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40章 火热的一夜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没关系的,我已经吃过药了,我自己就是大夫啊。稍微发一发汗,就没事了。”叶春樱靠在床头,两层被子把她脖子以下的部分裹得严严实实,脑袋上还加了一个毛线帽子。

她放下手机,略显无奈地看着韩玉梁放下一大锅足以撑死她的姜汤,小声说:“韩大哥,你不用这么紧张,伤风而已,这是很小很小的病。而且我连呼吸道症状都没出现,可能……就是这几天事情发生的太多,身体受心情影响,有了点负反馈,三十八度四,其实都达不到吃退烧药的标准。我休息一会儿,咱们就可以继续商量明天的行动了。”

韩玉梁板着脸坐在床边,手里端着满满一大碗姜丝红糖水,“病好之前,什么也不准干,李天仁的资料你发给沈幽和汪媚筠了?”

叶春樱点点头。

“那就行了,剩下的等你好了再说。来,喝。”

“哦。”叶春樱轻轻应了一声,还不太习惯这样有人照顾的感觉,毕竟,从求学开始,她就离开秦安莘身边,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呃……有点烫。”

韩玉梁皱了皱眉,把掌心罩在碗口,运起寒冰真气,将温度稍微降了一些,“这样呢?”

“还是有点烫。”

“现在呢?”

“嗯,正好了……”她双手接过碗,捧着一小口一小口的啜。

韩玉梁看被子滑下来,伸手给她拉高,盖到腋窝,紧紧压住。

叶春樱一愣,小声说:“韩大哥,真的……只是很小很小的病,你……不用这么紧张的啊。”

韩玉梁沉默了一会儿,没有松手,而是缓缓道:“发烧就不会是很小很小的病。”

“为什么这么说?”

“发烧会死。”

叶春樱急忙咽下嘴里的姜汤,“不会不会,真要发烧到严重的地步,我会去医院的。”

韩玉梁又沉默了一会儿,道:“我小时候没爹没娘,是混在乞丐堆里长大的。”

难得听他主动说起自己过去的事,叶春樱连汤都顾不上再喝,瞪大乌溜溜的眼睛望着他,惟恐错过一个字。

“喝姜汤!”他皱眉转口道,“你好好喝,我就说。”

“哦。”她赶忙点点头,小口小口喝起来。

“我很多事都记不太清了,毕竟之后我算是过得非常得意,不愿总想起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但有一件事我记得很清楚,那年冬天,几个和我总在一起的小乞丐,挨个死掉了。”他伸手给姜汤稍微加了加温,才继续道,“他们没咳嗽,没打喷嚏,就是有点发烧,我们找来木头生火,从雪下头挖干草烘干当被子取暖,他们都说,发发汗就好了。我为了让他们好,受了火堆一夜,最后找不到柴,把自己的衣服都烧了。”

“可他们都死了。睡着之前,和你一样,脑门烫,浑身凉,等该睡醒的时候,我一摸,脑门凉了,也没气了。”他接过碗,去桌边盛汤。

“这就是你不让我睡觉的原因啊……”叶春樱心中一阵酸甜,觉得眼眶有些发涨,但看到他的动作,顿时顾不上感动,急忙说,“韩大哥,我喝不下了!等等,等那一碗往下走走再喝。拜托。”

韩玉梁这才作罢,回到床边坐下,“好,一会儿我再给你加热。”

“你找旅馆的人帮你熬的吗?”她看着那口崭新的大号不锈钢蒸锅,好奇地问。

他摇摇头,难得露出有些执拗的表情,“交给谁我也不放心,我出去买的锅和生姜红糖,按网上查的法子熬的。我本来说运功给你做热,结果放水太多,耗真气太狠,就又下去买了个电磁炉。哦,对了,除了你刚才的吃的,我又去药店买了七种退烧药,你吃那个要是不好使,四小时后换一种再试试。”

“韩大哥,真没事的。我是大夫啊,这种发烧我在诊所的时候每周都要处理好几个。患者不强行要求的话,药我一般都不开的。多喝热水多休息,多出汗就没事了。”

韩玉梁伸手在她额头上摸了摸,“可你还没出汗。”

“呃……我从小就这样,越发烧越不容易出汗,我躺下去再捂捂。”

“不行!”他马上很紧张地否决,“你不能躺,我看你吃的那药了,犯困,躺下就睡着了。不准睡。”

“韩大哥,感冒发烧就是要多休息啊……我、我保证我睡着还能醒过来,真的不会死,你……你别那样看着我好不好?我都……都想哭了。”

“为什么?”韩玉梁很是吃惊,“你……你困得这么难受了?我……吓着你了?”

“不是,我……四、五年没再……再被人这么紧张过。我是……高兴的。”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低头擦了擦泪,小巧的鼻头泛起了红光,弧度柔润的樱唇稍向内抿,嘴角轻轻颤动,确实是喜极而泣的模样。

“不要哭了,你体质弱,还寒得不行,要提住气,不管高兴也好难过也罢,等你好了再痛痛快快哭,好不好?”韩玉梁果然又一脸紧张,刷刷刷抽了一大堆纸巾在手里笨拙地给她擦。

他其实也知道自己这样完全没了风流倜傥的味道,像个佳人一笑就跌跤的蠢书生。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焦虑和担忧。

他从记事起就没有亲人,进入藏龙宝居后便再不曾打心底挂念过谁。

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想。

他只是无人可想念,无人可记挂,无人可紧张。

而如今,不知不觉,终于有了这个人。

他愿意为她紧张,为她担忧。因为这种感觉着实不坏。

“嗯,我不哭了。我可能就是最近哭得太多,才发烧的。”叶春樱接过纸巾,破涕为笑,仔仔细细擦干净眼泪,微微撅起小嘴,“我身体真的就这么弱吗?我没觉得啊。我挺壮的其实,一大箱药我自己就搬进诊所了。”

“有劲儿,不代表健康。那些整天搬砖的工人一身都是腱子肉,但骨头筋上都是暗伤。”韩玉梁没有顺着她的撒娇往下说,而是正色道,“你身体从阴阳调性上看是极寒,这样的姑娘若不习武修身,就是会比寻常女子孱弱。”

叶春樱叹了口气,“我学的可是现代医学,阴阳五行那种无法科学认证的东西,我本来是不信的。”

“那些东西信不信不重要,管用就好。”韩玉梁柔声道,“那门塑玉功,你就当是强身健体所用,有空的时候,还是修炼起来吧。”

她点点头,“嗯,我记住了。那功……我练得那么慢,真的有效果吗?”

韩玉梁犹豫一下,坦诚道:“不瞒你说,春樱,这门功夫我教给你,也有私心。塑玉功练到五重境界以上,就能通过多种法子接受灌功。我修为比你深厚得多,各种法子又都懂,万一到时候咱们关系非同寻常了,我用上不损自身的方式来给你提升修为,你的功力到时候不说突飞猛进,起码能轻松积累真气护体,绝不会再体弱多病了。”

“我本来也没有体弱多病呀……”她微微低头,脸上热烘烘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又烧起来了,“韩大哥,你……你说的那个不损自身的方式,的咱们关系非同寻常才能用,是不是……就是小说里常见的那个双修啊?”

韩玉梁笑了笑,摇头道:“不是,双修功法要么走玄门邪道阴阳互济,要么走欢喜禅的路子,俩人的功力不能相差太大,以你的资质,再练二十年咱们也双修不到一起。是我要给你灌功。”

他拉起她手,与她掌心相对,“最简单的法子自然就是经脉相通后,我强行把玄阴真气灌入你体内,一直灌到你气海充盈,供你慢慢消化,得多得少,全看你自身心法是否精深。但我给的,就是自己少的,损害甚大。”

叶春樱赶忙摇头,“这样我可不要。”

“稍复杂些的,还可以用玄门正宗的阴阳体,咱们两个都脱光,正面相对贴在一起,五心相连,我消耗功力在咱们连成的双周天中修炼,来为你快速提升修为。那样我的损耗小些,你的提升快些,但是要跟练功一样经常摆出阴阳体,你说咱们都光溜溜连在一起天天练功了,我为何不用更好的法子?”

叶春樱红着脸问:“那……更好的法子是?”

“就是咱们可以结合之后,阴阳贯通的情形下,我逆用采补术,每次出精,都多送些阳元给你,教你方法炼化。我阳关不破,功力又深,这种小损耗睡一觉就能补回来,而对你则好处极大。”看她脸色越来越红,韩玉梁收住话头,道,“这都是以后的事了,到时咱们再慢慢商量。我再给你盛碗姜汤吧,我看你先前喝的也该下去了。”

“嗯。”她也觉得孤男寡女同在一张大床上,不宜多讨论什么阴阳结合贯通之类的话题,“别舀太多,我肚子都有点涨了。”

“可你还是没出汗。说明喝得还是不够多。”

看他手掌一罩,转眼把姜汤烘得热气腾腾,叶春樱苦着小脸说:“出汗也得是正常出的才管用啊,你这么让我撑出的汗,更不健康吧?”

韩玉梁伸进被子里,握住她纤细脚踝,皱眉闭目,静静等了一会儿,睁眼道:“经络不畅,这样的确不好出汗。我去找个盆子,弄些热水来,你泡上脚,活血通经。然后我再为你运气过一遍奇经八脉,不信汗不出来。”

药劲儿上来,叶春樱觉得很困,忍不住说:“韩大哥,我真的捂被子睡一觉就没事了。你不用这么费劲的,也别浪费你的功力了……”

“那就先泡脚,泡过之后睡得也香。如果泡了能退烧,我就不做别的了。你只要退烧,我马上让你睡。”

“哦……那好吧。”她点点头,咬牙把剩下大半碗姜汤也灌进肚里,掀开被子下床,“那我先去个厕所。”

电热壶一早已经烧好了水,韩玉梁嫌旅馆的盆子脏,趁她上厕所的时间下去买了一个新盆上来。

坐在沙发上总不能还裹着被子,他担心叶春樱受凉,拿来外套围巾给她穿上,还把空调开了暖风。

叶春樱挽起裤脚,涂了桃红指甲油的足尖在水面轻轻一点,抬头望着呼呼送热风的空调口,小声说:“韩大哥,我……我这要是中暑怎么办啊?”

他扭头看一眼,拿起遥控把风调低,吹在自己背上,一边捧住她一只赤脚撩热水上去,一边道:“我衡量着呢,真要热了会降温。怎么样,水烫么?”

叶春樱面红耳赤,盯着自己被他大掌轻柔握住的纤巧脚丫,只觉得体温这会儿要测起码会再高半度,“水……稍热一点,没法泡。”

“寒气太重,这温度活血绝对正好。我给你撩撩适应一下。或者……要不你忍忍,我用我的法子帮你脚热起来,这样就能下水了。”

“怎么帮啊?是那次给我揉脚踝的办法吗?”她还颇为怀念那次脚掌酥酥痒痒浑身暖烘烘发麻的滋味,颇为期待地问。

“不是,比那个刺激更强一些。”韩玉梁轻轻摸着她光滑粉嫩的脚背,对着骨肉匀称细腻如玉的赤足越发爱不释手,但这会儿他满心都是叶春樱的病,倒是没有生出多少邪念,“所以你同意,我才能试。”

“那……你试试吧。”她咬了下唇,退烧药让她的意识有点昏沉,也让她变得大胆了少许。

她在杉杉的事件中学会了坦诚自己的心意,她想,这其中应该也包括诚实面对自己的渴望。

她想让他抚摸自己,哪怕只是脚也好。

韩玉梁放低手掌,让她的脚底接近水面,跟着把另一只手盖在上方,三明治一样把她水嫩嫩的裸足夹在中间,跟着运功,让真气从各处穴道缓缓渗透进去。

照说玄门正宗内功之中不乏可以正经疏通经脉的法子,问题是,以淫贼自居的韩玉梁压根没好好研究过,同样是通经活血,还能带给女人快乐的法子当然更好。要是需要治男人,直接强行真气冲过去就是,男子汉大丈夫,疼一下没关系的嘛。

所以他的内功运起来,带来的刺激感自然而然就添上几分调情的味道。

微妙的酸痒环绕着脚掌盘旋,像是有几条无形的小舌头在舔。

本来就发着烧晕乎乎的叶春樱不自觉发出了纤细的呻吟。

“嗯嗯……嗯嗯……”

那清甜柔嫩的嗓音在掺杂着气流声的情形下分外撩人,好似因为克制又克制不住而发出的断续娇喘。

韩玉梁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

她自己没有意识到,只是注视着自己的脚,略有些嫉妒的味道,眼波朦胧,不好说到底是困了,还是情欲正在萌发。

要是对别的女人,这种一看就迷迷糊糊心神防守薄弱的状态下,他肯定加大力度顺着双脚一路刺激上去,弄到她神魂颠倒不知今夕何夕,抱去床上用比较特殊的方式好好出一场汗。

然而这是叶春樱。

连发烧那点微小的死亡风险他也不肯忽略掉的女人。

如果和她做爱她就会死,他愿意这辈子都不碰她。

摸着觉得体温已经上来,韩玉梁将她这只脚放进水里,运功升高几度水温,转而托起了另一只。

甲红,肤白,趾纤长,足弓虚拱,脚心滑腻,他定了定神,索性转开脸,不再看掌中的小宝贝,而是望向叶春樱的脸。

她红唇微张,面色如霞,折腾总算见到了一些回报,她不自觉拉开的领口中,松开的围巾下方的缝隙间,那锁骨的凹陷处,已经能看到细细的汗珠。

对视了一会儿,她舌尖舔了舔唇瓣,轻声说:“韩大哥,我……我穿太厚了,不方便弯腰。能……能帮我稍微搓一下吗?”

“好。”他垂下手,在热水中轻柔搓洗着她的双足。

她又发出了断断续续的轻喘,脸色更红,眼波更润,散落的发丝有了些潮气,让她看起来更加纤弱,更加惹人怜爱。

在这样娇软的呻吟中,洗脚这个动作渐渐失去了温馨亲昵的意味,不知不觉笼上了一层轻纱般的桃色。

韩玉梁的呼吸也有些急促。

看着水面下这样一双赤足任他把玩,他很难不想到看过的那些黄片中费力抬起将男人阳物夹住上下滑弄的那些女优的脚。

手中的比那些美多了,单是想象一下可能的画面,他就觉得裤裆里面的小头正在偷摸造反。

“好了,差不多了。你再泡会儿就行。”他犹豫了一下,把手抬了起来。

“韩大哥,我……还想要。”她的脚趾微微翘起,像是在追逐他离开的手。

那红扑扑的脸像是发烧,也像是醉酒,亦或是,已经意乱情迷。

他将水温烘高,点点头,继续。

暗暗咬了咬牙,他想,实在不行晚上就去卫生间和五姑娘温存几次吧。

单纯的搓洗按摩,仿佛已经不能填平心中的沟壑,叶春樱身体前倾,弯下腰,在炽热的鼻息能被他脸庞感觉到的距离,轻声说:“我……我还想让你用烘热那时候的方法。”

“好。”他探头和她对了对脑门,湿漉漉的,汗总算出了,烧应该也退了,这下,他高高悬起的心,总算是能放会原处落地了,“等你觉得够了,就告诉我。”

“等水凉吧。”这种痒丝丝微微酥麻的醉人滋味,叶春樱觉得不可能有够的时候。

“可我在运功帮你保持水温,不会凉的。”

“嗯嗯……那就别运功,等水自然凉,就结束。”

“不行,你好不容易退烧了。”

“可……你这样……碰我的脚,我觉得好舒服。”她轻轻哼了一声,语调变得更加低柔,“韩大哥,好久……好久好久……都没人对我这么好过了。不管……不管你是为了什么,你能对我这么好,我也……值了。”

说着,她抬起身站在了水盆里,热烘烘的双手,捧住了他的脸颊,低下头,带着红糖姜汤的甜腻味道,吻住了他。

小巧的舌尖主动钻入他的口中,主动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柔软的唇瓣沾满了炽烈的情欲,像是早就被禁锢在她的身躯深处,趁着病弱的机会轰然爆发。

厮磨,交错,轻啃,吮吸,大量的唾液被交换,像是两座火山在向彼此喷吐着熔岩。

绵长的湿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叶春樱缓缓向后撤开一点,小声说:“韩大哥,水凉了。”

韩玉梁这才发觉,自己刚才沉醉到忘记了运功。

“要再加热一下么?”

“不要了。”她坐回去,拿过毛巾,迅速擦干脚掌,拉下裤腿,“我出汗了,出了好多。”

“嗯,我看出来了。”

“我不烧了,你摸,额头凉凉的。”

“我知道,刚才我就发现了。”

“我还得继续出汗吗?”

“最好再出点,多喝水多出汗,最后洗个澡,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我换盆热水?”

“不用了,我……我觉得有更好的办法。就是……怕把我的病传染给你。”

“什么方法?”

“我想……想和你接吻,就像刚才那样……”

“会出汗么?”

“我不知道,但是会浑身发热,很暖,很舒服。”

“那……就继续吧。”

这次,换他站起来,双臂张开将她笼罩在下方。

叶春樱没有回避,尽管神情还是无比羞涩,但她的目光,坚定而清醒。

她扯掉毛线帽子,把早就松开的围巾丢到一边,抬起双臂,钩住他的脖子,闭上双眼,微微张开了娇艳的唇。

他缓缓吻住她,品尝着,那春日枝头迎风绽放的小小樱花。

情到浓处,时光飞逝而不自知。

这绵长一吻,确实比先前所有的手段效果都好,等到结束的时候,叶春樱的睡裤都被汗浸透了几处。

“韩大哥……”她目光如醉,贴着他的唇,轻声说,“我……我……”

似乎猜到了她要说什么,韩玉梁轻轻啄了她的唇瓣一下,摇了摇头,“你病着呢,不要想那么多。走,我抱你进去,再喝碗姜汤。出了这么多汗,需要补水。”

窝在他的臂弯,叶春樱孩子一样缩成一团,面颊紧紧贴着他的胸膛,呢喃:“可也许病好了,我就没这么大胆了。”

“那我就再等。”他柔声道,“我相信,你不会舍得让我等太久。”

喝过姜汤,冲澡换好干爽睡衣,蜷缩进柔软蓬松的大被子中后,叶春樱缠着他,想听他讲自己曾经的事情。

他没有再伪装失忆,讲故事一样说起了自己小时候的各种苦难遭遇。

并不意外,她听得感同身受,不一会儿就红了眼眶,抱着他又吻了一气。

随口聊些话儿,韩玉梁打算哄睡她,让她好好休息。

可不知不觉,在她的身边,他也生出了温暖的倦意。

最后,床灯都没关,他们就那样依偎在一起,不知不觉沉沉睡去。

雨声一夜未停。

但屋中,已没有谁再觉得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