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62章 一些落定的尘埃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纪念赛之前,我们的确有事情需要帮忙。比如怎么联系浦文玉啊,怎么揪出小田良啊。”韩玉梁盯着方丹的眼睛,故意在浦文玉这个名字上加了重音,因为他怀疑眼前这个少女保不准就是那位超级富二代本尊,“但现在没了,事情都被神秘的受害者一下子搞定了。我们休息一段时间游览一下华京风光,就回新扈了。”

但方丹对浦文玉这个名字并没什么特殊的反应,低头摆弄着相机说:“小田良啊……我家里长辈跟他吃过饭,假得不行一人,他的话,私底下干什么龌龊事儿我都信。我是摄影师,我看人很准的,那绝对是个心理变态。啊,不过我的话不能当证据就是了。韩玉梁,我出多少钱,你能告诉我你弄坏我相机的手法?”

“多少钱也不行。有些事情是秘密。我和你今天才认识,而且……我觉得你连真名都没告诉我。”

方丹一皱眉,摸出驾照亮在他眼前,“呐,看清楚,这是不是我?”

姓名方丹,性别女,民族汉,籍贯东亚邦东华特政区华京,生日1999年12月24日,唯一身份ID……把能看到的资料瞬间浏览一遍,韩玉梁不得不收回了自己的错觉,微笑道:“好吧,是你,证件照还挺好看。”

“这样,”方丹转头打开挎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卡片机,“你可以不告诉我你是怎么做的,你当着我的面,把这个机器也那么轻轻一碰弄坏,对我演示一遍,这总行了吧?你演示一遍,两个相机我都不用你赔。而且,以后我还照顾你们生意。我经常去稀奇古怪的地方拍照片,你们不是承接保镖业务吗?那我是大主顾啊,说不定我一年能找你们八回。”

“对,我很阔气的哦,保证比其他人找保镖出价高。”她微微抬起下巴,一副我有钱我很了不起你们快惊讶快让着我的样子。

叶春樱看到汪梅韵注视着韩玉梁的眼神已经颇为锐利,心中不安,拉了他一下,柔声道:“我肚子不舒服,韩大哥,咱们先回去吧。钱已经退到帐了,这儿没咱们什么事了。”

“好。”韩玉梁知道她在试图解围,扶起她道,“咱们走。”

“不好。”方丹张开双臂一拦,有点生气地说,“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我好奇心旺盛得要命,这点小事儿韩玉梁要是不满足我,我能用人脉帮你们,就能用人脉给你们找麻烦。你们查L- Club,说明你们是要跟他们作对的吧?我在上流社会找几个大嘴巴给你们一传,哼哼,看那帮坏蛋不去找你们呢!”

“把你那个小相机拿好。”韩玉梁颇有些疲倦地轻声说道,拉叶春樱到自己身后,“说定了,我演示一遍,你就让我们走人,以后也别再找我们麻烦。”

方丹立刻上下点头,扎高的马尾辫小旗子一样晃荡。

他凝功在指,曲起伸到卡片机上,轻轻一弹,转身就走。

“哎哎,这就好啦?你要是敷衍了事,我可……咦?咦咿咿?真……真的这就坏了?这可是号称极端环境可用的太空金属材料制品啊。离开地球都不会坏的。你手上有毒吗?”

韩玉梁懒得听她咋呼,十万块定金拿回来,他对这边就没什么留恋的了。

汪梅韵和方丹的确都算是美人,但他如今身边美人环伺,春兰秋菊各有所长,一个个吃大可不必着急,免得消化不良,这两个,暂时没有考虑的必要。

毕竟单纯考虑身体方面的吸引力,汪梅韵略逊汪媚筠一筹,方丹也恰好比不过许婷。同类型的美食,当然要挑最合口的下嘴。

回去路上,叶春樱听他详细说了说遇见方丹时候的事,偏头想了一会儿,小声说:“我发现,你桃花其实挺旺的。”

韩玉梁果断岔开话题,笑道:“我发现,这世界女人可真多。”

叶春樱没当他是随口调侃,认认真真解释说:“因为大劫难啊。巨大的灾变夺去了老人和许多孩子的性命,而之后的战争,消耗的就是大量的壮年男性。听说世联为了维护一夫一妻制的文明秩序,始终不公布现存人口的男女比例。但从领养法的修改,精子银行的密集建设,鼓励早婚早育的福利,把找情人养情妇的道德污点淡漠化,对性奴组织的追查力度等等迹象上看,传言中男女比例接近1:3应该有一定可信度。所以……现在的世界真的是女人多,大量以前被男人把持的岗位,这些年基本已经持平甚至被女性反超了。像咱们新扈,连着三任政务署署长都是女性。”

韩玉梁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难怪他一直觉得这个世界如此美好,特别合他的喜好,原来除了大量资讯和科技的方便之外,随处可见的人潮都是女孩子更多,才是让他精神抖擞心潮澎湃的根源。

回去之后也没得清闲,沈幽那边联系过来,说突然之间信息攻防战就宣告结束,L- Club那边的高手撤了,撤得干干净净,很显然,是受了这次纪念赛大爆料的影响。

按沈幽的推测,结合之前听到的马紫君和松平正男的对话,他们推断,L-Club大概要壮士断腕了。

对那种组织来说,丢掉谁也谈不上丢卒保车或丢车保帅,扁平散点化的结构下,剔除一个坏掉的点,对他们来说毫无阻力。

对此意见最大的,恐怕就是小田良了吧。

叶春樱幽幽叹了口气,躺在韩玉梁的大腿上,疲倦地闭上了眼,“希望……小田良就是那个‘主办者’吧。”

“我还要怎么澄清?我说了他们没有直接证据,绝对没有!这就需要我以死自证了吗?”小田良板着脸,已经不需要遮掩什么的眼睛明白地透露出此刻的不甘,“以我的游戏的贡献,难道不足以让‘观众’合力帮我一把吗?”

面前的高大男人摇了摇头,白色的手套整洁干净,一尘不染,“普通的道歉和硬扛,都已经无法挽回局面了,小田前辈。外面现在有八辆警车,其中六辆不在我控制下,两辆被特安局的人盯着,我只有十五分钟,十五分钟是我长官设法控制拖延的极限。请原谅我。”

小田良看着拉直在男人双手之间的领带,露出一丝冷笑,“领带和门把手,的确很配,可那样需要伪造出颈骨受冲击的痕迹吧,你就不怕碰到计划外的法医吗?”

“不怕,真败露的话,我会下去找小田前辈你的。”男人走到他身边,稍稍掀开帘子看了一眼,外面的特安局探员已经在蠢蠢欲动,“那么,咱们快些吧。”

小田良闭上眼,虽然明显还存在着强烈的求生欲,但他没敢挣扎,也没敢逃,只能感受领带缠绕上脖子的摩擦感,并为此而战栗。

“松平君,游戏都有败露的一天。我在下面等你们。”

松平正男点了点头,双手猛地勒紧……

十三分钟后,松平正男带着一队警察从外面撞开了小田良书房的门。

小田良的尸体就吊在门把上,头歪在一边,舌头半吐,而在他的电脑上,留着他人生最后一段录像。

“大家好,我是小田良,在福保部勤勤恳恳工作了近二十年的小田部长。圣心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滋生出了许多阴暗的臭虫,臭虫们正在大口吮吸新世界的血液。我并不是失察,而是在默默收集证据。可我调查的事情,被他们发现了。他们气急败坏,开始动用各种手段污蔑我,想要逼我离开这个位子,让他们的恶行从此再没有直接监管。”

“我当然不会同意。我爱这个世界,我希望能把福利保障送到每个人的身边。我相信正义,相信良心。可我没想到,他们会采用如此恶毒,如此可怕的办法。我听闻过第三扶助院曾经发生的恶行,为此,我曾多次视察该院。结果,这竟然成为了他们攻击我的武器。”

“谎言就是谎言,构陷就是构陷,说再多遍,出现在再重要的场合,那也不会变成真相。因为这世界是讲证据的。可……我还是感到绝望。因为谣言可以轻松毁掉我多年积累的声名,我曾经做过的一切,从此不再有意义。我……只有努力证明自己的清白。”

视频在这里有些突兀地结束了。

马紫君关掉网页,收起了新买的手机。

她知道,小田良的视频被剪辑过。生存欲望那么强的男人,不会轻易选择自杀。

可惜,L- Club不准备再给他机会了。

她把帽檐拉低,匆匆穿过稀稀拉拉的人群,走向远处的小码头。

她不想死。

这世界如此美好,她怎么舍得死。

家里进过外人后,她就拿着大野一成早就为她准备好的跑路资金,不眠不休地逃到了这边。

她觉得自己赌对了。

小田良死了,大野一成身陷看守所,忽然之间,这条线上她就没了任何依靠。

这让她觉得很冷,就像她曾经躺在床上,睡衣的裤子被脱到脚踝,继父留下的口水被夜风吹到的时候一样。

她受够了。

她要换一个地方,换一个身份,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反正,她的身体就是她的本钱,只要这世上还有男人掌握着金钱和权力,只要他们还喜欢漂亮的女人,就有她能够滋润生活的舞台。

船来得有些迟,她等了一会儿,忍不住左右张望。华京警署真刀真枪出动的话,找到她离开的方向并不难,如果太迟,她将万劫不复。

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金发白人突然出现在马紫君身边,微笑着用浓厚的别扭口音问:“马紫君女士,你在等待什么?”

马紫君警惕地转身,“你……是来接我的吗?你的船呢?”

“船在那边。我是来接你的。”那个白人指了指码头另一侧,的确正有一艘小货船在往这边靠近。

马紫君松了口气,跟着又皱起了眉,“SexyDoll,那个有名的情趣用品制造商?还做定制高档硅胶娃娃的那个?为什么会用他们的货船?他们不是不做跨洋服务吗?”

“因为,我就是SexyDoll的工作人员。当然只能用他们的船。但请放心,马女士,你不会成为硅胶娃娃,你是另一种类型的情趣用品。”

看着那人的脸,恐惧瞬间紧握住她的心脏。

她悄悄踩掉高跟鞋,转身就跑。

但黑漆漆的枪口,已经指住了她。

几分钟后,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里,舒子辰拿起手机,懒洋洋地说:“喂……嗯,搞定了。他们你又不是不知道,年纪差不多的女人都要……嗨呀,刘恭月那种女人怎么了?全身整容放地下赌场里当免费摆件儿,有的是男人愿意用。马紫君就更别提了,调教好了估计能卖不少钱呢。毕竟模样漂亮嘛……咱们又没收费。”

“韩玉梁?这个就别告诉他了吧,回头私下说,叶春樱跟着他呢,说了不好,那姑娘心眼直,一说性奴组织肯定觉得不是好人……对对对,他们不是好人,可也不坏吧,那么多恶女,不杀了还能造福一下男人,我觉得挺好。韩玉梁跟他们准谈得来。”

“哈哈哈,真的啊?汪督察吗?那挺好,挺好挺好,好钢用在刀刃上,韩玉梁就适合用在这种地方。那他俩是不是还有机会见面呢?也算他乡遇故知了吧。哈哈哈……”

“哈哈哈,”大野一成靠在椅背上,动了动胳膊,手铐叮当作响,“果然是你们把我弄进来的。怎么,担心我遇到危险,不打算让我继续干下去了?”

对面那个瘦高个子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只是拿出一个小平板电脑,找到一个点击量已经攀升到几千万的视频,转动了一下,对着他播放。

大野一成看着屏幕,眼睛忽然瞪圆,“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但瘦高个还是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神示意他看完。

大野一成惊愕的表情一直持续到播放完。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摇了摇头,“做声纹检测吧,这里面肯定有证据是伪造的。木下顺子就是个玩物,她根本不知道任何秘密。”

瘦高个的表情很阴沉,“小田良自杀以示清白,马紫君下落不明,手机被拆解号码被盗窃,大野先生,你应该明白,我耐心不是很好,我只问你一遍,你,和L- Club有关系吗?”

巨大的压迫感像块山岩,沉甸甸滚落在大野一成的心上。

“我……只是助手而已。小田良需要我的财力来帮他善后,也需要……圣心来提供一部分受害者。我为了稳定你们需要的这个位置,我不得不和他合作。我甚至连我喜欢的女人都牺牲掉了。这……这是我对你们忠诚的证明啊。”

“那么,五年了,大野先生,骆盈盈的线索,你搜集到了多少呢?”瘦高个站起来,缓缓走到他背后,手掌摸上他的脖子。

这人的手像蛇一样,光滑冰冷,还带着一股隐隐的黏腻。

“我一直在报告所有进展,我怀疑,资料库里认定的那个幌子,那个姓叶的小姑娘,也许就是骆盈盈本人,华夏一族有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最安全。她长大后的照片我也上报给你们了,你们就没发现她的相貌和童苏苏有很多处相似吗?她们是母女的可能性真的非常大!”

“大野先生,你真令我失望。”瘦高个摇了摇头,“我已经告诉过你,按照双方协定,叶春樱十八岁之前每个月都会采集一次详细情报,其中就包括DNA,截至协定到期前,他们为叶春樱做过总计168次基因对比,每一次的结果都一样,她和童苏苏是母女的概率,仅有0. 02%.比我是她女儿的概率都低。”

“那你们比对过骆希悠的数据了吗?”头一次听说这种事,大野一成的神情变得惶恐,脸上霎时间没了血色。

“你认为我们的头儿没有脑子吗?她和骆希悠仅有17% 的可能是父女,而我和骆希悠是亲兄弟的概率都高达23%.”

“也许……也许是你们的比对技术不行,对,童苏苏的强化天赋不就是在电子和机械两个方面吗?也许是她动了手脚!”

瘦高个摇了摇头,手掌微微捏紧,“大野先生,我对你的工作能力很失望。我们是看在你和浅仓家曾经关系不错,才对你委以重任。想着你也许能从浅仓美雪的下落上找到一些线索。结果你要了无数资源,甚至害得我们为你动用权力,而你拿到的最有价值的情报,竟然就是浅仓美雪和二之宫春华两个人已经跳海自杀的事。”

“我之前还不懂为什么,现在才知道,原来你把过多精力,放在L- Club这种性变态组织中了。男人有特别的性癖没什么关系,我也时常会让我的性伴侣戴上猫耳和尾巴肛塞。但性交不能占据你太多思维空间,精虫上脑到这个地步的人,对我们没有用处。”

大野一成的身体颤抖起来,“我……我出去之后……一定会改正,请……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拜托。”

“还是算了吧。你们家的选择是对的,你比你大哥,相差太远了。”

瘦高个的手忽然再次捏紧,爬虫一样的血管浮现在他的小臂上,随着肩头肌肉极其不正常的隆起,衣服都发出了哧拉的撕裂声。

那双手猛地向上一提,做了一个幅度并不大的抛起动作。

但大野一成的身躯却像是被安装了喷气式发动机一样急速上升,砰的一声撞在坚硬厚实的天花板上。

整颗头颅像个被优秀投手直线丢在墙上的孰桃子,瞬间崩烂开来。

漫天洒落的脑浆却并没有掉在瘦高个的身上。

这不到半秒的时间里,他的人已经在门外。

对着外面目瞪口呆的狱警,瘦高个拍了拍手掌,平静地说:“叫人打扫一下,告诉你们狱长,做成畏罪自杀,替他写份为L- Club工作的口供,小田良那么低劣的谎言,实在是侮辱大家的智商。”

他走出几步,又回过头,冷冷说道:“我提醒你们,如果有谁拿过L- Club的好处,最好尽快吐出去。他们竟然敢腐蚀S·D·G的特派员,我看,有些人的好日子是到头了。”

像是为了增加自己话中的压迫力,他的手抓住旁边的铁栅,轻轻转了转。

那段粗钢棍,就像软面条一样扭动旋转,啪的一声断在了他的手里。

丢开那段钢棍,他转身离开,没再回头。

出门后,他拿出大野一成刚才交上来的书面报告,迅速浏览着上面不断反复强调的,关于叶春樱身份的怀疑。

走到垃圾桶边,他摸出一根烟,点燃,然后,把那张纸放到了还在跃动的火苗上。

看着所有灰烬散落在垃圾桶中,他缓缓吐出白色的烟雾,在那一片朦胧中,自语般轻声说:“晓樱,你在下面安心。盈盈长大了,一切都好。就是她看男人的眼光不太行,男朋友太花了,是个色鬼。等我忙完,不行就去教训教训他。”

他在那儿站着,一直等到抽完那根烟,将烟头用手指捏灭,丢进里面,才长长叹了口气,“苏苏,你的女儿……真像你啊。希望,她别和你一样倔。大家竭尽全力保护她,已经很辛苦了……”

磕了磕烟盒,他又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燃,快步离开。

他背后的走廊中,狱警们顶着满头大汗匆忙跑过。

两个自杀,一个下落不明,不过半天时间,间隔不超过两小时的三条通告就像公众说明了一个事实,这次闹到世人皆知的案子,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原本因为小田良的视频遗言而感到动摇的民众,很快又因为大野一成的手写遗书将怒火倾泻在还没有明确身份的L- Club身上。

十月一号整个华语网络搜索关键词的热度排名前五分别是:L- Club、薛冬纪念赛、露杜斯、连环奸杀案和圣心。

本着十条流言中兴许会有一条线索的想法,叶春樱一直忙到深夜,文档整理出足足几百兆,光是整理出的目录就有十几页。

反正这是她例假的最后一天,韩玉梁不打算做什么,养精蓄锐等待着明日的正经大戏。

不过心疼她太累,又担心第二天她要继续忙碌下去,他在他睡着后接班,一直操作到了凌晨四点。

五点半,叶春樱醒来,接到了赵虹的电话。

“想要秦安莘家里的秘密资料吗?想要,就带着你的男人,来找我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