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75章 漫长筹划的开始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当然,这种并没有严格血缘联系的亲属关系,你不承认也可以。我并没指望通过这个和你太过亲近。我希望和你拉近关系的主要原因,还是S·D·G。”

沙罗摸了一下脖子,看来那里之前因为S·D·G的攻击受过伤,“我虽然有很多身份,可以调动很多资源,但是,那些黑道帮派不会有人敢打S·D·G的主意。我凑巧是个很记仇的人,没能杀掉我的,就得等着被我杀。而你们,我有预感,早晚会站在S·D·G的对立面。咱们既然有可能性很大的相同立场,你身边又有个我很感兴趣的男人,那么,好好相处就是很必要的了。对不对,表妹。”

没有亲人太久,不太习惯这种称呼,叶春樱有点尴尬地垂下视线,“我连你的真名都不知道……”

“梦野小夜子。AmenoSayoko。”沙罗很干脆的用双语报出了一个名字,“不过这已经是个没有实际意义的名字了,在任何数据库中,登记的都是早夭。我是家族中的隐形成员,所以才能有现在仅属于自己的人生。出于某种原因,我很感谢你母亲,二之宫春华。即使为了这份感激,我也会多少帮助你一些。”

“那么……沙罗,”抚着额头,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还是没能把表姐叫出口的叶春樱轻声说,“关于我父母的事情,你还知道多少?”

沙罗犹豫了一下,“不太多,我受到来自小姨的恩惠更多是间接。不过,有些说法,可能是你此刻想听的。”

“什么?”

“你的父亲和四个母亲,在大劫难中都是功勋卓著的英雄。如果大劫难永不结束,他们就永远会是英雄。”

“英雄吗……”叶春樱感到几分欣慰,但还是低头说,“可我都调查不出关于他们的丁点消息。”

“那个时代的信息传播速度不像现在。强化适格者推动的第四次科技革命还没开始,三战造成的惨烈影响都还没有修复完毕。在有意识不让民众感到恐慌等借口下,强化适格者本来就是比较秘密的存在。而大劫难后……不想让大家知道的,就可以趁着大重建时期的混乱,彻底掩盖在历史的尘埃中。”沙罗平静地说,“我告诉你的,是浅仓家的老人,带着家中出了一个英雄的骄傲讲述的。我觉得,应该比较可信。”

“说起这个,”叶春樱搓了搓脸,“从你上次提过浅仓家后,我就非常在意地查了一下。可是浅仓家在我能查到的信息里,都只是在大劫难时期比较兴盛,是个叫做浅仓组的极道帮派。可他们大重建期间就已经没落了啊。现在他们到底在哪儿?”

“这就是我一直在用浅仓家,而不是浅仓组来描述的原因。”沙罗喝了口水,“浅仓组已经不存在了。我猜,他们应该多少还是受到了浅仓美雪的牵连吧……”

“那……浅仓家的后人现在的处境呢?我应该去找谁要这些资料的密码?”

“上杉财团。”沙罗看上去很满意叶春樱平静下来的速度,微笑着说,“目前在体育界和文娱界算是有一席之地的上杉财团,就是浅仓家一个非常争气的女婿经营起来的。浅仓家投入了不少资金,动用了不少人脉帮忙,所以现在浅仓家的后人,也基本都在上杉财团中,隐藏在幕后。基本上对外宣称由松平家和新田家所持的股份,幕后所有者都是浅仓家。”

叶春樱唇角紧绷,认真思索了一会儿,问:“我要怎么才算足够强大?”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最后负责检验你的会是什么人。但,我大概能猜到,你需要达成的目标,显然并不是个体的强大。这世上已经没有多少真正的超能力者了,你往那个方向努力……希望太渺茫。”沙罗环视面前的三人,收起了之前的微笑,“而且就算你成功变成一个强化适格者,S·D·G中除了一堆假冒伪劣的复制货,可是还有五个货真价实的原版。他们的实力都不弱,你就算和你父亲一样强,恐怕也难以获胜。更何况你父亲是全世界只能挑出七个的超级天才,你还是不要以他为目标比较好。”

“那我该怎么做?”叶春樱迷茫地问。

沙罗竖起两个指头,缓缓曲起一根,“第一个选择,听妈妈的话,就在这里开事务所,赚点黑钱,足够你们过逍遥快乐的生活了。”

叶春樱很坚决地摇了摇头,“另一个呢?”

“组织起能和S·D·G的核心部门对抗的实力。也就是,那五个可怕的强化适格者。毫无疑问,他们是S·D·G的王牌,应该也是当年和你父母们所代表的势力作战的灵魂人物。我这次领教了其中一个的实力,确实可怕,我带去的帮手全都当了炮灰,自己也差点被扭断脖子,才勉强脱身。”沙罗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气,“当你能调动的力量足够对抗那些人,我就带你去找浅仓家的后人,帮你要到密码。”

叶春樱的神情显得有些恍惚,她看了看周围的陈设,小声说:“就凭……这个小小的事务所吗?”

“你不是还有韩玉梁吗?”沙罗笑了起来,“只要他愿意帮你,这个小小的事务所,就是未来黑道谁都不能忽视的地方。雪廊在他身上下了注,特安局也在积极利用他,而我,也愿意为了他的本事而做点什么。叶春樱,这个莫名其妙突然出现的男人,也许是你父母冥冥之中为你召唤来的守护神。这短短半年,你身边发生了怎样剧烈的变化,不需要我来描述了吧?”

不得不承认,沙罗的口才非常了得,韩玉梁低头看着叶春樱的小动作,很明确地感受到了她的动摇。

“当然,你自身的成长速度,也对得起你的血统。不过,我建议你之后还是尽量少抛头露面,我一直怀疑,S·D·G那边有人在暗中帮你,不然这种障眼法其实是真货的小把戏,早就应该被各种科技手段识破了。你如果太高调,被人注意到你遗传的天赋,那个帮你的人多半会和你一起陷入到大麻烦中。韬光养晦,厚积薄发,这是你们华夏人的成语,你应该懂。”

叶春樱闭上眼,握紧了柔软的手掌。

“我懂了。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拼了命去找帮手的。任何与S·D·G作对的组织,我都会考虑。”

“资金,装备,人员。”沙罗提醒说,“这三个要素,等你都准备好,就可以开始行动了。到什么程度算是准备好,我会帮你评估。”

“你要是不小心死了呢?”韩玉梁老实不客气地冒出一句。

杀手毕竟是个危险的职业,再出名的杀手,也很少以长命著称,这个职业的善终率,大概在三百六十行里垫底。

“那也没关系,我这两天就会把事情安排好。如果我死了,那么,浅仓家的人就会冒险来联系你们。为了他们的安全考量,请帮忙祈祷我不会那么早死掉吧。”沙罗笑了笑,“那么,作为一个只想找狗狗的JK(女高中生),谈不拢的情况下不该在你们这儿呆太久。韩玉梁有渠道可以联系到我,这个渠道,今后可以跟叶春樱共享。反正我不允许,你们也会这么做的。就这样吧,再见。”

韩玉梁看着起身的她,问:“广寒心法,你练得如何了?”

沙罗颇为熟练地闭目提气,凝息运转,几秒后,睁眼说:“不是太理想,仍没突破你写的第三等级。如果你不介意泄露一部分内容的话,我想联系一些地下世界的专家,来给这种技巧做个科学分析。”

“不,我介意。”韩玉梁摇了摇头,“这不是能广为传播的东西,我不是写了,让你背熟之后就烧掉么?”

“我已经烧掉了。”沙罗点点头,“既然如此,我就自己慢慢钻研吧。”

送走沙罗之后,许婷站到韩玉梁身边,一起看着他们名义上的老板,叶春樱。

毫无疑问,对于半年前还只是个社区诊所小大夫的叶春樱来说,最近的巨变本来就已经太过激烈,而知道了父母一些情报后,突然背负上的沉重责任,和那大到几乎不知道如何下手的目标,让她的心绪明显坠入了谷底。

“你安慰他吧,这个我劝不了……”许婷嘟囔了一句,“S·D·G……我的妈呀,我看见一大堆警察冲出来都腿软。”

韩玉梁拍了她的大腿一下,隔着厚厚的裤子,倒是没什么下流的感觉,“腿软就多练,不想练就早点把助手的位子让出来,我赶紧找个胆大的。”

“真要干啊?”许婷撇撇嘴,“总觉得好坑啊,放在游戏里,咱们几个也就等于刚出新手村,都不给几个史莱姆练手的吗?”

“又没让你现在就准备和S·D·G开打。”韩玉梁淡淡道,“等你神功大成,有万凰宫一流高手的水平,我看咱们俩就能把那五个什么鬼玩意打个屁滚尿流。”

“是吗?”许婷一下子兴奋起来,“我有机会变得那么厉害?”

“有,只要你好好练。你这方面的天赋是超一流的,我不会看走眼。所以……你也别老惦记着春樱的身世,你们俩,都天生不同。要有信心。”

“哎呀,说是那么说,我也想蹭个了不起的来历嘛。看漫画动不动就这个是影的儿子,那个有魔王当爹,你再怎么说我天赋好,我一想,爸是小流氓,妈是买来的村花,祖上十八辈估计没出过啥高手,心里没底气呀。”

韩玉梁略略提高声音,微笑道:“总比我好,我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而且,永远也没机会知道了。”

叶春樱这才抬起头,眼中的迷茫,渐渐被望向他的柔情取代。

跟着,她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脸颊,深吸口气,站起来,说:“今后,看来要更拼命才行。韩大哥,你那边怎么样?汪督察……是该好好拉拢呢。”

“初试通过,二考要等我复习完。”

看许婷一脸好奇,他心想反正今后事务所三个人是一根绳儿的蚂蚱,也没什么对她保密的必要,就对叶春樱道:“我先去整理带回来的东西了。具体委托的情况,你跟婷婷解释吧。”

基本上,从晚餐用掉的那半壶醋,韩玉梁可以判断出,许婷对这个任务的感受不是太好。但叶春樱不表态,许婷也就只能在厨房里泛下酸。

从这天起,叶春樱的精力就分为了两半,一半用在别墅那边的建设规划,事务所的日常业务,另一半,则用来思考计划,究竟该怎么变强,让叶之眼这么一个小侦探事务所,纠集起可以与S·D·G对抗的力量。

这是一个秘密的计划,她无法和沈幽、汪媚筠商量,只能自己思索,常常一想就是好几个小时。

许婷在十月过去之前顺利结束了在雪廊的课程,十一月初发薪后,高高兴兴买了三套情侣款的时髦滑雪服,一男两女,缠着叶春樱嘀咕了半天,当成了事务所的冬季制服。

本来韩玉梁还担心自己锻炼定力的进度会受叶春樱影响,结果她恰好到了经期,还因为父母的事情心情低落,除了忍不住的时候接吻片刻,两人没怎么亲热。

这种禁欲状态下,他的学习进度惊人的快,加上不怎么睡觉,冬季制服被许婷拿去在背后加了叶之眼宣传图的那天,他就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这些技能。

道具的玩法他仗着过目不忘也都记在了心里,现在他用不到,说不定以后可以拿来对付陆雪芊。

这个周日,望着外面纷纷扬扬下个不停的大雪,韩玉梁决定,不等了。

对付女人的技巧,当然要在女人身上演练才行,闷在家里闭门造车,造好也跑不快。

“你这就准备好了?”汪媚筠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倦,也不知道她整天都在忙些什么,“才一个多礼拜吧?”

“我学东西的速度可不像你们这么慢。再说,这还是我感兴趣的领域。你要是让我考数学,那估计咱们得三年后见了。”韩玉梁很有自信,语调轻松,笑道,“要不然,联系塞克西之前,我先拿你试试?”

“哟,”汪媚筠的嗓子登时娇媚了几分,“那你打算往哪个方向调教我呀?”

“我觉得性瘾就挺不错的,你老吊着胃口不给做最后一步,等我把你调教成性瘾,换我吊着你,也让你尝尝滋味。”

她轻笑几声,“可惜,我不是奴隶素材,不会给你连续刺激强化身体记忆的机会。以后我会记得提醒自己,不能连着跟你约会。”

“你就没跟我约会过。每次都是为了用人……”韩玉梁眯起眼睛,颇为不悦道,“俗话说,再一再二不再三,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我知道。”汪媚筠的声音故意掺杂了几分甜腻,故意弄得像个讨好金主的小二奶,“人家不是说了你这次办事顺利,就保证和你好好约会一次的嘛。而且,不需要你家叶所长结账时侯打折哦,算我单独给你的报酬。”

“怎么忽然这么好心?”

“你学得这么努力这么快,我被感动得呀。”

“呸。”一个字,足够表达韩玉梁的不信。

“讨厌,我忙,不跟你说了。祝你第二次考试顺利。这次通过,咱们就要做最后准备了。加油。”

“嗯。”

中间叶春樱也好奇过他不眠不休在学什么,经他允许看了几眼后,面红耳赤逃了出去,不久又回来,缠着他吻到他保证不用这些手段对付她和许婷。

韩玉梁当然不会把调教这种行为用到自己真喜欢的姑娘身上。他创的房中术小用调情大用泄身,拿来床上找乐子已经足够,性癖什么的,当然还是自然的好。

像叶春樱这个小接吻狂,他就非常满意,不光时不时能偷着香一口,还隔三差五会被主动亲一会儿。

匿名邮箱的信息发送后不久,韩玉梁的手机接到了来自塞克西的电话。

“你的效率真令我吃惊,我不得不确认一下,你真的准备好了?”

韩玉梁淡定道:“当然,你要知道,我在对付女人上本就是天才。你给我的资料,我已经把需要的全部掌握,我觉得用处不大的,也都记在了心里。现在的话,你给我半个月,我能把蕾丝边调教成离开男人鸡巴就活不下去的肉便器。”

“我喜欢你这种自信。东方文化中总是强调谦虚,坦白说我真是不太习惯。那么,我发给你地址,今晚八点之前,到这里来。最好带几件换洗衣服。考试最少要持续三天,这是观察出调教效果的起码需求。如果你的自信没有夸张的成分,我相信你能在一个星期内通过考试。晚上见,了不起的韩兄。”

这段时间,叶春樱和许婷都通过金义的渠道弄到了真实有效的驾照,一辆定制改装过的名牌越野车,也停在了事务所的楼下。叶春樱驾驶技术顶尖,但不爱出门。许婷开得不怎么样,但每天都打着练车的旗号开出去买菜。

考虑到自己的晕车属性,韩玉梁决定让叶春樱晚上送他一趟——许婷开的车他坐过一次,今后想减肥了可以常坐,平常还是免谈吧。

看账单,那辆车花了足足将近一百三十万,以至于他一直觉得遇到危险的时候这座驾应该能站起来变个机器人。

当然,他最喜欢的地方,还是这车里足够宽敞。

等到天气转暖,冰雪初融,开车到没什么人的地方,椅背一放,把春樱吻到七荤八素,不就能……

“韩大哥,要准备洗漱用品吗?”叶春樱探头的问话打断了他的想象,“只带换洗衣服的话,他们准备的东西干净不干净啊?我看地址不像是酒店。都到郊外了,能住得好吗?”

“我又不是去度假。”韩玉梁笑道,“将就几天考完试就回来了。之后他们准备着东西,我说不定还能抽空接个小活儿赚点零钱。”

叶春樱摇了摇头,“我看……还是黑吃黑赚钱效率高,那些找猫找狗的,调查外遇的,商业间谍的,没什么特殊情况我就不接了。要是特别简单的,我就让婷婷去。也算咱们在做着正常业务。”

叮叮嘱嘱交交代代忙忙碌碌收拾好了行李箱,叶春樱观察了一下韩玉梁的脸色,驳回了许婷开车送行的申请,亲自当了这一趟的司机。

雪依旧很大,新扈的城市防积雪系统已经近乎满负荷运作,不能进入公交专用道的越野车,在厚实的积雪中开得当然快不起来。

在全地形胎和叶春樱这样娴熟的司机也拯救不了的车速下,聊天就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

闲聊一阵子,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叶春樱的口吻忽然变得有些惆怅,“韩大哥,只是考试就需要一个礼拜左右的话,你去卧底小岛,需要的时间会更长吧?”

韩玉梁点点头,“那毕竟是个挺秘密的贩奴组织,我估计不可能不防着卧底。汪媚筠连假身份都给我准备了,肯定没她说的那么轻松。”

叶春樱握紧方向盘,盯着眼前除了苍白什么都看不到的路面,灯光中,无数雪花随风狂舞。

她沉默了一会儿,露出一个略显寂寞的微笑,“不做助手的话,以后……我好像要习惯这种在家里等着你的日子才行。”

“以前给林大小姐当保镖的时候,不就已经是这样了。”

“……对呢。”她听着导航提示的声音,把车拐进旁边的小巷,“就是觉得,会比从前更想你。”

“放心,我会尽快回来的。”

“真的吗?那边可是有好多女奴等着你调教呢。”她停稳车,扭头看着他,“对你来说,是不是像天堂一样?”

“不是。”韩玉梁解开安全带,探身过来,吻住她,吸吮了一会儿发凉的舌尖,柔声道,“你这儿才是天堂,那边只不过是个关了很多女人的笼子。你忘了么,我是去救她们的。”

“对啊。”她吐吐舌头,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一胡思乱想,就把这个都忘记了。”

“不要紧。”他又吻了她一下,“其实,我还挺喜欢你这吃着醋,又不愿意表现出来的样子。真可爱。”

她红了脸,往他嘴上咬了一口,还不舍得用劲儿,“韩大哥,这阵子我也一直在忙,你忽然说要去考试……又要好久不见了。”

韩玉梁心中一痒,可犹豫一下,还是坦诚道:“是啊……从见了这辆车我就很想跟你在车里来一次车震,但这个天气我觉得不合适。就算有空调,你也有可能伤风的。”

她轻轻喘息着,舔了一下他的喉结,小手摸索着探到他的裤裆。

“你光把那里掏出来……不会冷的,我……马上就帮你……含住……好不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