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1章 黑天使

第二集的内容,发布开始。

每周三、周日两天更新。

没有什么意外情况的话,应该就是这个步调保持下去了。

再次感谢阿米巴的朋友们给了我一个能随心所欲写喜欢东西的机会。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十集已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坐到出租车上,韩玉梁还在思考,黑天使是个什么东西。

他最初听到的那一刻,还以为是夜里拉的屎,心想那边需要急救是不是因为晚上茅房没光摔进坑里,落个晋景公的下场。

这猜测让本来很紧张的叶春樱一路笑到出门,送走满脸不情愿的李曼曼,才跟他解释清楚是哪三个字。

黑天使,字面意思就是黑色的天使,一般用来指黑翼的天使。

这就让韩玉梁很不理解了,照叶春樱的解释,天使是神话里的东西,和女娲神农伏羲类似,并不是真实存在过的活物,就是仗着俩翅膀来回扑棱飞的虚构鸟人。

“她们会不会是信你说的那什么教信魔怔了?”忍着眩晕感,韩玉梁小声问道,“以前我行走江湖,遇到过信大仙整个病傻了的。”

“不知道啊,反正,去看了就清楚。”叶春樱望了一眼车窗外,不自觉往韩玉梁身边靠了靠,“韩大哥,你说,这不会又是个陷阱吧?”

韩玉梁满不在乎,柔声道:“怕什么,就算是陷阱,有我在,不会出事的。”

叶春樱红唇轻抿,微微一笑,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这次出租车没有在洗浴中心那边停下来,而是绕了一个圈,停在一栋颇为老旧的高层公寓楼前。

下车后,看韩玉梁面带疑惑,叶春樱和他并肩走着,先匆匆解释了一下洗头巷的情况。

虽说叫洗头巷,但实际上指的是新扈市南北街中一条,情色场所密集开设,位于南城区中的那一段。

因为整个南城区都在黑街的覆盖范围内,洗头巷也被称为黑街的红灯区。

他们正走进的这栋公寓楼,背后归谁所有是个秘密,但里面租住的,几乎全都是在洗头巷工作的女人,因此暗地里男人们都称其为婊子楼或鸡窝。

韩玉梁恍然大悟,笑道:“难怪你上车跟司机说你要去鸡窝,我还当你需要鸡蛋做药引子呢……”说到这儿,他脸色微变,“慢着,春樱,那……刚才司机冲着你一直嘿嘿笑,难不成是把你,也当成在这边卖身的婊子了?”

“正常。”叶春樱紧了紧衣襟,快步走向大门,“普通女人本来就不愿意接近这地方,我也轻易不来,一般我送药看诊,都宁愿去她们坐……坐班的地方。”

估计这地方的妓女并非都是自愿,韩玉梁跟着叶春樱进门路上,看到院内不少五大三粗的男人在叼着烟晃荡,有的还在拿手机接活,多半,就是这个时代的龟公,网上说的皮条客了吧。

这里以前是个学校的学生公寓,学校搬走后,公寓被不知名人士买下装修一番,渐渐成了如今的样子,因此楼层虽高房间虽多,却只在底层中央有个大门。

门内保安室空空荡荡,里头的监控就没一个开着的,窗内的皮椅靠背上搭着一条脏兮兮的女式内裤,桌上摆着两个用过的避孕套。

一进大门,复杂的呛人味道就扑鼻而来。韩玉梁以前也曾去过青楼花魁的闺房,可没有哪个弥漫着这么浓烈的腥臊味道。

他暗想,如此大的一座楼宇,里面住的难道竟是最低贱的窑姐么?

虽然叶春樱摁下按钮的时候就解释了电梯是怎么一种东西,韩玉梁进去后,还是被吓了一跳,这个铁棺材一样的小屋,竟能靠四周的钢铁经络把人凭空提拉上去,登天效率比绝顶轻功也不差多少。

这时代的人虽不习武,看来也绝对不能小觑。

电梯门开,外面走廊里,就已经是女人的世界。

经过的水房中横七竖八拉满了铁丝,晾着奶罩内裤和情趣服,洗手台上甚至还晾着一个惟妙惟肖的硅胶假鸡巴。

那玩具做的外形颇真,让韩玉梁吓了一跳,还当是哪位大太监如此雄伟,被割了还能这般坚挺,急忙过去看了一眼,回来还忍不住轻声念叨:“这角先生做得也忒厉害了。”

叶春樱可不愿跟他解释这些,红着脸急忙拖他往前走去。

经过的一间房门恰好开着,一个只穿了蕾丝中空内裤的丰满女郎靠着门框,手里夹着细长香烟,对着韩玉梁就伸出白花花的大腿撩了一下,“帅哥,来鸡窝玩啊,不嫌乱进来待会儿咯,看你这么帅,给你打八折。”

叶春樱赶紧扭头瞪那女人一眼。

那女人呵呵一乐,“哟,原来是叶大夫的对象啊,算我瞎了,拜拜。”

这地方藏污纳垢,大医院的大夫根本不愿出诊,叶春樱的上一任诊所医生也极难叫动,就她好心,对这里的妓女们最有耐性,跑得最勤。所以这楼里有点小病小痛又娇气些的,倒是大都认识叶春樱。

只不过叶春樱能把名字对上脸的熟人却不多,这次来看的小宋,算是其中一个。

在诊所的时候韩玉梁就听叶春樱说过,洗浴中心那次出诊去看的小宋,也是个没了爸妈亲人的孤女,两人同病相怜,关系多少也会近些。

他上次跟去见了小宋一面,虽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不过他觉得,这个小宋并不是坏人。火坑这地方,有主动进去图个钱财好赚的,自然就有被推进去逼良为娼的。

转眼到了小宋住处,叶春樱抬手拍了拍门,喊道:“小宋,小宋,是我,叶大夫,我来了。你开门。”

等了一会儿,房门才吱呀开了一条缝,里面挂着门链子,探出半张看起来清瘦而憔悴的面孔,眼睛大而无神,遍布血丝,神情茫然又惶恐。

看到韩玉梁后,那惶恐又重了几分,苍白的小嘴唇颤了两下,问:“叶大夫……这……这男人是谁?”

叶春樱忙解释说:“你不认识了啊?就是上次我出诊带来的那个大夫,韩大哥,他剃了头,刮了胡子。没他跟着,我最近可不敢来这儿。”

小宋抿了抿嘴,终于关上门,卸掉了门链。

里头是把相邻的两间学生宿舍打通成一个套间,外间当客厅里间当卧室,有独租的有合租的。

一进门,韩玉梁就皱起了眉。

客厅乱糟糟的像是刚被抢劫过,女人的东西随意丢在各处,包括前两天韩玉梁才初次见过的卫生巾。

而且,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腥,骚,还臭哄哄的。

他不禁捏住鼻子,浓眉紧锁道:“这是怎么回事?外面不是有卫生间么,怎么屋里还这么大屎尿味儿?”

小宋看向房门紧闭的卧室,哭丧着脸说:“因为……因为秦姐,被我关在里头三天了。”

叶春樱大惊失色,赶忙问:“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把她关到屋里啊?”

小宋锁住房门,挂回门链,颤声道:“秦姐出事儿了,她……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吸毒了。”

叶春樱脸上煞时一片雪白,不自觉就抓住了韩玉梁的胳膊,“这不可能吧?黑街……黑街不是一直不准任何毒品进来吗?我听人说,雪廊的杀手,当初杀了好些人才立下这个规矩的呀。”

“可秦姐瘾头那么大,还跟疯子一样吵着要药,不是吸毒……还能是什么啊。”小宋擦了擦泪,也不在乎自己身上就穿了背心内裤,腋下空当亮着小半个白腻腻的奶,走到沙发边坐下,捂着脸说,“而且,我把秦姐捆床上的时候看了,她大腿上有针眼,她最近又没病过,就算病……也不往那儿打针啊。”

叶春樱握紧拳头,颤声说:“那你问没问她是怎么回事?问清楚了,赶紧去雪廊酒吧报告一声。”

“我问了,可她瘾头上来,脑子都不清楚了,翻过来调过去就是一句给我药,我问她好半天是什么药,她才说了几遍黑天使这个词。我哪儿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啊,毒品不就是那些麻药摇头丸什么的吗?”小宋的精神看来已经紧绷到了极限,“秦姐的情况真的不对劲,她后来力气变得好大,眼睛也血红血红的,我进去送饭送水,她都不认识我了。我后来不敢再进去了,她把绳子都扯断了,刚才还在撞门,你看,门板都裂了。叶大夫,到底什么毒品能把人变成这样啊?”

“这么严重吗?”叶春樱慌了神,回想半天,也想不出有什么药能达到这种恐怖效果。

韩玉梁过去看着那扇门,门上的确有个裂缝,一看就是从另一侧打裂的,看门板的厚度,不像是这个时代柔弱无力的女人们能做到的事,“小宋,这个秦姐,练过功夫吗?”

小宋气急,愤愤地说:“她个懒婆娘连卖屄时候在上面都要加钱,她练个屁的功夫啊。这绝对就是那药的劲儿。”

正说着,门内传来了的粗浊沉重的喘息,伴着一声鬼叫般的呻吟:“药……我要……药……”

旋即,门板咔嚓一声脆响,崩裂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口子,里面伸出一条白花花的胳膊,木刺划得皮开肉绽,却跟不觉得痛一样,一屈肘就握住了门把。

小宋吓得一缩,尖叫起来。

叶春樱也被吓了一跳,急忙大叫:“韩大哥,你小心!”

一看那松垮垮的胳膊就知道这辈子没举过五十斤以上的东西,韩玉梁心中一宽,笑道:“不打紧。”

话音未落,他趁着那胳膊刚拧开房门,突然往外一拉。

伴着腥臭扑鼻的失禁排泄物味道,一个高大丰满的赤条条女人从里面摔了出来,双腿满是污秽不算,大腿小腹还布满了指甲抠挠出的道子,一条条鲜血淋漓。

“药!我的药!”秦姐对屋里的三人视而不见,一骨碌爬起来,就往房门那儿冲。

韩玉梁也不啰嗦,迈上半步,抬手一点,戳在秦姐后脖子下唯一还算干净整洁的地方,将真气打入陶道穴,封阻四肢行动。

不料那秦姐竟只是身子一震,就又往房门扑去。

这下韩玉梁也吃了一惊,急忙虎口一捏,从乱糟糟鸡窝一样的发丝中捏住秦姐后脑,低喝一声,运上三分真力,震动头骨。

她却不肯晕倒,晃晃悠悠还是扶住了房门握把。

不得已,韩玉梁只得一脚踢在秦姐膝窝,回拉同时运起春风化雨手,沿脊骨一线拂过,将她彻底封成了理应动弹不得的“死”人。

哪知道,秦姐四仰八叉摔在地上,四肢竟还能动,只是看起来极为费力,扶着沙发颤巍巍仍想站起。

韩玉梁只得两掌补在秦姐双肩,暂时打脱了她的关节。臂膀脱臼,她终于哀号一声,跌倒在地。

但她仍一声接一声的叫唤:“药……我的药……黑天使……给我……求求你们……一针……再给我一针……就好……”

幸好,声音不算太大,不至于惹来外面的关注。

韩玉梁下脚踩住她软绵绵的肥圆乳房,扭头问:“怎么处理?”

叶春樱哪里见过这阵仗,打开急救箱看了半天,摸出一个小瓶子和针筒,皱着眉说:“我先给她打一针镇静剂吧,别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药……黑天使……要药……”

小宋瑟瑟发抖,抱着膝盖缩在沙发上,流着泪说:“叶大夫,怎么才能救救秦姐啊?”

叶春樱先把镇静剂推进静脉,拔出针后,起身说:“我记得,北城区那边好像有个戒毒所,要不,你联系一下那边?”

小宋看着秦姐还在抽搐的身体,哭丧着脸说:“那边有人管么?有人管……不行我就去试试。叶大夫,戒毒所电话是多少啊?”

“啊哟,这……我得回去查查。你这儿有能上网的电脑吗?”

小宋扭身翻开沙发垫子,挖出一个方方正正的手机,“叶大夫,我这儿有个新款的手机,这个是智能的,说是能上网,你帮我查查吧。”

这时,房门被敲响了,一个男人在外面粗声粗气地说:“小秦!小秦!不来坐台不接电话送外卖,妈逼的你要从良啊!找见老实人接盘了?开门,不想卖了,先把钱还清!操!”

韩玉梁看一眼秦姐似乎已经失去意识,撤脚走到门口,回头用眼神询问叶春樱,该怎么办。

叶春樱玩不转那智能手机,划拉半天一头雾水,只好先递回给小宋,问:“外面是谁啊?”

“给秦姐拉皮条的,”小宋小声回答一句,应门外说,“李哥,秦姐这几天身体不舒服,她手机坏了,没去上班也没顾上联系你,你让她先治治病成吗?”

外面沉默几秒,骂得更响,“操你妈,小秦干鸡毛去了?病到不会说话了?狗日的婊子,跟她说过多少次了,少赚点也他妈记得带套,就他妈爱让客人中出,是不是屄烂了?去医院看了没?”

叶春樱低声提醒说:“小宋,她这个情况,你瞒不住的啊。”

小宋无奈,只好过去开门,从门链扯直的缝隙中探头说:“李哥,我……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赶紧说!她到底怎么了?”外面那个胖子不耐烦地问。

“秦姐她……不知道被谁坑了,染了毒瘾。”

“什么!”那胖子的调门立刻高了八度,“哪个不要命的敢在黑街卖药?不知道这地方谁卖谁死吗?少他妈诓我。”

小宋无奈,只好说:“不信,那你进来看吧。”

她关门再开,让开玄关。

但没想到,那个胖子才迈进门,地上双肩脱臼还被打了镇静剂的秦姐,竟然又晃晃悠悠站了起来,一双已经通红的眼睛扭头盯住了叶春樱。

韩玉梁暗叫一声不好,一个箭步过去将叶春樱一扯,挡在自己身后。

秦姐看的,原来并不是叶春樱。

而是叶春樱身后那扇窗户。

她脸上浮现出扭曲而诡异的微笑,突然冲向了窗户,一头撞碎玻璃,就那么翻过窗台,摔了下去。

这女人也练过轻功?韩玉梁一怔,才意识到那绝不可能,急忙抢到窗边,探头往下看去。

叶春樱、小宋和那胖子都快步凑了过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震惊。

这里可是五楼。

可秦姐真的跳了下去。

就像她以为自己是鸟,就像她并不畏惧死亡,就像,那名叫黑天使的药,已经彻底魅惑了她的所有神智,控制了她全部的脑细胞一样。

但很快,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那一大摊血泊之中,四肢都已经扭曲,脑袋都摔裂了大缝的女人,竟然动了起来。

她缓缓挪着可以看见骨头的腿和胳膊,晃着摔扁的脑袋,一寸一寸往前爬,围拢过来的人们发出恐惧的尖叫,有几个胆大的拿出手机录像,楼上探出来看热闹的人也都被吓呆。

众目睽睽之下,那本该死透的女人,竟然爬出了好几丈,连脑浆都拖在地面延伸出数米长的印子,才缓缓趴下,彻底一动不动了。

小宋眼睛一翻,晕倒在沙发上。

那胖子满脸冷汗退到门口,咕哝了一句:“这……这他妈也太邪门了。”就落荒而逃。

叶春樱吓得双腿发软,一扶韩玉梁,不自觉就靠在了他的怀里,颤声道:“这……这怎么可能……”

韩玉梁也颇吃惊,受那么重的伤还能挪出数丈之远,可见这黑天使的确有几分邪门。

但他觉得,这事应该和叶春樱关系不大,和他就更没可能扯上,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他扶稳叶春樱,先拎起急救箱出门,柔声道:“不想惹麻烦的话,咱们还是这就走吧。”

叶春樱点点头,心慌意乱,“我真没想到会遇见这样的事。早知道就不来了。”

走向电梯的路上,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和他们擦肩而过,估计是这座楼主人的手下,看来秦姐给小宋带来的麻烦,还远未到结束的时候。

见电梯刚刚下去,叶春樱心乱如麻,拽他一下,索性沿着楼梯间往下走去。

可没想到,才下了两层,就看到一男一女正在楼梯上喘息着搂成一团。

那女的手肘撑在靠上的台阶,低头把脸埋在臂窝里,穿着高跟鞋的脚蹬地踮高,撅起了颇为瘦削的屁股。

短裙翻卷在腰上,上衣也被推到了脖窝,那微胖中年男人喘着粗气,弯腰双手捏住女人并不太大的乳房,赘肉外凸的小腹一下下用力撞着女人的臀部——可惜没什么脂肪,出现不了性感的肉浪。

叶春樱匆匆下来,一眼看到,顿时胀红了脸,只好赶紧挪开视线从旁边匆匆走过。

韩玉梁扫视过去,对这种庸脂俗粉毫无兴趣,但发现那胖男人贪婪的视线第一时间就黏在了叶春樱的身上,便紧紧跟了过去。

“妹子,你新来的啊?包夜多少钱?”眼见叶春樱走到身边,那男人舔了舔肥厚的嘴唇,口中问着,手就冲着叶春樱的胸口伸了过去。

他一个嫖客,自然觉得鸡窝里都是婊子。

叶春樱惊叫一声急忙往旁躲开。

韩玉梁看在眼里,怎么可能叫这种猪蹄真正占去便宜,一见叶春樱躲避,当即抬手一切,斩在那男人腕上同时,运起内功沉声喝道:“滚!”

这一声把那男人震住,当场楞神在那儿。

韩玉梁马上借机拉住叶春樱的手,大步往楼下赶去。

他俩的身影消失在下层拐角,那男人把视线缓缓转到自己胳膊,这才注意到,那只手腕,竟已断了骨头,让巴掌软软耷拉在下面。

他凄厉地惨叫一声,向后退开,握着手臂靠墙软软倒下,哀声不绝。

那醉醺醺的妓女起身看他一眼,抬手捂住脸,也跟着尖叫起来……

“你干什么了?”叶春樱走出楼梯间,听着身后传来的尖声惨叫,不安地小声问道。

韩玉梁柔声道:“略施薄惩,叫他记住今后莫要随便对女人伸手。”

叶春樱微微蹙眉,轻声说:“可你还……还随便亲我呢。”

韩玉梁正色道:“春樱若是对我轻薄无礼感到愤怒,你只管开口,我当即撕烂这张嘴为你赔礼道歉。”

叶春樱哪里舍得,急忙摆手道:“没没没,没有的事。”

这么说完,又觉得自己这样似乎太过情愿,低头看着自己脚尖细声补充一句:“我不生气,就是觉得你那样不好。”

这时两人走出门口,韩玉梁正想再调笑几句逗逗她的心意,聊胜于无解解闷,突然耳中捕捉到一声闷响。

他行走江湖多年,玄天功又已濒危顿悟,敏锐机变早非常人可比,近些天又主要在搜集学习这时代各种犀利杀器的用法样貌特征,耳中刚一收到那丝异样,手就已经探出抓住叶春樱的胳膊,双足运力猛地一蹬,展开雨燕惊蝉的极速腾挪之术,闪电般向后退回门厅之中。

而韩玉梁方才驻足之处,已随着一声脆响,被子弹掀飞了一块地板……

评分完成:已经给 snow_xefd 加上 1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