的,咱们一定能好好地离开这儿。不受他们摆布,不做坏人。咱们干干净净地来,也要干干净净地走!”她又吸吸鼻子,结果闻到身上的味道,扑哧一下笑了。

“啊?小艾,你笑啥呢?”

“我刚才躲垃圾桶里啦,臭得跟个黄鼠狼似的,跟你说完干干净净,就闻见一股子味道往鼻孔里钻,打我脸呢,真讨厌。”

“你那边那么危险吗?”

“偶尔一次,小事情小事情。”她短暂地享受了几秒男友语调中的担忧带来的甜蜜,小声说,“宋明,你可一定要机灵点啊,剩下的人越来越少了,我看女的里头,杀过人的也越来越多了。有人来你就换地方,千万别犹豫,知道吗?”

“嗯,我知道。”宋明的嗓子瓮声瓮气的,“之前有女的转悠过来,我都是第一时间就换地方藏了。小艾,你不用担心我,你自己小心就好。这破地图现在换的,我觉得你连睡觉的地方都不好找。”

“好找。”李小艾故作轻快地笑了两声,“反正我已经臭得不行不行的了,等会儿我就会垃圾桶那边,缩里头睡过去今天晚上。”

“那多恶心啊?”

“总比被人找到要好吧?我头一次在森林那边过夜,就眼看着一个男人把一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女生……那啥了。你都不知道多残暴。我绝对不要受那样的羞辱,真要是逃不掉,我就当场自杀。”

宋明没说话,但听粗重的呼吸声,也知道他情绪不佳。

“好啦好啦,不说这些了。我这会儿还好好的呢。我就是想听你说话了,等著充满电好无聊。”

“小艾,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就是觉得自己……好没用啊。”

“那你给我背几篇课文吧,我就想听你的声音。”

“呃……背什么啊?”

“你会背什么就背什么咯。要不讲故事也行。”

“我不会讲故事。那我给你背几篇古文吧。”

李小艾嗯了一声,裹紧被子,靠着冰冷的墙,蜷缩成一团,把左手腕贴在自己的耳朵边,享受着这难得的小小甜蜜。

可才背了半篇岳阳楼记,宋明那边就忽然传来一句:“先等会儿,我……好像听见有脚步声。我先挂了。”

“诶?”李小艾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

可通讯已经断开了。

她只能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手表,祈祷千万别出现168号的广播。

如果,万一,真要非出现不可,那……就算是他袭击了别人,她也能勉强自己原谅他。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不敢在这寂静的城市发出太大的声音,她强忍着轻轻啜泣,等待啊,等待。

每一次有广播弹出,她的心脏都像是被钳子狠狠掐一下。

幸好,暂时每一次都是虚惊一场。

别的男人被杀,别的女人被带走,虽然也让她心里很不舒服,但此时此地,她已经没有余力去因为陌生人的遭遇而感伤了。

她只能不停祈祷,祈祷宋明没事。

李小艾并不喜欢看表盘上的广播,因为那些看起来冷冰冰的提示讯息后,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是一个个漂亮的姑娘。

从分数的变动中,她能看到一个失去过分数的女生终于痛下决心杀人,她能看到绝望的标记一次次在地图上亮起,直到离开这个游戏,她能看到男人们有的在凶暴地捕猎,把失去男伴的女孩逼到绝路,有的在食腐动物一样追踪,啃食刚刚被袭击过的鲜美嫩肉。

模糊的泪眼中,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她最后也没有看到168号出现。

宋明,应该是安全了。

又过了几分钟,充满电的手表里总算又听到了熟悉的嗓音,轻喘著报了平安,“小艾,我没事了。我换到新地方,躲好了。你放心吧。”

李小艾高兴地笑了起来,“那就好,那就好。”

她说着把泪花擦掉,掀开被子,拔掉充电线,“你睡吧,我也去找地方睡了。明天有空我再呼叫你。你记得准备好故事,给我好好讲几个。”

“哦。一定。”

把最后一口泡面汤喝完,李小艾感觉身体比来的时候轻快了许多。她蹑手蹑脚顺着原路爬出去,贼一样悄悄打开房门,沿着墙角猫腰一路溜达,钻回了那个臭哄哄的小巷子。

这种时候,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她忍着恶心,仍从边缘的缝隙踮起脚尖侧身往最里面移动,一路找到那个刚才让她幸运躲过一劫的垃圾桶,打开盖子,迈进去,把盖子托回。

她再次蜷缩成一团,不过,调整了一个比上一次舒服很多的姿势,还用出门前带来的小靠垫枕住了脖子。

昏昏沉沉快要睡着之前,她闻着鼻子里快要让嗅觉麻痹的臭气,想到了一个颇有点恶心的比喻——感觉自己好像一坨缩在屁眼里的大便啊……

然而洗干净的屁眼,可比经年累月没人收拾过的垃圾桶好闻多了。

“呃……真的不臭诶。”田静子嗅了嗅伸到自己鼻子前的手指,“这股香香的是什么味道呀?润滑油的吗?”

“嗯。”韩玉梁随口回答了一句,掀起碍事的被子,把雄壮的下体凑到她已经被充分扩张过的肛口外。

本来打定主意裸著直到上天离岛的田静子,在知道最近的女区只有冷飕飕的天台后,乖乖问许婷去隔壁房间搜了一床被子裹住光溜溜的肉体,趿拉着拖鞋上来领日。

她也很想努力让自己沉浸在男友死掉的悲伤中,不要显得太负心薄幸。

可在卫生间洗屁眼的半个小时里,她被这个姓韩的男人从头玩弄到脚,坐在马桶上后庭喷水的同时,肉壶也在噗滋噗滋地潮吹。

补充了足够水分后,她简直被韩玉梁玩成了一个会抽筋的喷壶。

她以有水往外喷为标志来计数,都整整高潮了九次。

要不是上来后被楼顶的风吹清醒了几分,她都快忘了自己男朋友长啥样。

或者说,她都觉得身边这个就要干她屁眼的男人更像男朋友多些。

这让田静子有点沮丧。

不过这种时候,沮丧什么的,也没个屁的意义。她抿了抿嘴,扶住硬邦邦的水泥墙,踮起脚尖把大腿张开到更大,小声说:“你轻点啊,这个……可比手指头粗太多了。”

她现在已经很清楚韩先生的直径,用下体亲自体验过,在卫生间还上手摸了,好奇看了。潮吹到第三次,她就忍不住想把那玩意往自己下面塞,羞耻得浑身哆嗦。

现在,她的子宫口依然饥渴到刺痛,很想让那根大棒棒塞进来,噼里啪啦给她捶几下。

但人家再怎么温柔耐心,为的也是分,她屄里没分了,就不如屁眼值钱。

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韩玉梁松开手,准备插入,被子就滑落下来,显得碍事无比。他皱了皱眉,干脆把一股阳刚内力传进去,烘热她的身子,然后将被子掀到了地上。

田静子低声惊呼,刚伸手想捡,就发现身上暖融融的,风吹也不觉得冷,脸颊甚至热到微微刺痛。

“你……做了什么啊?”

“神奇的按摩。”他笑着回答,龟头重新对准她已经非常滑溜的屁眼,稍稍前压。

敏感的尖端传来括约肌包裹着向外推挤摩擦出的快感,他愉快地喘了一口,往更深处插入。

伞棱的部分很轻松就通过了细密褶皱围绕成的菊轮,他兜住她的乳房,抱起她上身开始抽送,心里很满意当初的选择。

如果截了那个疯婆子8号,他肯定享受不到这么轻松愉快的交欢氛围。

他喜欢这种连半推半就阶段都不存在的痛快姑娘,所以他愿意自己爽的同时送她多去几次。

以他的手法,和田静子那相当优良的敏感度,难度实在不大。

田静子也很快就投入到这场其实颇不正常的性爱中。

寂静的废弃都市,阴暗的公寓楼顶,火热的赤裸肉体,清冷的潮湿夜风,黏滑的紧窄屁眼,粗大的坚硬阴茎。

一种脱离了人类文明的解放感充斥在心胸,让她想要大叫,尖声呼喊,来排遣直肠被磨擦生出的强烈快感。

但她没喊,只是小声呻吟著,隔一会儿扭扭腰,调整一下粉白桃尻的角度,让屁眼中还没被碾磨的嫩肉享受到龟头的冲击。

前面的粉蛤在快感中不住开合,大量的淫液垂流下去,滴滴答答落在她的双脚中间。

她低下头,看着那一滩水痕,不自觉呻吟得更加急促。唇瓣上微微发痒,她这才意识到,唾液掉了下去。

她赶忙往回吸,可羞耻的粘液已经被重力拉扯下去,掉在距离淫水不远的地方。

胸部积蓄的快感仍在涨潮一样堆积,田静子隐约觉得,身后男人的手说不定真的有魔力,她甚至怀疑,自己的乳头会在他简单的揉搓下被快感炸碎,绽放成两朵嫣红的花。

很快,爆发性的高潮降临了。

她捂著嘴巴发出沉闷的尖叫,乳头并没真的炸开,但快感奔流就像变成烟花一样,明明屁眼并不是正常的性器官,她却还是在男人阴茎的抽送中沉溺、崩溃、一股接一股的喷射。

一次这样的高潮,她就再也站不住,变成跪伏在被子上的柔顺姿态,小狗一样承受依旧有力而迅速的抽插。

而强度至少在这个以上的高潮,她累计来了六次,屁眼的分数才真正奉献出去。

趴在被子上抽搐的时候,田静子看了一眼手表,对失去的分数已经没了在乎的力气。

“老韩,女的还剩57个,让我……当第150个走的,行吗?”

韩玉梁用带来的湿巾擦了擦余韵犹存的肉棒,估算了一下今晚战况的激烈程度,趴下把她还在痉挛的大腿分开,用手指玩弄著红肿的阴蒂,微笑着说:“可以,我就一直把你玩到再有六个女人离场好了。”

“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