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60章 不会再有的下半场

确定那个女孩只是和许婷长得像,绝对并非本人翘班跑来看球后,叶春樱就还回去望远镜,继续打量着看上去高不可攀的包厢。

原本她预期的是一场伪装的偶遇,哪怕卫生间并不是什么谈事情的好地方,但起码是个比较私密的空间,而且能隔绝掉男性保镖的影响。

至于八成会存在的女保镖……女人总是心软些的吧,她长得这么温柔善良,只是说几句话难道还会被打?

但现在的情况就麻烦了很多。

他们只能从包厢入口正面闯进去。

就算场内山呼海啸有什么动静也不会被听到,浦文玉看到保镖被打倒,还能冷静听她说话吗?

叶春樱沮丧地靠在椅背上,心里比场外的寒风都凉。偏偏场馆这边的座椅有加温功能,还让她身上热乎乎的,都出了点汗。

这时韩玉梁巡视完了可见之处,除了刚才摄影区的那个神似许婷小美女外,前排位置还能看到不少盼望上镜的网红啊二线野模啊小主播啊等着蹭全球直播的热度,就是那些人工痕迹明显的脸让他完全提不起兴致。

场上那些复述荣光的话他完全不了解,上去热身的二十多个人他一个也不认识,望远镜兜兜转转绕了一圈,把对面看台上的漂亮姑娘挨个瞅了一边后,就不知道该做什么,索性放下望远镜继续看最合胃口的那个小美女。

然而那姑娘显然是个球迷,等大量球星上场,就举着相机跑到球场边头也不回盯着拍,他这儿只能看见个斜后侧面,大冷天身段都看不出来。

不久,比赛开始,周围更加喧闹,前后左右的人都站起来,只剩下他俩还在位子上陷出一个凹坑。

“春樱,咱这么一动不动是不是太显眼了点?”

叶春樱叹了口气,无奈地站起来,抓起买来做掩护的队旗,没精打采地跟着其他人的节奏左右摇晃。

韩玉梁的屁股也离开了位子,无聊到这个地步,索性看看场上的乐呵。

等薛冬一连串身法般的华丽动作从三个人的包夹中杀出,脚尖一抖打入第一球,引发山呼海啸的欢声时,他不知不觉被周围浓烈的情绪感染,扭头凑到叶春樱耳边,道:“别说,玩个球不让用手,还挺有意思。就那个叫门将的可以用手对吧?”

叶春樱反正也是无聊,索性一知半解地讲起了一些基本足球规则。

至于越位之类她就不太明白的内容,干脆跳过。

“你要真有兴趣看球,回去问婷婷吧,她姐是铁杆球迷,她懂得比我多一些。”

“那我不如直接问许娇,省得臭丫头嘴上不饶人取笑我……许娇是球迷?”

“嗯,很死忠的球迷,听婷婷说18年东亚邦夺冠那天她姐看的直播,一激动给一个病号把肩膀扭脱臼了,赔了好大一笔钱。”

毕竟是表演赛,防守并不会很卖力,进攻也都敢玩儿花活,二十多分钟的时候,薛冬老队友——冠军队门将还兴之所至飞身来了一个致敬历史的蝎子摆尾倒钩扑救,掀起又一波情绪高潮。

薛冬打入第二球后,场边观众开始了人浪。

叶春樱仍然只是摇晃队旗,神游天外不在状态。

而韩玉梁已经能高唱着华夏复兴的队歌跟着一起上下晃了……

“春樱春樱,到底什么叫越位?为何薛兄弟明明跑过去就是单挑,边上那个不长眼的吹哨了?”

“啊……呃……反正就是球过去的时候人不能太靠前,太靠前就越了。”叶春樱解释不清,张望了一下大屏幕上的比赛时间,已经接近三十分钟,急忙踮起脚拉低他的耳朵凑上去说,“韩大哥,这会儿观众都特别投入,咱们是不是可以行动了?”

“等等,我看薛兄弟还能再……”韩玉梁脸庞发红说到一半,忽然醒觉过来自己不是真来看球的,赶紧晃了晃头,道,“好,咱们往后面找厕所去。”

叶春樱又好气又好笑,抓起他的手捏了一下指头,“还找什么厕所啊,直接去包厢。”

被这插曲一折腾,她倒是没了之前的紧张劲儿。来之前搜索调查出的建筑图全记在脑子里,带着韩玉梁出去绕了绕,就轻松找到了包厢那边的入口。

但是和普通的入口并没有在一起,要么出去从外头进贵宾通道上他们的专用电梯,要么就得从消防通道爬上大约三米高的光滑立面直接翻进包厢外的走廊。

有韩玉梁这个武林高手在,叶春樱选择的当然是后者。

入场有严格安检,加上巨星在场内,比赛正酣的阶段,工作人员几乎都集中在里面,韩玉梁略一观察,就抱起她腾空而起,轻松落在了包厢门外。

“哪一间?”

“右数第三个屋。”叶春樱就没怎么看球,一直在观察记忆,马上拉着他往那边跑去,同时另一手拉高围巾,挡住了小半张脸。

门口没有保镖,但门锁需要刷卡。

他抬手用真气试探了一下,还好,不是一下子弹出一圈锁舌的设计。

侧耳听了听里面的动静,韩玉梁手掌一滑,隔空把锁舌压进槽里,轻轻打开了门。

“谁?”立面马上传出了一声质问。

他毫不犹豫闪身进去。

屋里只有三个女人,两个年纪大的,一个年纪轻的。

把身后交给叶春樱,韩玉梁二话不说,上前将两个年纪大的打晕,放在旁边床上,对着剩下那个还戴着墨镜的年轻女人皱眉问道:“你是谁?”

在能找到的零星报道中,浦文玉最鲜明的标签就是球迷。受其父亲影响,她从小就喜欢足球,继承家业后,唯一直接出任最高管理者的企业,就是华夏星体育集团,并第一时间担当了旗下两家足球俱乐部的首席执行官。

可这个戴墨镜的女人刚才竟然没在看球,而是站在视野最好的落地窗前,低着头玩手机。

叶春樱也意识到了其中不对劲的地方,锁好门过来问:“你不是浦文玉?”

那女人有点被吓到,哆哆嗦嗦摘下墨镜,摇头说:“我……我不是。”

叶春樱四下看了看,拿起写了名字的贵宾邀请函,气愤地说:“可这明明就是浦文玉的包厢!”

“对,可……可老板从不出席这种公开场合,一般都是找个像我这样……这样和她身高年纪差不多的,过来充个数。”这女人看上去估计也就是个实习生,完全吓慌了神,坐在沙发上举起手,“你们……是绑匪吗?”

韩玉梁换了个位置站着挡住她,免得被摄像机拍摄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叶春樱关掉灯,拿起墨镜戴上站到落地窗边充数,尽量维持着情绪的平静,说:“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找到浦文玉,我们不是绑匪,而是……有关于圣心的秘密情报要告诉她。她是圣心慈善总会的会长,哪怕那只是个名誉上的称呼,我认为她也有义务做点什么。告诉我,她在哪儿?或者,她的联系方式是什么?”

那女孩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我就是个被抓来帮忙的实习生,说好站这儿看场球,给我一千五加班费。我别的什么都不知道……老板的联系方式,高级特助都没有,我咋能知道呀。”

一着急,乡音都冒出了头。

叶春樱觉得今天干什么都不顺,无名火在脑子里乱窜,“她是老板,连高级特助都不知道联系方式?”

那女孩点点头,“老板什么都不管的,老板爸爸什么都设计好了,老板……老板完全就是甩手掌柜的。球队也是二老板说了算。真的。”

韩玉梁看外面比赛上半场快要结束,中场休息据说会播放十五分钟薛冬的职业生涯精彩剪辑,到时候保不准闲下来的镜头会注意到他们这边,提醒道:“稍微快一点。”

叶春樱彻底没了主意,坐在最近的椅子上,垮下肩膀说:“还能怎么办啊?好不容易进到浦文玉的包厢里,结果……是个替身。算了,咱们走吧。也许一开始……指望这种高高在上的人就是个错误。他们做了慈善,花了钱,赚了名声,为什么还要关心下面孩子们的死活好坏……荣誉对他们来说其实也是商品,就是能买到的东西。”

“嗯,咱们……”本来想说咱们走,可临近中场休息,场上发生了一串精彩绝伦的球技大比拼,他顿时舍不得离开这个位置最好的看球平台,转而道,“再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

他目不转睛望着球场上转眼间攻防转换了数次的激烈争夺,渐渐领略到了这种运动的魅力。

论身法,他有自信比上面任何一个人都强,但他要是不用内功作弊,可没办法把圆滚滚弹力十足的皮球那样精准地控制住。

一拨、一转、一勾、一带……都像是武学大师的招式一样巧妙而精准。

他觉得自己就要变成薛冬的球迷了。

叶春樱站起来,无奈地提醒说:“走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不然一会儿被发现,咱们就算没有恶意,也说不清楚。”

这时,中场休息的哨声响起。

场上比分暂时定格在三比二,复兴队领先,薛冬梅开二度并献上一记助攻,让在场的所有球迷恍惚间梦回到这个少年白衣飘飘在乱军从中穿梭自如,证明人种并非足球天赋决定因素的那一年。

“不要退役啊——!”

不知道是谁先喊出了这么一句。

旋即,呼声响彻整个复兴球场。

薛冬没有退场去休息,而是高举双手,泪流满面倾听者球迷的呼声。

他今年三十一岁,如果没有那次带伤拼完全场夺冠的经历,他完全可以再享受几年最爱的足球。

大屏幕上的比分和场内直播消失了。

观众的呼声不约而同停了下来。

八万多双眼睛,和通往全球各地的直播镜头一起,转向了那块巨大的屏幕。

薛冬十余年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将在此一幕幕重现。

本该是这样的。

可谁都没想到,当振奋人心的片头开始播放仅仅三秒后,屏幕一黑,再次亮起,出现的画面却完全变了样。

屏幕上出现的,是管爱民因惊恐而扭曲的脸。

“我……我是华京圣心第三扶助院前副院长……管爱民。我……我现在忏悔我曾经……犯下的罪行。我……在职期间,曾和……和多个非法组织勾结,我伪造……收养手续,把那些……被选中的孩子,卖给人贩子,和……和器官交易市场。我还……还把他们交给做人体实验的黑帮。我对不起大家……我对不起……那些孩子。”

全场鸦雀无声。

薛冬也错愕地望着屏幕,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但交代和忏悔还在继续,管爱民报出了一个个名字,努力回忆和他们做下的事情,猥亵儿童,强奸少女,提供辅助院的孩子供有权有势的性变态玩弄折磨。

叶春樱呆住了。

但韩玉梁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

他拉住叶春樱往外跑去,出门后抱着她飞身跳回一般通道,叮嘱道:“你回座位等我,我往大屏幕的控制室去一趟,估计赵虹就在那儿!”

叶春樱用力点了点头,跑出两步,回身急忙大喊:“你小心啊!”

“我知道。”

球场的声音播放效果非常不错,大步跑在里面的通道,依然能听得清清楚楚,场内的口供视频仍然在继续,只不过听上去已经换了下一个人。

控制室的位置和包厢这边隔着球场相对,不能穿越场内的韩玉梁不得不展开轻功,绕行半个外周长的距离。

经过场内通道口的时候,他抽空往里瞄了一眼,后面的视频没有交代者的影像,画面上出现的,是各种文字、图像证据。

这种展示方式,他们伪造用来把案件引向L- Club的那些证据,估计很快也会播放在大屏幕上。

但韩玉梁急着赶过去,并不是为了阻止赵虹。

他拉高衣领,放低帽子,尽可能掩饰住自己的面貌。

他准备去阻止那些打算阻止赵虹的人。

既然已经打草惊蛇,把事情闹大了,那么干脆就彻底闹到不可收拾,闹到天翻地覆,真证据也好假证据也罢,他就不信涉及到的那些人禁得住查。

转弯,跑上楼梯,他已经做好打晕所有过来的安保人员的准备。

可他看到的,是控制室门外走廊上横七竖八倒下的一大堆人,和正在弥散开来的浓稠烟雾。

估计是什么催眠气体,韩玉梁马上抬手捂住口鼻,屏息往后退去。

走廊另一头两个保安刚刚一头冲进烟雾里,没走两步,就闷哼着摇晃后退,软绵绵倒在了其他同伴的身上。

不少记者和保安迅速出现在走廊两端,但看着烟雾里倒下的人,谁也不敢上前。

“排风机呢?为什么不动了?”

“线路被切断了!头儿,贵宾包厢有人被打晕了!”

“这他妈怎么搞的!要翻天啊!”

对着对讲机怒吼的头头无计可施——没人会在球场准备防毒面具。

既然这些人拿赵虹没有办法,韩玉梁也就不急着帮忙,走到旁边打开窗户,听着近在咫尺的洪亮声音招供着当年犯下的一桩桩罪行。

不久,木下顺子的声音出现了。

掺杂喘息和呻吟,那一听就知道同时发生着什么的招供,让安静的球场看台总算又出现了一些骚动。

让韩玉梁很意外的是,赵虹竟然对音频做了编辑。

不知道是不是沙罗亲自上阵帮忙的结果,木下顺子所交代的大量内容中,原本不知情而带过的,那个帮马紫君青云直上的男人,被直接替换成了完整的名字——小田良。

于是,就在这场全世界的观众都在关注的直播中,在这个寒冬到来前足球界最后的盛事上,大野一成是个喜欢让女人高跟鞋钻屁眼的变态,马紫君被人穿了乳环还拍了视频特地给前男友看,小田良得到了大野一成的情人,还动用职权为她安插职位……这些事情,统统被公布了出来。

更可怕的还在后头。

沙罗那千变万化的嗓音,在篡改木下顺子口供的时候,竟然不过是小试牛刀。

木下顺子之后,沙罗用郑澈哲妻子的嗓音,凭空编造了一段口供。

郑澈哲曾在第三扶助院做主任,后在福保部后勤课任课长。

韩玉梁和叶春英以他为核心,编造了第三扶助院当年的黑买卖与L- Club有关的证据。

而沙罗这段伪造的,死无对证的录音,则索性来了一个大锅烩,第三扶助院的不见光交易被直接交代成受了L- Club的指使,招待的变态客人就是L-Club的贵宾,直到现在圣心慈善体系依然在为L- Club服务提供受害者,比如绝大部分受害者被认定为失踪的连环奸杀案。

伴随着这段音频,那些本来流传于暗网的,连环奸杀案的一幕幕真相,都被放到了那块大屏幕上。

屎盆子尿罐子一股脑扣在L- Club头上,干脆利落。

韩玉梁靠窗听着,暗暗感慨,今后可要学学沙罗做事的风格,跟着叶春樱,不知不觉他也变得有点太守规矩了。

对付不守规矩的人,有时候太守规矩反而不行。

之后,并不意外的,一段变声过的旁白以阴沉的语调综合叙述了之前播放的所有内容,圣心、福保部、L- Club、连环奸杀案、警署、特安局、S·D·G……全被彻底绑在了一起。

“很抱歉打扰了诸位的盛会,但这件事如果不揭露在你们眼前,作为受害者的我,即使死也不能瞑目。我没有其他发声渠道,想必在座的各位也知道,权力是多么可怕的一种东西。我希望所有看到这件事的,听到这件事的人,都认真思考,之前受害的是我们这些无依无靠的孤儿,你们可能觉得和你们无关,等到我们都死了之后呢?都变成被开膛破肚,奸淫杀害的死尸之后呢?他们那些扭曲变态的欲望,就会停止了吗?吃人的猛兽不被杀死,今天被拖出去的是我们,明天,就是你们。总有一天,会轮到所有人。撕掉他们伪装的人皮吧,就从小田良开始,撕掉所有L- Club成员身上伪装的人皮吧!撕——掉——吧!”

声嘶力竭的刺耳怒吼之后,播放停止了。

时间早已超过了中场休息的十五分钟,但没有人还敢提起,剩余的下半场比赛。

韩玉梁扭过头,控制室的烟雾正在渐渐变淡,但里面没有见到谁冲出来。

他这才醒觉,也许赵虹本人并没有来,安排布置了一切的,应该是千变万化的沙罗。总结时特意泼了一盆脏水给S·D·G,多半就是她暗戳戳的报复。

警笛在外面回荡,韩玉梁皱了皱眉,心想也许应该提前离开,免得后面有什么调查,会牵连到自己头上。毕竟包厢袭击的时候,那个实习生还是看到了他和叶春樱小半张脸的。

他转身准备离开,没想到,一下子看到了一张颇为熟悉的面孔。

是之前那个拿着相机对球场猛拍的姑娘。

她狐疑地望着他,举起了胸前挂着的名牌相机,皱着眉说:“你不是保安。”

韩玉梁耸耸肩,“你也不是。”

“我是球场的工作人员。”

“我是学过点功夫想看能不能帮上忙的热心观众。”韩玉梁笑了笑,道,“那边很多保安都可以作证,我也是冒烟后才赶过来的。”

“是吗?那谢谢你。”她态度转换得很快,不过还是按快门给他拍了一张。

韩玉梁下意识抬手挡了一下,“干什么?”

“我生平两大爱好就是足球和摄影,你长得很帅,还有股邪气,估计挺上镜的。有兴趣做模特吗?”那女孩的话题跳跃能力真是叹为观止,“你叫什么名字啊?留个联系方式呗。”

“你先删掉刚才的照片,不然,可别怪我弄坏你的相机。”

“喂,十几万的镜头呢,你弄坏了得赔。”她把相机往怀里一抱,“我叫方丹,我爸是球迷,这名字就是以前一个特有名的球星。呐,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名字了吧?联系方式?我真的挺想拍你的。好多帅哥好看归好看,就是差了点色咪咪的劲儿,看着少点男人的感觉,你这股味道特别重……哎哎哎,听我说完啊,报酬好商量,真的。我可是给薛冬拍过婚纱照的,我能要到他亲笔签名哦。”

韩玉梁停下了脚步,考虑一下后,给了她一张从踏雪侦探社摸来的名片。

“我是侦探,这是我老板。我很忙,没空当模特,记得删除那张照片,不然我哪天被黑帮盯上害死,就是你曝光我样子的责任。”

他急着去找叶春樱,匆匆说完,就从她身边迈过,当然,不会忘记凑巧撞一下她的相机,把里面的元件震坏。

叶春樱早已离开座位,在看台对应的通道等他。

一见他来,两人默契十足对望一眼,挽到一起装成受了惊吓的情侣,跟在其他慌乱退场的球迷之中,匆匆离开。

才上出租车,汪媚筠就打来了电话。

除了询问那场好戏是不是他们的手笔外,她还告诉他们一个不知道算好算坏的消息。

特安局内部通报了陆雪芊的画像,已经正式列入通缉要犯名单。

韩玉梁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街道,心想,大侠那一套,放在现代果然行不通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