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78章 房中秘术大成功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初次拿来进行调教实验,韩玉梁的自创法门效果还真是相当不错。

在肉体没有实质上的摩擦损耗的情况下,乳头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玩弄,依然保持着充血挺立高度敏感的状态,他都需要特地回避开,小心翼翼只抚摸其他地方,连呼吸都不吹到晃动的乳晕范围内,才能勉强让马紫君保持悬吊在高潮边缘不能一口气解放的状态。

等到他第三次把那赤裸的肉体放置在固定架上,静静观看不管的时候,在依然没有高潮过的状态下,马紫君的性器仍不断地流出清澈的蜜汁,连脚踝都已经被打湿。

如果快感可以量化,她大概已经被锁定在59以上,却怎么也超越不了60的高潮界线。

她已经不再哀求,就只是低着头,一边呻吟,一边掉泪。

看了一眼表,韩玉梁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就绕到马紫君后面,从X型架的中央轻松找到正在哆嗦的丰满屁股,向两边扒开。

“高潮……给我……给我……高潮……”感觉到了一线希望,马紫君哭泣着再次哀求。

他先抬手按在她的后腰,一边抚摸尾椎附近她的敏感带,一边调动她上午才磨练出来的那点微薄真气,护住心脉。

基本上三点之外的敏感带大都属于前戏意义上的愉悦,稍微的刺激并不能让她就此解放,身体反而变得更加焦躁,子宫口都在刺痛,瘙痒。

他伸出一根手指,贴着马紫君的大腿,从白皙的肌肤上刮蹭下黏乎乎的淫液,然后,缓缓刺入她紧闭的肛门之中。

她的菊穴并不敏感——实际上除了少数天赋异禀的个体,大多数女性因为没有前列腺,不容易从肛肠的直接刺激中得到纯粹的性快感。

但与憋胀后排泄近似的解放感,括约肌被磨擦的刺激感,隔着直肠压迫到后穹窿带来的阴道快感,菊穴被塞满后身体因异样感而提升的敏感度,结合其他刺激,一样能让肛交得到高潮。

针对屁眼的调教,通常就是尝试建立起身体对快感和肛交的反射型联系,以达到玩弄后庭花也会产生性快感的目的。

此刻就是最合适的时候。

他缓缓抽动手指,不去快速摩擦娇嫩的肠壁,而是运上内息,使出了“逍遥指”。

“嗯?”马紫君柔软白皙的屁股蛋猛地一夹,跟着腰肢反弓,倒抽了一口长气,只是眼罩还挡着大半张脸,看不出此刻是什么表情。

他“逍遥指”运力一催,如阳物般快速抽送,顷刻就在撑开的菊蕊中进进出出了数十回合。

“呀、呀呀、呀……”马紫君嘴巴开合,却像是卡了东西在嗓子眼里,冒不出一句完整呻吟。

但她胯下霎时喷涌而出的尿液,剧烈收缩的肛肉,和小嘴一样抿紧、挤出一大片蜜汁的性器,都足以说明此刻高潮的强度。

这还不够。

韩玉梁另一手向前一抄,指尖凝出“仙针钻”,飞快在她双乳顶端交替一点。

真气形成的无形细针直接打入到乳蒂中央的最敏感处,知道马紫君有轻度受虐癖,他还额外加了两成力。

掺杂着浓烈酸痒的刺痛瞬间解放了憋闷两个多小时的乳头。

马紫君的裸体猛地一弹,被勒得发红的脖子里挤出一声尖锐的哀鸣。

翻开的肉花暴露出鲜艳的粘膜,收缩的蕊心吐出一大片淫蜜,而后庭中的骚动仍不停歇,“逍遥指”隔着一层肠壁,将森森寒气重重敲向子宫颈侧。

“啊啊啊——!”马紫君哭叫,浑身痉挛,口水顺着嘴角流下,四肢挣扎,铁架子都被晃出了叽叽嘎嘎的声音。

韩玉梁继续刺激着正在被错认成快感之源的屁眼,“仙针钻”稍微收摄一些力道,轻轻敲在阴蒂上。

“咳!”她忽然呛了一口,跟着通体用力,虾子一样泛红的裸体向内狠狠蜷缩,张开的四肢把厚实的皮带都扯长了几分。

接着,她软绵绵低下头,晕了过去。

晚饭的时候,马紫君没有穿内衣。她睡衣胸前,一直能清楚地看到乳头尖尖的立着,像两颗小小的樱桃。

当她起身或是坐下,宽松的睡衣就会稍微摩擦到她的乳尖。而她的脸,就会跟着忽然胀红。

吃饱离席后,她坐的椅子上,留下了一小片清楚的水痕。

晚上的调教韩玉梁只安排了两个小时。

他耐心地用按摩术帮马紫君松弛下来浑身的肌肉,给她带来类似于剧烈运动后彻底拉伸的舒畅,接着用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继续交替刺激她左右乳头,收尾,则用内功帮她迅速平复下来。

调教结束,得到了做爱许可的马紫君贪婪的母兽一样扑上了床,她趴在韩玉梁的胯下,主动双手捧着丰满的乳房夹在勃起的肉棒两边,手指夹着乳头揉搓,用乳沟包裹着阴茎上下摩擦,硬是这样玩弄着自己的胸部,舒服到泄了一次。

“好……好舒服。竟然……这样也能……高潮……”她揪着自己的乳头,小臂用力推挤乳房,柔软的半球扭曲着贴合在肉棒两侧,随着她的娇喘不停从各个角度挤压着在其中滑动的龟头。

润滑油发出噗叽噗叽的淫声。

仅仅是为韩玉梁乳交,马紫君就高潮了三次。等到酣睡过去,他轻轻拨弄一下乳头,她都会发出一串含糊的呻吟,像是这样就能陷入到淫乱的春梦中。

按照约定,隔天一早,塞克西会对前一日的调教情况进行考核。

“你的表现相当不错,尽管这个素材曾经接受过半专业人士的调教,难度很低,但你的独门技巧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韩兄,寒狐说得对,你是我们这一行最需要的专业人才。我愿意付出一定代价来保持和你的良好关系。期待着某一天,你会愿意把这不伤身的技巧传授给我们。”

韩玉梁实验得很开心,微笑道:“具体打分呢?这听上去不像是考试分数。”

“我的经验判断未必准确,毕竟你这样不使用道具,能让女性肉体接受调教时间大幅延长的技巧,我还是头一次见。目前看来,敏感度提升的效果能打分到B+ ,乳房调教可以给出SSS的顶级评价,用一天就造成接近淫乳的效果,过往是不可想象的。期待着你今天在马紫君其他部位的表现。”

“我记得,一个完美的肉娃娃,需要三点感度都达到顶级,最好还有口交癖,吹箫也能高潮,最后……自身失去独立性,对吧?”

塞克西点了点头,湛蓝色的眼睛里没有什么同情的味道,像是在提醒什么一样,说:“这对于马紫君小姐已经是很幸福的结果,她对自己犯下的罪,需要付出的惩罚不过是在青春结束之前,不停的享受性爱的快乐而已。她将要遭受的痛苦折磨被缓刑到了年老色衰之后,这已经是一种宽容。至少,她没有被同态复仇,活生生看着凶手烹饪自己的器官,对吧?”

韩玉梁笑了起来,“不不不,你搞错了,我不是在同情她的下场。我只是确认一下,我该做的事情。我还挺感谢你们的,在太阳地站太久,我都快忘了月黑风高的美妙滋味了。”

塞克西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笑着说:“韩兄,如果这次合作顺利,一些狩猎任务,是不是也可以私下交给你?请相信,报酬一般会非常丰厚的。”

“我是没意见。但你们在这个地区不是跟雪廊合作较多么?”

“你可能还不知道,雪廊在这次和天火的僵持中损失惨重,大量骨干成员被迫前往北美邦避难,他们在幽灵的临时指挥下,最近都只会在黑街内活动。”塞克西很诚恳地说,“而且,你在这个世界没有来历,就像是天降的奇人。对于我们这种经常需要目标‘失踪’的组织,你是最适合的执行人。”

“我只处罚女人。”

“我们也是。”

韩玉梁笑着伸出手,和塞克西握了握。

然后,今天的调教时间,到了。

马紫君六点起床,六点半整理完毕外表,七点洗澡出来开始吃健美补充餐一样的高营养早饭,喝下大量富含电解质的水,七点四十分进入卫生间,灌肠排尿淋浴。

韩玉梁走进调教室的时候,她已经低着头乖乖站在昨天的固定架旁边,双手握着乳房的顶端,蠕动着修长的指头,挤压从指缝中伸出来的勃起乳头。

“这就等不及了么?”他板起脸,走过去沉声喝道。

马紫君哆嗦了一下,放下手,露出已经揉得发红的乳尖,犯错的孩子一样看着脚尖。

“你昨天表现得不错。”韩玉梁微微一笑,坐在旁边,喝了口水,“今天的调教开始前,奖励你十分钟,这十分钟里,你可以尽情用这间屋子里的任何东西自慰,但是,只能碰乳头。开始吧。”

“是!”马紫君红光满面地跑向旁边的陈列架,扫视几行后,迅速拿出一双可以用遥控器震动的乳头夹。

她咽了口唾沫,捏开那看起来挺凶狠的金属夹头,咬牙放在乳尖,松开指头。

“呜——!”她弓起背,疼得微微发抖,但愉悦也同样开始在身体周围弥散。

很快,她就把两个夹子都固定在乳头上,主动坐上另一个固定台,躺好摁下开关。

乳夹嗡嗡震动起来,咬合在乳头两侧的铁齿并不尖锐,但力量不小,足够把乳头挤压成扁扁的一条。

而就在这样和性虐没有多大区别的刺激中,乳房基础敏感已经被拉到很高的马紫君快活地叫喊着,高潮了。

仿佛光是震动也不够满足,她抓住夹子拨弄,握紧乳房根部挤压,那一双白皙的肉球被她自己把玩出各种淫荡的形状。

她迅速沉迷进去,闭着眼睛一声接一声的叫唤,比发情的猫还骚。

在这样的刺激中,她分开架在两边的大腿根部,兴奋的性器鱼嘴一样开合,黏乎乎的丝拉开在阴唇中间,整片腹股沟都因此而湿润,高潮一个接着一个。

“到时间了。”

韩玉梁说出这句话后,马紫君依然不舍得停止,双手反而玩弄得更加激烈,虎口捏紧的时候,红肿的乳头好像要顶着乳夹飞出去一样。

他走过去,对着已经沉迷在性欲中的女人笑了笑,忽然伸手,把乳夹的震动开到最大,停了几十秒后,猛地一拽。

啪啪两声轻响,乳夹把奶头拉扯到极限,跟着脱离。

柔软的乳房回弹成扁圆的两团。

痛到来回打滚的马紫君,胯下的肉屄里却喷出了一大片亢奋的淫汁。

果然是没什么调教难度的素材。

进度已经超出预期,乳房的敏感度接下来只要靠小道具维持就好,韩玉梁拿来另一种靠弱电流刺激,不容易引发表面红肿擦伤的乳夹,给马紫君戴上之后,将她面朝下固定在类似于断头台的禁锢椅上。

双手和脖子都被卡在洞中,面朝下趴着的她,双腿分开骑着平衡木一样的横杆,脚踝和大腿捆绑在一起,膝盖作为仅有支撑点的情况下,浑圆的臀部自然而然高高撅起,成为玩弄肛门或阴部都非常方便的造型。

马紫君昨天叫得太狠,嗓子哑了。考虑到这次的角色是个温柔的调教师救星,韩玉梁贴心地为她戴上了口枷。这边的情趣用品还挺有文艺范,口枷的外侧是一环小小的蔷薇花,低下头舌尖从中央的圈里伸出来掉唾液的时候,还真有点花团淌蜜的味道。

想想也对,SexyDoll的本职工作不正是情趣用品制造商么。

口枷上好后,他用手指玩弄了一会儿她的舌头,将乳夹的电流开关打开到了弱。

“哈啊……”发抖的舌尖上垂流下一点唾液,马紫君闭上眼,陶醉地沉浸在刺痛带来的快感中,微微挺高的屁股中央,嫩红的沟壑向内聚拢,花瓣一样的纹路中央挤出一汪淫液。

调教师的一个不成文准则,叫做先易后难。可以直接带来高潮的四个部位中,乳房和阴蒂的调教难度较低,阴道难度中等,肛门一般会留在最后。

所以在马紫君乳房已经可以靠简单器具就缓慢固定性癖的情况下,韩玉梁今天要下手的目标,就是阴蒂。

实际上对大多数女人来说,阴蒂并不需要调教,就是天然的高潮开关。如果一个女人身上只有一个部位可以通过单纯刺激来达到高潮,往往就是阴蒂。

但对于抱起来就可以插入,肏几下就高潮迭起的肉娃娃来说,阴蒂最好还是调教到淫核的水平。

他剥开小阴唇顶部的褶皱,马紫君的阴蒂算是发达的类型,露在包皮外的部分比黄豆还大,此刻已经兴奋起来的缘故,尿道口上方的嫩肉都微微膨胀充血,呈现出鲜艳的红色。

伸出食指轻轻压住,稍微揉了揉,快感并不能压过双乳那边的愉悦,但能明显感觉到确实已经产生,不愧是性经验丰富的淫乱女郎。

他缓缓发动“吮春芽”的功法,温暖的真气顺着阴蒂蔓延下去,从根部向上轻柔的蠕动吸吮。

当啷。

固定着双手和头部的木枷发出一声脆响,白皙的裸体猛扭了几下。

连一分钟都没坚持到,马紫君就在他三成功力的缓慢刺激下喷了一片爱液出来。

他抚摸着她的屁股,心想,刺激程度如果这么强,不先做点手段的话,没几次就要晕过去了。

他把乳夹的电流推到中,冲着她的阴蒂屈指一弹,打进一发“仙针钻”。

女体更加剧烈的痉挛起来,刺痛和快感融合成猛烈的洪流,无法说话的马紫君带着口枷哭了起来,眼泪和唾液从蔷薇花环的里外掉落,滴滴答答,妖艳无比。

这种刺痛都能高潮,多半已经到了打屁股就能发情的中度受虐狂水平。

太容易调教的女人,让韩玉梁都有点失去了挑战欲。看来这场考试,对方有明显的放水成分。

既然如此,他就趁机试试这次的自创房中秘术里最操作难度最高的一招,名曰“羞筋断”。

一天两夜的玩弄下来,韩玉梁对马紫君的肉体里里外外已经非常熟悉,而这正是使用“羞筋断”的前提之一。马紫君此时的身体已经非常敏感,恰好也符合使用“羞筋断”的需求。

这门手法,结合了玄天诀中识经断脉的高深技巧,可以说全世界只有他自己能用出来,当之无愧的独门绝学。

而效果则很简单,分为正反两种。

正向操作,运功在头颈周围,可以在真气生效的时间内大幅提升目标对快感的承受能力,让原本八、九十分高潮就会晕过去的女人,能好好体验一番百分以上绝顶的恐怖滋味。

而反向操作,运功在部位周围,则可以阻塞愉悦的传输,在一定时间内精确降低这个部位的敏感度上限,对特别敏感的器官,封锁到刚好高潮不了的地方,就可以放开手脚去刺激而不必畏首畏尾。

毕竟是要阻塞经脉的手段,韩玉梁可不舍得在喜欢的姑娘身上尝试,马紫君这样的女人,当然就是实验首选。

他抚摸着她的后脑,用真气缓缓寻觅,操作。

乳头源源不断的快感成为了方便的探查指引,很快,他就找到了关键的脉络,将内力尝试着灌注进去。

“哼嗯……”马紫君发出一阵苦闷的呻吟,头脑的被侵袭感带来了一定的痛苦,而且那和肉体的疼并不一样,无法通过她的受虐癖来转化成快感,只会单纯的难受。

不过,这长达三分钟的难受非常值得。

等运功完毕,韩玉梁擦了擦汗,将指肚贴在阴蒂头上,全力发动了“吮春芽”。

被固定在头两侧的双手猛地握紧,马紫君双眼上翻,短短几秒就达到了足以失禁的高潮。尿液淅淅沥沥流下来,温热湿润。

韩玉梁用另一只手拿过水杯,随便一冲,继续施功。

喉咙里发出一串奇异的怪声,鲜红的舌头从口枷中央耷拉下来,赤裸的肉体像是泛起了一道道细小的波浪,节律性的痉挛。

他把她体内的真气调去心脉,顺便额外灌注一些进去,临时防护。

巨大的快感将马紫君彻底包围,她觉得整个身躯都好像变成了阴蒂的一部分,快乐在每一个毛孔喷涌,愉悦在每一条神经流动,大脑明明该在此刻宕机来缓冲这恐怖的浪潮,可她偏偏做不到。

这比世界上任何一种喜悦都要甜美,这又比世界上任何一种痛苦都要难捱。

可怕的是,极致的官能仍在上升。

她像是被丢进了名为“性高潮”的海洋,身上捆满了沉重的快感,向着深处飞快下沉,周围的压力越来越大,光线越来越少,无法呼吸,直至周围一片漆黑。

一根根绑定在理智名下的线断掉,她没有昏厥,却像是昏厥了一样控制不了自己的肉体。

大脑漂浮在水中,每一滴渗透进来的液体都是名为愉悦的侵略。

宛如亿万精虫围绕着卵子争先恐后进攻,而可怜的神智却没有卵子那样接纳一个就自动生成防御的机制。

脑髓仿佛都变成了性器,被无数根没有实体的阴茎奸淫。

她觉得,自己就要死去……

韩玉梁挪开手指,看一眼表,一小时十七分钟。

内力已经保护不住马紫君的心脉,如果继续,她就会在极乐中猝死。

那可能是最美妙的死法,不过她不配,这会儿也不能给她。

他证明了“羞筋断”的威力,不过这么苛刻的条件,这么巨大的消耗,能经常使用的机会恐怕不多。这次作为调教师去卧底的绝佳环境,应该好好珍惜。

推拿一会儿帮她煮熟一样发红的肉体冷却一点,在确定不会有生命之危后,韩玉梁拿过和乳夹同款的阴蒂夹,捏上去,和乳夹一起把开关推到极高,坐到一边喝水去了。

这个上午,马紫君几乎不曾从高潮中离开过。

她前后喝了四瓶运动饮料,被放下来后,依然有些脱水。

她的乳头和阴蒂都没有血肿,但看上去,明显比两天前大了一圈。

穿衣服的时候,睡裙的布料摩擦过赤裸的乳头,她发出嘶哑的呻吟,哽咽着弯腰蹲在了地上,直到韩玉梁给她拿来两个硅胶乳贴才颤巍巍站起来。

而走了几步,她就不得不撇开腿,用上有些难看的姿势。

因为如果不这样,丰满的大腿内侧稍一磨擦,她的淫核就会传来电击一样的快感。仅仅是最初那几步,就让新换上的内裤湿了一片。

如果不是什么要求高的客户,这会儿的马紫君只要稍微巩固一下基础,就能成为一个出色的淫乱玩具。

“主人……等……你救我出去后,我……还能……变回普通的……女人吗?”

下午针对阴道内部的调教结束后,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马紫君望着韩玉梁,虚弱地问。

她的理智已经快要被淫欲击溃,最后支撑她的,大概就是这个期望所带来的渺小光芒。

他回想着叶春樱和许婷看到无数少女被残忍杀害时候难过的神情,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低头轻轻吻了一下她。

“放心,有我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