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79章 大闹地宫

考虑到两边差距已经大得夸张,稍微调整一下免费版更新速度。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6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按照现在的行动方案,韩玉梁觉得与其说是潜入,不如说是硬闯。

两个人高马大的打手不见了,就算监控没发现,跟着电梯走了的那几个总不是傻子。

尽管舒子辰拿了那两人的手机说能帮忙拖延一下,韩玉梁还是觉得事不宜迟,最好还是尽快摸去内部找到汪媚筠比较妥当。

沿着墙边悄悄溜到电梯那儿,瞄了一眼显示的数字,竟然是“- 2”。没记错的话,数字前面带个减号是负数的意思,放在建筑标记上,就是地下二层。

韩玉梁忍不住皱起了眉,这里已经是地下一层,那帮人竟然没往上去,反而往下走了?

他略一思忖,闪身进入旁边的楼梯间,提气消掉脚步声,从这边轻手轻脚摸了进去。

他不知道舒子辰那边靠两个手机能拖延多久,幸好,汪媚筠离开的时间也不长。

就是张萤微也在,让他稍微有点担心,要是真打起来,当着汪媚筠的面,他可不好手下留情,万一杀了,还真有点可惜。

那种针锋相对一边角力一边猛肏,好似在征服一只野生母豹一样的绝妙滋味,可不是一般女人能带给他的享受。

大门口的岗哨简单给他们搜过身,手头没有武器,韩玉梁走到下面,心想黑天使其实挺不好对付,保险起见,便把那扇门上的锁栓运足内力扭断金属扣,拔下来藏进了袖管。

他是实用派,能节约真气的情况下,并不会为了坚持逼格而弃用武器。他没有总是随身佩刀带剑不是因为爱用拳掌擒拿,而是图个省事,不用在各城流窜的时候总被关卡盘查审问。

陆雪芊那样的女侠有官府作保,扛个武器铺子上街也没事,他这种臭名昭著的淫贼,还是低调些好。

听了听里面的动静,确定车轮声已经滚远,韩玉梁轻轻打开门,探头飞快瞄了一眼各处上角。

走廊有监控摄像头,但只有一个,还正对着两扇看起来很重要的门,看朝向多半覆盖了电梯口,但没有管着楼梯这边。

这就好办了。

他运力捏住一扭,从方才拆下的金属扣上掰下一块薄片,使出十成寒冰烈火掌真气,在边缘狠狠一蹭,磨成锋利刃尖,扣在掌心缓缓走近几步,嗖的一声弹出,将探头后的线路射断。

旋即,他毫不犹豫猫腰冲向之前病床轮音消失的方向,凝神运功将耳力延伸,捕捉着周围每一处细微的动静。

“啊啊啊啊——”

结果,一声惨叫把他吓了一跳,急忙侧身靠在墙上。

马上,他就听出那应该是瘾头发作的实验品,正在哭号着哀求给药。

几秒后,声音平息下来,想必,应该是如愿以偿了吧。

走过这个门口,听到监控探头覆盖的另一间屋子里的声音,他总算找到了汪媚筠。

里面有两个声音在用东瀛语交流,韩玉梁听不懂,但还有些嘀咕声,是他听得懂的。

“这两天送来的妞真是越来越辣眼了。”

“废话,鸡头也要恰饭的啊,手上好看姑娘都送来,以后怎么混?喝风?”

“他们又不知道妞送来是干嘛的。”

“他们也他妈不是傻屄啊,送来的妞见不到一个回去的,这也就是咱们黑星压得住,换青安或蓝安的这么砸人饭碗,早他妈出事儿了。”

“这帮狗日的东瀛鬼子就是操蛋,电视剧里就他奶奶的老做人体实验,离了电视剧还他奶奶的做。做就做吧还非要女的不行,你说要是搞男的,流浪汉里头一抓一大堆,够他们用到明年,还不担心被人注意到。这可好,一天送来好几个,早晚被雪廊那群怪胎盯上。”

“怕个鸡巴,听说他们老大在天火那边战死了,哼哼哼……以后黑街可就不是他们那帮傻屄说了算咯。要是咱们黑星以后成了龙头,酒吧里那些被雪廊护着的漂亮妞,都他妈拉来做实验。”

“哈哈哈,是你这傻屌想上她们吧?”

“肏,你不想吗?凌家姐妹花那小模样,我想起来就能撸一管。”

里面俩人正一边嘿嘿笑一边得瑟,突然旁边的通讯器响了,传来一句很有点生硬的汉语:“负二层监视器出现故障,马上过去排查。”

“是!”

韩玉梁在外听着,微微一笑,气运周身,拉开架势站在门口,静静等着。

三秒后,屋门打开。

“中!”

呼——一拳封门!

开门的那个男人鼻梁瞬间被打碎,闷哼都没有一声就晕厥横飞出去。

张萤微不在,其余四个男人都在,还有两个白大褂,正拿着注射器不知道要干什么,汪媚筠还躺在床上。

一眼扫清了所有请况,韩玉梁猱身而上,一肘一脚分别放倒两个,返身一拳轰在最后一个打手下巴上,口中道:“寒狐,还不动手么?”

那两个研究员看来都是纯粹的科技人才,当场就被吓呆。

但汪媚筠没有半点客气,她霍然挺身坐起,胸口假乳中掏出的匕首寒光一闪,就将一个研究员的喉管刺穿。

她顺势一翻下床,双臂一锁,将最后一个活口紧紧勒住,用东瀛语沉声说:“不想死,就告诉我黑天使的原液在哪儿。就是用来调配各种型号黑天使的基底。”

那研究员浑身哆嗦着说:“没……没有那种东西啊。”

“什么?”

“配方……的更新相当巨大,送来的……都是中间体和原料药……没有……没有你说的那种方便东西。”

汪媚筠眯起眼睛,掌中匕首一推,割开了那人的脖子。

“你们在聊什么?叽里呱啦的。”韩玉梁靠在门框上守株待兔等待对手的援军,瞥向汪媚筠问道。

“问了些事儿。”汪媚筠叹了口气,“没想到黑天使竟然没有原型液,看来,我委托你的任务也要做一下更改了。”

“哦?要改成什么?”

“帮我弄到一份最新配方的黑天使。”汪媚筠斟酌一下,探头看看外面,掏出枪拿在手中,“这里面的就行。”

韩玉梁凝神倾听着外面动静,皱眉道:“那报酬呢?”

“不变。”

他暗自思忖,这下情况可有点棘手。

把这儿的新型号黑天使就地交给汪媚筠,就意味着肯定无法完成和叶春樱的约定。而如果狠下心全都毁掉,眼前这个包在伪装中的妩媚性感大美人就要金蝉脱壳。

脑子里正在紧张盘算,电梯那边传来门板滑开的声音。

“来了!”两个人同时出声提醒对方,跟着相视会心一笑。

“节约子弹,我来。”韩玉梁伸手将汪媚筠往屋里一拽,抓起旁边一个晕倒的打手就闪身冲了出去,压着嗓子高喊,“别开枪,是我!”

电梯里出来的人一晃眼没有看清,皱眉大喊:“你们楼下搞什么呢!不是撂挑子就是坏监……”

话说到这里,他才发现不对。

他的同伴双脚没动,却跟堵墙一样高速冲了过来。

他急忙掏枪,但扳机还没搂下去,他的同伴就泰山压顶一样砸在了他的身上。

旋即,一记铁拳狠狠砸在他的下巴,把他揍得离地飞起,跟同伴一起晕倒在地。

韩玉梁探头看了一眼,回头道:“电梯中没别人了。”

汪媚筠拿着还在滴血的匕首走了出来,看来,她已经把里面晕倒的人都作了“以防万一”的处理。

以寒狐之名出击的她,几乎没了半点特安局副督察的样子。

“张萤微呢?就是那个跟着你一起进电梯的女人,她去哪儿了?”韩玉梁还惦记着自己感兴趣的猎物,寻思着是不是该先把她解决,从各种角度考虑,她应该都是这个秘密基地中最难对付的敌人之一。

“她没下电梯,看我们出来,跟旁边人说去找永夜姐姐了。估计……去和荻原纱绘碰面了吧。”汪媚筠打量了一下颇为幽深的长廊,轻声说,“地下看来不是关键区域,但我估计应该有库房之类的地方,多半还关押着无辜的受害者,咱们先把这里搜查一下吧。”

“上头等不到下面的回报,会再过来人的吧?”

“你动作快,你去挨个门调查一下,我拿枪守着电梯口,电梯下来我就叫你,咱们一波波解决。”汪媚筠笑了笑,伪装的肉皮看起来果然还是略显僵硬,少了八分之前的妩媚动人,“运气好,说不定咱们俩就把这里搞定了。”

“希望如此吧。”韩玉梁可不那么乐观,如果张萤微和那个什么永夜很熟的话,对方八成就是之前雨夜配合张萤微,让他颇为狼狈中枪的狙击手。

那一仗他使尽浑身解数才躲过那鬼魅一样纠缠不休的子弹,自始至终,却连对方的脸都没有看到。

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他还没有哪次能如那回一般,让他强烈感受到当代武器的可怕。

“记得早点叫我。万一冥王的杀手下来,你自己搞不定。”他走出几步,扭头柔声叮嘱了一句。

汪媚筠盯着电梯提示灯上闪动的数字,轻笑着说:“快去吧,我可不是十来岁小姑娘,不吃逞英雄这一套。”

韩玉梁才不信,女人八十岁一样吃这一套。

回想着之前惨叫的声音,他快步走到那间屋子门前,摸了摸材质,将真力运到掌心,狠狠一推,震烂门锁冲了进去。

但里面的情况和他想象的不同。

没有研究人员在里面,也没有打手或是看守。

只有一个分了隔间的巨大板条笼,和几根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细金属管。

隔间有三个,金属管也有三个,被关起来的女人,当然也是三个。

三个女人里的两个刚才还在睡觉,被开门声惊醒,神情迷茫地望向门口。

剩下那个则靠墙抱膝坐着,脸上的神情就像是刚经历了几百次叠加在一起的性高潮一样满足。

每个女人的身上都连着好几根细长的线,线从墙壁里延伸出来,看上去可能连接到了刚才汪媚筠被送去的那间屋子。

大概是之前那次逃跑带来的影响所致,三个女人的膝盖下,都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没有人能被砍了双腿还气色良好。

三个女人都是一副面色苍白枯槁憔悴的模样,膝下的绷带还渗着暗红一片。

笼角放着尿桶,还剩着些饭菜的餐盘就搁在旁边。

蚊蝇飞舞,气味刺鼻。

韩玉梁夜探过深囚大狱,也只有那种人不被当人的地方,才能和此地相提并论。

他不自觉握紧拳头,想到叶春樱看见此情此景后会流露出的神情,一股怒火就在心头攒动。

“大哥……你……你是来救我们的吗?”其中一个女人终于反应过来,双手在地上爬着,拖着残断双腿过来握住笼子柱,满脸希冀地问。

毫无疑问,她们都不想死。

这世界如此美好,谁会没来由就想死呢?

可黑天使生效的那一刻,她们就很难再有活下去的机会了……

“我是来救你们的。”韩玉梁扫视一圈,并没看到什么趁手兵器,要想送这三个女人不受什么痛苦的解脱,至少也要有把趁手的刀。

他正纠结该怎么下手,笼子另一头后面一个藏得颇隐蔽的小门突然开了,里面走出一个醉醺醺的赤膊壮汉,脚上踩着木屐,腰带中别着一把一尺多长的东瀛胁差,哇啦哇啦叫喊出一串听不懂的话。

没什么沟通必要,韩玉梁一个箭步,就已电光石火般到了那人面前,一招虚晃骗高对方双臂,顺势一抹,已将那把小太刀拿在了自己手中。

他闯荡江湖之时朝廷对江湖力量已经十分忌惮,持有刀剑走到哪里都需要有个正大光明的合适身份。所以他在藏龙宝居中的精力,大半都用在了玄天诀和空手武功上。

刀剑兵刃,他大都只是靠过目不忘的天赋强记在心,挑出略一修炼就颇有威力的几样浅尝辄止。

其中就包括被称为魔刀的天地人魔如意连环八式。

即便韩玉梁只练到三重,用这套刀法可能连陆雪芊都敌不过,但拿来杀一个哇哇怪叫的醉鬼,已绰绰有余。

他手腕一翻,那灰蒙蒙死气沉沉的刀光,便将那个看守的身躯笼罩。

他特地拿出魔刀,不惜为此消耗几分真气,并不是为了让对方毫无还手之力,而是为了让那家伙不要死得太快。

垂手甩掉胁差上的血,他退回到笼子边,扭头望向那三个女人。

那三个女人,却都在望着那个看守。

双臂齐肘,双腿齐膝,横斩一刀割开气管免得叫喊,那满脸惊讶倒在地上的男人,已经像是个被顽劣孩童抛弃的破烂娃娃。

韩玉梁懒得再看必死之人,弯腰伸手,运力先将三个笼子的门都扭断打开,沉声道:“出来吧。”

那两个瘾头还没发作的女人立刻双手撑地飞快爬了出来。

黑天使让她们变得强壮,那纤细的胳膊拖动残废的身躯,速度竟比一般女人跑步还要快些。

但那个刚服了药的,还正沉浸在药力带来的喜悦幻境之中,对韩玉梁的话毫无反应。

看来她吃下的,应该又是个失败了的型号。

“抱歉。”那两个出来的女人到身边后,韩玉梁略带愧疚地轻声说了一句,跟着,挥下了掌中的刀。

东瀛人的刀,的确很锋利。

没有去看那两颗滚落的人头是什么表情,进笼子里把第三个实验品解决后,他把胁差收进腰间,带着一脸杀气离开了这里。

走廊尽头是一间库房,门很厚很重,锁的结构极其复杂,根本摸不清如何震断脉络。而韩玉梁运到十成功力的寒冰烈火掌,足足用了五式,才将那巨大铁门轰开。

门板倒下的瞬间,一盏红灯亮起,想必,楼上的某处已经传出了刺耳的警报声吧。

他大步走进去,跟着,身上一阵凉意袭来。

里面是个巨大的冷库,门开之后,一列自动灯在顶上亮起。

冷库分成了几个简单的区域,除了一块之外,剩下存放的都是看上去像是药品原料的东西。

仅有的那个特殊的一块,放着许多铺了白布的台子。

台子上,都摆着被解剖了的女尸。

一些内脏器官被浸泡在大瓶子中,一些用过的组织切片跟牲畜下水一样乱糟糟装在一些半透明袋子里,墙上挂着一个白板,写了一大堆韩玉梁看不懂的东瀛话,但里面有些汉字,他还是认得的。

比如,黑天使,资料,死体。

里面的气温没到会结冰的程度,一些尸身已经因此而有了腐烂的征兆。

她们生前也许从事的是最低贱最被人看不起的职业,但因此而死,死后还要被如此对待……这已经不需要再去问一句叶春樱,究竟是不是罪有应得了。

研发黑天使的人,都该死。

打黑天使主意的,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一股厌恶感弥漫在心头,连汪媚筠那撩人的娇躯,此刻都不能抵消冷库中的凉意,韩玉梁走到桌边拉开抽屉看了一眼,毫不犹豫摸出了舒子辰特意塞给他的打火机。

舒子辰说这样伪装得比较像,哪儿有混道上的小弟不吸烟。

但韩玉梁觉得他的眼神里藏着其他的意义。

此刻,似乎就有点明白过来。

不然,舒子辰和沈幽为什么要在这次给他的资料里特地附上自动消防系统的详细介绍呢?

韩玉梁冷笑一声,飞身跳上一个药架,略一观察摸索,抬掌隔顶劈断了感温器与湿式报警阀链接向消防泵的线路。

接着,他找出这里标识着酒精的瓶子,把已经燃起在桌子上的火,迅速引向其他地方。

外面传来汪媚筠的大喊,提醒他电梯有人下来。

他看着火势升腾,一记劈空掌震断了墙内的供电线路,迈步走了出去。

这里面是不是只有原料,韩玉梁已经并不关心。

都烧掉,就是最好的结果。

“你放火了?”汪媚筠看到火光,皱眉带着明显的不悦问道。

“是,烧光了清净。”韩玉梁冷冷答道,抢上一步,站到数字已经变成“-1”的电梯门口。

汪媚筠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但此刻不是聊天的好时机,她挠了挠大概憋住有些发痒的脸颊,双手举到面前,稳稳握住了枪。

和电影里看到的样子不同,跟沈幽教的几种举枪方式也不太一样,汪媚筠的握法,右手在高位,左手几乎包覆住扳机下方,右手拇指稍稍后撤,搭在左手拇指后指节上方,双侧手肘同时紧绷并向外微微打开,一股肃杀之气在她的眼底弥漫。

看来枪械使用并不是学学瞄准就行的,韩玉梁浸淫武学多年,又专门精研过人体肌理筋络,稍一打量,就能明白汪媚筠所采用的姿势,的确比他先前学的法子更有利于速射连发。

很快,电梯门滴的一声,向两边滑开。

就在那个缝隙开启的瞬间,汪媚筠突然拧腰,瞄向了楼梯间的出口。

啪!啪!啪!

这把枪的声音非常清脆,随着枪口震动,就像是听到了几枚鞭炮顺次炸裂,楼梯间冲出来的三个人便倒了下去。

韩玉梁微微一笑,收起了手里已经出鞘的胁差。

汪媚筠快步过去,又是一通连射,将地上三人补到死透,飞快换了一个弹夹,扭头瞄一眼已经从库房冒出来的浓烟,皱眉说:“瞧你干的好事,下面不能呆了。”

“不能呆就上去。”韩玉梁伸手握住电梯门,丢出一块刚才装进兜里的废铁片把里面的监控探头打坏,“过来挡住门,咱们回敬一下。”

死人的血脉经络,一样可以封闭,韩玉梁抱起一具尸体戳了几指,过来放进电梯里,稳稳靠墙站住,如此放了两个,才开口道:“去几楼?”

汪媚筠想了几秒,“顶层。”

韩玉梁按下三楼,“咱们跟着上去,还是走楼梯间打他们个出其不意?”

“你怎么选?”

“我不喜欢这种铁棺材,他们动点手脚,咱们可就跟着掉下去了。”

“好,走楼梯间。”

韩玉梁抬腿晃了一下,笑道:“电梯可挺快的,你跟得上么?”

汪媚筠把伪装用的高跟鞋抬脚甩掉,活动了一下足踝,“试试不就知道。”

话音未落,她已经一个箭步窜进了楼梯间中。

韩玉梁等她离开几秒,才放开电梯门,猎豹一样冲上楼梯,两个起落,就超到了汪媚筠前面。

她一声轻笑,也不客气,纵身一跃,就趴到了他的背上。

“喂,你不给我唱两句老司机带带我么?”

汪媚筠皱了皱眉,咕哝了一句。

“你整天都在看什么鬼东西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