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21章 任务目的不纯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十二集已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因为房中术和玄门内功都已经修炼到天人合一的地步,韩玉梁看电脑上那些黄片的时候,更多满足的是心中好奇,那条老二其实控制自如,想软就软想硬就硬,不特意解决一下,也没什么要紧。

但查了查飞机杯的用法之后,生平也算尝过几个销魂宝穴的他,不禁越发对这神奇的现代制品好奇起来。

入口并不算紧,指头往里一探,不过略有刮蹭,但内部先是一环环的褶沟,而后陡然收紧曲折,最顶端,是密集排布的软疙瘩,好似不同方向转着圈地长了几十个小小花心。

他偷过的姑娘,可真没遇过这样的。

拿起飞机杯,凑到下面比划了一下,他还是觉得有点滑稽,甚至想到了曾经江湖游荡的时候,在山野见到的一个村夫——大概是光棍多年,那家伙采了个不知道什么长瓜,当中劈开,握着套在阳物上来回律动。

他一个采花大盗,放着软玉温香的姑娘不弄,来日一个假洞?

可实在是好奇得百爪挠心,他拿起来看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重新播放刚才暂停的大江户四十八手女优演示视频,打开一管润滑剂,按照说明挤了一堆进去。

按刚才搜索用法时候的提示,这东西似乎加加温度更好,韩玉梁略一沉吟,运起烈火掌力,摩挲一圈,把它弄热到指头进去暖烘烘的,这才将润滑剂抹匀在入口,对准已经昂扬起来的粗大阳具,缓缓套了上去。

不几分钟,韩玉梁就兴味索然地拿下那东西,出门去洗手间冲净,回来收进了盒子里。

纯论让下头小兄弟享受的滋味,这东西的确不逊色于真正女子,甚至还要更强几分,毕竟淫液自备可多可少,紧松全靠掌握,只为畅快一下,内腔层次分明颗粒刺激,省时省力,不去有意克制的话,转眼便能射上一泡进去。

可也就仅此而已。

美丽女子活色生香的面目,细腻滑嫩的肌肤,耳鬓厮磨的温暖,彻底征服的快意,尽数享受不到。

而且,他并未用上房中术,结果一射之下,满心倦怠,下载好的黄片也没了兴致,倒是难得早早睡下,多练了一个时辰玄天诀。

这一晚雨越下越大,早晨起来,诊所侧门都进了水,叶春樱做早饭的时候,韩玉梁就拿着墩布敞开门往外划拉。

看外头路上的积水情况,深点的地方小孩子都能狗刨游泳,他还以为许婷应该来不了了。

不曾想,他还没忙活完,只听滴滴两声响,一辆破水而来的电动车就停在了侧门口。

两条淡蜜色的匀称小腿迈下前踏板,宽带凉拖裹着的脚丫毫不在意就踩进了门外的水洼里,许婷把车子一支,雨衣套头脱下,团成个蛋塞进车筐,双手抬起把微湿秀发往后一捋,用腕儿上发圈扎成短马尾,左右一甩,脆生生说:“早知道淅淅沥沥下这么小,雨衣都不用穿。”

她探头看一眼韩玉梁手上还在划拉的墩布,捂嘴吃吃笑道:“呀,臭大夫挺贤惠,还知道干家务呐?”

“屋里进水了,不能积着不管吧。”韩玉梁拄着墩布把子站定,微微皱眉道,“你真来委托我啊?”

“嗯,我来委托你啊,你当我开玩笑呢?”她走进小玄关,俏挺鼻头微微一抽,“哟,炝锅挂面……叶大夫,你葱花该加点十三香的,那样炝出来提味儿。”

她也不客气,湿漉漉的脚丫在地垫上一蹭,换上拖鞋走了进去,靠着厨房门口笑道:“那臭大夫福气真好诶,赖在你这儿有吃有住的。”

叶春樱放下挂面,抓把切丝菜叶进去,头也不回,小声说:“是我福气好,有韩大哥当救星。”

许婷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笑道:“英雄救美,那可是好事儿。叶大夫,稍点点儿香油,比光撒味精更好吃,鸡蛋搅成花儿,沾面上更香……来来,我帮你弄,这个不要什么手艺,也就是泡面难度。”

叶春樱被她一挤,不自觉让开了位置,等醒过神,许婷已经手脚麻利全下了锅。

许婷嗅了嗅锅上蒸汽,一扭脸,笑着问:“叶大夫,你口味轻还是重啊?一般女孩子不爱吃咸的吧?”

“韩大哥口重,而且我以前老吃外面摊子上的,也习惯咸的了……”叶春樱看她连面都盛好两碗帮忙端了出去,对这自来熟有点不知如何应付,小步跟着,眉心越蹙越紧,“那个……许婷,你这么早过来,是哪里不舒服吗?”

许婷嘶嘶抽着气把两碗面放下,抬手搓了搓打着几个眼儿的耳垂,“好烫。我没什么不舒服的,我不是看病。”

她望一眼正在关门过来准备吃早饭的韩玉梁,笑着说:“我听我姐说,你们准备张罗点副业,帮人解决个麻烦什么的,对吧?”

韩玉梁坐下道:“没错,是有这个打算。具体该怎么弄,我和春樱还在商量,我们也不是什么任务都接。”

叶春樱打量打量许婷,拿起筷子默默吃面。

“首先不能是为非作歹的事儿,委托的任务是正还是邪,春樱说了算。她这儿,是第一道审核,过不了,就算了。”

许婷乌黑的眼珠左右晃了晃,在他俩脸上转了几圈,红艳艳的小嘴勾起一丝笑意,“臭大夫还是个妻管严啊。”

叶春樱顿时一口挂面呛在嗓子眼里,急忙扭头又是咳嗽又是捂嘴,满脸通红抽出纸巾擦了擦,急忙说:“你可别误会,我……我就是收留韩大哥,请他给我帮帮忙,我住在储藏间的钢丝床那儿,不信你去看。”

“哦——”许婷拖了个长音,明亮的双眼微微一弯,卧蚕托起了两道好看的月牙,“你们是纯同事关系,这下对了吧?”

叶春樱皱起眉,不情不愿嗯了一声。

韩玉梁想了想,干脆碰掉筷子,弯腰到桌子下面看那四只脚丫去了。

拖鞋,没袜子,一对白净柔美,两只健康娇媚,欣赏一会儿这在他的世界不易见到的赤足,总好过在上面看叶春樱尴尬。

许婷知道他在下面干什么一样,轻轻一蹬,脱掉一只拖鞋,把那只脚翘起了尖,左右晃了晃,桌上继续说道:“我一个大学生,肯定不会委托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我这是同学求救,助人为乐,你们说,这应该是好事吧?叶大夫,这样的行吗?”

叶春樱低着头,咽下面,说:“嗯,但韩大哥也有规矩。你再看他愿意不愿意吧。”

“面都沱了,看够没?”许婷笑着在桌下往韩玉梁的方向虚晃一脚,“臭大夫,你什么要求啊?”

“大的要求主要就两个,满足其中随便一个就好。”韩玉梁起身正色道,“要么,钱给足,要么,有美女。”

许婷掏出手机,“知道知道,你昨天就说了,大色狼一个,就知道惦记妹子。喏,看看,我同学,虽然没我这么漂亮,也是美少女一个吧?”

韩玉梁看向桌上被推来的手机屏幕,是个合影,五个女孩嘻嘻哈哈对着镜头搂成一团,倒是一眼就看到了许婷那盛夏骄阳一样灿烂至极的笑容,“哪个是她啊?”

“第二美的那个。”许婷十分自信地说。

“这个穿白裙子带黑发卡的?”叶春樱也凑过去,看一眼后,柔声问道。

“嗯,就她。我闺蜜里最乖的,我俩关系好说出去别人都不信。”许婷指了指那个女孩的脸,“先说好啊,臭大夫,你好色可以,我大不了穿清凉点给你看,但别打我朋友歪主意,人家可单纯了。”

照片上的那女孩是温婉秀气的类型,看着就颇为乖巧,其实是采花贼最喜欢的类型,这样的稍微用点心思,就能半推半就得手,拍屁股走了,也只会黯然神伤默默垂泪,没什么后续麻烦。

但这话当然不能说出口来,韩玉梁想了想,道:“照片就算过关,不过那什么PS太厉害,我回头要是接任务,还是得见见真人才行。你先说说,她叫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吧。”

许婷点点头,神情总算严肃了几分,“我闺蜜叫张萤微,萤火虫的萤,微微有光的微。我们都在东华师范,不过我是下属朝阳学院的,她学习好,考上了本部。大学后我们见面没高中那么多,但毕竟还在一个学校,有事儿没事儿就一起逛街什么的,关系一直都挺好。”

“大学里头我们都有了新的交际圈,她有个舍友,叫王文珊,同学里头跟她关系最好,其实那俩人性格差挺多的,共同话题也没什么,我上学期心里还有点不得劲儿,觉得我好朋友莫名其妙就让人给抢了。所以后来小微来找我说,她觉得王文珊交了男朋友之后哪里好象变了,我还挺高兴的。可没想到……后来事情竟然变得又诡异又恐怖。”

许婷讲起故事来总透着一股哄孩子的味道,但抑扬顿挫夸张几分后,气氛渲染倒是挺到位,叶春樱不自觉就缩了缩脖子,小声问:“变得怎么了?”

“王文珊就跟变了个人一样,脾气大了,性格也暴躁了,她们宿舍一共四个女生,俩俩分别关系好,有次就因为其中一个女生没注意吃了王文珊买来的一个苹果,她竟然跟那女生打了一架,小微去拉,还被挠了好几处血道子,脖子上胳膊上都是。”

“后来王文珊请小微吃饭,赔礼道歉,小微就没再说什么。可小微那时候不知道,一切都才刚刚开始。”许婷惟妙惟肖地做出了惊恐的表情,“她有次睡前喝水多了,晚上起夜,竟然不小心看到王文珊在动宿舍里其他人的喝水杯子,手里还拿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就从那次后,宿舍里时不时就丢东西,丢钱,那俩女生报了警,导员过去跟警察做了一圈工作,最后都怀疑是王文珊。”

“可王文珊竟然赌咒发誓说不是她干的,后来还声称自己被霸凌,闹着要割腕。她男朋友特别生气,跑到女生宿舍大闹了一场,结果另外两个女生就搬到校外租房住了。小微就一直想找个法子,看看谁能帮忙查查,王文珊到底是怎么了。”

她停顿在此处,长长叹了口气,“这种学校的事儿,我去雪廊扣杯子也没人肯搭理,去拜托黑街的小混子又要被占便宜,我正不知道怎么办呢,我姐说,你俩开始做这种买卖了。臭大夫被我姐说得那么神,那我就干脆死马先当活马医咯。”

韩玉梁听完,简单梳理了一下,皱眉道:“那你希望我做到的是什么呢?”

许婷眼珠一转,反问:“那你擅长做什么呢?或者说你喜欢怎么做?我的目的就是让小微从此不用再担心那个叫王文珊的。”

叶春樱插嘴说:“那让张萤微搬出来住不就是了。或者让那个王文珊跟男朋友出去住。不住在一起,不就解决了。”

“这主意我早出过了。”许婷点点头,“可小微是单亲,还是本地人,和妈妈闹矛盾才住校的,她妈妈没事儿就来学校看她,想把她哄回家走读,她要出去租房子,多半要被她妈哭天抢地伺候。至于王文珊,那不要脸的还觉得自己跟小微关系好着呢,赖着宿舍不肯走。”

韩玉梁想了想,问道:“春樱,王文珊这样的,算不算罪有应得?”

叶春樱一个激灵,急忙摆手道:“不算不算不算,这在女生之间都不叫大事儿。你可别上来就考虑这个。”

“啊?罪有应得不对吗?我就觉得王文珊挺烦人的。”许婷皱眉道,“就是不知道该定个什么罪合适。”

“不不,韩大哥那罪有应得的意思,就是……唔……他去帮忙出手杀了,替天行道,行侠仗义。”叶春樱似乎有心让许婷打退堂鼓,“我要说罪有应得,估计今晚那个王文珊就没命了。”

“臭大夫,你……也太心狠手辣了吧?小女生的矛盾诶……”

韩玉梁淡淡道:“我又不知道小女生的矛盾该怎么处理,大侠办事,杀人最快。”

“你这明明是枭雄办事。”许婷赶忙摇头,“不行不行,换个法子。我的意思是,你先跟我一起去学校,趁着最后一门还没考,调查调查王文珊到底是怎么了。我觉得吧,她那个男朋友肯定有问题,你想啊,哪儿有女朋友不对在先,还敢冲进宿舍楼里打人的?我看,咱们就从他身上查起最好。”

韩玉梁心中玩味了一下,笑道:“小许姑娘,原来,你给我介绍了半天张萤微,最后陪我一起办事的,却还是你啊。”

许婷似乎觉得被看穿了什么,皱眉瞪眼,一叉腰说:“怎么,哪儿不符合你第二个条件吗?再说,你办成了又不是不给你钱。你开个价吧。”

“最后看都办了什么再算钱吧。”发现韩玉梁望着自己,叶春樱只好开口,“不然我也不知道该收多少。而且韩大哥老嚷嚷着要给美女按模样打折,我回头也得问问,你这样他准备打几折。”

许婷眉梢一扬,主动凑过来问韩玉梁:“就是,臭大夫,你觉得我能打几折啊?”

“等办完事再算吧。”韩玉梁也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大大方方笑道,“我愿意跟漂亮姑娘一起行动,当然是别有所图,醉翁之意不在酒,要是全程下来光过了过眼瘾,我看打个八折也就差不多了。”

“喂,我们家门口杂货铺子开业还半价大酬宾呢。”

“锅碗瓢盆又不会帮你查人。”韩玉梁悠然道,“或者,一起办事的时候愿意让我拉拉手,搂搂腰,说不定我一高兴,就半价酬宾了。”

许婷转着眼珠想了想,“就为了占便宜吃豆腐啊?那我还要看看你的本事呢,男人好色不要紧,只会好色可就不讨人喜欢了。你赶紧吃,吃完我就载你往学校去,咱们今天就开始查。这几天毕业生清东西,女生宿舍可以带人进去,没更好的机会了。”

韩玉梁瞄了一眼叶春樱,道:“那,小许姑娘,你不如先去屋里玩会儿电脑上上网,开开屏幕就能用,我跟春樱还要再商量商量。”

“行。”许婷倒是利索,起身一扭,就踩着拖鞋进了屋,跟在自己家一样毫不忸怩。

进去后,还很识趣地关了门。

“春樱,”韩玉梁把最后一口面吃完,寻思着为了下顿饭不至于醋再放多,先问道,“你好像挺不愿意让我帮她的啊,怎么了?新业务第一单买卖,不好歹做个开门红么?”

叶春樱碗里还剩一大半,跟吃不动一样放下了筷子,没精打采地说:“因为我看得出来,许婷就不是真为了找你帮忙办事来的。那点事儿,她找哪个追她的男生帮忙不成,至于非要花钱劳力来找咱们?”

“那她是为了什么?”

“为了摸你的底吧……”叶春樱拿过杯子喝了几口水,“她姐是见过你本事的,可她没见过,估计心里好奇,正好你跟她姐说了咱们要做的买卖,她那样的女生,在同学里肯定挺受欢迎,多想想准能想出有需要人帮的情况,然后……就打着闺蜜旗号来呗。反正……你好色,她漂亮,一拍即合。”

“你不吃了?”

她嗯了一声,“不吃了,不饿。”

“正好,我还没饱呢。”韩玉梁嘿嘿一笑,伸手端过来,都不等叶春樱开口,就先往嘴里拨拉一大口吃下去,边嚼边说,“管她为了什么呢,生意有总比没有好,名气打响了,后续才有更多客人上门。你开门就把我出去办事的牌子放上吧,你也清静清静,既然是小事,说不定我今天就办成了呢,回来说说都干了什么,你准备好算算收多少钱。”

他故意压低声音,凑近说:“别跟她客气,这丫头鬼得很,准不会让我占什么真便宜,不给她打折。”

叶春樱看着自己剩嘴被韩玉梁呼噜呼噜吃了个差不多,脸上微微发热,坐下站着都觉得不自在,小声念叨说:“韩大哥,有人追杀着你呢,你也注意安全,多加小心才好。我去准备开张了,有事你再跟我打电话。”

“好。”韩玉梁随口应下,吃完面过去一敲门,道,“我饱了,小许姑娘,咱们走吧。”

“四个字喊你不累吗?我连名带姓也就俩字儿诶。”许婷一推键盘关掉屏幕,故意当他面看了看四周装饰,“你还真舍得让叶大夫睡储藏间啊。”

“她倔劲儿上来我拉不住。走吧,剩下的路上边走边说。”

许婷快步出门把车子推上,长腿一迈骑了上去,“该说的我都说了啊,剩下的靠你查了。上来吧,咱们走。”

韩玉梁走近一看,不是她姐的小摩托,也是一辆电动自行车,但是,载人的座上有后挡板,位置还挺短。

这就意味着,他要坐上去,可就不是跟叶春樱的那个距离,他整个略显魁梧的身躯,可就快贴到前面许婷的背上。

“许婷,”他如她所愿换了简短称呼,迈过后座比划了一下,“这样坐,你没意见?”

“怎么,臭大夫突然装起正人君子了?”许婷咯咯笑着一扭脸,“要不你来骑?我巴不得坐后面呢,我给你指路。”

“我……不会。”韩玉梁犹豫一下,微笑道,“实不相瞒,你让我上墙用草上飞的轻功我知道怎么保持平衡,让我骑这东西,我真不会。”

他对许婷其实颇有好感,所以也并不介意透出一点底细出来。

没想到,她就跟早料到了一样,发出一串悦耳动听,鲜脆无比的笑声,毫不意外地说:“那还废话什么,上来啊,先说好,搂腰可以,不许往下挪,不然把你踹下去,听见没?”

“听见了。”韩玉梁哈哈一笑,沉腰坐下,抬腿踩住两侧小踏板。

车轮压过水洼,没开出多远,许婷就又说:“还有啊,臭大夫,让你搂腰是怕你个子大掉下去,你可别趁机往我身上用你那些奇怪功夫,我要是觉得不对劲儿……”

“就怎么样?”韩玉梁听她拖着长音,好奇问道。

“我就停车到人最多的热闹地方,指着你鼻子骂你臭流氓。”

评分完成:已经给 snow_xefd 加上 1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