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8章 花月夜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九集已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韩玉梁并不嗜杀,杀人带来的刺激,远不能和美貌女子娇柔滑嫩的身躯相提并论。

但杀人却会唤起他心底属于野兽的部分,让他的情欲更加亢进。

他没准备在许娇的眼前装模作样,话音未落,就已低头一口含住了她的耳垂。

“别……韩哥……”许娇心里其实并不不算太抗拒,傍晚那次诊治,也唤醒了她尘封多年的渴望,让她捡回了风情之下最本质的欲望。不过她也知道,半推半就的女人,总比上来就投怀送抱的要诱人几分,“我、我真很久都没和男人做过了。”

韩玉梁不答话,唇舌在此刻,还有更重要的事做。

舌尖滑过喷香的脖颈,许娇声音轻颤,连带着胸前被掀起的睡裙下,那双丰满乳球也晃了一晃,“起码……起码别在窗户边吧。”

这原本是个储物间,窗子颇高,许娇站直,也就能探出乳头以上,这会儿发丝散落窗台,只要深更半夜不路过个打篮球的高个儿,绝看不出她在做什么。

可韩玉梁仍不理她。

他身形一矮,脑袋就压在了她的胸前,本就已经微微发硬的乳头突然一暖,就这么被他含进了唇齿之间。

“嗯嗯……”这地方还真是久未待客,许娇哼了一声,一股酥痒从乳晕周遭扩散开来,暖融融奔着肚脐那边流去。

发觉自己比平时自慰湿得还快,她眉头一紧,急忙轻声说:“韩哥,床,床,钢丝床……好歹也是个床啊。我……我一会儿要是腿软,可站不住的。”

韩玉梁还是不理会她。

对付情窦初开的少女,缓缓诱致动情才能享尽鱼水之欢,可对付许娇这种眼波流媚的熟妇,根本不须太过麻烦。更何况在他眼中,许娇颇有心机,那不仅不能被她牵头引路,还要让她一路羞臊下去,方能乖顺臣服。

指头一勾,他已将许娇内裤从丰满臀肉上扯脱下来。

她低低惊呼一声,双膝急忙一夹,把内裤勉强护在大腿半截。

“韩哥,你……你再这么不通情理,我……我可要叫人了。”许娇有些羞恼,觉得自己就算被惹得意乱情迷想上床了,这也是你情我愿的好事,怎么能任他摆布。

钢丝床虽然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可总比就这样被压在墙上蹭着一背灰被干要强。

“那床硌身子。你这细皮嫩肉的,我怎么舍得。”韩玉梁柔声说罢,起身探头,将许娇丰润双唇吻住,双手一边一个,罩住了两颗雪白奶子。

他手掌颇大,许娇乳房却也不小,掀起的睡裙被酥胸挑住都掉不下来,他掌心一攥,五指捏合,绵软陷入乳肉之中,也只能堪堪笼罩大半,还余着大团温腻柔软,随他动作水波般荡漾。

韩玉梁治病救人的穴道未必都能记得,但能叫女人欲仙欲死的经络关键绝对是倒背如流胸有成竹,给喂奶少妇通乳都能附赠一顿快活,真展开手段尽情玩弄,许娇哪里抵挡得住。

她本就被他的娴熟吮吻撩拨得浑身发软,舌尖被他吸到嘴里百般摆布,简直恨不得断根儿长进他口中去。旋即双乳同时传来快感,滋味之美远超她心里预计,喉头嗯唔闷哼一声,情不自禁吮紧他的嘴巴,那双白花花的大腿一颤,倒已经有黏乎乎的淫液溢出,流得她股根微微发凉。

这男人……怎么……怎么如此邪门?许娇抬手攥住韩玉梁的胳膊,对他把玩出的快感都略感害怕,可手指贴着他钢铁般的肌肉动了一动,莫说拉不拉的开,真让她用力去拽,心里都极不舍得。

阵阵酸软越积越多,腰眼越来越麻,许娇连唇舌上的迎合都忘了,心思全集中到了被缓缓揉搓的双乳上。她真没想到,自己还有被男人揉揉胸亲亲嘴就快高潮的一天。

“嗯嗯……呜……呜唔……”早已湿润的花径越发紧缩,挤出满腔爱蜜,一道银丝垂下,两滴淫露落在内裤上,缓缓洇开,许娇双手抓着韩玉梁的胳膊,哼声越来越细,越来越长,终于随着雪白臀部一拱,双膝一阵哆嗦,化成了一声呜咽般的颤音,“呜呜——”

韩玉梁这才放开她被吮到微肿的唇瓣,轻笑道:“这就泄了么?”

许娇双颊通红,软绵绵靠在他肩上,这会儿哪里还记得什么墙边床上的区别,脑子里盘旋的尽是方才高潮那下仿佛连奶头都要化掉的绝美滋味,此时此刻,韩玉梁就是要她在泥坑里母狗一样趴着撅起屁股,她也会浑浑噩噩照做。

韩玉梁这才不紧不慢脱下裤子,松紧裤带缓缓挪过被压下的阳物,那话儿好似存心要炫耀自己的劲头一样,转眼弹跳起来,不轻不重敲在许娇白馥馥的小肚子上。

她低头望了一眼,心尖儿顿时都跟被顶了一下似的,才高潮过的肉壶里又是一阵发紧。

那鸡巴又长又粗,青筋盘绕龟头上翘,好似个半大的微弯棒槌,顶了颗紫红色的鸡蛋。

许娇伸手一捏,真是硬如裹皮铁棍,指肚一贴,传来的搏动感让她子宫口都禁不住缩了一下。

“这……这有点……大啊。”许娇本就有些盆骨前倾,这下更是自然而然往后撅起了粉白屁股,打退堂鼓似的摇了摇头,“韩哥,你这也……太雄伟了吧?可别给我……弄裂了。”

韩玉梁在藏龙宝居中顶级武学不过是挑挑拣拣练了几样,可房中术却是一本不落全都记在心里,但凡能有点好处的,都在女人身上磨练精熟。

他微微一笑,道:“那你再看看。”

许娇低头看过去,他晃了晃腰,那根硕大老二上下一摇,竟跟变戏法似的小了一圈,虽说还是颇为吓人,但已经是让她这样熟门熟路的少妇不至于担心,只会心痒难耐的型号。

“韩哥,你这一身本事也太奇怪了。”许娇垂手握着鸡巴,尺寸小了一层,可硬度依旧不减,实在是超出了她的常识所知,情不自禁就弯腰凑近,仔细打量起来。

韩玉梁微微一笑,手掌握住她微卷秀发,向下一压,笑道:“手摸不出来,不如嘴巴尝尝。”

许娇脸上一红,但暗地寻思,要是用嘴巴给他含出来,今晚兴许就不至于要做到最后一步,色诱这事儿,真被吃干抹净反而就不值钱了,她还是想要拖延拖延。

理由好不好,姑且是说服了自己,她咬唇把发丝往耳后一掖,先将舌尖吐出,贴着龟头下侧轻轻一托,缓缓勾舔上来。

韩玉梁所修房中术,可以在固精锁阳同时,让那根尘柄通体敏锐数倍,温柔乡对他来说,本就是人间极乐。

那条滑嫩小舌几次勾舔,红唇包裹轻轻一咂,他便浑身爽利,心头大感畅快,稍稍弯腰,手掌插入许娇臀肉与墙壁之间,握住她两瓣屁股,照旧运起内力沿着各处穴道游走,只是加了掌力之后,滋味更加醇美强烈,揉了几下,她就禁不住微微扭腰,呻吟了两声。

许娇担心自己不久又要被拖进快感的泥沼中不可自拔,定了定神,双唇大张,手指将鸡巴根一圈勒紧,搜肠刮肚找出快被忘干净的伺候男人本事,一边舔着一边吞含进去。

一进到温暖湿润的口腔中,韩玉梁就发现这成熟美艳的女人其实并不擅长此道,舌头动弹那几下有模有样,到了真该亮本事的时候,登时现了原形。

“腮收紧,舌头稍微左右动着,不用摇晃太快,关键是吮住……”韩玉梁微笑出言指点,在里面享受一阵,便迫不及待将她一拉站起,手指裹着真气往她已经像个小樱桃似的奶头上一弹,笑道,“好了,你还是今后慢慢再学吧。”

许娇擦了擦唇角唾液,虽说下颌隐隐发酸,可还想再尝试一下,“韩哥,你看我这不是学得挺快的,你别慌,让我再试试嘛。”

韩玉梁微一摇头,素来知道夜长梦多的道理,弯腰抓住她脚踝交替抬起,扯掉碍事的三角裤衩丢到一边,上臂架起许娇双膝,从后抱住她腰背猛地向上一托,就将她高高端了起来。

许娇惊呼一声,急忙双手勾住他脖子,紧紧抱住不敢动弹。

她在女人里算是中等个子,谈不上娇小,可因为双腿比例较长,被他这么一架抱起,倒像是成了挂在他身上的树袋熊。

如此一来,双腿自然分到两边,那肉隆隆紧撮撮毛茸茸的丰美耻丘,登时玉门大开,再无半点遮掩阻碍。

大腿拉扯着大阴唇,让内里的软皱花瓣也拉出几道银丝分往两侧,亮出的膣口早已充血紧缩,内壁呈现出娇艳的肉红,黏腻淫液染满花房,这么一抱,还有几滴顺流而下,将她屁眼都打湿几分。

“韩哥……韩哥你轻、轻些……我……我真好久没被男人……进来过了,你东西大,千万……千万温柔点哈。”许娇紧张得话中都带上了些许乡音,想低头看看下头情况,可自己那对乳瓜填满了两人胸膛之间的缝隙,什么也看不到。

她只能感觉到,硬邦邦的东西正抵着她的阴蒂缓缓向后滑,一寸寸滑到她久未被滋润过的花径入口,轻轻一顶,鸡蛋大小的头儿就借着淫蜜水滑,挤进大半。

“哼嗯……”那股饱满撑胀,瞬间就在她膣口扩散开一片细小的快感电流,让她舒服得呻吟一声,忍不住探头就想去吻他。

她来时还准备着靠威胁他叶春樱会听见声音来自保,可这会儿浑身的欲念都被唤醒,从未尝过的快活滋味正在不远处对她招手,要是叶春樱会打断她的好事,她就是咬破嘴咬断牙也绝不叫隔壁听见半点。

韩玉梁知道许娇已经发了性,得意一笑,迎过去一口咂住她微凉舌尖,双臂略沉,虎腰一挺,那条故意收小了几分的阳具,滋的一声水响,便刺入到她湿淋淋的屄芯儿里头,长驱触底。

许娇闷哼一声,被他架起的双脚勾起拇趾,觉得这一下好似要从她嘴里穿出个龟头来,雪白的屁股阵阵哆嗦,子宫都压得移了位。明明扯得钝痛,撑得胀痛,却快活得她眼里一下子掉了泪,恨不得把自己化成淫水,染到身子里那根老二上,就此蒸发。

韩玉梁还有小半根在外头。

他也挺意外,许娇是丰美型的女人,硕乳圆臀,阴毛浓密,眉眼间春情流淌,按说该是个大胃口的荡妇,他才决定不错过机会,直接剥光吃下。

不曾想运起房事功法一插进洞,才发现她不光口唇生涩,下面也是个浅窄小道,花心脆嫩,竟好似这辈子还没被男人从这儿送去过极乐之境。

他暗道一声可怜,心知这样将她凌空抱着奸淫,她深邃不足,不小心怕是会破掉阴关。他不屑采补之道,走的是阴阳互益之路,当然不愿如此,便小心将她抱稳,款款磨弄着蕊管儿底部那个半硬疙瘩,将她一脚放下,只架着另一条雪白长腿,一手抱住她腋下,一手捏住乳蕾,从膣底长长抽出,临近玉门之际,再缓缓送入。

只几下,许娇就被日得软了膝,靠在墙上忍着浪叫,娇喘道:“韩哥……好哥哥……我真站不住了……嗯!嗯嗯……哥……咱啊、啊啊……咱去床上吧。”

韩玉梁听出她在苦苦压抑自己的声音,心中颇觉有趣,便点点头,将染满淫液的阳具水淋淋一抽,搂着她往床边一带,从背后吻上她的肩胛,身躯一压,叫她不得不弯下腰去,双手隔着钢丝床扶住了墙。

这正是他想要的姿势,乳肥臀美,岂能不隔山取火一番。

随手拿过枕巾,将她臀上蹭的墙灰一擦,看她想把腿跪在床上,韩玉梁微微一笑,垂手轻轻捏住她勃肿阴核,运起真气就是一阵急捻。

强烈的快感钻心透骨,许娇措手不及,啊的一声尖叫出来,唯恐叶春樱被惊醒过来打扰,急忙低头找到毛巾被一角,抓起就塞进口中,死死咬住。

捏搓十几下,让她小小泄了一股,韩玉梁往前一凑,挺身再入。

这次性感丰臀总算起了应有作用,啪的一声荡开肉波阵阵,叫她蜜壶勉强容下了他的冲顶。

见她吃得住劲儿,他便不再收敛,一条油亮鸡巴进进出出,开始享受那层叠嫩肉吮过玉茎的酸麻畅快。

他那棒儿不止自己享受,运起房中秘术后,还真的好似变成了一条活龙,每次探入许娇体内,角度都有微妙不同,碾过内壁不同地方,力道施在多个点位,奇趣无比,连每下冲在花心,滋味都略有差异,时凉,时暖,时重,时轻,时痒,时酸,时如软针轻刺,时如小手捏揉。

许娇不过是个寻常女人,哪里经历过这种超出常理的玩弄,才被奸了几十下,就上身一软,趴伏在钢丝床上,咬着毛巾被双手攥紧,哆嗦着高潮了。

韩玉梁爱的就是女子泄身后分外销魂的紧缩牝户,阳物进则被吮,出则被嘬,一般男子射精才能享受短暂片刻的绝顶欢愉,他只要被这么紧紧唆住,就差不多能达到七分,当真是快活似神仙。

感受到许娇紧肉微松,他弯腰一抄,双手钻进她身下握住肥白妙乳,捏弄乳头同时,真气又在各处敏感穴道经络中游走窜动,下体贴着她微颤臀尖,不急着翻江倒海,只是绕着小圈不住磨她。

这一样要了许娇的命,她乳头麻的要化,腔子外头不被抽插的内壁痒得发疼,偏偏穴心儿那平时不怎么被刺激的子宫口遭了难,一阵酸过一阵,撅着屁股不一会儿就双眼上翻,漏尿一样淌出一大片淫水,脚尖蹬地弓腰挺背狂泄了一通。

“韩哥……我……我歇会儿……求你……我歇会儿……”不久,许娇便被一串串连续密集的高潮轰白了脑子,等发觉这股绝美仿佛没个穷尽的时候,才心慌意乱稍微撒开嘴里的被角,强忍着告饶起来。

她这辈子经历过三个男人,一个懵懂年纪让她痛不欲生觉得破处就是被斧子劈的初恋,一个二十天秒射三次主动结束三年感情的大学同学,和后来那个操女人像是操西瓜的傻屌前夫。

这三个男人累计那百十次做爱给他的快感全加起来乘个三次方,也赶不上这会儿被韩玉梁摆弄的二十分钟。

她今晚才知道,女人是真能被活活操服的。

韩玉梁见她面色由红转白,唾液溢出唇角,眼底无光气息凌乱,心想这没有内功底子的女人果然不济事,他憋了许久,还想好好释放一晚,这才满足了五、六成,她就快要脱阴。

硬干下去当然可以,许娇这会儿通体酸软毫无抵抗之力,膝盖不顶着钢丝床边怕是屁股都要抬不起来。但等到韩玉梁尽兴,少不得将大病一场。

叶春樱还不知道要费他多少水磨功夫,收了许娇今后慢慢享用,总好过一次奸废了她。

他心念一定,柔声道:“那好,妹子你休息吧。”

说着,他将宝贝慢慢抽出。

那阳具早就被他悄悄恢复了原状,粗大龟头好似个塞子卡在里头,一拉出来,牵得整片阴肉都微微隆起,刮出大股清浆,把下面阴毛染成湿嗒嗒一片。

最后那截出来,里头吸力犹存,发出颇为羞人的一声噗。

许娇长出口气,一歪身子,没了骨头一样瘫倒在钢丝床上,头顶着墙,媚眼如丝望着韩玉梁,有气无力道:“你到底是人……还是妖怪变的啊……我差点死过去……”

韩玉梁微笑不语,只是躺到她身边,拉过她汗滑掌心,握在仍一柱擎天屹立不倒的棒儿上。

其实寻常交欢,他也不至于使出这么多手段,乐子到了,双方皆美,也就足够。只是一来他最近憋得太久,二来许娇是今儿个才认识的,本就筹备不足,全靠着床上本事让她死心塌地,自然要额外卖力一些,除此之外,他还想要趁此机会试探试探,这换了天地之后的女人,衣着打扮举止气质与他旧时所知截然不同的情况下,内里这水滑玉嫩的娇躯,到了男欢女爱的时候会不会也不一样。

幸好,治病积累加上这次送许娇接连登仙,让他确定,万物皆变,女人,仍是女人。

他未修采补,虽懂些阴阳互济的法子,却不过是为了补益心里相中的女子,好让她们阴元醇厚几分,更禁得起他这狂蜂浪蝶多番采撷。他又从没练童子功或道门上乘心法,不讲究行房时闭精不出那套,只要用内功稳住阳关,不愿留后就出进女子嘴里或是后庭,遇到姿色上佳的,灌一腔子命种也不忌惮。

许娇牝户已经无力再战,可那张红艳艳丰润润娇嫩欲滴的嘴巴,总不会损及督脉。

他知道女人此时余韵绵长,通常正是对他满心爱意乖巧听话的时候,也不多话,勾住许娇脖子,就将她朱唇压向自己胯下。

许娇也知道男人出精之后耳根最软,所谓日后再说正是这个道理,到了这时,她一丝不挂连淫唇都被奸得外翻淌汁,还有什么可害羞的,便强打精神啊呜一口含进去,仍照着之前他教的法子,舌腮上腭吮紧成个湿津津暖洋洋的肉套子,裹住鸡巴上下起伏。

韩玉梁知道许娇还存着从他这儿打探点消息的念头,不跟她说一场话,她想必不会死心离开。再说方才那一通猛干,他已经快活足了前劲儿,被房中术加持过几倍的出精之美,也有些亟不可待。

于是一抽阳具起身份腿,跨过她又泛起红潮的面孔,向下一压,插入她双唇之中,叮嘱道:“你可嘬紧了。”

许娇唔唔哼着微微点头,双乳被他坚硬臀肌压在下面,扁成两团,好似一对儿软弹垫子。

一感到她口中内吸裹缠上来,韩玉梁腰腿发力,直接将她唇儿当作屄缝,搅着口水大肆抽送。

一直顶到许娇头发昏眼发花,喉头酥软粉颈涨红,禁不住抬手拍他大腿,他才低喘一声,将那紫红菇头撤到朱唇中央,整条阳物一震,大股浓精喷涌而出,好似黏稠水枪,径直穿过了许娇弓起舌面,灌进喉头。

幸亏许娇酷爱游泳水性极好,本能反应般吞下同时提咽闭气,总算没被呛到,顺顺利利叼着不住抽动的龙头,将满口腥黏混着唾沫咕咚咕咚吃了个干干净净。

韩玉梁通体舒泰,喘息道:“别急,出精后要再吸几下,那会儿最为快活。”

许娇抬眼望着他雄健裸躯,虽说此前从未这么伺候一样取悦过谁,但心里一阵酸软,想着连人生第一口精液都吃过了,A片一样做个事后打扫又能怎样。

等这一波销魂噬骨的滋味过去,韩玉梁才暂且满足,笑着靠墙坐下,将许娇搂在怀里,轻柔抚摸。

女子事后最缺不得的就是这种温存收尾,他光凭这温柔手段,就不知省了多少把他当作采花大盗揭发的麻烦。

靠在一起无语相依片刻,许娇心思渐渐清醒过来,她一扭身,把下巴搁在他胸前,抬头望着他说:“韩哥,你刚才一点都不收敛,差点把我操晕过去,就不怕隔壁春樱听见啊?”

评分完成:已经给 snow_xefd 加上 1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