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13章 不太值得高兴的痊愈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情况的发展出乎了杉杉的意料,她脸色苍白,看向韩玉梁,不知所措。

韩玉梁皱眉思忖片刻,传音入密道:“别慌,继续跟她沟通。根据资料,这个女人有很高超的特效化妆水平,你丈夫未必真的有危险。”

可杉杉明显不敢赌这个可能性,她终究还是爱着杨明达,爱成了习惯,爱成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看到他被打成那样,之前的怨气瞬间烟消云散。

她咬着嘴唇想了想,调整了一下耳麦的位置,说:“对……对不起,我……愿意继续。请你说吧,我该做什么?”

没想到,屏幕上没再出现字符,笔记本电脑的糟糕喇叭里和耳机中同时传出了变声后颇有些诡异的嗓音,“我要先确认,你之前说你猜到你丈夫想要的,并说能给他,那是真的吗?”

杉杉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嗯,是真的。”

“你丈夫是个很严重的淫妻癖,我对他进行过详细的测试,他属于有心理受虐倾向的Cuckolding,你们夫妻的情况让我很有兴趣。所以,我并没兴趣勒索赎金,或是逼迫你和我做爱。我就是想看看,你这样一个保守而封闭的传统东方女人,对性话题比如蛇蝎的已婚少妇,到什么程度会主动出轨。”

有声音,就有语气,绑匪那边似乎有些失望,缓缓说道:“我对当前的结果其实并不满意,因为你并不是完全自愿,你在意气用事。你猜到你的丈夫用一场戏出卖了你最看重的贞洁,所以你自暴自弃,你和你的侦探做爱了,兴许还拍下了证据,对吗?”

杉杉不自觉抬起双臂抱住了胸口,屏幕上没有出现其他人的眼睛,可她觉得自己已经被看穿得彻彻底底。

“看来我说对了。”绑匪的语气放松悠闲了不少,“真可惜,我精心设计循序渐进的人妻游戏,没能按预想进行。不然,我有信心让你一步步暴露出女人最本质的欲望,让你变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诚实、贪婪、放纵。到那时,再来考验一下你们夫妻的感情,可要比现在有趣得多。”

杉杉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她捂着脸,颤声问:“你到底还要我做什么……”

“先把你之前准备的证据传给我吧,就是你打算用来惩罚和满足你老公的那些东西。还传到上次的邮箱就好。我要断线了,收到你的证据后,我会再通知你和我连线。”那个刺耳的声音笑了笑,“对了,你的侦探身材很不错,你老公很有眼光,那是个值得出轨的对象。恭喜你。”

连接断开了。

杉杉怎么发话,也再听不到回音,页面刷新后,变成了一串错误代码。

她不敢再磨蹭,当即拿出读卡器把手机存储卡拆出来,把昨天荒唐放纵的记录全部放到了电脑上。

担心传送太慢,视频按照韩玉梁的建议先进行了格式转换,然后和图片一起压缩,打包发送给了对方给的邮件地址。

这一番折腾完,已经是午饭时间了。

韩玉梁在门口找小饭店随便带了点东西,两人都是没什么胃口地草草吃了一餐。杉杉是因为担心丈夫安全,而韩玉梁是因为实在吃不惯难以下咽。

杉杉没有心情午睡,坐在电脑前发呆,干等着新短信到来。

韩玉梁陪着等了一会儿,百无聊赖,索性把手伸到她大腿上,笑道:“你这么心烦,干脆我陪你去床上,帮你好好放松一下如何?”

“不要。”杉杉摇了摇头,跟着意识到语气过于生硬,赶忙补救一样小声说,“绑匪……肯定还要让咱们继续的,新命令来之前,你就让我休息一下吧。我现在下面还热辣辣的呢。”

“那你找个喜剧片看看吧,这么干等着,我怕你等出神经病来。”韩玉梁勾住她的脖子,已经破掉男女大防的情况下,这种小动作她总不好再有意见,“杉杉,你也听到了,绑匪没兴趣真勒索什么。咱们陪她玩下去就是。”

“可……之后的游戏可能牵扯到你。”

“我是你的侦探,保镖,你是我的委托人,我本来就是这游戏的一部分。你如果是游戏主角,我就是……那叫什么来着,主角队伍的同伴,仲间。经验一起拿,宝箱一起开,有敌人,当然也要一起打。”

杉杉托着下巴沉默了一会儿,看着电脑屏幕右下角一分钟才变动一次的数字,看了三分多钟,才小声说:“要不……咱们先去床上休息会儿吧。”

韩玉梁一笑,拦腰把她抱起,柔声道:“那,你打算放松到什么程度?想睡一觉?还是高潮个几次就好?”

“你……就不能陪我一起单纯躺会儿吗?”她双手扶着他的肩头,垂首低目望着他,清澈的眸子里闪动着怀念的期待。

韩玉梁收起笑容,用鼻尖轻轻拱了拱杉杉耸隆的乳尖,轻声道:“我是不介意用各种方式陪你,但我个人觉得,纯粹的肉体交流,对你比较好。”

“为什么?”杉杉理所当然地皱起了眉,“我……我可不是那么淫荡的女人。我很重视……重视感情上的距离。”

“所以,你打算在你的心里多装一个人了么?”韩玉梁在她的乳沟里抬起头,很严肃地问,“你的世界里不是一直只有大绵羊自己么?”

杉杉一怔,跟着露出了令人怜惜的失落神情,垂下细长的脖子,与他额头相抵,小声说:“可是……可是你已经强行闯进来了啊。”

他被她的眼神弄得心里一痒,当场就想掀开裙子脱掉她的小内裤,“强行么?杉杉姑娘,说话可要讲良心。”

“我只说……只说让你进来我的身体……我怎么知道……你连别的地方也能闯进来。”杉杉红着脸说,“已经赶不走了,怎么办?”

“那就装着咯。我又没兴趣破坏你们夫妻关系……”他笑着抱她一起倒在床上,到了这个地步,他做事也随心所欲了许多,手顺着光滑的大腿就摸向了她的股间。

“你在做的……就是最破坏夫妻关系的事情吧?”杉杉抓住他的手腕,但没有用力去拽,指节隔着内裤滑动在阴蒂附近,让她的眸子迅速变得迷蒙。

“那是对一般夫妻而言,你们夫妻……太特殊了。”他笑着摇了摇头,手指一勾,扯下了她的底裤。

真丝吊带连身睡裙这种夏日家居服,在没有配套睡袍裹着的情况下,暴露程度与诱惑程度不逊色于情趣装扮,而且,里面往往不会有碍事的胸罩。

韩玉梁面颊一蹭就拨开了宽松的领口,嘬住她还有些充血的乳头,用舌尖轻轻拨弄。

杉杉的性感唤起的速度依然非常可喜,含着乳头下面用手轻轻挖了没几下,蜜泉就湿透了柔软的井口。

可就在他准备骑上去来一发休闲炮时,屋门被敲响了。

该展现专业素养的时候,韩玉梁绝不含糊。

再说按他以前的职业生涯,办事时候随时准备收手是基本技能。

他一个翻身下床,左足一点飞身冲出卧室,人在空中就已经整好衣裤,落地沉声问:“谁啊?”

“燕杉杉的同城速递,劳驾签售一下。”

韩玉梁打开门,还是早晨见过那个小伙子,随手签上名字拿过包裹,让杉杉在屋里报上验证码,完成收货手续,转身关门进屋。

这次的箱子挺沉,但晃了一下听不到什么声音。

保险起见,韩玉梁先用真气走了一圈——毕竟和真正的绑匪已经撕破脸了。

感觉不到什么复杂脉络,里面的东西构成应该并不复杂。

拿刀划开后,里面放着足足近十身各种各样的衣服。不难猜到,这大概是绑匪原本给人妻游戏的后续步骤准备的辅助材料。

杉杉坐在沙发上一件件拿出来看着,满脸不解,“她……她还把这些给我送来做什么?”

韩玉梁看着箱子里的纸条,寄件人这次总算有了正确信息,不过,是杨明达的名字和手机号。

大概是从订单状况上确认杉杉已经收到了这些东西,她的手机震了一下,得到了绑匪给的另一个连接页面。

杉杉毫不犹豫抛下这一箱乱七八糟的情趣服装,坐到电脑前拿起耳麦飞快连线,动作太慌以至于那没什么规律的网址足足输入了三遍才正确。

“喂,喂喂,连通了吗?”

“是的。”看来这位幕后策划并不喜欢打字,耳麦和喇叭里同时传出了她变声后的诡异嗓音,“下午好,杉杉。我没想到,你的表现能那么出乎我的意料。看来,我不够了解你,你的丈夫也不够了解你,真正的你,也许和你的丈夫更加般配。”

杉杉知道对方指的是她发过去的那些“证据”,有点羞恼,“我……我昨天喝多了。”

“不要紧,为了给你一点适当的动力,我来向你展示一段可喜的影像。”绑匪带着不加掩饰的戏谑口吻说,“恭喜,你终于靠你自己的努力,治好了你丈夫的阳痿。”

说着,屏幕上弹出了一个视频播放框。

杉杉神情尴尬地把鼠标挪上去,在巨大的三角形上点了一下。

缓冲之后,这次出现的影像清晰度高了很多,已经比杉杉这边摄像头捕捉到的还要清楚。

杨明达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嘴里塞着布满孔洞的口球,眼前不远的桌上,一台平板电脑靠支架托起,上面播放着杉杉最放浪的那段背后位性交实况,一声声淫荡的娇呼连韩玉梁在旁边听了都在发硬。

听着妻子一句句刺激的话语,看着她在另一个男人身前扭动白皙裸体的模样,杨明达满脸潮红,脖子侧面青筋暴凸,一副很不不得要把眼珠子瞪掉在地上的模样。

可他的鸡巴硬了。

硬梆梆地翘着,戳在一个电动的透明飞机杯里。

飞机杯随着马达的工作声而缓缓蠕动,插在里面的鸡巴硬得像是要爆炸。

视频的最后,杨明达射精了。

杉杉已经两年多没有见过的场景,就这么出现在了眼前的屏幕上。

而屏幕里的丈夫,也在看着屏幕中正在高潮的她。

这真是,充满了讽刺意味的构图。

韩玉梁在旁看着,忍不住想是不是该出手袭击一下杉杉,再拍一段她看着屏幕中丈夫射精的样子高潮的片段,跟绑匪玩击鼓传花。

“怎么样,杉杉小姐,我没有骗你。你丈夫的阳痿,已经在咱们大家的努力下得到了初步治愈。”

杉杉的思维有点呆滞,即便已经猜到了丈夫的奇怪性癖,可亲眼看到的冲击力还是不可小觑,“初步?初步是什么意思……他……他不是硬了也射了吗?”

“可视频的效果会随着播放次数而迅速减弱。你丈夫的兴奋感,在之后的观看中明显不如初次那么高昂。”绑匪的口吻这会儿听上去像个被院长托付了熟人的主治大夫,“我觉得,你如果打算靠这个作为你丈夫的壮阳药,那就应该多准备一些。”

杉杉不知道该怎么办,单手捂着半边脸,呻吟一样轻声说:“我……我都这样了……还不够吗?他到底……要我堕落到什么地步才满意啊?”

“这为什么会是堕落?”绑匪笑了起来,变声后的效果像是金属片在摩擦一样刺耳,“杉杉小姐,你的观念太生硬了。如果你的丈夫是个执着的胸控,不看到硕大的、奶牛一样的乳房就无法勃起,你为了他去隆胸,算是堕落吗?如果你的丈夫是个受虐狂,你不穿着女王的皮衣用高跟鞋捅她的屁眼他就不能勃起,你对他挥舞皮鞭算是堕落吗?”

韩玉梁点了点头,心想他跟这个永夜保不准还真挺谈得来。

“你丈夫的特殊癖好决定了你的出轨是他的期望,而你,显然也在解放了身体之后乐在其中。等你救出你丈夫后,我都可以预见你们夫妻今后的美好性福。当然……顺利救出他,还是所有一切的前提。”

杉杉咬了咬牙,抬头说:“我到底要怎么才能救出他?”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我要你带着你的侦探,来参加我最后的游戏。如果你的侦探的本领能令我满意,你就可以带走你的丈夫。”

“如、如果不行呢?”

“那就等待下一次游戏的机会。你丈夫对我来说没有多大用处,我已经帮他实现了愿望,达成了目的,现在轮到他帮我了。即使游戏你们一直失败,等我的目的实现后,我一样会把他还给你。”

杉杉扭头看向韩玉梁,用眼神征询他的意见。

韩玉梁知道永夜多半是冲着他来的,点头道:“你是委托人,任务期间我当然会跟着你。”

“好,我答应你,我带着玉梁去参加你的游戏。你说……我该怎么做?”

“我需要三到五天时间准备。你们动作太快了,让我的计划有点乱,我得重新整理,召集人手,选好地方。在一切准备好之前,你们就在出租屋里,用我为你们送上的礼物,多拍摄一些将来帮助你丈夫勃起的‘药物’吧。哦,对了,傍晚会有一个快递送到,那是我用你丈夫的存款购买的小型数码摄像机与三脚架,两套,方便你们多角度拍摄。请多多参考AV影片,为你们夫妻的未来,储存弹药吧。准备好后,我再通知你们。”

说到最后,她想起了什么一样,补充了一句,“你也别再找本地人来查我们的下落了,我讨厌在游戏中有莫名其妙的打扰。再有来的,我就不客气了。那么,再见。”

杉杉愣了一会儿神,摘下耳麦放在桌上,有些恍惚的望着屏幕上还在循环播放的视频,已经缓冲好的部分不关掉页面就可以一直看下去。

她望着自己老公包裹在透明胶体里的坚硬阴茎,想哭又想笑。

把那个视频看了七、八遍后,她关掉页面,关掉电脑,揉着额头,轻声说:“我……去睡一觉。晚饭,就随便买点吃吧。”

“嗯,你好好休息吧。”既然之后还要上阵拍片,韩玉梁便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等她去睡,就乐滋滋从装满情趣玩具的旅行箱里翻捡处一个头套,戴上去照了照镜子。

不错,保密性挺好,不是熟人光靠身材肯定认不出他,这样就算视频从那夫妻俩手上流出去,也不至于让他跟着一起成了网络黄人。

考虑到绑匪的确是永夜的可能性,韩玉梁出来后就给刘钢打了个电话,对他说事情解决了,不需要再张罗人帮忙找杨明达,五万块悬赏就此作罢。今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再联系他。

能感觉到刘钢不太高兴,毕竟五万块在工三区这种小地方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飞来横财。

但他也就能口气上稍微表达一下而已。

避免了那边的伤亡,韩玉梁跟叶春樱通了一个例行电话,依然在保密着和杉杉进展的情况下尽量委婉地说了说当前的状态。

她在那边不知道在忙什么,心不在焉地应付着听完,就匆匆挂断。

绑匪说到做到,韩玉梁买晚饭回来的时候,就见到杉杉正在门口签收预告中的包裹。

拆箱拿出来,不是什么高档货,一个老东瀛牌子的低端产品,但怎么也比手机拍出来清楚得多,两个三脚架一支,掎角之势对着床才摆好,杉杉就在旁边双手蒙住脸,苦闷地说:“我……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啊……”

“就当是在丰富人生阅历。”韩玉梁听得出她并不很伤心,也没有太过排斥,只是情绪复杂需要缓冲而已,就上前轻轻抱住她,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先吃晚饭吧,不然要凉了。”

“嗯。”

这次多跑两个路口总算是值得的,买回来的饭菜达到了韩玉梁可以入口的标准,也就是起码比诊所时期的叶春樱做的好吃。

杉杉虽然还是没什么心情,但昨晚消耗的能量巨大,饿得她还是猛吃了一饭盒大米,啃了小半个猪蹄。

出去买饭的是韩玉梁,菜品自然也是他说了算,大肉大油的配比让杉杉一个劲儿猛喝水。

饭后,韩玉梁去洗了个澡,在浴室里又试了试那个头套,满心期待。

但杉杉洗完出来后,却换上了那身长袖长裤的保守睡衣,略显愧疚地说:“咱们……今晚可以不要做吗?我心情……还是没有调试好。”

看韩玉梁没有答话,她搓了搓手,轻轻叹了口气,“那个……我给你口出来可以吗?”

博好感原则之一,大方要装到底,韩玉梁笑着摇了摇头,“不必了,你昨晚没睡好,下午估计也睡得不怎么样,好好休息吧,你顶着黑眼圈,我看了心里也不痛快。”

她果然露出了一丝感激的微笑,“谢谢。”

“杉杉,”他拉住她的手,柔声道,“男欢女爱是很美好的事,我已经得到你,并不意味着你有义务来满足我任何时候任何地方的需求。我想要,我可以挑逗你,引诱你接受,你不想要,直接拒绝就好。按这个时代的法律,不是丈夫都不能强迫妻子的么?你不要抱着完任务一样的心态,你想要的时候,或者你不想不要的时候,咱们再做爱。”

不过观念这种东西并不是一时半刻可以扭转过来的,杉杉听到做爱两个字,眼中都会闪过一丝不自在。

晚上韩玉梁坐在茶几边上网,杉杉侧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偶尔搭话聊上几句,单纯看相处模式,恐怕和他们夫妻在家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

尤其是今晚不做爱这一点上。

九点左右,电视里播出了一个地方台神神叨叨的节目,盘点各种各样的都市传说。

杉杉看了一会儿,忽然说:“玉梁,你说……那个绑匪一直在游戏游戏的,她会不会是L- club的人啊?”

“L啥玩意?”韩玉梁没听懂,扭脸皱眉问道。

“L- club,也是个都市传说……不过电视里从来没报道过。都是网上有人悄悄在传,我听曼曼姐给我讲过一次。说那里头有些很有势力的人,他们就喜欢拿真人来玩游戏。所以……我才想我会不会是被他们的人找上了啊?”

难道不是永夜?韩玉梁眉心紧锁,马上打开搜索引擎开始按照关键词进行检索。

但很奇怪的,各大资料百科网站均没有这个组织的介绍,检索出的除了一些没用的错误结果,就是一些流言传闻为主的论坛中捕风捉影的猜测。

但那些猜测起码证明了这玩意是空穴来风,必有源头。

韩玉梁想了想,给叶春樱发了个消息。

过了一会儿,叶春樱给他返来了一个需要特殊浏览器配合高度匿名代理中转才能登陆的暗网地址,建议他去这里搜索看看。

费了一番功夫,韩玉梁总算看到了比较全的,不知是真是假的传言信息。

L- club,全称其实是Ludusclub,根据发音在汉语世界也被称为露杜斯。露杜斯是古老西方世界一种语言里游戏的意思,所以这个组织的确和杉杉听说的一样,是有权有势的上层人物聚集起来观看真人游戏的俱乐部。

但这个绑匪应该不是露杜斯的人。

因为根据相关链接中找到的一些影像片段来看,杉杉这种人妻游戏在他们眼里连幼儿园水准都算不上,根本不可能出手。

他们的游戏也没有这么温和,大都充斥着血腥、暴力与赤裸裸的性。

单纯浏览那些流出的碎片,就已经能刺激到韩玉梁心底的兽欲,他看了身边不远的杉杉一眼,关掉了页面,过去靠着她一起看起了无聊的电视节目。

那些该隐藏在深海里的东西,就还是暂时压下好奇心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