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59章 终于开始的纪念赛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双方都还没对彼此产生足够的信任,与汪梅韵的初次商谈,两边不约而同选择了语音通话。

比起直接打手机,经过多重中转和加密的语音通话质量堪忧,叶春樱不得不更换了几次匿名节点,才调试到可以比较顺畅沟通的程度。

然而,试音完毕,她还没开始说委托的事,汪梅韵就先一步开口说:“别捏着嗓子了,听着真别扭。你们是我家老姐介绍的客户吧?黑街的叶之眼侦探事务所,同行,对不对?”

叶春樱无奈地放开手,“好吧,是我们没错。”

“你们运气不错,我刚好忙完了上一个案子,有空接新委托。你们的预算宽裕吗?我要价可是很高的。”汪梅韵的口吻充满了自信,大概完全没考虑过调查不出来的情况。

韩玉梁不禁笑道:“我们委托你查的,可是L- Club,你确定你能顺利解决?”

“解决不了退款就是。”汪梅韵很轻快地说,“反正我要是解决不了,那你们这种初来乍到的更解决不了。你们事务所不是今年才成立吗?新人还是多跟老手学学经验吧。”

叶春樱及时抬手捂住韩玉梁的嘴阻止了他差点冒出去的嘲讽,说:“我们的确需要你这样的老手来帮忙,预算方面不是问题,最近刚好有一笔不错的进帐。你大概需要多少报酬?”

“先告诉我你们怀疑的是谁,根据对方的身份,调查难度的不同,报价肯定也不一样。”

“小田良,华东特政区福保部部长。”

“哟,果然是大鱼。”汪梅韵的话里透出一股难掩的兴奋,“这人在整个东亚邦口碑都相当优秀的啊,你们确定要查的是他?对一般民众来说,要把凶残的奸杀案牵扯到这么一个人物上,需要的证据得非常坚实可靠。不然,公布的人可是会被反噬淹没的。”

“所以我们才委托你这个可靠的侦探,光靠我们,人生地不熟,已经找不到出路了。”

“我老姐轻易不帮我介绍客户,她既然开口,说明你们应该是她不得不关照的熟人。”

“是的,汪督察和我们关系不错。”叶春樱顺势说,“那么关于费用,是不是可以给个折扣?”

“嗯,就给你们涨价20% 吧。”

“诶?”

“亲姐妹关系就该好的吗?要不你们让她来找我求情,她亲口跟我道歉我就给你们恢复原价。不然就十二折,一分钱也不降。”

看叶春樱一副想打退堂鼓的样子,韩玉梁这次捂住了她的嘴,道:“你先报一下价吧,折扣什么的无所谓,价钱合适我们就委托,不合适就算了。”

“调查这种等级的人物,我担的风险很大,这里面还涉及L- Club,危险性不是一般的案子可以比的。那么,五十万,定金20% ,事情办不成可以退。如果遇到生命危险,根据危险程度加钱。如果需要动用特殊设备和我的人脉,相关费用我会备好收据,你们全额负责。”

叶春樱亲了他的手心一下,把巴掌拿开,柔声问:“那么,委托成功的衡量标准呢?我们是不是需要上门签一个合同?”

“我会全面调查小田良的一切,并出具调查报告,你们的方向要求既然是L- Club,那么我就会以调查出的证据来做出结论,他是,或者不是。如果我找不到足够的证据来下结论,就是我失败,过程中的资金支出我自己承担。你们如果同意,下午两点半以后三点以前,到踏雪侦探社来找我签订合同支付定金。过时不候。”

“好的,我们会认真思考,在那个时间前做出决定。”

没有任何多余的询问和好奇,通讯干脆利索地中断了。

叶春樱叹了口气,轻声说:“我在沈幽那边学习的时候听她说起过汪督察的妹妹们,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打交道。”

韩玉梁颇为好奇,就顺嘴问了一句。

原来汪媚筠的爹是个一心想要儿子的老古板,她除了汪梅韵这个二妹之外,还有正在上大学的三妹汪眉薰、两个上高中的双胞胎妹妹汪盼梓、汪黛紫。

从那对儿双胞胎的名字也能感觉出来,汪局长如果不是夫人被警告再怀孕会有危险,大概还会再战斗在求子之路上。

据说汪邺商目前的注意力已经放在了招赘抱孙子上,成为汪媚筠逃出华京常驻在新扈的原因之一。

姐妹五个啊……韩玉梁想着汪媚筠那双秋水桃花眼,脑中顿时浮现出五个大小不同的汪媚筠一字排开袒胸露腿对他大送秋波的销魂画面。

而叶春樱的思维已经跑去了别的地方,她小心翼翼端详着韩玉梁的表情,轻声说:“韩大哥,说起来……好像思想比较传统的人都格外在乎香火这样的事情。”

韩玉梁还在幻想独战五汪的画面,随便点了点头。

“可咱们事业才刚起步啊……”她托着腮,很为难的样子。

“啊?”他发现自己走了个神儿就跟不上思路了,“是才起步,怎么了?”

她面颊落了一片淡淡红霞,轻声说:“韩大哥,你看起来也不是小青年了,肯定……也挺在乎这个吧?我挺想……唔……想为你生个宝宝,可又觉得我还小,还是孤儿,估计当不好妈妈,而且咱们事业才起步,要是有了孩子……”

韩玉梁把她搂过来吻住,简单粗暴打断了那些畅想,吃了一会儿她的舌头,才放开道:“不用急着想那些。”

简单解释了一下自己练功引发的问题后,他笑道:“随缘就好,我的确是古代来的,但我也是孤儿,是不是真姓韩还不知道,惦记着留个儿子续香火,续给谁呢?还不如多享受享受生活。”

随口聊了一会儿,他们决定出门,路上吃点东西,就去踏雪侦探社等着。这个熟门熟路的帮手,怎么也比没有强。

吃饭时候又提起了大野一成被抓的事,他们两个交换一番意见,都觉得这应该不是单纯的抓捕。

以大野家的财力,善款方面的问题对大野一成来说根本构不成严重罪名,而且就算深入调查,这么短的时间能搜集到多少决定性的证据?忽然仓促抓人,与其说是问罪,不如说是有什么力量打算借这个机会把大野一成保护起来。

应该不会是L- Club那边,马紫君自己申请保护都得不到松平正南的同意,在这个危机关头,那位“主办者”应该不会冒险让司法力量彻底介入事件。

毕竟,L- Club是个秘密组织,他们不可能直接控制警署的所有人,在这一片混乱的时期,作为提线木偶的少数帮手没那么好用。

最重要的是,真要动用警方力量间接保护,站在L- Club的立场,肯定是马紫君更急切一些。

所以韩玉梁怀疑,是S·D·G出手了。

这样一来,大野一成背后的另一股秘密力量,也就有了合理的推测。

既然当年就发生过近似于内战的事情,那么S·D·G会有人在意那些死难者的遗孤,也是很合情合理的事情。

可问题是,为什么会直到叶春樱离开第三扶助院,他们才开始下手调查?

之前在监视叶春樱的人是谁?

难道S·D·G也分了好几拨人?

越讨论越觉得线团乱七八糟,明明连L- Club这么隐秘的组织,线头都已经彻底清晰,叶春樱的身世背后的秘密却还是像团海草,藏在深深的水底,一眼望去,就是黑漆漆一团。

赵虹被误导杀死秦安莘这件事,很可能断绝掉叶春樱了解父母过去的希望。

一想到这个,韩玉梁的牙根就在发痒。等那个疯婆子彻底没了利用价值,他一定要把这笔帐好好清算干净。

简单吃了一顿,算着时间,他们穿越小半个华京,乘车抵达了位于一栋商业写字楼中的踏雪侦探社。

但他们没有见到汪梅韵本人,接待他们的,是自称助手的一个工读生。

合同已打印好,一式两份,汪梅韵似乎很自信他们一定会来签名送钱,据说盖了章就早早出门做调查去了。

“还说要教咱们怎么做侦探,结果影子都没见着。”从楼门出来,韩玉梁一肚子不满地抱怨,“回去看我找汪媚筠算帐。”

刚出了十万定金的叶春樱正在小脸苍白的肉痛期,默默去路边招手叫车,没应声。

这次任务做完回去,她估计要买上一大堆侦探类书籍刻苦攻读,好好学学这一行到底是怎么干的。

回到酒店,在叶春樱的提醒下,韩玉梁又给沙罗打了个电话。

这次对面总算不是关机,但依然没有接。几分钟后,沙罗才回复了一条短信,“忙,再联。”

不过韩玉梁本来就是确认一下她的人没事,能回短信,起码说明手和脑袋都还在,那就问题不大。

这个下午,叶春樱把硬盘、拆解的手机等实质性证据统统打包装箱,叫来快递寄回事务所,通知许婷妥善查收安置。之后,她就一直在看整理出的证据,目不转睛。

也许是为了舒缓紧张的心情,亦或是提前看看场地,傍晚,叶春樱提议去复兴球场附近转转,就在那边吃晚饭。

于是,就像是一对儿约会的情侣,韩玉梁跟她在那边逛了几个小时,吃了不少乱七八糟的零嘴,才拎着两个糖葫芦坐车回来。

晚上洗澡后,酝酿了很久的叶春樱红着脸把他推倒在床上,带着薄荷清新味道的小嘴,一口口吻过他身上擦洗后略微泛红的紧绷肌肤。

她不准他动,呢喃着用滑嫩的小手抚摸过他的全身,再用唇瓣缓缓踏过同样的路。

她依然专注而认真,星星一样的闪耀的眸子里,一直倒映着那根充满了欲望的魔杖。

仿佛,是在用这种放纵来遗忘心中的紧张。

双手拨弄着他的乳头,叶春樱俯下身,含入,吞吐,舔舐,吸吮,灵活而柔嫩的舌头顺次侍奉着每一处敏感点,一定要让他发出愉快的呻吟才舍得移开。

这是她开口要求的主导,韩玉梁只好放松身躯,头枕双手安安心心当享乐大爷。

没有尝试什么新花样,这一晚他在她口中被动发射了两次,在她举起的脚掌之间主动出精了一次,便宣告结束。

完事后韩玉梁初次尝试了那个什么男士洗液,倒上去后,滑溜溜凉飕飕,等搓洗出沫,又变得热乎乎甚至有些辣,等冲洗完,那股凉意依然久久不散,整根老二像被个女鬼悄悄嘬住了似的。

搂在一起睡觉前,他忍不住小声问:“你那个例假还要多久啊?”

叶春樱正在他胸前嗅他的味道,热乎乎的吐息一下一下烘着他。她想了一会儿,才说:“2号就差不多走干净了。”

“还要等事情办完回去么?”他搂着她腰的手稍微往下挪了挪,轻轻捏住那充满弹性的嫩臀,故意释放出口吻里所有的饥渴。

“不要了。”她没有犹豫,贴在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喃喃说道,“我想什么都给你,时间一到就给你。万一3号S·D·G就来把我抓走,我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没人能抓走你。只要我还活着。”他拉高她,直接上舌头堵住了她的嘴。

然后,就有点忍不住了。

半小时后,她再次去刷牙漱口回来,提出一个看来憋了很久的问题。

“为什么你每顿吃那么多肉,精液却不太腥啊。这跟她们说的不一样。”

不过马上,她就给自己找到了答案,微笑着说:“算了,你本来就哪儿都跟一般人不一样。这才是你。”

她扑进他的怀里,很快,就安心地睡了。

对东华特政区的绝大部分城市来说,十月的到来等同于漫长冬季大门的打开。

对足球联赛来说,也是漫长的冬歇期的开始。

功勋球星退役的元老纪念赛安排在这时,既不影响俱乐部的赛季计划,也不太可能耽误针对下赛季的备战。

世联时代下的足球已经不存在世界杯的概念,由各邦联赛选拔出的全明星代表队,一定程度上便成为了国家队的替代,而四年一届的世联杯,自然也有恢复曾经顶级体育盛事荣光的野心。

翻天覆地的变化后,足球依然是世界第一运动,依然令无数人为之疯狂。

以黄种人为主的东亚邦在世联杯的时代依然不占优势,但在新赛制较少的队伍和较宽松的球员选拔限制下,劣势也并不大。

一个天赋奇才的球星,足以抹平这点差距。

薛冬就是这个人。

大劫难刚一结束就作为振奋人心的项目而上马举办的世联杯至今已有五届,其他方面一无是处的南美邦总计拿下两冠三亚,展露出无可置疑的统治力。

而欧陆各邦原本该与南美邦上演的你拿冠军我就亚,你拿亚军我就冠的戏码,在2014年那一届被东亚邦的突破性亚军终结。

2018年薛冬带伤出阵,以职业生涯为代价换来的那个世联杯冠军,彻底打破了白人队伍在足球上的垄断。

很多人可能叫不出东亚邦议长的名字,但这两年就连刚会说话的孩子,也知道对着捧杯的海报含糊不清的叫嚷薛冬。

这样一个传奇巨星的告别赛,影响力当然远远超过了本地的范畴。

本场比赛,华夏复兴俱乐部召回了转出的各个球星,组建了俱乐部历史全明星,东亚邦的其他俱乐部,联合组建了东亚元老全明星,这样两支队伍的表演赛,就是薛冬足球生涯的最终谢幕。

根据记者报道,纪念赛后,薛冬将进入华夏星体育集团担任技术总监,爱妻裴安华则从他的经纪人转为助理。

当然……即使是一路上听完了叶春樱耐心细致的讲解,韩玉梁还是提不起什么劲儿。

因为球场的女人太少了。

巨大的空间里洋溢着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叶春樱还没进场就已经被好几个镜头咔嚓咔嚓偷拍了一通,过后估计会被贴上足球美女之类的标签流散在社交媒体上。

韩玉梁可不愿意自己的女人出这种风头,暗暗记下那些偷拍到正面和侧面的手贱人士,挤过去装着问路的样子悄悄一碰相机,运功把存储卡挨个震断。

感到有些不适的叶春樱也很快拉高围巾拉低帽子,只露出了明亮清澈的眼睛,躲在韩玉梁身后由他开路入场。

结构图上看,他们高价买入的票就在豪华包厢的侧面,只要不走神成个傻子,里面的人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叶春樱特地选择从包厢另一侧的入口进场,就是为了能合理地经过包厢观球窗前,打量一下里面的情况。

毕竟华夏星集团投入巨资修建了这个专业足球场,豪华包厢说不定也跟她所理解的不同。

这一眼还真看对了。

虽说直接看看不到里面,但韩玉梁看人多,就装作怕她被挤到的样子,把她扛在了肩上坐着,还运起轻功稍稍蹦了一下。

于是叶春樱绝望地发现了一个事实,包厢里不仅有吃有喝,还有厕所。

那和她想象中的电影院VIP包厢完全不同,根本就是个小一点的酒店房间,落地窗这一面用来看球,里面甚至还有床,如果隔音好点都能外面进一个里面射一发。

这大概就叫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农民认为皇帝天天吃蛋炒饭用金锄头的悲剧……

韩玉梁倒是乐观得很,找到他们的座位坐下后,安慰她道:“别慌,一定还会有办法的,大不了,趁着人都在看球的时候,咱们去后面找包厢入口,我把保镖点住放倒,给你创造机会跟浦文玉说话。这要运气好,能跟她聊大半场球的时间呢。”

都已经到了这儿,退票是不可能了,叶春樱沮丧地点了点头,望着那一列奢华的看球处,小声说:“可咱们要怎么确认,哪一间里面有浦文玉呢?这是薛冬的退役纪念赛,这整整一溜屋子里肯定都有人。而我连浦文玉的长相……其实都不知道。”

“二十岁上下的小姑娘还能在这种包厢看球的,八成就是她了。”韩玉梁依旧做出自信满满的样子——为了安慰她,“再不行咱们就往保镖最多的地方去,反正今天咱们确认了,行政长官那个级别的没来看球,最大的就是个体育方面的领导。还有一堆企业家,我估计没谁身价比浦文玉高。”

叶春樱叹了口气,无计可施,只能说:“嗯,再等等看吧。”

天气已经比较寒冷,考虑到温度和阳光,纪念赛的开赛时间选在了上午十点半。

即使是萧瑟的寒风也阻挡不了球迷来送别心目中英雄的热情,能容纳八万多人的体育场座无虚席,比赛还没开始,巨大显示屏两侧的区域就已经出现了纪念薛冬的Tifo(可覆盖看台的大型横幅或拼图),一边是他2014年点球打飞惜败决赛的落寞身影,一边是他腋下夹着拐双手捧杯欢庆胜利的场景。

狂热的气氛从一开始就不曾停歇,离比赛开始还有二十多分钟,看台上已经齐声唱起了不知道谁写的薛冬之歌。

韩玉梁不懂足球,他只觉得吵闹,东张西望看了一圈,年轻女孩有一些,但没有能入眼的。

拿起小贩兜售的望远镜,他正慢悠悠仔细寻摸,叶春樱忽然拽了他一下。

“怎么了?”

“包厢看球窗那边站满人了。”叶春樱的声音透着一丝浪费了三万块的心疼,“你看,就那么几个女的,还全都一看就三、四十岁了。浦文玉根本没来嘛!”

“别急别急,她那样的大人物兴许忙,最后才到。你看不是有个包厢就站了俩女的?也许就是伺候她的呢。再等等,再等等。”

叶春樱对足球的兴趣也不是很大,这种嘈杂的环境让她非常烦躁,韩玉梁还能拿着望远镜找找美女,她就只能用脚尖拍打着地面,一直盯着最后一个还有希望的包厢。

终于,比赛开始前五分钟不到,薛冬就要出现在球场上对大家说些话的时候,叶春樱看到那个包厢里多出了一个年轻女孩。

她戴着大墨镜,穿着笔挺的正装,站在玻璃后,浑身上下连一根汗毛都不会乱似的。

叶春樱松了口气,正要跟韩玉梁报告这个好消息,就听见他非常奇怪地“咦”了一声。

“怎么了?韩大哥,你看到什么了?”

韩玉梁把望远镜递给她,指了指到处是摄影机和拿相机的记者的场边,扭头道:“你看那边,有个绑马尾挂相机的小姑娘。”

“怎么了?她有什么特别吗?”叶春樱不愿意转开视线,一直盯着那个包厢新出现的女人。

“她长得跟许婷有点像,不是我说诶,她要跟许婷站一块,可比许娇还像姐妹俩。不会是她妈妈在别处偷生的吧?”

这下,叶春樱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

她拿起望远镜,趁着那女孩没转身看场内,仍在调试相机,匆忙看了一眼。

别说,还真挺像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