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77章 心满意足出发干活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6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很快,岛泽莲就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她过去安慰一样地抱住林梓萌,在确认她短时间没办法回头后,从她的肩头看向韩玉梁的脸,投过去了一个写满问号的眼神。

而韩玉梁,笑着对她挤了挤眼。

“韩玉梁!你、你搞错了……搞错啦啊!”林梓萌仍不知情,把脸埋在岛泽莲柔软的胸脯中,失望又难过地叫嚷,“拔出来……讨厌……拔出来,我不要这边……我不要这边!”

岛泽莲心里挣扎了一下,望着韩玉梁给她的警告神情,轻轻咬了一下嘴唇,抱紧被干得前摇后晃的林梓萌,柔声说:“萌酱,梁酱被咱们下药了啊,你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的,你还是努力放松一些,适应一下后面的洞吧。其实……唔……习惯之后,还是很舒服的,快感的类型和前面不同,很有新鲜感。”

“就算你这么说……可……可我是要让他负责的,我这么……这么被他肏完,都还是处女好不好……呜……这个混蛋……”林梓萌推了推岛泽莲的腰,“不行,你让开,我要爬走,我得让他重新插……这个洞不行。”

“喔。”岛泽莲点点头,爬到一边。

韩玉梁才不在乎林梓萌想逃。

这种卡住腰窝从背后猛干的姿势,除非女人的力气比男人高出一档,否则,根本逃不脱男人的掌控。

但林梓萌还挺有行动力。

她一下定决心,就忍耐着屁眼里传来的饱胀异物感,回手去掰韩玉梁的巴掌,努力用充满威严的口吻说:“韩玉梁!你给我放开!听见没有!”

装疯卖傻有原封屁眼可日,他才懒得搭腔,而且林梓萌一挣扎,身上使劲,娇嫩的肠腔都跟着紧窄了几分,爽快得很。

“你放开!放开!放开……”她气急败坏地挥手拍他,喊一句放开就拍一巴掌,拍得啪啪作响,很奇妙地迎合上了她臀肉被撞击的节奏,搞得好像二重唱一样。

这种拍打对韩玉梁来说连个红印都留不下来,徒增情趣罢了,他往前挪了挪膝,将林梓萌腰肢卡握更紧,转为大开大合,深入猛出,干得她红肿屁眼时而内陷成坑,时而外隆如丘,阳具几乎尽根时毛发覆盖过来让臀沟好似丛林,龟头几乎抽出时带得整片肛肉都向外鼓起好似一个要爆发的火山。

如此狠狠百十下,林梓萌就被肏软了腰,嗯啊叫唤着没了力气,气哼哼骂了两句,就趴在床上,认命似的皱起眉头,咬唇承受。

韩玉梁弄得兴起,双手一伸抓住了林梓萌的胳膊,不肯让她就这么安心趴着撅臀被干,而是向后一拽,提马缰一样把她上身扯了起来。

这种胸腹后仰反弓,翘着屁股斜在男人身前的体位,如果是在前面的小肉洞抽插,就能很凶猛地碾压前庭阴道内最敏感的区域,可以比较简单送女人升天。

但韩玉梁疯狂进出的,是林梓萌的后庭花。

在这种姿势下,原本深邃的直肠随着小腹弯折,位置较高的屁眼会下沉到更合衬的角度,支撑体重的双腿不得不更加用力来本能地稳定重心,结果就是整个肛穴会抽插得更加顺畅,包裹得更加紧密有力,尽头还多了一个类似花芯儿肉一样的阻挡,爽快非常。

对林梓萌来说,倒也不是没有半点好处,被压迫的方位变成了与阴道分隔的那层软肉,凶猛的抽插动作轻易就牵扯到了隔邻湿润的肉腔,快感自然而然迅速积累,渐渐掺杂进令她背后直冒鸡皮疙瘩的排便感中。

林梓萌控制体重的时候曾经有过约半年多的便秘史。

即使有些疼痛,即使很胀,摩擦起来浑身都觉得不舒服,可当坚硬干涩的大便终于滑出娇嫩的肛门时,她还是会打心底享受到那种释放带来的愉悦。

此刻,她就在被不停叠加那种扭曲的快感。

韩玉梁的鸡巴粗、硬,但是,抹满了润滑剂。

所以摩擦的艰涩感和痛楚都减弱到不值一提,饱胀的苦闷在适应后,反而让阴茎抽出时带来的释放愉悦成倍增加。

不知不觉,她开始用嘴巴大口娇喘。

不知不觉,她没有再命令韩玉梁停止。

不知不觉,当他从后面顶过来,深埋在肠腔中搅动时,她甚至会忍不住扭扭屁股,好加强那种仿佛会被磨穿的快乐。

“萌酱,是不是好多了?”岛泽莲脸颊通红,望着连接两人的肉棒吞了口唾沫,看润滑剂已经被缩紧的屁眼挤出来不少,拿起瓶子凑过去,“我再帮你加点润滑,很快就可以高潮了。”

“嗯……嗯嗯……可……可我……要的又不是……不只是……性高潮啊……”林梓萌带着快要哭出来的复杂表情呻吟着说,“他……他肏我这边……根本没有意义……”

岛泽莲用修长的手指把倒下的润滑剂涂抹在进出的肉榜上当作补充,柔声说:“怎么会没有意义呢,你都和他这样了,怎么想,你也算是他的女人了吧。”

林梓萌低下头,不甘心地说:“那……怎么够……我……我要他当我的男人……我才……不去当……不去当他的女人之一……”

岛泽莲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眼韩玉梁的表情,看他正微笑着专注享受林梓萌的屁眼处女,轻声安抚说:“可你如果连他的女人都不算,他怎么可能成为你的男人呢?萌酱,你们华民不是有句老话,米饭需要一口一口地吃,路要一步一步地走,步子大了,会睾丸拉伤。”

林梓萌翻了个白眼,“你最近又看什么……乱七八糟的电影了啊……扯着蛋和睾丸拉伤能是一回事儿?你真是……哎哟……唔……等等……你、你先别……别跟我说话……糟……”

岛泽莲很紧张地说:“怎么了?”

韩玉梁清楚是怎么回事。

从会阴牵扯出的肠肉收缩就知道,林梓萌要高潮了。

“没什么……你、你别看……把脸转开……快转开!”不愿意被岛泽莲看着自己在屁眼被暴奸的情况下高潮,林梓萌双手被拽着动不了,只能用眼神狠狠推岛泽莲一下。

但迷茫的岛泽莲没有及时动。

韩玉梁还故意在此时突然加快了速度,被拍红的臀肉中央,新加的润滑剂都被高频的摩擦牵拉成了粘稠的白丝。

就在岛泽莲不明所以的注视中,林梓萌紧紧咬住下唇,一口气憋在胸中,瘦削的腰身上方浮现出肋骨的痕迹,大腿根的肌肉密集地痉挛着,达到了肛交的绝顶。

可一切,才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哈……哈啊……哈、哈啊……岛泽……这……这男人……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啊?”

虽然还是被拽着双手,但林梓萌已经没有力气再撑起腰,她整个胸脯都趴伏在床单上,小腹大腿几乎折叠到一起,撅起的屁股中央,已经加续了第三次润滑剂的粗大肉棒还在凶猛的奸淫。

如果以大中小来给高潮的程度分出等级,那么,这四十多分钟里,她已经达到了不知道多少次小高潮,至少三次中高潮,和刚才不受控制求饶时达到的、几乎让灵魂出窍、甚至没忍住漏了几滴尿出来的一次大高潮。

可韩玉梁还在动。

她的屁眼已经烫得像在发烧,整个胯下湿得像是失了禁,腰以下的部分敏感得像是毛孔都变成了G点,韩玉梁的汗珠滴下来砸在臀尖,都能让她在那股凉意中感到一阵微妙的酥麻。

可韩玉梁还没有射。

明明前两次都很顺利的就结束了,怎么这次他好像被打桩机附体了似的,啪唧啪唧干个没完。

断肠肏?

岛泽莲夹着腿,双手放在胯下,娇喘着回答:“我……我也不知道呢。咱们给他……吃了那么多壮阳药,我听说就是普通的伟哥,普通男人吃了也能硬上一个多小时。你、你还用的是更高档的。”

“不行……要……要再来这么久……我……我屁股都要被干烂了……岛泽,救救我……”林梓萌一边哆嗦着到了一次小高潮,一边向着岛泽莲哀求,“你……你有办法让他快点射的……对不对?快……快帮帮我……”

“唔……这种状况,我也不知道怎么帮啊。”岛泽莲只好先停下手头的自慰,想了想,绕到韩玉梁的背后,“我尽力吧。”

她张开双臂,挺直身躯,把柔软丰满的乳房压在韩玉梁宽阔坚硬的背后,小手轻轻捏住韩玉梁的乳头,灵巧地拨弄,同时亲吻着他的耳根,趁着林梓萌长声呻吟的机会,很小声地对韩玉梁说:“萌酱真的不行了,再继续,她的屁股要严重擦伤了。梁酱,如果……如果你还是不想射,就……就来享用我吧。”

听出了身后小妮子嗓音中掩饰不住的渴望,韩玉梁微微一笑,放开林梓萌的双手,捏住她屁股蛋向前一压,噼噼啪啪一顿猛干,肏得她小腿翘起双脚乱抖,泄得声音都哑了,这才趁着臀肉内收的销魂酸畅,压着她的屁股把精液射了进去。

拔出肉棒时,龟头将屁眼再次拉到隆起,最后发出响亮的一声“噗”,才木塞子一般离开了红肿的肛门。

娇嫩的菊花肿到微微外翻,浅处的肠壁都隐约可见,被撑圆太久的屁眼一时间合拢不回去,只在那里颤动着、犹如还含着一根透明棍子似的张缩。不难猜到,林梓萌短期内大概很难再受便秘困扰了。

岛泽莲早就旁观得满屁股蚂蚁爬,都等不及韩玉梁那根东西变软,匆忙拿过湿巾把老二一擦,就弯腰啊呜一口吞进嘴里,咕啾咕啾大力吸吮。

扮演吃了壮阳药的男人就要敬业,韩玉梁暗吸口气,运起房中术将气血向腹下催动,那根阳具还没软到一半,就重振雄风,顶在了岛泽莲的嗓子眼儿上。

“呜呜……梁酱,我、我也好想要……”她咳嗽两声,都顾不上擦嘴角的唾沫,就急匆匆躺下,头枕着林梓萌的屁股,抱住膝盖把嫩白的大腿分开,“拜托……给我。”

嫣红的肉裂浆果一样流淌着诱人的淫汁,膣口的樱色嫩肉贪婪地开合,完全不像是不久前才丢掉处女的性器,从里到外散发出情欲的味道。

韩玉梁其实已经差不多尽兴,但佳人邀约,岂能不抖擞精神再大战个三百回合。

双手握住乳房,他沉腰挺身,配合岛泽莲的内部构造,将小兄弟变粗变短几分,咕唧一声,塞了她个缝满洞满。

“嗯、嗯啊……唔……好……好舒服……梁酱……好……好喜欢……”岛泽莲很快就彻底进入状态,双手胡乱抚摸着他的胸膛,两只白生生的脚丫勾住他的腰借力,把湿淋淋的屁股一挺一挺地往上迎凑。

韩玉梁一边享用,一边留意着林梓萌那边的动静,她要是回过神,他就稍微注意一点自己的演技。

但她显然被快感和高潮击溃了。

趴在床上的赤裸少女双臂交叠,把脸埋在中央对着床单,一身的红潮才退去三分,岛泽莲被干得嗯啊乱叫,她都没有动弹半点。

不动也好,韩玉梁正好可以放松一些,安心享受身下的小尤物。

毕竟像岛泽莲这样敏感多汁易高潮,紧嫩滑溜耐力好的姑娘可遇不可求,正适合他这样专门耕坏田的超级猛牛。

干到兴起,他胸中热血沸腾,畅快低吼一声,下床站定把岛泽莲往床边一拉,提起她白嫩双脚一举,让她大半桃尻悬在床外,啪啪猛撞。

娇小的内阴唇被鸡巴磨得里外翻动,爱液都被搅成泡沫,滴滴答答落在床边地上。

如此奸得她大泄两次,韩玉梁俯身含住她冰凉舌尖,渡一口真气过去护住任督二脉交界,免得她肉身受得住,泄过头气血阴亏。

这一回合战罢,岛泽莲的小穴虽然还湿漉漉滑溜溜仍撑得住,她的体力却已经见了底,酥软在床边,再也没劲儿迎合。

她这样的女孩如果交个寻常男友,恐怕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体验到彻底的满足。

那明明很浅很窄,某种意义上却又深不见底的嫩屄,不靠韩玉梁这样的男人,大概就只能靠电池来辛苦灌满了。

“梁酱……梁酱……呜……好……好幸福……又、又要……去了……”即使已经疲惫不堪,岛泽莲依然会在每一次高潮的时候开口表达,即使肉体深处的痉挛已经把信息传达的非常清楚,她仍不厌其烦地用话语来标记韩玉梁带给她的快乐。

韩玉梁还挺喜欢这种坦诚,尤其是和嘴上喜欢闹别扭的林梓萌相比,形成了颇为有趣的反差。

那位大小姐都泄得屄里流汤了,嘴上愣是没喊过一句舒服。

等到给岛泽莲缓口气,顺便换个体位把她抱到林梓萌身边躺下的时候,韩玉梁才发现,林大小姐就那么赤条条趴着睡着了。

和在电影院里时候差不多,睡得微微打鼾。

韩玉梁笑着摇了摇头,拉过一条毛巾被盖在林梓萌身上,抱住浑身香汗水润可口的岛泽莲,放心大胆慢慢玩弄起来。

这一番盘肠大战即使算上穿越前的时光,也足以成为韩玉梁记忆中最尽兴的一场,到最后气喘吁吁趴在岛泽莲身上时,她出汗出到快要虚脱,咕咚咕咚灌了大半瓶冰水下去,他也久违地倦意上涌,一翻身搂住那光滑柔软的娇躯,心满意足睡下。

不过即便是这种沉睡,久经江湖考验的他依然保持着野兽一样的警觉。

所以他知道夜里都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太要紧的,主要是两件事。

一个是许婷回来后开门瞄了里面一眼,然后发呆了大约两分钟,轻手轻脚把门关上走了。

另一个是林梓萌后半夜醒过来,坐在床上愣神儿了足足小半个钟头,把毛巾被往身上一裹,步履蹒跚离开。

早晨起来,岛泽莲浑身酸痛,走路都像是企鹅一样摇摇晃晃,还想出去帮忙做早饭,结果被许婷押回卧室按到床上补觉,说帮她代管一天家务。

韩玉梁有点意外,早饭桌上竟然见到了林梓萌。

她穿着一件真丝睡袍,里面裹着同材质的吊带裙,眼袋明显,一看就严重睡眠不足,而且,大概是屁股那边还不是很舒服,她坐在椅子上时不时就要扭一下,看那渐渐蹙起的眉心,也知道她心里正烦躁得不行。

他打了个呵欠,故意道:“奇怪,我很久没睡过这么长时间了,现在还昏昏沉沉的,幸亏昨晚没有对头过来找事,不然可麻烦了。”

许婷用筷子戳着自己碗里的叉烧,轻笑一声,说:“你昨天那么忙,睡得踏实也正常。岛泽一沾枕头就睡死过去了,你肯定比她更累吧?”

韩玉梁托着额头皱了皱眉,“昨天……你这么一说,昨天到底怎么了?岛泽说要请我吃一对一的私密女体盛,我喝了点香槟,好像有点醉,之后的事儿怎么记不清了?搞得跟春梦一样,忒可惜了。”

看样子他出来之前许婷已经跟林梓萌聊过,这会儿撇了撇嘴,不太高兴地小声说:“你啊,就当成一场春梦吧。”

他笑呵呵伸了个懒腰,“不过还真是很久都没有这么畅快了,岛泽原来这么能干啊,我以前认识的姑娘可没谁能单枪匹马帮我做到这个地步,啧啧,回头我可得好好待她。”

许婷翻了个白眼,把最后一口面呼噜噜吃下去,一抹嘴巴,往后院走去,“我吃饱了,练功去,老韩,舒子辰说了,九点前来接你,你做好行动准备吧,他说的东西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发票我收着呢,回头记得让叶姐给我报销。”

“你自己跟她开口就是。”韩玉梁眉毛一挑,懒洋洋道,“闲杂事务,我才懒得管。”

“是是是,大侦探,你就只管泡妹子吧。”她站在门口,一皱鼻头,气哼哼说,“我看你非把咱们招牌砸了不可。以后干脆把叶之眼改名叫桃花眼得了。”

“我觉得不错啊,春樱答应我没意见。”他故意飞了个撩拨的眼神过去,“桃花眼正好也是我专长。”

“韩玉梁。”林梓萌放下筷子,开口了,“你……昨天把岛泽的处女夺走了。”

“我不太喜欢你的用词。”他微笑道,“两情相悦,那么美好快乐的事情,怎么能叫夺呢。哎呀……这么一想,我昨晚不知为何不够清醒,该不会太粗暴……弄伤了她吧?”

“你昨晚真的不清醒吗?”林梓萌盯着他的眼睛,一字字地问。

“那还有假,你问问春樱,我和她认识这么久,她什么时候见我睡过这么长时间?”韩玉梁振振有辞道,“我可是学功夫的,一天眯上一两个小时就足够了。嘶……该不会是昨晚的香槟有什么问题吧?”

林梓萌的如意算盘彻底乱了套。

她原本设想的画面是岛泽莲功成身退,她完成人生大事后就睡在韩玉梁怀里,等起床,咬住他喝醉主动出手的说法,诬陷他强奸,落红在床单,裸女在身边,不行验精斑,再逼他负责,顺理成章天经地义谁敢有意见。

可结果呢,她直接被鸡奸到睡死过去,该开的苞好端端的,菊花绽放了个痛,精液全射在肠子里,一泡夜屎拉完屁的证据也没剩下,床单上的确有落红,可惜是人岛泽莲的。她都不知道怎么去找林强开口,难道说“爸我被爆菊了你一定要让他娶我”蠢到变成赵婉嘴里的笑料吗?

简直想吐血。

她咬了咬牙,说:“岛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就没有什么对她负责的想法吗?”

“她有事我会照应的。”韩玉梁淡淡道,“我不太懂普通人搞男女关系的方式,我只会用我的方式照顾我的女人。”

其实这对韩玉梁算是比较陌生的新领域。毕竟以前他习惯的是偷香窃玉吃干抹净溜之大吉,长相厮守白头偕老那些做不到的屁话,他哄姑娘的时候都不屑一提。

“那就算是把她当情妇咯?”林梓萌瞪着眼,“还是当宠物?”

“女朋友。”韩玉梁笑了笑,“我答应了她的。”

“你到底知不知道女朋友是什么意思?”林梓萌的面皮抖了一下,声音都高了八度。

“随便什么意思都好。”韩玉梁喝下最后一口汤,“莲想要,我愿意给,我们俩高兴就成。”

他往屋里走去,准备收拾一下行动所需的东西,“她想要的很少,我就喜欢这一点。”

林梓萌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时机已经不在。

舒子辰的电话打来,车已经到门外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