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67章 First Blood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在韩玉梁的时代,基本听不到“我爱你”这句话。

尽管口头语中既有“我”也有“爱”还有“你”,但从没人说。说句暗生欢喜,就是了不起的大胆热烈。

而写到纸上,满纸洋洋洒洒诗词成篇,看着情意绵绵无限,却没什么实感,拿来哄哄文人墨客穷酸书生还行,让他看,不如省掉磨墨的功夫,掀起裙子趴在桌边撅着屁股先日她个春水潺潺。

没亲耳听到之前,看各种文艺作品的描写,他觉得不过是句话而已,要说迷人销魂,八成比不过“哥哥我痒”。

可现在他听到了。

让他一见便颇为喜欢,相处越久越觉心中甜蜜的姑娘,赤裸裸抱着他,望着他,眼中深情款款,吐气如兰,轻轻呢喃出了那三个字。

宛如天籁。

他拥紧叶春樱,有点失控的嘴角上提出得意的笑,抵着她的额头,柔声道:“再说一遍。”

她嗯了一声,“我爱你。”

他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得飞快,再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上的红晕都增添了几分。

按照正常的发展,这种时候,她应该在期待同等的反馈才对。

韩玉梁清清嗓子,酝酿情绪,准备尽所能回报一句给她。

但没想到,叶春樱并没等待,确定第二遍他也听清了之后,就勾着他的脖子,主动往后倒去,轻声呢喃:“韩大哥,你再不来……润滑要不够了。”

“不会。”他顺势将她压在身下,手掌缓缓滑过她光洁嫩滑的身躯,“只要你想,我就能让你源源不断。”

他含住她的乳尖,撩拨几下,柔声道:“春樱,让我用功力帮帮你吧,不然,我怕你会痛。”

“你不是会变细长吗?”她低头看一眼他粗大的阴茎,的确稍微有些心慌,“变变应该能好些。结缔组织破裂,疼痛等级不高,我觉得我忍得住。呃……床头那边还有润滑剂和利多卡因软膏,实在困难的话可以涂一些。”

“可如果我用功力帮你舒服几次,你在特别快活的状况下,这点痛也许就不算什么了啊。”韩玉梁继续软语哄劝,手指稍微加上一些真气,轻轻点着她的乳头。

她想了想,还是摇头,微笑着说:“直接来吧,韩大哥,我不想记住那么多快活,我就想记住你和我结合的感觉。痛也不要紧,真的。”

韩玉梁只好说出实话,一边抚摸着她微微肿胀的阴蒂,一边轻声道:“你下头生的和一般姑娘不同,有些过于紧小,真这样硬闯,恐怕会很痛。”

叶春樱轻笑了一声,捏着他的乳头说:“怎么会,如果是处女膜闭锁,我月经会受影响,也用不了卫生棉条的啊。韩大哥……你把我也想得太脆弱了,为了用棉条我做过自测的,我的处女膜是新月型,结缔组织很少,说不定……都不怎么出血的。”

“好吧,那我就放心大胆的来了。”话说到这个地步,韩玉梁的定力确实不足,有些按捺不住,一个翻身,坐在了她的双腿之间,拉过一个靠垫。

她果然提前预习过,很配合的双脚支撑做了个臀桥,拿过一条毛巾盖上去,让他把垫子顺利塞进腰下。

接着,她开始深呼吸,布满红晕的酥胸大幅度地起伏,双手抓住床单,攥紧,水盈盈的眸子则直勾勾地望着他,认真,专注。

韩玉梁犹豫一下,返身去床头摸来了那个什么因软膏和人体润滑剂,看一眼说明,发现利多卡因竟然有镇痛功能后,立刻拧开盖子弄破管头,低头弯腰小心翼翼给她涂抹在已经略有些干涸的膣口。

叶春樱打开双脚,手肘撑起身体望着自己的胯下,发现他果断选择了镇痛药膏,唇角忍不住泛起一丝喜悦的微笑。

被她这笑容晃得略微失神,韩玉梁怔了一下,才打开润滑剂的盖子,顺着肉棒从头到尾挤出一大条,迅速涂匀抹开。

“韩大哥,需要……做这么多准备吗?”叶春樱被他搞得有点不自信,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小穴,“我觉得……我那里的样子还挺正常的啊。”

“保险起见。”他俯身过来撑住,低头吻她一口,“你里面不太一样,要是我猜得没错,等结束后我告诉你为什么。”

“嗯。”她点点头,没有追问。

毕竟这会儿她一丝不挂双腿大开,满腔柔情蜜意都在等着包容他的欲望,没有多余的心力去好奇。

“如果痛,及时告诉我。”韩玉梁感到有些紧张,不自觉搓了搓手心的汗。

关心则乱,这体验,对他而言也颇为新鲜。

等心情稍定,他温柔握住叶春樱的脚掌,向上提起,架在自己臂弯,身体前倾,让她的双腿自然打开,亮出被垫子抬高、等待着他进入的娇嫩玉门。

嫣红一线左右微分,他压下高昂的阳物,顶在粉莹莹的肉豆上,前后磨蹭。

细微的酸痒沿着脊髓传达到脑海,叶春樱轻轻嗯了一声,双脚不自觉向内一收。

他垂手把棒身继续下压,龟头撑开柔软的小阴唇,滑入到一片腴软凹陷之前。

润滑有些过度,他担心直接硬冲会一下到底,调整了一下双腿的位置后,缓缓往前压去。

“唔……”

叶春樱立刻皱起了眉。

尽管利多卡因软膏已经起了效果,嫩肉被撑开的感觉还是多少传递到了脑海一些,很胀,胀得仿佛快要裂开。

不对啊,书上明明说,阴道很有弹性的,女人的产道都能允许婴儿的头颅通过,怎么会这样就开始胀痛呢?

她咬住下唇,跟着意识到,这样强行忍耐的样子太过明显。果然,韩玉梁的动作停了下来,开始抚摸她的乳房,等待她看上去好受一些。

这样不行,她脑子有点乱,急忙强迫自己镇定,从储备的知识中,寻找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于是,她尝试着用上了分娩呼吸法,抬高双腿,踩住他的双肩摆成截石位,意念集中在下体紧张的肌肉上,尽全力放松,放松,放松……

韩玉梁从一开始就知道落红并不是最大的问题。

实际上,刚才他缓慢进入的时候,很顺利就撑破了涂抹过利多卡因的处女膜,叶春樱的落红,其实已经染在了垫子上铺的白毛巾中央,的确不多,两点小小的梅花而已。

但内部的情况,的确被他猜中了。

曾有猎艳天下的风流人,将各色女子名器中优选十种,并称销魂十景。

其中之一名曰百舌,外部与常人无异,但小径狭长,花心隐藏极深,内壁嫩褶不仅突起鲜明,也比常人密集数倍,随着交合,长短变化之间,无数肉突包裹阳物,酸畅欲化,一般男子走不过几十合,便要一泄如注。

其中之一名曰媚柳,一样也是外形并无特异,内部也大都如常,唯蜜穴上拱前庭向内,生有许多横置嫩叶般的肉褶,龟头钻入,层层刷过,马眼当即便会精潮涌动,难堪久战。

而叶春樱,则是百舌的构造,生了媚柳的褶儿。

韩玉梁此刻不过一个膨大的头儿埋在里面,她肌肉张缩,嫩膣蠕动,便吮得他腰眼翘麻阵阵,换个寻常男人,恐怕就这么戳着个尖儿都能射出来。

他也深呼吸起来,运起房中术压制着一股接一股的酸麻。

不知不觉,两人的呼吸都趋于一致。

叶春樱适应了一会儿,觉得好些,可看韩玉梁被她带去了分娩呼吸法的节奏,也不知在想什么,只好忍着羞轻轻蹬了他一下,提醒说:“韩大哥,我……没那么痛了。”

可我还是很爽啊……韩玉梁这会儿不肯露怯,只好硬着头皮嗯了一声,俯身继续插入。

层层嫩瓣在上刷过,道道肉突在下摩擦,进去酸麻难当,撤出通体翘麻,小半根在里面往复几下,就快活得他大口喘息,不觉夹紧屁股,动用数道真气,才控住险些喷出去的阳精。

春樱啊春樱,你果然天造地设就该是我韩玉梁的女人,你这要嫁个寻常丈夫,三五夜过去,不是独守空闺,就是榨出一个痨病鬼。

叶春樱不知道韩玉梁正在分神提升持久,她一身媚骨,又刚刚表白心迹,爱欲交融正是最心醉神迷的时候,觉得胀痛略好了些,就忍不住说:“我真的没事了,你不用这么小心。”

“慢些好,慢些好,毕竟你还是头一次么。”韩玉梁喘息道,双手握住她脚掌把玩,阳物不敢深入,唯恐采到花心后把持不住,坏了金枪不倒的好名声。

“嗯。”叶春樱不懂这些,觉得和自己学到的知识不太一样,只当他是怜惜自己才失去处女,心中感动,扭转脚踝用雪嫩赤足迎合着他的把玩。

如此轻抽慢送了几分钟,韩玉梁渐渐适应了那销魂噬骨的快感,这才松了口气,吻一下她恰好凑过来的脚丫,再次向前俯身,往深处顶去。

“唔唔……”叶春樱发出娇媚的鼻音,清澈的眸子中已经看不到任何痛苦,她也没有隐瞒自己感受的打算,抬起双脚夹在他的腰上,急喘着说,“不……不疼,还……很舒服。韩大哥……你尽管做吧……我……好高兴。”

“我也很高兴。”

还就快高潮了。

他索性抱住她,结实的身躯将她几乎覆盖,吻住她的嘴,单手搂过她的后背,以充满占有意味的姿态,一口气推入到极限。

被刺激到极为敏感的龟头抵住了似骨却软,似肉却硬的花心。她一扭腰,那羞答答的宫口就贴着马眼美滋滋地一磨。

他连忙后撤,可动作快了,四面八方的嫩壁顿时将他嘬住,层层叠叠仿佛无数小嘴轮流吸吮,美得他阴囊一缩,强忍着没射,只漏了些马眼馋涎出去。

叶春樱正在享受和心上人结合一体的滋味,见他神情有异,担心地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韩玉梁这才发觉,自己硬忍着,都出了点汗,还呲牙咧嘴一直抽气。

“没,是太舒服了。”韩玉梁垂手按住她的嫩豆,轻轻揉着,喘息道,“差点忍不住出精了。”

叶春樱心思纯净,莞尔一笑,羞涩地说:“你……你要射就射吧。这个硬忍对身体不好的。”

不行,这会儿就射对心灵不好。

但这话不能说出口来,他只有低下头,柔声道:“不行,你还没到呢,我想和你一起。”

叶春樱脸上更红,抬起腰身,伸手擦去他额上的汗珠,轻声说:“我已经很舒服了,人家都说第一次会痛,可你这么温柔,我都没怎么难受,就……顺利和你结合了。我希望你也能和我一样舒服。韩大哥,男人只有射精的时候才会舒服的吧?那就射吧,射……射给我吧。”

大概是这样的台词太过羞耻,她的小肚子忍不住缩了一下,销魂的神(级名)器裹着他还没逃出去的鸡巴就又是一吮。

糟了……都……上膛了……

韩玉梁暗暗咬牙,心道忍估计是忍不下来了,他胸中情意浓冽,又赶上叶春樱天赋超群,不得不深吸口气,说一声好,捧住她新剥煮蛋般的滑嫩臀肉,狠狠一顶,用力一抽,插在那销魂美牝里便是一顿疾风骤雨。

“啊、呜……呜唔……嗯啊!啊!啊啊……”叶春樱极为配合,双脚内勾缠在他的腰后,媚眼如丝凝望着他,纤腰不住扭动,拱抬上来的小腹贴近他的肌肉,绷紧出迷人的马甲线。

她这样的蜜壶到了情动时,当真有刮骨洗髓的神效,随着一个小小的高潮,百舌媚柳一起收紧,酸麻钻心的美妙滋味顿时恍如洪水直冲顶门。

韩玉梁再也忍耐不住,趴下将她小嘴一吻,身子一挺,紧贴着她微微颤抖的雪臀,将精浆一股股注了进去。

自他修房中术以来,这还是他在全力强忍的情况下出精最快的一次。

此前他也遇到过“羊肠”、“春竹”两种销魂牝户,滋味固然是美,却没有当下这股浑身畅快恨不得将叶春樱揉碎在自己胸中的舒畅。

他想,除了双景合二为一的奇效之外,还有一份情意的效用在内。

爱欲爱欲,终归还是爱在欲前。

他抱紧叶春樱,挪开大半体重,吻过她面颊,在她耳边柔声道:“春樱,我也爱你。”

她身体一震,抓着他胳膊的手忽然攥紧。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扭身把发烫的脸埋进他的怀里,小声嘟囔,“我……都没期望过你会这么说。”

“为什么?”

“你们古代人一般不都是吟诗作词的么……没人说这个的吧。”她小心藏起了自己的窃喜,心满意足地抚摸着他的腰背。

“入乡随俗。这个理由好不好?”

“好。”她甜甜一笑,抬头吻住了他。

她的确对深吻格外痴迷,而且,还格外有感觉。

吻着吻着,新开的花苞中渗出的蜜汁,就裹着精液逆流了出来……

“要不然去冲个澡?”看着叶春樱坐在床边低头擦拭了半天,韩玉梁忍不住提议道。

她把第七张纸巾揉成团丢在地上,指尖摸了摸略有些红肿的阴道口,心里想着他刚才给她的答案,有点不相信所谓名器的说法。

阴道的解剖结构她很熟,所有女人应该是大同小异,的确有些女人的耻骨尾骨肌比较发达,或者经常进行凯格尔运动锻炼,盆腔底抓握力较强,会对男性生殖器产生较大刺激。至于阴道壁褶皱,那是因为延展弹性而存在的,密集只能说明伸缩性好,这上面能特异到什么程度?

想着想着,她就忍不住把指头伸了进去。

然后,惊愕地睁大了眼。

竟然真的上面有明显横纹,下面有交错的斜向突起,她试着压了压,横纹褶皱虽然很薄,但还是能压进阴道壁的肌肉中,可见的确是用于伸缩的弹性肌肉,只是缩短后的形状不太一样。而下方的肉突按进去则有些勉强,看来是特殊的皮赘增生。

她往深处摸去,里面不仅没有稀疏,反而更加密集,这么摸起来都凹凸不平,做爱的时候岂不是真的跟高级飞机杯一样?

要去妇科检查一下吗?万一是增生,或者良性肿瘤,得早治啊。

韩玉梁从旁伸过头看了一眼,笑道:“怎么,不信我说的?百舌加媚柳这个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我想骗你也没得编啊。”

“所以……你真的特别舒服?”她抽出手指,拿纸巾擦掉上面染的残汁,很认真地问。

“嗯,春樱,一点都不夸张,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仅仅单纯交媾就能让我忍都忍不住的女人。”他拉过她的手,吻了一下掌心,柔声道,“真的特别舒服。”

她笑了起来,十根葱管儿一样的指头插进他浓密的发丝间,“那我就不去医院看了,就算是畸形,看来也是良性的。能让你特别舒服就好。”

轻轻按摩着他的头,她微微弯腰,小声问:“你还要吗?”

“你不疼了?”他转身下床,蹲到她身前,分开她的大腿,盯着里面问。

“稍微有点刺痛,不要紧。”她微笑着往前一扑,树袋熊一样抱到他的身上,“许娇和岛泽莲都说过你一晚上要折腾好几次,射一回满足不了的吧?”

不不不,射精也分很多种情况,被这样的名器裹吸着榨汁,还真是爽上一次就足够心满意足睡觉去了。

但,男人在性能力上是很虚荣的。

五分钟前面要加个十,十分钟等于半小时,尺子量长度恨不得从屁眼算,听见叫床就等于高潮迭起,润滑不够疼得掉眼泪叫肏哭……总之,对这方面的在意程度,与身高不相上下。

韩玉梁算是能力顶尖的那个层级,硬件优秀经验丰富技术又多又精,正因如此,他才是最不愿意示弱的那种男人。

尽管理智清楚地告诉他,叶春樱刚才的话里没有任何挑衅的含义,纯粹地希望他能彻底满足,给初夜画上圆满的句号,可尊严告诉他,他只能给出一个回答。

“那,咱们就再来。”他站起来,抱着她回到了床上。

深吻开场,抚摸热身,不多时,叶春樱就娇喘连连一片润湿,准备完毕。

韩玉梁也钢枪高举,情欲勃发,等着一雪前耻。

可没想到,叶春樱趴在上面亲吻完他的乳头,竟把双腿一分,骑在了他的身上。

“韩大哥,晚上时间还很多呢。我这会儿还有力气,这次让我来吧。”

韩玉梁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

他并没有古老的大男子情怀,觉得女人在上头就是冒犯。他以前不怎么用被骑的体位,纯粹是因为他的时代绝大多数良家妇女的耐力都不怎么样,他运功刺激帮忙鼓励也动不了多久。

叶春樱体力也谈不上特别优秀。

可她有神器在身。

女上位,自然就是女方主导,既可以悬停让男人从下面冲刺,也可以扭腰摆臀研磨自己的敏感点,还可以自由控制套弄的速度幅度。

以叶春樱的性格,那肯定是为了让他舒服坐上来就啪啪啪上下猛摇。

那种状况下,他引以为傲的阳具,能坚持多久呢?

“韩大哥,我不太会,要是哪儿做得不对,你可要教我啊。”

叶春樱充满爱意地望着他,反握涂满润滑剂的阴茎,对准还粘着点血丝的娇嫩蜜壶,顺畅地沉下吞入。

“嗯。”韩玉梁点点头,潜心运功,真气流转,封锁阳脉,享受着龟头穿过膣口,一寸寸挤入销魂名器中的绝顶滋味。

叶春樱是个好学生,为了这会儿的女上位,她专门认真学习了东瀛老师们的视频。

她青涩地模仿着脑内记忆的画面,波浪一样摇摆着柔软的腰肢,臀部提起,放下,循环往复。

龟头转眼就被强烈的快感包围,像是陷入到令人麻痹的媚药泥沼,不一会儿,他就急促地喘息着,感受到了被压榨的失神快感。

于是,韩玉梁很快就知道了刚才问题的答案。

他坚持了七分半,射了。射得一塌糊涂,畅快淋漓,嗓子里的呻吟都微微发哑。

抱着幸福趴下的叶春樱,他抚摸过她娇躯的细小战栗,吸吮着她送来的丁香小舌,心想,不行,一会儿还得再挑战一次!至少一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