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25章 拍摄者与被拍摄者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昏迷前的担心还留在意识里,一睁开眼,许婷就第一时间摸向自己大腿根。

呼……还好,牛仔短裤整整齐齐,扣子都没开,顶着发射器在里面工作的棉条也好端端的在。

这下就放了一半的心。

人生第一次如果不给喜欢的人,那她辛辛苦苦百般小心保护到现在还有什么意义,不如为了爽拿按摩棒捅破算了。

头还有点昏沉,她晃了晃,马尾辫的发稍扫过后脖子,略有点痒。

打量一下环境,她此刻似乎正身处于一大片古旧建筑的废墟中。

大劫难破坏掉了无数上个时代的城市,这种没有清理价值的大片断壁残垣,在世界各处都并不少见。大多数新建的居民点,也都避开了这种影响工程进度的地方。

也就是说,自己此刻已远离市区。许婷爬起来,身下是一个担架,只有小腿沾了点土,整体还算干净。

活动一下四肢,不错,各处都没受伤,那么……接下来呢?是不是那位凶手该出场说点什么让游戏开始了?

许婷活动着肩膀和腿,一边热身一边环视周围。

转到背后那个角度,她看到了基勒汀。

大约二十米左右的距离外,金发碧眼的高大白人面带微笑,用生硬的汉语说:“你冷静,很不错,nicegirl。”

许婷莞尔一笑,捧着自己脸颊摆了一个幼儿园舞蹈的花朵架势,“谢谢,我也觉得我人很nice。”

基勒汀眯起眼睛,似乎不太喜欢这个反应。他反手扯下上衣,露出仅有背心包裹的壮硕胸膛,杂乱的胸毛从领口露出,像一团乱糟糟的草。

“幸好老韩没这么多毛,这可真够恶心的。”她咕哝一句,微微侧身,摆出了格斗架势,“死老外,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姑娘。”

就像是网络流传的同性恋影片里的壮汉主演,基勒汀双手一分,把自己的紧身背心撕成了两片,之前颇为斯文的气质瞬间荡然无存。他露出狰狞的表情,缓缓说:“我要来强暴你了,还不逃吗?”

许婷踮起脚尖,已有二重境界的鸑鷟掌招式迅速流过心头,嘴上笑着说:“这鬼地方我都不知道在哪儿,怎么逃啊?不如省点力气,直接干倒你。”

“有趣。”基勒汀狞笑着弯腰从脚边的旅行袋里掏出两个大小不同的摄像机,一个戴在头上,一个放在旁边,“这次的游戏,有趣极了。”

许婷听到嗡嗡的声音,抬眼一看,几架无人机盘旋降低高度,上面的摄像头,像一只只残酷的眼睛,盯住了她的身影。

她本来就比较擅长共情,很有同理心,此刻设身处地一想,原来此前一个个惨遭凌辱杀害的姑娘,竟然在死前被这么多设备围观着,心里当即燃起熊熊怒火,紧张和恐惧,瞬间就被悲愤取代。

眼前这个人渣,和摄像头后面藏着的那些人,才是最该被扭断脖子的恶徒。

可陆雪芊不在这里。

韩玉梁也不在。

冷硬的地面上,只有许婷自己。

“看起来,你好像练过华夏功夫。”基勒汀拉近到不足五米的距离,双拳举起,“那太好了,我除了学医,也是个优秀的业余拳击手,这两年,有大量时间好好锻炼。电影里瘦小的女孩可以击败高大的白人,你能重演吗?”

气沉丹田,力贯双臂,许婷默默调息,将呼吸的节律渐渐融入内功的运行。她不知道自己这么短的时间积攒起的微薄内力到底有没有用,但她相信,有总比没有好。

单靠跆拳道,她在体重和肌肉比例差距如此悬殊的情况下,恐怕没三个回合就要被打趴在地上,成为奸杀案的下一个受害者。

现在,她至少有底气不跑。

“OK,Gamestart。”

呼,基勒汀的拳头挥了过来。

Shit!许婷一缩头向后跳开,暗骂一句,顺便提醒自己,这次结束一定要让老韩教身法,对面敌人身高臂长,她根本找不到出招的机会。

她脚下熟悉的,还是跆拳道滑步垫步交叉步那一套,对这种练拳的大个子,怕不是腿还没抬起来就被轰趴下了。

后挪,闪避,后挪,闪避,连躲了好几个回合,许婷终于瞅准机会,斜身抢上一步,运足现有真气,一招鸑鷟掌狠狠拍在基勒汀的左肋。

她心思机敏,不管结果如何,马上转为防守,拧腰双臂交叉,硬挡下基勒汀回救的匆忙一拳,借力后退,滑开数步。

“嘶……呼……还挺有力气。是我喜欢的类型。”基勒汀扭扭腰,伸手揉了揉中掌的地方,骂了句F字头,冲刺步迅速欺近。

很明显,这个业余拳击手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眼中凶光毕露,坚硬的拳头暴雨一样照着许婷的头面打去。

即使许婷学的一直是实战防身派的套路,可体格的差距,以她目前的内力还无法弥补。

幸好这不是擂台,没有围栏和裁判。

挡一下就胳膊发麻,许婷只能选择回避,面对敌人后退速度无论如何也快不起来,她马上找个机会转身,猫腰躲过一记勾拳,抬腿就跑。

基勒汀一个箭步冲过来,伸手就抓住了她的后衣领,狞笑着往后用力一拽。

但没想到,许婷双脚一蹬,竟顺着他的力量往后跳起,空中拧腰转身,双掌似凤凰合翅,狠狠拍在基勒汀两侧太阳穴上。

鸑鷟掌将冰寒真力催发如针,若是换了内力浑厚的高手,这一招已足够让他颅骨碎裂,当场瘫软成泥。

许婷虽然功力浅薄,这一下也打得基勒汀头晕眼花,不由自主松开了手,双臂护头往后退去。

乘胜追击,她向前一个滑步,拉开架势,将苦心演练的招式顺次往基勒汀身上招呼过去,心里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内力也没有半点保留,运得掌心发寒好似贴了一块冰似的。

鸑鷟掌出自万凰宫。

万凰宫门下皆为女子,常年在西域闭关自守,顺便堵死了魔教重回中原的必经之路,即使在韩玉梁所处的时代,依旧是一方豪强。

所以她们的武功招式精妙灵巧,皆是为女子量身打造。除此之外,还极其阴狠毒辣,毕竟……男人败了无非是一条命,而女子败了,往往还要付出更多。

斩喉、刺眼、削耳、轰鼻,一掌出去后续四个变化,都是切磋中不能打的地方。

基勒汀双臂抬起护头。他本来不甘心被一个瘦小的东亚小姑娘打到后退,但转瞬间喉头、鼻梁、耳根先后中掌,一股股冷飕飕的怪力打得他头晕眼花,不得不一边紧密护住面前,一边跳开两步。

但那些不过是虚晃。

没有什么拳掌武功会不带任何下盘招式。鸑鷟掌当然也不例外。

这原本藏于裙下乾坤内敛的一招,许婷毫不犹豫正大光明踢了出来。

其实武功单从攻击的目标来看的话,大都殊途同归。人体经脉穴道复杂,可要害空门,不外乎上中下三路前后门两面那寥寥十几处而已。

而其中档次的分别,一则体现在与内、外功修炼出的真气、力量相合的程度,另一则体现在招式变化衔接之中。

同样是以踢裆碎蛋为目标的撩阴腿,放在不同武学之中,出手时机、前置虚招、后续变化,全都大相径庭。

鸑鷟掌里的这一脚,就是即便不藏在飞扬裙下,也极难应付的档次。

砰的一声闷响,穿着运动鞋的蜜润长腿,结结实实命中了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许婷很确定,就算自己不敌被制服,起码“奸杀”中的前一个字,她已经不需要担心了。

“Bitch!”

可没想到,基勒汀的身体远比她预计的还要结实,而她也高估了自己连番消耗后剩余真气的威力。随着那一声惊怒交加的痛骂,她还没来得及变招拧腰转身反撩第二腿让他被踢出蛋黄,他就双腿一并,狠狠将她夹住。

她急忙运力一挣,没想到脚腕都扯得扭伤般痛,小腿仍像是被浇铸进了混凝土里一样纹丝不动。

鸡飞蛋打,基勒汀却没有在剧痛中倒下,而是双眼通红,瞬间变成了一头疯牛,咆哮着挥拳打来。

许婷急忙双臂横在胸前硬挡。

嘭的一下,她被打得双臂压身,当即失去平衡。

下一拳,她再也没办法躲避。

右侧腹部传来沉重的钝痛,好像被石头砸中一样,许婷闷哼一声,向后倒下。

基勒汀放开她被夹着的腿,咆哮着向前一步弯腰,挥拳就砸向少女美貌的脸庞。

对美好事物的破坏欲望,早就成为他性快感的主导。

他的眼睛瞪圆,肾上腺素和性欲一起暴增,疼痛的阴茎都微微充血,额头冒汗,胳膊的肌肉因为用力而颤抖。

一拳砸下,这张脸就要肿起来,鼻梁断裂,牙齿乱飞,她一定会哭叫着求饶,变成一滩等着他肏过后吃掉的烂肉……

啪!

一块石头在基勒汀的拳头上碎裂开来,伴随着咔嚓一声轻响。

他哀嚎一声向后倒下,强壮的身体竟然没有抗住那股可怕的冲力。

双手本能地撑地,但骨节马上传来更加可怕的痛楚,他扭头看过去,这才发现刚才那一块飞来的石头,竟然把他的手骨打到粉碎,整个巴掌都扭曲变形。

“Who!Who‘sthere!”基勒汀怒吼着站起来,瞪着赤红的眼睛来回张望。

许婷赶忙单手捂着肚子往后爬开,虽然心里想不服气倔几句,但嘴上把住了门,毕竟韩玉梁的功夫在那儿摆着,被他救一次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而且按他们这工作的刺激程度,早晚要习惯当他的碧琪公主乖乖等着他来打库巴。

干脆就从这个疯子开始好了。

嗖——砰!

又一块石头飞来,但这次中招的并不是基勒汀,而是悬浮在半空继续拍摄的无人机之一。

其他无人机意识到不对,迅速向高空攀升。

但马上,石头就接二连三飞来,将无人机打到只剩下一架,还将基勒汀摆下的摄影机也打倒在地,零件迸出散落。

基勒汀顺着石头飞来的轨迹看过去,接着眼前一黑,额头遭到重击,头戴式迷你摄像机被打碎同时,人也被打了一个后仰,重重摔在地上。

而唯一的无人机幸存者,竟然没有继续向上攀升逃走,而是好像换了控制者一样,缓缓降低到基勒汀的侧面,将镜头聚焦在他的身上。

“帮手!给我帮手!”基勒汀对着镜头大叫,恐惧正在他扭曲的五官蔓延。

墙的另一侧传来汽车关门的声音。

然后,许婷就听到了叶春樱那轻柔淡定的嗓音,“抱歉,这架无人机已经被劫持了,此刻通讯直播的另一端,不再是豢养你取乐的主人,而是一位受害者的父亲。”

许婷爬起来,恼火地嘟囔:“名侦探,你就不能早点出手别让我中这一拳吗?我感觉骨头都断了……”

“他也是刚赶到。”易霖铃无声无息出现在她身边,轻声道,“我们收拾外围等着帮忙的助手费了点时间。走吧,我带你离开。”

许婷一怔,“诶?去哪儿?不把这家伙解决吗?”

易霖铃笑了笑,“你已经很厉害了,坚持到我们赶来。剩下的交给韩小贼吧,毕竟你们的委托人说要看到凶手死的过程。他听说你被当成目标抓了,坚持要让这家伙死得久一点,我觉得咱们不适合旁观,先去车里休息吧。”

“Bitch!”被无视的基勒汀愤怒地冲了过来,没受伤的拳头狠狠挥向易霖铃。

易霖铃双眼一瞪,单足踏出迎上,根本不屑用孤烟掌的精妙招数应对,直接一拳与他硬碰——只不过,提前将一身真气尽数转为了阳刚。

咔嚓一声,基勒汀倒飞出去,破口袋一样摔在地上,拳头连着小臂,被一起震到筋骨尽断。

易霖铃哼了一声,冷冷道:“算你运气不好,今天本姑娘不想脏了手,不然,你还能稍微痛快些。”

“我想在这儿看。”许婷挣开易霖铃的手,轻声说,“这王八蛋打得我好疼,我要看他怎么死!”

这时,韩玉梁左手拎着一袋石子,右手捏着一枚在指尖,面色阴沉地走了出来,缓缓道:“别看了,省得你又觉得我是坏蛋。”

许婷气哼哼地说:“要是好人就得给这种混球一个痛快,那我也不当好人了!这种败类就不配死得快!”

“我不看人受刑,那我先回车里了。”易霖铃微微蹙眉,扭身一纵,越过废墟墙头,离开了这里。

天仍大亮,阳光穿过破烂的顶棚,斑驳洒在基勒汀的身上,像是已经将他切割成一块一块。

“Whoareyou?”他坐起来,咬牙切齿地问。

“抱歉,我不姓胡,你认错人了。”韩玉梁懒懒答道,指尖一甩,飞石打出一道灰光,啪的一声碎成数块。

跟着一起掉落在地上的,还有基勒汀红白交错的牙。

许婷盯着他唇角流下的血,低下头考虑了几秒,小声说:“算了,老韩……我、我还是不看了,我去春樱姐那儿等你。”

“她那儿控制着无人机,有转播画面。你还是去车上吧。”韩玉梁淡淡说道,手中飞石打去,将要张嘴吼叫的基勒汀又打掉几枚牙齿。

许婷眉心一皱,大步走向一扇破窗,“她能看的,我就能看。我们一起等你。”

“好,随你高兴。”见许婷并无大碍,韩玉梁心里也松了口气,跟着甩手又是一石头,打在转身想要爬走的基勒汀尾骨,听着那杀猪一样的嚎叫,微笑道,“朋友,你自己的惨叫,好听么?”

满口血的基勒汀已经不敢张嘴回答,他捂着臀后勉强躬身站起,死盯着逼近的韩玉梁,粗重地喘息,像一头被逼到绝境的熊。

嗤、嗤、嗤、嗤!

四声轻响,四块小些的石头先后子弹般飞射而出,打在基勒汀的双肩和双膝。

这种包裹着真气的石头,能按照他投入的内功程度随心所欲控制造成内伤的轻重,对于不打算在镜头前露面的他来说,是绝好的折磨道具。

报仇是丰盛的宴会,仇人的痛苦与惨叫,烹饪成每一道佳肴。

价值九十万与近百条人命的凶手,值得慢慢死上几个小时。

或者,掏钱的人说够了为止。

废掉基勒汀逃跑和反抗的能力后,韩玉梁不紧不慢地用石头一下一下打着他,慢慢震断两侧大腿根的筋,打开他并不拢的脚,打向刚才就被许婷差点踹成绝户的阴囊。

一个蛋,两个蛋,一个碎蛋,两个碎蛋,一团烂泥,两团烂泥。

疼昏,就石头打穴弄醒,醒了,再被石头打痛处疼昏。

如是循环,恍若无间地狱。

一袋石头打完,许婷就隔墙再丢一袋进来。

这荒凉的废墟附近,最不缺的就是碎石。

打完了七袋石头,夕阳都要落山,看着活活疼死,几乎被打成皮裹肉馅骨头渣的基勒汀,韩玉梁依然没有听到叶春樱的信号。

直到最后,金义也没有喊停……

中秋节早晨,事务所的账户收到了作为报酬的九十万。

易霖铃坚持不要任何报酬,除去给许婷的压惊费和奖金,叶春樱提前转账还掉了今年的五十万房款后,事务所帐上趴着接近三十九万,即便还有装修尾款要付,总算不至于舍不得吃精肋排了。

许婷干脆叫姐姐往这边来,和大家一起在事务所楼上的住处过中秋节。

她一早买来材料,钻进厨房大展身手,穿上围裙忙里忙外,燃气灶、抽油烟机和烤箱的动静就几乎没停过。

叶春樱去雪廊那边和沈幽碰头给委托收尾,许娇要中午吃饭前才到,客厅沙发上,就只剩下易霖铃和韩玉梁俩人大眼瞪大眼。

闻了闻厨房里飘出来的诱人香味,易霖铃小声道:“这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小美女,给你当小妾真是糟践了。”

韩玉梁伸个懒腰,笑道:“我要跟她说给我做妾,信不信她一勺热油泼我脸上。”

“虚名而已,我看的是本质。”易霖铃不屑一哼,道,“齐人之福,她在你心里地位又比不上叶所长,不是小妾是什么?”

韩玉梁皱眉道:“我可没想过娶妻成家的事,不劳你代我安排大小。春樱也没那么多事。”

易霖铃愤愤不平道:“是啊,那么好的姑娘猪油蒙了心看上你,你还不乐意娶了给个名分……”

“婷婷,你那儿用帮忙么?”韩玉梁急忙提高声音苦笑道,“我来给你打下手如何?”

“好啊,来帮忙弄虾线吧,难得你肯搭把手。”许婷笑眯眯探头说,“铃铃,你跟他说什么了,能把他吓到进厨房?”

“我说他身在福中不惜福,早晚遭报应。”易霖铃笑着站起来,“我去楼下用电脑写小说,不打扰你俩了。”

许婷不是那种羞答答的性子,手里汤勺一举,“那我可不客气咯。”

等易霖铃出去关上了房门,许婷搬个小板凳过来坐下和韩玉梁面对面一起剥虾挑线,说:“老韩,有件事,趁着别人都不在,我得跟你正儿八经说道说道。”

“你说。”

“你……你这次救我,我很感激,谢谢。”

“嗯,然后呢?”

“但第一,这个是咱们事务所的委托,我是为了咱们的事业才遇险的,你本来就该救我。你不来,我倒霉,可以算工伤的。我要死了,抚恤金可得打给我姐。”

韩玉梁忍着笑点点头,“第二呢?”

“第二,我不是白眼狼,但你救我的事儿,我可以放在心上,你不行,我求你尽快忘了。”

他皱眉不解道:“这是为何?”

“因为我喜欢你。”

韩玉梁抬起头,看着她,“我没太明白。”

许婷也抬起头,跟他对望着说:“我喜欢你,不怕你知道,但我怕你觉得我是因为你救了我。这是两码事,你救了我,我喜欢你,你没救我,我一样喜欢你,程度都没区别的。记住了吗?”

韩玉梁笑了起来,“好,我记住了。还有第三么?”

她点点头,很认真地说:“有,第三和第二差不多,还是你救我的事。你一定一定一定得记住,如果哪一天我愿意和你上床,那绝对是因为我喜欢你到了可以接受你花心好色下流的地步,而是不因为我报恩以身相许那样乱七八糟的理由,我不用身体还债,钱财债人情债都不行。我要是和你上床,只要你不强奸我,那就肯定是因为我愿意,我想,我高兴。你不许和救我的事扯到一起。”

韩玉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笑道:“那你现在愿意么?”

“不愿意。”她撅起嘴,把满是虾腥味的手指在他鼻子下面抹了一下,“现在你明显更喜欢叶春樱,我要这时候跟你上床,显得我只能靠这种法子和她争一样。”

“所以你的打算是……”

她微微一笑,信心十足宣告:“我要先凭本事让你至少跟喜欢她一样喜欢我,看着吧,我要来追你啦!等我追到手,就让你变成我的男人。”

他屈指一弹,将一点虾线弹到了她的鼻尖上,看着她气鼓鼓皱眉瞪眼的娇俏模样,笑道:“好啊,我拭目以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