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22章 大学已经不是书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十二集已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韩玉梁早已从网上知道,现如今的大学不再是儒家典籍之一,而是近似于太学、国子监之类的顶级学府。

可一路上跟许婷闲聊瞎扯,他又觉得这国子监似乎有点名不副实。

就算当下国子监迎合时代大潮也如常接纳女子,可这许婷是不是也太不学无术了些?言谈丝毫不见文气,吟诗作对的事情他提起来,还被她娇笑着嘲弄了一番。

“我都说我是我们师范下头朝阳学院的了,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趣啊,问这问那,非要我承认自己成绩不咋地,你才满意呀?我是学前教育专业的,能教教小屁孩就得了。”

韩玉梁知道许婷心思机敏,很容易被看穿目的,索性不再旁敲侧击,直白问起了所谓大学的一些事情,反正有失忆这个挡箭牌,总能搪塞过去。

东华师范这样的东华特政区知名学府,自然也不会愿意位于黑街范围之内,但校园成立颇早,新校区建起来后远远躲到了北边,那旧校区,则不得不依旧擦着黑街的边,算是南城区北界西头,占地挺广。

既然学生多,黑街的小流氓也就爱往那边跑,学校为此封了南门和东门,只在北边留了一个出口,雇了大批保安,三面围起校园的护栏上,还都竖了颇为吓人的防盗铁丝网。

学校南北外的情形也大不相同,南边这条街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只有几家小旅馆还算有点生意,北边却从拐过街口开始就满是各种小吃,超市、快捷酒店、租给学生的公寓楼鳞次栉比,这会儿正是暑假前毕业生彻底离校的日子,收废品的搞招聘的外地过来接孩子的把这条马路弄得热热闹闹。

穿梭过重重人缝,许婷骑着电车停到学校门卫室边,下去进屋,掏出学生证指着韩玉梁说了几句,拿起笔登记一下,这才出来推着车子跟他一起往里走去。

“进这儿这么麻烦吗?”韩玉梁四下打量,随口问道。

“不麻烦啊,就是为了防止让不良分子进去祸害女生——我们师范女孩子多啊,所以外来客都要登记。不过我们学校很开明的,登记成男朋友一样让进。”

他挑了挑眉,“那你刚才怎么登记的我啊?”

“我说是我远房表叔,来玩的。”许婷笑呵呵跨上车座,拿腔拿调唱了句,“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

“你还会唱戏?”

她捏了个兰花指,笑道:“学前教育就是幼师啊,不会唱唱跳跳怎么行。我还会民族舞呢,回头给你露一手。”

“拭目以待。”

“那你什么时候给我露一手啊?”她斜瞥着他,“我的好表叔。”

“我发现我还是喜欢臭大夫这个称呼。”韩玉梁张望一眼,这诺大的庄园里,的确随处见的都是年轻姑娘,男生不过十之二三,真是个令他艳羡无比的国子监。

若是太监也还能算男人,那这儿的女子比例,就快赶得上皇帝老儿的后花园了。

“你先带我去看看你说的地方吧,不然,人也没见,东西也没见,我都不知道要干什么。”他走出几步,把视线从旁边一双双青春靓丽的裸腿上收回来,道,“你这委托,目的实在有点含糊。不如指明要我杀个谁,带我看看脸,剩下你就不用管了。”

“别学点功夫嘴里就老打打杀杀的,我姐可没说你原来是干杀手这行的。”

“我的确不是杀手,不过你要让我查案,我可不在行。比起那个,还是把人杀了我比较擅长。”

许婷轻轻拧着把让电车慢悠悠走着带路,想了半天,小声说:“你带着枪来的?”

韩玉梁摇摇头,“我杀人不是非要暗器不可。”

“你真入戏诶……”许婷一捏闸,明亮的杏眼盯着他说,“那你要靠什么杀人?用指头把人捏死?”

韩玉梁低头看了看,足尖一挑,把一小块石头勾起,伸手握住,摊开伸到许婷面前,淡淡道:“我知道你这委托主要还是探探我的底细,看在你姐的份上,我不妨直接亮给了你,你且看好,莫要眨眼。”

许婷盯着他掌心那颗石子,微微蹙眉,略感不解。

他缓缓将拳头攥起。

她挑眉一笑,道:“你还会变魔术呢?说吧,要从哪儿变出来?”

韩玉梁缓缓又将拳头张开。

寒冰烈火掌交错碾磨下,那小小石子,早已化成齑粉。

一阵暖风拂过,便吹散空中,无影无踪。

许婷眨了眨眼,缓缓抬手抓住他的指头,盯着他的掌心看了看,接着用指尖在上面蘸了蘸,残灰还有一些,分明不是看错。

“这……和你治病时候用的东西是不是一样啊?”常看武侠小说的她发了会儿楞后,终于用不太确信的微颤嗓音轻声问道,“你真有内力?”

韩玉梁不答,而是蜷曲指头对准许婷高耸饱满的酥胸顶端,稍稍加些真气,使出隔山打牛的技巧轻轻一弹。

那团真气跳过衣物,不轻不重往她乳头上撞了一下,微微刺痛,带出几点酥麻。

许婷抽了口气,抬手捂住胸口,满脸不可思议,“内力……还能这么用?你到底是大侠还是采花大盗啊。”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韩玉梁笑着垂手站定,“那,现下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底细,就不必再费劲绕这么大的弯子了吧?”

许婷支好车子,绕着他走了两圈,抬手捏捏他肩臂坚硬如铁的肌肉,不知为何脸上微微一红,扶住车把踢开车撑,“没错,我找你帮忙是有多了解你一点的心思,还想着你要真是个骗子,我就回去提醒我姐不要被你骗了。”

“那你现下可以放心,咱们是不是也该回去了?”

她摇了摇头,“可小微的事儿我又不是骗你,她最近真的为这个特别烦,你这么大的本事,就帮帮忙咯,我答应的报酬也绝不少你的。真要价钱高到还不起,大不了我兼职去给你诊所打工……不对不对,诊所又不是你的,我帮你联络客户,给你找下一个生意。到时候再给你当助手还债咯。”

“那咱们现在先去看什么?”韩玉梁望向远处宿舍楼,他目力极佳,隔着窗子就看到里面女生拉起铁丝晾着的内衣内裤,五颜六色仿佛一列列小旗子。

许婷顺着他的视线瞄了一眼,吃吃笑着说:“走吧,趁这两天管得松,先去她们宿舍看看。我这就打电话,让小微出来接咱们。这个点儿,她多半已经在自习室了。”

“好。”韩玉梁并无意见,最近他在诊所,半老徐娘看了太多,腰部松弛屁股扁长,和后半夜色情片的女主演们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跟现下身边走来走去的那些青春靓丽的女学生更是没得比。

而且这里的确不乏令他眼前一亮的小美人,只可惜,十有八九都亲亲热热挽着一个男的,落单的,也不像是会正眼瞧人的样子。

跟着许婷穿过花园一样的道路,最后先停在了上自习的教学楼下面。

等了一会儿,一个穿着碎花裙子,清汤挂面长直发的女孩快步从台阶上走下,冲着许婷摆了摆手,微笑着一溜小跑过来。

韩玉梁上下打量一番,还好,与时下流行的易容类相片不同,这张萤微倒比合影里的样子还美些,只是多了一副眼镜在脸上,还不是沈幽喜欢的那种颇增魅惑感的款式,平白让五官组合出的秀美打了八分折扣。

夏装最大的好处是能很明显看出身段,单论女人味,她身材比许婷要差一截,个子小,比例一般,腰肢虽细,但也显不太出胸臀的弧度,独独一个看到,会觉得颇为可爱,是个适合抱在怀里慢慢赏玩的玲珑娇躯,可站到许婷身边,看在韩玉梁这种老辣色鬼眼中,不免就比出了鲜明差距。

他暗想,这次办事,还是想办法继续勾搭许婷为妙,将来说不定还有希望来个姐妹双飞的好事。

至于张萤微,俗话说得好,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拳打一面不如指戳一点,暂时别放在心上的好。

许婷也一直在暗暗打量他的视线,看他很快就挪回到自己身上,唇角一翘,拉起张萤微的手介绍说:“这是我找来的帮手,我一个远房表叔,姓韩,叫韩玉梁。”

“韩叔叔好。”张萤微很乖巧地躬身打个招呼,“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先说说是怎么回事吧。”韩玉梁并不介意辈分上去,反正把女人弄到死去活来失了魂儿的时候,他什么乱七八糟称谓都听过,叔叔哥哥爹,祖宗亲爷爷,听多了也觉得别有风情。

张萤微口齿清晰,条理分明,不过讲来讲去,也就是那些许婷已经说过的鸡毛蒜皮小事,韩玉梁听到最后也打不起什么精神,只剩下看看女生宿舍这点劲头撑着。

“我看你们一帮女学生,年纪轻轻也出不了什么大事。”他打个呵欠,“上去看看吧。”

许婷撇了撇嘴,不服气地说:“你知道啥啊,学校里头乱着呢,而且领导有事儿就往下压,闹多乱外头都不知道。以前我们有个学姐,被人始乱终弃,带着刀去把那男生灌醉活剐了,切了一千多片。”

张萤微也点点头,“嗯,还有个男生特别渣,见一个喜欢一个,劈腿好几个女生,最后在租的房子里被绑起来阉了。”

“还有还有,去年我们朝阳学院有个男老师,因为欺负女学生被人家找了帮手报仇,听说死得可惨了,小鸡鸡都被扔绞肉机弄成肉馅包成饺子咯。”

韩玉梁觉得有点不对头,一抬手,“你们这儿男的怎么这么惨啊?”

许婷咯咯笑道:“我们女生之间传的消息,谁还说男生好事啊?”

张萤微却没有笑,低头轻声说:“可这些女生不也挺惨么,我倒觉得那些男的活该。”

许婷甩了一下马尾,冲着韩玉梁悄悄皱了皱鼻头,看眼神,意思大概是别当真,她就这样。

正值离校期,张萤微又是宿舍比较有名的乖宝宝,说韩玉梁是来帮忙收拾的表叔后,三人顺顺利利就一起进了大门。

坐电梯上去后,韩玉梁就一边迈步,一边慢悠悠四下打量起来。

可惜没什么很好的风景,大多数宿舍都锁着门,难得几个敞开的,里头也空空荡荡,早就走干净了。

百无聊赖走出半条走廊,韩玉梁耳中突然捕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动静。

他马上凝神运功,将耳力循着方向延展过去。

“啊、啊……嗯嗯……你快点……快点……一会儿她自习完该回来了……嗯、嗯唔……”

他听得眼前一亮,恰好看到张萤微停在了声音发出的门前,正疑惑地望着没上挂锁的宿舍门,抬手要推。

韩玉梁一个箭步就蹿了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低声道:“我来,里面有人。”

张萤微吓了一跳,还当是什么歹徒,一下就缩到了许婷身后。

许婷也有些紧张,扭脸看着韩玉梁就要开口问。

但他才不会给她们惊扰到里面野鸳鸯的机会,伸手握住门把同时,真气已经外放出去沿着门缝走了一个上下。

果然,后面就有插销别着。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隔着这种薄门,他轻而易举就运出真气将插销反推到侧面,然后用力一推,抬腿迈进,沉声道:“谁在里面?”

“呀啊——!”女生的尖叫毫不意外地响起。

另外两个舍友都已经搬出去住,能在这里和男友趁机偷欢作乐的,自然就是那位王文珊。

韩玉梁的目光到了此时分外好用,如电一扫,就将情形看了个清清楚楚。

应该是本来就防着张萤微回来,俩人都没脱光,男的甚至可以说衣冠楚楚,只是牛仔裤解开了扣,往外伸着根黑黝黝亮晶晶的鸡巴。

王文珊半坐在上铺下的写字台面,双脚高举被男友肩膀架着,高跟凉鞋都没顾上脱,花边小裤衩缩成一团挂在一边脚踝,牛仔短裙翻卷到腰,露出丰腴饱满的一对儿裸腿,白底印花短袖衫连着奶罩一起推到腋下,不算多大的乳房被男友一边一个握在手里,定格在激战正酣的最后一刹那。

要不是捂着脸的王文珊还在尖叫,韩玉梁真觉得眼前像是做工粗糙的土产色情片被他按下暂停后的画面。

张萤微探头看了一眼,也跟着尖叫一声,倒是许婷大大方方走进门内,皱眉说:“王文珊,你至于吗?外面小旅馆这几天涨价啦?到宿舍玩也不说插好门。”

王文珊跳下桌子,一边整理衣物一边怒瞪着已经收屌完毕的男友,“刘峰!你不是说你插门了吗!”

那被女友唾沫星子喷了一脸的男青年挠了挠头上的短毛,一脸无辜,“我记得我插门了啊。我哪回插你之前不先插门的。”

张萤微气得胸口剧烈起伏,指着王文珊声音发颤地说:“文珊,你……你跟他……跟她做这种事儿,竟然……竟然用我的桌子?”

王文珊用指头梳了几下染到微黄的齐肩发,大大咧咧说:“我自己桌子乱啊,懒得收拾了,你这儿这么整齐,我用用怎么了。”

说着,她还有点心虚地从旁边拿过两张纸巾,在自己刚在桌边发骚留下的痕迹上飞快擦了两下。

看张萤微脸色都有点发青,王文珊嘿嘿一笑,装样子地拍了刘峰一巴掌,“这不是他猴急么,我一说放暑假在这儿打工不走陪他,他就动手动脚的。我给你擦干净,小微,对不起哈,回头请你吃饭。别生气了。”

张萤微跑过去伸手摸着自己的书桌,忍不住低头闻了闻。

王文珊红着脸说:“没味儿,都好几回了你不是一直都没发现么。”

许婷靠着门框,用并不太小的声音嘟囔说:“也是,毕竟就做个爱,都没尿桌子上是吧。”

王文珊一皱眉,“许婷,我道歉了,这有你什么事儿啊?还有……这谁啊?你们不打招呼就带回来个大男人,把我看光了我还没吭声呢。”

许婷笑呵呵道:“我这不是听说小微宿舍前阵子老丢东西,还有人半夜发神经给水杯里放不知道什么药,我就叫了个表叔,来调查一下。”

王文珊倒是没有半点心虚,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调查?你叔是警察还是特安局啊?随便就来女生宿舍有点过了吧?我都说了不是我,那俩搬走后就没再丢过东西,为啥不去查她们啊?”

估计是此前就因为这个跟张萤微有过摩擦,她愤愤拿起自己的挎包,“峰,走了。去逛街。她们爱查就搁这儿查吧!”

刘峰一脸不情愿,“啊?又逛街……”

“你刚才脱我裤衩的时候答应的,说话不算话?”

“可我不是没……没到最后呢。”

“先逛。”王文珊怒气冲冲拽住男友的胳膊就冲了出去,火气要是从后面冒出来能把屁点着。

韩玉梁看在眼里,心中暗暗寻思,这女生看起来不像很有城府的样子,这股怒气也颇为逼真,难道张萤微真是冤枉了她?

他看向张萤微,她却还在狠狠用力擦桌子,恨不得刨了漆面从新刷的架势。

许婷过去劝闺蜜,韩玉梁左右无事,就在屋里四下看了起来。

屋子不大,四张床都是上铺,两张已经空了,桌面都积了灰,靠内角那张床上凌乱不堪,护栏上还晾着一件胸罩一条裤衩两双黑色薄丝袜,床单皱巴巴的,毛巾被也没叠,枕头边化妆品的小瓶罐横七竖八。底下桌子更乱,堆满了书本卷子镜子零食纸篓都满了还微微有味儿。

回头再看另一边张萤微的铺位,床上桌上干净漂亮,收拾得一丝不苟,这么俩女的住到一起,能交上朋友而不是打起来还真挺不可思议的。

韩玉梁拉过许婷到一边小声问了问,她嘀嘀咕咕附耳解释一番。

原来这俩一开始只是单纯室友,因为喜欢同一个演员有了点话题,熟了一些后,张萤微看不过王文珊老是没个收拾,就帮她整理了一下,王文珊大大咧咧还挺高兴,请她吃了顿饭。

几次三番,不知不觉,俩人就莫名养出了一种张给王收拾,王请张吃饭买零食的默契。

至于王文珊如今的铺位乱成一锅粥,就是因为张萤微心里生气甩手撂挑子了。

“所以你们闹别扭,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韩玉梁实在不想做这种调解女生关系的任务,按这俩女生没长开的性子,交给许婷这个学前教育专业的显然更合适,但来都来了,他总要装模作样表现一下。

张萤微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手还扶着刚才被反复擦的地方,不太高兴地说:“就从她交了那个男友开始。”

“嗯……更详细点的呢?”韩玉梁心道,莫非这是吃了醋?可看张萤微的样子,不像是个喜好磨镜的姑娘啊,探头时候尖叫捂脸前都不忘瞄一眼刘峰的老二,反倒是许婷第一时间避开视线,内里显然更不自在一些。

“这,我不知道什么叫更详细啊。”张萤微皱眉说,“我俩的关系又不是一下子就变差的。她有对象,就不怎么和我一起上自习吃饭,慢慢就疏远了。后来她被男友弄得好像变了个人一样,我觉得不对劲儿,就更加退避三舍,自然……就闹僵了。”

韩玉梁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沉吟道:“你说的变了一个人,是指什么?她以前不是这样么?”

“嗯。不这样。”张萤微低下头,似乎在怀念过往的朋友,“她以前虽然也邋遢,也没心没肺,可脾气并不那么冲,也不喜欢动手。从跟那个刘峰搞到一起,一开始还好,最近俩月,有事没事就跟舍友吵架,吵得稍微狠一点就想动手,她那指甲留得,就跟故意为了让我们破相一样。没半个月,就开始手脚不干净,说她她还不承认,警察来了都不认。”

她吸了吸鼻子,很委屈地说:“那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许婷笑着拍了拍韩玉梁的背,“我表叔本事可大,让他给你想办法查查,看是不是刘峰给王文珊偷偷下了枪药吃。对,那个刘峰你熟吗?是个什么人啊?”

韩玉梁眉梢一动,敏锐地捕捉到了张萤微神态动作中的一些细微变化。

怎么,这女生对朋友的男人,竟比对朋友还要在意么?

评分完成:已经给 snow_xefd 加上 1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