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17章 神秘莫测女杀手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三天不够,必须肏五天!

韩玉梁靠在屋角,给担心到让易霖铃帮忙出声问的杉杉隔窗报了声平安后,就咬牙切齿地一边往外运气一枚枚挤飞皮肉里的陶片碎渣,一边改了之前的决定。

算一算,之前张萤微背后指指点点出谋划策让他伤到住院,还险些把命交代在陆雪芊手里的,正是那个既叫荻原纱绘,又叫永夜的千面女杀手。

如果这次的女绑匪也是她,那连上雨夜被狙击中枪的那次,他到这个世界后,几乎所有受的有点档次的伤,就都是直接间接拜她所赐。

不行,至少十天!

韩玉梁愤愤一挺腰,将最后一片插进肌肉的碎陶挤飞出去,戳了两下闭住经脉止血,晃晃悠悠离开了屋子,沿着刚才冲过的走廊,一间间屋子往里看去。

没有大绵羊,只有被他触发了的机关们,冷冰冰地嘲弄着他。

越想越不爽,韩玉梁清理完另一侧,把几个花盆扔到窗外炸了后,返回到接近入口处,左思右想,还是忍不住进去一脚把第一个触发的陷阱——那一排枪连着摆放的凳子一起踹倒在地。

滴。

一声轻响。

肏!

韩玉梁急忙后撤纵出,为防再被弹片波及,他一口气跳进了对面屋内。

没想到,才一落地,头上天花板的吸顶灯就炸了……

“韩小贼,还活着么?怎么又炸了?”

韩玉梁低头看着自己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灯罩碎片,这些东西要是都换到他的头皮,少不得要剃个秃瓢,额角不禁青筋凸起,咬牙道:“还活着,炸药的威力都不大。感觉我被耍了……”

易霖铃倒是很高兴见他吃瘪,笑道:“游戏嘛,不就是这样咯。加油,早点通关。”

走进去上层的楼梯,韩玉梁感到有点奇怪。

那些陷阱,的确都已经达到了致命的等级,对付一般的侦探,死上七、八个也绰绰有余。

可如果布置的人是永夜,那她应该知道自己的结实程度已经差不多有超级英雄的水平,虽然比不上那个好像老婆出轨了一万次的大个子那么夸张,但比那些靠铁甲啊盾牌啊魔法啊防御子弹的肯定要强些。

为什么她没有提升强度?

能布置一排轻型的,当然就能换成游戏里打丧尸都一下一个脑袋的凶悍手枪。花盆里能埋下小型手雷,当然也塞的进去遥控起爆的塑胶炸弹。顶灯的设计就更不用提了,都能算好他轻功后撤的距离,天花板上头来几个大炸弹,整个楼都能炸没……

他拍了一下脑袋,自嘲一笑,想太多了,华京周边的工区农区,也弄不到这么多大威力的武器啊,一个不小心,特安局恐怕就要调集人手围剿了。

怎么能莫名其妙认为对方在手下留情呢,太蠢了,他摇摇头,拐上二楼。

人一旦疑神疑鬼,就很容易陷入到奇怪的纠结中。

看到走廊几乎一样的格局,韩玉梁陷入了沉思。

按正常思路,绑匪应该不会布置同样的陷阱,而是会以他参考之前陷阱进行排查为前提进行新一轮布局。

可万一对方料定了他会这么猜测呢?

万一她料定了他会猜到她料定了他会这么猜测呢?

万一……

不行不行,脑子打结了。

他靠墙坐下,稍微休息了一会儿,醒醒神。

如果对方的陷阱是一个引导链,那么,不被牵着鼻子走就是最重要的。

最好的对策,就是我行我素。

他笑了笑,一拍大腿,站起来,大步沿着走廊走到一侧的尽头,打碎窗户,把花盆挨个扔下去摔烂,也不去看有没有东西,转头再次疾奔,劈开两侧房门。

门锁没有机关。

呼,他稍稍松了口气,转身一个个房间检查过去。

大都没什么特别,只有些积灰的陈旧办公用具,看地板上土层就知道不用进去。

唯独一间,里面靠窗的地方放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金属盒。

但那个盒子装不下大绵羊。

他瞄了一眼,就头也不回地离开,往另一侧走廊去了。

这次,才走出几步,他就发现一根透明的细线,绊马索一样横在两扇门的把手中间。

就算这次不碰到,开门的步骤总不能跳过。

韩玉梁观察了一下,虽说线连接着两个门把,但并未打结,甚至没有绕满一圈,仅仅过了一下,便向下转去了门缝中。

蹲下看看门缝,木板已经颇为毛糙,细线勾在上面,摩擦颇强,若是这线不够结实,布置到最后拉紧时磨断,可就成了笑话。

伸手触了一下,线挺结实,轻轻一弹,琴弦般响。

他托着下巴沉吟片刻,伸掌贴住门板,真气外放缓缓把另一侧探了一遍。

距离越远,真气效果越模糊,但他相信,如果有陷阱,绝不会离门太远。这么结实的线,撞断很难,冲过来若不收势只怕都会被拦腰割断,想必,用作袭击的机关就在两边门后,人被拦下随即触发。

果然,外放到五寸左右的时候,韩玉梁探到了一个方方正正悬在空中的东西,难以判断是什么,但想来不会是什么好物件。

如果是剧烈震荡触发,那就好办了,他小心翼翼在偏一侧的位置将线运力截断,跟着将较短这头系在门把上,稳住线头捆着的东西。

然后,他拉紧较长这段,先出掌震碎门锁,跟着缓缓拉开,不断将线放低,保证另一头高度几乎不变。

精神过于集中,他额上都为此出了一层油汗。

等门快要打开,他出脚踩住,取代门缝效果,将门彻底打开,往里看去。

如他所料,细线在里面还经了一个架子,通过滑轮吊着一个黑沉沉的旅行箱。

那箱子颇有分量,若不是容量确实太小,他都要以为大绵羊其实被装在里面。

韩玉梁伸手拉住滑轮另一侧,提稳箱子,掌心缓缓贴上去,探查一下里面。

不料,里面形状乱七八糟,也不知道都装了什么,好多还是实心,真气察觉不到任何脉络走向。

没有脉络,既是没有连接变化,难道……装了一箱烂石头?

他大惑不解,缓缓将箱子放下,震断密码锁,再三探查确实结果无误,才缓缓将盖子打开。

里面倒不是石头。

而是大小各异形态不同的废弃金属。

盖子上还贴了张纸,画着一个戴墨镜的女性漫画头像,比了个剪刀手,旁边写着方方正正的一段话。

“不用费力气去想了,这个陷阱捕获的,是你的时间。耽搁了很久吧?是不是特别紧张刺激?祝你玩得愉快。等着你的绑匪。”

如果不是有一楼的前车之鉴,韩玉梁真想一掌劈碎了这个箱子。

更糟糕的是,这扇门后是假陷阱,不意味着另一扇门后也是。

他不敢冒险,只能耐着性子又费了差不多的时间,开启对门,放下箱子,探索打开,对着一箱子烂铁疙瘩和同样的字画发呆。

还真没有那个女人这么耍过他,他离开屋子的时候,忍不住笑了。

十天也不够,真要有机会抓住这个女人,他可以考虑把她关一辈子。

不出所料,二楼也没有找到人。

似乎只剩下三楼了。

可韩玉梁直觉认为,三楼也没有。

无奈这种事儿直觉说了不算,不亲眼看看,他肯杉杉也不肯,杉杉肯春樱也要念叨。

而且,他也挺好奇,三楼绑匪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三楼不再是对称格局,上楼梯后,左侧是会议室和餐厅,右侧是几个看面积大了很多的办公室,估计这个楼的领导当年应该就在这边。

餐厅是对开门,上了链子锁,锁头都已经生锈。但来都来了,韩玉梁还是出手扯断,推门进去溜达了一圈。

会议室的门也没有异常,但打开进去后,不知是不是废弃前最后正在开会播放PPT,窗帘全都拉着,里头暗得要命。

他随手放在电灯开关上,跟着心里一凛,扭头细看,果然,墙上有被动过的痕迹。

他把手缓缓拿开,没摁下去,大步走到窗边,伸手拉开了窗帘。

就在生锈的窗帘杆被环扣摩擦出刺耳的声音那一瞬间,韩玉梁感受到了杀气在远方出现。

他马上出脚蹬墙,飞身后纵,就地一滚闪入一排排椅子之中。

什么也没发生。

但他很确定,刚才拉开帘子的一刹那,绝对有人在充满杀意地瞄准他,只不过不知为何没有开枪。

他犹豫了一下,快速爬到拉开帘子的窗边,从角落玻璃不算太脏的地方小心翼翼探出头,远眺。

杀气!

他马上缩回去,虽然没看见对方的具体位置,但已经能猜到,就在和这会议室在同一高度的远处某棵树上。

很远,恐怕有二三百丈。

那个距离下用狙击枪打过来的话,子弹都打穿了人,才能听到声音。

僵持了一会儿,韩玉梁突然醒觉,不对啊,老子是来玩找人游戏的,和狙击手较什么劲。

念头一转,他猫腰将会议室匆匆看了一遍。一扇窗的光已经足够,确认没有大绵羊后,他匆匆从后门离开。

他知道外面那个狙击手十有八九就是永夜。

可对方选的位置视野太好,他就算一跃而下使出浑身解数冲过去,躲开所有子弹还能抓到她的概率实在不大。

那女人到底是怎么做到在那么远的地方从这边的喇叭里发声的?

带着这个疑惑,韩玉梁仔细搜查了最后几个房间。

他没有找到大绵羊,但是找到了答案。

内部通往不同喇叭的两个麦克风都开着,一个旁边摆着一个迷你播放器,小声循环播放着粗重的喘息。

而另一个旁边,则竖着一个无线电对讲机。

韩玉梁忍着气走过去,拿起,“你是永夜么?”

信号的短暂嘈杂过后,传来了没有变声过的轻柔嗓音:“这个很重要吗?我还以为你会先问杨明达在哪儿。”

“我一贯先问我自己想知道的。”

“对我这样的人来说,代号并不重要。”

“那,你是冥王里一直跟我作对的女杀手么?这个问法你总满意了吧?”

“满意,但我没有义务回答你。除非,你用一些合理的代价来交换。”

“比如?”

“你从哪儿来?”

“看来没得谈了。我也没兴趣回答你这个问题,除非你成了我的女人。”

“如果你指的是肉体层面进行性交的话,我可以考虑。但我需要确认你不会违背约定,才能与你进行性行为。”

啧,答应得真快。

“不,我指的可不是做一两次爱那么简单,而是你,成为,我的。我的自己人,我才信得过。”

“我并不是性奴,不存在占有契约,我想不出要如何成为你的。”

“你现在属于哪个组织?”

“我没有义务回答。”

“你什么时候像属于某个组织一样属于我,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

那边沉默下来。

“有得谈么?”韩玉梁追问道。

“可以商讨。”绑匪出乎他意料地回答,“如果你能提供稳定的高报酬任务,所需的武器、资金、道具等东西,并且不介意我同时隶属两条杀手经纪线的话,我可以考虑将你列为任务提供者之一。”

“就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

“不仅如此,但更多理由我不会回答你。你只要考虑这个交易是不是合理。”

“算了,杨明达呢?”

“韩先生,我认为刚才的交易还可以再谈谈,我是个很美的女人,我愿意把之后的专属性交权也当作筹码,我的身体可以只为你和任务需求服务。请相信,我的技巧和能力对性功能正常的男人来说比毒品还要上瘾,我只用手就可以让你比抱一般的女人还要满足。”

“我对你的确很感兴趣,但我对自己的过去没什么可说的。你对我这么有兴趣,难道不知我失忆了么?”

“韩先生,那种小把戏骗不过专业人士。你的种种表现并不像是失忆症患者,而且,你声称的创伤性失忆在医院记录中找不到对应的疤痕。你没有失忆,你对自己的过往非常清楚。我很想知道,那是怎样的秘密,能让你这样好色的男人,对我提议的交易完全不感兴趣。”

“好色的男人也不是光听这种对讲机就能鸡巴硬的。小姐,我没见过你,也不知道你是谁,都不知道你的身材好坏,五官如何,这就受你诱惑……我很像发了情的公狗么?”

“韩先生,你还记得你和张三少一起吃饭的那晚吗?”

“记得。”

“那一晚有八个很漂亮的女人,你挨个仔细看过。”

“是。”

“我就在其中。那就是我的身材。至于脸,只要你给我照片、材料和时间,我可以变成你想要的任何女人。我对自己的本来面目也很有信心,不会让你失望的。”

“你说话就像是电子书软件里的自动朗读,我听着就脑袋大。”

“韩先生,你对叫床声有特殊需求的话,我可以表演出你要的任何一种。”

“我的过往就算说了,你们也没办法验证真伪。最后肯定会抵赖。”韩玉梁看向天空,眼神略显惆怅,“就当我是个没有过去的男人吧。”

“人都有过去。你不可能出生就已经现在这么大。好吧,既然你坚持,我会等待更适合的时机跟你谈的。希望你到时候会改变心意。另外,我私人对你察觉杀意的能力非常非常非常感兴趣,如果你愿意和我分享这个秘密,我可以开出比刚才那个交易更高的代价。”

“高到什么程度?”

“如果能让我也通过训练具备那个本领的话,那么,我可以让你成为我唯一的杀手经纪,只接受你安排的任务。”

韩玉梁忍不住笑道:“我没有那么多人要杀。真有,我也不需要委托别人。”

“韩先生,你是侦探,但你还没有破过案,你做了一次保镖,找了一次狗,陪委托人玩了一场淫荡的游戏。侦探可以不去破案,那么杀手,为什么只能杀人呢?比如,我除了送人下地狱,还很擅长送男人去天国。”

总觉得今后要被这个女杀手暗中纠缠上,韩玉梁叹了口气,“要练这个,至少十年苦工打底。你有这个时间?”

“这不是不能接受。这个本领对杀手这个职业来说简直太重要了。十年……比我磨练性技的岁月都短,问题不大。”

“你师父是谁啊?”韩玉梁好奇极了。

“抱歉,这个不能回答。”

“你干脆把不能回答换成禁则事项如何?都能多个口癖了。”

没想到杀手也能接上他以为易霖铃才比较懂得话头,立刻换东瀛语说了句很标准的动画台词,“禁则事项です。”

不行不行,越聊越来兴致,别真说个没完被套走了话,韩玉梁皱眉道:“差不多了,告诉我大绵羊的位置,这场游戏该结束了。我找遍了所有房间,没看到他。”

“我不会作弊,游戏规则没有变化,胜利条件也一定存在。你还没有找遍所有房间。”绑匪平静地回答,“上个时代的建筑,没有一栋会像外表那么简单。游戏,并没有结束。”

他把对讲机往腰间一别,“看来这鬼地方还有密室?”

那边没了回音,看来不打算继续与他通话。

他逐层又找了一遍,一直回到一楼,索性从大门出去,高声问:“小铃儿,这种旧楼的密室一般在什么地方?明面的房间我都找过了。”

杉杉看着他一身的血迹,倒抽一口凉气,抬腿就要跑过来。

易霖铃把她一拽拉回身边,倒转拇指对韩玉梁做了个鄙夷的手势。

“诶?我怎么你了?”

易霖铃翻了个白眼,“我的意思是地下啊,笨蛋!”

“呸,你绝对是想趁机鄙视一下我。”韩玉梁不屑道,“不然你用哪个指头不行?”

易霖铃瞪着他,换成中指重新比了一遍,“赶紧把人找到,回去上药吧。”

“我没见到有秘密通道啊。”

易霖铃皱眉思考了一会儿,道:“能控制报警喇叭的办公室里肯定有紧急疏散的开关,找到它,就能打开避难入口。听说大劫难时期一有风吹草动人就都往地下躲,肯定不会太难找的。”

韩玉梁摆了摆手,“知道了。多谢。”

怎么下来,又怎么上去,回到之前那间屋子时,对讲机再一次响起。

“韩先生,我再次向你提议,咱们之间可以进行非常不错的交易。我能帮到你很多忙,而我要的,对你来说几乎不算是什么损失。”

韩玉梁拿出对讲机放到桌子上,来回寻找着可能是应急按钮的地方,随口答道:“我不会和面都见不到的女人谈买卖。”

“那么,如果我安排好,和你见面呢?”

“那就见面再说咯。多个朋友多条路,你不总是给我找麻烦,我当然高兴得很。”

当然,那都是抓住狠狠日过一顿……不,几十顿之后的事了。

“好吧,游戏就要结束了,期待下次与你见面。再会。”

没兴趣告别,韩玉梁知道她要撤退了,注意力早就已经放在桌下一个罩着灰蒙蒙塑料壳的红色按钮上。

乍一看,简直像是电影里按一下就能飞出去朵朵蘑菇云的东西。

不过这里只是个农贸站而已,一个管理灾害期间农产品分配的地方,不会有那种三战前才存在的可怕武器。

他看着盖子上明显被动过的痕迹,果断打开,一指头戳了下去。

全神贯注防备了几秒,什么也没发生,只是旁边一个文件柜发出叽叽嘎嘎的刺耳声音,向旁边滑开,露出扇一人宽的小门。

探头一望,往下是那种钉进墙里的垂直爬梯,但中间还有一根钢缆,上面有踏脚的地方,看来下去不需要费劲慢慢挪。

那个女杀手下去过的地方,韩玉梁信不过,他略一观察,纵身一跃,双手贴墙,靠自己的轻功三放三撑,径直落到最底。

最下那扇门已经开了,里面是一个狭长的走廊,排列着许多类似的门,看来果然所有房间都藏着前往地下的应急通道。

里面灯已经坏了一大半,剩下的还大都在闪烁,看着像是鬼片拍摄现场。

韩玉梁皱眉搓了搓胳膊,决定回去后要再把杉杉摁床上好好肏几顿,以回报大绵羊给他带来的麻烦。

夫唱妇随,夫债妇还,很合理。

走廊中央有一扇大门,此刻已经打开,露出了通往不知道多深地下的宽敞楼梯。

周围温度更低,韩玉梁忍不住运气稍微抵御一下,展开轻功一步十级飞奔而下。

转折不知几次,深度早已超过那三层楼高,韩玉梁啧啧称奇,都有些失去耐心时,眼前终于出现了通道入口。

进去是个分叉路,但一边已经被塌陷的土石彻底堵塞,石缝里伸出一截像是野兽爪子的白骨,但个头着实奇大无比,他忍不住凑近比划了一下,这东西还活着的时候,怕不是得有两只黑熊那么大,爪子还尖锐锋利……怎么竟有这么大的猛兽?

幸好,看骨头模样,少说也死了十年以上,估计,是随着大劫难结束一起完蛋在这儿的吧。

他转身跑向另一端,拐过第一个弯,就看到了杨明达。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他捆得像只大粽子,倒在另一处塌陷边上,看样子,已经晕厥多时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