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83章 奇怪的金主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三百三十万?就这种要求?”韩玉梁靠在沙发上,皱眉望向面前的古北望。

莉莲打着呵欠坐在他旁边,完全没心思听古北望说什么,眼神一个劲儿往韩玉梁身上飞。

古北望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没错,这位买家报价一千万,也就是说,他做好了出其余买家中最高价的心理准备。我专门找SD的市场专家咨询了一下,以王燕玲的相貌身材、体检报告和身家履历,在定制市场上的估价也就是一百五十万左右,遇到合眼缘的金主,也要有两个人估价同时偏高才能拉起来价钱。”

他敲了敲桌上的电脑屏幕,“那个出价三百三十万的听说是市场上的老主顾,就喜欢这种有点少年感的小处女,以前有过好几次在三百万线上成交的记录,估计他这次也是为了防范被同好抢人,开出了很高的心理价位。结果,就成了那个奇怪客户的成交价。”

韩玉梁思忖片刻,道:“定金不是要预付百分之五的么?到账了么?”

“到帐了,索瑞德那边的保证金也缴纳了。不然我也犯不着来跟你说要求了。”古北望挠挠头,“这要求……能做到吗?”

对调教师来说,这位金主的要求的确堪称怪异。

从塞克西提供的资料中,韩玉梁也算是见过千奇百怪的要求,肉体改造、精神崩坏、物件化之类的都算常态,真正少有的,平常人一般想象不到。

比如,发来自己妈妈年轻时候资料,要求把素材从内到外变成那样的;黄金圣水系沉迷,要求女奴必须能在尿尿时候小高潮拉大便时候绝顶的;给自己马场的头号种马找对象,要求处女还必须能扩张到装得下马屌的;扶她(同时有两性器官的女孩子)动画看多了,要求买一个药娘(吃雌激素女态化的男性)和一个改造出来的扶她结婚的……

另外还有些对调教师来说是地狱难度的,比如塞克西那边就有个老客户,喜欢要被调教成性冷淡的女奴,必须技巧特别熟练,还不准有快感,最好从头肏到尾不靠润滑剂就干不动——塞克西只能选择神经手术并切除素材的前庭大腺来间接完成,免得手下调教师怒而辞职。

而这次购买了王燕玲的那个神秘客户,要求竟然连韩玉梁都没听说过。

他要求王燕玲保持所有地方的处女,调教中不得对其施加痛苦,不得添加性癖,不得录像,除调教师外裸体状态下不准其他男人在场,调教目标——使其尽可能多地掌握各种性技巧。

“做到倒是能做到……”他笑了笑,“就是觉得奇怪,这人到底是买女奴,还是来买老婆呢?满篇都是醋味儿。就这么个调教要求,天天摆着电视播放性爱技巧教学不就完了。”

没错,这要求不是难度上的奇葩,而是程度上的少有。

没听说过谁会花重金定制女奴,结果提的要求连红灯区的皮条客都能做到。

古北望摇了摇头,“这个王燕玲脾气很倔的,各种手段都被禁止,想让她乖乖学性技巧,我觉得没有那么容易。”

“你们让女人驯服的方式只有鞭子么?”韩玉梁笑道,“按金主的要求准备就是,谁花钱谁就是大爷,调教室给她准备的隔间里,额外多放一张床。”

“诶?”古北望一脸问号,“多放一张床?”

“我有用,不要多问。”韩玉梁摆摆手,瞄了一眼身边的莉莲。

有这么个大胆风骚的小黑猫当助手,教学还靠什么视频啊,让王燕玲直接看现场直播多好。

古北望狐疑地望着暗流涌动的两人,心里隐隐有些不对劲,但莉莲从没答应过他什么,他就算想发作,也找不到合适的立场。

商量好王燕玲的问题后,崔彩顺那边也有了结果。

结过婚的少妇卖不上高价,就算崔彩顺是个不可多得的天然曹族美人,单眼皮下的细长柳叶目有种很合韩玉梁审美的风韵,但市场就是市场,非处女、已婚、曹族……这些负面标签都在影响价格,最后成交金额据说都没有过百万。

纠缠许久,是因为三个少妇爱好者竞拍时候估价很一致,连着流拍了两回,才被一个狡猾的家伙用加零头的法子额外加了五块钱尾巴竞标得手。

那位客户要求得很专业,直接列了简明易懂的条款:高级性奴;羞耻敏感;受虐狂;淫肛。无不可侵犯限制,无避孕限制,交货时性奴处于受孕状态可追加奖励金。

果然是个娴熟的老玩家。

收到所有情报后,韩玉梁先把三个素材的目标列出来。

难度最大的目前看来是莎莉,那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少女能一个人出门在全世界旅行,可见独立性很强,性格也谈不上弱势,几次接触中能感到她对男人还潜意识感到厌恶,有点陆雪芊和陆南阳的味道,母狗化,可不是三、五天能做到的。

其次就是崔彩顺,中规中矩的调教目标。

而王燕玲,哼哼……他冷笑一声,心里差不多有了猜测。恐怕,这个女人的调教最后只要走个过场就好。

毕竟那位奇怪金主的要求能让海蛇的人一头雾水,却能让韩玉梁深思熟虑之后摸到线头。

那些要求站在正常性奴交易角度看,当然会让人觉得是个嫉妒心重的男人。

要站在韩玉梁这个卧底的思路,那不就是要间接保护王燕玲么。

传授性技巧这种找个熟练婊子就能干的活儿,值得花三百多万?王燕玲的姿色能值一千万报价?在这个市场,钱虽然哗哗流水一样过,也没听说哪个女人能值到八位数。

当然,要是叶春樱出了事儿需要掏赎金,韩玉梁肯定要去凑一凑,先把人弄回来,再去把不长眼的绑匪碎尸万段。

既然有了怀疑,他索性去确认一下。

莎莉的调教室已经布置好,他让莉莲带人去把莎莉送过去,正好自己得了个落单空间,打开门进到王燕玲的屋里。

少女一脸警惕地瞪着他,双手防卫性地抱着胸口。

屋内有监视器,但不会收音。

韩玉梁关上房门,坐下,托着面颊考虑了几秒,索性直白道:“你身上的接收器安装在哪儿了?子宫里么?”

王燕玲有那么一瞬间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但很快就恢复了镇定,“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调教开始了吗?”

“你不是高中生。虽然你样子看起来很年轻,但我是看女人的老手了,你至少已经在二十岁以上,这个时代孩子入学那么早,二十多岁的高中生……呵呵,太可笑了。”

王燕玲默默盯着他,不说话。

“我知道汪媚筠是个很小心的人,不会不留后备方案。不过我没想到,她竟然能狠下心把你这么个小姑娘当作性奴素材扔过来。你们不知道调教师的玩弄都是很下流的么?”

听到汪媚筠的名字后,王燕玲的目光终于起了波动。

她将信将疑地望着韩玉梁,嘴唇动了动,但,还是没说出口。

韩玉梁的表情严肃起来,“我能跟你单独相处的时间不多。海蛇安排了助手,实际上就是在监视我。”

从刚才对汪媚筠名字的反应,他就能判断出,眼前的女人绝对认识那只母狐狸。

这就足够了。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很可能,你只有这一次和我商量对策的机会,而且,时间不会太多。你确定不要说出你真正的身份,打算让我把你调教成真正的性奴么?”他加入洞玄真音,沉声道,“王燕玲,我知道你有豁出去的决心才会在这儿,我很敬佩你的勇气,所以,跟我配合,我可以保住你的贞洁。”

王燕玲吞了口唾沫,终于小声说:“你……认识汪督察?”

韩玉梁笑道:“何止,我们还一起在情趣酒店开过房间呢,她为了减压,让我出任务前好好服务了她两个小时。”

跟着,他迅速描述了一下汪媚筠的身材相貌,算是跟眼前的小姑娘对一下暗号。

王燕玲一直紧绷的表情,像是被敌人冲锋的脆弱防线,瞬间崩坏,她抿着嘴狠狠擦了一下眼角的泪,说:“你……真的是自己人吗?我可以相信你吗?”

韩玉梁叹了口气,道:“我是这次的主调教师,你相不相信我,会直接决定你接下来的命运。我来也是下了很大决心的,隔壁那个白人女孩,已经被带去调教室,等我来把她变成只知道追着男人生殖器流口水的母狗了。你不想那样吧?”

王燕玲哆嗦了一下,小声说:“可……他们说不会的。”

哦……果然是说好的,难怪这种没做过爱的小丫头都敢这么放心来当卧底。

“这里是法外之地,你的督察和特安局,暂时帮不了你那么多。能帮你的,只有我。”韩玉梁沉声叮嘱道,“记住,我身边有任何其他人的时候,你都不能泄露我的情况。你如果愿意配合,就设法给我一个暗示。我找机会跟你交流。”

王燕玲一愣,“诶?不继续说了吗?”

韩玉梁摇摇头,“有人来了。”

话音未落,门把一拧,莉莲带着满脸兴奋大步迈进来,笑呵呵地说:“嗨,Honey,areyouready?”

过来这么久,欧美黄片电影看了不少,最基础的外语,韩玉梁还是能听懂的,“我早就准备好了,莎莉关进去了?”

“嗯,按你说的,先戴上项圈扒光扔进狗笼子了,专门找了几个打手在旁边淫笑着看。你这会儿过去吗?另外两个调教室你也得指挥着布置一下吧?他们不知道你打算怎么来。”

“好,我去看看。”他起身,走到门口扭转头,故意恶狠狠道,“好好想想吧,你听不听话,将决定我用什么手段来对付你,你这细皮嫩肉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王燕玲犹豫了一下,做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低下头说:“我……我会好好考虑的。”

行,是个聪明人,这个暗示我收到了。韩玉梁笑着关上门,锁好,“莉莲,把那个崔彩顺直接带过去。她的调教项目比较常规,上午就直接开始吧。”

莉莲的眼里顿时冒出兴奋的光,一溜小跑就冲向崔彩顺的屋门,大概是大腿根还在疼,腿型还有点外八字。

虽然崔彩顺的调教要求中没有不可侵犯的限制,还指明了能让她受孕会有追加金额,但韩玉梁才吃了热辣辣水嫩嫩的南洋小黑妹,没兴趣上来就把这可怜少妇按住啪啪啪一顿肏服。

客户的要求中,高级性奴是个商品状态,最后交货时候崔彩顺不能有身体损伤,各处必须足够敏感,顺从度要高,性技巧要好。这个只要常规调教,他火力全开专注在她身上,那三天左右就能搞定。

而羞耻敏感、受虐狂和淫肛是特殊要求。难度从前到后递减。

当然,那是对韩玉梁而言。他有独门调教术在身,针对乳房、阴蒂、性器、肛门这高潮四点的敏感度提升效率极高。要是换了一般调教师,把四点中的任意一点调教到成为快感开关的地步,也就阴蒂可以算是容易。

受虐狂这个问题更是不大,要是没有天生的受虐倾向,硬加一个M属性上去,需要费点功夫,但崔彩顺,本身就一定受虐倾向——指头上全是自己抠的小伤口,被强行扒衣服架住后竟然湿了,气质中也有股惹人虐待的味道,应该不会看错。

那么提升一下让这个体质彻底表现出来,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关键是那个羞耻敏感。

羞耻敏感在如今的调教行业中是个位置比暴露狂还高的上级属性。简单的说,具备这个体质的女人在感到羞耻的时候,就会产生快感。

像崔彩顺这种人妻,需要达到的效果大概就是将来主人玩弄她的时候在耳边提醒她她有老公,她就会湿得一塌糊涂。

这个需要漫长的反射训练,直到成为身体记忆才行,如果想不出特别好的法子,就将是韩玉梁这次面试最费时间的一个项目。

常规调教中让目标记住一个和精神状态有关的身体反射需要二十天左右,彻底巩固则需要六十天到九十天不等。

理论上,只要有耐心,高级调教师可以制造出一个看喜剧片就能射精的男人。

可韩玉梁等不了那么久。

他给自己的面试时间,限定在半个月以内。

夜长梦多,他要尽快杀去海蛇的本部,把魔手伸向玉清散人,去得越早,就越有可能争取到多几天调教玉清散人的机会。

等到特安局调动的人手到齐,哗啦啦把海蛇本部端掉,玉清散人可能就要落进汪媚筠手里了。

不能落下那么个隐患。

韩玉梁思忖片刻,从过来的莉莲手里接过崔彩顺手铐的链子,道:“我带她去调教室,你去让人准备几个大小不同的镜子过来,落地镜必须有一个,另外找个你能拿得动的迷你摄像机,准备好了过来帮忙。”

过去的路上崔彩顺很听话,就是一直低着头哭,眼都哭肿了。

这样逆来顺受遇到事只会嘤嘤的女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就和同样只会嘤嘤的竹鼠差不多,平时可以抱着竹子安稳生活,不知哪天一只手从天而降,就成了河边一顿美餐。

驯服度看来问题不大,调教受虐癖的时候就能顺手解决。

那么,就先来制定这个女人的调教计划吧……

三间调教室已经分隔完毕,虽然细节还有些缺失,但临时使用已经绰绰有余。

为了保持羞耻心的存在,韩玉梁要求撤掉了崔彩顺和王燕玲调教室的监控,对应的,给莎莉那边把监控数量加到无死角。

有一位调教大师曾经说过,真正的调教是不会有间歇的,从开始的那一刻之后,每一分每一秒,每一顿饭每一次呼吸,都要让调教的力量渗透进去。

韩玉梁猜,那应该是个东瀛人。

他们干什么都喜欢掺杂进去神秘又中二的味道。

换成他们来给韩玉梁的招式起名,大概就得叫什么“淫遁·豪潮吹之术”、“初舞·阴元突破”和“升天御女流·九龟头闪”之类的名字了。

好听是好听,就是忒长。

总而言之,他对莎莉的调教,其实已经开始了。

没有女人会很轻易接受母狗这个身份,从这一刻起,韩玉梁需要逐渐剥掉莎莉的羞耻心,让她习惯赤身裸体戴着项圈生活。而且,要真的像只小狗一样。

把崔彩顺铐在床上后,他去了莎莉那边一趟。

戴着项圈赤裸裸坐在并不高的铁笼中的少女,湛蓝的眼珠中已经满是愤恨。

被四个摄像头和两台摄影机从各个角度对着,羞耻感让她的皮肤都有些泛红。

不准备叫帮手,有些工作还是调教师亲手进行比较好。让莉莲准备好皮带,韩玉梁打开笼门,拉住莎莉项圈上的铁链,把她毫不客气地扯了出来。

一钻出笼门,莎莉就飞快站直,愤怒地对着韩玉梁和莉莲大叫大嚷,用的还是母语。

他挖挖耳朵,很确信自己从那一串鸟语中听到了熟悉的不雅词汇。他坐在床边一扯铁链,轻而易举将莎莉拽到膝盖上趴着,手起掌落,啪的一声扇在了她的屁股上。

白人女孩的屁股像牛奶一样透亮,她还保养得挺好,不怎么久坐的样子,臀形优美,皮肤上没有暗痕和红痘。

一巴掌下去,白皮上就泛起一层红。

“啊啊!”莎莉愤怒地尖叫,张嘴隔着短裤就去咬韩玉梁的大腿。

看来确认求饶没用后,她就换上了另一种策略,反抗。

性格决定选择,有些人喜欢先反抗后求饶,有些人喜欢先求饶后反抗,但不论哪一种,在力量的绝对差距前,结果都是一样——取决于强大那一方的意志。

韩玉梁伸手抓住她一条踢打的腿,折起,拿过莉莲递过来的专用束缚皮带,缠绕,勒紧,扣好。

两条腿后,是双臂。

脚掌被折到臀部,双手被折到肩前,带内衬的结实皮具,绷带一样把她的四肢固定成了这个形状,两对金属盖按照大小扣在她的手肘和膝盖,防止这接触地面的部位被磨伤。

韩玉梁这才把莎莉丢下到地上,笑眯眯望着她。

莎莉哭喊着叫骂,想要去墙边试图靠着站起来,但此刻的状态很难保持平衡,想要稳定移动,就只有膝肘撑稳,小狗一样爬行。

摄像机都开了,莉莲也拿着迷你数码产品拍摄着特写。

莎莉想挡住脸,但手根本移动不了那么大的距离,她只好干脆趴在地上,把脸藏在了上臂之间,痛哭。

“还没完呢,宝贝儿。”韩玉梁轻佻地吹了声口哨,拉住项圈把她的头抬起,捏开下巴,示意莉莲把胶皮口套给她戴上。

戴好后,他打开嘴上的圆盖,看向里面最后能动的舌头,笑眯眯道:“我还是喜欢你现在这样老实点的样子。真可爱啊,小狗狗。”

“呜呜!呜呜呜……”莎莉悲愤地扭动着身躯,却只能徒劳地侧翻摔倒。

“狗狗啊,狗狗,你的尾巴哪儿去了?”顺着韩玉梁的眼色拿来犬尾肛塞,莉莲亢奋得满脸红光,兴高采烈地嘲弄着。

韩玉梁抓住没什么挣扎空间的少女腰肢,把凉飕飕的润滑剂大量倒下,浑圆雪白的臀部转眼被抹得油光发亮。

他的手指轻松插入到充满弹性的屁眼中,搅动几次,确认弹力已经足够,就拿过狗尾肛塞,往她的肛门中压下。

这是最大号的金属肛塞,还有压力感应摇晃尾巴的功能,莎莉的屁眼当即被压得整片凹陷下去,口套堵着的嘴巴里,也发出了艰难的痛苦呻吟。

看只进去了小半,韩玉梁转动几下,在这个深度进出抽插了几遍,跟着用力一推,细密的菊轮被撑展了所有褶皱,发红的括约肌被强迫吞下了巨大的金属物,伴着一声哀鸣,最粗的部分通过了后庭的入口,肛门的肌肉本能的缩紧,在后半部的大角度弧线设计下,像是主动抢下肛塞一样,把整个玩具吞进了直肠中。

毛茸茸的狗尾巴,就这样连在了莎莉白嫩如雪的屁股中央。

她悲恸的伏地大哭,身体不住颤抖,大概是肌肉的本能反应压挤着插入的肛塞,那条尾巴左右摆动起来。

莉莲哈哈大笑起来,把镜头凑近,一边拍摄着屁眼外尾巴摇晃的特写,一边大声说:“你看这个人,她好像一条狗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