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39章 不慎扑空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我来帮她弄吧。”

叶春樱柔和的嗓音在旁响起。

接着,已经起了邪念的韩玉梁被用力推到一边。

她飞快走进屋去,反手关上门,在里面说:“韩大哥,电脑上需要你看的资料我整理好了,就是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劲,你再仔细看看。尤其是地形图千万记好,那边有正经黑帮看场子,你可不能大意。”

江湖大相径庭,所谓的帮派在韩玉梁目前浅薄的了解中却是大同小异。

顶层那些豪强自有大量产业,只需要守好江山,不必再拼命算计打打杀杀。

中层则要上扛打压,下御追击,彼此之间还要争斗抢夺顶层豪强吃剩的残羹,最是大意不得。

而底层小组织,便往往不得不依附于地方富户,或是抱着豪强大腿,要么逐步壮大,要么被更强的帮派吞并。

白鸟夜总会作为产业,背后的老板并不是黑道分子。

但作为一处可以提供稳定收入的,需要力量保护的地盘,当前的主子是一家叫做红蛇帮的势力。

黑街这地方,一般老百姓叫得上名的帮派起码十好几个,而红蛇帮,差不多就属于消息灵通点的普通人也能知道的那个层次。

鑫洋商贸除了自己养的手下之外,还和三家黑帮有紧密的合作关系,其中一家就被张三少坑死了快二十个手下。

但红蛇帮却并不是其中之一。

叶春樱为此特地在旁标注了一行红字,“此处比较奇怪,按说这种事情应该非常小心才对,张家为什么会选在其他势力控制的地盘做呢?”

韩玉梁想了想,心道,说不定这就是为了嫁祸,D型黑天使做为将要出现的最新版本,效果肯定能令人大吃一惊,为了避免麻烦波及鑫洋商贸,张家建议“冥王”选择在白鸟夜总会,勉强说得过去。

匆匆把那些资料记在心里,他伸个懒腰,看离出发还有一段时间,许娇刚刚洗完出来,一身水嫩嫩正是诱人的好时候,过去听听隔壁叶春樱还在帮着化妆打理,一舔嘴唇,便淫笑着过去抱住了才拿起床边干净内裤抬脚要套的她。

闲有闲的吃法,忙有忙的门道。

抱高许娇屁股,对着还水呼呼的肉缝抹了些唾沫,韩玉梁挺身送入,真气运起,盯着阴核一通狂揉,先送她雷劈电打一样捂着嘴高潮一次,跟着便拉在阴门入口快速抽送,将那两片肉唇磨得汁水四溢,内外翻飞。

听隔壁卧室门开合一响,他松开阳关,一气顶入最深,喷在许娇花心,将她射得浑身颤抖。这才含笑俯身往已经站不住的她脸颊一吻,笑道:“算你为我壮行,谢了。”

许娇软绵绵翻身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你这……色鬼……也不怕办事时候腿软。”

她望着他的新样子皱了皱眉,“婷婷……这是怎么给你弄的啊,跟街边网吧门口蹲着抽烟的小瘪三一样。”

韩玉梁哈哈一笑,拿起她内裤放在鼻前一嗅,丢在她仍不住起伏的小肚子上,开门出去,“你妹弄的,你自己问她。我估计她也好不到哪儿去。”

他说对了。

临出发的时间前,许婷总算给自己也折腾结束,一推门走了出来。

火红色的长发用发胶弄得奇形怪状,眼睛跟一头埋进炭盆里似的黑了一大圈,唇色像是刚咬死人吸完血,从脸到脖子都涂得雪白,厚厚一层粉,感觉不小心撞人胸前能留个五官拓印上去。

一身行头也是用地摊便宜货剪剪改改加了一堆金属装饰凑出来的,走起来哪儿都反光,叮当作响,似乎还本来打算露出一段小蛮腰,但不知道为什么里头加了条小背心,算是遮住了肚脐。

许娇瞪着眼睛看了半天,才说:“婷婷……你……你这都是跟哪儿学的啊?”

“以前有个小姐妹去当杀马特了,给我发过教程。”许婷拿出小镜子看了看眼妆,笑道,“可惜我嫌丑,没真弄过。这么夸张的就是头一回了。”

“需要这么夸张吗?”叶春樱靠着门框,一脸不解。

许婷当然不会说最大的理由其实是这样弄叶春樱就肯定去不成,只是笑呵呵回答:“夸张才有伪装作用啊,以后跟老韩行动我一定要注意不暴露身份,可不能跟上次似的,我前脚跟他吵完架,后脚就被叫进特安局,吓得急忙通知他来,不服软都不行。”

说着,沈幽的电话打了过来,告诉他们可以出发。

这次沈幽开来的是辆挺粗犷的SUV,汪媚筠已经在副驾驶等着。

沈幽的打扮比平时奔放了一些,但她穿衣本就走的性感路线,除了选的紫色更加明艳,黑色更加纯粹之外,也就是领口低些,裙摆高些,丝袜网眼大点,耳环看着十分爆炸而已。

而汪媚筠,则和上次在特安局见过的完全不同。

如果说上次的她是干练中混合着妩媚,那这次,她就完全成了个风情万种的撩人女子,披肩发在颈下微卷,衬得脖子格外修长。天蓝小吊带兜着她饱满微颤的酥胸,外搭了一件深色披肩,白色紧身裤让那双长腿一点肌肤不露却曲线毕现,配着细带高跟凉鞋,诱惑力就像熟透到裂开的果子中渗出的汁液芬芳,弥漫在她身体周围。

她望着韩玉梁和许婷用那样的装束开门上车,忍俊不禁,“你们这是要去夜总会还是要去网吧通宵啊?”

韩玉梁摸了摸头顶,确认发尖没戳进去,苦笑道:“许婷觉得这样伪装比较好。”

“你这么听她的啊?”汪媚筠轻笑一声,“真叫我意外。”

韩玉梁大掌把许婷小手一罩,笑道:“婷婷是我助手啊,外出办事我都交给她拿主意。我失忆着什么都不懂,让她打理我挺放心的。”

许婷唇角一翘,笑弯了眼,小手一翻,在他掌心轻轻挠了一下,嘴里说:“我是想着万一晚上要真闹出什么大事,我跟老韩这模样被人看见,跟易容术也差不多了,安全。我俩又不比你们,都有靠山,不怕被记住样子。我好端端的帮同学办点事儿,就被坑得有家不能回,哪儿还敢不小心谨慎。”

汪媚筠瞄了瞄俩人这齐心对外的架势,不再多说,转回头看向前面,“行,你们不觉得扎眼就好。”

一边开车,沈幽一边叮嘱了到夜总会后需要注意的地方。

首先,每人耳朵里会戴一个迷你通讯器,发一个手表,按住手表上的按钮说话,其他三人就都能听到,但有效范围只有一公里,因此不管如何行动,都不要擅自离开太远。

其次,白鸟夜总会的内部很大很复杂,张鑫爵的助理未必会亲自来动手散布,所以比起注意资料上的八个人,更重要的是留意暗处角落有没有搞不正常交易的,或者有没有状态不正常像是嗑了药的。

然后,一旦发现异常目标,盯住并通知其他人,不要随意自行出手。即使初次实验不会投放太多,对方也绝对不会单枪匹马来办这么重要的事。

进去之后,就各自分头行动,但许婷自保能力最差,最好跟着韩玉梁。

说到这里,沈幽还忍不住调侃道:“你俩今晚的扮相还挺像情侣档的,就装成男女朋友来避免麻烦吧。我跟媚筠要负责探查包厢和更私密的地方,外面舞池就全靠你们了。”

“行,我没意见。”许婷点点头,接过手表先给韩玉梁戴上,“不过我得说明白啊,我没那么差劲。高中时候有混混堵校门要跟我搞对象,我可是一个打四个全打跑了的。”

沈幽淡淡道:“这里的对手不是混混,他们可能有枪。”

许婷眼珠转了转,小声问:“老韩,你枪用得怎么样啊?能教我吗?”

“那个我不行,我擅长的已经在教你了。你想学枪,只能找沈幽。不过你学了也没用啊,咱们又没枪。我之前缴获的几把拿来练着玩,打光子弹送给沈幽了。”

沈幽望了一眼后视镜,意味深长地说:“许婷,要是韩大夫肯把自己擅长的教你,那可比学枪有价值多了。能教你枪的世界上有不知多少,能教你他那本事的,恐怕仅此一个。”

许婷笑呵呵一扬下巴,“我当然知道,我又不蠢。老韩这人除了太好色下流这一点外,简直就是我梦中情人的配置。”

汪媚筠忽然扭过头,浓密的睫毛垂落几分,笑问:“那他就是这么好色,好色到无药可救,你该怎么办?”

“我哪儿有资格考虑怎么办,叶姐都还说不起话呢。”许婷不上当,抬起手臂往韩玉梁身上一搭,看着很是大方,“再说,这么个男人要是不好色,那八成都轮不到我来当助手,追着跑的姑娘不得排出黑街去。所以啊,人还是有个缺点的好。”

“好色的男人,喜新厌旧诶。”汪媚筠水汪汪的眼睛一瞥,“这可是要命的毛病了吧。”

许婷故意幽幽叹了口气,跟着一摊手,笑道:“那还能怎么办,想法子让他常看常新呗。其实女的也喜新厌旧啊,我以前追过的那个男的这会儿要是再蹦出来,我能一脚给他踹臭水沟子里去。万一后头不小心我遇见更合适的,那老韩求我我也不留着。”

沈幽笑了起来,“行了,媚筠,这女孩年纪虽小,可不好对付。韩玉梁就是有这种好运气,里外都能遇着合适的人帮他打理。我看……你想让他进特安局的打算,估计是没戏咯。”

汪媚筠转回身,笑道:“别说我,你拉不到人,就不失望么?”

“你怎么知道我就拉不到?起码现在,他还是跟我们合作最多,关系最近。”

“可人家自己的摊子都支起来了,早晚要单飞。”

“多个合作伙伴,也挺好。”沈幽淡淡道,“有本事的人,黑街从来都不嫌多。”

“就不担心他色心大发,在黑街当起连环强奸犯吗?”

“本来担心的,”沈幽笑了一声,“现在不太担心了。”

“为什么?”韩玉梁在后面忍不住问了一句。

沈幽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因为没有连环强奸犯会放过嘴边的两块大肥肉,尤其,还是在想吃就能吃到的情况下。”

韩玉梁哼了一声,“不敢当,过奖了。”

“一个傻,一个胆子大。算他运气好。”汪媚筠小声说了一句,跟着一扯领子,正色道,“闲聊时间结束,咱们到了。”

白马夜总会守着一个小喷泉广场,广场中间刚播完一场水幕电影,一大堆年轻人正三三两两晃荡着找地方继续消遣。

因为紧邻干道,黑帮势力又犬牙交错彼此制衡,这一带算是黑街难得晚上也能十分繁华的地段。人多,相对的麻烦也就多。一辆巡逻警车远远停在广场角上,姑且起一个震慑作用。

只不过车上那俩巡警都在旁边跟一帮人边聊边抽烟,想必也没谁敢真把自己的安全托付给他们。

停好车,许婷先跟着韩玉梁下来,广场那边马上传来几声尖锐口哨。

接着汪媚筠和沈幽一左一右下车,这下不光口哨声响成一片,还立刻就有几个胆子大的过来搭讪。

一个性感,一个柔媚,两位窈窕女郎应付这种事显然都熟练得很,而且,明显都别有目的,韩玉梁跟着许婷走到门口,回头再看过去,就发现那俩已经跟一个满脸油腻的中年胖子搭上了话。

进去后,穿过一个短短走廊,掀开厚重的吸音帘子,推开大门,嘈杂狂野的音乐顿时响彻耳畔。

镭射光晃得人眼晕,硕大的舞池里挤满了正在随着旋律晃动的肉体,高出一截的DJ台后站着一个陶醉的女人,一边搓盘一边呼喊着一些韩玉梁根本听不清的话,两侧竖着几个钢管,穿着暴露的丰满女郎正在上面表演各种能够激起情欲的动作,四周靠墙围了一圈位子,光线被很巧妙地挡隔在外,留出里面充分的昏暗空间。

送酒的女招待穿着性感的天鹅服,羽毛裙子刚刚包住臀部,穿着网眼黑丝的整条腿都亮在外面,背后几乎全露,只有两条交叉系带,在中间打了个翅膀一样的结。

女招待都戴着覆盖上半边脸的面具,面具雪白,显得下面怒焰一样的红唇格外醒目。

胸口比泳装也多不出什么布料,端着盘子走起来,一对对浑圆的乳房小兔子一样上下摇晃,颤得人老二发痒。

整个空间,都充满了刺激情欲的气氛和味道。

“别傻站着,太显眼了。”许婷伸手拽了一下韩玉梁,使个眼色,拉着他往舞池中走去,一边走,那苗条的身子就已经跟着鲜明的节奏左右摇摆起来。

韩玉梁不会跳舞,但放眼周围,大部分人并不是在传递什么肢体组合的美感,而是单纯在用肉体的动作宣泄着什么。

一具具身躯彼此碰撞,彼此摩擦,男人和女人的界限彻底消失,陌生与熟识的标准也模糊不堪。他跟许婷才进入到舞池中,就有一个男的过来围绕着许婷扭腰摆臀,鼻子上的金属环闪闪发光。

许婷一边晃头一边指了指韩玉梁,做了个轻佻的挺胯动作。

那男人倒也不纠缠,马上晃动着挪向下一个目标。

韩玉梁不舍得让别人吃了许婷的嫩豆腐,急忙跟过去贴在她背后,模仿着旁边男女的动作,随着她扭腰的动作跟着一起左右摇摆。

如果不是还有衣服在,这动作简直就像是在交欢。

许婷蹭着他扭了几下,突然一转身,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凑到他耳边说:“老韩,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儿啊。”

正好,音乐变得舒缓了不少,韩玉梁见周围已经有成对儿的情侣把脸贴到一起,就有样学样低头凑在她耳边,问:“怎么了?”

“在这地方投黑天使,得死多少人啊?闹这么大,就不怕惹来特安局的大部队吗?”许婷搂住他腰,一边跳一边往吧台那边挪去,“我觉得肯定不会在舞池附近。咱们多半要扑空。”

“无所谓。”韩玉梁笑道,“要是在包厢之类的地方更好,让那两个女人忙去。咱们只当出来玩了一圈。我还挺喜欢这儿的。”

“是喜欢钢管边上跳脱衣舞的吧?你带小费了没?”

“什么叫小费?”

“就是钱,打赏用的啊,不然人家姑娘那么费劲跳着舞露肉,你还想白看啊?”许婷咯咯笑着,估计自己也想满足一下好奇心,摸出几张钞票拖着他就穿过舞池去了钢管边上。

新一轮的表演刚要开始,不过这个舞者年纪略有点大,保养也不算太好,围观者并不太多,正适合许婷这样只为看热闹的。

韩玉梁也想看不远处另一个台子上的年轻姑娘,但许婷已经在这儿停下,对着上面的舞娘挥手叫好,他总不能把她独个丢在这种地方。

就这么前后岔开两步的距离,倒有个浓妆艳抹领口露出大半乳沟的女人过来冲着韩玉梁吐了个烟圈,“帅哥,自己一个人啊?一起喝一杯咯?”

“他有伴了。”许婷笑吟吟把他一挽,挑眉故意用了个重音,“您找别人吧,大姐。”

那女人面皮一抖,洒下二钱香粉,一扭一扭走了。

钢管边的女人随着音乐脱下乳罩,拿在手里举到头顶,一边转圈甩动一边绕行在钢管四周,无奈岁月不饶人,没了内衣支撑的双乳,还是轻易就显出了被引力俘获的颓象。

韩玉梁对这种身子当然看不上眼,王悦芹那样精心保养的情妇都被他嫌弃太老,看得兴味索然,干脆拉住许婷的手,沉声道:“算了,办正事,先把周围转转看看,找找有没有她们要的异常情况。”

“啊?不能再等会儿吗,我还想看看脱衣舞最后到底脱不脱小裤衩呢……”

“走了。”

拽着依依不舍的许婷离开,韩玉梁飞快在周边转了一圈,舞池里人挤人不太方便通行,但四下的座位附近为了方便女招待穿梭服务,还是相当通畅。

转了一圈,基本都在喝酒闲扯吆五喝六,身边坐着妹子,有的一看就是自带,有的则是被拉过去的女招待。自带的妹子大都情况好些,女招待则有的被抱在腿上抠下面,有的被拉掉上衣揉奶子,只差没当场把鸡巴也塞进去。

灯光昏暗,许婷看不清什么,但韩玉梁看得清清楚楚,大饱了一番眼福。

按照今天他临时搜索现查的资料,毒品这种东西,尤其是注射类,一般不会在人来人往的地方光明正大用。

包厢和贵宾室有那两位女郎调查,舞池这边适合的地方,似乎也只有厕所了。

调查卫生间,自然只能分头行动,叮嘱许婷保持随时能通话的状态,韩玉梁压了压耳朵眼里的接收器,推门进了男厕。

一列小便池旁边倒了两个烂醉如泥的男人,上衣口袋都被翻开掏了个空,一溜厕格只有两个开着,其他都紧锁着门,听声音,貌似还真没几个是拉屎的。

韩玉梁晃了一圈,如果在厕所里面日屄不算是异常的话,那这边也没什么特殊情况。顶多就是有个女的叫得嗷嗷惨,听上去像是在拉屎的马桶上被人强干了出屎的眼儿。

在厕所门外通道等了一会儿,许婷也无功而返。

“这鬼地方都不嫌臭的吗,一共二十个隔间,我起码听着有五对儿男女在乱搞。旁边就有宾馆,至于这么省钱嘛。”她捏着鼻子嫌恶地皱了皱眉,“一点情趣都不讲,恶心死了。”

懒得提自己那边屎坑上捅屎洞的猛男,韩玉梁跟她离开,问道:“转完了,这下该去哪儿?舞池里看看?”

“谁会在那里面发药啊。”许婷摇了摇头,“先找个空位坐下,看看那俩大姐查出什么没有。”

“你还真爱在大姐这个词上咬重音啊……”

许婷笑道:“谁让我年纪小呢。这叫懂礼貌。”

转一圈没找到空位,韩玉梁刚想从通讯器里问问那俩的情况,兜里的手机就嗡嗡震了起来。

是叶春樱。

“喂,韩大哥,我有个猜测,需要跟你说一下。”

“嗯,你说。”他急忙找了个僻静处,把许婷挡在里面。

“我觉得,黑天使D型的实验地点应该不在白鸟俱乐部。”叶春樱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紧张,“‘冥王’不是以东瀛人为主的黑帮吗?白鸟这个词在东瀛语里的意思,其实就是天鹅。我刚才给舒子辰打电话问过,天鹅酒店那片地盘的保护费,是交给黑星社,而黑星社是跟鑫洋商贸关系密切的三家帮派之一,之前来找我麻烦的人手,就是那个帮派的手下。韩大哥,我认为你们该去天鹅酒店,现在去,可能还来得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