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94章 爱人不见了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韩玉梁用上内功探索经脉的情况下,不管是没高潮想装高潮,还是高潮了想装没高潮,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阴关悸动,血脉加速,多处穴道气息鼓荡,不管怎么判断,杉杉刚才都肯定是泄了。

就算程度不算太强,也已经足够夸张。

毕竟他刚才所用的力道,也就相当于指尖按在肛肉和膣口外轻轻揉上几十下,同时搓搓乳头而已。

他有点不信,暗暗猜测会不会是这女人太久没得到过丈夫滋润,才会过于饥渴,反应过大。

于是,他稍稍将真气转移开几分,开始按摩会因为高潮而绷紧的几处肌肉,帮助她恢复放松,延长余韵。

杉杉的面颊已经一片通红,手攥得死紧,杨明达都露出了有些痛楚的神情。

可那神情之中,竟然还混杂着些许不易察觉的愉悦。

韩玉梁一边暗中端详,一边将内力加重,仍还和刚才一样,只在双乳和会阴浅浅搔弄,并不深入。

“嗯嗯……嗯……老公……我……我可以……不要了吗?”她又一次扭脸看向杨明达,楚楚可怜地说。

杨明达低下头,喘息着用额头顶住杉杉的指尖,“可是,我……我看到你舒服,我心里才能舒服。杉杉,你……你就稍微放开一些自己吧。这是治疗,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的。”

就这么两句话的功夫,杉杉那苗条柔润的娇躯再一次绷紧,被透明丝袜包裹的脚趾和脚掌一起蜷曲,像是要握住什么并不存在的东西,柠檬色的七分裤几乎要束不住她向上隆起夹紧的臀部。

瘦瘦小小的身子迸发出一股震颤的力量。

毫无疑问,她又高潮了。

好玩的是,依然程度不强。

按照韩玉梁的经验,女人在上一次泄身的尾韵中,除非是已经承受不住到了需要休息的时候,不然就会比上一次更加敏感,来得也更加猛烈。

就像是拦河大坝,一凿子下去一个眼,趁着没堵上再一凿子下去,眼儿准会更大,出水肯定更猛。

他存着试探的心思,这回没停顿,只让杉杉稍微缓了口气,就继续运力挑逗。

果然和他猜测的相去不远,这个样貌气质上佳的美丽少妇,是个颇为有趣的大坝,一凿子下去一个眼儿,再一凿子下去,还是这个眼儿,水也不见多,眼儿也不见大。

他略一思忖,决定加重手段,看看到底能不能给她砸烂了堤。

可还没开始,杉杉就突然回手握住了他的胳膊,一个翻身换成躺下,气喘吁吁地说:“够了,韩大夫,够了……我……我真的够了,我很舒服,很舒服。”

她放开手,屈肘撑起身子,饱满的酥胸仍在急促的起伏,“老公,咱们……回去吧。”

杨明达看上去颇有几分垂头丧气的味道,他点了点头,小声说:“那……回头你自己记得来。咱们说好的。”

杉杉看了一眼韩玉梁的手,神情复杂地用力咬了一下唇瓣,沉默了一会儿,叹息一样地说:“嗯,我有空……会来的。”

韩玉梁抽了张纸巾,擦擦掌心,淡淡道:“那么,下次见。”

送他们夫妻离开的时候,他很确定,自己捕捉到的情绪变化没有任何错误。

杨明达从进来开始就在期待他妻子的高潮,他的情绪随着杉杉生理上的变化而一路走高,就像是脑子里有根阳物,正在随之而勃起。

但当杉杉提前喊停后,那根无形的鸡巴,就和主人胯下那根一样,瞬间萎掉。

不管生理上的阴茎,还是心理上的阳具,这样半途而废,打击都无疑是巨大的。

走进楼道的时候,韩玉梁甚至都感觉杨明达的精气神正在飞快流逝。尽管杉杉不停地在软语安慰着什么,紧紧抱着他的胳膊与他依偎在一起,一切也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

韩玉梁本以为,这对奇怪的夫妻,只不过是这炎热的休息期间一段小小的插曲而已。

可没想到,最后,这竟然成了叶之眼侦探事务所正式接下的又一笔业务……

那是三天后,一个雷阵雨把柏油马路清洗成一片水潭的上午,韩玉梁在办公室和叶春樱关于还需要休息多久,进行了一次亲切而友好的商谈。

“春樱,我觉得我差不多已经痊愈了。”

“我觉得没有。”

“你看,我伤口这里、这里和这里,都已经掉痂了,刀口也拆线了。你家偶像知了壳都说我现在壮得能顶一头牛。”

“拆线后更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就是牛,受伤也不能乱跑,强行耕地只会变成酱牛肉。”

“你手里不是攒了不少情报吗,不赶紧接一个去赚钱,咱们可要坐吃山空了。”

“账上还有三十多万呢,岛泽那边每个月还会从工资里还款,你上次找狗的报酬也到帐了,事务所还有些装修工作没收尾,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帮我一起把那些干了吧。”

“不要。我要做点正经工作。”

“正经的意思是?”

“有美女的工作。春樱,你明知故问。”

“嗯……这里倒有一份沈幽介绍的安保工作,让你负责保护一群参加南岛泳装写真集拍摄的模特,但是协议有特殊要求,你不能与其中任何一个受保护人发生超过拉手程度的亲密关系。”

“不去。”

“那就再等等吧。韩大哥,这世界没有那么多的美女啊……单纯高报酬的工作则又危险又复杂,不调查清楚,我怕咱们会成为什么坏事的帮凶。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尽快帮你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

就在他们聊到这里的时候,燕雨杉登门拜访了。

她穿得依然很素净,白色短袖衫,米色罩衫,浅灰色百褶过膝裙,没有化妆,只带了一串一看就是夜市地摊货的小项链。

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的眼睛。

又红,又肿,一看就是痛哭了至少半个小时。

按照韩玉梁的猜测,能哭成这样,难不成……是被谁强暴了?

可依这个女人的性格,真要被强暴了,应该会第一时间去找南城区警署才对,至于到了那儿之后会怎么刷新她的人生观,大概就是另一回事了。

叶春樱在外面的接待室和她聊的时候,韩玉梁就在里面无聊地想象她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让他没想到的是,不久,叶春樱匆匆走进来,用很沉稳的声音说:“韩大哥,有工作了。”

韩玉梁依然没意识到那是一场委托,懒洋洋地起身道:“都哭成那样了,还有心情做按摩啊?”

叶春樱一愣,“按摩?是事务所的委托。”

“哈啊?”

把叶春樱拽到里屋坐下,用了大约五分钟,韩玉梁明白了目前的情况。

燕雨杉不是来找他按摩的,而是作为侦探事务所的委托人,前来进行重要的求助——她的丈夫,杨明达,不见了。

周日来拜访事务所的那次回去之后,他们夫妻有过一次不太愉快的对谈,具体内容因为比较隐私,杉杉并没有告诉叶春樱。

之后工作日,杨明达早晨还是如常去上班,继续他朝九晚九日出工作日落加班的生活。杉杉也和往常一样,打扫卫生,瑜伽,准备午饭。

吃完饭午睡前,她收到了丈夫一条短信,说是突然有个项目维护工作,上司指派他过去参加,可能需要两天,让她自己好好的,不需要等他回来。

以前并不是没有过类似的情况,所以杉杉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安心重复着早已经习惯到近乎本能的主妇生活。只不过,她没按丈夫的期望再来找韩玉梁按摩。

两天过去,杨明达没有回来。这四十八小时里,也没有一条信息,没有一个问候。

杉杉开始觉得不对,可打过去,那边提示手机已关机。

今天一早,她赶去丈夫的公司,询问关于出差的事情,没想到的是,那边的答复,却是杨明达从周一中午午休后就无故旷工,持续缺勤至今。

杉杉顿时慌了神,她先去南城区警署报案,负责立案的警察只说还不到时限,劝她多等等,还暧昧不清地暗示她老公是不是因为她太美吃不消才躲出去的。

她对黑街的一切本来就有恐惧感,最后只好放弃,匆匆离开。

杨明达以前跟杉杉提过雪廊酒吧的事情,她便又往那儿跑了一趟。

她扣了一朵黑色郁金香,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找到自己的老公。

雪廊接待她的是舒子辰。舒子辰表示雪廊最近不接比较耗时费事的任务,委婉拒绝,但是给了她一张叶之眼的名片。

走投无路的杉杉,最后只好来了还算熟悉的这里。

“春樱,这工作你怎么不需要审核了?”韩玉梁托着腮,略显不解地问。

叶春樱柔声说:“因为很单纯,不管是工作,还是人,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地方。她丈夫是个辛苦的程序员,她自己是个全职家庭主妇,当然……可能这活儿拿不到和上次一样高额的报酬,但救人一命比什么都重要,她说家里还是有点积蓄的。可以接。”

她在这里停顿了一下,微微偏头想了想,轻声说:“我觉得,韩大哥你的要求,杉杉很漂亮,应该能够满足,就是她已经嫁人了,和老公感情很好,这次要找的又是她失踪的老公,你如果不愿意的话,我就去回绝掉。”

韩玉梁笑了笑,“我当初定下只愿意做有美女的工作,也没说非要和美女怎么样才行啊。不然我为什么不去做牛郎?”

“可刚才写真安保的工作一说不让你……嗯……偷吃,你就马上拒绝了。”

“泳装写真,我又不是没看过。让一群漂亮女人穿成那样在我面前晃,还不准我偷吃,这跟给我上大刑有什么分别?”韩玉梁起身笑道,“比起那样,还是这个工作好得多。走吧,我出去问问。”

不料,就他们在屋里商量这几句话的功夫,杉杉在外面沙发上拿着手机又收到了新情况,满眼泪汪汪强忍着没哭,看向叶春樱求助说:“叶所长,我……我收到了信息。和我老公有关的。”

叶春樱拿过来,放到自己和韩玉梁中间。

信息很简单,只有一句话。

“杨明达在我手里,不许报警,等我下一步指示。”

大概是为了增加说服力,信息附件有一张模模糊糊的照片,看上去像是视频截图,一个男人面朝下倒在地上,被五花大绑,头歪着,露出侧脸,能看出的确是杨明达。

信息来源并非手机号或邮箱地址,而是一串很奇怪的乱码。

“看来在通讯中继处做了伪装……”叶春樱把手机递回给杉杉,坐到她身边,柔声说,“不用担心,你这个工作,我们接了。这一刻起,韩大哥将负责帮你一起找回杨明达先生。你如果确认的话,就跟我进来,咱们商谈一下委托协议。”

“不用商量了,我签,我什么都签……钱好商量,只要能把我老公赶快找回来,什么报酬都好商量。”杉杉红着鼻头擦了擦泪,“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谢谢你们肯帮我……真的谢谢。”

“那相关条款也是需要你看一下了解情况的,跟我进来吧。”叶春樱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柔声说,“黑街这边的绑架案很少撕票,如果是为了赎金,你先生的安全就暂时不会有问题。只要后续还有信息进来,咱们就迟早能锁定对方的位置。韩大哥会帮你把人救出来的。”

“如果赎金不太多的话,我……我可以努力凑出来。千万别激怒绑匪。”

两个女人说着走了进去,韩玉梁没跟着,他皱眉想了想,掏出手机去阳台给舒子辰打了个电话。

他觉得这事不对劲儿。

结果这电话,一直打到叶春樱那边签好委托协议,才算是走向尾声。

挂掉手机后,韩玉梁长长吐出口气,望着窗外又聚起来的乌云,险些以为自己正处于一个略显荒诞的梦中。

他主要是想问舒子辰雪廊那边有什么麻烦,以至于连这委托都吃不下,江湖上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真该帮忙的地方,他愿意先去帮个忙卖个人情。

可那边不接的理由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经过一番复杂的解释后,他彻底明白过来,这个委托,非他不可。

别说雪廊,整个黑街,怕是都找不出能比他更合适来办这件事的人。

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韩玉梁感慨地摇了摇头,装好手机出去。

签好协议的杉杉已经迫不及待,捏着自己的手机慌张地问:“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没有新信息过来,我该准备多少赎金呀?”

“不要急,咱们也不是完全没有线索。既然杨兄弟周一上午还正常上班了,那咱们就去公司那边问问,看能不能找到最后一个见过他的人。”韩玉梁摆出很严肃的神情,开始按照既定方向前进,“那么,春樱,你看家,我陪杉杉先跑一趟。你把那串代码发给沈幽,我刚才和雪廊联系了,他们虽然腾不出人手,但帮忙做一下追踪工作的空闲还是有的。咱们俩随时保持联系,有新情报及时沟通。”

叶春樱点点头,拿出电车钥匙,走过来塞进他手里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韩大哥,你说……咱们是不是该先买辆代步车啊?骑着电动车跑业务,会不会感觉……有点寒酸?”

“不会,不晕车,挺好的。”他笑着拍拍她,“新扈又不大,一天之内电车怎么也到目的地了。真要涉及外地的调查,当然就是火车咯。正好我还没体验过呢。”

“将来要是有跨海任务,说不定还能坐飞机呢。”叶春樱微笑着送他到门口,轻声说。

“尽量别接那种工作。我可信不过飞那么高的铁疙瘩。我宁可抓只仙鹤骑。”韩玉梁半开玩笑地回了一句,看杉杉在门外已经很有点焦急,只得努力做出也很上心的样子,一溜烟跟着进了电梯。

天公不作美,或者说很作美,两人下去骑在电车上,才发现只有一件雨衣可用。

杉杉咬了咬牙跨上来钻进去,倒是有了几分豁出去的模样。

韩玉梁盘算了一下,在安心接受和逞英雄顺便变落汤鸡之间选择了前者。

骑出不远,路边一个冷饮店门口的音响恰好传来这么一段歌词:“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爱人不见了,向谁去喊冤。”

不知道杉杉是不是有所触动,反正韩玉梁感觉,她抓着自己腰上衣服的手,好像攥紧了几分。

虽然开车已经很熟练,但驾驶电动自行车,韩玉梁还比较笨拙,他超强的平衡感让他总是忍不住频繁矫正龙头,练轻功养成的习惯又让他不适应以手来增加前进动力。

所以还没骑五分钟,身后就传来了杉杉怯生生的声音:“那个……韩先生,你要不太会骑,我来骑吧,我可以载你的。而且,去那边的路我比较熟,就不用一直留意路口给你指方向了。”

“好。”韩玉梁从善如流,在路边一颗树下停车。

交换位置,整理好雨衣,坐上去后,韩玉梁眼前的世界就缩小到只剩下杉杉的背。

她身上多少淋了些雨,素色的衣服并不耐湿,一些地方因此而变得挺透,柔润的肩头下方,有片溻湿暴露出肩胛骨蝴蝶一样的美好曲线,但也仅限于此,她在里面还穿了一件吊带背心,料子颇厚,遮挡了一切可能曝光的部分。

从这种穿着,韩玉梁就能大致感觉到她的小心翼翼。

这让他忍不住在心中哀叹,这次任务全部完成的难度,可能远比他想象的高。

不过他也绝对不舍得打退堂鼓,毕竟,对他来说,这也算是一场新奇的体验。

偷人妻的机会多得是,可以光明正大追人妻的,估计过了这村就没这店。

一盘算到追求这个和勾搭截然不同但殊途同归的词,他就有点头疼。为什么这个世界的男女关系这么麻烦而复杂呢?

不太习惯跟一个漂亮女人一直沉默相处,韩玉梁斟酌片刻,在后面道:“杉杉,刚才春樱在,你可能不太好意思说,现在只有咱们俩了,周日你俩从事务所回去后,到底谈了些什么?那些会不会和你丈夫的失踪有关呢?”

“怎么可能。”杉杉的声音拔高之后,略微有些变调,似乎不太习惯这样的音量,但隔着雨衣又是在骑车,不喊也没办法,“我老公又不是离家出走,他这是被绑架了啊。我们那天是拌嘴来着,可哪有夫妻不吵架的。”

看来那次吵架的内容估计也是涉及到了性爱愉悦方面的问题,否则在杨明达都已经下落不明的紧要当口,什么样的线索杉杉也该会拿出来跟他这个侦探分享才对。

“那你丈夫失踪之前,有什么比较反常的表现吗?任何和平常不一样的地方都好。”学着看来的侦探腔调,韩玉梁随口问道。

“嗯……”杉杉沉吟片刻,突然没了声音。

“怎么了?”

“没、没什么,那个,韩先生。我觉得,咱们还是先调查我老公的同事,问问他失踪前的事情吧。我觉得前一天晚上发生什么……应该和失踪没有关系。”

又被她回避了,也就是说,之前一天的晚上肯定发生了什么。

发生的事,杉杉认为和杨明达的失踪无关,偏偏韩玉梁有理由相信,这其中的关系非常大。

问题是,如何说服她相信这一点呢?

他挠了挠头,心想,要是直接开个房间点穴制住放床上干一发能解决问题就好了。

他在后座一点点计划之后该如何展开行动,杉杉在前面听不到后面回应,还以为是自己这也不说那也不说激怒了侦探,只好又犹犹豫豫地开口:“呃……如果没有其它线索,我会跟你好好谈谈的,这样可以吗?”

“可以。”他痛快地答应下来。

因为他知道,公司那边不可能有任何线索。

他们能等到的,其实只有那个神秘号码后续发送来的指示而已。

不久,公司到了。

那是一栋颇新的高大写字楼,位于新市区已经开发的地带西侧,雨幕下,“高新技术才是最优能源”的巨大宣传标语依然清晰可见,几台四足机器人正在没有遮挡的地方炫耀最新防水技术,整片建筑,都和原本的新扈市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气质。

杨明达之前就是面前高大建筑中的一个小小动力源。

韩玉梁把雨衣叠好收进车筐,看着正在走向保安的杉杉,跟了过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