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20章 开张就有生意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十二集已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起初还当韩玉梁就是在说笑,可聊着聊着,叶春樱才意识到他其实是认真的。

等电脑弄好,接在屏幕上运行了一下没问题,抱着往下走的时候,韩玉梁已经在跟她讨论应该通过什么渠道搜集客户了。

“不能学雪廊那样麻烦,咱们是当营生做的,不像他们主要靠酒吧也能吃喝不愁。”他钻出塑料帘子,思忖道,“我看,网络就挺不错的。不都说这个时代是网络信息的时代么,咱们就从网上接活儿,我看黑街在新扈地方论坛就有几个讨论版,用词挺隐晦,我看了一阵子才知道讨论的都不是什么好事。咱们的生意要做,我觉得可以从那儿开始。以后有了名气,做出了口碑,再慢慢扩大影响。”

叶春樱满肚子忐忑,“这种生意我可完全没实际接触过,万事屋我是从动画上看的,我都不知道能做什么。”

“你可以帮我筛选确认客户信息,我没那么多时间。”韩玉梁斟酌道,“不行等沈幽找我帮忙解决毒贩子的时候,我让她给咱们牵牵线,介绍几个他们雪廊不接的客人。”

“不行。”叶春樱斩钉截铁否定,就像是不愿意韩玉梁再欠沈幽人情一样,不过嘴里说出的则是另一个理由,“雪廊不接的生意,肯定不是什么好事,韩大哥,你千万不能助纣为虐成了坏蛋的帮凶。”

可能觉得光否定没建议不太合适,她犹豫几秒,又说:“咱们还是先在诊所里的熟人之间小范围传播一下,算是……算是试运营。期间咱们确定一下到底该怎么收费,主要选择什么任务。嗯……还有,什么样的姑娘才能算是你说的漂亮。”

“那个需要我看看人或者照片。和你一样美的话我可以免费。”韩玉梁照旧毫不掩饰自己对叶春樱的企图,让她渐渐习惯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

商量着走过拐角,叶春樱去营业厅办理了一下业务变更,将家中的宽带换成了包月计费,先交了半年的钱。

出来后,她又让韩玉梁等在一个阴凉地儿,自己飞快的跑进了旁边的一个综合商场。

他看了看门口的提示板,的确像是叶春樱会去的地方,地下一层是大型批发市场,在这边普遍偏高的物价中,对节俭的她极具诱惑力。

不过没想到的是,她不久就跑了回来,气喘吁吁还出了点汗,手里拎着一个黑塑料袋,问是什么东西也不说,只说是送给他的小礼物,等回去再给他。

“其实新电脑就算是礼物了,不用再额外破费。”坐回后座后,韩玉梁这次换了侧身,怀里抱着宝贝机箱,柔声说道。

叶春樱开动电驴,只是简略回答:“跟着电脑一起送你才有意义。”

那会是什么?韩玉梁探头望了一眼车筐里的塑料袋,装着的应该是个盒子,方方正正的,真不好说到底是什么东西。

比较高级的鼠标?收费版杀毒软件?总不会是典藏DVD版黄片吧?

他猜来猜去,也没猜到究竟是什么东西。

等回到诊所,都已经过了午饭的点儿,两个输液的病号早等到着急,叶春樱摆好路上买回来的炒面,就匆忙出去处理病号。

韩玉梁趁此机会,拿着那个口袋进了屋,坐在刚接好线和屏幕的电脑边,掏出了盒子。

他在诊所从来应付的都不是什么急症,午饭时间,那帮女人也不至于饿着肚子来放松愉快一下。

打开盒子,里面是个形状奇怪的软圆筒,肉色,捏起来比少女的奶子都软,中央一个洞,里头坑坑洼洼满是小疙瘩,盒子上写着一大堆东瀛语,还印着个衣着暴露眼睛快有半个脑袋大的漫画美少女。袋子里还装着两瓶黏乎乎的透明液体,这上面倒是有汉语,写着人体润滑剂。

打开说明书对着上面的图画端详了几秒,韩玉梁发现了这东西的真相。

原来,竟然是个能拿在手里的假屄!

他真是大感意外,实在没想到,叶春樱这样面皮薄的姑娘,竟然给他买了这么一个礼物。与其说是和电脑配套,不如说是跟黄片组合。

自嘲一笑,韩玉梁原样装回去,塞进了电脑桌的抽屉。

哪有放着能出水儿的好屄不干,来钻个需要自己抹油的假洞的道理。

中午韩玉梁把电脑收拾完毕,本来打算把旧硬盘装上,不然下载的黄片就全都付诸东流了。可叶春樱严肃反对,生怕他昨晚炼出的电脑蛊王再把这台新机器一击必杀。

既然都允许二十四小时开机下载,韩玉梁也就不多计较,略感心痛地向前看了。

叶春樱对他们要做的新买卖还没什么积极性,但韩玉梁行动力超群,寻思了一下沈幽这个渠道叶春樱不爱让用,那不如就联系一下另一个熟人。

拿出手机打给许娇后,他简单说了说打算,问她人脉里是不是能给宣传一下。

许娇亲眼见过他的本事,又被里里外外拾掇得服服帖帖,加上正好还在头疼联系不上可以用到他医术分一杯羹的好病号,顿时和当初夜里私会时候一样干柴烈火一拍即合,满口答应下来。

“我要20% 介绍费,你办成了拿到报酬再给我。”

在商言商,最后还是要把具体细节说清楚,韩玉梁听后,略一思忖,说:“太高了,一成。我只打算做大买卖,一成已经不少,你就是联络宣传一下,出力什么的可都是我。”

那边撒娇一样哼了几声,“要是就10% ,那你从我这儿接手一个客户,就得来跟我好好约会一次。”

“约会太麻烦了,日你一个小时好不好啊?”韩玉梁哈哈一笑,道,“可以从干进去才计时。”

许娇咯咯笑道:“那我要你分期付款,一次性一个小时,你那么猛,非得给我磨破皮不可。”

调笑几句骚话,韩玉梁挂掉电话,装进口袋,才装作刚发现的样子一扭头道:“哟,春樱,你什么时候来的?”

叶春樱有点羞,又有点气,抿了抿嘴,只是说:“我来叫你吃饭呢,那俩人输上液了,换瓶拔针会叫我,咱们先吃吧。”

“好,先吃。”

“你找许姐帮忙宣传咱们要做的事儿了?”

“嗯,多个人脉,又不是坏事。酒香也怕巷子深么。”

叶春樱低头看着自己插在炒面里的筷子,沉默了一会儿,“韩大哥,咱们……就这样平平安安地开个小诊所,不好吗?”

“就像你老看的超级英雄电影一样,平常我是诊所的小大夫,遇到邪恶的不平事,去出手当个大侠,这就是你希望的,没错吧?”韩玉梁微笑着吃了一大口,慢慢咀嚼。

叶春樱点点头,没说话。

“春樱,你如果让我那样行侠仗义,就要允许我劫富济贫,你如果不允许我打富人的主意,看不过我抢劫,那么,就要让我找个赚钱的法子。大侠也要吃饭穿衣,也想过得舒舒服服啊,如果当大侠意味着日子过得又苦又累,你猜谁还会当大侠?”他抬眼看着叶春樱的表情,笑道,“我都让你负责审核工作内容了,你把觉得不妥的拒绝掉就是。就当我是那种比较特殊的英雄,我收费,不就好了。”

叶春樱叹了口气,“我总觉得一收钱,味道就变了。”

“那我免费。但我去找钱花,你也得睁一眼闭一眼,劫富济贫大都是吃黑钱,按说这也是行侠仗义啊。你反对什么?”

“不行。”叶春樱颇为坚决地说,“还是……收费吧。就按你说的,咱们……收费。工作是好是坏,我起码还能有个大致的判断,你去找的钱是不是黑的,我怎么知道。”

毕竟相处了这么久,叶春樱又不蠢,肯定多少也感觉到了韩玉梁身上的邪气。她装着不知道,多半是存着把他拉回正道,真改造成一代大侠的打算。

韩玉梁对此才不屑一顾,他在藏龙宝居中找到的文书,恰好就有一位天璧前朝末年乱世之中声名显赫的英雄豪杰的相关记载。即便那可能出自仇人之手有失偏颇,但里面哪怕有十之一二为真,也足够说明那一代大侠是个阴险狡诈恶毒狠辣的衣冠禽兽。

他一个采花贼,都从不那般冷酷残忍。

不过既然叶春樱愿意这么对他期望,他为了一亲芳泽,自然乐得配合,点头道:“那就还按之前的商量办,我对这边的钱还是没什么直观概念,春樱,暂时你来决定收多少报酬。”

“暂时?”

“嗯,你这人心肠太好,我要是觉得你来管这个会让我亏得当裤子,我就再找合适的人选。”韩玉梁故意拿话逼了她一下,“我看许娇就不错,她被我闹得没了活儿干,正发愁该做什么养家糊口呢。”

叶春樱一低头,闷声说:“那你怎么不直接找她算了。”

韩玉梁柔声道:“你能干好,那钱就是咱们的,她来帮忙就还得分她一份,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不懂么?”

这话一出,许娇就被分去了外人的阵营,叶春樱抿了抿嘴,想笑又觉得不妥,急忙吃了一大口炒面,最后噎得拍胸灌水,颇为狼狈。

本还没想好到底让不让沈幽知道,过了午后,她却把电话打到了韩玉梁手机上,说一会儿就来开车接他去射击场练枪。

临时将“韩大夫不在,请改日再来”写在纸上,夹到窗前的时候,韩玉梁想,多半这纸以后要常常用到了。

上车不久,沈幽就开口问:“昨晚那个姓王的男人,听说死了。”

韩玉梁闭目运功抵抗着淡淡的眩晕,直白道:“我杀的。”

沈幽微翘唇角,目光却没有几分笑意,“对那种普通人,你倒是狠得下心。”

“害人的家伙在害人之前,都是普通人。”韩玉梁冷笑道,“我又不是衙门的人,何必要等他害成了再去报仇。未雨绸缪,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说得对。”沈幽未再纠缠,黑色丝袜包裹的匀称长腿微微一沉,跑车再次加速,“你这晕车的毛病,以前也有吗?”

“也有。”韩玉梁斟酌一下,这么回答。

毕竟,他总不能说自己以前坐过的只有马车,还都在车夫位子上,不可能晕。

“那,我看练枪之前,咱们还是先去练车吧。东边新市区近郊的地方有个车场,考赛车执照的地方,我先去把你这个毛病调教过来。”沈幽微笑道,“你的本事杀人大可以不用枪,但真遇到什么情况,你恐怕免不了要用车。你能开车不晕就行。有驾照吗?”

“没。”韩玉梁忍着恶心,暗道,马车那时候不用考本儿。

“那就先练,开熟了,我让人给你弄个驾照。真在外办事,也方便一些。”

他皱了皱眉,“我说,沈姑娘,我记得我说过,我没打算加入你们那边啊。”

“可你一年要为我们办三件事。”沈幽眉梢微动,眼波荡漾出微妙的狡黠,“既然只有三件,当然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你说对吧?”

“等不需要你们保护春樱了,我就撂挑子。”韩玉梁哼了一声,“我不喜欢受人控制。”

沈幽魅人一笑,语调婉转,“可我就喜欢控制有意思的男人。不然,怎么证明我的本事?”

韩玉梁犹豫一下,没再继续拌嘴。

一个是他已经进入晕车状态,不想说话。另一个,则是他很早就知道,和女人吵架,是女人那张可爱的小嘴最不理智的用法,没有之一。

原本的练枪变成了练车,仿佛在配合韩玉梁的心情一样,万里晴空,也转眼之间阴云密布。

要是早些下起来,还能找借口不练开车,老天爷就是看他不顺眼,偏等到他练完,胸中烦闷欲呕的感觉快要压不下去,才从东边传来了隐隐约约的雷声。

等他被沈幽送回诊所的时候,天空已经彻底昏暗下来,接近日暮时分,灰沉沉的天空在西方透着一股阴郁的红,街上起了风,浮土混着塑料袋呼呼飞舞,燕子快要飞得贴了地,没什么病号需要管的叶春樱,手里拿着没撑开的雨伞,等待着张望,恰好看到了脸色苍白下车,逃一样奔向诊所的他。

“你这是怎么了?”叶春樱跟他进来,急忙洗了一条凉毛巾递过去,“练枪的地方很远吗?又晕车了?”

韩玉梁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道:“别提了,沈幽那个狐狸精,把我坑去练车了……还跟我说开车不晕,我开的时候倒是没事,等回来时候一坐,他娘的,攒的劲儿全上来了。”

“快喝点水。”叶春樱皱眉跑去后面洗了根黄瓜,切了片姜,让他先吃几口黄瓜,然后把姜塞在他舌头下面,“你是晃得?还是闻不了汽油味儿啊?”

“不知道。”韩玉梁狠咬了一下姜片,精神总算好了一些,吁了口气,柔声道,“不过练练也好,等我习惯了,学会了,诊所那辆破车,不就可以用上了。有人免费教,总不是坏事。”

这场雷雨来得很慢,等到晚饭后才零零星星滴答起来。天气不好,韩大夫不在的牌子又没摘,入夜后,诊所就没了病号。

叶春樱考虑一番,提前关门,去了卧室,在新电脑上安装了自己常用的东西,顺便跟韩玉梁商量了一下,网络那部分生意,到底该怎么宣传。

的确,网上也存在雇佣不见光的人的渠道,问题是,那些平台都不会正大光明出现在能轻易找到的地方,叶春樱反复检索,也只摸到了暗网这样一个模模糊糊的关键词而已。

没办法,只好让韩玉梁继续仗着天才大脑突击学习电脑网络知识。

看他学得那么认真,叶春樱深吸口气,上床盘膝打坐,五心向天,再次尝试练起了韩玉梁教授的吐纳之法。

呼吸运气之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旦执着于间隔节奏,心神就无法安宁专注,一旦陷入冥思状态,便又成了平时最习惯的呼吸方式。

几次三番折腾,足足一个多小时过去,额上出了些汗的她才凭着一股倔劲儿终于感受到了指尖脚尖与头顶百会穴一起生出的暖暖细丝,缓缓随着她的意志,沿奇经八脉往丹田游去。

她心里一喜,不料却因此乱了方寸,那几条细丝陡然失去控制,猛地穿过胸中,滞涩在肋下,耳机线一样自然卷缠成一团。

她想要梳理,可意识越是集中过去,越觉得胸肋之中隐隐作痛,不一会儿就疼得令她轻轻呻吟出来。

韩玉梁这才注意到,身后默默练功的小佳人资质差到人生第一股真气就险些走火入魔。

这下叶春樱哪里还敢再练,垂头丧气收拾洗漱,就回储藏间那边准备休息入睡。

韩玉梁刚关上门回到电脑前坐下,手机就在这时响了。

他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想到之前接到陌生号码电话的经验,韩玉梁寻思,恐怕又是推销的。不过这些姑娘声音都挺好听,他虽然不买,却不介意养养耳朵。

“喂。”他插上耳机,摁下接听,手机一放,就又把注意力放到了屏幕上。

但耳朵里听到的,却是个并不陌生的,充满活力的清脆声音。

“臭大夫,还没睡呢吧?”

“还没。”韩玉梁眼前闪过许婷那双修长健美的腿,口气当即柔和了几分,“有事么,小许姑娘?”

“有事。没事我大晚上给你打什么电话。”许婷说到这儿,跟姐姐聊了两句什么,应该是捂住了话筒,他没有听清,接着才说,“我听我姐说,你准备在黑街当私家侦探?”

本来想问什么叫私家侦探,但韩玉梁现在守着电脑,干脆当场搜索一下,目光一过,笑道:“算是吧,不过比侦探负责的业务更多。你要是看谁不顺眼想让他消失,这样的活儿我也可以接。”

“喂,我可是遵纪守法好良民,我才不买凶杀人。”许婷哼了一声,“你这个臭大夫就没个正经的,那我要想委托你帮我个忙该怎么弄啊?要掏多少钱?先说好啊,我挺穷的,太贵就算了。”

“这要分事儿,不同的事,肯定收不同的费用。”韩玉梁没料到生意这么快就能上门,还是那个挺合自己口味的小美人找上来的,“不过既然是你,一般点的小事儿,就不找你要钱了。”

“我怎么啦?”许婷笑着问他,“我长得像优惠券吗?”

韩玉梁大大方方道:“你长得美啊,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啊,就是过不去美人关的命,你请我帮忙,一般点的事儿我真没兴趣收钱。”

“别,免了,还是明算账的好。你要是个色鬼,我更不敢欠你人情。不然我干吗不去找宿舍楼下排队的男生帮忙,他们都恨不得倒贴我钱。”

“对啊,那你干吗不找?”韩玉梁随口调笑,不介意多聊一会儿,反正他记得这个手机被千里传音的时候不掏钱,而且许婷的嗓音还十分悦耳,脆生生跟刚才晕车时候吃的那几口嫩黄瓜一样。

“那我不成养备胎的了。才不要。”许婷脑子倒很清楚,很快就回到正题,“其实事情是这样,我有个关系挺好的朋友,高中同学,特乖巧一女孩,上大学前都没谈过恋爱。”

“怎么,要给我介绍女朋友么?”

“美死你,就你那癞蛤蟆我都看不上,别做梦了。”许婷笑了他一句,才继续说,“她大学有个舍友,和她关系特别好,寒假认识了个男朋友。这人物关系你能明白吧?我闺蜜,她舍友,主要是这俩。”

“嗯,能明白。”

“我闺蜜觉得她舍友最近特别不对劲,跟我说两次了,我就是不知道能请谁帮忙。她挺害怕的。这事儿与其说是我委托,不如说是她找人求助。她都报过一次警了,她说偶然看见舍友悄悄往她们同屋其他人杯子里放东西。”

“她求助啊……”韩玉梁决定直奔主题,“那她漂亮么?”

“你还真是个直接的大色狼诶,就不能委婉点装装君子吗?”

“不能。”

“算了算了,电话里说不清,我明早找你。我手机里有她照片,你看了就知道美不美。她家不算有钱,不过你要是能帮上,真查出什么的话,我俩打工给你凑报酬就是。”

韩玉梁略一斟酌,开张有生意总不是坏事,“好,那明早见。”

大学也不过是个校园而已,韩玉梁并没太放在心上,心里寻思着小打小闹,只当讨个开张的彩头,要是许婷那闺蜜模样不错,就看看能不能吃顿远的野食。

很快,他就把注意力重新转回到电脑上,顺手从抽屉拿出那个应该叫飞机杯的玩意,放在桌上端详起来。

窗外,一道闷雷滚过……

电闪雷鸣,光映四野。

无关之人大都已经散去,只留下心有不甘的女子,愤愤望着墙边残痕。

陆雪芊丢开宝剑,缓缓走了过去。

她不太相信,那轻薄狂妄的恶徒,会如大和尚说的那样,恶贯满盈被天打五雷轰。

她根本不信这世上真有报应。

身后相府千金走了过来。

其他女子也在走近,只是不如那不懂武功的千金小姐足音这么清晰。

陆雪芊咬了咬牙,杀他,她是第一个出手的,此刻岂能落后。

她索性展开轻功,一个飞身,落在了那一片焦痕之上,弯腰准备去捡剩下的几片破布。

刹那间,苍穹旋转,大地扭曲,她眼前一黑,脚下一空,恍如跌入万丈深渊,一声惊叫,便失去了意识……

评分完成:已经给 snow_xefd 加上 1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