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07章 寸草不生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所谓工业,就是让生机勃勃的土地为了出产人类需要的东西而变得寸草不生。

那么,在HJG03区做这种任务,好像还挺合适的。

如果叶春樱在,杉杉的帮手当然不做第二人想。

但她不在。

此时此刻此地,只有韩玉梁。

杉杉把脚缩上沙发,抱住膝盖,没穿衣服,就那么坐着,神情恍惚地说:“韩玉梁,我……挎包里有钱。你能帮我跑一趟,在附近……在附近找个还没关门的……”

说到这里,她崩溃一样地抱住了头,“这个时候超市都关门了啊!我要去哪里买剃刀啊!要让我一根一根全拔下来吗!”

“电动刮胡刀也可以的话。我带着。”

杉杉抬起头,泪汪汪地吸了吸鼻子,“可那是你的剃须刀啊,我……我要拿来干这个,也太不像话了。”

“你发什么傻啊,我舔过的地方,还会在乎刮胡刀蹭几下?”

被他说得红了脸,杉杉轻声说:“可……可好长的。需要先用推子或者剪刀,修短才行。”

“这里有剪刀。”韩玉梁很快从抽屉里翻找出来,“用我帮忙么?”

杉杉露出近似自暴自弃的眼神,点了点头,“我自己……没办法弄干净的。我……以前也没弄过那边。”

看得出来。

打理过的草坪不会这么原始茂盛,充满勃发的生命力。

不过韩玉梁的口味很杂,岛泽莲那样柔嫩光滑的白馒头他喜欢,这样毛发丛生的裂口桃儿,他也喜欢——只要里头暖湿紧嫩,毛不毛的都是次要。

但对男人来说,把女人最私密的地方一点点清理干净,也自然而然会有一种留下了什么印记的占有感。

出租屋的卫生间很小,杉杉穿上拖鞋去看了看后,摇头放弃,弄了两张报纸,铺在了沙发上。

大概是为了消灭最后那点羞耻心,她走来走去收拾的全程,都没有穿任何东西。

“这里我自己可以处理。你……帮我剪下面吧。”准备好所有东西后,她拿热毛巾捂住腋下,靠在沙发上,坐着报纸把双腿打开,然后把热毛巾放下,拿起两个硬币,抬高手臂,夹住腋窝里的细长卷毛,一用力,拔掉了几根。

韩玉梁拿起剪刀拉来一个马扎坐下,“不疼么?”

“不疼,以前约会穿无袖衣服的时候就拔过。”杉杉盯着自己的腋窝,一下一下拔着,看表情,确实不怎么疼的样子。这个姿势下,她的乳房被挤压成了奇妙的形状,随着手臂动作摩擦,嫣红的乳头也一点点膨胀了起来。

韩玉梁捏住她的阴毛,开始下剪子。

咔嚓,咔嚓,咔嚓……

其实以他的功力,出阴劲儿给她冰麻了,换成阳劲儿一揉一搓,就能弄掉全部毛发,弄出一个之后很久也长不出多少的人工白虎。

但那样怎么比得了这么捏阴毛拨阴唇慢悠悠用剪子处理好玩。

等杉杉处理完两边腋下,顺手把乳头边的也拔掉,韩玉梁这儿总算是修剪出了一片不太长的平整草坪,进入到电动剃须刀可以处理的范畴。

说起来,这剃须刀是叶春樱存款不过几千块的时候花了好几百给他买的,因为错过了一个打折活动心疼得念叨了好久。

诊所的生活也就是不到两个月前而已,怎么会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呢?

他自嘲一笑,拉回注意力,将刀网贴在了杉杉的胯下。

随着飞速旋转的摩擦声,杂乱的毛丛变成了微泛青色的肌肤,比起彻底除毛的下体,还是少了几分细嫩,但带着这种色泽,也会有一种人工修剪过的印记感。

剃到阴蒂附近的时候,杉杉果然迅速来了感觉,大腿根一颤,紧紧抱住了膝盖。

做好人嘛,当然要做到底,他笑了笑,故意在那附近绕着圈子转了转,才往大阴唇两侧滑下去。

剃须刀并没什么震感,不像电动牙刷可以直接顶岗按摩棒,可没想到就是用刀网故意若即若离地拨弄那么几下,剃到下面会阴附近的时候,被扒开的红嫩膣口,竟然就已经有了温润的水光。

没办法出声说让韩玉梁不要盯着看,也没办法摆脱目前的状况,杉杉轻喘着望着自己股间移动的剃须刀,缓缓抿紧了嘴唇,眼中之前闪动的泪光,也随着一丝感激般的情绪,而干涸消失。

打理完整个阴部,韩玉梁拿过毛巾,给她擦了擦,略一观察,嫩白泛红,微有毛根淡青,颇诱人的一口美牝,“成了,你起来走走,看看扎不扎。”

“嗯。”杉杉点头站起,跟着抬腿踩在茶几上,弯腰用剃须刀把小腿上稀稀拉拉的几根深色汗毛清理干净,轻声问,“应该……没有哪里有毛了吧?”

“还剩一点。”韩玉梁柔声道,“那边你坐着不方便,得趴下。”

杉杉这时乖得就像一只小羊,一听,就默默爬到沙发上,扶着靠背将臀部往后撅起。

看来她知道是哪儿。

“这里就几根,你说吧,怎么处理?”韩玉梁也不客气,扒开丰美的臀肉,就用手指尖碰了碰她纹路颇深的肛门。

“还是……剃掉吧。这边我不敢拔。”她小声回答。

细毛虽然挺长,但毕竟只有寥寥几根,对准刀网缝隙压下去,轻轻松松就能剃掉。不过为了能够到毛根,他还是得把她两瓣屁股用力拉开。

这种事没有三只手可做不成,杉杉只好忍着羞耻自己用手掰开臀肉,让平整了些的臀沟里,被蜂鸣的剃须刀一寸寸清剿干净。

这次,算是彻底完事了。

杉杉把装满了断毛的报纸缓缓叠起来,神情颇为古怪。让韩玉梁莫名想到了之前见许婷听过的一首歌,“我已剪短我的发,剪断了惩罚,剪一地伤透我的尴尬。”

她沉默了一会儿,看向他的裤裆,轻声说:“你……又兴奋了吧?”

其实刚才纯欣赏,韩玉梁并没怎么往小兄弟里送血。

可女人这么问,是天上掉的好兆头,不抓住机会就是犯傻。

他当即趁着坐姿看不真切,一股真气刺激过去,勃然挺立,柔声道:“这也是难免的,我是个大色狼么。”

杉杉轻轻拍了拍脸颊,“我得冲个澡。那……你去洗一下,我帮你弄出来吧。不然你晚上睡不好,我……也睡不踏实。”

“好。”没什么客气的必要,反正无非就是润滑剂一裹飞快地撸,她既然开了口,韩玉梁当即把裤子裤衩一口气脱下来扔到边上,去卫生间洗小头了。

上次按她要求洗那么干净,结果抹了一堆润滑剂,他这次懒得再费那力气,胡乱打了打香皂,就温水一冲,走了出来。

杉杉还是坐在沙发上,没有拿润滑剂,而是双手扶着膝盖在发呆。

“呐,洗好了。有劳杉杉你帮忙,多谢。”他大大咧咧过去,垂手分腿站定,大紫蘑菇近得快要顶在她脸上。

她还是没去拿润滑剂,抬手握着他的鸡巴套了两下,竟然吐出舌尖,托在龟头下面,缓缓往上舔了一口。

“怎么,准备用嘴了?”韩玉梁很诚实地给了一个喜出望外的表情作为鼓励,垂手抚摸着她的耳垂,“我可没要求哦。”

“韩玉梁,我为你口交,”杉杉抬眼看着他,很认真地说,“你来教教我,到底怎么样男人才会感到特别舒服,好吗?”

“仅限口交范围?”韩玉梁马上问道。

杉杉犹豫一下,点了点头,带着一股微妙的歉意说:“我……不到不得已,还是……不想彻底对不起他。”

很好,称呼已经从不离口的“老公”变成“他”了,女人的心思果然变化迅速。

韩玉梁用拇指摸了摸她的唇瓣,微笑道:“好,那我就教你些我知道,你也比较能接受的。”

杉杉楞了一下,“还有很多我不能接受的吗?”

他挑了挑眉,“让你给男人舔屁眼,你肯么?”

“啊……对不起,我……暂时不行。”她果然摇了摇头。

“所以,就学你比较容易接受的吧。”

这种教学,韩玉梁乐意之至,好为人师。

而杉杉果然和手淫的时候一样,是个专精单一技能的白板学生。

在她心目中的口交,就是舔一舔龟头弄湿方便插进去,或者含住鸡巴飞快地套。

这种执着认定男人只有射精那一下舒服所以极端往那个方向努力的态度,让韩玉梁怀疑她会不会其实是个医院里的取精机修炼成了人形来报恩的。

幸好,舔和含两个基本动作不用教,给她点亮了吸和咽两个比较高阶的技能后,各种花样教程就进入了美妙的实操阶段。

杉杉是个笨拙但认真的学生。

说了不要碰到牙齿,她就用恨不得让下颌脱臼的态度来拼命回避。

教了手的配合方式,她就伸进韩玉梁的上衣,一边用嘴套弄一边去捏揉他的乳头。

告诉她含到深处之后呻吟的好处,她就肯吞到阴毛几乎埋没鼻尖,艰难地一边咽唾液让喉咙蠕动刺激龟头,一边发出销魂的鼻音,带动口腔微微震动。

当然有时候这种认真也会让韩玉梁苦笑不得。

比如教会她睾丸的重要性后,她就歪头把湿漉漉的老二甩开到一边,盯着皱巴巴的阴囊用手抚摸把玩,专注无比。

于是他赶紧教她下一步,那里也是可以舔的。

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着实爽了二十多分钟后,韩玉梁看时候也不早了,胯下一松,摸着她的面颊轻声道:“精液可能谈不上好吃,但你吃下去,男人会非常满足。这个你接受得了吗?”

杉杉正在复习集中火力旋转吮吸龟头,听到这个,抬眼看着他,犹豫片刻,大概是想着反正也已经吃下去过了,就缓缓点了点头。

“好,那你加油动快些,我再来教你这时候该如何让男人身心一齐兴奋愉悦。”

“嗯。”杉杉哼了一声,一手揉着他的乳头,一手抚摸着阴囊的下方,披散着长发前后飞快摇动,喉咙夹吸吞咽,舌尖绕柱外吐,唇瓣裹住龟头集中猛套。

虽说动作还不熟练,但韩玉梁有心要射,借股东风,便能扶摇直上,一声低喘,精浆往她舌根喷射而出,口中道:“别急着咽下去,含住……先都含住。”

杉杉叼着肉蘑菇微微抬头,往上看来,眼神颇为迷茫,似乎在问,为什么要含着这一大团黏乎乎的恶心液体?

韩玉梁抽身而出,低头道:“抬起头,张开嘴。”

“啊……”杉杉照办,被磨擦到通红的嘴唇中,露出了那浓稠的白浆。

“用舌头搅拌几下。”

她满脸不解,但还是乖乖转了几下舌尖,白色的精虫,顿时染浊了整个口腔。

“现在可以咽下去了。”韩玉梁心满意足,柔声道,“咽下后,要再含住,稍微吸吮一会儿,这时候的男人极为敏感,那股舒服劲儿,能让他叫出声来……唔……对,啊……就是这样……你学得很快……很好,好极了……”

享受了一会儿事后扫除,他略一思忖,柔声道:“杉杉,你发现刚才我教你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什么了么?”

杉杉正在端着茶杯玩命漱口,楞了一下,用鼻音问:“嗯?唔唔?”

“那就是沟通。”刚射完的贤者时间最适合讲道理,韩玉梁往沙发上一靠,笑道,“我教你的时候,你做得不对,我不舒服,是不是马上就告诉了你?”

“嗯。”

“我觉得舒服,做得好的时候,是不是也当场就夸你?”

“嗯。”

“男女之道,要想阴阳和谐,本就该如此。如果你们两个都有这份坦诚,技巧……都是可以慢慢摸索出来的。”

杉杉咽下最后一口水,没注意到自己唇角还挂着一丝白痕,轻声说:“如果以后还有机会的话,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么,早点冲个澡休息吧,明天还要应付那个变态绑匪呢。”

没想到,韩玉梁刚一起身,杉杉就摇了摇头,“那个……可以再多聊一会儿吗?我想知道,男人会感到舒服的方式,都有哪些。请你都教给我吧。有的……我暂时做不到也没关系,也许以后……我能下定决心呢。”

“时候不早了,你不困?”

杉杉围了一条毛巾被,过来坐在了他身边,“不困,我……一点睡意都没有。”

“好吧,那我就想到哪儿说哪儿,跟你随便闲扯一下。”

不料,这一个随便闲扯,最后就扯到了半夜三点多。

起初还是在聊一些取悦男人的方法,到最后,话题越跑越远,越走越荤,各种性癖玩法齐上阵,黄片情节轮番讲。

杉杉的情绪波动明显不太正常,但这对韩玉梁来说又不是坏事,他才懒得去做心理医生。

说到最后,她已经困得睁不开眼,深夜密聊才算告终。

韩玉梁暗想,这一晚他要不是不去隔壁,硬赖在这儿,杉杉应该不会抗拒得太厉害,八成能勉强够得上半推半就这个他不至于觉得对不起叶春樱的红线。

不过衡量一下,他还是礼貌告别,关门去另一间卧室练功休息了。

翌晨,杉杉被绑匪的信息从睡梦中唤醒。

在九点这个约定的时间,简单梳洗了一下的她,就那么保持着全裸的姿态,关着窗帘开着灯,坐在了摄像头前。

连接成功后,这次先开口的变成了绑匪那边。

“你没穿衣服?”

杉杉望着屏幕,平静地说:“你还没验收惩罚结果呢,我免不了要再脱。”

韩玉梁在旁边看着她,隐隐有了一种,她已经脱胎换骨的感觉。

这会是杨明达想要的吗?

“那么,就开始验收吧。”

杉杉抬起手臂,亮出腋下,站起来退开两步,张大双腿亮出光溜溜的私处,最后转过身,对着摄像头扒开屁股,说:“脖子以下,一根多余的毛都没剩。”

“很好,很好,你完成得很好。”

“我看到了。”

“看得很清楚。”

“你稍等,我很快给你惩罚游戏完美做到的奖励。”

“稍等。”

屏幕上的回复莫名分了好几段,不知道是不是对方的情绪也有了明显的波动。

不一会儿,一张杨明达的半身照出现在屏幕上。

可惜背景是一条随处可见学校里更是到处都有的绿格子床单,没有任何地点线索。

他的脸颊还肿着,嘴里塞着口球,皮带绑在脑后,不过神情还算平静,没有太害怕的样子。

杉杉把图片保存,直接问:“今天你要玩什么?又想到什么让我丢人的主意了吗?”

她调整了一下笔记本电脑的屏幕角度,让摄像头拍摄到她白嫩的乳房,“要是打算让我跟男人学什么,你就不用安排了。我昨晚跟我雇佣的侦探学习到凌晨三点多,还实践了一些。”

韩玉梁觉得,她在尝试激怒对方。或者,在以退为进。

只要言语间暗示了她已经和其他男人发生过关系,那绑匪再提出这个惩罚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我还没安排,你就主动去做了?”

“总比被你安排之后,显得我是被强迫要好。”杉杉喝了口水,不知道是否故意,嘴角漏下几滴,掉在白花花的胸脯上,晶莹剔透。

韩玉梁这才意识到,杉杉的目的,其实是勾引绑匪。

这大概是目前的状况下,她能找到的最好办法了。

“你就没有信心把游戏玩赢吗?”

对面沉默很久,发来了颇有点恨铁不成钢意思的话。

杉杉吸了吸鼻子,低下头,用很愧疚的语气说:“我没有。我之前作为一个妻子失败至极,我没有满足老公的需求,不了解老公想要什么,不去沟通,呆在自己觉得很舒服的地方,一动都不动。关于我和老公的默契游戏,我认输。将来……我会努力把缺掉的这些补偿回来的。只要他还愿意。”

“我倒觉得,你太谦虚了。在你丈夫嘴里,你只是在生理上和他不太合拍而已,恋爱的精神部分,你一直都让他很满意。他很高兴能得到你的爱。所以我还说,之后的游戏环节你应该能顺利赢下几次呢。”

“那就开始吧。能赢的时候,我当然还是想赢的。”

“不需要先把衣服穿上吗?”

“不用。”杉杉摇了摇头,“万一你的游戏太难,我直接认输受罚就是。”

“怎么感觉你好像对惩罚还有点期待的样子?”

杉杉望着黑黝黝的摄像头,“不然呢?我怎么拒绝,不都是没用的吗?”

“很好,很好,非常好。你有如此大的进步,我感到很欣慰,也很兴奋。为此,我愿意把更靠后的游戏环节提前。来吧,杉杉,这次赢下游戏的奖励,将是你老公所在位置的直接线索。那是拼图的一部分,你拿到其中大半之后,就能拼出我们目前所在的地方。我保证,我不会带着他逃走。我就在这里等你,等你搜集到所有线索,来找我。当然,仅限你自己一个人。”

杉杉想了想,问:“我要去哪儿找?”

“每天我都会给你一个提示,那个提示能帮你明白你要去的地方。跟提示一起,我还会发送给你当天的要求,那是你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必须要做到的事情。我虽然不能直接盯着你,但我有些朋友,他们对这里非常熟悉,他们会监督你有没有照我说的做。你照做,并努力去找,我保证,你就能找到每一个碎片。懂了吗?”

“我懂了。”杉杉深吸了口气,“今天的提示,告诉我吧。”

“一会儿看手机的消息。记住,提示不是重点,你要做的任务才是关键。对了,每天的拼图只有当天有效,你无法在时间内完成,它就会消失。消失的碎片太多,那你就永远找不到你老公了。再见,等我的消息。祝你好运。”

几分钟后,杉杉的手机上收到了新信息。

“提示:你们夫妻的定情之地。要求:登录下方附带链接的网页,输入你当前地址,等一个包裹送到,按照包裹里的要求继续进行下去即可。欢迎提前来到游戏终盘,你比我想象的更能干,加油,亲爱的杉杉。”

杉杉飞快打开网页把现在的住处填了进去。

“定情之地是什么地方?”韩玉梁在旁问道。

“我初中母校的后操场。”杉杉毫不犹豫地回答,“这种默契测试,我绝不会输的。”

她果然没有猜错。

因为四十多分钟后,韩玉梁从门口取来的包裹里,放着一身中学生的运动款校服。

他盘问了一下快递员,但结果没什么意义,东西出自中转点,也是早就寄存好的,客户信息一看就是瞎填的东西。

包裹里面附带着一张打印纸。

“还记得那一箱玩具吗?穿上包裹里的衣服,不许穿其他任何东西,把下图所示的情趣玩具按照备注要求戴上,它能在目的地给你提示,帮你找到重要的线索。”

杉杉看向下面的图。

那是类似于贞操带一样的皮质内裤,只不过裤底向内伸出了一根粗长的、布满颗粒的橡胶棒。

而备注的要求,就是把那根棒子放进体内,穿上。

只沉默了不到十秒,杉杉就跑去打开行李箱,翻找出那东西和润滑剂。

就像韩玉梁根本不存在似的,她蹲下,给棒子抹满润滑剂,咬牙塞进了紧嫩的屄缝中。

几分钟后,她穿好了包裹里送来的所有东西。

“咱们出发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