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76章 负责任的界限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6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林梓萌撅着屁股趴在韩玉梁身上,都忘记刚才就已经把性感内裤脱掉,光溜溜的私处尽收他的眼底。

和岛泽莲阴阜的丰腴成熟相比,林梓萌的下体看上去单薄到透出一股稚气,尤其是蜜蜡脱掉了盘曲茂密的耻毛,导致亮在韩玉梁眼前的性器,散发着一股小女孩的感觉。

只不过顶上那颗颇为发达、顶开了小半包皮的阴蒂,和柔软的小阴唇中央那湿漉漉的爱液,勉强可以算是大人的证明。

并不知道自己最丢脸的地方正在被装样子的韩玉梁尽情观察,林梓萌用手飞快揉搓着已经软化的肉棒,焦急地说:“岛泽,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他怎么突然就软了?”

这超出了岛泽莲的知识范围,她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只能为难地说:“可能……可能哪里让他不太舒服了吧。要不……咱们再给他亲一亲。”

林梓萌气哼哼地抽过湿巾,吭哧吭哧把肉榜上的润滑剂全部擦干净,皱起眉说:“不会是迷药喂多了吧?要不要把壮阳的也给他加一点?”

岛泽莲看向那些火腿片,“可是……他迷迷糊糊的,怎么喂他吃下去啊。而且,刚才不是已经很精神地硬起来了吗?可能是萌酱你动作太慢,刺激没有跟上,才又软了吧。”

说着,她凑到肉棒旁边,伸出软软的舌头托起龟头,轻柔舔动。

韩玉梁很配合地放了些气血过去,同时筋肉略一用力,那命根子微微一跳,在岛泽莲的舌尖上轻轻弹了一下。

舌尖上的大屌,鼓舞人心!

林梓萌见状,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皱眉撇嘴低下头,配合着岛泽莲的动作也用舌头轻轻舔着,等差不多膨胀到完全勃起的一半左右,就还是张大嘴巴含进去,让岛泽莲去下方刺激睾丸和屁眼之间。

韩玉梁睁眼望着林梓萌已经湿漉漉的蜜缝,对这近在眼前的处女着实有点动心。

但根据他对这世界某些方面知识的临时恶补,如果林梓萌的目的是为了让他负责任从而逼婚,那这里就暂时不能用。

和他原本所在的世界不同,那边大家闺秀露出胳膊被看到就算失节,这边只要处女膜还在就算是童贞,因此还诞生了曲线放纵的方式,比如靠边缘性行为保留处女膜的另辟蹊径派,和玩够了找个医院修个膜继续嫁老实人的亡羊补牢派。

所以,他考虑一下后,还是把目光的焦点,缓缓挪到了靠上一些的地方。

林梓萌的蜜蜡纸仅覆盖了秘密花园附近的多余杂草,忍痛一撕后,关键地带光溜溜好看了很多,但屁眼那边幸免于难,围绕着淡茶色的菊轮,依然竖立着几根柔软纤细的长毛。

赵婉说过,这迷药的效果只是神智不清,并不会昏迷不醒。

那么,借口也有了。

剩下的,就是等待时机而已。

其实机会早就已经满地都是,他随便一抓就能握上一把。

但这样逗弄林梓萌实在是太有趣了,还并不缺少肉体上的快感,所以韩玉梁并不着急,继续悠然享受着两张柔软的嘴唇在胯下来回探索刺激的美妙滋味。

这种服务,曾经可是在青楼都很难买到一次的啊。

“应该差不多了吧?”林梓萌抬起头,觉得嘴唇都有点发麻。

韩玉梁微微一笑,将肉棒立刻弄软了几分。

“诶诶?”她大惑不解,“怎么搞得啊,我嘴巴不能离开的吗?”

岛泽莲坐起来揉了揉酸痛的脖子,担心地说:“是不是迷药真的放多了啊……要不要给梁酱喝点冰水缓解一下?”

怕韩玉梁会清醒过来,林梓萌果断摇了摇头,俯身舔了一下龟头顶端,“我再给他含一下,要是还软,我……我就拿剪刀铰了这没用的东西!”

韩玉梁知道她就是嘴巴不饶人,根本没放在心上。

岛泽莲却吓了一跳,急忙说:“你别急,别着急,咱们再试试,你帮我一起把梁酱的腿稍微抬高一些,我往更深处亲一亲,也许他更舒服,就不会软了。”

“嗯。”林梓萌点点头,两个小姑娘同心协力,把韩玉梁那双粗壮有力的大腿费力抬了起来,用胳膊撑住。

韩玉梁还挺好奇岛泽莲还能怎么刺激,就稍微帮忙用了点劲儿,免得她们撑得太辛苦,顾不上好好舔他。

林梓萌没什么新花样,扶稳腿后就低下头,依旧把肉棒含进嘴里,吸吮吞吐。

但岛泽莲则扒开了韩玉梁的臀沟,拿出了风俗业培训册子上的知名招式——一箭穿心毒龙钻。

这把戏情侣之间极少有人肯玩,因为不仅生理上会觉得肮脏恶心,心理上也会有将自身地位放到比较下贱层次的感觉。

但柔软滑溜的舌尖挤进消化道末端抽插搅动的快感,作为享受的一方却往往难以忘怀。

韩玉梁也是第一次体验到这种伺候,舒服得浑身发麻,当即就一柱擎天,勃起之快,都顶得林梓萌嗓子眼一涨,扭头大声咳嗽起来。

“喔哦哦……硬得好厉害。岛泽,你这是用了什么魔法啊?”她擦擦唇角的口水,好奇地凑过去看了一眼,旋即瞪圆了眼睛,“你……你不嫌恶心吗?”

可惜岛泽莲就是那种奉献越多越自我愉悦型的女人,她用力钻了两下,稍微离开一些,小声说:“梁酱也没有嫌弃过我尿尿的地方恶心啊,是喜欢的人,有什么关系呢。而且……你不是也在吸梁酱尿尿的地方吗。”

林梓萌睁大眼睛怔了一会儿,看岛泽莲又继续耐心地用舌头去伺候韩玉梁的屁股沟,皱了皱眉,低头趴回原位把粗大的鸡巴努力又放回了口中。

对啊……说起来这地方不也是用来尿尿的吗?怎么实际吃进嘴里后,反而身上一阵阵发热,也不会真觉得恶心呢?

甚至,嘴里的东西变硬变大,因为有快感而微微跳动的时候,她还觉得挺有成就感。

这就是……身为女人觉醒了的部分吗?还是说……彻底被情欲冲昏了头?

啊……对了,嘴里的东西已经硬成这样,差不多可以实施计划了吧?她摸了摸自己的下面,虽然已经没刚才那么湿润,但还是有不少爱液聚集在娇嫩的肉涡中。如果涂润滑剂会让他软掉,那干脆就靠这些天然分泌物,抓紧时间一屁股坐下去算了。

岛泽莲能做得那么好,我林梓萌不可能做不到!

带着个这念头,她呼吸急促起来,舌头把大量唾液涂抹在龟头周围,用唇瓣碾开在阴茎外皮上。

但林梓萌不知道两件事。

第一,韩玉梁是完全清醒的。

第二,韩玉梁可以一定程度上控制射精的冲动。

他已经察觉到林梓萌的小心思,而此刻岛泽莲在下方的舌头又动得他极为舒畅,屁眼里酸麻难耐,酥痒到龟头都因用力而胀痛。

于是,他在心里一笑,趁着林梓萌吞下较深,努力用舌尖把口水涂抹在下半截的机会,突然放松精关,在强烈到头皮发麻的快乐愉悦中,猛地将阳精射了出去。

即使是已经有口交经验的岛泽莲,也未必能在男人故意不给提示的情况下猜出精液什么时候会冒出来,林梓萌这个闷骚小处女哪里猜得到。她正在紧张地思考一会儿要是太疼该怎么办,就突然感觉喉咙被一股温热黏糊的液体冲击,口腔中顿时弥漫开一股淡淡的腥气,像是在小区春天时候闻到过的某种花,呛得她头脑一阵发晕。

本能地咽下一口免得呛进气管,舌根和臼齿附近传来好似鼻涕一样粘糊糊的触感,直到此刻,她才意识到,嘴巴里那根突然颤动了几下的鸡巴,已经射了。

“呜唔——噗哈,肏!这……这家伙射了我一嘴!”她急忙抬头,拿过湿巾就往外吐,但大头已经本能吞了下去,吐出来的只是些残余混着唾沫而已。

岛泽莲很意外地坐起来,看着马眼还在渗出半透明浆液的韩玉梁,惊讶地说:“这次……竟然这么快?平常梁酱一次最少也要二十分钟的呀。”

“肯定是射了,黏乎乎喷了我一嘴,好恶心!恶心死了!”林梓萌拼命擦了几下,眼眶都有点发红,“不是……岛泽,他要射了,是不是又该软了?”

岛泽莲点点头,“嗯,男人有不应期的,再硬起来……间隔恐怕会更长。”

很明显羞恼到了极点,林梓萌抓住那根满是她口水的鸡巴,露出一副恨不得一口给他咬断的表情。

岛泽莲连忙一挤位置,飞快地说:“啊,萌酱请松开一下,男人射了之后,最好帮他把里面剩下的液体吸出来,那样会更舒服。”说着,她一低头,先一步把半软不硬的阴茎含进了口中,用力嘬出残精,小口咽下,用唇舌缓缓打扫清洁,给林梓萌时间冷静。

林梓萌抿着嘴巴绷紧脸盘腿坐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突然抬手把性感内衣的上围也脱下来丢到了一边,“傻屄死了,都迷晕了还穿这个干蛋!”

她狠狠揉了一下眼睛,伸手过去拿起她以为掺了壮阳药的火腿片,“岛泽,把他头托起来,我要喂他多吃几片。”

韩玉梁面无表情躺着,心里却已经快要笑破肚子。

他故意这么一次次逗弄林梓萌,等的就是她忍不住来这一手。

岛泽莲欠着那么大的人情,当然对林梓萌言听计从,马上爬到韩玉梁后面,手脚一起使劲儿,把他头抬起来了一些。

他眯着眼睛,黑眸故意茫然地来回转了转,梦呓般道:“这是……哪个……美女啊?”

林梓萌一怔,脸上的表情顿时有点绷不住,想乐一个,又觉得不合时宜,面皮当即就显出几分扭曲。

“小美人……你怎么不穿衣服啊……”他呵呵笑着伸出手,在她小巧的乳头上轻轻捏了一把。

林梓萌浑身一紧,很后悔把性感内衣脱得太早,她乳房并不算大,情趣乳罩托着还能看到沟,脱光就马上现原形。

“算了,反正你也迷糊着呢。爱摸就摸吧……”她嘟囔一句,拿起肉片凑到他嘴边,故意学起了名著里女角色的腔调,“大郎,该吃药了。”

可惜岛泽莲没看过水浒传,没接腔。

韩玉梁也完全不懂这个花名是怎么蹦出来的,顺水推舟张开嘴,把肉片咬进去,随便嚼了几口,吞下。

看林梓萌一片接一片地喂,用双乳托着韩玉梁脑袋的岛泽莲担心地说:“萌酱,你……你喂这么多,不会有事吧?那个药片咱们可掺进去了整整一大盒的分量呢。”

“哎呀,一大盒也就八片,这个大色鬼这么壮,肯定没事的。”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林梓萌一边喂着,还是一边小心盯住了韩玉梁的胯下。

岛泽莲顺着她视线瞄了一眼,哭笑不得地说:“萌酱,药效哪有那么快的啊,等你看到鸡鸡硬起来,肯定就给他吃多了啊。”

糟,那岂不是真成了潘金莲?林梓萌一个激灵,抬手夺下了韩玉梁已经吃下一半的火腿片,远远丢到饭篮子里,拿湿巾擦了擦手,“行,那就这么着吧。你把他放下,等一会儿他硬了,我就上了他。”

“萌酱还真是意外的大胆呢……”岛泽莲拿过枕头垫在韩玉梁脖子下,就这么张开双腿抱着他的下巴,小声说,“我虽然也很喜欢梁酱,可就没有这个逆推他的勇气。”

“废话,他直接去推了你诶。”林梓萌不高兴地垂下嘴角,“你以为我愿意反过来骑大马啊?我他妈第一次就要迷倒男人女上位,传出去不得被我那帮姐们儿笑死。我都觉得我简直是发神经了。”

岛泽莲犹豫了一下,没敢点头,不接茬了。

有点尴尬的沉默稍微持续了一会儿,林梓萌的眼睛,就冒出了欣喜的光,“诶诶诶!硬了!他硬了硬了!”

两个少女坐在床上守着一个男人等着蘑菇竖起来,这场面岛泽莲反正是挺不好意思的,红着脸点点头,“嗯,萌酱,你可以开始了呢。”

“润滑剂浪费了不少。”林梓萌不敢再磨蹭,拿起已经下去半瓶的润滑剂,挤出一大团,兜头抹在已经竖起来的鸡巴上。

韩玉梁知道,是时候了。

他将一口浊气逼到额前眉下,涨开血脉,撑得双目通红,伪装成阳气冲顶貌似癫狂的模样,腰腹一收,直挺挺坐了起来。

岛泽莲吓得叫了一声,林梓萌直接愣住,谁都没想到,他竟然动了。

“嗬嗬嗬……”喉咙里咕哝出一串野兽般的低吼,韩玉梁一掌探出,铁箍一样卡住了林梓萌的脖子。

“呃……呃唔……”林梓萌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按到床边墙上,急忙双手抓住他的胳膊,艰难地说,“喂……死保镖……你……你疯啦……快放开我……”

“嗬……女人……”他喘着粗气凑过去,伸长舌头一口舔在林梓萌的脸颊上,拖出一道长长的唾沫印子。

岛泽莲这才反应过来,伸手就去扯他的胳膊,“萌酱,怎么办,他……他要强奸你啊。”

林梓萌本来心慌得不行,可一听到这话,反而醒悟过来,赶忙冲她摆了摆手,“那……那你先别管他……这……这不正好吗。”

她原本就是冲着霸弓硬上王来的,迷奸还要发愁女上位她完全不会操作的问题,既然韩玉梁准备主动霸王硬上弓,那她这个弓当然求之不得。

“我说……保镖……你……你能不能温柔点……我……喘不过气了……我可没有……那种古怪的性癖啊……”她抠着韩玉梁的虎口,艰难地提醒。

韩玉梁歪着头,装作稍微明白了一些的样子,放松了几分力气。

“呼……呼……”林梓萌急忙喘了几口,勉强挤出个微笑,“你用不着强奸,我……我都主动给你抹润滑了。你能听懂吗?咱们能不能……呜呜!呜唔?呜嗯嗯……”

懒得听她在哪儿自顾自盘算,韩玉梁把她狠狠压在墙上,充满狂气地用力将她吻住。

双手被压制,身体被牢牢挤住动弹不得,乳房被结实的肌肉压扁,嘴巴被彻底地强吻,这种充满征服意味的姿态,一瞬间就让女性的柔弱回到了林梓萌的心房。

到处都能感受到韩玉梁赤裸身体的火热,她的鼻音不自觉变得甜腻,脑子里昏昏沉沉,倒像她才是中了迷药的那个。

狂热地吻了两分钟,韩玉梁放开了她的手,权作试探。

林梓萌哪里还有余力思考,本能的就把双臂饶过他的肩头,楼住了他的后脑,拼命往自己嘴巴上压,恨不得让那已经在口腔中翻江倒海的舌头一路伸进胃里去。

“萌酱,你……你没事吧?”岛泽莲还是很担心地跪坐在后面,提高声音问。

林梓萌没办法回答,只好用手冲她狠狠摆了摆,一副要把指头甩飞的样子。

他双手放开后,便各找地方摸去,知道自己此刻正扮演发狂的人,搞什么多余调情技巧反而会穿帮露馅,索性两条臂膀一上一下,上头按住一只小巧乳鸽用力捏揉,下头抄住湿漉漉的腿窝往那单薄媚肉里就是一通乱摸。

“嗯、嗯嗯、嗯嗯嗯……”林梓萌又慌又紧张,还被摸得有些爽,小肚子上感觉硬梆梆的鸡巴正在乱顶,心窝子里竟然还有点痒丝丝的,想着是不是该到了顶进来的时候。

韩玉梁也觉得差不多该日进去了。

鸡巴上抹的润滑剂黏乎乎的,再不用,可就要干了。

他粗喘着放开她的嘴,在心里暗笑道,既然你要学岛泽莲,那就让你学到底,连开苞顺序,也一模一样好了。

林梓萌还不知道计划已经赶不上变化,看韩玉梁松开双手抱起她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心里还一阵窃喜。

他扭头看了一眼,把她翻转过来往床上一放,面朝下压住。

“诶?”林梓萌趴在床上,看不到身后的情况,自然开始感到不安,“喂,韩玉梁,你……你把我翻过来啊,我不要用这种小狗式。你让我看着点你……”

韩玉梁装疯卖傻全不理会,抱腰按腿给她摆成了趴伏体位,从背后捞住两只奶子,一边揉捏一边在微汗后格外滑嫩的脊背上狂吻。大概是之前游泳的缘故,她背后有比前面明显许多的泳装印子,嫩白与微黑的分界颇能引诱他的唇舌上下探索。

岛泽莲在旁看着,小声提醒:“萌酱,这种体位你应该把腰向下沉,就是类似撅屁股一样的动作把臀部翘起来,其实这个姿势挺不合适的,梁酱现在脑子不太清楚,万一你疼得想半途而废,这样做爱你没办法逃跑的。”

“我……我可以往前爬啊。”林梓萌不服气地顶了一句,“要是疼得厉害,那我就不干了。”

不过嘴上说着,她还是把圆润的小屁股往起撅了撅,阴唇都已经沾上淫水的蜜缝,彻底对着韩玉梁的凶器敞开了柔嫩的入口。

来吧,成为我的男人吧……她咬紧牙,把头低下,埋进了手肘中间,深吸气,慢慢吐出,如此往复。

韩玉梁粗喘着挺直身躯,望着已经在等待他的小屁股,淫笑着舔了舔嘴唇,将两瓣紧凑的肉丘扒开。

浅茶色的菊穴随之打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被抻展的褶皱呈现出艳丽了许多的色泽。那里的肌肉很快本能地收缩了一下,细长的肛毛也跟着微微动弹,有两根恰好倒伏下来,像是情欲宣泄通路的指向标一样,伸向中央的屁眼。

干了屁眼需不需要结婚负责这个疑难问题,就交给林强去考虑吧。

他微微一笑,先压下肉棒,让滑溜溜的龟头在打开的阴唇中央上下划动了几遭。

“嗯嗯……”以为最后的关头就要到了,林梓萌双臂夹紧脑袋,急促地娇喘着。

但沿着屄缝滑溜了几个往返的龟头最后向上一挪,抵住了被拉开的肛口。

消化道的末端猛然传来逆行的憋胀感,林梓萌背后一紧,急忙扭过头,惊呼:“喂!你、你搞错地方了!”

岛泽莲目瞪口呆地望着那根粗长的肉柱突然埋入林梓萌的臀芯,一股自己当初被玩弄的既视感浮现在心头。

被撑开的屁眼内,小半根肉棒正无视林梓萌带着哭腔的抗议,缓慢而轻柔地抽送起来。

岛泽莲突然意识到,韩玉梁根本没有被迷药放倒。

自以为布下了陷阱的林梓萌,原来才是被设计抓住的那只可怜小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