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02章 敏感带探索计划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杉杉摘下耳麦放在腿上,紧张地问:“春樱,这……这要怎么回答啊?敏感带怎么算?痒痒肉就可以吗?”

叶春樱低头翻看着临时搜索出的资料,小声说:“敏感带和痒痒肉不是一回事,虽然地方可能很接近,但敏感带主要是负责性唤起,所以也叫性感带,主要就是指抚摸、触碰、亲吻后会对性欲产生极大促进的区域。”

韩玉梁在旁点头道:“女人的我比较了解,耳根、脖子侧面、尾骨上下、乳房周边,大腿内侧……不过这个东西因人而异,我遇到过一碰屁股下沿就浑身发软的,浑身最想要亲的地方在后脖子的,还有指头缝一被舔就一股股出水的。你老公哪里比较受用,还真得靠你自己想。”

叶春樱想了想,在手机上打开记事本,很认真地说:“韩大哥,我觉得她丈夫既然写了很多上去来给她降低难度,那只要说一些男人比较共通的敏感带,应该就能过关。你说说你的,给杉杉姐做个参考吧。”

韩玉梁一瞥她神情,暗想,我说给杉杉参考,你这记下来要做什么用?

摄像头还在工作,杉杉不敢转头,只是抬手捂着嘴做出思考的样子说:“对,对,韩先生,那个……请你帮帮忙吧。”

韩玉梁摇了摇头,柔声道:“杉杉,我并不是说不愿意帮你做弊,而是男人共同的那些敏感带,如果你都说不出几个来的话,你与你丈夫这几百次性爱中,你到底都在做什么?”

“我……我在被……被摆弄啊。”也不知道她差点脱口而出的话是被插还是被肏,反正看她脸红的劲儿,不外乎这类动词,“我现在脑子一团乱,真一点头绪都没有。”

“龟头乳头会阴肛门,这就四个了。平常你老公喜欢你摸哪里亲哪里,你再仔细想想,要连三个都想不出来,我看这老公你还是别救了。”

杉杉看屏幕上出现提示开始的字样,急忙拿起耳麦戴好,微红着脸开口说:“第一个……龟头。”

“正确。”

她暗暗松了口气,转转眼珠,小声说:“左乳头。”

一拆二,倒像是批发市场老讨价还价的。

“乳头只能算一个,对称同器官算两个也太便宜你了。说第三个吧。”

杉杉撇撇嘴,继续说:“会阴。”

“正确。”

“肛……肛门。”

“正确。我就说这次的游戏其实并不难。”

到了没参考答案的地方,杉杉吞了口唾沫,小声说:“呃……腋窝?”

“错了,下一个。”

“诶?他平常那里超级怕痒的啊……”

叶春樱赶忙提醒,“都跟你说了痒痒肉和敏感带不一定重合的啊。脚心更怕痒,那边可不能算敏感带吧?”

韩玉梁笑道:“我倒是遇见过那里也比较敏感的女人,指尖搔上去,最后眼泪和爱液齐流。”

杉杉咬唇思考了一会儿,赌博一样喊:“耳垂!”

“正确,恭喜你,最后一个说对了,这次你就赢了。”

“大……大腿内侧,不对……大腿根!大腿根腹股沟那边!”

过了一会儿,屏幕上跳出了对方的回答。

“很遗憾。杉杉,你与你老公的性爱经验太单调了,我敢打赌,你以前并没有亲吻或者爱抚过你老公的腹股沟,也许他那边也很敏感,但他没有写上这里。你输了。”

杉杉沮丧地捂住脸,弯腰低下了头,“啊……又输了……我都不知道,原来我……以前活得这么失败。”

“鉴于你已经可以流畅讲述那些比较羞耻的事情,这次的惩罚,就不再是讲故事了。”

杉杉靠在椅背上,有气无力地说:“是什么,你说吧,我……会尽力去做的。”

“很好,我喜欢你这样的态度,为了这个,今天也会给你老公加个鸡腿,让他吃好喝好。”

“谢谢。”杉杉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小声回应。

“惩罚分为两个步骤,首先,我给你五分钟时间,大声告诉我所有你能确认的,身上的敏感带,想到一个说一个,马上开始吧。”

“我……我的?”杉杉先是一怔,跟着倒是脑子很灵活,马上想起了之前韩玉梁说的那些,飞快地说,“那个……呃……耳根,脖子侧面,尾巴骨,乳……乳房附近,大腿内侧,后脖子,屁股……屁股下沿,指头缝!”

韩玉梁忍着笑想,她倒也不算说错,毕竟她的身子超乎寻常的敏感,真说全身都是性感带,都不太过分。

叶春樱在旁小声提醒,“还有私处那边,你对应一下男人那些。”

“对,还、还有乳头,龟……呸,阴蒂,会阴,肛门,腹股沟,还有……脚趾缝!”杉杉连珠炮一样红着脸报了一串,说得都有些心跳加速。

“还有吗?你慢慢想,不必着急。”

生怕之后会考验她老公那边的回答,杉杉苦思冥想,又说:“手……手心,后脖子,脊梁骨……两侧,唔……没了。”

“没想到,你一个连性高潮都昨天才了解彻底的女人,竟然身体这么敏感。真有意思,到底是你不解风情呢,还是你老公暴殄天物呢?”

“是我,是我……的错。我以前觉得性是洪水猛兽,就算……就算成年了,就算结婚了,也……也是很羞耻的事情,我不愿意和他沟通,我保守,这都怪我。”杉杉飞快说道,唯恐让丈夫受了惩罚。

“那么把性看作洪水猛兽的你,连自慰都不会的你,是如何知道自己身上这么多敏感带位置的呢?”

“诶?”明显不太擅长撒谎,杉杉当即就愣在了那儿,轻声嗫嚅说,“我……这个……其实也有部分……是猜的啦。不过,不过我身体真的很敏感的,真……的。”

“没关系,你不用那么紧张,敏感带本身就是靠探索才能慢慢发现的东西。你能靠猜测来圈定一个范围,很好,这有助于咱们进行下一个惩罚步骤。”

接着,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表格,上面记录着刚才杉杉说出过的所有敏感带,后面空着的格子,也不知道要留给她填写什么。

“你看看,没有遗漏吧,现在补上,还来得及。”

杉杉小心翼翼地看了一遍,说:“没有,就……这些了。”

“那么,你的惩罚任务,就是彻底调查清楚你这些敏感带的属性。你必须用跳蛋、舌头和手指分别刺激,逐个实验所有你说过的敏感带,并填写实验结果,结果分三类,可高潮敏感带,不可高潮敏感带,和非敏感带。所有敏感带必须单独刺激,试验出结果后至少休息五分钟,以免影响下一组。可以通过刺激达到高潮的地方填1,不可以达到高潮但是能让你性欲高涨,彻底湿透的填2,没有效果只是觉得痒痒或者少量湿润的,填3。数字后标注上最有感觉的刺激方式。一定要如实试验并填写结果,如果作假,打算胡选了事,之后的游戏中露馅的话,我会让你丈夫替你的作弊行为付出代价的。明白了吗?”

“我……我要自己来吗?”杉杉睁大眼睛看完,满脸困惑。

“你自己能舔到所有你说的地方吗?我说了你要标注最有感觉的刺激方式,不都试过怎么行?而且外部刺激的效果远好于你自己动作。反正你请的侦探恰好是一男一女,你自己选助手吧,顺便,还可以测试一下你的性取向。如果你对女人更有感觉,那……你老公的阳痿,反而是好事了哟。”

“我、我才不是……同性恋。”

“那我建议你选择男助手,和性取向一致的刺激效果更好。那么,期待你的结果报告了。反馈方式我会发送到你手机上,明天见。”

页面断线了。

杉杉的大脑也有点断线。

她望着还残留在页面上的表格,和表格边标红的“点此下载”四个字,又露出了要哭出来的表情。

韩玉梁双手往脑后一放,笑道:“先声明,我可不隔着衣服舔女人。我建议你还是选春樱吧,手指、舌头加跳蛋,闭上眼分不出男女的。”

叶春樱满面通红皱眉说:“可……可我又不会。”

杉杉抬起脚,在电脑椅上缩成一团,苦着脸说:“我……我需要……好好想想。”

“那好,你想好了找我们。”韩玉梁起身道,“春樱,给我点钱,我去找地方帮忙买个跳蛋。”

这时,杉杉的手机接收到了来自绑匪的新信息。

上面不仅有填写好的表格需要发送去的邮箱地址,还有一个快递代收点的取货二维码,标注为“游戏所需道具建议尽早领取带在身边”。

“多半跳蛋就在里头了。我去一趟吧。”韩玉梁虽然不爱跑腿,但更不爱叶春樱总是抛头露面东奔西跑。他办不了的,不抢着去,他力所能及的,就出去溜达溜达,顺便踩着夏天的尾巴多看街上几个超短裙美女。

那个代收点就在杉杉家附近,韩玉梁不太情愿骑电车,算算距离,索性大步流星跑了一趟。

箱子当真不小,里面还沉甸甸的,也不知道都装了什么,箱子上的信息全部是匿名,但如果是网购巨头旗下的商户,估计箱子里面会有店铺信息,逆追踪一下,起码是条线索。

回到事务所,叶春樱等在玄关里的客厅改装办公室,指了指有床的那间屋,小声说:“她说累,先午睡了。”

韩玉梁把东西放到办公桌上,走到空调风口拉开衣服吹了吹晒到略显暗红的肌肤,一想这会儿屋里只剩叶春樱,索性将上衣脱掉,半裸站在那儿,“东西领回来了,但上面写信息那张纸上全是星号,屁也看不到,翻翻里面,估计能摸到商铺。”

叶春樱拿出裁纸刀,看一眼他,把刀放下,先去卫生间拿了一条干毛巾出来,站在他背后先把那结实宽阔的脊梁中央擦了擦,递给他说:“别着凉,这样吹容易感冒。”

“我八岁前把一辈子的风寒得完了,不会有事的。”他笑笑,但还是把身上擦了一遍。

近在咫尺看着那极为性感的裸背,鼻端传来淡淡的男人汗腥,叶春樱脸上一热,急忙退开回到桌边,把大纸箱子割开胶带,拆出了里面的东西。

果然,箱子装满了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的情趣道具。如果杨明达作为生日里的同款三屌算是小学生水准的采购,那么眼前这一箱子起码已经够得上大学毕业水平。

糟糕的是,还没有那些一口一个“亲”但实际上只想亲钱的店主们喜欢留下的各种东西,诸如发货单啊返现卡啊手写体打印信件啊给钱求好评券啊……什么都没有。

干净到根本找不出店铺是哪家。

韩玉梁之前也大采购过一次,他觉得自己挺能花了,在这箱面前依旧不值一提。

能压过一头的,恐怕只有张萤微她娘那个装满了玩具的大衣柜了。

那么,对这样的大客户,要求不许额外留任何东西,并让快递那边多一道手续干掉信息,应该不难。

东西不光多,还精,几种跳蛋里就没有简单的款式,各种用来刺激女性私处的玩具让韩玉梁都想把这箱宝贝当报酬收下。

他挑拣了一下,拿出一个材质柔软,摸起来比较亲肤的无线跳蛋,连着遥控交给了叶春樱,“你去充上电,看看说明书,杉杉这性子,应该不会让我来的。”

叶春樱皱起眉,“可我也不想啊。韩大哥,我……性取向挺正常的。”

“当工作咯。”韩玉梁笑道,“难道你还希望我来干么?”

叶春樱斟酌一下,红着脸说:“嗯,我希望你来。”

“哦?为什么?”

“你技巧好,经验丰富,而我……肯定比不上你,万一测试结果有误,影响后面游戏环节,杉杉输得更惨,免不了会怪我。至于她担心的事情……我会在旁边盯着的。韩大哥,我也相信,你不会不经过她允许就胡来,对吗?”

韩玉梁点点头,微笑道:“好,我保证不做她不情愿的事。可是,她要不情愿让我碰呢?”

“我跟她谈谈试试吧。”叶春樱无奈地说,“其实,按我的估计,这个绑匪的企图很明显,杉杉……早晚是要过这一关的。我甚至觉得,她不久可能都要……”

她没说完,在这里停住了话头,似乎不愿意面对那个可能性,起身说:“韩大哥,你也上楼休息会儿吧,我看你没骑车去,挺累的。这边有行军床,我陪着杉杉一起午睡。最近挂着暂停营业,我反锁好门,不用担心有人来。”

“我没午休的习惯,你睡吧,我去办公室玩会儿电脑。”韩玉梁单手把行军床拎出来放在远离空调口的角落,皱眉道,“里面是双人床,你不行就去跟杉杉一起睡吧,今天是干净床单,又没被尿过。”

“还是不了。”叶春樱从柜子里掏出枕头凉被,和衣而卧,“我不想跟她太亲近。”

难道是担心杉杉坚持选她来当助手?

韩玉梁略一思忖,不愿多问,道声午安,进办公室关门打开了这边的空调。

一直浏览各种资讯看到下午近五点,屋门才被敲开,叶春樱走了进来。

“韩大哥,咱们三个的车票买好了,今晚十点半出发,我觉得时间应该够咱们帮杉杉完成任务。”

“嗯。”韩玉梁点点头,轻声回应。

汪媚筠和沈幽联手解决了他的合法身份问题,虽然不禁深查,但就算是去华京旅游,只要不接近敏感地区,也不太可能被查到暴露,买个从新扈到HJG03的车票,问题不大。

“杉杉姐正在准备晚饭,咱们早点吃,吃过后她洗个澡,就可以开始了。”

“她选好了?”

“嗯,你。”

韩玉梁有些惊讶,“真的?你怎么说服她的?”

“我没说服她。”叶春樱轻声说,“她醒来后,就说她想好了,选你做助手。不过要求我在旁边监督。”

“这么简单?”韩玉梁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我可真没想到。”

“我也问她了。”叶春樱看了眼外面,小声说,“她说,他觉得绑匪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的,早晚要做更丢人的事情,不如……干脆放开些,先从比较能接受的适应一下。不然……”

“不然什么?”

“不然有一天绑匪要她找个男人做爱才肯放她老公,她总不能上街随便去拉一个。”叶春樱的神情显得有些复杂,“她是这么说的。”

韩玉梁忍不住笑道:“那这绑匪图个什么呢?这么漂亮的女人,便宜了我这个侦探?”

“照说是挺荒谬,可……”叶春樱犹豫了一下,“我也有和杉杉姐一样的感觉。好像,比起占有她,这个绑匪更愿意一层层剥掉她的羞耻心,更愿意让她一次次在陌生人面前丢脸。所以……她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她说,大不了救回丈夫就跟他离婚。”

韩玉梁长叹一声,靠在了椅背上。

“韩大哥,杉杉姐长得很漂亮,你……怎么看起来没精打采的?”

他单手托腮,懒懒道:“她对她丈夫如此惦念,情深一往,对这样的女人……我有些提不起劲。”

叶春樱先是一怔,跟着嫩红唇角微微翘起几分,眼中一阵暖暖波光,轻快地说:“当工作咯。”

得了便宜不好再卖乖,韩玉梁点点头,起身跟着走了出去。

杉杉已经把晚饭准备得差不多,不知何时还下去买了一瓶红酒,摆下杯子开了塞。

那一瓶酒,她自己就喝掉了三分之二。

担心她醉了洗澡出事,饭后叶春樱不得不也换了浴袍,跟她一起进了卫生间。

韩玉梁先进有床那间办公室等着,坐下一看,杉杉应该已经亲自翻过了那箱宝贝,床上放着一个能盖住她小半张脸的大号皮眼罩。

估计,一会儿她就要用这东西自欺欺人了吧。

他挑的跳蛋也放在床上,还连着旁边办公桌延伸来的充电线,看上面的指示灯,应该早就充满了。

他伸了个懒腰,舒展身躯横躺在床尾,闭目冥思,静静等待。

比较意外,杉杉并没因为羞耻而磨蹭太久。大概是惦记着早点完成惩罚任务,晚上还要乘车出发直奔HJG03,她没有洗头,简单搓了搓身上,就裹着大毛巾带着出浴后的水润香气缓缓过来,转身坐在了床边。

韩玉梁这才发现,从晚饭到现在,杉杉都还没跟他说过一句话呢。

“杉杉,你要是还没准备好,就再想想。情欲这种东西,放松下来才能比较容易享受。”

她还是没答腔,仅仅摇了摇头,双手把大毛巾仔细掖紧,拿过那个眼罩,狠狠咬住下唇,戴在了脸上。

叶春樱穿着睡衣进来,调整了一下空调的温度,柔声说:“杉杉姐,我来了,咱们……开始吧?”

“嗯。”杉杉轻轻哼了一声,吁出口气,坐在那儿放松下来。

叶春樱拿起办公桌上打印出来的那张表格,问:“韩大哥,按你的意见,照什么顺序进行比较好?先从不那么要紧的地方开始吗?”

看杉杉双拳紧握微微颤抖,好像只待宰羔羊一样楚楚可怜,一股兴奋从心底升起,韩玉梁微微一笑,摇头道:“不,那样太耽误时间,先从最关键的地方开始,也好让杉杉快点适应。”

杉杉一颤,轻声说:“要……直接从下面开始吗?”

看来她也知道最关键的是哪儿。

“其实有些地方根本不用实验,也知道一定能带来高潮。杉杉,那几个地方,你确定不需要作弊直接写上答案么?”韩玉梁拿过另一张打印件,柔声问道,“我也不绕弯子,其他地方姑且不论,阴蒂这边你是肯定会高潮的,把它跳过的话,你应该能比较容易接受一些吧?”

杉杉犹豫一下,带着明显的不信任口吻说:“你……你愿意跳过那里吗?”

韩玉梁笑了笑,拿过笔,在阴蒂后面的格子里写上1,注明跳蛋,道:“跳过吧,这样你可以用手挡住阴部,不用把内裤彻底脱掉,更合适一些。”

他并不是打算以退为进。

反正今晚怎么也吃不进嘴里,不如索性卖个人情,还能讨好一下旁边监督的叶春樱。

但杉杉站了起来,她解开大毛巾,丢在床上。

还泛着水气的娇美身躯,裸呈无遗。

“那……韩先生,就从……下一个地方开始吧。会阴,还是肛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