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73章 干脆下药吧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6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偏巧,林梓萌这儿刚香喷喷睡着,大荧幕上就来了一段很对得起售票处硕大十六岁以下需有家长陪同观看字样的情节。

也就是这场电影,韩玉梁才意识到,原来这种故事为重的情色片,比起纯粹肉搏的色情片来说,竟还别有风味,有另外一种类型的刺激。

身边就有个青春少女,他当然第一时间就扭脸瞄了一眼,想看看林梓萌是什么反应。

啧,竟然睡着了?

凑近一听,都在轻轻打鼾。

别说黑街的电影院不可能往里头放监控,就是有探头拍着,韩玉梁也不可能老老实实什么都不干。

他挪了挪屁股,凑近几寸,做出情侣的样子抬胳膊一揽,环住林梓萌的肩,手掌顺势轻轻一搭,将一股醇和内力从缺盆、气舍两处穴道灌入。

直接去封锁穴道让女人昏睡其实挺伤身,而且对方会变成死鱼毫无反应,韩玉梁并不喜欢。而这样弄点内力进去助眠,让本来就睡着的姑娘睡得更香,摆布起来恍如春梦一场,可就有趣得多。

听她鼻息越发绵长沉稳,韩玉梁邪邪一笑,手掌缓缓探下,悄悄钻入到了上衣领口中。

比岛泽莲的皮肤自然是差些,但毕竟一个青春少女,正是胶原蛋白充沛到令中年妇女忧伤的美好年纪,手掌摸上去,一样会有仿佛被吸住的迷人细腻。

他挺出中指,顺着乳沟的走向轻轻试探了一下。

林梓萌轻轻哼了一声,但没有醒。

他低头侧目瞥了一眼,她熟睡微微弓背的情况下,领口里的半杯胸罩自然而然打开了一道诱人的缝隙,恰好可以看到那小巧柔软的乳头,在色泽很浅的乳晕中央微微露出一点。

还真有点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味道。

他垂下手,指尖缓缓伸进那个缝隙之中,轻轻一压,按住了那个小小的乳豆。

还没什么愉悦刺激,奶头还很软,轻轻一拨,就歪倒在乳晕上。

“嗯……”林梓萌像是觉得热,微微皱眉扭了扭,又哼了一声。

韩玉梁用真气感应着她的心经,若是真醒了,周身血脉变化,那边很容易就能感知得到,并不着慌,仍慢条斯理轻轻拨弄。

左一下,右一下,那小小的奶头便摇晃着长大了几分,内里也仿佛强硬了些,昂着头一副不肯任他摆布的架势。

他也就不再拨弄,转而用指肚压住,轻柔旋转摩擦。对女子乳尖,用力按下是一种刺激,若即若离又是一种刺激,这么轻轻贴着磨弄,很容易就能带来一股酸痒,直达心腹。

“哼嗯嗯……”不一会儿,林梓萌的鼻子里就发出了细细长长的一声轻吟,没了浓妆遮掩的白皙面颊也泛起了一丝显眼的红晕。

韩玉梁端详着她被大银幕映亮的面庞,心想,这丫头感度不错,看眼皮下面骨碌碌动的样子,多半已经开始做春梦了吧。

他还真没猜错。

进入梦乡的林梓萌,的确被他害得陷入到春色无边的幻境之中。

身体轻飘飘的,周围弥漫着淡淡的白雾,仿佛飘在半空被稀释的乳汁,拉扯出轻纱般的朦胧。

一个壮硕高大的男人一丝不挂地贴在她的身后,紧绷的胸肌,充满阳刚之气的小腹,把她的身躯衬托得格外柔软。

铁箍一样的手臂圈着她,温热的手掌罩住了她的乳房。

她觉得胀,乳房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觉醒一样,丝丝缕缕向着乳头的位置涌动,犹如一条条急着钻出去的小虫。

她想挣扎,可身上没有半点力气,想喊,可嘴巴却张不开,乳房顶端的花蕾不住传来被捻搓的悦乐,让她心慌气短,羞耻慌张,不知所措。

她睁大眼,拼命扭头,想看清雾气中裸体男人的长相。

可男人的脸隐藏在雾中,只能看到赤裸紧凑的发达肌肉,展示着超越健美先生的情欲诱惑。

她的大腿不自觉彼此磨擦了一下,根部某个地方,隐约传来温热的湿润感。

她更加羞恼,狠狠瞪着雾中那张看不清的脸,在心里喊,保镖,保镖,来救我。你本事那么大,就算这是梦,你也能来的吧?

然而,雾气中,裸男露出了韩玉梁的脸。

跟着,完全赤裸的保镖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前后左右将她夹在了中心,八只手自上而下抚摸着她各个地方,最过分的两只,竟然一前一后兜去了她的胯下。

她自己洗澡都不敢用力搓的地方,就这样突兀地传来了奇妙到难以形容的酸甜麻痒。

这……这要是梦的话,尺度是不是太大了?春梦……可以补完人没经历过的事情吗?

她慌张地左右看,可不管看哪边,面对的都是韩玉梁那张色迷迷的笑脸。

她想尖叫,可嘴唇动了动,却发出了一声让她自己脸颊瞬间升温三度的呻吟。

那股酸麻迅速积蓄起来,盘绕在某个她碰触过但不好意思碰触太多每次碰触一段时间后还会比较自责的小肉豆上。

那层嫩嫩的皮在酸麻,下面小小的芽儿也在酸麻,整个敏感的阴蒂,都在散发出令她浑身颤抖的猛烈快感。

做梦……可以这样逼真的吗?不对……再这样下去……要……要不行了……

焦虑和快感一起飞快攀升,林梓萌混沌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条讯息。

她没有睡在自己卧室的床上。

她正在看电影,和韩玉梁一起。

一个激灵,她猛地睁开了眼,不由自主地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旁边的韩玉梁柔声问道。

林梓萌环视一圈,银幕上演技全靠嘴巴的女主角依然在和演技都不如对方嘴巴的男主角卿卿我我,重复着爱情片里永不过时的那些对白,韩玉梁看上去很老实地坐在自己位子上,一切看上去,和她睡着前几乎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感觉。

睡前她只觉得困,强行倒时差带来的睡意轻松就把她征服,睡得昏天黑地。

而现在她打了个盹,按说应该精神不少,可身上却还是懒洋洋的不愿意动弹,身上麻酥酥哪儿都舒舒坦坦的,跟刚被松骨抓龙了似的。

她动了动腿,发现,自己内裤湿了。

她急忙侧身,用胳膊挡住,悄悄伸进裙子里摸了摸,一小片,凉飕飕的,指尖蹭下来一搓,滑得跟洗洁精一样。

林梓萌并不缺乏自慰经验,她知道,这是爱液,而且,她平常自慰时候其实水挺少的,从没这么湿过。

不对劲儿,她当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韩玉梁那诡秘神奇的按摩手法,扭脸看过去。

他打着大呵欠,耷拉着眼皮盯着大银幕,看着比她还没精神。

“韩玉梁。”

“嗯?”

“我……刚才睡着了?”

“嗯。”

“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有。”

林梓萌吞了口唾沫,小声问:“是什么啊?”

“你红着脸一直在椅子上扭,哼哼唧唧的,我估计你是在梦里发春呢。怎么,醒了想不起来了?”

她的脸顿时红透,“呸!你才发春呢!我、我是身体不舒服!”

韩玉梁微笑着扭身,手肘搭在她身后,柔声道:“那,林大小姐,要不要我帮你治一治呢?我好歹也算半个大夫。”

“不用!”她一声惊叫尖到跟唱歌跑了调似的,跟着马上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大,赶忙清清嗓子,板着脸说,“我就是调时差不顺,心里烦,身上不得劲儿,困。这破电影一点意思都没有,不看了。走,咱们去找个别的提神的地方玩儿。”

“哪儿?”

“就……”林梓萌顿时语塞。

她平常的娱乐活动,好像都不怎么适合在男人面前展露魅力的样子。

韩玉梁见她神情,隐约就猜到大半,温柔一笑,道:“梓萌,你喜欢玩什么,去就是了,我是保镖,你何必那么在意我怎么看呢?”

“谁在意啦!”林梓萌大声喊道,“我……我正想呢。”

她正苦思冥想的时候,影厅的入口进来了一个穿着工作人员制服的年轻男人。

他往里面扫视一圈,目光直接锁定在仅有两人的头上,阴冷一笑,缓缓地,无声无息地从怀中掏出了一把装着消音器的手枪,准星,稳定地对准了韩玉梁的头。

可惜,百丈之外的狙击枪都能让韩玉梁在性命攸关的一霎直觉感受到杀气,这种距离下满是破绽的行动,他岂能毫无察觉。

电影快要放完,怎么会有新客进场。

若是工作人员,为何进门后就站定不动没了一点脚步声?

根本不需细想,韩玉梁抬手将林梓萌往旁一推,身子一侧单手一撑,人已窜出丈余。

那杀手大惊失色,枪口跟着韩玉梁的影子急转。

但他已经飞身而起,上衣劈面盖来挡住视线同时,一脚踢向杀手面门。

那杀手本能反映抬臂一挡,一声闷响被踢飞出去,飞越五排座位,惨叫着滚落在地。

韩玉梁足不点地,手扶椅背运力一推,身影便追向杀手位置,稳稳落在对手身边。

那杀手倒是训练有素,还未起身就掏出腰间另一把手枪,对着座位上空隙间出现的阴影直接搂下扳机。

只不过,枪口火光冒出时,那把枪已经连着他的手,被一起踩在了地上,腕骨跺得粉碎。

“说,什么来头?”韩玉梁缓缓蹲下,眼中杀气四溢。

“地狱。”那人用生硬的汉语狞笑着回答,手忽然在腰带附近拽了一下。

那位置,这时机,显然不是屁股沟夹了裤衩。

韩玉梁汗毛倒竖,毫不犹豫腾身而起,一脚踢在座椅靠背,冲到林梓萌身边双臂一张,将她扑倒在地护进怀中。

下一秒,爆炸声轰然响起,震耳欲聋。

气浪掀倒座椅,将他俩压在下面,但毕竟距离爆炸源较远,韩玉梁又皮糙肉厚,两人都没受伤。

听着外面混乱的人声,闻着韩玉梁传来的淡淡汗味,感受他硬梆梆的手臂和胸膛,林梓萌觉得,自己本来该害怕的。

可是并没有。

她的脸有些发烫,腰有些发软,在这杀手来袭的时候,她竟然觉得自己的下面又有些湿润。

搞什么?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发情啊?准备去真人出演冈本伦的漫画改编吗?

她狠狠在心里骂了自己几句,告诉自己,冷静,冷静。

这时,韩玉梁抓住了她的手。

“你、你干什么?”

“跑!”

这个字听到后,她就觉得自己飘了起来,变成了一个风筝,胳膊就是那根线,被韩玉梁拽着,呼啦啦地飞。

风从耳边吹过,带走了那些令她心烦的嘈杂声音,世界仿佛变得安静,安静到她只能听见自己怦怦加速的心跳。

他的力气真大,他的手真硬,他的背真宽。

砰、砰、砰砰砰……

枪声在身后响起,周围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

好烦。

她想堵住耳朵,可一只手被他握着,无法隔绝所有声音。

她正要生气,身体突然被他扯了过去,紧紧抱到了怀中。

没有堵耳朵,但所有声音都消失了。

只剩下风在呼啸。

她扭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商场大楼的外面。

可是,没走楼梯,也没走电梯。

她这才想起,刚才最后听到的刺耳声音,好像是窗户玻璃碎了。

该尖叫吗?

失重的感觉传来时,她认真地想。

但韩玉梁没给她机会。

刚落下一段,他就一掌劈在大楼外墙,减缓了下坠的势头。

落一段,劈一掌,三掌之后,轻巧落地。

林梓萌紧紧抱着他的脖子,仰望着天空,和把天空切割出一块黑影的大楼。

不是蹦极不是跳伞更不是自杀,这个男人抱着她,从楼上跳下来了。

“还能走吗?”

他的声音,竟然还带着鲜明的笑意。

就像他刚才不过是抱着她坐了一次滑梯而已。

“那……那是七楼啊……”林梓萌这会儿才觉得双腿发软,颤声对他说。

“不知对方有多少人,当然找安全的路线逃走。”韩玉梁见她不下来,抱着她转身往路对面跑去,“不能去停车场了,咱们换个方式回去。”

“哦。”她没回嘴,轻轻应了一声。

她不知道刚才那些人都是“冥王”的属下,她还当这是她父亲惹来的麻烦,心想,枪林弹雨里这么保护她,老爸开的工资,可真不值这个价。

“喂,保镖,救我一次最高才追加十万奖金,那么多子弹,你为这点钱不要命啦?”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江湖道义还是要的。”他抱紧她一路飞奔,笑道,“更何况,我不是说过,你还挺好看的。好看的姑娘,就不光是钱的问题了。”

她觉得脸上又热了,热得发烫。

“喂,你说,要是有个女的允许你四处找情人,你愿意跟她结婚吗?”

“不愿意。”

“为……为什么啊?你这不是还是一样很自由吗?都不影响你四处风流了诶。”

“你愿意吃芹菜吗?”

“不愿意啊。”

“一样的道理。”

“一样个屁啊,你要非让我吃芹菜,那……那我也不是不能吃一点。”

“可我不吃的,没人能非让我吃。”

说到这里,林梓萌突然被放了下来。

她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辆公交车上。

而他占了一个座位,没给她留地方。

“起来,让我坐。”

他拍拍大腿,“不起,想坐就坐这儿。”

她一瞪眼,“坐就坐!”

刚坐下,她就发现,周围的人都忍着笑看她,眼神,就像是在看正闹别扭的小情侣。

她转过头,韩玉梁却已经打开车窗,把脸冲向了吹进来的风。

他的侧脸,其实比正脸好看不少。

别的不说,起码从侧面,那立体感颇强的五官,就很难看出那糟糕的色迷迷味道。等于是抹去了一个巨大的减分项。

能令少女怦然心动。

不仅心动,还有点湿润。

林梓萌烦躁地用力搓了搓脸颊。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电影院里打个盹,醒来就奇怪得不行,一个春梦而已,至于发情到现在吗?

醒一醒啊,这种好色又渣的男人哪里值得?他有起码的责任心吗?他……呃,等等,责任?

林梓萌的眼睛亮了起来。

生米做成熟饭这个,没人规定非要男人担当主角来进行吧?

来个霸弓硬上王,又有什么关系?

等到她得了手,拿好证据,找老爸一哭,找那个碍眼的叶所长谈判时候往面前一拍,他韩玉梁还想不负责任?

是啊,追求太慢了。别人家的女追男隔层纱,顶多是层窗户纸,她这儿隔的却是防弹玻璃,敲起来手疼。

不会追怎么办?换法子呗。

硬上……这种超级英雄等级的男人,她林梓萌细胳膊细腿这辈子应该是打不过了。

可犯罪列表里和强奸并列的,不是还有迷奸吗?

以前不是有本书叫什么美人赠谁蒙汗药来着,可见这行为是有理论支撑的。

她深吸口气,红着脸下定了决心。

其实她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另一个更适合女人进行的计策——勾引。

她实在是没有经验。

让她为了这种事情去请教专业行家比如赵婉,那还不如解下裙腰带挂树上把自己吊起来晃荡。

那么,决定了,药,就是药。

她要给韩玉梁下药!

有了决心和打算,剩下的就是计划和筹备。

遇袭事件招来了一些负面影响,林梓萌这次回去,被大发雷霆的林强勒令禁足,不得到林强批准,不得再离开住处半步,去院子里散步都要让门口的手下给林强打电话确认。

但她不是很在意,距离她离开东华也就还有十几天,她所剩无几的宝贵时间,已经不能再浪费给无聊的事情。

当天晚上,她先把岛泽莲拖进屋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威胁之以手下诱惑之以钱财,总而言之,说服岛泽莲成为了她的最大帮手。

这下就一举解决了她构思中最困难的两个步骤——下药和实操。

岛泽莲答应了要给韩玉梁准备单独的私人女体盛服务,这么漂亮的东瀛美少女身上的食物,想必没有男人还能分心去注意饭菜里有没有奇怪的味道——下药解决。

岛泽莲还已经和韩玉梁发生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尽管渠道和林梓萌知识范围内的性交并不一样,但鸡巴都进去了也射了,说是有经验不为过吧?那么,请她做个示范,进行现场教学,以供林梓萌模仿,不就顺理成章了吗——实操解决。

哼哼哼,我真是个天才。林梓萌在心中梳理了一下大概步骤后,开始考虑最后一个关键问题。

药。

林强的小弟中不少好色之徒,迷奸这种事绝对有人干过。可林梓萌想不出自己要怎么开口。

“嘿,小刘,给我弄点迷药来,我要迷奸我家的猛男保镖。”

肏啊,电话里要这么说她能用脸把手机烫化喽。

思来想去,隔天一早,林梓萌就呵欠连天地起床,看一眼楼下院子里韩玉梁正在“贴身”指点许婷那什么月亮啄木鸟掌,拿起手机拔掉充电线,溜达到另一面的窗边,拨通了赵婉的手机。

“喂,赵婉,我有事要请你帮忙。”

“兰兰你跟我还客气什么,你需要我干什么,交代一声就是。说吧说吧,我听着呐。”

林梓萌深呼吸了几次,一口气用主持人报广告般的语速飞快地说:“是这样我有一个朋友她最近喜欢上一个男人但那男人不喜欢她她这人容易冲动就找我给出个主意看怎么能跟那男的直接上床我问她上床就可以吗她说对上床就行但勾引比较难因为不是人家喜欢的类型我就说那干脆下药吧……赵婉,你那儿能搞到这种药吗?”

“兰兰,女的勾引男的很容易的,你用药干什么。你不会的话,我教你啊。”

“不要,我高兴用……呸,谁说是我了!”

“呃,好吧好吧,你朋友这个想法有个很大的问题啊,兰兰,男人迷晕过去,鸡巴就软了,难道你的打算是让你朋友穿个皮裤衩肏那男人屁眼吗?”

“啊?不……不行啊?”

“倒也不是不行,弄点伟哥,别下让人昏睡的药,下神智不清的那种,配合起来的话,强行办事应该还是可以的……”赵婉话锋一转,笑着说,“你家保镖本事那么大,药管不管用我可不敢打包票。”

就知道自己那点托词根本瞒不过赵婉这个老狐狸精,林梓萌恼羞成怒,对着手机叫嚷:“那你就抽时间过来一趟,给我!朋!友!把事情安排妥当!”

“好吧……我晚上过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