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16章 最后一场游戏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你们这屋里是什么味道啊……怎么跟我们学校种的花儿似的,腥呼呼臭烘烘。”

专程推掉演出义薄云天赶来的易霖铃一进门,就皱眉问了一句。

他俩在屋里嗅觉早就麻痹,杉杉别的都收拾好,唯独空气给忘了,外面太热,没通风。

一听易霖铃问到了味道,杉杉赶忙跑去把所有窗户一起打开,招呼大家坐在空调口下,以很费电的方式制造了姑且算是凉快的商谈场地。

绑匪的信息非常简单,只有一个地点。位于HJN07区,从卫星定位的照片看,应该是个陈旧废弃的贸易站办公小楼,就是不知道具体年代,看样式,似乎是灾前甚至可能是战前的历史遗留。

对比一下刘钢那天转达的消息,那个发现大绵羊买东西吃的酒店位置,绑匪应该移动了很远,肯定已经不在原本的位置。

“没什么可计划的,对方指名要我去,肯定有什么针对我的设置。杉杉,到了之后,寸步不离跟着易霖铃。小铃儿,我可把委托人交给你了。”

易霖铃不满地瞪着他,“我不喜欢这个称呼。”

“可我喜欢,听起来多亲近啊。女侠,这种时候就不要计较小节了嘛。”

“不用我出手?”她皱眉道,语气魄有期待。

杉杉眨了眨眼,“你……也有功夫?”

易霖铃懒得废话,知道杉杉见过韩玉梁的本事,自己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手腕一转,从脑后双马尾的一边中抽出一根细长金属棍,一抖甩开,成了比峨嵋刺还长出几寸的兵器。她顺势一挥,斜点在杉杉胸前,将她穴道封闭定住,笑眯眯道:“还能动么?”

杉杉只剩眸子可以来回转动,也说不出话,惊慌地看着易霖铃,用眼珠上下摇晃,权作点头。

韩玉梁小小吃了一惊。他把杉杉封穴到那样的地步至少也要点下两处,而易霖铃一击奏功,单论打穴手法,显然已比他技高一筹。

不过真打起来,玄天诀可以自闭穴道,倒是不怕她东点西戳。

易霖铃伸手在杉杉肩头一拍解开,笑道:“怎么样,韩小贼,是你出手啊,还是我出手啊?”

韩玉梁淡淡道:“对方可能是冥王的魔星级杀手,极大可能准备着狙击枪。你修炼的心法,感应周遭杀气能比我强么?”

易霖铃蹙眉望着他,拿着那根细铁棒的右手忽然一动,星点寒光连一闪都没看到,就到了韩玉梁的喉头。

但韩玉梁的手掌,也已将棒头紧紧握住。他微微一笑,道:“怎么样,你只动了一点杀心,我就察觉到了。”

易霖铃不服气道:“这种直觉反应,我也做得到。武学天赋好,内功根底扎实,有杀气还能不竖几根汗毛?”

知道这姑娘天赋高脑子好,家世好像还很了得,出江湖后多半就没打心底服过谁,不能指望她嘴软,韩玉梁转而道:“要说解决事情,我上去跟你上去自然是没什么分别的。但绑匪如果指名我上,你就在后面好好保护杉杉,保护弱者不是侠义本色么,这样如何?”

易霖铃这才点头道:“好,就先这么定了。”

其实跟据他的粗浅了解,易霖铃行走江湖出手几乎从不是为了扬名立万,除去自卫反击的部分,就都是为了他人出头,尤其在意寻常百姓受江湖人欺凌。也正是因此,寻欢起来并不在乎对方是否习武姑娘的韩玉梁,才早早就被她盯上,袁淑娴一事后彻底激化。

所以就算不说,到了那儿,易霖铃也会寸步不离守着杉杉。

交代一句,反而多争执了片刻。

“对了,你那危急时刻打起人来又准又疼的掌法,练成了么?”临出发前,想起一次交手中莫名中招的记忆,韩玉梁忍不住追问道。

易霖铃颇为得意道:“当年只有五重境界,如今可有八重了。当年要不是我娘千叮咛万嘱咐,说这掌法容易招来麻烦,叫我不到危急关头绝不可用,我才不会一次次在你手下吃亏。”

“还有掌法能招来麻烦?”锁好房门,韩玉梁不解问道,“从天而降给地打个手印的如来神掌么?”

到这世界三年半,韩玉梁都看过的电影片段,易霖铃岂会不知。她知道他在嘲弄,哼了一声,道:“别废话,在这边我可不用顾忌什么,不服我直接让你见识见识,你一个进过藏龙宝居的,难不成没听说过孤烟掌?”

韩玉梁神情一变,让一头雾水两眼懵的杉杉去路边拦车,低声道:“你当真是如意楼的后人?”

易霖铃神情一黯,轻叹道:“到这儿我也没什么可瞒着的了,反正……我也不想回去。实话告诉你,末代如意楼主……根本就没死。那个组织,是她自己解散的。她累了,受够了,为了我爹,自废武功,安心在家生养孩子呢。”

“等等,你……跟的是你娘的姓!”韩玉梁恍然大悟,登时明白了易霖铃的来路。

按藏龙宝居中的记载,昔年震动武林的两大组织之一的如意楼,初代楼主乃是狼魂余孽风绝尘,次代楼主为南宫世家后人,风绝尘关门弟子南宫星。这两位事迹繁多,算是江湖名人,也亲眼见证了如意楼的崛起至鼎盛。

此后时光流转,盛极转衰,第三代楼主,是南宫星的关门弟子易惜兰。此女来路成谜,有传言是南宫星那位愤而离楼的师兄膝下幺女,但为何不跟父亲姓叶,名字还一看就是师父起的,藏龙宝居并无记录。

易惜兰不知为何终生未嫁,力挽狂澜把大厦将倾的如意楼勉强延续下去,后收养一位天资卓绝的女孩为弟子,命名为易如星,是为末代楼主。

按易霖铃的说法,她就是那位一手终结了如意楼近百年起伏历史的易如星的亲生女儿。

“对啊,我爹又不是武林人士,我万一漏了底,岂不是要给家里惹麻烦。大家都以为我娘死了,我姓这个,安全得很。”她大概是想起前尘旧事,颇为感慨,道,“你可能不知道,当年初代如意楼主,传位之后,就为了与爱人宁静生活而自废武功。到我娘那里,简直好像轮回一样。”

这时,杉杉扶着打开的出租车车门,怯生生地说:“那个……你们还需要一会儿吗?”

“不了,都是些过眼云烟。走吧。”易霖铃语气轻快,过去一钻,就挤到了杉杉身边。

韩玉梁坐进副驾驶,还听到杉杉在后面小声嘟囔:“我一句也听不懂。你们以前都是混帮派的黑社会吗?还是在影视城拍武侠片的?”

易霖铃笑道:“他是黑道坏蛋,我可不是。我正派得很。”她话锋一转,顺势问道,“杉杉,好几天在这儿憋着不出门,他没趁机欺负你吧?”

杉杉扭开头,心虚地望着车窗外,“没,都……都是我欺负他。我是委托人啊,他一个侦探,保镖,不敢不听我的。”

易霖铃机灵聪颖,岂会真看不出两人之间的变化,但她也看得出,杉杉眉梢眼角春意盎然,绝没有半点不情愿的迹象。

在这时代,可没有出轨了就要浸猪笼的宗法。绑匪要求也好,春心荡漾也罢,既然是自主选择,她就懒得多问,仍去和韩玉梁攀谈叙旧。

有个司机在车上,加上杉杉一直保持着听不懂也想多听听的模样,他们两个说得就都比较委婉含蓄,有时候曲折到彼此间听不明白,还得互相提醒一下。

大概是觉得这么聊忒不过瘾,易霖铃下车后就冲着韩玉梁道:“等我再放假,去黑街找你玩,做东请我吃饭啊。”

“你这次来帮了我的忙,请你几顿都行。”韩玉梁当然不愿错过这个结交易霖铃的机会,等巩固好关系基础,到时候就算陆雪芊发现这位网红是老熟人,来搬救兵也没那么容易。

易霖铃一扭脸,眯眼盯着他道:“韩小贼,我怎么觉着,你这次跟我重逢后,态度这么奇怪啊。”

韩玉梁走近两步,笑道:“小铃儿,因为我突然发现我挺喜欢你的啊。你看咱俩像不像那种欢喜冤家?”

易霖铃急忙啐了一口,道:“三年多不见,你……你改口味变成萝莉控啦?我还觉得自己挺安全的呢,去去去,快站到离我五米外的地方。”

杉杉在旁看着,眼神竟有些吃醋,过去一挽韩玉梁的胳膊,小声说:“我有点害怕,这地方……好荒凉啊。”

堪称世界末日的大劫难过去之后,人口锐减,技术进步,农区并不需要占据特别广阔的面积就能供养城市提供贸易品,所以眼前这栋充满了时代沧桑感的旧楼,并未被圈进农七区的核心地块,而是孤零零矗立在大片荒野和零星废墟之中,大劫难的余威绵延十多年仍在,荒野草木丛生,一派原始模样。要不是远远能望见输电塔连接着横亘空中的线路,真感觉不到什么这里仍被人类控制的气息。

“幸好是白天,要是晚上过来,可真跟鬼屋冒险一样了。”易霖铃见四下无人,杉杉不必瞒着,张望一眼,施展轻功飞身而起,轻飘飘落在一棵小树枝头,微微一晃,倒比小鸟还要稳些。

有人出头,韩玉梁乐得清闲,在下面护着世界观正在被一次次刷新的杉杉,提高声音问:“看得到什么?”

“就一个破楼。不像有人的样子。韩贼,那绑匪就没说别的?”

“小铃儿,”他俩各挑对方不爱听的称呼叫着,皆是一本正经,“现代武器可都厉害得很,破楼里也可能有各种陷阱,绝对大意不得。”

“比大劫难前已经弱多了。”易霖铃跳下树,“三战那会儿,武器科技大爆炸,要不是大劫难把那些东西一锅端了,好多想想就背后发凉的东西得满世界都是。咱俩这功夫,立马不值一提。”

韩玉梁忙于了解当前资料,还没有易霖铃那么充裕的时间去深入学习历史,许多近代资料不过扫过一眼而已,为免暴露自己其实过来不到半年的秘密,他提醒一句,便转开话题,道:“剩下的枪炮炸弹也一样不好对付。还是小心为妙。走吧,咱们去近些的地方。杉杉,你手机还有信号么?别绑匪发的消息你收不到,那可麻烦。”

“信号挺弱的……勉强有一点点。”杉杉伸长胳膊,晃了晃手机,皱眉说,“不行我切换到卫星讯号吧,这附近估计没什么基站。”

这时,那贸易站楼顶正面两个角悬挂着的老旧喇叭突然发出一串刺耳的尖声。

大劫难时期所有地点都要配备警报系统,所以这种和建筑主体颇不协调的喇叭,也是那个时代的历史遗留特色标志之一。

看来,绑匪很巧妙地废物利用了。

“杉杉,我不记得有让你带侦探之外的人来。”变声器的效果和旧喇叭的噪音结合起来,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唯恐绑匪在三楼听不到,杉杉把双手放在嘴边扩音,大喊:“你也没说不准我带啊!”

不错,这个空子钻得好。

上面沉默了一会儿,看来应该是在检索易霖铃的来历,跟着,回复的语气都稍微有点兴奋,“没想到,二次元圈子的小网红,竟然还是个深藏不露的练家子。”

韩玉梁笑道:“我还没想到一个天赋卓绝的练家子,竟然能当上满世界瞎露的直播美少女。”

“滚,谁瞎露了!我夏天直播都不怎么穿短袖好不好。”易霖铃瞪他一眼,扬声道,“少废话,识相的赶紧把人放了,不然本姑娘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那就要看韩大侦探,有没有胆子把我的游戏玩完了。”

“赶紧说规矩吧,”韩玉梁活动着肩膀道,“我早不耐烦了。”

“规矩非常简单,这栋建筑物只允许你一个人进来,里面的某一个房间,就藏着杨明达。你赤手空拳,不准携带任何武器,把他找出来就可以带走。是不是很容易?”

杉杉一愣,小声说:“这也太简单了吧。”

易霖铃拍了她一下,“说什么傻话呢,一个房间里有你老公,不知道多少个房间里有陷阱呢。韩贼,你行不行啊?这种路见不平的事儿,跟你太不搭调了,我看还是我来吧。”

“没听绑匪姑奶奶指名了么。”韩玉梁扭扭脖子,从兜里掏出折叠刀丢给杉杉,“玩游戏,就要守规矩,帮我拿好,我去了。”

杉杉一把拉住了他,有点惊慌地说:“如果……如果真的全是陷阱呢?”

“看我本事咯。”他微微一笑,捏了捏她的脸蛋,“怎么,不舍得我去了?那你老公怎么办?”

她的表情顿时变得复杂而纠结,好像突然之间,一生所爱和一生性爱被摆到了天平上,非得称出哪个重。

“别瞎想了,我是侦探,这是我的工作。”他轻轻拂开她的手,“跟好小铃儿,不管发生什么,不要离开她五步之外。我去了。”

“玉梁!”杉杉眼眶红了,“你……你一定小心啊。”

易霖铃撇撇嘴,没吱声。

韩玉梁笑道:“小铃儿我还没追到手呢,怎么舍得死。”

话音未落,他放手施展轻功,一步凌虚天通,便如移形换影,眨眼间到了小楼的大门口。

易霖铃一抱手肘,大声道:“那我还是咒你死吧。”

她这句话才刚说完,就见韩玉梁的手在门把上一触即收,身子一抖,踉跄后退足足五、六步才站定,面色顿时一变,“你怎么了?”

韩玉梁望着自己指尖,暗道一声好险,缓缓道:“门把手上通了电,啧啧……跟被奔雷掌拍了一下似的。”

“得了吧,奔雷掌那种内劲,也就几十伏的水平,连防狼器都比不上。”

韩玉梁没时间和她斗嘴,大步上前,气运掌心,劈空打出,咔嚓一声,门板开裂,玻璃碎了一地。他探头一望,果然门把上两根电线缠着,一路接到走廊的吊灯里。

他娘的,这世界不是到处在宣传能源危机提倡节约吗?城里满大街的霓虹灯整夜整夜亮着也就算了,荒废度假村和废弃贸易站竟然还供电是怎么个道理?

他忍不住扭头问:“小铃儿,这鬼地方没看到电线杆啊,为什么会有电的?”

易霖铃皱眉道:“大劫难时期的建筑很多都有地下发电机组和大型蓄电池临时应急。提前做好准备的话,供电一两个星期都不成问题。”

看来绑匪这些天就是来张罗布置这些了。韩玉梁有点恼火,伸手进去扯断电线,开门入内。

中间正对大门是楼梯,两侧走廊,一楼房间看门数量较少,多半都是些临时库房。

他就近找了一间看看,房门保养不错,但看那干干净净没有灰的门锁,也知道每间屋子都是一次抽奖。

只不过,奖品不是一堆废物卡片中的SSR,而是一堆陷阱中的大绵羊。

想想还真是让人斗志不足。

好吧好吧,打起精神,好歹也玩了人家老婆一个礼拜,要敬业,爱岗,做一行爱一行。他给自己鼓鼓劲儿,一记劈空掌打开了门。

门后被什么东西顶住了,只开了一条缝。

这栋楼的窗户全都安装着铁栅栏,难道,大绵羊正好就在这里面?

韩玉梁心中一喜,但不敢直接去推门缝,略一犹豫,回到入口那边,从角落拿出一个快要朽烂的墩布,试试棍子还算结实,便小心折返,用那根棍子,发力缓缓将门板顶开。

喀拉。

里面传来一声轻响。

旋即,枪声大作!

哒哒哒哒哒哒……

韩玉梁拧腰闪身,第一时间向先前落脚过的地方跃去。他平日习惯于依赖自己的本能感应,却忘记了,杀气带来的危险往往在出手之前,而机关,却能在感应到危机的同时出手。

没了杀气的提前量,那些并不比声音慢多少的子弹穿透薄薄的门板,在他左腿打出数道擦伤,一颗子弹钉入肌肉。

但他坐在地上,回头看去,才发现子弹的威力远不如之前每一次遇袭的时候,擦伤不过蹭破了一些皮肉,而子弹被真气阻挡后,稍一运力,就从伤口挤了出去。

这当然并不是因为他功力暴增,而是对方设置的武器口径并不太大。

他静静等了一会儿,没有后续机关发动,这才过去往里看了一眼。

一排小型自动枪械布置成了简陋但有效的机关,瞄准了门口腰部偏下的高度,底座会随着后座力上抬,射击覆盖面着实不小。

而屋里能布置成这样的原因也很简单,这房间跟隔壁有门连通,设好陷阱从另一边离开就是。

难道对方算准了自己会先就近找一间屋试试?还是说,每一间屋都有差不多等级的陷阱在等着?韩玉梁看着腿上已经凝固的血,皱眉离开这间空屋,暂时没去隔壁,而是先往出口另一侧对称位置的房间去了一趟。

这次劈空掌砸开门锁后,他先躲到侧面,才一脚将门板踢飞到里面。

果然,又是一阵相似的枪声。

看来只要进门决定找一间屋试试看,选哪边都没差别。

他想隔门听里面的动静,可走廊两头的内部扩音器一直在播放着粗重的喘息声,不仅成为干扰,还在提醒他,录音可以轻松做为诱饵。

有意思,韩玉梁舔舔嘴唇,兴致高涨了不少。

这个女绑匪成功撩起了他的性趣,如果被他抓住,他一定会找个地方关起来,悄悄大干她个三天三夜。

既然到了右边,他从这间屋内破门去了隔壁,隔壁果然只是用作铺设陷阱的退路,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他还拉了张破椅子扔到中间瓷砖上,并没有电影里那种从天而降大铁笼子或者平地升起金属栅栏的陷阱出现。

不过他还是靠墙缓缓移动到了门口,开锁出去。

下一个房间,没有陷阱。

再下一个房间,空空荡荡。

韩玉梁松了口气,看来绑匪没有那么多人力精力布置太多陷阱,那么过于复杂的机关,应该也不存在。只要小心开门这一关,问题不大。

以他的内力之浑厚,劈空掌对付这样的门板,莫说是三层小楼,就是三十层,也累不倒他。

他摩拳擦掌,站在走廊中间左右一望,深吸口气,双手运力,猫腰疾奔,左右连续出招,一口气先把所有门锁打坏。

即便门锁上有什么机关,他人都已经冲了过去,里面的陷井也伤不到他。

砰!砰!

身后经过的房间传出了沉闷的枪声,看来里面设置的是霰弹枪,又是个覆盖门口的机关。

他微微一笑,继续前冲,一路继续疾奔,劈开最后一对房门,闪身躲到了尽头窗户旁边,靠墙站定。

这时,他突然注意到,窗台上的破旧花盆边,散落着一些新鲜的泥土。

然后,他就听到了滴的一声电子音。

轰!

窗台上的四个旧花盆,同时爆炸开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