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200章 胜败乃兵家常事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注:本章含有部分可能令人不适的描写,请酌情阅读或跳过)

“啊啊啊啊——!”

比三个女人发出过的惨叫加起来都要响亮的嘶哑声音回荡在角斗场中。

仿佛把所有的愤恨和希望都灌注在了这一击里,红发的拳刺深深钉入了那巨汉的睾丸,她借着体重下压,尽管小臂已经被他的双腿夹住,依然拼命转动手腕,在男人最脆弱的部位残暴地翻搅。

棕发快步冲了过来,手里的金属棒一记击球般的横扫,狠狠砸在巨汉的脸颊。

几颗牙齿顿时飞了出去,连许婷和王燕玲都能听到面颊骨和下颌错位后发出的断裂声。

这一击让他头晕脑胀,双腿松力。

红发立刻抽出被夹住的手,对准巨汉的臀沟再次挥下。

即使是皮糙肉厚的大象,肛门也依然是最柔软的地方之一。

拳刺扎下,惨叫和鲜血顿时一起喷涌而出,把红发的白皙面颊都染成了赤色,和头顶近乎一体。

棕发的棒球棍也没有闲着,惨叫才发出来,她就又一棒逆向横扫回来。

这次,那个巨汉终于晕了过去。

三个女人一起发力,将他从黑发的背后掀了下去。

那根粗大的鸡巴早就已经软了,上面裹满了被蹂躏的女性器官留下的血丝。

黑发根本顾不上收拾自己,她让棕发去捡来另一个拳刺,戴在手上,就立刻忍痛爬上巨汉的胸膛,想用拳刺戳穿他的脖子。

发现自己已经和此刻的红发一样使不上力时,她索性直接把手掌放在巨汉的脖子斜侧面,对棕发大声喊叫了几句。

棕发尖叫一声,抡圆棒球棍狠狠砸下。

就像锤子把钉子夯进木料一样,拳刺轻而易举破开了脖颈的皮肉,陷入到那巨汉的体内。

被戳破的颈动脉喷出刺目的红雾。

王燕玲双手扶着玻璃,颤声说:“难以置信,她们……竟然赢了。”

许婷笑着擦了擦泪,“你看,咱们女的是不如男的劲儿大,但咱们有韧性,能忍疼,不会没有机会的。明天咱们俩上场,可要好好学学她们,不到最后一刻,千万不要绝望。”

王燕玲哼了一声,“你之前还跟我说要是不行你就自杀呢。”

“我说笑的,老韩都还没勾引到床上去,我哪儿舍得死啊。”

看到三个女人获得了胜利,她们俩的情绪也轻松了很多。虽然三人组中的两个都受伤很重,但这总比原本以为要上演的奸杀秀要好得多。

让许婷她们有点意外的是,解说的语调丝毫没有气馁的感觉,依旧亢奋如足球决赛加时最后一秒绝杀。

看来这里的观众果然在乎的只是男女生死斗的过程,并不一定非要看到女人被蹂躏致死才能满足。

当抽搐的角斗士渐渐不动了之后,上空传来一声长长的电子音,跟着,解说的口吻总算恢复了平静。

“恭喜幸运三人组,你们将在伤愈后迎接最关键的第三场,祝你们好运,希望你们能带着丰厚的奖金从此去过幸福快乐的生活。那么,请我们的三位美女退场,下去休息吧。因为今天产生了女性胜者,观众朋友们,下一场角斗即将开始了!请大家不要走开,热切期待接下来的美人与角斗士会擦出怎样的淫欲火花吧!”

等待的时间里,许婷和王燕玲简单商量了一下应对各种情况的方案。最明确的一点,就是在有机会击打要害的时候,绝对不要手下留情。

从刚才那一战就已经能看出来,真正的角斗部分并不会持续太久。毕竟这不是拳击擂台,不会有人计数打点,也不会有裁判帮忙拉架,在体力最充沛的时间把对方直接杀死,才是女子一方的唯一目的。

与此相对的,男人一方就存在一个致命的弱点。

他们除了击败对手之外,还肩负着对观众们进行暴力色情表演的任务。

所以,真正会一下子致命的攻击,他们反而不敢轻易进行。

否则,以刚才那个男人的体格,第一次反击时候的侧踢抬高点蹬在黑发的下巴上,她的人生大概就已经随着颈椎断裂而结束了。同理,能把小腿和踝骨单手扭断的腕力,换成拧掉红发的头也不会太费劲。

“这种弱点有利用的价值吗?”听完许婷的分析,王燕玲将信将疑地问。

“有利用价值,但最好别让咱们有利用的机会。因为那说明咱们正面完全没希望了。”许婷望向玻璃外,几个清洁工简单洗刷了一下地板,拿走用过的武器,笼子就已经做好了迎接下一场角斗的准备。

下一场很快就开始了。

那位解说好像嗓子永远也不会疲倦一样,喋喋不休地说个没完。

这次出战的女子组是和许婷她们一样的两人小队,面庞硬朗身材健硕,锻炼得非常结实,外表上甚至显得有些阳刚。她们看上去像是姐妹,五官颇为神似,发型也完全一致,仅仅肤色一个深些一个浅些,身高稍有差距而已。

但高个的那个反而是妹妹,看上去比姐姐紧张得多。

在解说令人厌烦的介绍中,许婷她们知道了这两姐妹是为了奖金而来,算是这边不多见的主动参与型挑战者。

对此王燕玲用鼻音干脆地表示了不屑。

许婷倒是很体谅地小声说:“她们肯定是有什么苦衷吧,我觉得只是为了贪财,应该不会有人来这种地方冒生命危险。”

“婷婷,你知不知道资本家只要有300% 的利润,就敢冒绞刑的风险?”

“不知道。”她笑着摇摇头,“我这么穷,怎么知道资本家咋想的。冒生命危险这种事啊……给我再多钱我也不会考虑的。我要死了我姐得多伤心啊。”

王燕玲一愣,“那、那你还非要来?”

许婷故意做出夸张的严肃表情,“你想什么呢,正义可是无价的。”

王燕玲望着她,咬了咬嘴唇,心里一阵荡漾,莫名脸上有点发热。

幸好许婷没注意这个,她的视线已经转回到玻璃窗外,去看笼中出现的男人了。

比起上一个巨汉,这个被解说称之为“疾风淫魔”的角斗士体格要小得多,看上去也就比对面的姐妹高出半头左右,不过肩宽体阔,肌肉发达,体重多半相当于对面两个女人之和。

这么看,角斗场安排的对手的确考虑过实力平衡的问题。

而这也是许婷坚持要来的理由之一。

特安局的精英再怎么强悍,身体依旧局限于当代科技指导的各种锻炼方式,素质会直观地体现在脂肪所占的比例和肌肉纤维强度上。

而她不同。

废寝忘食的修炼下,沉香诀已经突破了八重,有了沉香诀做底子,被押往这里的船上,她借助那种绝境中的紧张和恐惧,成功将涅磐心经突破到了六重。

她曾听韩玉梁说过,涅磐心经能到六重,在万凰宫至少也是个中层头目了。

她不知道万凰宫是什么地方,她只是直觉判断,这个层次,应该已经很厉害。

而且,是体脂测量身体扫描看不出的那种厉害。

所以她相信自己是王燕玲最合适的助手。就像她相信以后她会是韩玉梁最合适的助手一样。

很快,姐妹俩拿好武器,并肩而立,事关生死的战斗,即将开始。

这次她们随机到的武器并不算好,妹妹带着一双指虎,比拳刺少了最大的杀伤部分。姐姐拿着的钉头锤虽然是晨星型,顶端圆球布满了尖刺,但从站姿和握法来看,她对这种兵器的使用并不熟练,膂力还有所不足。

胜负的关键,大概就在于这把钉头锤能不能顺利砸碎那个疾风淫魔的脑袋。

如果绰号是按照特质而不是随机给予的话,情况很危险。对速度快的敌人,沉重的钝器和护指处于天然的弱势。

看到许婷的表情越发凝重,还皱起了眉,王燕玲小声问:“情况不乐观是吗?”

许婷点点头,“是我的话,宁肯先不拿那个钉头锤。太沉了,会拖累两人的步调。”

王燕玲有些惊讶地问:“你以前经常打架吗?”

许婷瞥她一眼,故意叉腰撇开腿,抬手拨了一下那绺挑染的红发,“因为我看起来很像不良少女?”

“不是不是,就是……觉得你眼光很毒。”

“我都说了,我学的是实战派,跆拳道这种武术虽说横向比较杀伤力有点不足,可一个星期要在擂台上正经打最少三次,格斗的经验还是能积累下来不少的。”她看向玻璃外面,“当然,后来老韩教了我很多,沈幽也教了我很多,算起来……我可是他们两边的得意门生呢,可不能给他俩丢脸。”

“那姐妹俩采取的策略并不好,不分开距离直接并肩正面强攻,没摸清对手实力的情况下太危险了。”她贴近玻璃,柔软的唇瓣中喷出的气流在透明的视野里留下一片模糊的雾气,让正在迅速靠近的姐妹小队身影变得朦朦胧胧,“燕玲,明天到咱们上阵的时候,咱们要拉开距离夹攻,但不要拉开太远免得被各个击破。”

“大概是什么样的距离呢?”

“以男人为顶点的一个直角吧。”

许婷看得很认真,毕竟这一场的两人组才是和她一致的情况。而且上一场的三个挑战者获胜得太惨烈了,如果以那样破破烂烂的姿态见到韩玉梁,实在有点丢人。

真正的生死搏杀,很难像漫画那样变成一场持久战,去比拼小宇宙查克拉之类的热血之魂名门基因。劣势会像滚雪球一样迅速被放大,没有擂台规则和裁判的帮助,翻盘不仅要靠自身的毅力,也要期待对方的大意。

这对姐妹明显没有先前的三个女人那么幸运。

如许婷预料的一样,姐姐手里的钉头锤拖累了出手的速度。而那个淫魔的速度,马马虎虎够得上疾风这个中二的绰号。

他斜跨两步,轻轻松松把妹妹变成了第一个单挑的对手,争取到了大约三秒左右的出手时间。

用坚硬的胸肌直接承受了妹妹过于擂台化的一记直拳,他双臂交叉,猛然锁住下压。

“啊啊啊——!”

手肘被瞬间扭断,妹妹这时才想起抬腿去踢男人的胯下。

但没有带护具的敌人显然对自己的速度很有信心,提膝攻击后发先至,直接撞在妹妹的耻骨上。

呼——姐姐的钉头锤这时才姗姗来迟。

也许是淫魔疾风的绰号给了她们错觉,让她们以为对手会灵活游走各个击破。

可她们忘了,速度不仅仅体现在移动,也体现在攻击能力上。

男人一扭身,用坚硬的背阔肌硬挡住了扫来的钉头锤,紧接着双臂发力,扭断妹妹肩关节的同时,将她的身躯背摔向姐姐那边。

完全进入慌乱状态的姐姐下意识丢开钉头锤去接妹妹。可她才刚把妹妹的身体抱住,男人的凶狠一脚就正面踢中了妹妹的腰。

姐妹两个一起向后倒下,狼狈的摔成一团。

“看到了么!这就是疾风淫魔的实力!格斗界的新人天才姐妹花,如此不堪一击!凌辱吧!凌辱!”

解说亢奋的台词中,男人的脚雨点般落下,转眼就把压在姐姐身上的妹妹打得惨叫连连,仿佛从意气风发的女格斗家变成了遇人不淑惨遭家暴的柔弱少妇。

姐姐愤怒地大吼,用力一翻,将妹妹护在了身下。

许婷拍了一下脑门,很认真地说:“燕玲,明天要是我遇到这种情况,你可不要这么保护我。咱们一共只有俩人,都被打倒,就没有活命的希望了。”

疾风淫魔阴沉的脸上浮现出淫邪的快意,狠狠一脚踢在姐姐的后腰,跟着双手抓住她的紧身运动装,大喝一声把她高高举起,用力砸在了根本来不及躲避的妹妹身上。

姐妹俩一起痛苦地蜷缩起来,妹妹更是呻吟着开始求饶。

可惜,她们似乎忘了这里的规则。

男人举起双手绕场一周,在解说的欢呼声中,脱掉了身上的衣服,亮出足足镶了十几个珠子的狰狞阴茎。

姐姐喘息着爬起,伸手去摘妹妹手上的指虎,试图做最后抵抗。

男人助跑过来一个正面踢击,就把她蹬飞到笼子边上,撞出一声惨叫。

这次的角斗士没有犯上一个的错误,他弯腰拉起妹妹的头发,拖到边缘,在栅栏上打了死结捆住,这才转身走向姐姐。

姐姐已经快要站不稳,光看表情也知道,她的斗志和她此刻的身体一样,不堪一击。

男人舔了舔唇,在解说下流的催促声中,一把抓过已经没什么抵抗能力的姐姐,侧弯腰双手一搂,将她头下脚上抱起,狞笑着向下一坐。

嘭!

姐姐的头盖骨直接与坚硬的地面撞击在一起,闷哼一声,双腿瘫软分开,在男人的怀中变成了几乎折叠起来屁股朝天的羞耻姿势。

他抬起双腿,把她手脚一起压住,固定,接着双手撕破紧身裤的裆部,拽出内裤用牙扯断,亮出了成熟丰满的阴部。

笼子的顶盖打开,无人机缓缓飞入,一个个黑洞洞的镜头对准了姐姐不住抽搐的大腿根。

男人扒开姐姐的阴唇,淫笑着在镜头前展览里面粉色的肉壁,并拢粗大的食指和中指,根本没做什么润滑,就冲着敞开的洞口狠狠戳了进去。

垂在头两侧的腿抽动了几下,姐姐流着泪不停地摇头,看神情,应该也是在求饶。

但男人的动作,反而越来越快,擦伤的血丝承担了润滑的功能,不久,他就把手指加到了第三根。

姐姐尖叫起来,紧挨着进出指节的尿道里喷出了淡黄色的液体,但因为姿态的原因,那些尿都落在了她自己的头上。

不一会儿,男人把手指加到了四根,娇嫩的阴道已经变得好像随时都要裂开,充血过度的花瓣呈现出鲜艳的红色。

王燕玲透过玻璃注视着残暴的蹂躏,颤声说:“还……会再……往里加吗?”

“嗯。”许婷咬着牙点了点头,“这些人本来就以折磨女性为乐的疯子。看到女人痛苦,比自己射精还爽。她们都该死。”

随着拇指也强行挤入,姐姐的性器几乎被扩张到生产时的大小,男人像头牛一样亢奋地喘息,将胳膊往深处捅入。

他好像在里面捏住了姐姐的子宫,捏出了一声嘶哑的尖叫,和嘴角流下的血丝。

用拳头在本属于阴茎的地方用力翻搅了几十下后,男人笑着放开抽搐的女体,抽出了手,舔了舔上面混合着不明液体的血。

姐姐瘫软在地上,双腿张开,目光涣散。

他弯腰撕破她的上衣,双手拧住她的奶头,把她提起来,拖向被捆在笼子边的妹妹。

妹妹愤怒地叫骂着,反手去摸头发上的死结,想要解开。可仅剩一只手还能行动的情况下,如何也做不到。

男人把姐姐拉过来放在旁边,一拳打在妹妹的小腹。

她痛苦地弯下腰,但头发被绑着,头都低不下去。

他双手抓住她紧身衣的领子,一口气往下扯到了底。

妹妹大叫着一脚踢出去,做最后的徒劳抵抗。

男人轻轻松松抓住了她的脚,跟着抄起另一边大腿,把她抱起抬到半空。

不能让头发成为支撑一半体重的东西,她赶忙伸手抓住栅栏,双腿拼命挣扎。

男人低头冲着她毛发茂密的耻丘吐了两口唾沫,用龟头沾了沾,稍稍往下一挪,就是狠狠一挺。

那布满入珠的粗大阴茎也许在足够润滑的时候可以让女人升天,但在当前的情况下,不异于一根生生戳进最娇嫩器官的狼牙棒。

妹妹连抓着栅栏的手也疼到失去了力气,浓密的微卷长发被拉扯到笔直。

男人亢奋地冲击,猛烈的动作就像是要顶穿她的肚皮。

很难判断这位妹妹到底是不是处女,按说经常进行高强度运动的女人阴道瓣多少都会有所损伤,不能用出不出血来当作证据。但这会儿她不是不出,而是出了太多,比月经都夸张的猩红液体滴滴答答落在地上,血流如注。

小型无人机们纷纷寻找着最佳拍摄角度,看来被蹂躏的特写,已经伴随着解说疯狂的词句一起传送到了观众们的眼前。

许婷紧紧攥住了拳头。

叶春樱杀过人了,而许婷还没有。

她并没打算在这种事上也非要赶超自家所长,但她知道,未来的任务不知道会遇到多少危险。既然迟早要有亲自动手的时候,在这种她最反感的人渣身上靠宣泄怒火来抵消紧张与不适,就是最佳选择。

杀人不仅需要能力和冲动,也需要觉悟,尤其是对她这样的人来说。

而为此刻在眼前受凌辱的、与曾经那些受过相似凌辱的、已经或即将死在这里的女人们复仇,足够撑起她下手的觉悟。

尤其,当下正在被折磨的那两个,还是一对更让她感同身受的姐妹。

看着妹妹血流不止的下体,躺在旁边的姐姐哭叫着在哀求着什么。

可惜这个角斗士似乎听不懂她的语言,或是根本懒得理睬,依然越来越大幅度的摇晃着身躯,力道极强的冲击让妹妹的头一次次撞在栅栏上。

不一会儿,他双手卡住妹妹的胯骨,双臂肌肉猛然发力,把她往自己的胯下用力一扯,那条尺寸惊人的巨棒,竟然全部钻进了那女人的体内。

他喘息着用手掌按住女人隆起的小腹,使劲下压。每压一下,妹妹就发一声虚弱的惨叫。

一直压到那微微隆起的地方平坦了一些,男人才收回手,亢奋地大喊起来。

解说很熟练地给出了翻译,也一起兴奋地叫嚷:“他成功了!疾风的淫魔,再次保持了他每次战胜都能插入女人子宫的传统!又一位挑战者的生殖器败倒在他的大鸡巴下,看那肚子上的凸痕,多么令人愉快的样子啊!肏吧!肏吧!肏烂她的子宫!”

王燕玲低下头,已经不忍心再看,流着泪颤声说:“这些混蛋……都没有人性的吗?”

许婷的鼻尖几乎贴在了玻璃上,满含着怒火注视着那仍在持续的粗暴强奸,缓缓说:“动物才不会以虐待异性同类为乐,咱们看到的,就是人性的一部分。只不过,是大部分人不愿意面对,甚至不太愿意承认的那一部分。”

她将拳头放在玻璃上,用仿佛发誓的口吻说:“但人性还有另一部分,那就是你和我来到这里的原因。我相信,咱们代表的那部分,一定能赢过他们的那部分。一定!”

也许是激动之下,她沸腾的内力没有控制好,拳头和玻璃接触的地方,发出了咔嚓一声轻响。

那片非常结实的钢化玻璃,就这样出现了一个蛛网状的裂纹。

王燕玲震惊地看着许婷,犹豫几秒,试探着对玻璃打了一拳。

然后,疼得捂着拳头蹲了下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