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71章 房中秘术初显身手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那是说给你家叶所长听的。实际上,你如果这次考试失败,我就会直接动用强制手段。我实在没时间等待你自我提升定力了。”汪媚筠摊开手,轻笑了几声,酥软浑圆的乳房也跟着上下轻轻跳动,像两只迷人的雪白肥兔,顶上两点凸起的嫣红,也荡出了短短的性感弧线,“所以,你考试失败,我就会请人给你注射一些药物,让你在大约半年左右的时间里无法勃起,好顺利完成任务。”

韩玉梁很干脆地拒绝道:“那样我宁可不干。”

开什么玩笑,大头小头一样重要,两个脑袋怎么也得一碗水端平,哪儿能为了做个任务就把下面委屈半年。

汪媚筠微微低头,勾人的眼睛斜瞄着他,轻声说:“阿梁,这个委托对我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而我需要你的本事,很需要很需要很需要。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韩玉梁的眼睛只顾着看她随着呼吸微微摇晃的奶头,喉结滚动了一下,问道:“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我可以为了逼你帮忙不择手段,也肯定会在你成功后,给你绝对足够的报酬。”她抬起曲线优美的小腿,修长的脚趾轻轻揉搓着他的裤裆,“而且,我只是说考试期间有规矩,考试结束后……也许时间还很长呢。对不对?”

下身的器官迅速充血胀大到极限,他眯起眼睛,道:“我不能先干一次去去火吗?”

汪媚筠摇摇手指,“不能,你要伪装的是个老辣的调教天才。一个整天面对各种女人肉体的艺术家,是可以熟练控制自己欲望的。”

老子控制能力很强,但是架不住你这娘们太骚了啊……难怪这叫考试,要是过了这一关,那的确之后面对什么女人的裸体,他也有信心把持住欲念了。

但上来就考难度这么大的,是不是有点过火啊?

“叶所长昨晚没和你亲热吗?”她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足尖下滑,用脚背托住了他的阴囊部位,“按我观察,你对她作为女人的部分应该是相当满意才对,我特意选在你和她的热恋期开始计划,就是希望你能有个比较理智的状态。你真的做不到?那,我可要再好好斟酌斟酌了……”

韩玉梁深吸一口气,内功流转,将被她脚掌挑逗起来的欲火迅速压下。

反正单纯论脚下功夫,汪媚筠先天就比叶春樱差了一截,不直接亮兵器的情况下,技巧的差距并没多大意义。

正好,他也渐渐习惯了看着汪媚筠的裸体。

臭狐狸精,等老子不需要受你威逼利诱的时候,看我不把你干到下不来床!

他咬了咬牙,沉声道:“别废话了,我准备好了。”

汪媚筠露出赞许的神情,起身勾住他的脖子,凑过来亲了一下嘴,娇声呢喃:“那么,你喜欢在什么情况下……让女人升天呢?”

作为花丛老手,韩玉梁深深地明白一件事,极致的快乐如果不能控制,也会变成痛苦的惩罚。

他决定让这个精明的女督察在他手下吃一回瘪。并不是不能强奸她,他就没有任何手段的。

“用那个拘束台吧,皮带的印子下去的快,你不挣扎,我也好操作。”他走到类似于妇科检查椅的束缚架边,眼里已经有阴沉的欲望在凝聚。

“行。”汪媚筠大大方方走过去,转身坐下,手脚很自然地伸到两侧,看着他用皮带扣上,捆住,轻声说,“记住,你可以勃起,但全程都不能让你的阴茎暴露出来,除非我允许,否则,考试就视为失败。”

韩玉梁慢悠悠捆好四肢上的皮带,把紧凑结实的腰肢也禁锢上后,微笑道:“那么,怎么才算成功呢?”

汪媚筠看他把自己的脖子也固定住,浓密的睫毛微微忽闪了一下,轻声说:“既然主要是定力测试,就规定一个时间好了。别耽误咱们共进午餐,现在是九点十分,那么,两个小时,十一点十分,考试结束。只要你在这期间不犯错误,并充分展现了你挑逗女人的技艺,就算合格。午餐时,我会告诉你下一场考试需要准备的事项。”

检查了一下几处皮带,固定得非常结实,内部垫有毛衬不至于真的擦伤勒伤,但他用手扯了扯,不是那么容易挣断。

这意味着,汪媚筠现在只能保持着这个耻辱的姿势,任他随意玩弄。

他舔了舔唇,捏住她一边丰满的乳房,白皙的肉从虎口溢出,顶上是娇艳的红色蓓蕾,和她娴熟老练的气势不同,也不符合她自然流转的妩媚风情,这身体凭他的经验判断,并不是真的有过丰富历练。

汪媚筠笑了笑,“干嘛忽然露出那种表情,像是在看一个小处女一样。我有过喜欢的男人,还不止一个,你不用有什么顾虑,想直接对内部进行刺激,也可以哟。”

韩玉梁伸出舌头,在布丁一样柔软的乳尖上舔了一下,挑衅一样道:“媚筠,如果是你求着我掏出来干你,算不算考试失败呢?”

汪媚筠目光闪动,挑了挑眉,“不算,如果你能做到那个地步,我就直接让你通过下一次考试。不过……我可要先声明,在特安局内部,有一个用来选拔精英的特勤考试,分五等,其中大量内容都是过去用在间谍和特工身上的。最高等的一级科目,我是华东特政区历史上第一个满分,也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满分通关的女人。”

然而这是对牛弹琴,韩玉梁摇摇头,嘴唇吮紧,包裹住她仅比乳晕小一点的美艳奶头,完全忽略了这听不懂的内容。

汪媚筠靠上颈托,眯起眼睛,轻轻哼了两声,“我的意志力不是一般女人可以比的,如果你真有那样的实力,我非常期待,祝你好运。”

韩玉梁很快确定,汪媚筠说在身材上下的功夫并不是随便吹嘘。

像沙罗那样的肉体,明显就是过度锻炼的产物,即使身材不会像服用类固醇弄出一身硬块的怪物那么夸张,没什么脂肪覆盖的躯干,还是缺乏了点女性特有的柔美。

而汪媚筠的身体,一摸就能感觉到肌肉的存在,线条顺滑紧凑,弹力比缺乏锻炼的女人要好得多。

但她并不瘦削。

就像是刻意在饮食上增加了脂肪摄取,且拼命塑形让它们都堆积去了该去的地方一样。

她的双乳柔软而丰满,根部紧致而挺拔,即使这样斜躺着,那沉甸甸的下弧也依旧维持着饱满的形状,让乳头微微上翘,犹如被无形的手托着。

她的臀部也是无比性感的形状,肌肉保持了屁股曲线的挺翘,而足够的脂肪撑起了饱满的张力,让那两个近似半球的形状会随着大腿的屈伸而呈现出不同的诱惑观感。

她的腹肌很有力量,但巧妙地隐藏在了一层丰腴之下,让连接胸臀的曲线保持着紧凑与纤细。

而她那两条美腿,更是这种辛苦塑形的极致,小腿有着连接任何高跟鞋都能拔起性感风情的紧致线条,但从膝盖以上,大腿就恰倒好处的逐渐呈现出浑圆饱满的丰腴,那种不缺乏弹性的肉感,能让经验丰富的男人转瞬欲火焚身。

韩玉梁站在她双腿之间,站在一个只要解开裤子就能轻松占有她的位置,用视线抚摸完毕她的全身,缓缓停留在张开的大腿根部。

腹股沟的皮肤很薄,能看到隐隐的青色血管,大阴唇内敛而丰满,即使在这样张开腿的情况下,也没有打开太多,柔软的小阴唇蜷缩在微微张开的缝隙中央,坡度隐没交集于颇为显眼的阴蒂两侧。

一点黏丝挂在性器凹陷的底部,阴毛经过精心的打理,只在阴蒂上方剩下三角形整整齐齐的一片。

成熟性感的女郎,坦然对他散发着雌性的芬芳。

他垂下手,调整了一下裤子里已经勃起的阴茎,让那根棒子处在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然后,他选择忘掉刚才汪媚筠挑衅的目光,顺着她双脚缓缓向上抚摸过去,真气催动,准备趁这个机会,开始他构思已久的房中秘术实验。

他苦思冥想出来的前戏专用招式,名曰“情波漾”,是用他小心调整好、与目标体质相对的阴阳真气,通过推拿按摩的手段渗入各处肌肤穴道,通过阴阳互斥造成的异样感,来提升被渗入部位对刺激的反应程度。

换言之,就是一个全身性的敏感度加成。

根据他投入的真气量,持续时间大致可控。

既然汪媚筠把考试时间定为两小时,他就将“情波漾”下在她身上两小时。

“嘶……”推拿过乳房的时候,汪媚筠皱眉轻轻抽了口气,“有点痛,你这手法……怎么还生疏了。”

韩玉梁略一沉吟,心想估计对于各处投入的真气数量还不能完全一致,看来应该先抚摸一遍确定敏感带,较敏感的地方少投入些,较迟钝的地方多投入些才行。

“我在练习新招式,机会难得,还请不要见怪。”他笑了笑,道,“你比较弱点的敏感带是哪儿啊?”

“乳头。”汪媚筠很坦白地说,“我就那尔格外敏感,你刚才吸得挺舒服的,没想到才一开始你就跑了。你的新招式……是用来玩弄女人的?”

“不然呢?”他缓缓将推拿结束于颈侧,伸出手指,在她腋下数肋骨一样轻柔划过,“跟人打架,我还用得着新招式?”

汪媚筠眉心微动,呻吟一声,“身上……是感觉热起来了。比平常更有感觉。嗯嗯……阿梁,我果然没看错人。就算作为床伴,你也是超一流的。”

“可你还不准我上你的床呢,媚筠。”他俯下身,为了让真气缓缓发散出来,带动通体神经,先亲住她的嘴,来了一个悠长的深吻。

她的舌头没有丝毫羞涩地直接反攻到他的口腔,不管是吸吮还是勾舔,都让他有一种棋逢对手的酣畅快乐。

喘息着唇舌纠缠同时,韩玉梁双手不停地爱抚着汪媚筠比较普通的敏感带。

她的鼻音很快变得娇柔妩媚,猫一样的眼睛里浮现出清晰的情欲。

“嗯……哼嗯……很棒,阿梁,感觉好极了。我现在对你的本事,真是期待得不行,感觉……小豆豆都在颤抖呢。”结束了绵长的湿吻后,汪媚筠白皙的皮肤已经泛起了淡淡的红潮。

看来她应该空窗了不短的时间,“情波漾”的前戏效果超出了韩玉梁的预料,他还没开始对敏感点下手,那丰美的性器就已经蛤口一样打开,露出充血的嫩肉和褶皱间流淌的淫露。

如果是正常的情侣做爱,这会儿他已经可以插入了。

“没想到你这么敏感。”他轻轻拨弄着乳头,得意地笑道,“我的正戏招式都还没开始试验,你就湿成这样,你确定打算坚持两个小时,不求我干你么?”

汪媚筠柔软灵活的舌头探出唇边,轻轻点着将嘴周围沾染的唾液全部舔净,淫媚一笑,“我说了啊,你能让我爽到那个程度,第二场考试我都可以给你免掉哦。到时候……亲爱的阿梁,我今天不退房,你想把我肏成什么样都可以。来嘛,让我好好享受一下你其余的本事吧。”

韩玉梁并没有藏私的打算,还没完善的招数,当然要多试。测试阶段,他可不舍得拿叶春樱动手,汪媚筠送上门来,简直是天赐良机。

考虑到刚才“情波漾”微有失手,他这次拿出的,是此前就已经比较熟悉,从他原本房中术中脱胎而来的技巧,“吮春芽”。

这绝活可以将丝丝缕缕的真气一环环渗入体内,圈住阴蒂深埋在皮下的部分,与最娇嫩的头儿一起刺激,犹如一张小口把整个阴蒂连根含住,一下下轻柔吸吮,可快可慢。

但触类旁通,既然阴蒂可用,那么,比阴蒂略大一些,结构反而更加简单的乳头,当然也可以用。

他搓搓手,双掌分开托住两边美乳,按揉几下,轻轻捻住乳头,真气运出,从乳晕外开始缠绕,一环环吸吮上来。

这下可不只像是两只嘴巴在同时嘬舔那么简单,而是两边各有十七、八张嘴巴,无形无迹,温热绵软,接连不断吮过。

在韩玉梁的指尖下,汪媚筠一阵娇喘,乳头转眼挺立,硬翘在乳峰顶端微微发抖。

“啊……好棒……阿梁,你真厉害。我、我……啊啊……我还……没有只是被弄咪咪,就……这么舒服过呢……嗯嗯……”

他也不答话,微微一笑,真气循环运转,既然这里是她的敏感带,“吮春芽”又是他最有把握不出差错的秘术,那便稍微费些时间,让她先泄一次好了。

汪媚筠没有撒谎,乳头的确是她身上性感带中最出挑的,不过几分钟,她就红唇洞开,猫眼紧闭,性感的娇躯一挺,牵扯着皮带发出嘎吱一声,“嗯!嗯嗯!嗯嗯——!到……到了!”

本以为这是个自控能力多么强的女人,没想到比寻常姑娘还敏感些,韩玉梁精神一振,笑着收功,看她带着淫媚笑意侧头不住娇喘,丰乳起伏波浪阵阵,调侃道:“这可才过了十多分钟而已。”

汪媚筠眸子一转,斜瞥着他道:“也就是说,我还可以再快乐一个多小时咯。加油,我真是……期、待、极、了。”

韩玉梁被她这风情万种的挑衅成功激到,拉高袖子,吹吹微汗掌心,一手按住她那一小块三角阴毛,向上一拉,扯开丰腴唇肉,令突起在层层嫩皮中的阴蒂更加明显,另一手三指齐出,捻住嫩芽顶端,便将“吮春芽”的功力增到最大,全力施展。

如此一来损耗不小,但刺激也是极其惊人,源源不断的快感麻药一样涌进脑海,瞬间让所有的神经通路都丢开其他的活儿,疯狂地搬运快感。

“啊!”汪媚筠短促地尖叫一声,双脚抻直抬起,把皮带都拉长了几寸,银牙紧咬眉心紧蹙双目紧闭阴门紧缩,不过十几秒,就一口大气吐出,语调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地喊,“啊啊啊……来了……来……了……”

这次韩玉梁没准备手下留情,他功力催动,“吮春芽”毫不停滞接连发动,这种真气刺激并无实质,会让阴蒂因为极度亢奋而充血,却并不会有被磨擦肿起的后患。而且,每次高潮之后,他会很短暂的将真气转为阴寒,帮她略作冷却,如此一来,前后连接,几乎给她弄出一个绵延不绝的超长高潮来。

最开始的两分钟汪媚筠还能断断续续喊出点儿字词,等到了后面,就只是不停在叫,原本低柔酥软的嗓音,也变成了高亢尖细的浪吟。

韩玉梁看着表,不断催动内力,三分钟,四分钟,五分钟……

汪媚筠香汗淋漓,清亮的爱液溢出凹窝,顺着不住痉挛的屁股往下流去,潮红几乎布满了白嫩丰满的胸脯……可她唇角带着笑,非常享受,并没有因为过度的高潮而感觉痛苦。

他甚至有种感觉,如果自己停手,她说不定会问问能不能再继续。

十分钟了。

换成一般点的姑娘,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失禁。

他皱眉抬起手指,望着比之前大了一圈的阴蒂头,沉声道:“滋味如何?”

“哈啊……舒服……哈啊……哈……好爽……”汪媚筠的发丝被汗水黏在了额头上,整个人看起来透着一股性感的倦怠,“幸亏……你来之前我就……上了厕所,还出了……这么多汗。不然……可要丢脸了呢。”

那双媚眼依旧清亮有神,没有半点迷茫,她舔了舔叫喊太多而发干的嘴唇,央求一样娇声说:“我觉得我还能再坚持十几分钟,你要不要继续啊?”

啊……是发动玄天诀穿越的时候不小心犯了什么命格么?韩玉梁觉得有点头疼,怎么他来这边后身边常见的这些女人个个都身怀绝技或是天赋异禀呢?

亏他还幻想过环肥燕瘦并肩躺,一杆长枪战八娘的酒池肉林梦,这下可好,饶是他房中术精熟内力过人可以一柱擎天一夜七次不打折,真要被贪着要,恐怕一整夜拿来彻底满足叶春樱和汪媚筠俩人都不够。

“吮春芽”盯着满功率刺激十分钟,效果不亚于他公狗腰一样噼噼啪啪肏一个小时。

这汪媚筠,难道是个深藏不露的大胃王?

就跟会读心术一样,她望着一脸凝重的韩玉梁,莞尔一笑,“干嘛,这就担心我缠着你,把你榨干了吗?放心,我是那种有固然好,没有也不会太想着的类型。对我来说,男人的用处可不能只是拿来上床。我看重的,还是其他价值。”

她在皮带的束缚中摆了摆脚尖,长长吁了口气,“不过我确实体会到了你的本领,真是……用升天来形容都不夸张的美妙滋味啊。阿梁,等你顺利完成委托,和我约会的时候,可别一直用这种技巧哦。”

韩玉梁皱眉道:“为什么?”

她用目光在他的喉结上舔了一下,那本就格外撩人的嗓音在多次高潮后平添了一丝性感的沙哑,“那是报酬,是回报你努力的代价,既然如此,当然得让你比我更快乐才行。你施展这种犯规的技巧的话,那我要怎么才能让你比我更舒服呢?人家做不到,心里会很难受的。”

心窝里跟被舌尖轻轻搔着一样痒痒,韩玉梁吞口唾沫,正想顺着话头说点什么,忽然意识到不对,抬头一看,果然时间又过去了几分钟。

只剩一个半小时多一点了。

这骚狐狸,难道是在拖延时间恢复吗?

无所谓,真是那样的话也好,他下一招打算尝试的,本来就是在女人松弛下来的状态才格外有效地秘术。

那一招他命名为“情丝绕”,与“情波漾”前后呼应,效果还能有所提升。

他双手和前戏的时候一样,顺着汪媚筠的腿脚抚摸上去,但这次,不再是渗入真气缓缓发散来提升敏感度,而是等到真气分布均匀后,在气海按住,耗费大量内力包裹住女人整个肉体,化作无数细小无形的手,同时进行爱抚。

这种仿佛被几十个男人包围着温柔抚摸,不分部位轻重参差的刺激,带来的将是另外一种绝顶的快感体验。

看到汪媚筠不一会儿就变得情欲沛然,腰身扭动,韩玉梁微微一笑,看来,这次可以叫她知道厉害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