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96章 诚实与羞耻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你……你再问问他,他肯定是搞错了,我和他结婚后那段时间真的很开心,很满足。”杉杉焦急地对着耳麦大声说,一时间连羞耻心都抛到了脑后,“我……我经常高潮的。”

“但他并不这么认为。”屏幕上的答复冷静而残酷,“按照规则,他需要受到惩罚。”

“等等!这……这是我平常太害羞了,我总不愿意表达,所以……所以老公才误会的,这是我的错,你不要惩罚他,求你,要罚……要罚你就罚我。你罚我吧。摄像头不是能看到我么,你要我怎么受罚,我都……都认了。”

屏幕上的所有字符突然清空,过了一会儿,出现了新的回复,“好,那么,先让你身边所有陪着你的人在镜头前出现一遍,让我确认。”

“行,可以。”杉杉立刻站起来,把位置腾开。

叶春樱跟韩玉梁对望一眼,先后过去在镜头前露了一下脸。

“你只找了这么点帮手吗?”

杉杉坐下,急忙说:“我……我也请不起更多人了。家里的钱都是老公在管,我就是定期找他要零花,这边的侦探费我都只能等老公救出来才掏得出。”

“你不觉得这样像个寄生虫吗?你就没有一点身为女人的尊严?”

这突然女权风格的转进让杉杉一愣,跟着低下头轻声说:“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可是我老公他喜欢,他挺大男子主义的,让我出门他不放心,与其让他疑神疑鬼,我……我愿意在家里呆着等他下班。”

叶春樱似乎被触动了心里什么柔软的地方,明亮的眼睛泛起一层淡淡的水光,显出几分向往。

韩玉梁很确定她向往的不会是这种米虫一样的生活。

她向往的,大概是杉杉结婚四年依然浓烈到清晰易懂的感情。

等了一会儿,看屏幕上没有新答复出现,杉杉担心地说:“喂?那个……掉线了吗?”

“没有,我正在思考该给你什么样的惩罚,毕竟你让我突然改了主意。但我这个人很怜香惜玉,对你老公舍得下的手,对你就有点过分了。”

“不要紧。我其实挺能吃苦的,小时候,我帮家里搬东西,一脚踩在铁钉子上,脚背被扎穿,我老公吓得哭了一路,我都没觉得怎么样。我能忍的,你说吧。”

“不不不,对你的惩罚,和对你老公的惩罚肯定不能一样。这样吧,作为起步,也不要求你做太困难的事情。刚才不是说你和你老公婚后的性生活你其实非常满足吗?可你老公并不觉得,既然你们的默契出现了分歧,那对你的惩罚,就是用你的诚实来消除这种分歧。”

杉杉楞了一下,“我……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现在,在摄像头前,当着侦探社的两位见证人,大声地详细描述一下你记忆中和你老公最满足的一次性爱,一定要详细到可以说服你老公,认为你真的非常满足。这样,下次再玩类似的游戏,他就不会错了。”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韩玉梁看着屏幕上滚动出来的字符,耳边竟好像听到了低沉嘶哑的淫邪笑声。

这种玩弄的手段,还真是值得好好学习一下……

杉杉面红耳赤地坐在那儿,结结巴巴回答:“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怎么描述啊。”

“原来你是撒谎?你老公说的才是实话?那看来必须把惩罚加给他才行了。”

“不要!”杉杉尖叫一声,跟着双手捂着脸狠狠上下搓了几下,“求你不要,给我……几分钟,我……我总得回忆一下吧。”

“杨太太,看来你果然没有得到过彻底的满足啊,真正享受过极致性高潮的女人,只要稍微动一下脑子,就能回想起一个例子的。”

杉杉慌张地说:“不是,我……我例子太多了,是你说要最满足,我才……唔……才需要挑选一下的。”

韩玉梁也忍不住扶住了额头,这个女人实在是不会撒谎,骗人的本事和许婷之间差了起码十个叶春樱。

从她那窘迫的表情也看得出来,她并不是在百里挑一,而是在拼命无中生有。

“那就请快些,为了防止被追踪,我每次和你玩游戏的时间不能太长。我来帮你提供点动力吧,希望能催促你尽快想起来。”

这一行字出现后,屏幕上突然多出了一小窗口,缓冲结束后,出现了杨明达被塞着嘴巴,但是解除了眼罩的脸。

听不到声音,只能看出,他正在拼命挣扎,看向镜头的眼神显得十分复杂,既像是惶恐,又似乎有些兴奋,还带着一些浓烈的担忧。

十几秒后,窗口被关闭。

“想好了吗?”

看着屏幕上新出现的四个字,杉杉闭上眼睛,用力点了点头。

叶春樱觉得不好意思,起身拽了拽韩玉梁,示意他跟自己一起回避。

但这时,那边又发送了一句话:“让那两个侦探社的见证人坐到你后面,到能听见你说话,也能被我看见的位置。然后,你就可以开始了。”

叶春樱楞了一下,韩玉梁倒是非常积极,马上去搬了两把椅子过来,一左一右放到杉杉身后。

很明显,这事儿他爱听。

等了半分钟左右,没见到满脸羞红的杉杉开口,屏幕上出现了催促的话,“快点。”

两个字符,一个标点,一根指头尖就能在屏幕上完全挡住,却明确地传达出令杉杉喘不过气的压力。

她抬起双手,保护性地盘在胸前,轻声说:“那……那是我和老公蜜月旅行……最后一天的时候……”

“大声点,线路并不太好,不让我听清,这惩罚就没有意义了。还有,尽快进入主题,这不是写故事,不需要铺垫那么多。你就当成受欢迎的自传体黄色小说吧,直接点。”

结结巴巴说了一大段的杉杉看到这样的要求,忍不住低头闭上了眼睛。无可奈何的她,只有干脆不去看,来降低心中感受到的羞耻。

可马上,韩玉梁就在旁边敲了敲她的肩膀,“杉杉,对面要你睁开眼,直视摄像头。”

“我们……我们那天玩得挺累。”她呼吸急促,眼眶微湿,双手捏着自己的上臂衣服,微微颤抖,屏幕的反光中,能看到叶春樱和韩玉梁的脸,“我老公……他说,他说想试试不一样的……姿势。我不太懂这些,就说好,然后,去洗澡了。”

“他非要进来,和我一起洗。我们……我们在浴室,先做了一次。他让我站着,扶着浴缸,从、从背后……进来的。我……还没那么做过,就感觉……感觉挺舒服。我们,做了大概有六七分钟吧。老公……结束了,我……我就洗澡。”

“这也能叫满足?”屏幕上出现了韩玉梁心中的质疑,让他感觉和那个绑匪心有灵犀。

“我还没说完,这……这一晚我们做了两次。在浴室做过一次后,我老公,感觉好象更兴奋了,他……一直吻我,哪里……哪里都吻。我就觉得,身上好热,被他亲得麻酥酥的,特别……舒服。”

保持着好像舌头随时可能被咬到的奇怪速度,杉杉艰难地往下讲述,“他……他说要我也亲亲他,我……就帮他,口、口交了。他说想让我到上面,可……我觉得那样有点丢脸,而且,我那时候也没什么力气,就……没答应。我们还是用最常用的体位……他就……唔……进来了。”

“什么是最常用的体位?”

看着屏幕上及时出现的问题,韩玉梁真想跟对面那人击个掌。

叶春樱的神情十分迷茫,她显然搞不太懂,这么一个绑架案怎幺半路跑题成了色情游戏。

“就是……就是我躺着,打开,老公……趴上来,啊,有时候他累了,也会跪坐着,我会垫个小垫子,就是那样的,那样的姿势。”她磕磕巴巴地说,“那次老公做得……特别久,他其实,身体不算太壮,醒了后还说,说自己大腿疼。”

沉默持续了十几秒。

“完了?”

“完了啊……”

“细节呢?”

“这……这就是我想起来的所有细节啊。”杉杉委屈地说,“我……我那时候一直闭着眼,就躺着,除了……除了感觉被一下一下的顶,就、就是……舒服呗。”

很明显,最后她才想起自己要说的是最舒服的记忆,急忙弥补了一句。

可见,她拿出这段来说,只不过是因为这一晚杨明达和她做了两次,有一次是在浴室,比较有记忆点而已。

不出所料,屏幕上的回复是:“看来,这次惩罚落在你头上才是正确的,你老公没有说错,是你自己在撒谎。你那根本就不叫满足,你根本就不懂什么叫满足,你知道性高潮是什么滋味吗?”

杉杉争辩一样地说:“我、我当然知道,就是……就是痒丝丝的,还……还有点发麻。如果……如果持续久了,会肚子抽筋,就不好了。”

韩玉梁一愣,肚子抽筋?合着之前这女人过来治疗的时候总急匆匆叫停,是因为觉得那是肚子抽筋?

他过往的世界中,有些成婚十几年的妇人依然不知道何为泄身,夫君索欢便宽衣解带抬腿迎臀,只当是妻子本分。到了这个时代,资讯如此发达,观念如此开放,他可真没想到,还会有这副模样的娇美妻子恋爱结婚这么久都不知道真正高潮的滋味。

他甚至觉得,她有点可怜。

而且,这事儿应该不能怪杨明达。

光是听说的部分,也能感觉到,杨明达一直在努力,虽说努力的方向和方法有点奇怪的问题,但他确实是想让妻子体验性爱愉悦的。

死结,打在杉杉身上。

连韩玉梁都知道,这世界充满了各种性爱玩具,比真人的本事好出不知多少。

但再好的玩具,架不住不用。

假鸡巴不会自己飞到屄里,跳蛋没本事自动制导追踪阴蒂,摊上这么个保守的妻子,他设身处地一下,觉得杨明达也够绝望的。

心因性阳痿,该不会其实是因为这个吧……

“杨太太,你真让我失望。我以为你是撒谎,没想到你原来真的蠢得像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屏幕上跳出了对方的新命令,“你找的侦探很厉害,这个地址已经快被攻破了,今天的游戏就到这儿吧。作为你第一关就失败的代价,我今后不准备再让你老公吃饭。除非,你能尽快弄清楚到底什么叫做性高潮,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会儿我会给你发一个邮箱地址,今晚零点之前,你让侦探拍下你高潮时候的脸部视频,发送过来。我是很有经验的男人,我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只要我确认你尝到了高潮的滋味,我就给你老公恢复吃喝的权利。这些内容会停留在屏幕上,你看完之后关闭页面即可。我发送出去后就会断开连接,让你的侦探不要白费功夫了,他们追踪不到我的。呵呵。”

杉杉瞪着眼睛一直读到最后,对着耳麦喂了几声,慌张地说:“这……这已经断线了吗?”

叶春樱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有些失望地说:“断开了,系统没有攻破对方的防护。只能判断出,目标位置已经不在新扈地区。”

就像“东华特政区”这个词会涵盖所有隶属于华京的卫星城一样,“新扈地区”这个词包含了新扈市下辖的各个外围地区,覆盖边界可以延伸到四大贸易港西侧。

毕竟是东亚邦第一核心城周围的重要卫星城,面积和人口其实都颇具规模。

确认目标已经不在这个地区,倒是排除掉了好大一块。

但仅仅排除没有任何意义。叶春樱叹了口气,有些沮丧地说:“看来只能等待下一次类似的机会了。杉杉,事件持续期间,我建议你不要回家了。对方对你明显不怀好意,咱们不能排除他有同伙的可能性。你就和我一起住,让韩大哥保护几天吧。”

杉杉低着头,双手蒙住脸,声音很闷,略带哽咽,非常委屈地说:“凭什么……满足不满足,我自己说了都不算。我很满足的啊……我连自己的感受……都做不了主吗?”

韩玉梁不敢在表情上露出自己满肚子的兴致勃勃,努力做出很严肃的样子,沉声说:“那么,绑匪最后的要求,你们准备怎么做?”

杉杉低头掩面,在椅子上缩成一团,没有开口,感觉已经恨不得从这个世界消失。

叶春樱叹了口气,把白皙的手掌轻轻放在杉杉的肩上,柔声说:“杉杉,我能不能冒昧地问一句,以前……发生过什么让你对性感觉无比羞耻的事件吗?”

杉杉瑟缩了一下,闷声说:“可……那本来就是……很丢人的事。妈妈和老师……都是这么教的。”

“那是旧时代的性教育观念了,落后陈腐,没有价值。”叶春樱耐心地说,“你和丈夫之间存在的问题,应该就是那种腐坏的教育导致的。你……”

她看了韩玉梁一眼,脸上也稍微有些发红,“到现在为止,自慰过吗?”

杉杉弓着背,缓缓抬起头,左右摇了摇,轻声说:“有人对我说过这个,但我……没什么兴趣。我有爱人,我……不需要自慰的。”

“在你还没和杨先生恋爱的时候呢?也没有做过吗?”

“没有。”她摇头的幅度更大了些,“从来都没有,我……我以前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韩玉梁从她的口吻中捕捉到一丝恐惧,皱眉道:“那你在害怕什么?你想起什么值得你害怕的事情了吗?”

杉杉沉默下来,盯着自己的膝盖,嘴唇微微颤抖。

“杉杉,我和春樱是你雇佣的侦探,这是一段需要彼此信任的关系。你相信我们,我们也相信你,咱们齐心协力,救出你的丈夫。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请你……坦诚一些,好吗?如果你实在有障碍,不行我就先回避一下。”

叶春樱看向韩玉梁,眼神看上去颇为高兴。

“不、不用了。”杉杉吸了吸鼻子,“也许……真的是我的问题吧。我上小学的时候,写作业……偶尔会夹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就觉得……挺舒服的。可有一次……我爸看到了。他把我妈叫来,打我……打得很凶。我妈还骂我……贱。说我从小就不学好。我根本不知道……我到底哪儿错了。可能……可能那种舒服就不是我该有的吧。那就是……你们说的性高潮吗?”

“不。”叶春樱抱住她,和她面颊相贴,柔声说,“那就是自慰的一种。自慰其实是一种追随性欲的本能需求,性欲从婴儿时期就伴随着咱们,吸吮手指,夹腿,这都是孩子诚实面对自己身体的表现,在真正的性欲觉醒之前,那些可以当作是演习。那并没有错,你也没有错,是你父母不对,那种感觉,是你应该有的,那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你得学着去接受它。”

杉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跟着回到了她最关心的问题,“叶所长,我该怎么做?我……我不想让我老公没吃没喝。”

叶春樱犹豫了一下,问:“你会用情趣道具吗?类似于……振动棒那样的东西。”

“老公给我买过,我……放在家里了。我现在就可以去拿,那些……好学吗?”

这方面叶春樱自己也是个高纯度菜鸟,只能面红耳赤地说:“你……你和韩大哥一起去拿来吧,顺便带一些换洗衣服过来。我研究一下,那些应该不难学。”

一想到叶春樱和杉杉关起门躲在卧室里研究振动棒怎么操作的情景,韩玉梁就觉得裤裆里要竖旗杆。

他想了想,提议道:“不用那些东西,我用按摩治疗的手法也能做到。反正只拍脸就可以,我觉得绑匪应该看不出来。杉杉,你不是体验过我的按摩术么,那应该比起情趣玩具要好得多吧?你衣服都不用脱。”

杉杉犹豫半天,还是摇了摇头,“我去拿那些东西过来吧,韩先生……我……我不太愿意那种时候旁边有男人在。对不起。”

“好吧,咱们这就走。”

“路上小心。”叶春樱送到门口,柔声叮嘱。

不过韩玉梁并不觉得那边会有什么帮手同伙等着对杉杉图谋不轨。

因为要想下手抓她难度其实并不高,从对方玩游戏的兴致来看,杉杉保持自由行动的能力显然更重要。

但跟着跑一趟也好,他正打算仔细观察一下杉杉家的位置。

骑车过去后,他特地在路口停了一下,果然,对着阳台的位置就是那个熟悉的拐角,估计那时候车里人胡乱开枪打出的弹痕都还在。

“那间屋子,应该就是你老公的书房吧?”他指着上面的窗口问道。

杉杉嗯了一声,“有什么不对吗?”

“没,我在想一些事。不过……应该和你老公被绑架的事无关。走吧,咱们赶紧拿了东西回去。”

东西并不难找,毕竟杉杉羞于使用,开了一次包装就收进了衣柜深处。这次找出来,她还是不太好意思看,直接把三个盒子都塞给了韩玉梁,就跑去收拾自己的临时行李。

他摆开在床上,打开纸盒,从收纳袋里倒出来看了一眼,跟着就是一愣。

这个杨明达给老婆买的东西,很有意思啊。

盘算着将来要好好收拾陆雪芊,韩玉梁对各种女用自慰器可以说都进行过深入的研究,还在一些匿名女性讨论区潜水过几夜。口碑最好的,也就是广泛受到女性欢迎的,有小头软硅胶高频声波振动棒,模仿口唇吸吮的所谓高潮神器,和最普遍黄片里也常用的按摩棒。

换句话说,对于女性来说,玩具的攻击重点应该是阴蒂,自慰中的女性大多数关注点也在那个小豆子上,空出一手要么用来看东西助兴要么揉揉奶头。

在黄片中另一种比较常见的插入式玩具,反馈就显然不如之前那些,不管是能转的仿真的带颗粒的能戳屁眼能磨G点的,刺激效率和快感都不及那些战“豆”工具。

当然,站在男性视角,自己干完了拿个假鸡巴跟着插插续上劲儿,或者看着电动老二在里面搅和是一件挺刺激的事。

所以杨明达给杉杉买了又粗又大外形超级仿真下面还带吸盘的硅胶屌,并不是不能理解。

韩玉梁不能理解的是,他为什么给自己老婆买了三根一模一样的。

批发价便宜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