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69章 凛冬将至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一觉醒来,韩玉梁惊讶地发现,叶春樱起得比他还早,而且,看上去精神抖擞,完全没有疲倦慵懒的感觉,被滋润得容光焕发。

要不是对她已经从里到外了解的透透彻彻,他多半得怀疑她身上藏着什么采阳补阴的秘法。

“早。”听到掀开被子的声音,叶春樱从窗台边回头,笑吟吟过来弯腰,将柔软的唇瓣送了过来。

她口中牙膏的清新味道跟着滑嫩的舌头一起涌进来,让他喉咙中滚动出一声愉快的咕哝。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今早竟然没有晨勃。

果然,昨晚射光了啊。

“不累么?”他克制了一下,没一大早就把她拉回被窝,套上衣服穿好拖鞋,伸了个懒腰,抱住她问道。

这种淡然闲适的亲昵感,还真有点已婚小两口的感觉。

“不累,昨晚我就动了那么一会儿,剩下都是你在辛苦。”她拿过水杯,喂到他唇边,“就是今天起来走路感觉稍微有点别扭,我上厕所检查了,问题不大,已经热敷过,过俩小时就没事了。”

好吧,看来有超能力的父母生下来的女儿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样,韩玉梁站起来看向窗台,“忙什么呢?一大早不多睡会儿。行李不是收拾好了?咱们一会儿就该出发了。”

“昨晚我把咱俩的手机关了。”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发红的脸颊,“起来就赶紧看看有没有耽误什么要紧事。”

“那……有没有?”

“呃……有一点吧。汪督察那边说有了一些可能的线索,关于秦院长留给我的那一串字符,我昨晚把她电话挂了。”叶春樱吐了吐舌头,略显愧疚地说,“今早打,她还没开机。她总是这样熬夜不早起,对身体很不好的。”

“只要没有需要在华京处理的事情就好。汪媚筠那儿的事,咱们回去后再处理也来得及。走,收拾行李吃点东西,咱们准备回家了。”

叶春樱点点头,笑得温暖愉悦,“嗯,回家。”

退房后,坐上出租车,报出火车站这个目的地,叶春樱靠在韩玉梁肩上,把被冷风吹凉的小手递给他叫他暖着,皱眉说:“奇怪……我好像真的忘了什么事。”

韩玉梁用内功给她手掌加温,疑惑道:“又有什么事?”

“不知道,想不起来了。”叶春樱红着脸说,“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感觉要调整几天才能好好工作。啊……到底是什么事呢……”

等磁悬浮列车高速逼近新扈市,韩玉梁打电话通知许婷中午做好吃的接风洗尘时,叶春樱才知道自己到底遗忘了什么。

但不是她自己想起来的,而是那位可怜的被遗忘者易霖铃打来了电话。

“喂,春樱,我出车站了,你们住在哪个酒店啊?”

“呃……”

“春樱?春樱?你那边信号不好么?”

“实际上……这个……那个……唔……对不起。”

“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对不起!”

当天中午,在事务所见到风尘仆仆的易霖铃后,叶春樱直接双手合十鞠躬道歉。

等许婷挤眉弄眼咬耳朵说明了一下被忘到脑后的真正原因,易霖铃才算是从阴转晴,笑吟吟说了声恭喜,揭过了这一摊。

不过韩玉梁敏锐地发现,许婷其实远不如表面上那么大大咧咧满不在乎。

今天的接风宴,就是最好的证明——糖醋鲤鱼,糖醋里脊,老醋花生米,醋溜土豆丝,醋溜白菜……

他特地去厨房瞄了一眼,垃圾桶里直接扔了个空醋壶。

“所以,你俩就是去华京渡蜜月了?”

听叶春樱慢条斯理把前后事情跟易霖铃说完,许婷瞪着乌溜溜的大眼在旁插了一句,“事儿好像全是人家沙罗和赵虹办的啊。”

韩玉梁挑了挑眉,笑道:“可赵虹和狼熊是我们俩处理的。”

叶春樱这才不情不愿讲起了最后那一战。凶器她擦干净指纹留在了现场,但开枪时的感觉,却至今还残留在她的掌心。

许婷托着腮想了半天,小声说:“怎么老韩他们杀个人就跟切菜一样容易,到咱俩就得下这么大决心啊?”

因为他们的世界杀人不是很严肃的事情吧……叶春樱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把穿越的秘密说出来,只是轻声说:“也许,以后对我来说,杀人也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了。一回生,二回熟。”

易霖铃笑着摇了摇头,“不会,你啊,就不是那种人。我能用我最贵的小裙子打赌,你以后也变不成那种人。”

叶春樱轻轻叹了口气,“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呢。今年夏天之前,我还是个只会打针开药输液的社区小大夫呢,现在……我开枪已经打得比扎静脉都准了。”

韩玉梁用饮料好好漱了漱口,冲掉满嘴酸味,笑道:“放心,脏活儿有我,你们俩管好事务所的工作就行。”

“我可是外派助手,特训都是学的实地调查。”许婷嘟囔了一句,“可我用枪就是用不好,就跟技能树点歪了一样,烦死啦。”

易霖铃伸手在她肩膀上捏了捏,“你这根骨资质,不学枪就不学呗,武功练好了,一样厉害。”

叽叽喳喳聊了一顿饭,易霖铃把她那边的情况也讲了讲。

比起第三扶助院,她学校那边干净得多,涉事的零星几个人,也大都是被钱财收买,办的不是什么要紧事,接触的也就不是什么要紧人,往上追查,线索又指回到了华京那边。

看中午的新闻,除了小田良、大野一成畏罪自杀,马紫君失踪之外,福保部与华京司法系统还先后有几人下落不明,警方至今还在调查这些人的下落。

叶春樱检索资料对照了一下之前各方面搜集的线索,基本确认,所有在连环奸杀案中暴露出来的L- Club助手等级成员,都被灭口了。

而真正的成员,仅仅死掉了小田良这一个嫌疑重大的。

这个战果,难免让叶春樱有点沮丧。

幸好,下午沈幽登门拜访,带来了些还算不错的消息。

消息来源其实主要是汪媚筠在特安局高层的内线,但她大概是因为昨晚被挂了电话还关机的事情生着气,自己借口忙没来。

猜到这个原因,叶春樱有点羞愧地低下了头。

最重要的一个好消息,让他们都有点摸不到头脑。

根据可靠情报源,S·D·G竟然准备对L- Club展开全面侦察行动,而且敌对意图非常明显,颇有种要来抢特安局和警署功劳的味道。

但按汪媚筠的推测,S·D·G之前没有插手这种案件的先例,背后恐怕有什么隐秘的力量在助推。

那个以强化适格者为班底的金字塔顶层组织,到底为何会突兀介入L- Club事件调查,一时间难以猜出真相。不过可以确定的事,一旦需要分出精力应对S·D·G,L- Club恐怕就不会有什么精力再来追查黑街这边的情报了。

另一个好消息,就是之前走特殊渠道处理的那批赃物和现金,正式办完了秘密银行的入账手续。那一千六百五十万巨款,目前只等叶春樱去验证登记指纹和虹膜,就可以在世联管辖范围内随意使用,任何追查来源的动作,都会由该银行出具可信证明。

准备把扈通南大街独栋别墅大刀阔斧改造成秘密基地的叶春樱,之后几个月有得要忙。

托这次连环奸杀案被曝光的福,L- Club外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混乱,汪媚筠顺利拿到了一些等待已久的线索,行动筹备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因此,她预约了之后韩玉梁的下一个委托,并非常暧昧地表示报酬可以跟韩玉梁“当面”好好“谈谈”。

大概是担心叶春樱吃醋从中作梗,汪媚筠很有先见之明地提出,洗白的资金打算进行秘密采购的话,她可以无偿联络一些不为人知的供货商。

除了好消息,也有不知道是好是坏的消息。

那就是陆雪芊的动向。

成为通缉犯画像正式出现在网络上,对她来说意味着基本远离了寻常人的生活。陆南阳并不是什么很有渠道和势力的大人物,对此一筹莫展。

所以,这两人应该是结伴回到了黑街。

虽然还没见到陆雪芊本人,但陆南阳已经落进了雪廊线人的视野,考虑到陆雪芊的实力应该还有用武之地,沈幽暂且动用金义的关系压下了南城区警署的行动,对陆雪芊的通缉令做忽视处理。

大部分有用没用的消息说完,整理好相关资料,沈幽正式说起了对叶春樱来说可能最重要的一条情报。

“春樱,你看,这是此次第三扶助院集中调查的所有零散线索,对警方来说重要程度不高,很轻松就能复制出来。但我觉得对你来说,应该是个很重要的提示。”把手上的PDA调转过来,沈幽推到叶春樱面前,很严肃地说,“这是秦安莘在第三扶助院期间唯一一次可以称得上违法的记录,我想,她应该是为了你。”

许婷跟易霖铃跑到一边嘀嘀咕咕,韩玉梁就过来坐到了叶春樱身边,从背后轻轻环住她的腰,算是借给她一点力量。

叶春樱深呼吸了几次,点点头,拿起PDA,专注地浏览起来。

但需要看的内容并不多,很快,就看完了全部。

“挪用公款?这……我觉得不太可能啊。”叶春樱把PDA放回桌上,“时光柜又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那你应该知道世通集团吧?就是Bebel集团。”

韩玉梁笑道:“那个连我都知道啊,人人在用的Echat不就是他们的软件么。”

“没错,上到航天航空,下到衣食住行,世通集团的软件几乎覆盖了方方面面,算是软件信息行业的超级巨头。”沈幽染着紫色甲油的修长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时光柜,Timebox,就是这家巨头早期提供的一种比较特殊的服务,简单的说,就是数据保存。”

叶春樱满脸不解,“数据保存……你是说云存储之类的业务?这个不是很多家都在做吗?我昨天还收到一家的短信说开通就赠一个T。”

“这是信息爆炸发展了十多年后的现在。而时光柜业务开展的时候,大劫难才刚刚结束。”沈幽很认真地继续解释说,“按照辉哥对那个时候的描述,大家才刚从大劫难中死里逃生,对新的时代充满了不安,觉得随时有可能爆发更厉害的问题。信息产业当时正在世联的组织号召下飞速发展,世通集团就在那时,推出了主要针对政府高层的高强度数据保护业务,也就是时光柜的前身。据说他们在隐秘的地方建设了巨大的地下数据中心,防护强度堪比南极洲的冰封种子库和基因银行,所有世联判定对人类发展极为有益的科技数据,都会在那里进行备份保存。”

叶春樱还是满脸问号,“那……秦院长为什么会在这上面花了一大笔钱?”

“后来时光柜短暂开放过对私人业务,进行信息保存。其实时光柜这个名字也是那时候才改的,宣传语叫什么你的时光保险柜,保住你的人生记忆。后来好像因为营业额不怎么样,又有保存数据的科研机关抗议,开放不久,就又转成了高层内部专用的数据保管库。但已经购买个人业务的,依然可以通过指定入口随时登陆查看或下载保存的数据。”

叶春樱的眼睛亮了起来,“也就是说,秦院长发给我的字符串,就是时光柜的登录ID?”

沈幽点了点头,“没错,当时圣心好像和世通集团有过慈善方面的合作,秦安莘应该就是借那个机会挪用了一部分善款,以私人名义开设了时光柜账户,储存了一些咱们不知道内容的数据进去。我为此联系了一个当年在时光柜中进行过数据保存的前辈,他说那个字符串格式的确是时光柜的唯一指定用户名,时光柜出于安全考量并不允许删除保存的数据,也不允许自设登陆ID,那个字符串,应该就是打开秦安莘秘密的钥匙。但……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需要你自己设法解决。”

“是……登陆密码?”叶春樱的语调都有点变音,这个线索对她来说无异于一支强心针,效果大概仅次于昨晚跟韩玉梁价值千金的绝美春宵。

沈幽叹了口气,缓缓说:“嗯,秦安莘设置的密码,咱们都不知道。如果她家的电脑还在,也许有过登陆痕迹可以找出来。但……那场火把一切都烧干净了。时光柜每天错误登陆的限制是三次,密码错误三次后,就需要二十四小时重置。那边通过骇客手段入侵成功的概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咱们也不知道秦院长找回密码的预留邮箱,所以只能靠你来猜测,秦安莘会用的密码组合了。”

韩玉梁惊讶道:“一天只能试三次?那有什么参考规则么?”

沈幽点点头,“三到十六个字节,英文字母和数字的组合,区分大小写,不含任何标点符号。因为时光柜很早就不再开放注册新用户,这个密码规则是不是准确,我也没有太大把握。”

也就是说,这将是一场漫长又渺茫的尝试,除非叶春樱和秦安莘心有灵犀到了大脑互通的地步,否则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试出那个该死的密码。

“我知道了。”

叶春樱看上去意外的平静,她拿过笔记本电脑,打开,进入事务所后台服务器,找到沈幽发来的时光柜直连登陆IP地址,点击,把之前的字符串复制到登陆栏,在旁边新建了一个文档,输入三行猜测的密码,一个个复制过去测试。

三次失败的提示后,弹出了登陆通道暂时锁死的对话框。

她笑了笑,收藏页面,退出,拿出手机设定了一个每天的提醒闹钟,说:“那么,这个任务就由我来慢慢完成吧。我相信,秦院长设置的密码,我总有一天可以猜出来的。不然,她就不会在死前把这条信息发给我了。”

韩玉梁知道,她不可能彻底放下自己父母的秘密不去调查,不过从她的表现来看,她的确已经把“过去”的优先级放在了“现在”和“未来”之下。

有了充裕资金入账,叶春樱先是给许婷把工资正式敲定,免去了她之前半开玩笑的那些债务,每个月基础工资五千,助手补贴按照任务结算,培训学习费用全部由事务所支出。虽然不必搞得像正式企业用工那么严谨,但她还是让许婷签了一份基础的书面协议。

亲兄弟明算账,更何况她们连姐妹都不算,硬要说的话,情敌才是本质关系。

只不过叶春樱目前大优势领先,又正享受着恋情开花结果的甜蜜,很好心情地不去计较许婷吃醋的表现而已。

这段时间,南城区警署署长金义很明确地在地下世界发出了庇护叶之眼事务所的信号,许娇连带着沾光,不需要再担心什么危险,把之前一直没敢常住的家好好收拾了一番,退掉临时租的房子,拎走了许婷的行李。

事务所这边没了碍事的灯泡,晚上工作结束后,当然就是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美好二人时光。

叶春樱的工作量不小,她对事务所未来秘密基地的设想颇为宏大,回来之后除掉练功学习的时间,就都投入在改建计划上。加上汪媚筠预约了之后两个月,要求他们不要接其他大委托等待那边的通知,叶春樱就连事务所的对外邮箱都只是例行公事瞄一眼。

韩玉梁晃荡着在后面看了一会儿,她列出的清单总价已经达到七位数,也不知道到底打算把那栋别墅弄成个什么样子。

跟雪廊一样到处都有暗门密室吗?

不过既然说好了家里的事情都交给叶所长,韩玉梁也就懒得多问,每天晃荡着上网练功,偶尔出去和老情人碰个头,在她们欲仙欲死被日到哭的模样中找回男人雄风,然后晚上回来继续跟叶春樱的稀世名器较劲。

如果以把叶春樱干到失神为胜利标准,那么,目前他还在稳定连败中。

如果把射精时候头脑空白舒服到浑身颤抖再也没兴趣来下一次为惨败标准,那他不到一礼拜就累积到了两位数。

相比他适应“百舌”“媚柳”融合体的缓慢进度,叶春樱则在床笫之间迅速展露出了不逊色于枪械操作和驾驶技艺的天赋,她的态度依然纯粹且认真,她的熟练度也在突破性地增长,尤其是拿到手抄本《金莲谱》后,足交水平直线上升,估计再有半个月就要超过口交水平。

当然,她的唇舌技巧进步得也相当快。并不是因为韩玉梁为了多斗几次总让她帮忙含硬,而是因为她自己喜欢。

突破了最终的窗户纸后,她对性爱的态度很快变得和感情一样坦然。几晚上的实验过去,她就诚实地表示,吞下韩玉梁精液的时候,含着他射精后阴茎让他舒服得直喘时,心里就会感到莫大的满足,愉悦感简直和下面阴蒂高潮一次不相上下。

那之后,在她嫣红柔软的小嘴里喷一发,就成了偶尔会吃一次的小点心。

至于这点心对谁而言更美味,恐怕还真不好说。

手抄了《金莲谱》送给叶春樱后,韩玉梁顺便弄了一本《广寒心法》,密密麻麻写满了注释,问沙罗要了一个代收地址,打包邮寄过去。

轻松悠闲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霜降时分。

正常来说,霜降预示着秋末。

但从大劫难之后,霜降这个节气来临时,对整个东亚邦来说,都已经算是深冬的开始。

东华特政区所在的位置靠北,天气也就更冷一些。

东北特政区那边十月初就下了第一场雪,新扈市则是在二十号见到了纷纷扬扬洒落的漫天鹅毛。

所以到了二十四号霜降这天,抹开一片窗花看下去,道路两旁的积雪都已经没过了车胎。

估计二十四节气迟早要重新划分。

韩玉梁正在窗边悠闲打量雪景,叶春樱探头进来,问:“婷婷呢?她今天不是特训课放假了吗?不来事务所报道打卡,我可要记她缺勤了。”

这俩女人最近情敌的感觉更加浓厚,幸好一个地位强,一个性格强,就到磕磕碰碰的限度,闹不起来。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道:“她说霜降要滋补,你给的伙食津贴又多,跑去逛超市买东西了,今天中午估计能敞开吃。”

叶春樱哦了一声,过来小声问:“天天让她做饭,是不是该适当涨点工资啊?她手艺这么好,当厨子也能赚不少呢。”

“你是所长,这个听你的。”他笑了笑,不置可否。

走都走过来了,她很自然地踮起脚,抱住他吻到一起。

按韩玉梁的总结,叶春樱其实就是个接吻狂,足交、吞精、正面座位这些性癖绑起来一块算,也不如接吻的瘾头大。

晚上一起看节目中间过个广告,她都要红着脸凑过来亲嘴,分秒不浪费。

但这次还没吻尽兴,门铃就响了。

知道许婷一找到借口大展厨艺就会买一大堆东西来挥霍饮食津贴,韩玉梁赶紧过去迎门准备拎袋子。

可没想到,打开后,外面站着的,却是汪媚筠。

这个真正的功力深厚狐狸精妩媚地望着韩玉梁,抬手用撩人的动作拨了拨身上的雪花,鲜艳的红唇中呵出一口白气,说:“大客户上门了,不说声请进吗?”

“呃……请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