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78章 这个时代的易容术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6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舒子辰,代号飞鼠,绰号耗子,表面职业是个没什么名气的特效化妆师,实际上则是雪廊的成员之一,不过很少负责杀伤性工作,大部分任务都是应用他的长处——特效化妆。

在韩玉梁眼中,易容术应该是更加准确的称呼方式。

韩玉梁对易容术略有涉猎,那些奇门异术在藏龙宝居中所占的分量并不算小,能看出当年主导建设的人对这一类功法不仅没有排斥,还很醉心其中。

只不过韩玉梁在那方面的天赋远不如武学,靠过目不忘的本事强记在心里,进境也极为缓慢。

易容之道,和当今女子花样百出修饰照片的技巧本质上并无不同,不外乎改头换面四个字而已。

就韩玉梁的了解,易容术在江湖上也是一门历史悠久的本领,衍生出了多种派别。有专精演技不做大改扮主要冒充生人的,有擅长面具一撕一戴就能换张脸的,有花大功夫仔细雕琢粘合可以长期不露破绽的,甚至还有削皮磨骨自毁颜面只为改扮方便的。

舒子辰擅长的本事,主要便是第三种。

面具头套他虽然也会做,但毕竟是整体外物,很难做到和电影里一样戴上就换个人抬手一撕便现原形。

根据材料和成品需求,进行特效化妆的时间并不固定。

为了潜入黑天使的秘密研发基地,改扮必须做到几乎天衣无缝才行。

所以舒子辰早早就来接上韩玉梁,往郊外影视城中他的私人工作室赶过去。

“对了,有件事我忘跟你说了,”抵达目的地,汽车熄火,他才想起什么似的说,“这次行动不止咱们两个。”

“沈幽也去?”韩玉梁眼前一亮,颇为期待。

那女人把他拉进圈子后就不着痕迹地跟他保持着距离,那么一副性感妖娆的身躯,他怎么可能不惦记在心里,更何况,他还感觉得出,沈幽并不是汪媚筠那样的欲擒故纵,而是真的对他没有工作关系之外的兴趣。

这反而让他更有兴致。

“她哪儿有空啊,‘天火’那边战局不利,不仅大量人手被牵制在那边回不来,听说还有人牺牲了,‘血乌鸦’有两支佣兵队昨天突然出现在黑街,她怀疑跟上次仓库的行动有关,担心遭到报复,正在布置监视网络。”

“那是谁?”

“寒狐。”舒子辰说出了代号,怕韩玉梁想不起来,笑眯眯地补充说,“也就是汪媚筠。”

“副督察大人这么闲吗?”韩玉梁马上回想起了汪媚筠那野猫一样的眸子,和比猫儿还要灵活的柔软舌头,当即胯下就是一热,“我真没想到她有空。而且,这种事她都亲身上阵的么?特安局那么大,就没点可靠的手下?”

“手下好找,可靠的少,”舒子辰掏出钥匙开门,笑着说,“可靠又能干的,更是凤毛麟角。这些年考进特安的,大都是为了能在中心城那种治安良好的地方混日子,一个个接到来卫星城出差的任务就都哭丧着脸,那种货色汪督察哪儿敢用在这种任务上。”

他声音压低了几分,语气颇为讥诮,“再说了,特安局如今没那么好进,一个个都是有门路的,汪督察满脑子惦记的都是升迁,要是在黑街不小心死了不该死的部下,她可有的头疼喽。所以啊,还不如自己上阵。等到案子办得差不多,挂上警灯吱儿哇吱儿哇抓人就行的时候,再让那些部下出马。”

韩玉梁忍不住笑道:“那她这副督察,当得可够气闷的。”

“要不然,她那样的女人,怎么会跑来雪廊挂名当兼职杀手。”舒子辰打开工作室的灯,轻描淡写地说,“寒狐手上第一个活儿,干掉的就是她作为汪媚筠亲手送进监狱的人渣。”

“哦?何必多此一举?”

“因为监狱和法院,有时并不能给人满意的结果。”舒子辰似乎被勾起了什么记忆,唇角泛起一丝冷笑。

韩玉梁笑道:“那种地方,本也不是为了让某个人满意吧?”

“可有些时候,对有些人,连起码的公平和公正也做不到。”舒子辰从桌下抽出一个巨大的箱子,对着打开的箱子里说,“他们做不到,就有人会来代劳。雪廊里的大家,就喜欢帮人干这些。”

韩玉梁想了想,缓缓道:“我以前也听说过一群人,喜欢干类似的事儿。”

“哦,然后呢?”

“他们都死了。”

舒子辰扭头笑了起来,“这有什么关系,人总是会死的。”

“我说,你们能不能不要在行动之前讨论死这么晦气的话题?”充满慵懒倦意的柔媚嗓音从门口传来,只穿了条长款衬衫,下摆盖着内裤,裸露着两条修长美腿的汪媚筠端着一杯咖啡站在那儿,抓着乱蓬蓬的长发,瞥了韩玉梁一眼,“嗨,阿梁。”

韩玉梁点了点头,没应声,眼睛在她身上从头到脚迅速扫了一遍。

她显然是刚睡醒,估计是知道一会儿要易容,并没有化妆,衬衫纽扣一共系了俩,领口的V字箭头一路延伸到小腹,里面也没见到胸衣,敞开的缝隙中可以隐约看到两侧乳房露出的小半圆弧。

这女人还真是什么时候都散发出充满成熟雌性芳香的诱惑力。

她并不太在乎被韩玉梁看着,把咖啡喝下去,就迈步走到舒子辰身边,弯腰看着箱子里面说:“让我先来吧,好了之后我去打个盹。”

“行。”舒子辰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那,韩玉梁,你就等我弄好她吧,顺便确定一下具体行动计划。”

“嗯。”韩玉梁扭身坐到旁边,没有意见。

他很乐意旁观一下这个时代的手法,尤其,模特还是汪媚筠这样的美人。

很快,他就知道了汪媚筠如此打扮的原因。

看到舒子辰准备好材料和工具后,她竟然把身上那件衬衫也脱了下来!

那高挑健美的身躯,顿时只剩下了一条紧绷在胯部的薄三角裤。

“你昨晚就住在这儿了?”不知为什么,韩玉梁突然有点在意这女人和其他男人的关系。

他当然不会冒出想去独占她的念头,只是在他踌躇满志狩猎期间,她要是还被别人享用着,他就没必要再那么彬彬有礼了。

“嗯,我对公的借口是出差,行动完之前尽量不要在其他地方露面的好。”她接过舒子辰递来的材料,小心翼翼地粘合在脖子下方,一路覆盖到小腹,随口说,“耗子,你这工作室住起来可不太舒服,要什么没什么。”

舒子辰瞄了瞄韩玉梁的表情,微笑着澄清似的说:“我又不在这儿住,准备那么齐全做什么。”

汪媚筠白他一眼,小声说:“多事。”

“你们俩玩猫和老鼠,我可没兴趣掺和。”舒子辰挑了挑眉,拿出一叠纹身贴,对着工作台上的几张图片裁剪修饰起来。

汪媚筠看没什么再说闲话的必要,主动开口,跟韩玉梁分享了一下行动前的情报。

上次的逃亡事件后,那个秘密基地的戒备等级提升了不少,想通过比较常规的渠道偷偷进去摸底基本不可能实现。

幸好,有舒子辰在,他们就有一些不那么常规的渠道。

因为各型号的改良计划一直在持续,冥王仍然在通过各种路子把女人送去进行实验,即使迫于各方面顾虑不敢一次性弄去太多,平均每天送过去一两个还是有的。

雪廊一直以来都没有介入过黑街各大帮派之间的地盘纷争,在利益纠葛中也一直保持着比较中立的态度,所以即使是黑星社麾下的小弟,一样存在雪廊的眼线。

尽管都是些底层跑腿的,但关键时刻,仍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

比如这次舒子辰带着韩玉梁和汪媚筠要乔装打扮成的,就是预定在今晚去给秘密基地送妞的鸡头。

当然,那个鸡头并不知道目的地到底要人干什么,他就是接到上头的指示,晚上会有一个其他地方的应招女郎上门服务,他带着小弟把那女的弄倒带去就算完成任务。

但最近他听到风声,说大家手下的姑娘莫明失踪了不少,搞得人心惶惶,甚至传出流言说又出现了变态连环杀人犯,专找年轻漂亮的妓女下手。

于是,他给雪廊偷偷报告了这件事。

沈幽核对了一下地址,确认要人的地方就是冥王的实验室,便和舒子辰安排了这次潜入行动。

汪媚筠都参与进来,那么目标当然就不再仅仅是查探里面的情况。

她和沈幽商量后,做了好几手准备。只不过具体是什么,她不肯说。

最坏的结果,就是他们三个一到门口就被识破身份,不得不落荒而逃。

考虑到风险,沈幽承诺,这趟行动会计数在韩玉梁当初承诺的一年三次限额任务之中。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听从汪媚筠的指示,保障她的安全。

“也就是说,出了什么事,我不用管舒子辰,扛起你逃命就行?”听完之后,韩玉梁沉吟片刻,微笑问道。

舒子辰点点头,手里笔一样的东西没有停下,在汪媚筠已经变了样的脸上点出一个个小雀斑,“我是耗子,会钻洞,你是大侠,带着美人逃就好。”

汪媚筠那双还没被改变太多的猫眼往韩玉梁脸上飞了一下,笑着说:“这就是我化妆前要给阿梁留个深刻印象的原因,免得到时候他一看我那副样子不够美,自己开溜。”

“那地方……到底有多危险?你们交个底,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没有自己人进去过,这怎么知道。”汪媚筠的口吻中并没有多少无奈,反而有种微妙的亢奋,就像是过腻了平凡生活的人在期待进行什么极限运动找刺激似的,“根据冥王这次拉开的架势看,我估计会有不少军火到位,他们家养了那么多高级专业杀手,什么这个天罡那个地煞的,还有魔星啊死神啊,总会碰见几个吧。”

舒子辰一边忙活一边嘲讽说:“我们老大是武侠小说重度中毒,我看冥王的老大多半是重度中二病,杀手分级晋升就够文艺调调了,还搞点花名出来。我要是报名字时候说自己是‘死神’舒子辰,那真是尴尬到腮帮子酸。”

汪媚筠笑眯眯地说:“都当老大了,自然有任性的权利。我要升到特安局总局局长的位子,我就选拔一批精锐女子干将起名叫美少女战士,按库洛牌起绰号。”

“小心引发离职潮哦。”

韩玉梁听不懂这些,就隐隐猜到估计是在说什么古早动漫,之前许婷好像就嘲弄过一次他的名字跟某知名漫画人物谐音重名,好色程度不相上下。他还特地找了两集观摩了一下。

结论只有一个,老子鸡巴更大,而且用得更多,可不是个撑帐篷的摆设,也不负责在墙上打眼儿。

随口闲扯一会儿,汪媚筠总算把话题拉回正事儿。

雪廊的调查比较详尽周密,通过连续几天那边物资和废品的出入情况反推,那个秘密基地中不会有太多常驻人员,总计应该超不过五十人,考虑到其中要有研究人员来负责研发改进,要有实验品和负责实验品的助手,负责安保的人员,应该不会超过三十个。

真正需要提防的危险,并不是那些内部安保人员。

那边虽然不在市区,却也不是什么真正的荒郊野岭,周边建筑有大量可疑人物起居,都需要视为秘密基地的潜在支援力量。

而且,比起安保人员,被黑天使感染的实验品们,才是更危险的对手。

乔装潜入的情况下,他们不可能携带太好用的武器。汪媚筠在身体上的伪装物中藏了刀和手枪,她冒充的身份又是昏迷不醒衣衫不整的妓女,不太需要担心被严格搜身。舒子辰和韩玉梁就只能全凭自身随机应变了。

为了尽可能适配身高减少伪装物的应用,舒子辰负责扮成那个鸡头,而韩玉梁的身份则是他的一个拜把兄弟,兼职保镖打手。

一开始韩玉梁还纳闷晚上才行动为什么这么早就要过来准备,等到汪媚筠准备好,他才明白,这个时代的易容术更加精细逼真,更加难以识破,相对的,也更加耗费时间。

耗时将近四个钟头,离开椅子穿好服装的汪媚筠,就成了一个高大丰满,脸上有不少雀斑,眯缝眼塌鼻梁的妓女。

“到你了,韩玉梁,过来坐下。”

“OK,去照照镜子,习惯一下新形象吧。”

这两句话之间,韩玉梁运功调息了至少十个大周天,汪媚筠都睡了一觉。

幸好舒子辰给自己打理的速度快了不少,否则,他们真不好说能及时赶去。

为了不留下破绽,他们三个对应的本尊会按照上头的交代继续办事,或者说,继续演戏。

鸡头会让手下装成客人招嫖这个目标妓女,目标妓女会在夜晚降临后打车上门,鸡头和小弟会用麻醉剂把妓女放倒,然后从酒店后门装进后备箱,开往上头指示的目的地。

只不过,另一台一模一样牌照都没有任何区别的轿车,就等在中途的一段小路里。

汪媚筠安排的人手早早在那边布下了市政维修的遮挡墙,除非有监视的人悬在半空俯瞰,否则不可能发现,开进去的那辆车已经被调包。

之后,雪廊将安排那三个本尊跑路,而他们三个西贝货,将负责让这场行动走向最好的结果。

“我怎么觉得你们今晚就打算把那儿端了呢?”坐在车里等待的时候,趁着汪媚筠已经躺去了后备箱,不用跟那个女狐狸口舌交锋,韩玉梁轻轻敲着膝盖,问副驾驶上坐着的舒子辰。

“能办到的话,当然顺手办了最好。”舒子辰侧头看着他,“不过先说好,我是没本事一个打十个的,我擅长的活儿都是些小偷小摸,真要清场,可就全得看你和汪督察的了。”

韩玉梁跟冥王的杀手碰过面,不是很放在心上,沉吟道:“只要能第一时间搞到顺手的刀剑,解决掉黑天使们,剩下的杀手应该好处理。”

“我个人建议,你不要太小看冥王的杀手哦。”舒子辰很严肃地说,“根据沈幽调查的结果,黑街至少已经有一个魔星级的杀手在活动了。冥王的魔星级杀手可只有十个而已。”

“这又不是珠宝古玩,越稀罕越值钱。”

“还是别掉以轻心得好,如果来的真是沈幽猜测的那位,她可是有死神级实力的天才,只不过身为女性,不受他们老大待见,被压了一头而已。她一心想证明自己,是冥王里最不好对付的敌人之一。”

“女的?”韩玉梁姑且有了点兴趣,“漂亮吗?”

“不知道。”

“啊?”

“她也很擅长改扮乔装,目前已有的行动记录,相貌全都不一样。只能从手法和风格上猜测。哦,对了,沈幽仔细分析了汪督察帮忙提供的案卷资料后,说有超过七成的可能,张鑫卓的死,就是那个杀手所为。”

“那个杀手那个杀手的……她没名字么?”

“不清楚真名具体是什么。能搞到的通话记录中比较常出现的称呼有两个,荻原纱绘,永夜。估计永夜应该是代号之类的吧。”

“我还是比较关心漂亮不漂亮。”

“如果漂亮呢?”舒子辰笑着问,“东瀛人训练女刺客,色诱可是基本课程。这下可正中你要害了吧?”

韩玉梁眼前一亮,忽然道:“等等,你说……张鑫卓的死,就是那个什么永夜干的?”

“应该是吧,不过张家那边不太相信,大概怕我们玩驱虎吞狼那一套。”

“那至少身材绝对不会差了……”韩玉梁托着下巴,颇为满意。

那天在场的女人就那么多,女体盛是岛泽莲,现在已经是他被窝里的了,剩下的,不就是张鑫卓得意洋洋炫耀的那些高级女奴么。脸虽然没怎么往心里去,但那些女人的身材,绝对都是一等一的。

“你还真满脑子都是这些。”舒子辰笑着摇了摇头,瞄一眼后视镜,提醒说,“OK,准备出发,后面给信号了。”

韩玉梁这才驱散了脑中的回忆画面,发动汽车。

在甜美的语音导航声的帮助下,韩玉梁不久就把车开到了目的地。

那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建筑物,竟然还有个颇为宽阔的地下停车场,等着迎接他们的人就在那下面。

明亮的灯光照得周围犹如白昼,看来对新到的实验品比较重视,带轮子的病床周围,足足站了六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和一个看起来很娇小的女人。

但韩玉梁知道,那个女人比另外六个男人加起来都难对付。

因为那是张萤微,目前情报中已知的,和黑天使相性最好的人。

喉部贴了东西,韩玉梁并不太担心会被从嗓音认出来,但下车后,还是乖乖站到了舒子辰身后,静静看着他表演。

舒子辰不愧是专精此道的行家,举手投足,神情做派,都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下层鸡头,那股猥琐至极的粗鄙劲儿,韩玉梁自认装不出来。

“都跟你说了,女人送到这儿就成了,别的别问那么多,少废话。”

对方并没有什么交流的意愿,打开后备箱,就对其他人招了招手,过来抬起汪媚筠,放在那个病床上,推着就往另一头的宽敞电梯走去。

从那个货运电梯估计,这里以前多半是个库房。

这么一想,张家真的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吗?因为张鑫卓那个不成器儿子的死,就判断张家会和冥王分道扬镳,是不是太武断了些?

英雄枭雄们为了事业,老婆儿子什么的,拿来牺牲一下根本不会当回事的啊。昔年霸王要煮了高祖的爹,高祖都能笑嘻嘻讨碗肉汤喝。

不过沈幽应该对张家也有所防备,这种需要严守秘密的行动,那边不太可能得到风声。

舒子辰当然不可能就这么带着韩玉梁离开,他装模作样上车后,就伸手在韩玉梁腿上轻轻拍了三下。

远处电梯那边,六个男人有四个跟着张萤微一起接了汪媚筠上去。

剩下两个,大概是留在这儿监督他们离开。

韩玉梁点点头,开门下车,高声道:“兄弟,车油不够了,这儿有么?”

那俩男人一愣,满脸不耐烦走了过来,“肏你大爷的,路上不说加油,跑这儿蹭来了?是不是想占便宜啊?”

“真不是,你们过来看。”

车从一开始就停在很不显眼的角落,灯光虽亮,但监控看不见的地方,依然是死角。

舒子辰已经观察完毕,大声咳嗽了两下。

这意味着,可以出手。

十几秒后,两个男人被直挺挺塞进了汽车后座。舒子琛坐上驾驶席,冲着韩玉梁摆了摆手,“那么,我就先走,千万保护好汪督察。”

“放心。”韩玉梁活动了一下手腕,“我该办的还没办呢,怎么舍得她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