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23章 在丈夫的眼前

忙昏头了……差点忘记还有这一更。

进来精神状态不佳,回复评论不太及时,不好意思。

过阵子应该就好了~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看来猜对了。

韩玉梁不太确认这是不是他们夫妻沟通的结果,但知道这事彻底揭穿后会少很多乐趣,当即偏头轻轻一吻她的耳朵,柔声道:“没关系,我不会说什么,也不介意配合你继续演下去。你能不要如此紧张么?”

杉杉双手胡乱在他背上抚摸,小声说:“可是……感觉很不一样啊,一想到他……他就在看着,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的确,镜头的拍摄,和近在咫尺的真人旁观,造成的心理压力还是有显著区别的。

韩玉梁索性一把将她抱起,托住丰满圆润的屁股将她压到对面的窗边墙上,屋内距离衣柜最远的角落,一边抓揉她的乳房,做出激烈调情的动作,一边低声问:“那你是自愿的么?你们夫妻商量的结果?还是他非要强制你如此?”

杉杉的眼中闪过一丝感动,双手捧着他的脑后,喘息着吻上他的额头,吻一下他的鼻尖,跟着向下一滑,第一次吻住了他的嘴,将柔软娇嫩的舌头,湿漉漉送了进来。

虽然到这会儿才接吻从顺序上看有点奇怪,但送进嘴里的小丁香,若不认真品尝,岂不是辜负了杉杉的心意。

他向前一压,把她挤在墙上,转而侵略到她的口中,用舌头尽情品尝她还残留着牙膏薄荷味道的小嘴。

缠绵深吻之中,杉杉的性欲终于被唤起,乳头在他的胸膛前变硬,贴着他腰杆前后扭动磨蹭的赤裸下体,也传达出温热的湿气。

“我……我没有不情愿……玉梁……我……我就是第一次被他这么看着……觉得……又刺激……又紧张……”她抱住他,饱满的大腿紧夹着他的腰,双脚交勾在一起,贪婪地压迫着男人坚硬而充满力量的臀肌,“你来吧……狠狠……狠狠地……干我,让我忘了……忘了他在看……就像,之前咱们拍……拍摄的时候一样。”

好吧,他本来也没太大兴趣了解他们夫妻到底沟通了什么,十指攀爬到柔软的臀肉中央,扒开那道深邃的溪谷,指尖很快探索到黏腻的湿润液体,略略一试,弹性十足的膣口显然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挺身对正,缓缓一推,确认那肉菇的尖端已经滑入温软的腔肉里,才将她抱离墙边,微一弓身,把她放低。

雪白酥软的娇躯顺着重力的牵扯,缓缓把昂扬的肉棒吞没。仿佛连体内的空间都被挤压,迷醉的少妇昂起头,红晕密布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神情,打开的红唇里,毫无羞耻的呻吟喷薄而出:“啊啊……唔……呜啊……好大……胀……好胀……啊……”

将她抱高,这种只有够强壮男人才能使用的姿势,正是韩玉梁的最爱,他缓缓摇动几下,等包裹着肉棒的嫩肉分泌出油滑的汁液,等膨胀的花心贪婪地吸吮着顶上去的龟头,就立刻运气将阳物收窄延长,免得滑脱,大起大落,狂抽猛送。

这种干法杉杉也最为受用,雪白的肉体抛起浮空,抽得屄芯痉挛,仿佛要被带翻出去,落下深深一坐,捅得子宫内凹,似乎脏腑都移了位,这样抛上落下,丝毫不见费力,晃荡的乳房摩擦在健硕的肌肉上,让她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取悦他的玩具,被掌握,被控制,唯一的任务就是压榨包裹坚硬的阴茎,吸吮出里面鲜美浓稠的精液。

“啊、啊、啊、啊……”

升起的时候,杉杉搂紧韩玉梁的脖子,涨红着脸拼命吸气,坐下的时候,那一声饱含喜悦的淫叫,就会跟着阴唇中飞溅的爱蜜一起离开身体。

韩玉梁想,没猜错的话,可能这还是当前这间卧室第一次听到女主人如此激昂亢奋的淫声。

不知道是不是衣柜里那双眼睛的效果,杉杉的第一次高潮来得略有些慢,但更加激烈,那纤长的十指在蜜壶痉挛收缩的同时用力抓挠着他的脊背,不小心抠掉了几处已经在发痒的疤。

埋进她体内稍微享受了一会儿,韩玉梁用枪挑阴阜一样的气势开始了第二轮征伐。

细嫩的内壁都还没来得及恢复成富有弹性的褶皱,就再次被凶猛地抻平,亢奋的性欲都还没来得及平复成涓涓细流,就再次被灌注成拍击海岸的巨浪。

杉杉吻住他的嘴,用吃奶一样的力气嘬他的舌头,缠绕在他身上的腿一夹一放,配合着他的节奏迎凑,湿透的肉穴在过于猛烈的抽插下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被挤出的淫汁染上她颤抖的屁股,飞上他的大腿,点点滴落在地。

二十分钟不到,杉杉就丢了三次,一次比一次快活,舒服得双眼都有些失焦。

“哈啊……哈啊……不行……我……我得休息一下了。”她舔过他的唇角,轻声呢喃,“我……我觉得那里整个麻了,让我……稍微歇口气。”

“好啊,那换张小嘴儿用用。”韩玉梁正在兴头上,把杉杉往他们夫妻俩的双人床上一放,头仰在边缘昂起,分开腿一压湿漉漉的肉棒,就带着满身爱液捅进了她的嘴里。

这是最适合往喉咙中进军的姿势,第一次用的时候,杉杉连咳嗽带呕,一副差点背过气去的样子,但经历了那几天的“磨合”,此刻的她已经能比较熟练地调整仰头的角度,让舌腹、上腭与喉咙构成一个微有曲折的肉腔,尽可能紧密地包裹住贯穿其中的肉柱,一边品尝着自己爱液的味道,一边把同样润滑的唾液大量涂抹上去。

韩玉梁故意把她放在了仰头后正视着衣柜的方向,也许,他们两口子在这种时候相顾无言,才正符合大绵羊的期望吧。

他恰好也需要这样一场畅快淋漓的交欢。

奸杀案那些资料照片和视频,足够撩拨他心底阴暗的情欲,及时通过正常的渠道发泄出来,总好过积压在心里,某天一不小心变成他和其他女人之间的麻烦。

双手揉搓着杉杉睡裙领口中的乳房,他加快速度,将她那缩紧的口腔当作嫩牝,奸得唾液溢出,流过面颊。

“嗯……嗯唔……呜呜……咕……”杉杉含下的肉棒越进越深,纤细的脖子都涨粗几分,嘴里的哼声断断续续。

她望着衣柜,望着那扇特意花不少钱改装的魔术镜,她知道,丈夫就在里面坐着,坐着一张专门定制的凳子,盯着她看。

他一定已经硬了,硬得鸡巴发紫,马口流油。

但他不肯进入她,宁愿坐在那狭小阴暗的柜子里,喘息着手淫。

他说这样才会让他痛苦,痛苦到兴奋,兴奋得不可自拔。

他说他愿意拿出所有的一切来爱她,只求她偶尔给他一个这样满足欲望的机会。

他还说了很多,说他们的过去,说他扭曲到觉醒的历程,说他对未来的打算,说他除了性欲之外的隐秘期望……

所以她躺在了这儿,舌头上全是自己爱液和另一个男人鸡巴的味道,喉咙被撑得胀痛,鼻尖偶尔会碰到皱巴巴的阴囊。

她可以在丈夫的注视下解放自己全部的情欲,滑稽的是,这还成了她维持自己婚姻的方法。

她抱住韩玉梁的大腿,肉棒依然在向更深处尝试,她觉得有些窒息,眩晕,但口腔里真实脉动的阴茎,那蓬勃的生命力,那饥渴贪婪的需求,都让她无法舍弃。

杉杉深深吸气,抱着大腿的手发力,身体向床外挪动了一些,呜的一声,再次插入的肉棒终于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境地。

兴奋的酥麻在身体各处乱窜,她用力嘬吸,就像要把韩玉梁这结实性感的肉体整个吞下去。

保持在这个深度,他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口腔粘膜取代了阴道内壁,悬垂的小舌充当起这个入口的花心,喉咙比子宫颈大方得多,蠕动着开门,把他敏感的龟头迎入,在咕咕的气流声中反复吞吐。

“哈……啊啊……”一声愉悦的粗喘,韩玉梁满意地闭上眼,捏紧了膨胀的乳头,在美妙的快感中开始喷射。

杉杉吞不下这么浓厚的分量,勉强咽了两口,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口红糊了,眉眼间的精致也没了,唾液、呛出的鼻涕和白浊的精浆染满了她大半张脸。

但她看上去并不难受。

她甚至没在阴茎抽离后第一时间去擦那些东西,而是在缓缓垂流的污秽中,对着衣柜的镜子,露出了一个动人的微笑。

犹如无声地问,老公,你喜欢吗?

韩玉梁没有离开床边,他顺势弯腰趴低,抱起杉杉的大腿向两边分开,凑上去把红肿的屄肉一口含住,故意用发出吸溜声的大幅动作舔她。

“嗯嗯……啊……好舒服……”杉杉诚实地表达着感受,从两人身体的夹缝中抽出睡裙,套头脱下,用裙布胡乱擦拭了一下脸,就抬起脖子,抓住他还未完全软化的阴茎放进了口中。

舔冰淇淋一样伺候了一会儿龟头,她娇喘吁吁地说:“玉梁,你……换你上床,让我来。”

“好。”他最后嘬了一口阴蒂,吻了下她的大腿内侧,起身爬上床,舒展四肢躺下。

杉杉从床头柜里摸出湿巾,重新擦了擦脸,端起水杯漱口,喝下,爬上床,跪伏在韩玉梁胸前,张口吻住了他。

解除了深吻的封印后,她就像是沉迷于唇舌的淫戏,一直不舍得离去,幸好小手不忘如何取悦男人,摸索着捏住他的乳头,轻柔拨弄,按压旋转。

依依不舍的湿吻结束后,杉杉把长发扎到侧面,贴着他的身躯扭动着向下挪去,微微汗湿的裸体摩擦着韩玉梁的皮肤同时,那灵活柔软的舌头,也爬过了他紧绷的脖颈,舔过锁骨,舔向乳头,用柔软的嘴唇吸住,啾啾轻嘬。

她好似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伺候主人的女奴,大腿夹着他的小腿轻柔摩擦,乳房压着他的腹肌扭腰画圈,张开的红唇间,娇嫩的舌头一寸寸游走在他布满细碎疤痕的皮肤。

持续向下的缓慢移动,停止在她趴伏到韩玉梁腿间,她抬起早已硬翘的肉棒,像是认真复习的好学生,轻轻吮住他的阴囊,按照他曾经告诉过她的方式,含舔取悦。

而这还不是旅途的终点,等唾液沾遍紧缩上提的春袋,她换成跪坐,抱起他粗壮的大腿,开始用唇舌描绘那盘结肌肉充满男性魅力的轮廓。

韩玉梁觉得,这应该已经超出了他们夫妻之前交流的内容。

因为杉杉的眼中,正闪烁着突破什么界限的兴奋光芒。

她果然没有停止在比较正常的位置,舌尖像是要梳理汗毛一样舔过小腿之后,便顺着脚背上充满力量感的膨胀血管,一路吻到了足尖。

娇艳的红唇张开,轻柔将脚趾锁在其中,柔软滑嫩的舌头,钻入到应该不会太好闻的缝隙,清理一样的舔舐。

“嗯嗯……”

此前并不太喜欢对青楼老妓出手的缘故,这种等级的侍奉,韩玉梁还真是第一次享受到,论生理快感也许只是平平,但看着一个美貌少妇赤身裸体跪在那里舔自己的脚,浑身上下的热血都咆哮着冲向了老二,恨不得带着那根东西拔地起飞,远程出击钻进杉杉的肉壶。

“舒服吗?”她舔着他的脚,用娇腻的声音含糊不清地发问。

“舒服极了。”就冲着这种服务态度,韩玉梁也要提醒自己定期拜访,来为大绵羊夫妻的性福生活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她放开口,咬唇一笑,爬回他身体的中心,扶着凹凸不平的腹肌,以蹲姿从上方坐下,又将他的性器纳入到湿滑的体内。

软体动物一样的蜜壶,立刻在快感的支配下缠紧。

垂手揉搓着阴蒂,杉杉前后扭腰,开始套弄。

韩玉梁不喜欢干躺着,他抬手捏住她的乳头,动用真气,从上方给她增加刺激。

“啊……感觉……来得好快……”

不一会儿,杉杉的腰肢就越扭越激烈,大口喘着粗气,扭到肉棒单纯搅动已经不够让她满足的地步,便抬起肉感的屁股,上下起伏。

啪,啪,啪,丰美的臀肉撞击在结实的男体上,发出一声声连绵脆响。

“玉梁……我……我没力气了……”

知道她就有五分钟的体力,韩玉梁微微一笑,双手捏住她乳肉,腰背发力,自下而上逆起,刺入她悬在半空的膣口。

杉杉本以为这样可以方便的调整高度,可以自控进出的深浅。

但才一百多下过去,她就被肏得腰酸腿软,不甘心地哼了一声,趴跪下来,化在了他的胸前。

他抄住她的臀尖按紧,双腿微屈,蹬住床板便发力向她嫩牝狂猛冲刺。

回回刮蹭嫩肉,次次撞在痒处,杉杉紧抱着他嗯啊大叫,不多时,一口咬在他肩上,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韩玉梁一个翻身换到上面,盘腿坐起把她抱在怀里,张开的双腿恰好斜对着衣柜那边,从背后搂着她插入,垂手按住阴核,运功刺激同时,摇晃身躯,让那根粗硬的棒子在她体内转动搅拌。

“啊、啊啊、啊呜——呜嗯嗯——!”

伸在两侧的双腿想要蹬床,无奈悬在空中够不着,只好绷直了脚背,随着高潮的降临,一次次下压。

韩玉梁乘胜追击,继续突入。

她咬紧牙关,眉心紧蹙,双手按住他的膝盖,已经撒满艳红的裸体猛然绷紧,跟着,媚肉中一股水箭喷射出来,大部分落在地上,只有几点小水滴,远远沾到了衣柜镜子,晶莹剔透。

潮吹后的蜜穴猛烈地痉挛收缩,连同膨胀压下的子宫口一起,从四面八方按摩着他的性器。

韩玉梁趁着这最销魂的滋味一股脑涌来,从后面吻住她扭头送上的香唇,屁股猛耸几下,将又一发精浆自下而上灌了进去。

“呜……呜呜……”杉杉的口中溢出好似哽咽一样的呻吟,两条微微抽搐的雪白大腿往中心夹紧,裹吸着喷射的阴茎,跟着一起去了。

“休息会儿吧。”等到呼吸不再那么急促,她抽过纸巾擦了擦黏乎乎往下滴答的蜜缝,光溜溜踩着拖鞋去外面拿来一大杯水,自己喝了一气,递给韩玉梁,“帮我消消肿。”

“嗯。”他灌下大半杯,笑眯眯抱住她亲吻压倒,让她舒展开横躺在自己腿上,跟着掌心一握罩住微微肿起的阴部,运起清凉真气为她消解。

她暖炉上的猫咪般哼了一声,眯起眼睛抱住他的胳膊,用舌尖轻轻舔向手肘。

其实要是跟别的女子交欢,一个半小时还不到一个时辰,韩玉梁远不至于将女伴弄到红肿。

可杉杉最受用的方式,恰恰是韩玉梁此前并不常用的野兽派。

她就喜欢高频率大幅度的狂抽猛送,就喜欢他公狗一样将她的屁股拍撞得大片泛红,按照她最有感觉的玩法,换成情趣道具来进行,恐怕得上直接连电源的炮机,靠马达抽插才能让她彻底满足。

肿痛还没彻底消减干净,杉杉就被游走在阴唇内的清凉真气撩拨得娇喘吁吁。她勾住韩玉梁,从手肘舔到胸口,吸吮着他的乳头,贴着他强健的肌肉,呢喃:“玉梁,我又想要了……这次站着,站着从后面来好不好?”

“好。”他很乐意让她做主,看看她能把这场夫妻秘戏引导到什么方向上去。

并不太意外,杉杉下床后,径直走向衣柜,双手扶住那面镜子两侧,弯下腰,踮脚抬高了屁股。

如果大绵羊坐在里面,抬起头的杉杉,大概就是在和他对视了吧。

韩玉梁笑了笑,并不急着插入,而是绕到她侧面,握住她汗津津的长发,把她满是红潮的脸下压。

不需要语言来沟通,杉杉很自然的侧转头,放松下颌吞入了昂起的肉棒,略肿的红唇像是上了妆一样娇艳,把舌尖涂抹上来的唾沫迅速推开到龟头周围。

滋、滋、啾、啾、叽、叽……她变换着各种吞吐的方式,发出有着微妙不同的淫靡声响。她熟练地操作着自己的唇瓣和唾液,利用勃起的乐器摩擦出充满刺激意味的乐章。

她故意把吸吮的过程弄得很响,看来,就是为了让一镜之隔的老公,也能享受到临场感十足的高保真音效。

她这是想看看自己老公什么时候会忍不住打开门出来吗?

韩玉梁搞不懂,不过这种场景,爽就够了,想那么多作甚。

“好了,把屁股撅好,我要来了。”

“来吧,我早湿透了……”杉杉哼唧着发出甜腻的腔调,纤细的腰肢进一步下沉,让昂起的臀肉微微左右摇晃。

就像是在证明她的话不假,一团小小的粘液从光溜溜的耻丘顶端滑下,被扭腰的动作晃落,牵扯出长长的丝,从她分开的双腿之间缓缓沉坠。

韩玉梁绕回她的身后,微微屈膝配合她的身高,握着肉棒上下磨了磨滑腻的肉缝,一挺身,深色的硕大阴茎就埋入到白皙的嫩牝深处。

暴风骤雨般的猛烈奸淫,随即开始。

“啊、啊啊……嗯啊啊——”杉杉畅快地大叫着,摇晃的裸体被顶得越来越向前,不一会儿,就在高潮降临的时刻往前一趴,脸颊贴在镜子上,吐出了舌尖。

韩玉梁揽住她的大腿,继续发力。她这样的敏感的女人,只要高潮绵延不绝,丰美多汁的肉屄就会越干越紧,让龟头酥麻欲化。

哐啷、哐啷、哐啷……

当杉杉的上身几乎贴在镜子上,被抽插的力量就通过蜜壶、腰肢、胸部、镜子的路线完成传递,衣柜在晃,衣柜的门也在响,不知道在里面的大绵羊,这会儿是不是已经兴奋得发狂。

大致能揣摩出杉杉的心意,韩玉梁运起真力,一口气翻江倒海,将她贴着柜子大干了将近之前两次加起来那么长,到最后十几分钟,已经挑起她双脚离地,顶在衣柜前浮空挨肏. 杉杉的高潮来得早就过了劲儿,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淅沥沥失禁了一次,之后不久,就抖了几下,泄到失神。

但韩玉梁没有停手放她休息,浑身筋肉紧绷,如金铁筑像一样架着她软绵绵的娇躯,硬是再用快感把她唤醒。

一直干到美妙的滋味让他自己都有些眩晕,他才猛地往后一抽,抱住杉杉把她翻转过来,让她背靠着镜子半蹲半坐,压下龟头快速摩擦着她本能吐出一截的舌尖。

身心的刺激合二为一,韩玉梁畅快地吐出口气,略微抬高,刻意运气膨胀到最大的狰狞阳物猛地一跳,把精液喷去了那面镜子,后续少了些力道的,则尽数射到杉杉通红的脸上。

杉杉软软坐倒在地上,精液顺着镜子流下,沾染上她的发丝。

“爽了么?”退到床边坐下,韩玉梁瞄一眼表,笑道,“还不够的话,我就只能留下吃午饭了。”

杉杉摇了摇头,拿过纸巾擦着自己的头发和脸,有气无力地说:“我不留你吃饭了,我……根本没力气做。我休息一会儿,就……直接午睡了。”

“好吧,”他捡起自己的衣服,“那,回头再给我打电话,我就先回去吃饭了。”

离开前,韩玉梁做出吻别的架势,抱起她轻声道:“他的情况记得告诉我。”

出租车还没开回到事务所楼下,他就收到了杉杉发来的信息。

“他手淫了三次,龟头都肿了,衣柜里全是精液的味道。他正在打扫,我要午睡了,安。”

他想了想,回了一句。

“祝你们白头偕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