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4章 不为偷东西的贼

大侠赶稿中……预计最晚明天放出,不会鸽的。

心情这东西的确很影响进度……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十集已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没丢什么值钱的,就是你……那几件旧衣服不见了。”

忙了一个多小时,初步收拾好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后,叶春樱坐在钢丝床上,满脸疑惑和疲倦,“给你买的新衣服新鞋,倒是一样都没少。”

韩玉梁拉开抽屉看了看,心中大致有了判断,缓缓道:“我拿来当临时簪子的木筷子也被带走了,看来,是有人在查我的身份。”

“不会是沈幽吧?”叶春樱一惊,露出不小心上了贼船的表情,颤声道,“你们谈到最后,她故意倒了两杯茶,你还喝了,那……说不定是要验你的DNA。”

“帝恩诶?”

叶春樱拍了自己脑门一下,只好先深入浅出的讲解了一下和DNA相关的基础知识,她自己也是一知半解,更深的,索性叫他自己上网查。

反正根据最近的浏览记录来看,这人一晚上都睡不到两个小时,几乎是整夜整夜在看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其中大概一半时间都用来搜索各种常识,大概是打字不太熟练,一看就是顺着关联项目一路看下去的样子。

至于剩下一半时间,都拿来浏览色情网站了。

叶春樱自己电脑知识不怎么样,但从杀毒软件的报告中,她要不是知道韩玉梁确实不会还是纯新手,一定会认为这人在恶意用她的电脑养蛊。

顺带一提,他还下载了金古温梁四位作者加起来一百多本精选武侠小说。

让叶春樱总有种机器人在读科幻小说的微妙错位感。

韩玉梁考虑片刻,摇了摇头,“那位沈姑娘不像是手段这般不入流的人,你说的采集DNA兴许是真的,咱们家里这副样子,恐怕是造了别的贼惦记。”

听他说出“咱们家”仨字,叶春樱脸上又是一红,急忙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不争气,小声问:“韩大哥,那咱们现在该做点什么才好?”

“嗯……”韩玉梁沉吟片刻,起身出去,不一会儿,端回一盆热水,笑道,“这会儿该给你的脚消肿,来。”

见他过来就放好盆子蹲下,叶春樱大惊失色,忙红着脸摆手,“不行不行不行,我自己来,这怎么能让你沾手。”

韩玉梁出指在她肿胀脚踝上一点,微笑道:“春樱,我知道你可能觉得这么亲近有些冒犯,不过这是为你治伤,你自己也是学医的,何必介怀呢?”

叶春樱连连摇头,细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都一天了,这脚……要不你让我先洗好,我洗好了再叫你帮忙推拿,好吗?”

“借着热气蒸腾事半功倍,这点舒筋活血的道理还要我说么?”韩玉梁语调虽柔,气势却不容拒绝,说话间,就已将她凉鞋脱去,一双大掌,直接捧在她纤巧嫩滑的雪白赤足下,微微一动,柔声道,“痛得狠么?”

叶春樱羞得脑子都有点不清楚,加上疼得确实不怎么厉害,就摇摇头。

韩玉梁定心静意,不去碰她另一只没受伤的脚丫,只把手里的小巧赤足缓缓放入水中,依旧一掌托底,一掌握着足踝,将寒冰真气缓缓渗入肿胀处。

那肿起的紧绷皮肤感到一片清凉,霎时就舒适了许多,其余地方泡在热水之中,温度恰到好处,暖暖哄着脚掌,那点痛立刻便消解大半,只剩下一些滞涩感。

虽说旁观了不知多少次,这却还是叶春樱头一次亲自体验韩玉梁的手法,见他双手未动,就有清凉滋味丝丝缕缕在脚内流窜,觉得极为神奇,不知不觉就瞠目结舌望着,再不记得心里之前那点因保守性子而生的不妥。

等真气深入肌理,渐渐疏松了滞涩血脉与皮肉下的积淤,知道叶春樱脚踝只要泡会儿热水自然就能没事,韩玉梁微微一笑,握着那手往上稍稍一提,抚摸一样圈住了她纤细修长的小腿下半,另一只手缓缓滑到脚趾上,先捏住拇趾,自根往头,柔柔一捋。

足尖微微一酸,叶春樱忍不住轻声一哼,可那滋味颇为愉悦,连整条腿都跟着热了几分,她无从开口,只好继续看着。

一根根白嫩脚趾捏搓过去,韩玉梁大掌一侧,沿着脚背缓缓抚摸上去。

这一下,先前的股股微酸陡然变成一片酥痒,还不同于挠脚心的那种,而更像是热气轻轻吹在耳垂后的类型。

她从不知道自己的脚还能生出这样的滋味,不觉有点心慌,五根足趾禁不住就在热水中翘了起来。

韩玉梁抚过脚背,转而向下一抄,轻柔握住她玲珑足弓,口中道:“春樱,我看街上好多姑娘,脚趾和手指甲一样,都涂着色,怎么不见你也抹抹啊?”

叶春樱醒了醒神,心慌意乱地说:“我……我又不爱化妆,麻烦,还容易惹麻烦。”

“你脚这么好看,稍稍修饰一下,多美啊。如此慢待,都可算是暴殄天物咯。”韩玉梁催起洞玄真音,柔声笑道,“有我在,又有雪廊护着你,惹来什么麻烦,都不必再怕了。”

叶春樱一想到此,鼻子就是微微一酸,略显幽怨地说:“那我要是……要是打扮习惯了,今后等你不在了,我该怎么办?你不在,雪廊也不会无条件护着我,人家是……要代价的,又不是慈善组织。”

“我帮你攒些钱,到时候你搬走,到安全些的地方住下,不好么?”

叶春樱低头看着被他双掌不住把玩的赤足,心中竟有些嫉妒那只脚,跟着被这念头吓了一跳,赶紧说:“我要回报当初帮过我的人,五年就是五年,不在这里做够,我是不会走的。”

有些懊恼用这种口气对他说话,她幽幽一叹,柔声说:“韩大哥,我没怪你的意思,你真走了,我也不会怨你的。我不过是给你了一个住处,做了些简单的饭菜,你却救了我三四次,怎么算,也是我欠你得多。可……可我……我不会还你更多的,因为我知道,你想要的拿到手……就会走了。”

她越说,口气中越透出一股酸楚,“我挺笨的,不知道怎么才能把你留下,不如……干脆就这么跟你耗着,等你什么时候烦了,不想在我身上费功夫了,你一个风流大侠,总不会像张三少那样恼羞成怒欺负我,对不对?”

韩玉梁抬头看着她,暗暗寻思,这姑娘还真有点意思,说笨吧,能想到这种法子,说聪明吧,却又把这念头明敲明打说了出来。

“你就不怕,这么说断了我的风流念想,让我转眼就走么?你看那许大夫,就挺愿意让我住过去的。”

叶春樱低头不语,片刻后,才轻声说:“你因此走了,不也就断了我的念想么。那种傻乎乎的念想,被你断了也好。”

韩玉梁浓眉一挑,问道:“什么念想?”

叶春樱抿了抿唇,颇为倔强地别开脸,“我不会说的,说出来,得了也没意思。”

韩玉梁暗暗寻思一番,心想这种性格比他那个年代大家闺秀还要保守几分的年轻姑娘,对他明明动心的情况下,所说的念想,只怕多半是成亲之类的事情。

那他自然只能装傻,柔声道:“好好,你不想说,那便不说。”接着为她按摩脚掌。

其实从前的他并没这么好的耐心,也不是全然不用手段,说到底他不过是个采花贼,即便不爱勉强女子,想要让姑娘半推半就从了他,可不缺法子。

但逼迫他强运十重玄天诀,来到这陌生时代的绝境,已足够让他变得谨慎,耐心充足。

更何况叶春樱的确是极对他胃口的姑娘,他乐意为她多费些水磨功夫。

将那只小巧脚掌趁此良机把玩抚弄了个遍,韩玉梁垂手插入已经发凉的水中,存心炫技,运起烈火掌力,转眼就将水温升回到略略发烫的程度,这才起身在门后毛巾上擦了擦手,笑道:“剩下那脚,你便自己洗吧,免得你误会我是为了占你便宜。”

叶春樱点点头,弯腰勾掉另一只凉鞋,将脚缓缓浸入水里,看韩玉梁打开了房门,突然轻声问道:“韩大哥,你……怎样才愿意……”

听她迟疑半天不见下文,韩玉梁回头笑道:“愿意什么?”

她面上神情变了几变,最后轻轻吁了一声,摇头说:“没,没什么。你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去给许姐看病呢。”

“嗯,你也早些休息。”

“晚安。”

韩玉梁并不需要多久沉眠,每日留出一个时辰左右运功养身,就能精力充沛头脑清醒,所以一回卧室,他就如这世界很多年轻人一样,打开电脑开始熬夜。

这个时代的信息太多,咨询太复杂,以他的绝顶天资,仍只能有选择地查阅、记下,慢慢在头脑中消化、吸收。

每次看到后半夜,他都会头昏脑涨,不得不点开那些弹出来后就被他果断收藏的各种色情页面,观看着这时代令他大开眼界的春宫图景,慢慢梳理之前囫囵吞枣硬吃下的知识。

不过兴趣果然是最好的老师,他后半夜即使已经头昏脑涨,学习效率依旧高出不少,从开始观看到现在,他差不多已经把AV中的各类术语了解通透,女优认识了一堆,新体位学了十几种,甚至还有了一定的东瀛语和西洋语基础——就是词汇量比较集中在特定领域,不便和人交流。

等到晨光初升,韩玉梁打坐调息完毕,听一墙之隔的屋里叶春樱已经起床,便也跟着开门出去。

自己遇了麻烦,叶春樱仍是没忘了鸡窝里那个小宋,早饭做好,还不及吃,就给那边打了电话过去,询问后续如何,有没有出事。

等她一句句问罢,韩玉梁都已经吃饱喝足,到诊所那边弯腰开门,准备接待病号。

忙到十点多钟,来了一个发高烧的孩子,韩玉梁帮忙暂时止住惊厥后,叶春樱扎上针与家长一起守着给他输液。

另一张病床上早就来了个老头输保健液,地方都被占着,韩玉梁的老主顾们就算来,也没了适合的空间。

他正考虑要不要干脆就趁这时往许娇那边去一趟,给一个病号开完药的叶春樱就回头说:“这会儿你没什么事,要不你就先去给许姐看了吧。”

“好,我这就去。”

知道他白日里不便展开轻功,叶春樱叮嘱说:“韩大哥,你回头有空,先把骑车开车都学了吧。”

“再说吧。”他敷衍一声,迈开大步出门去了。

行走江湖的时候,韩玉梁就是两条腿用得多,四条腿用得少,到许娇那个小门诊这点距离,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骑车开车他都已经研究过,骑车要用两个轮子找平衡,双脚蹬着走,不比他提气一窜快多少,还要占住双手,不方便随时拿出暗器反击,开车就更离谱,还要弄条叫安全带的东西把他绑在座位上,如此主动禁锢起来的状态,他是万万不肯接受的。

他早已习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直觉还不住预警可能出现的杀气,一有风吹草动,身体都会赶在意识之前反应。最适合他的,当然还是步行或是骑马。

只恨这大道明明叫做马路,却一匹马也见不到,让他对这时代的人平添几分疑虑。

一路走到上次碰到许娇推着小摩托关门的地方,这次才看清了招牌,果然是个门面很小的正骨按摩小店,旁边还挂着一张海报,写着开店三周年庆,年卡只要388。

但看门口空空如也只有一辆小摩托的空地,也知道许娇这儿此刻并没什么客人。

韩玉梁摇了摇头,推门进去。

门内铃铛一响,里屋立刻传来许娇没精打采的声音,“稍等,我这就来。”

天热,屋内没开空调只用着电扇,许娇就没把外衣穿在身上,听到响声,才抄起工作服往背后披,可才伸了一只袖子,就听到韩玉梁的嗓音带着笑意传来。

“可惜来的不是病号,是给你看病的。”

“呀,韩大哥,你这就来了啊?我还当怎么也得下午了呢。”许娇顿时笑开了花,把外套随手一扔,就那么穿着细吊带背心匆匆迎了出来,撩起帘子一望外头,拿起暂休的牌子挂上,就将门一关锁住,“正好正好,我坐了半晌午,也没来个人,腿正麻呢。”

她回身一靠,白花花的胳膊就挽住了韩玉梁的臂弯,沉甸甸在背心里几乎裹不住的乳肉压了过来,娇滴滴说:“韩哥,你这次给治病,不会收我钱了吧?”

“那自然,咱们可算是挚交,何必再谈钱呢。”他进去一看,专门的按摩理疗床果然和诊所那边的病床不同,许娇在这上面估计费了些本钱,床面可调,有趴下时候放脸的洞,两边还有展开手脚用的托架。

许娇关掉电扇打开墙上的老旧空调,关窗拉帘子一气呵成,就这么会儿功夫,双眼已经水汪汪快要滴下来,可见上次尝了甜头之后,被唤起了何等猛烈的渴望。

“我上次说送你个手机,你不要我的,怎么叶春樱给你买,你就要了?”

女人就是女人,都已经主动趴下当砧板肉,还惦记着心里那点小疙瘩。

韩玉梁慢悠悠抚摸着她微汗的后腰,笑道:“那是我赚的钱啊,我一个大男人,不花自己的,心里别扭。”

“老封建。”许娇哼了一声,把屁股往上拱了拱,“哎,对了,你这次给我按轻点啊,我才喝了大半瓶水,这儿没替换衣服了。”

“怕尿了?”

“怕。”她回眸瞪他,“谁教你的手本事不一般,我可顶不住。”

韩玉梁微笑点头,“好,这次我就温柔一些,不过以后你也得注意,少穿那需要踮脚走路的鞋,坐下的时候也别总翘着腿,你自己就是学这个的,当真不知道么?”

“哎呀,我就是个半桶水半吊子,再说了,端端正正坐着,多累啊。”许娇哼唧两声,腰后已经渐渐软了下来,眼睛也跟着眯起,“高跟鞋我倒是想不穿,可我这个年纪的女人,不好好打扮,身段一下子就垮了,顶多我以后少穿就是。”

“提点你了,你自己注意吧。”韩玉梁心思本就不在治病上,卡着她腰肢上下运功一会儿,咔的一声用内力将稍微偏了一点的胯骨再次强行矫正,听许娇哎哟叫了一声,顺势就把手摸到了她不及膝盖的短裙里头,一顶内裤,用指尖轻搔着丰满耻丘,笑道,“这次没见尿,不过好像也有点潮呼气,不能怪我吧?”

“怎么不怪你,”许娇趴在那儿用屁股往下拱了拱他的手,呼吸都急促起来,“你按摩……都能给我按摩湿了,你说你是不是个老妖怪?是不是按摩棒成了精?”

没想到许娇竟然来兴致来得这么快,韩玉梁正好也急着泄泄最近后半夜看片看出的火,干脆拨开那已经湿了一小片的裤衩,两根指头探着路,就一勾一勾钻了进去。

那潮乎乎的屄里头果然更湿,略有点黏,四周的嫩褶子小肉虫一样嘬着他的指头蠕动,他才挖几下,整条腔子就骤然紧了几分。

“嗯嗯……韩哥,我不要手指头,”许娇自己伸手把短裙拽了上去,一口气拽到腰上,亮出圆滚滚的臀,边扭边说,“别抠了哥,痒痒。”

这青天白日,外面车来车往颇为喧闹,也不是个适合慢慢调情细细尽兴的好时候,韩玉梁一舔唇,将裤子皮带一扯,褪下爬到了按摩床上。

扭头看他跪凑上来,许娇忙不迭手肘一撑,屈膝把屁股高高撅起,微微摇晃。

“你不要指头,那要什么?”韩玉梁揉了两下肉滚滚的屁股蛋,沿着饱满大腿向下抚摸过去,顺势在她昂起臀尖上隔着内裤亲了一口,笑着问道。

“韩哥……”许娇拖了个长音,到也不卖什么矜持,反手扒着他的雄腰,呻吟道,“我要老二,要你的鸡巴,要你把阴茎塞进来,狠劲儿塞进来。快点儿,快点儿嘛……”

韩玉梁被她发骚一撩,不再逗弄,扶着昂扬肉棒顺着湿漉漉的屄缝上下滑了几次,便挺身一送,肉窝里头淫水饱足,这一下又顶得势大力沉,竟发出颇为响亮的唧儿一声。

他这次没运功收敛大小,龟头在前领军长驱直入,这趴下的姿势丰满臀肉阻隔效果大大不足,叫他一口气便捅扁了花心。

子宫颈被压迫的钝痛混着饱满胀痛一并传来,却都压不住这一记猛干奸出的浑身欲火,许娇昂头啊了一声,倒有七分快活。

韩玉梁知道她浅,反正男人只有前面那截蘑菇头最有滋味,也就不再往里深入,扶紧了屁股,指头陷入几分,浑身肌肉一绷,便狂风骤雨般进进出出,大操大弄。

“啊、啊、啊、啊……哎哟……哎……哎呀啊啊……”

自己用手握着假鸡巴使劲儿抽插也到不了韩玉梁速度的二成,许娇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双手扒着他的腰,被顶一下就叫一声,越叫越快最后连成一线,两只脚也越抬越高只剩膝盖撑着,没三分钟就吐着红艳艳的舌尖泄了一遭。

韩玉梁垂手抓住她两只翘起脚掌,身子略略前倾,换个角度继续猛攻。

“韩哥……韩哥……不行……停……别……不对……别停……别停……啊……啊啊啊……好爽……到、到了……”

第二浪比第一浪还要高些,许娇双乳垫在下面,背心都搓到了上头,发硬的奶头和汗津津的乳肉磨着按摩床的皮面,滋儿滋儿作响,高潮到花芯怒胀。

韩玉梁这次就是奔着匆忙吃口野食来的,没想着久战,阳具裹在高潮迭起的嫩肉堆里被唆了几十下,兴头到了,就把许娇双臂一抓,往后一扯拉起,屈膝从下方贴住她坐下丰臀,一边一掌兜住肥白奶子,指缝捏紧乳头,自下而上,腰腹运力再次加速。

那一条粗大肉柱大半埋在许娇体内,在寸许之间密集往返,龟头碾磨子宫口,将她小腹深处几乎磨穿碾碎,快感大潮转眼间高如山峰,狠狠拍碎了她的神智,让她长声呻吟,一身白肉晃荡混着哆嗦,淫蜜狂泄,将韩玉梁的阴毛都沾染成垂露晨草。

肥美肉唇越夹越紧,韩玉梁低喘一口,握着许娇双乳往前一扑,将她向下压在按摩床上,乘兴向深处一送,浓精喷薄而出,射得许娇又是一阵战栗,在他下面大口吸气,跟着丢了股阴津出来。

这一番开门见山单刀直入狂风骤雨的交媾,从内裤拨开亮了膣口到韩玉梁缓缓抽出,不过十几分钟,但许娇从第一个高潮来了之后就一直飘在上面没下来过,一样满足得身心皆醉,连去抽纸擦擦都不想动弹,内裤缓缓兜回原处,不一会儿,就被涌出的淫汁浪液彻底浸透。

“韩哥,你这给我灌的,一肚子精液,也不怕弄出个孩子来,我到时候趁机缠上你么。”许娇翻到侧身,似笑非笑望着他,缓缓说道。

“怕什么,真有了娃儿,我养就是。”韩玉梁满不在乎,简单擦擦,便盘算着告辞回家,吃叶春樱给做的饭去。

这时,外面大门突然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还伴着脆生生一句叫唤。

“姐,你怎么锁门啦?”

评分完成:已经给 snow_xefd 加上 1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