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73章 管中窥Doll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我要是不放呢?”

阳物还粘着汪媚筠的唾液,那成熟的下体还残留着极乐的余韵,韩玉梁低头望了一眼,心想反正考试已经结束,趁这个时候插进去生米做成熟饭好像也没什么。

“你不会那么做的。”汪媚筠用颇为崇敬的眼神望着他,光靠表情,就让人有被拍了马屁的感觉,“阿梁,你这人最守信用了。对不对?”

她话锋一转,语调成了撒娇的模样,“而且人家真的饿了,不信你听听,肚子咕咕叫呢。拜托,下去吃饭嘛。”

“那你可以先吃点别的。”韩玉梁知道今后要和这女人长期合作,落下违约的话柄确实不值,但就这么放过她没有寸进,又觉得不甘心,索性挺着肉棒又走到了汪媚筠脸边。

“我不喜欢吃这个。”她挑了挑眉,“你这么小心眼儿的,我上次没吃……你惦记上了?”

“我也不喜欢正想要女人的时候停手跑去吃饭。”韩玉梁不再给这个狡猾的狐狸精妥协的余地,手指捏住她还在充血的乳头,“你选吧。”

“成交。”她笑了笑,“就当是……在吃没处理好的鱼子酱吧。嗯嗯……希望你最近吃蔬菜比较多。”

“抱歉,我无肉不欢。”

她叹了口气,“那我只好忍着腥试试看了……呜唔……”

伴着性感的鼻音,她侧头把龟头含了进去,熟练地用唇舌爱抚,准备承接他克制很久的欲火。吞吐了几下,她侧眼看了下表,稍微离开一些,说:“别忍着,稍微快点。”

“怎么,你饿成这样?”

“不,午餐我还给你约了人,这会儿他估计已经到了。那是你第二场考试的考官,他来判定你是不是合格,可以去进行这个任务。”汪媚筠绕着圈舔了一下包皮前的缝隙,笑着用舌尖挑了挑马眼,“所以咱们最好快点。”

“我要是这次考试就没通过呢?”韩玉梁皱眉看着她还一片绯红的脸。

“我没做那个准备。”她露出狡黠的笑容,唇角带着上扬的弧度张开,笼罩在龟头前,“我知道你一定能通过的。”

他笑了笑,道:“那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吗?”

汪媚筠收拢嘴唇在他的龟头上轻轻嘬了一口,“你八成在想狠狠插进我的嘴巴里,狠狠肏我的嗓子眼儿,让我反胃恶心咳嗽,满脸呛得都是鼻涕口水,然后再射我一嘴,看我遵守承诺含着眼泪可怜巴巴地咽下去。”

韩玉梁忍不住眯起眼看着她,“你该不会是个强化适格者吧?”

她轻笑两声,舌尖灵巧地勾着龟头动了动,“不,我只是专门钻研过男人的想法,而你,简直是男人中的男人,那么……来吧,我愿意为了让你高兴,被你干成那种乱七八糟的样子,只不过……人家洗脸补妆的时候,你要耐心多等等我哦。”

说着,她吐出舌头,把嘴巴张成了一个圆圆的洞,可以清楚地看到小小的喉花正垂在那里,随着她口腔轻柔的喘息而微微晃动。

大概是已经轻微脱水,她的唾液变得粘稠,在雪白的牙齿中间拉长了几根蛛网一样的银丝。

不能因为被猜中就改变想法,韩玉梁哼了一声,摇低束缚台的靠背,抱住她的头,就狠狠干了进去。

但他没完全让汪媚筠如愿以偿。

最先的两股浓精喷进她嘴里,让她挺着脖子咽下后,他就忽然抽到外面,把剩下的部分全射在了她的脸上。

量不大,但那种微妙的羞辱感,足够让他浑身舒泰。

“阿梁……可以放开我了吗?这点蛋白质,根本不够填饱我的肚子诶。”

刚射过的男人正是享受余韵不太愿意说话的时候,他点点头,解开她双手皮带,剩下的让她自己去弄,就坐到一边的单人沙发上,端起杯子喝水。

汪媚筠也不急着解开其他皮带,而是慢条斯理把脸上那几小滩精液推开,涂护肤品一样抹开在面颊,“呐,这样你是不是更喜欢了?”

韩玉梁喝着水瞥她一眼,懒得吭声。

他觉得自己嘴头上斗不过这只狐狸精,叶春樱估计也难,单纯为自己利益考虑的话,他得让许婷多历练历练,将来肩负起跟汪媚筠对接这个重要工作。

嗯,估计她这会儿已经在打喷嚏了。

多半是不能让下面的“考官”久等,汪媚筠活动了一下发麻的四肢,就钻进卫生间飞快打理了一下自己,冲澡梳头穿衣服,补妆就擦了个口红,全程竟然只用了七分钟。

“需要这么着急么?”走进电梯的时候,韩玉梁轻声问道,“那人很重要?”

“是的,很重要。”汪媚筠抬腕看了一眼手表,“还好,目前迟到的不多,还在那位绅士可以忍耐的范围内。”

她扭头看了看韩玉梁,伸出手给他整理了一下衣领,拨弄拨弄头发,很认真地说:“我建议你在那人面前好好表现。如果顺利的话,那位可以成为你一个隐秘的任务渠道。而且是你喜欢,但叶春樱不太可能愿意让你接的那种。”

“哦?”

“以年轻女人为目标的狩猎,你家小所长的正义感,会同意吗?”汪媚筠拿出一个硕大的墨镜,慢悠悠戴在脸上,然后往他身上一靠,挽住了胳膊。

韩玉梁在诊所的时候量身高差不多在一米八五上下,而汪媚筠穿着普通的高跟鞋,已经基本和他持平。不是靠在壮硕的他身上的话,恐怕很难找到小鸟依人的感觉。

“那听起来不像是你这个特安局督察会认同的活儿啊。”他有点纳闷,一边迈出电梯,一边问。

“阿梁,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处理张萤微母女的吗?”

他略显别扭道:“能别老提那个么?”

汪媚筠笑了笑,“你搞错了,我并没有打算抨击你的意思。我只是想提醒你,现在这世界是女人多,这个比例在哪儿都一样,那么,恶人里当然也是如此,会有不少女坏蛋。”

“所以……是指狩猎她们?这和我要见的人有什么关系?这种委托你来找我不也一样?”

“不太一样。”她领路往附近的饭店走去,小声说,“男女终归还是有区别的,男人的坏蛋,法律来不及处理的,咱们抹杀掉就是。而女人即使坏……也依然是个女人。比起杀掉,还有更好的处理方式。我要带你见的那位,就是在地下世界兼职处理这种女人的组织,在亚洲地区的代理人。”

她推开门,走进回廊,径直迈向尽头的包厢。

“你可以叫他塞克西·道尔。当然,那是假名。这一行不怎么用真名活动。”进入包厢后,汪媚筠指着座椅上正对鸳鸯火锅中的辣椒舔嘴巴的金发白人男性,很简略地介绍,“等菜上齐,再说正事吧,我看……大家都饿了。”

这家饭店的厨房效率颇高,那位假名起得很没诚意的塞克西跟韩玉梁寒暄了几句,东西就流水一样摆上了桌。

明确不需要服务员帮忙后,汪媚筠锁上门,坐下,微笑开口:“那么,大家决定先吃,还是先说?我个人不太喜欢一边吃一边说,不严肃。”

“先吃先吃,来,汪姑娘,韩兄,咱们先用膳。”塞克西很热情地挥舞着手臂,筷子把一大盘子肉片拨拉进鸳鸯锅辣椒那一边,蓝色的眼睛映出一片兴奋的红光。

“我不讲究那么多,边吃边说吧,你等肉熟不也要时间。”韩玉梁略一沉吟,道,“先告诉我,第二场考试要考什么?”

“韩兄原来是个急心肠。”塞克西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亮出里面一个小小的存储卡,推到韩玉梁面前。

韩玉梁接过来,皱眉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还有你怎么说话这么……唔……拿腔拿调的?用词还这么别扭。”

“他学汉语的时候不小心沉迷了几个月古装片,遇到自己人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用那种腔调……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样反而和你谈得来。”汪媚筠若有所思地瞥他一眼,笑着说。

塞克西一拱手,笑着做了个抱拳的动作,“没错,吾辈很喜欢武林高手。韩兄,那里面是一张存储卡。”

韩玉梁忍不住拍了一下脑门,“我知道,我是问这卡里面是什么,考试题?”

“不,是复习资料。就像……唔……就像是电子版的五年模拟三年高考。”

嘶……怎么感觉他拿来比喻的书名有点微妙的不对劲儿呢?

意识到没有解释清楚,塞克西把嘴里的鲜美牛肉用力咽下去,唇角冒着红油继续说:“那里面存储了许多资料,如果你能全部学习掌握,你将成为当今时代非常熟练的调教师,如果你全部深入理解,你就将成为调教行业的艺术家。汪姑娘对你的考试你已经通过了,那么,我相信你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把这些知识结合到你的神奇技能中,你就能将年轻美丽的女人,轻松塑造成高价的商品。”

韩玉梁盯着那存储卡,皱眉道:“女坏蛋里有那么多年轻漂亮的么?”

汪媚筠挑了挑眉,“塞克西那边有熟练的全身整容医师,不够年轻漂亮的,处理成中低端量产货品也可以。”

他看了一眼正在大口嚼黄喉的塞克西,不解道:“你一个特安局的,怎么跟这种奴隶贩子搭上线的?”

“我可不是以特安局督查的身份认识他的。实际上,他背后的SD,跟雪廊是合作伙伴。那边一年能给SD贡献起码三、四十个素材,这还是沈幽把关的情况下。SD主要是做高端定制,这素材量很充足了。”汪媚筠拿出手机,输入密码进入到一个数据库中,调出一张照片,“这次你们去华京,还让SD拿去了几个素材。”

韩玉梁瞥了一眼,正好看见正跪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在求饶的刘恭月,一个穿着手术衣的医生正用冷漠的眼神打量着那几个女人,估计是在考虑怎么改造一下好卖。

在汪媚筠随后的介绍中,韩玉梁总算稍微知道了一些关于这个全称为SexyDoll的灰色组织的情报。

他一听就觉得耳熟,看了logo又觉得眼熟的原因,就是SexyDoll在正常世界中并不是什么非法组织,而是全球最有名的情趣用品制造公司之一。

所以汪媚筠刚才才会提到兼职这个词,因为贩卖奴隶的那些金钱收入,比起他们用来取悦女人的那些商品带来的财富,简直不值一提。

他们兼职真正想换取的,是关系和情报。

可以当作惩罚方式的进货帮助他们结识了各大洲的清道夫组织,而性价比极高的出货帮他们成为了很多黑帮分子的座上贵宾。

他们不自诩正义,但从不碰无辜的女人。他们也不觉得自己是犯罪集团,甚至有不少地方的监狱会请他们帮忙处理比较棘手的女囚,而且,他们也会在清道夫组织需要的时候,利用上手头的关系网和情报。

比如这次,汪媚筠盯上的那个目标——海蛇。

海蛇此前一直是跟海盗合作,接收大量拿不到赎金的肉票,男的作为奴工,女的作为性奴简单转手贩卖。

最近在SexyDoll的帮助下拓展渠道后,准备尝试高端定制性奴这个领域,但手上没有足够专业的调教师,就在地下世界进行了招募——当然,这全部是汪媚筠一手策划的阴谋。

为的就是从海蛇手中拿到某位“主办者”的线索。

玩游戏需要稳定供应的人,而海蛇,正是那位“主办者”的供货商之一。

韩玉梁最终的目的,就是在这次招募中,由SexyDoll的推荐进入选拔,最后成为海蛇选中的调教师,携带体内的定位设备,准确找到那帮人藏匿的海岛。

连吃带喝了解完了人物的具体细节,韩玉梁问道:“那么,我还是不知道第二场考试是什么。要看看我背这些习题背得熟不熟?”

塞克西心满意足地用餐巾擦着嘴巴,摇了摇头,说:“不,韩兄,调教师讲究的是知行合一。只在脑子里会,没有意义。汪姑娘给你预设的身份叫做魔手,那么,第二场考试,我会为你准备一个素材,当场验收你的神奇技能结合了调教知识后的效果,只要你能在海蛇的招募过程中达到平均水准,有我们的推荐,你就可以顺利走后门入选。成为海蛇的首席调教师。”

韩玉梁扭头看向汪媚筠,“我怎么觉得有点上你的当啊。等任务开始我要干的事儿就是调教调教再调教,你说的奖励呢?我要一直憋到任务完成?”

汪媚筠没有回答,塞克西在旁开口说:“怎么会,调教师肯定会有性爱方面的福利,贩奴组织怎么可能缺人来做这种工作。啊……不过,韩兄,我们那边还好,海蛇那里关押的,可就是没犯过什么大罪的无辜女孩了。希望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别有什么心理负担。为了演戏,有时候该做的事,还是要做,你就告诉自己,你是为了救她们。”

汪媚筠咯咯笑了起来,“你可别把他当成什么正气凛然的大侠,能练出那种本事的,一身功夫也是采花贼。要不是有个叶所长当驯兽师,保不准这家伙现在就是我们要对付的目标了。他就是把海蛇那边的受害者全上一遍,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说不定,还挺高兴有个欺负良家妇女还不用被所长怪罪的机会呢。”

“呃……我有那么恶劣么?”韩玉梁板着脸给自己稍微挽回一点颜面,不过心里却在暗暗感叹,这狐狸精该不会真有读心术吧?

他确实爱这个任务爱得不得了。要是以后塞克西这边能三不五时给他来个类似的,让他玩弄一下女人都算行侠仗义,那他剩下的时间跟着叶春樱啊许婷啊雪廊啊去干什么要当君子的买卖都能忍了。

“不说闲话了,塞克西,这卡里有多少学习资料需要看?第二场考试在什么时候?”

“那要看你什么时候能熟练掌握了。”塞克西思考一会儿,说,“那里面的视频资料并不多,很多都是道具的使用方法,比如绳师需要的绳缚术之类,既然你是身体技术流,那些你可以粗浅了解就好。其余文字资料稍微多一些,大概有个几十万字,主要是针对不同女性的身体和心理状况,以不同定制需求为目标的不同操作方式。还有一些帮助辨识女性类型的教材,我觉得……如果你头脑好的话,大概要一个月左右吧。”

韩玉梁笑了笑,“我用不了那么久。如果我准备好了,怎么通知你?”

塞克西低下头,拿出手机嗯了几下。

跟着,韩玉梁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这个匿名邮箱地址请你储存妥当,这将是你和我的唯一直接联系渠道。我对不同合作伙伴采用的联系方式也不同,如果这次合作顺利,也许咱们就可以交换真正的手机号码了。”

韩玉梁笑道:“这就是我真正的手机号码。我的女朋友帮我买的。”

“哦……也对,你是开门营业的侦探,是我失言了。那么,我等你的好消息。”

“考试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么?”握手的时候,韩玉梁随口套了一下题。

“没什么,你就把你理解的调教知识,尽管展现出来就好。我会在考试前告诉你定制客户的目标。”塞克西站起来,微笑着说,“当然,请放心,不会涉及人体改造的部分,那些需求不是调教师负责,会有专门的医生处理。”

看来这是个大忙人,匆匆吃饱,匆匆说完,就匆匆开门,挥手告别。

韩玉梁把存储卡揣进钱包,看着还在斯斯文文吃肉的汪媚筠,道:“午餐后你有安排么?房间我记得还没退吧?”

汪媚筠舀着涮好的脑花在红油小料里蘸了一下,“今天是周五,阿梁,你该不会觉得,特安局的副督察可以仗着特安课自己说了算,随便翘班一整天吧?而且,那家情趣酒店是自动结账的钟点房,我不续费,这会儿打扫卫生的应该已经进去了。”

“你没有午休么?房间……咱们可以再开。”

“我没你那么好命啊,整天只需要上网玩游戏挑逗女人,工作就会自己找上门,还有贤内助给你处理好,静等着出手就行。”她舔了舔被辣红的唇瓣,“最重要的是,感谢你,阿梁,我今天非常满足,至少两个月不需要自慰了。最近的工作压力托你的福一扫而光,这么好的精神状态,我当然要赶紧投入到调查中。你那些过剩的欲望,就留给你家可爱的小所长吧。至于我,等我需要结算报酬想打折的时候咯。”

韩玉梁半开玩笑道:“看来我真该先强奸了你再来吃饭。”

汪媚筠挑挑眉,“那我就未必肯和你吃这顿饭了。我不排斥和强奸犯合作,但前提是,那人不会来强奸我。”

她勾勾手指,凑过来给了他一个各种意义上都很“火辣”的吻,贴着他的唇呢喃:“放心,亲爱的,我领教了你的功夫,忘不了你的。作为减压手段,你比自慰好多了。你想要的,迟早都是你的。”

他咽下被故意喂进来的一嘴小米椒,嘶嘶抽了几口气,“好吧,我拭目以待。”

在积雪中漫步看起来挺浪漫,但并不是什么有效率的移动方式。

而且,汪媚筠出门就打了车,在已经清理干净的机动车道上扬长而去。

韩玉梁溜达了一会儿消消食,看公交车站没有身材很好的妹子可供贴身娱乐,也打了一辆车,慢悠悠回事务所去了。

本来打算回去就把卡塞进读取器插上电脑开始强化学习,可没想到,竟然来了客人。

但并不算什么不速之客,毕竟说起来,这是一场约定的拜访。

只不过特别凑巧,那位比较稀罕的客人,和韩玉梁在楼下碰上了。

他并没第一时间认出来客人的身份,还当是楼里哪家住户的年轻女儿。

但一起走进楼道后,他忽然感受到了清晰的杀意,身体几乎本能地作出反应,展开轻功往远端瞬间拉开距离到极限。

杀气的源头——那个上身裹成球下身却穿着过膝袜小皮鞋亮着绝对领域的年轻女生笑了笑,说:“果然每次测试,你都不会让我失望。真是神奇的本领。”

韩玉梁这才松了口气,过来和她重新站到一起等电梯。

“你的易容术也让我觉得很神奇,沙罗。”

那女生抬起手,长长的棉衣袖子里露出一根冻得发红的手指。手指贴到唇边,摆了一个可爱的姿势,她用马上就和刚才不同的娇嗲声音给出了回应。

“什么沙罗啊,人家叫小岛秀子,不是秀夫,是秀子,就住在这栋楼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