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58章 人多力量大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据说一百个女人就有一千种高潮的滋味。

叶春樱以前不信。

她是学医的,从生理角度,性高潮无非就是神经传递后大脑给予的奖励机制,万变不离多巴胺内啡肽。

可她此刻的感受,就和上次被他冲撞阴蒂浑身酥麻颤抖的滋味有着明显的不同。

她不愿意让韩玉梁把超出常人的力量运用到两人的亲密接触中,但她承认刚才积累的焦躁的确需要尽快释放出来,他的刺激,不论何种方法,都只是戳破气球的那一根针而已。

像是沉浸在巨大的温泉中,只不过热水被替换成了情欲方面的快乐,她泡在里面,舒适到飘飘然头晕目眩。

并不猛烈,肌肉也没有出现过份的紧张,犹如全身的毛孔变成性器,一起经历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在疯狂激活一切奖赏机制,爱意也随之泛滥成灾,心灵沦陷之后,身体也彻底成为了面前男人的俘虏。

韩玉梁,韩玉梁,韩大哥,韩大哥……

她在心中不断重复着他的称呼,不再去思索那些服务他的技巧,就这样在微醺般的迷醉中,靠身体的本能去支配,胡乱吮吸着他的分身。

还不太适应叶春樱忽然展露出的陌生一面,韩玉梁放开手,向后靠,望着她握紧自己的阴茎横舔竖吸,小手漫无目的地在他结实的肌肉上抚摸。

眼中的贪欲,赤裸而原始。

他很确定,如果没有那该死的不懂事的月经,他就可以抱她去床上,让她彻底属于他,从头到脚一寸不落。

“唔唔……嘶噜……啾啾……”

叶春樱抬高肉棒,向下舔入到睾丸外侧,再缓缓抬起回到尖端。

她出了些汗,额头亮晶晶的,但动得依然卖力,并没有疲倦的感觉。

射精的快感就快积累到阈值,韩玉梁望着她红扑扑的脸,稍微收摄了一下精关,等待着,等她再次把龟头含进深处。

比起炫技一样的深喉、真空吸之类的口交手段,他更喜欢看到女孩子把他射出的东西咽下去,吃到肚子里。

他知道叶春樱的理智不太容易接受从尿道喷出的液体被吃下去这件事。

但现在她的理智好像已经下线了一大半的样子。

这样的好机会,他可不愿意错过。

不一会儿,在阴茎周围下意识循环往复的唇舌就又轮回到了龟头上方。叶春樱依旧和之前一样,顺着唾液染滑的棒身蠕动嫣红的嘴唇吞入,摩擦着最粗大的部分吐出,上上下下地摇动。

“嗯嗯……”韩玉梁挺起腰,用愉悦的喘息掩饰意图,往她的嘴里刺去。

她没有后撤,反而因为他表现的快乐而欣喜不已,双手扶稳,迎合着他的插入尽力含舔。

“春樱,我要……唔嗯……要来了。”赶在她下意识想要吐出来用手捋完最后的阶段前,他迅速补充道,“我想看你吃下去!”

刚刚后退到龟头附近的唇瓣停住了。

叶春樱睁大眼睛望着他,没有再动。

她好像是在挣扎,又好像已经默许。

但不管是哪种,韩玉梁的欲望已经没有再忍耐的必要,他后腰一紧,在亢奋的喘息中,在叶春樱湿湿暖暖的口腔里,尽情地喷射。

“嗯呜——”

一股浓精直冲喉头,她急忙嘬紧,免得那些液体和口水一道从缝隙流下去。

一时间头脑有点发白,像是被精虫占据了一样,没办法顺利思考,她的一个意志在提醒这种黏乎乎的体液是从尿尿的地方出来的,又脏又腥,另一个意志则在叫嚣这是你心爱的人的体液成分不过是些蛋白质、精子和有味道的胺,吃一点能怎么样,而所有的感情则汇聚成一个巨人,轰鸣般嘶吼,这是他喜欢的享受,你要做他的爱人,就该努力做到!他舔你脚的时候嫌弃过吗?将来他肯定也会舔你的……

思考在这里被她强行中断,射精的动作也已经停止。

不管最终如何决定,嘴里此刻已经都是精液的味道。

既然如此,那就把舒畅的过程坚持到最后吧,她收紧面颊,死死裹住刚射完的龟头,将口腔抽成真空,用力内吸。

这是大部分口交教程中都会提到的,男性的绝佳爽点,东瀛女孩对此甚至有个专门称呼,叫做扫除口交。

她一边做着,一边抬眼看向韩玉梁。

他果然很舒服,脸上坦诚地表现出欲仙欲死的样子,喘息也充满了愉快的感觉。

这就好,她心头总算释然了几分。

她愿意看到这个男人愉快,比自己感到愉快更甚。

那么,脏点儿,腥点儿,稍微恶心点儿,也没有什么不能忍耐的。

只要他舒服,他舒服就好。

“好了,春樱……不用再吸了,唔……足够了,很足够了。”感觉尿道的残留物都被嘬了个干净,后背发麻的韩玉梁畅快地喘着粗气提醒道。

叶春樱点点头,抿紧嘴唇坐了起来,迅速抽过湿巾,为他把唾液染湿的地方仔仔细细擦拭干净。

“不用急着清理。”他双脚一勾,把她推到自己怀中,抚摸着她红彤彤的脸颊,柔声道,“还含着呢?”

“嗯。”她点点头。

“实在不愿意吃掉,就去吐了吧。”韩玉梁微微一笑,凑过去要亲她紧闭的小嘴。

她果然往后一闪躲开,然后用力摇了摇头。

“那你是要……”

她伸手拉他,示意他起来。

他照办。

她调整了一下坐姿,微微仰头,乌溜溜的眼睛带着期待的神情注视着他,张开嘴,亮出了口中还没咽下去的精液。

红红的舌头在里面生涩地活动,轻轻搅拌着那一大团白浊。

很好,韩玉梁现在很确定,她参考的学习资料中绝对有他亲手下载的那些黄片。吞精前张嘴展示,已经是AV女优们的例行套路。

但同样的动作,放在叶春樱的身上,杀伤力简直提升了不止一个数量级。

他看得目不转睛,大气不喘。

她的眼神依然清澈纯净,神情并没有多少淫乱的感觉,在这样的表情下,坦然展露出本该十分风骚的姿态,就形成了极其具有反差的冲击力。

“昂昂?昂呜呜?”张着嘴的她看韩玉梁没有反应就是看,只好用鼻音提醒,这样下巴好酸,而且唾液也不停在分泌,一会儿要流出去了。

韩玉梁吁了口气,柔声道:“可以了,我很高兴……特别高兴。”

叶春樱这才把一口混合液咕咚咽下。

旋即,她扭身穿好拖鞋,拿起水杯端到嘴边,想了想又放下,转头对他张开嘴吐吐舌头,完全符合操作流程地证明了自己已经咽下去吃得干干净净,一溜小跑去了厕所。

呼噜噜……噗。呼噜噜……噗。

刷刷刷……刷刷刷。

呼噜噜……噗。呼噜噜……噗。

刷刷刷……刷刷刷。

呼噜噜……噗。呼噜噜……噗。

刷刷刷……刷刷刷。

韩玉梁提好裤子靠在沙发上听着,卫生间里她刷了至少三遍牙,才出来弯腰翻出口香糖,打开盖子直接倒了一把塞进嘴里,用力咀嚼,嚼嚼嚼嚼嚼嚼嚼……

“春樱,有那么大味道么?”韩玉梁哭笑不得地问道。

她摇摇头,说:“不认真清洁,今天你亲我我会想要躲。我……不是不想那样么。”

早知道刚才就该强行吻下去直接破掉她这没什么意义的心结。他是那种情(欲)到酣处百无禁忌的类型,除了黄金圣水这样的异常癖好完全没有兴趣外,别的并不会嫌弃什么。

毕竟比起以前他自己那个皇妃都不经常洗澡的时代,这边的女人都够得上干净清爽的评价。叶春樱更是又白又香又可口,沾着什么他也敢抱住亲下去。

心动不如行动,他笑着拉住她,抱进怀里就狠狠吻住,钻到她嘴里一起品尝口香糖味道去了。

叶春樱很喜欢接吻,韩玉梁也乐意百般挑逗她娇羞又想装大方的小舌头,等到彻底亲够想起来还有正事,都已经八点过半了。

简单说了一下昨晚电话里听到的事后,叶春樱果然催着他又给沙罗打去了电话。

可惜的是,已关机。

在网络上查找相关信息,有不少居住在华京东北近郊的网友在最大中文社交媒体迅博上声称凌晨曾听到枪声和爆炸,还有几个用手机拍下了模糊视频的。

而官方对此的通告很简单,说是警方针对近期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展开了搜捕,对方持有重火力因此未能将对方抓获,提醒华京居民注意安全并积极提供线索,赏金也提高到了二百万。

并没有提到S·D·G。

韩玉梁相信沙罗不会判断错误,这个在地下世界游走多年的女人阅历丰富经验老道,搞错的可能性太小了。

想必,应该是S·D·G不愿意曝光参加了此次行动的事。

警方公告声称嫌疑犯人数增加到七名,可见沙罗并不是孤身涉险,还是带了帮手的。

“韩大哥,总感觉,事情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了啊。”叶春樱在电脑上同时检索着其他相关新闻,扭过头,表情复杂地说,“大野一成被抓了。”

“什么?”韩玉梁大吃一惊,马上坐过去抱住她把头探过她肩膀看了起来。

不止大野一成,今早由华京东区警署发起的抓捕行动,一共从第三扶助院带走了七人,可以说,稍微有点实权的管理层,都被一网打尽。

罪名还没公布,目前热火朝天的讨论中,被认为可能性最高的是涉及捐助款项的挪用问题。

没人认为大野一成他们会和管爱民时期的那些黑买卖有关,毕竟相差了快十年,多大的黑锅,也不能有这么长的时效。

叶春樱望着新闻报道发了一会儿楞,小声说:“我忽然觉得,咱们三万买的球票,花了冤枉钱。要不要挂到二手网站上卖掉啊?”

果然,她也想明白去找浦文玉的最大意义已经不见了。

马紫君宁死不肯交代,手机中的资料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特安局也不能拿小田良怎么样,更别说完全管辖不到小田良头上的浦文玉。

“别灰心。”韩玉梁只能安慰道,“我觉得原计划继续执行就很好,浦文玉只要真的没问题,拿到这些证据她一定会用她的影响力来做些什么。万一她请动她爹出面呢?那位不是政商两界都很吃得开么,多一条路,多一个选择。”

“三万块呢。”她小声嘟囔,“我上学时候一年连学费算上都花不了这么多。”

“以后咱们是做大事的人了,要学会花大钱。”韩玉梁笑道,“就当看明星了,不是说那个薛冬在整个东亚邦人气都高得不行么,明天我靠轻功给你要个签名,你收藏做纪念怎么样?”

“我不怎么看足球的。”她摇了摇头,向后靠在他怀里,“韩大哥,下一步……咱们该怎么走才好?”

“不行我找机会直接绑架小田良,逼问一下他都知道什么,再把他杀了为民除害。”

叶春樱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没有证据,咱们怎么才能确定他真的就是那个‘主办者’呢?韩大哥,我不害怕你杀人,但我特别害怕你杀错人。你的功夫给了你决定他人生死的能力,那如果不仔细分辨,最后就不可能成为清道夫,只会变成赵虹那样的杀人狂。”

“我会注意的。”韩玉梁苦笑道,“这帮家伙做事这么谨慎,而且牵扯这么大,估计逼供也不会交代,横竖是一死,为了家人也要死扛。这就很麻烦了啊……”

她想了想,带着不太甘心的表情,把马紫君加密手机里导出的新资料,压缩加密发给了汪媚筠。

这一大堆证据中找不到L- Club的痕迹。

但配合大野一成硬盘里翻出的信息,足够形成证据链,证明福保部和第三扶助院,乃至整个圣心之间存在大量不合法的金钱流动。

她准备交给浦文玉一份,那汪媚筠拿到一份,应该也会有一定效果。

浏览着最新资讯聊了一会儿天,韩玉梁提起汪媚筠替亲妹妹拉生意的事,叶春樱思索片刻,觉得可以委托一下试试。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汪梅韵好歹也是在华京开侦探社能和警署签合作协议的,而且在这个时代愿意当私家侦探,应该多少都有点正义感吧。

于是她拿起韩玉梁的手机,拨通了电子名片中的号码。

“你好,踏雪侦探社,近期业务繁忙不接小委托,委托费用在五万以上的业务请在滴的一声后留言,五万都不舍得花的小气鬼,再见。滴——”

叶春樱犹豫了三秒,挂断。

韩玉梁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觉得五万太贵了?”

她点点头,跟着又摇摇头,在电脑上打开一个新文档,认真地说:“如果要委托她,那就得让委托内容价值超过五万才行。韩大哥,咱们让她查点什么好呢?”

“干脆就让她去查小田良吧。跟她说咱们怀疑小田良的这些事,不信就让她问她姐去,她要能查出来决定性证据,别说五万,就是五十万也值了。想想吧,这个‘主办者’害死了多少条命?”

“可这样会让她也陷入到危险之中吧?”叶春樱微微蹙眉,担心地说,“她是在华京开侦探社的,打击报复她可比找到咱们容易多了。”

“跟她申明利弊就是,告诉她风险,让她决定酬劳,反正这次捞了不少,俗话说的好,羊毛出在羊身上,就是要花一千万,能挖出L- Club来也不亏。”

她想了想,打开代理中转调出一个事务所常用的暗网匿名邮箱,在手机上打开隐藏号码的转发呼叫,重新拨了过去。

听到滴的提示音后,她抬手按住喉咙,用最简单的变声方式藏匿起身份,说:“你好,汪梅韵,我想联系你调查关于L- Club在华京的一位‘主办者’,这个委托可能会有很高的风险,但相对的,我们也愿意支付高额的报酬。这位‘主办者’和最近刚被曝光的连环奸杀案有关,我们想把他绳之于法,并挖掘出幕后所有的黑手。如果你对这个任务有兴趣,考虑接受我们的委托,请和邮箱snowdark017@ tormail. sec联系。该邮箱可以通过Secmeet加密聊天,我等你的消息。”

等待汪梅韵那边回复的时间里,韩玉梁又给沙罗打了几个电话,但一直是关机。

将近正午时,沈幽倒是先通过匿名邮箱联络了过来。Secmeet作为即时通讯软件,防护能力终究有限,沈幽敢用这个渠道呼叫,可见之前的网络攻击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

加密与中转的缘故,视频通话质量也就有点糟糕,模糊的画面上基本只能确认那是沈幽,穿了惯常的一身紫,连身在什么地方都看不真切。

她要说的东西很简单。叶春樱提供过去的资料指向的几个数据库,目前均已全部攻破侵入成功——包括福保部信息化办公所用的系统。

但没有找到和L- Club有关的决定性证据。

按照沈幽的推测,这些人关于L- Club的信息交流,很可能仅采用两种渠道——助手当面交流和私用内部网络。

这个组织的成员并没有对外交流信息的需要,而安全和匿名性才是第一要务,那么建立一个完全隔绝的内网,仅通过极少的窗口对外交换信息,仅允许少量核心成员通过专属通道登陆,就可以将风险控制在最低。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之前逆追踪直播讯号的高手会那么快就被对方嗅探到并开始反侦查。

而强攻的话……对方是内部系统,完全可以采用白名单方式准入,不知道对方匹配机制的情况下,入侵又不被发现的难度极高。

而且,内部网络很容易通过断开对外连接来解决一切入侵手段。

除非找到对方的机房物理侵入直接把硬盘打包带走。

信息攻防战中,L- Club想要侵入雪廊,和雪廊反过来侵入对方的难度基本相当。

那么,唯一一条这次被牵扯出的线索,就显得重要无比。

这番谈话之后,目标进一步明确下来。

最理想的结果就是揪出这位“主办者”,从他身上找到L- Club的直接证据,公诸于众交给司法系统处理。

如果难以实现,那至少也要把这个“主办者”从世界上抹杀,来为那些凄惨死去的女孩偿命。

沈幽应该也意识到对手不是那么容易对付,说已经安排雪廊在华京地区有关系网的线人出动,尽全力配合他们的行动。

最后,通讯结束前,沈幽顺便让许婷过来报告了一下事务所的入账情况。

托汪媚筠带去的那些东西已经由雪廊寻找渠道迅速出手,金条总计变现六百九十万,那些上好宝石共卖出六百五十万,首饰在黑市上并不吃香,在许婷的建议下暂时未作处理,扣减友情价的渠道费后,连同那些现金一起变成了事务所秘密账户中的存款,合计一千六百五十万。

叶春樱看似平静地点头嗯了几声,表示回去后就仔细规划把这笔钱用到改良事务所效率的各种设备上。

但桌子下拉着她手的韩玉梁分明感觉到了掌心的一大片汗。

上半年还在为了一千七百块发愁的她,现在已经有了将近一千七百万的可支配资金。

关掉视频后,她悄悄拧了自己大腿一下,嘶的一声皱了皱眉。

“其实咱们拿着这笔钱,去北城区买房差不多够了。剩下的钱找个稳定点的投资渠道,差不多就财务自由了吧。”韩玉梁拨弄着她的头发,微笑道,“你不是挺喜欢那样的生活么?”

叶春樱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我只是个小大夫的时候,那样的生活就很好,好到不敢想。”她擦了擦手心,眸子闪闪发亮,“但现在我是叶之眼的所长,要尽全力让韩大哥你成为地下世界的清道夫,我责任重大,怎么可以拿着黑吃黑的赃款跑去买房当包租婆。”

最近,她似乎有意识地回避了大侠那个词,更多使用清道夫来替代。

相比前者,后者的道德要求明显更低。

“而且……”她扭过头,双眼满含依恋地望着他,“那样的生活对你来说太乏味,你很快就会腻烦,想要离开的。即使用承诺把你绑着,你也不会开心。韩大哥,我希望你在我身边,能永远感到愉快。”

韩玉梁凑过去在她耳朵上轻轻咬了一下,不意外听到敏感的少女发出了嗯唔的短促娇吟。

“我今早就非常愉快。”

叶春樱把羞红的脸埋到他怀里,过了一会儿,小声说:“其实我还买了男性专用的洗液。”

“诶?”

“口腔中有很多种细菌的啊。韩大哥,只要你肯每次结束后都去用洗液认真洗一洗,我……我可以在任何你需要的时候帮你……唔……帮你用嘴亲出来的。”

就在韩玉梁认真考虑这会儿要不要脱了裤子趁着还没吃午饭让她先吃一次的时候,一直开启在Secmeet中的邮箱snowdark017发出了收到新讯息的提示音。

汪梅韵回复了。

“那可是大案子,得加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