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48章 所谓的讲和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嗯……春樱?”吃过面后,看叶春樱去阳台晾衣服,韩玉梁轻手轻脚走过还在熟睡的许娇床尾,跟过去关上阳台门,小声说,“你……呃……没事儿吧?”

哄女人的经验很丰富没错,但他过往大都是单对单,要说收拾女人争风吃醋的残局,其实也是生瓜蛋子一个,难免心里有点没底。

不过,他这人不怎么知道羞耻,早早就摆明了自己的下流德行,倒也不太担心叶春樱为这个跟他翻脸。

否则,许娇那一场就该让她下逐客令了。

叶春樱微微一笑,扭头小声说:“怎么了,韩大哥,我没事儿啊。你怎么来了,还不休息?一夜没睡了,你要怕吵醒许娇姐,要不就去我们那边睡一觉,我俩都醒了,一会儿打算趁着精神,谈谈以后的事。”

韩玉梁挠了挠头,见她态度这么坦然,心中反而有些不自在,“春樱,你……没看到吗?许婷都看到了,她说……你还狠狠搓了几把呢。”

叶春樱转回头,踮脚把衣服挂到铁丝上,轻声说:“你说那个口红印儿啊,韩大哥,口红不用力搓,很难洗掉的。”

这时候再继续追问显然极不明智,韩玉梁毕竟接触过的女人多,猜得出叶春樱只是在强装不在乎。这事儿他要是能够妥善解决安抚,那当然是不要让她憋进心里留着疙瘩为佳。

可他想来想去,好像没什么合适的说法,引爆出来,也是炸他一脸,自讨没趣。

不如随她意思,轻巧揭过去算了。

“你和许婷要谈什么啊?昨晚等我等那么久,没说完?”韩玉梁伸手帮忙挂衣服,果断转移了话题。

“昨晚都担心你,静不下心。”叶春樱端起盆,轻声说,“是我说要和她谈的。她既然决定当你的助手,那我们就该确定分工,确定好以后应该怎么做事。韩大哥,诊所那边……我已经下定决心放弃了。我找沈幽,付钱学车,学枪,我不能……总是看着你冲出好远,自己傻呼呼等在原地。”

不等韩玉梁开口,她又继续说道:“上次沈幽帮了忙,市卫生署和区卫生课应该都不会再找我的麻烦,我办好移交手续,诊所就可以关门等下一个医生了。咱们手头的钱,找个偏僻点的房子,租几个月不成问题。我会努力联系委托,我相信凭你的本事……一定能做出个样子。”

“我以后能把所有时间都放在咱们的事业上。可许婷九月中就开学了。她才大二,我当然要跟她谈谈她今后的打算。我相信,她姐姐不会乐意见到她为了咱们这种危险的工作辍学吧?我觉得,需要商量讨论的事情还很多。哦……对了,韩大哥,我打算注册一个事务所,就是提供私家侦探服务的小公司,方便大额现金走账。等你睡醒,咱们三个商量商量名字,好吗?”

韩玉梁一时间有点呆滞。

他这才想到,叶春樱也是孤儿,而且,没有许娇那样的亲生姐姐担当起半个母亲的责任。

她瘦弱的肩膀,一直扛着自己生活的绝大部分责任。

她天真而固执,倔强又敏感,但,她并不幼稚,也不弱小。

愣神了几秒,他笑了出来。

“好,就听你的安排。”

不知道是什么心情起了作用,韩玉梁这一觉睡得很香,也睡得很久。

他躺在叶春樱和许婷共眠的那张床上,盖着包裹过那两人娇躯的被子。

其实并没有什么残留的体味,闻到的只有屋中固体清新剂散发的柠檬香。

但他还是感觉到,自己像是被那两个姑娘拥抱着。

等醒来时,已经是午后时分。按照他习惯的计算方式,这一觉,他足足睡了三个多时辰。

他上次安下心来睡这么久,还是离开藏龙宝居前一夜。那时,他还不到十五。

而如今,他连二十五的年纪,也早就过了。

坐起,柔软干净的衣物已经整齐叠放在枕边,韩玉梁伸个懒腰,抓来穿上,还没打开卧房的门,鼻子里就已经闻到了鲜美诱人的肉香。

嗯……这就是许婷昨天说的蒜香小排吗?闻起来还真不错。

他看这边的武侠名著里馋猫高手吃顿美食就把绝学倾囊相授,心里还曾不屑一顾过,但出门坐到桌边抄起一块咬一口后,顿时觉得那情节安排合理至极。

都顾不上盛饭,他捏起两块酥烂喷香的排骨左右开弓,先自顾大快朵颐,心里暗道,这小半盆排骨至少值一套沉香诀……不不不,值半本凝玉功!娘的,舌头都差点咬着一起吞了。

“诶?醒啦,倒是就碗饭啊,直接吃你也不嫌齁得慌。”许婷打着呵欠溜达出来,蹲下就掀开电饭锅给他盛饭。

“咸淡刚好,直接吃也没问题,喷香。”韩玉梁赞了一句,扭脸看许娇还在午睡,旁边被单皱巴巴的,估计许婷刚才也在休息,皱眉问,“春樱呢?”

许婷故意一撅嘴,“我忙活那幺半天给你做两荤一素还带鲜汤,你上来就只知道问叶姐啊?”

“你这不好端端搁这儿坐着呢么,我问你什么?”韩玉梁笑了笑,但并不掩饰神情中的担忧,“春樱呢?她怎么不在家?”

“沈幽来送给你的奖金,拿了十五万,全是哗啦啦的百元大钞,现金,叶姐吓了一跳,正好也有事要跟沈幽说,就跟着她出去跑一趟附近银行,存钱顺便说事儿。”许婷说完,皮笑肉不笑翘了翘唇角,“呐,放心了吧?”

十五万,韩玉梁对这个数字概念还不是很明确,不过最近购物多了,知道肯定是相当大一笔钱——叶春樱托他的福诊所生意兴旺那些天,看着刷刷收钱,最后也就存下几千块。

他点点头,吃着肉喝着汤嚼着饭享受了一会儿,夸奖几句许婷手艺,等她洗了把脸出来扎起马尾坐下陪着,才又问:“你们上午谈了些什么?谈妥了么?”

“那还能有什么不妥的。”许婷鼓着腮帮子,看着挺无奈的样子,“叶姐深藏不漏,想得那么周到,我一个欠债打工的,当然只有全盘同意咯。”

韩玉梁一边吃饭,一边听许婷简单说了说叶春樱设想的未来。

按照当前新扈市的规定,成立侦探社这样的小微公司,的确是最合法的路子,避免了大额收益无法缴税变成黑金的问题,还和雪廊那边脱钩,不需要借用那边的洗钱渠道。叶春樱知道他们的生意不可能见光,但表面上还是愿意有一个光明正大的掩护,所以要求许婷下半年在校考下会计证,填补上公司成员中出纳这个缺口。

这样一来,侦探事务所的架构就是所长叶春樱,财务许婷,没有身份的韩玉梁作为隐形的业务骨干,负责赚钱。

因为明面上的所长是叶春樱,加上侦探事务所这个行当本就在东瀛人中比较流行,叶春樱初步打算给事务所取名叫“叶之眼”,中间字用东瀛语。

反正主要宣传渠道并不在实体,也不需要竖个黑板等人来写求助暗号,万一事务所来了正常客人,寻猫找狗查偷情什么的,就让许婷跟叶春樱设法搞定,权当锻炼能力。

叶春樱自然是放弃了诊所的生意,打算把全部精力用在运营侦探事务所上。而许婷,则打算半工半读应付两年学业,最后一年学前教育没什么课,本就是学生找地方实习的时候,她就可以全心投入过来。

“半工半读……你应付得过来吗?”韩玉梁擦擦嘴角的油星,好奇地问。

“没什么问题,平常没委托我就去上课,需要我跟着当助手的时候,逃课就是。”许婷耸耸肩,“我又不是什么乖宝宝书呆子,逃课本来就是家常便饭啊。”

“哦,对了,”她拿起碗筷走进厨房放进池子,一边洗一边说,“沈幽过来还给你留了口信,说‘冥王’为了混淆视听,从东瀛黑帮的地盘上弄来了大量其他种类的毒品,正在通过各种渠道往黑街渗透。她说你要是肯在这上面帮忙,她就把咱们的事务所通过雪廊的渠道广为宣传一阵子。给咱们送来开门红的生意。”

“我要怎么帮?”

“他们那边查着,你这边晚上没事儿可以去洗头巷那边啊,夜店扎堆的街区啊,多转转,她会给你发来鉴别毒品的方式,在阴暗偏僻的地方有可疑交易的家伙,就抓起来审审。”

那种地方韩玉梁还挺喜欢,微微一笑,道:“好,这个忙我挺愿意帮。”

“用我跟你去吗?”

“你不怕的话,可以。”他沉吟道,“我不打算单单干这个,我还想趁机把张萤微钓出来,你也跟着去,加个鱼饵当然更好。”

“我去。不过……你得小心点啊,别让我这个小香饵被大鱼吃了。你不心疼,我姐还心疼呢。”许婷擦了擦手,过来把剩菜收进冰箱,“你别出发太早,我下午还有事要出去,跟叶姐一起。”

“你们一起去哪儿?需要我跟着吗?”

“不用,是要跟沈幽去靶场练枪。本来你的奖励是二十万,叶姐当场还了沈幽五万,作为我和她的学费。我俩从今天开始就每天下午没事儿去靶场车场报到,学枪学车一起来咯。”许婷坐到凳子上,就习惯性地捏个手印暗暗运功。单纯从对武学的痴迷程度来说,她比叶春樱可是高出不止一截。而相对的,她提起学枪这个词的时候,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嫌恶。

韩玉梁察言观色,柔声道:“你跟着学几天,不高兴学就算了。你练好我教你的,一样会很厉害。”

她点点头,“我不喜欢枪,但总要学会。打得准不准另说,起码……真遇到情况能掏出来给对头一下子,好过原地抱头等死。车就更别提了,我不会开,以后跟你出去办事,难道你开我来往后打枪啊?叶姐这两天就准备去看二手车了,她对你这事业,劲头儿可大啦。”

“所以交给她管,我才放心。”韩玉梁笑道,“那我去玩会儿电脑,你休息休息,晚上估计不能太早睡,你可别困到起不来。”

许婷脆生生一笑,“不会,最近生活这么刺激,让我一天就睡六个小时也没问题。这可是我从上学开始,最兴奋的一个暑假了。”

知道沈幽的渠道对他们这个即将开业的事务所至关重要,韩玉梁不敢怠慢,收到资料后就认真学习起来。

根据其他地区的经验,这种秘密交易通常会在晚十点以后进入高峰期。黑街有雪廊的威慑力在,和其他有大帮派压制毒品贸易的地区类似,也会让底层毒贩加倍小心,延迟交易时间。

所以韩玉梁并不需要出去太早,许婷和叶春樱跟着沈幽出门学习,他还有余暇让许娇搓背好好洗了个澡。

小说里的剑侠杀人之前沐浴焚香,换上白衣如雪,韩玉梁不得不承认看上去就显得厉害很多。

这种仪式性的东西还挺有意思,他打算参考一下,作为出门办事的彩头。

于是,他洗澡之后射了许娇一嘴。

剑神有剑神的派头,淫贼有淫贼的乐子。

第一晚,韩玉梁跟许婷简单乔装,十点半出门,两点半回来。一无所获——如果韩玉梁趁机摸了几个女人的屁股和胸不算的话。

第二晚,他们提前到九点半出门,将近三点才回来,虽说抓住了两个药贩子,但都是在夜店附近兜售迷药帮助搞定傻妞的,在黑街不算大罪,许婷一人裤裆给了一记已经有内力辅助的碎蛋脚,算是惩罚。

本以为张家受了那么大的损失,一定会按捺不住有所行动,不料到了第三天,和张家有关的黑帮不仅没有闹事,鑫洋商贸还一口气撤掉了三个做非法生意的据点。一副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架势。

一直到第五天晚上,韩玉梁出门前,看到叶春樱的手机响了。

她正在做每天一小时的力量训练,双手举着哑铃来锻炼开枪时的稳定性,顾不上接。他瞄了一眼屏幕,看到是张三少打来的,皱眉放在叶春樱身边,免提接听。

叶春樱擦了擦汗,蹙眉问:“喂,是……张三少?”

她练得脸都红了,说话当然气息急促宛如娇喘。

对面多半误会了什么,开口就是很不甘心的一句:“不好意思啊,看来打扰你和韩大夫的好事了。”

叶春樱一愣,开口正想澄清一下,韩玉梁在旁抢着道:“怎么,知道打扰还不挂,有什么话说吗?”

她想了想,继续用哑铃做前平举,没再作声。

那边似乎努力克制了一下情绪,很客气地说:“韩大夫,我正好找的就是你。你能先稍微停一下,等我说完再继续吗?我知道你打完炮还要出门办事,放心,不会耽误你太久的。”

叶春樱抿紧小嘴,双手交替上举更快,但憋着不愿意大喘气了。

“那,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今晚你就别去各处乱转了,你想要的情报,我这儿有。”张鑫卓缓缓说道,“我要代表张家,跟你讲和。”

韩玉梁淡淡道:“你跟我谈没用,揪着你们不放的又不是我。”

“雪廊那边自然有我大哥去谈。”张鑫卓深呼吸了几次,“冤家宜解不宜结,咱们之间的恩怨要不说开,以雪廊对你的重视,多少会影响到那边的谈判。我承认,你是个厉害角色,我改主意打算拉拢你的决定慢了一步,我很遗憾,我现在愿意付出更大诚意,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

“具体点的呢?”

“我在乐公馆地下一层开了顶级贵宾房,那边不是我家的产业,和我家的朋友们也都没有关系,咱们在那儿见面,好好谈谈,如何?”张鑫卓停顿了一下,在电话那边似乎被谁提醒道,马上补充说,“乐公馆的老板娘受过雪廊的恩惠,你不需要担心安全问题。怎么样?”

“你拉拢我,你妹妹张萤微知道吗?”韩玉梁带着一丝讥诮的笑意,缓缓说道。

“我没有妹妹。”张鑫卓哼了一声,不屑一顾地说,“一个私生女,我大哥愿意喊声妹妹,和我有什么关系。而且她都……”

说到这儿,他显然是被谁在旁警告了一声,清清嗓子,生硬地转折说:“总之,她知道不知道,不会影响张家的决定。家里还没有她说话的份。你不必在意她。”

“好,你等我。我这就过去。”

“到了地方直接报你的名字,侍者会为你带路。小弟就恭候大驾光临了。希望,今晚咱们能得到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一会儿见。”

挂掉电话,叶春樱反对,许婷犹豫一下,站到了她那边。

韩玉梁懒得争辩,拿起手机打给沈幽,先问了一下乐公馆的情况。

乐公馆的老板娘的确是雪廊曾经的委托人,而且,那边的地盘归北林帮控制,老大林强在乐公馆占股接近四成。

黑街中的帮派势力错综复杂,比较值得在意的三家龙头是红蛇帮、北林帮和黑星社,黑星社目前力量最强,与两个支系小帮派青安社、蓝安社一同享受着鑫洋商贸的献金,可以说,和“冥王”此次合作的背后,肯定有黑星社的影响。

三家龙头瓜分了比较肥的地盘,彼此之间虽然暗斗不止,但近几年还算相安无事。

张鑫卓在北林帮的地盘乐公馆谈判,的确算是很有诚意的举措。

“那我也去。”许婷把手往叶春樱面前一伸,“叶姐,你找沈幽要的枪呢?就之前老韩不懂行情送给她们被你要回来的那些,我知道你买了子弹的,一起给我,我跟着他去。”

“不用。”韩玉梁摇了摇头,“我估计跟他是谈不拢的,打起来还要照应你,麻烦。”

“危险的话,你就别去。不危险的话,我去为什么不行?”许婷一抬眼,理直气壮地说。

“危险与否并不是关键。”韩玉梁笑了笑,“咱们逛了这些天,乐公馆是什么地方你还不知道么?张鑫卓知道我好色如命,把我约去那儿,打算怎么谈,想想也知道吧?你确定要跟着去见见世面?”

“我什么世面没见过,你电脑里那些片儿我还翻过了呢。”许婷撇了撇嘴,犹豫了一下,把叶春樱已经翻出来的枪递给他,“算了,你去那儿饱眼福吧。把枪带上。”

“子弹。”叶春樱拿出提前填好的备用弹夹,连着一盒子弹一起推了过来。

有备无患,虽然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但已经深切了解枪的威力,韩玉梁并不排斥关键时刻靠这个救命,给短袖衫外套了件薄运动装,小心盖住随身携带的武器后,他下楼出门,直接打车去了乐公馆。

乐公馆在洗头巷的南头,占地很广,算是洗头巷这个红灯区中最高档的消费场所,不仅黑街的人频繁出入,北城区、高新区乃至其他城市的有钱人也不乏光顾者。

入夜之后,这里差不多就是黑街最大的销金窟。

据说,这里没有一个鸡窝的妓女,最底层的女招待都不允许租住在婊子楼中,也不知道是和那边的主人有矛盾,还是嫌弃影响身价。

乐公馆附近在入夜后,反而是洗头巷最清静的一片地方。

从地下停车场的门口到乐公馆院墙中的大铁门之间,连流窜的小混混都不会接近。

对比了一下车上下来的男人们的服饰,韩玉梁挠了挠面颊,觉得自己的行头好像有点不合衬。

罢了,反正暂时也在这种地方花销不起,他叹了口气,径直走到门口的迎宾侍者身前,缓缓道:“我是韩玉梁。”

侍者拿起对讲机,低声询问两句,跟着很客气地躬身抬手,“请进,马上有人来为您带路,乐公馆欢迎贵客光临,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

走进小门,花园小道上,一个身材火辣、棕发白肤的旗袍女郎快步走来,双手贴腹鞠了一躬,拥口音浓重的汉语说:“您好,韩先生,请这边走。”

几分钟后,在一扇华丽的木门内,香气缭绕的餐桌边,韩玉梁见到了张鑫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