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38章 海底针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韩玉梁游戏花丛多年,对女人身体的各个部位都了解无比。

但他其实不怎么了解女人的真心。

他有花言巧语的本事,有见缝插针的脸皮,更有片叶不沾身的浪子决绝,采花无数,欠下不知多少风流债。

但真刀真枪去谈情说爱,而不是只哄着云雨交欢,就不在他的经验范围之内。

所以,感觉身边两个女人暗流涌动,目光相接甚至有点刀光剑影的味道后,韩玉梁苦思冥想,竟不知该如何处理才好。

以他的常识,这种情形应该出现在他安家立业定下心后,正妻与宠妾,或是其余侧室之间才对。

不过如今他对当下的人想法多少也有些了解,法令上的一夫一妻绑定了许多东西,涉及很多利益,这环境下成长的姑娘,自然不会觉得善妒是什么恶行,夫妻专一,她们看来便是天经地义。

俩人盯着一个位子,火花四射就是理所当然。

可惜的是,韩玉梁压根就没想过要有这个位子。

就算不说他全无兴趣成家立业,即便他想,他对谁有了这个心思,他一个另外世界穿越来的异常流民,身份凭证之类全都没有,去哪儿领那叫结婚证的小本子?

因此,他觉得叶春樱和许婷之间的隐隐暗流完全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与其在那儿互相防备,不如谁先行动起来,主动和许娇换房间,也让他尝尝两情相悦后那传说中会格外美好的“做爱”是什么滋味。

然而,晚上睡在他旁边的,还是许娇。

韩玉梁过往难得能有机会跟一个女人多次夜宿一处,故而养成了一个颇令女子烦恼的习惯——贪。

这并不仅仅是指他得手之后会翻江倒海折腾得姑娘彻夜无眠,也是说他一旦有机会,就想要将女人身上能占的地方全都占了。

牝户是首要,不会错过,哄得好了,便让女子小嘴亲吮一番,更进一步,就要摸出油膏,夺取后庭花。

许娇如今手帮他套过,嘴帮他吸过,媚肉中间都快被日成他的模子,双脚略有变形,他看不上眼,所以惦记上的,自然就成了她那还没被男人入过的小小屁眼。

可极为扫兴的是,许娇是个有痔女青年。

韩玉梁才试着进了一个指头,沾满淫水滑滑溜溜,她就被戳到内痔,疼得嗷一嗓子蜷成了虾,一边拍他大腿一边哀求告饶说不行不行。

他只好不甘不愿地作罢。

结果那一嗓子惨叫让隔壁两个女孩误会了什么,隔天起来,许婷一个劲儿检查姐姐身上有没有伤,叶春樱也一直用略带责怪的眼神瞥他。

在这地方几天住下来,虽然痔疮遭了回难,但算下来最开心的还是许娇。她不必上班,家务也有人干,白天玩手机,晚上睡大觉,早晨还有韩玉梁的大鸟可用,惬意得红光满面倍感滋润,不用化妆品都像是年轻了四五岁。

韩玉梁心情也还可以,不用给那些空闺怨妇职业女郎看病推拿,饮食起居由叶春樱和许婷较劲儿似的照顾,既有网上又有许娇上,乐不思蜀。

就那俩年轻姑娘,看着和和气气,私下连练功都都要你追我赶,不过这么几天,许婷的沉香诀就昂首阔步踏过了三重境界的门槛,叶春樱也靠勤补拙,硬是突破了塑玉功的二重。

就在韩玉梁怀疑这边是不是被沈幽他们忘了的时候,雪廊的人,终于找上门了。

除了上次来送他们的舒子辰、老相识沈幽之外,还多了一个脸上带疤,神情颇有沧桑之气的中年男人。

他叫晁辉,名片身份是雪廊酒吧的经理,实际上则是雪廊的大管家。

知道这些人碰头是要商量不能听的事,许娇乖乖戴上耳机一关房门,床上躺着听歌去了。

但叶春樱和许婷都摆出了助手的架势,一左一右夹着韩玉梁在中间,跟雪廊那边凑成了三对三。

沈幽还故意换了个位置,坐到了两个男人中间,和韩玉梁隔着饭桌对视,将长发向后一撩,微笑着开口说:“不多废话了,咱们进入正题。辉哥,你来说吧。”

韩玉梁托着下巴,百无聊赖听着,左边叶春樱不舍得轻薄,右边许婷下手要被掐拧,索性悄悄放下拖鞋,用脚掌去摸对面沈幽的腿。

丝袜这东西,真是此时代一个勾魂的宝贝,略显不足的腿脚套上,便能平添几分魅惑,本就匀称修美的好腿穿着,更是增加不少诱人味道。

沈幽眉梢一挑,微微一笑,从手上摘下一枚紫玉戒指,不知在哪儿摁了一下,噌的一声,弹出一柄薄而锐利的小刀。

这意思已经十分明显,韩玉梁只得讪讪收回,叹了口气。

晁辉说起的,是这些天关于黑天使的情报。

大概是不愿意过早惊动太广,新扈市黑天使的报告记录依然绝大多数集中在黑街范围内,黑街之外的地方,新市区有两起受害事件,后被查明是南城区送上门的应招女郎无意带去,而北城区仅有的两个受害者,依然是王文珊和下落不明的张萤微。

但在此期间,南城区的黑天使受害记录,已经多达三十七人,算上那两个不知情的应招女郎,就是三十九人。

其中A型二十七人,占绝大多数,因为成瘾性强,应该还有未被发现的中毒者。另有B型十二人,并未有C型检验出的记录。

糟糕的是,这些人做事极为仔细,雪廊顺着受害者的供述抓到了几个放药的,却尽是些被蒙骗的底层混混,其中就有自身已经受害成瘾的,从他们身上追出的更上一层,却已经是个被丢进江里的死人。

沈幽叹了口气,接过话头,“根据我的推测,被灭口的那位,应该是负责第一批A、B两个型号黑天使投放试验的中间人,他死后,两个型号就基本不再有新药进入市场。而C型副作用极大,会让人在一定时间内失去理智发狂胡乱杀人,目前还没找到其他出现记录,可能……‘冥王’也放弃了这个失败的版本。那么,D型恐怕不久就要出现了。”

韩玉梁脑子里对ABCD的说法自动转换成了罩杯,意淫着沈幽那罩杯还算不错的酥胸,随口道:“你还是直接说我该做什么吧,这乱七八糟的,我听了晕。”

叶春樱倒是一直听得非常认真仔细,轻声说:“那,你们的意思,是不是说D型即将出现,‘冥王’的渠道,应该开始设法再次放药,这就是抓住他们的机会,对不对?”

许婷接口说:“渠道应该就是张家吧,鑫洋商贸之外,他们还开着不少娱乐场所呢,真要放药不缺机会。”

“但缺证据。”沈幽颇有几分无奈地说,“张家目前唯一有证据和黑天使散播相关的,就是张萤微这个私生女,可她下落不明,至今还没发现踪迹。韩大夫拍的内容,没有显示号码,在这个软件技术发展的时代,很容易就可以做出来。”

韩玉梁皱眉道:“你们怎么比特安局的汪督察还正经啊,杀人之前你们不会还要过堂审审吧?”

“这次任务的目标是解决黑天使危机,并不是受委托杀谁,所以牵扯到需要解决的目标,就一定要有确凿证据证明他并不无辜才行。”沈幽很严肃地说,“杀人不是小事,即使有能力,也绝对不可以用随便的态度去做。你手上的照片只能证明,被张萤微称为大哥助理的那位是黑天使C型的经手人。我已经调查过,张鑫爵身边共有三个特别助理,五个助理,这八个人,五女三男,资料都在这儿。”

她把一叠纸推到韩玉梁面前,“这就是目前咱们最大的线索。D型,很可能一样通过其中某个助理的手发下去。”

见韩玉梁没兴趣看,叶春樱和许婷同时伸手捏住两边,对望一眼,默契地分开两叠,各自低头飞快阅读。

沈幽忍不住笑着说:“韩大夫,你这两个助手,工作还真挺卖力啊。”

“没办法,谁让我懒呢。”韩玉梁办事喜欢简单直接的法子,挑眉问道,“沈幽,这八个人咱们都抓起来,审一审不就解决了?”

他见过不少衙门抓人办事的场景,管你无辜与否,先打一通杀威棒,再上大刑伺候伺候,招了的就是犯人可以领功,不招的再打就是。

而他问话从不客气,也不太信有人能顶得住不说,自然有此提议。

“是要查这八个人,但不是你那种查法。”沈幽淡淡道,“否则不小心打草惊蛇,就要跑了真正的大头。”

“张鑫爵?”韩玉梁略一思忖,笑道,“他不是特别宠他弟弟么,要不,咱们把那位张三少弄到手里,正巧,我和他有点宿怨还没解决,他先招惹我家春樱在前,又派人埋伏许家姐妹在后,把我身边女人得罪成这样,我冲他本人下手,天经地义吧?”

他担心叶春樱心软,一侧头小声问:“这么个不知悔改的少爷,算是罪有应得吧?”

想起之前险些被绑架带走的经历,叶春樱咬了咬牙,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张鑫卓的确是个不错的突破口,这人明面上样子装得不错,但私底下劣迹斑斑,才回黑街不久,就涉及到黑市人口交易、虐待女奴致死等事情中,的确是个杀了也没什么的纨绔子弟。”舒子辰说到这儿,看了一眼晁辉,才继续道,“但一个是暂时还没人委托,指名要杀他,另一个嘛……这家伙不知道躲去哪儿了,从你搬到这儿开始,就没人再在黑街见过他。”

沈幽微笑道:“想必是知道去埋伏许婷的人又被你收拾了,又生气又害怕,先找地方躲着了吧。”

韩玉梁左右打量一眼,两个女生都在认真阅读手上的资料,考前复习一样专注,皱眉问道:“你是准备让我去查这八个助理吗?”

“当然不是,你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而且……”沈幽的笑意带上了几分讥诮,“你下手太狠,只适合找出目标后交给你处理,无辜的人给你来审,恐怕男的要丢点儿东西,女的要被你强奸。我都担心将来你生意做起来,这么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当助手,管得住你吗?”

叶春樱抬头道:“沈姐,韩大哥……本性并不坏。不会像你说的那样的。”

许婷转了转眼珠,笑了一声,没表态。

看来在她心里,对韩玉梁属于好人的部分究竟占多大比例,已经非常存疑了。

沈幽摇了摇头,“叶大夫,你恨不得天下都是好人,你的判断不能太当回事。”

韩玉梁不耐烦道:“到底能明说了吗?我需要干什么?欠你们每年三件事要都这么麻烦,我可得好好斟酌斟酌了。”

但沈幽显然已经掌握了对付他的法子,浅紫色的唇瓣抿出一个颇为撩人的性感微笑,轻声道:“今晚有传言,某个地方要来点够劲儿的东西,我们怀疑有可能是黑天使D型准备冒泡。你最好能记住那八个助理的资料,到时候跟我一起去,万一碰上一个,你能认出来。”

韩玉梁这才不情不愿拿过那些纸,飞快扫了一遍。

他过目不忘,在这种东西上不需要浪费多少时间,转眼看完,丢回到桌上,“行了,记住了,还用做什么准备么?”

许婷在旁伸手把资料够回来,拿出没看到的那几张低头读着,问道:“去哪儿查啊?我把人都记住,也能跟着一起去吗?”

沈幽的指尖在唇下左右一划,微笑道:“白鸟夜总会,你如果打算去,可得做好准备。那不是一般女生能全身而退的地方。”

许婷拍了拍韩玉梁的肩,“我又不是一般女生,再说,这不是还有老韩呢么。”

“也许他要忙,顾不上你。”沈幽意有所指地说,“我还是建议你三思而后行。”

“一思就够了,我还打算当他助手呢,一个夜店就把我吓住不敢跟着去,那什么时候才能还清欠帐啊?”许婷拨了拨自己挑染的红发,“放心,我又不是没去夜店开过眼界,知道怎么准备一下能更安全点。”

“那好,今晚八点半,我开车来接你们。”沈幽站起身,似乎对结果非常满意,“对了,汪媚筠也会参加,但她要隐藏身份,所以你们见了她,记得不要叫她汪督察。”

许婷对汪媚筠颇为忌惮,皱了皱眉,小声说:“特安局这么闲吗?她还有空亲自跑去那种地方?”

“黑天使的事情惊动上层了。”晁辉在旁用平平板板的语调解释说,“汪媚筠最近手头其他案子全都被勒令放下,集中力量查这个。”

送走雪廊的人,韩玉梁关门扭头一看,叶春樱正眉心紧锁,白白的牙咬住下唇,不知道在苦思冥想什么。

许婷背着手走过去,笑眯眯说:“叶姐,你是不是想说,你也要去啊?”

叶春樱犹豫一下,点了点头。

“你不行,什么人适合办什么事儿,你这样又美看着又好欺负的小绵羊,进那种恶狼堆里,准要惹出祸。我都得弄一堆纹身贴来,给自己加点气势才敢去。”许婷瞄了一眼韩玉梁,说,“诶,对了,老韩,我内功练好几天了,你不教我点招式吗?这真气能用在跆拳道上不?”

“空有花架子没用,等你真气有一定分量,我再教你。我这儿大都是内家功夫,不搞招数精妙那一套,你只管先练你的沉香诀。别看你现在进境快,越到后面,突破越难。”

“哦,”她点了点头,抬手比划了两下,“别说,这功夫还真跟武侠小说里写的一样,有了内息,感觉力气都比从前大了。怎么才能让内力增长快点啊?”

韩玉梁故意淫笑道:“那就只能阴阳双修了,你舍得童女身,我可是求之不得。”

许婷眨了眨眼,抿唇一笑,摇了摇头,“那还是算了,我舍得完,你吃干抹净拍屁股没了影,我之后的功夫找谁教去。”

韩玉梁考虑片刻,道:“你们两个要是真都成了我的助手,那我又怎么会走。你们未免太多疑了些。”

“这迷魂汤你对叶姐灌吧。我不上当。好色男人我见多了,吃不着的苹果才甜。”许婷皱皱鼻头,一扭身回屋关门换衣服去,在里面说,“老韩,你跟我一起出去一趟,别光我改装,你也得动动才行。不然每次你出手都被人记住样子,不几个月你就满地仇家了。”

“我怎么动?”韩玉梁笑道,“你会易容术?”

“不会,但我懂化妆。”许婷换了一身颇为娇艳惹眼的连衣裙,出来弯腰兜上小凉鞋,把脚链一捋,招手说,“走了,叶姐,你在家好好想想怎么招揽新生意吧,雪廊这边的活儿我看没有好干的,咱们可不能老给他们打工。”

叶春樱不知不觉就被她理所当然的口气影响,点头道:“嗯,我再想想办法,看怎么能委婉宣传一下。是不是打着私家侦探的旗号更好……”

“你考虑着吧,回见。”

这趟出门,耗时倒不算太久,许婷买了一大兜纹身贴和一次性染发剂,另外还有一堆廉价化妆品。

韩玉梁此前就在研究这个世界易容术该用什么材料来进行,对此类东西也算略知一二,看她胸有成竹心里有数,越发觉得满意。

可惜他就算表态自己会长留此地,两个正对他好色心有余悸的俏佳人,八成也不会相信。

只能从长计议了。

回去之后,许婷琢磨怎么改头换面,叶春樱则像是调试好了心情,决定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做好留守工作,把相关资料仔细看过后,给沈幽打了个电话,又详细询问了一下,D型黑天使今晚将开始测试的情报来源是否可靠。

沈幽有点意外叶春樱的干劲儿,调侃几句后,便坦诚相告,说是以骇客手段截获了“冥王”传递的消息,其中提到了白鸟。

而整个黑街,招牌里带白鸟的,就只有白鸟夜总会而已。

恰好,张鑫爵的助理中有两男三女都是白鸟夜总会的常客,私自去的时候喜欢在大舞池尽情摆动,招待客户在贵宾包房的次数也几乎每月都有,两边综合,在这个时间点上,应该就是在那个地方了。

挂掉电话前,叶春樱问沈幽要了一份白鸟夜总会的相关资料,从电子邮箱接收后,她就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研读琢磨起来。

两个助手的分工,看样已经初具雏形。

许婷早早做好晚饭,张罗着大家吃过,就开始为韩玉梁和自己化妆。

“要把头发弄成这种颜色?”韩玉梁看着瓶子上的色样,皱眉质疑。

许婷笑呵呵把围布绕着他脖子缠好,理直气壮地说:“对啊,去什么地方就要装出什么样子,你要去夜店诶,一本正经的模样怎么行。我不光要给你染成金黄色,还要用发胶定型,你看过七龙珠吗?你到时候就可以直接cos超级赛亚人啦。”

韩玉梁还没看过超级赛亚人,但他不笨,他知道许婷在借机恶作剧。

不过既然她觉得这么开心,他也懒得揭破,只笑道:“那就交给你了。”

不多时,韩玉梁就变成了一头冲天金发的大龄杀马特。他本来就不是那种特别硬朗的英俊,被许婷画好浓妆之后,还真有了那么点视觉系乐队成员的味道。

破洞牛仔裤配上挂金属链子的上衣穿好后,他的装容就算是搞定了。

许婷站起来绕着他端详了一圈,伸手捋高他的短袖,看了看肌肉线条的走向,让他脱掉上衣,在肩背到胳膊那片皮肤上用纹身贴给他弄了一龙一虎,牛仔裤在大腿破洞的位置里头贴了一个鬼面。

“行,叶姐要冷不丁一看,估计都认不出你来。”许婷满意地点了点头,“那,该我自己给自己收拾了。”

她转身进屋,没多久,就在里面喊了一句:“老韩,来给帮个忙,背后的纹身贴我够不着。”

许娇在洗澡,韩玉梁不疑有他,开门走了进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许婷完全没有遮掩的光滑脊背,坦荡荡露在他的眼前。

她扭头一笑,抱着衣服伸手递给他一大张,“就这个,沿着脊梁骨贴,别给我弄歪了。快点。”

这自然而然毫不忸怩羞涩的态度,反而让韩玉梁有点别扭。

怎么,这算是在考验我的君子浓度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