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59章 春潮烂漫海棠红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这一炮打得虽然很爽,但等到身上的伤开始疼,韩玉梁才隐约觉得其实挺亏。

尤其是肩膀里嵌着的那颗子弹,运功镇着的时候还好,稍一松懈,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痛。

可一想到在野兽般搏斗中仍将张萤微狠狠压制奸淫时那种周身血液都在沸腾的愉悦,他就对下次再见充满了期待。

可惜不知道,经历了这次惨烈的失败,还会不会有下次。

辨认了一下方向,韩玉梁匆匆拐过路口,正准备展开轻功冲刺,就听到旁边行人道上传来许婷清脆的声音:“瞎跑什么,还不快过来上车!”

原来许婷担心他出事,没让吓到的林梓萌开车一溜烟回家,而是熄掉灯光躲在路边,保持随时可以开动的状态等着观察后面。

这倒是省了他大耗真气夺路狂奔的损失。

一进车里,三个女孩就都吓了一跳。

他左肩中了一枪,左臂还多了几处伤口,雨水一浇,说是狼狈不堪都不过分。

许婷二话不说,下车把岛泽莲换去前排,让林梓萌开车,自己摸出钥匙串上的指甲刀,打开顶灯凑近衣袖,小心翼翼剪开枪眼附近染血的布。

韩玉梁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看她嫌衣袖碍事,便道:“我来。”

说着单手运力一扯,便将扎紧的袖口连着整条袖管撕了下来。

血已经凝结成痂,自然连着被撕掉一块。

许婷看得抖了一抖,皱眉说:“喂,你扯这么猛,不疼啊?”

韩玉梁笑道:“比这疼几百倍的也受过,何必在乎。”

岛泽莲扭着身子腰跟麻花一样趴在椅背上盯着看,黑漆漆的眼中神情颇为复杂。

这会儿车上也没什么东西,许婷拿过一瓶矿泉水拧开,对林梓萌说:“要弄湿你车了啊,别抱怨。”

林梓萌头也不回,“我抱怨个屁啊,他一身水进来我说什么了吗?你爱干嘛就干嘛,别尿在我车上就行。”

许婷拿起水瓶,小心翼翼把韩玉梁的大小伤口冲了一遍,跟着马上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等林梓萌的车停好,他们顶着雨往屋子那边冲的时候,叶春樱已经拿着一把淡色花伞,拎着药箱站在了门口雨檐下。

韩玉梁虽说电话里就已经听到,此刻还是不想看到她那一脸担忧的样子,忍不住道:“不过是些小伤,瞧你还专门冒雨跑一趟,何必。”

叶春樱把伞和药箱递给许婷,默不作声拿过他左臂上下看了看,嫩白面颊顿时绷紧,轻声问:“还有地方受伤吗?”

韩玉梁摇摇头,“没了,我哪有那么不济事。”

叶春樱用力眨了眨眼,抓着他的大手拉他一起走进林梓萌刚打开的门,“这子弹为什么没有贯通出去,看位置也没有卡在骨头上啊。”

韩玉梁沉声道:“我肌肉如此结实,还有功力护体,岂会那么容易被打出个洞来。”

叶春樱一怔,微微摇头道:“还不如打出个洞,至少不用往外挖弹头……我这儿连麻醉药都没有,不行,我还是给沈幽打个电话吧。”

“她那边有专业医生上门给看,都是欠他们人情的。”许婷摆了摆手,“要我说还是别找他们,那帮人挺擅长用人情绑人的,别回头再把老韩绑去他们酒吧打工,咱俩可开不起这个侦探社。”

林梓萌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说:“我给我爸打电话算了,他们帮派有比较熟的医生。”

“不必了,”韩玉梁看着信心不是很足的叶春樱,柔声道,“你来就好,这种打进肉的小暗器,你只管挖,我若喊声痛,就算我输,等回去我洗一个月的碗。”

叶春樱皱着眉头说:“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这深度都快到骨头了,消毒麻醉缝合……我哪有信心做好啊。”

“多做做,就熟了。你之前不是也给黑帮小弟缝过伤口么?”

“他们我又不在乎。”叶春樱脱口而出,跟着小脸一红,扭开头说,“我还是担心你痛,我联系一下区医院,不行就去挂个急诊……那边处理枪伤估计经验丰富。我要早知道你伤口这么严重,就该直接叫救护车来,许婷你也不说清楚。”

许婷在旁轻声说:“叶姐,我们刚被追杀回来诶,你真要让老韩去区医院那么显眼的地方?我看还是就在这儿处理吧,臭大夫人虽然流氓点,骨头还是很硬的,不行你给他吃个止痛药。”

“口服止痛药哪儿有那么强效果。”叶春樱打开药箱,急得额头都出了汗,“我先拿酒精消毒试试,韩大哥,你要是疼得很,千万别硬忍,这个疼比真的下刀子轻多了,你告诉我,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韩玉梁把左臂一伸,笑道:“行了,你只管来吧,这都不到刮骨疗毒的地步,不至于。要不来个谁跟我下盘棋?我也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真英雄。”

“真色狼才对。”许婷撇撇嘴,弯腰给叶春樱帮忙打下手递东西,“我看,下棋不如给你找个A片看,就跟国产凌凌漆里头那个一样,看A片取弹头,分散注意力。”

她显然就是戏谑,随口逗逗闷子,林梓萌却好像当真了,一瞪眼说:“可我这儿没有A片啊,我又不看……”

许婷笑着说:“现在你这儿有了,那台式机上差不多十几部了吧。”

叶春樱也当了真,用镊子夹着药棉擦向伤口,看到周围肌肉瞬间紧绷起来,忍不住轻声说:“要不,咱们去电脑那边,你……你看着电影,我来处理?”

韩玉梁索性道:“我看那片子就是学习学习新鲜东西解个闷,你们这么多漂亮姑娘在,我可没心思看那些。直接来吧,你抹这个就跟挠痒痒一样。”

岛泽莲这时起身,走到了他们这边,弯腰看着手臂上的伤口,小声说:“许桑,你说的那样……真的管用吗?”

“你们都不看周星驰电影的吗?”许婷又好气又好笑,说,“看看色情片,能分心吸引注意力,还能让血液往下面走,止疼止血一举两得,很有效果的。”

连叶春樱都听得出这是反话,无奈摇了摇头,拿起锋利的手术刀,犹犹豫豫不敢靠近那翻开的皮肉。

可岛泽莲竟当了真一样,伸手一抄裙摆,抬手套头就脱了下来。

针织衫和太阳帽进门就已经脱掉,一下子,岛泽莲那白皙细腻微微反光的娇美身躯,就只剩下两件套的内裤和一条过膝白丝袜可以蔽体。

她脸上微微发红,站在韩玉梁的面前,微微屈膝让饱满浑圆的乳房正对着他视线的位置,反手解开了乳罩的搭扣,轻声说:“反正,韩桑之前也已经见过摸过了,能帮到他,我……我很高兴的呢。”

一听这个,叶春樱已经凑到伤口边的手术刀差点割错地方,急忙扶住止血带绑着的地方稳了一稳。

许婷之前在车上已经听岛泽莲提过,急忙解释说:“叶姐别乱,这个岛泽之前是在乐公馆打工,做女体盛的,上次老韩被嫁祸杀掉张三少的那场,当盘子的正巧就是她,他俩算是见过。老韩还帮她出气,把打她的两个厨子给揍晕过去了。”

“就是也害我丢掉了工作……”岛泽莲颇有几分幽怨地说道,但裸露出来的挺拔双乳,还是往韩玉梁眼前凑了凑,“叶桑,可以开始了吗?”

林梓萌也凑到了沙发靠背后,瞪着眼盯着伤口,大气都不敢喘的样子。

韩玉梁一贯得寸进尺,感觉到刀锋割开皮肉扩大伤口,故意一皱眉头,沉声道:“岛泽小姐,这个……只能看吗?”

岛泽莲弯腰双手一捧,“不要紧的,韩桑摸过,你摸得很舒服,我不介意呢。”

叶春樱的刀似乎划深了些,急忙用衣袖擦了擦汗,换个方向。

等伤口扩大,药棉和纱布吸干净那边的血,许婷打着的小手电光柱中,终于看到了弹头的屁股。

叶春樱拿起镊子,观察了一下韩玉梁的表情,看他淡定自若,手指还很有余裕地玩弄着岛泽莲浅樱色的乳头,略一蹙眉,将镊子用力刺了进去,夹紧弹头,狠狠一拔。

连着一片血花,那弹头终于离开了韩玉梁的肉。

一见那东西出来了,韩玉梁笑着屈指在岛泽莲乳头上一弹,道:“好,大功告成。春樱,不必做针线活儿了,你把皮肉闭紧,给我包扎上就好,我身体恢复得快,这种伤口,顶多半个月就让你看都看不出来。”

岛泽莲的眼神中竟还仿佛若有所失,看来上次韩玉梁给她那一番揉搓叫她印象颇为深刻。

她弯腰捡起内衣外裙穿戴,叶春樱也忙着上药消毒处理后续。

许婷放开手电过去帮忙,两个人四只手,总算把他枪伤处理妥当。

而剩余那些伤口,并不算深,也已经结痂,叶春樱就只是仔细消毒,涂满碘伏,硬喂他吃了两片消炎药下去。

许婷帮他脱下上衣,丢进垃圾桶后,好奇地望着他另一边手臂肩头,似乎有了什么疑问。

但当着外人她并没问,等到收拾得差不多,林梓萌拖着岛泽莲一起去洗澡,她才拉过叶春樱,小声说:“叶姐,你……有没有发现,老韩身上少了点什么东西啊?”

“啊?”叶春樱一怔,很紧张地问,“少了什么?”

许婷一挽短袖,指着自己肩头一个不太明显的小疤痕说:“这个啊,当年打卡介苗的疤。看他年纪,保不准牛痘也该种的吧?怎么两个疤一个都没见呢?”

她本来就一直在怀疑着,忍不住凑近小声问:“老韩……不会真是穿越来的吧?”

叶春樱心里虽然早就如此认定,但嘴上还是严防死守,皱眉说:“别乱猜,卡疤不是所有人都有,大概10% 左右的孩子不会化脓。你怎么不猜他是从武侠小说里跑出来的?”

许婷呵呵一笑,“我看过的武侠小说不少,这不是没见过他这样的吗。”

“这不就见到了。”叶春樱的神经刚从高度紧绷中松弛下来,显得有些虚弱,“去洗个毛巾,帮他擦擦身上吧,他这一周最好都不要洗澡。你在这儿跟着,记得看住他。”

许婷微微偏头瞄了她一眼,小声说:“叶姐,你……还真淡定诶,我挺意外的。”

“既然决定跟他一起来做这种生意,我就有心理准备。”叶春樱双手蒙住脸上下搓了搓,“我……没本事和他并肩作战,只好努力不要拖他后腿,哭哭啼啼叫他看了嫌烦。”

“其实你想哭的吧?”许婷声音放得更轻,“我也害怕得不行。这阵子跟着他真是见识了一大堆限制级场面,觉得都麻木了。要不……咱们进屋里一起哭会儿?”

“没空。”叶春樱深吸口气,“我明早要去沈幽那边继续学东西,该去睡了。”

给韩玉梁用热毛巾擦背的时候,许婷随口聊着,说:“老韩,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叶姐好像变了不少啊?”

“嗯。”韩玉梁微微颔首,道,“这不挺好,总是一副柔弱小大夫的样子,可应付不了你。”

“喂,应付我干什么?说得跟我要咬她一口似的。”

“别这么急着竖眉毛,你能刺激她给她点压力,让她不那么缩在自己世界里过日子,我觉得是好事。”韩玉梁望着叶春樱关上的卧房门,淡淡道,“我挺感激你的。”

“那打算怎么谢我啊?”

“保证不强奸你如何?”

“这也叫感谢?”许婷瞪大眼睛,“也就是说你原本有这个打算咯?”

“我是大色狼啊,你这么漂亮,我没有才不正常吧?”

她笑着把毛巾往他脸上一甩,“自己擦吧,后背擦完了,我去跟叶姐一起睡觉了,看来还是得守着有免死金牌的才安全。”

“我这不是打算用这个承诺谢你了么,你不要?”韩玉梁拿毛巾缓缓擦着身上结实的肌肉,懒洋洋地问道。

微湿的头发散乱黏在额头,淡古铜色的赤裸上身每一处肌肉线条都硬朗紧绷犹如雕刻,肩膀的绷带透出淡淡的血印,他这么坐着,整个人都散发出属于雄性的危险魅力。

许婷不自觉咽了口唾沫,退到卧室门口,“那我就不客气了。你可别毁约。”说着,就开门溜了进去。

但被这股魅力吸引的并不只有她。

刚从一楼的大浴室里泡澡出来的林梓萌,也靠在门边看得有些发愣。

而跟在旁边的岛泽莲,则拿着吹风机小声说:“萌酱,你的保镖好英俊,他有女朋友吗?”

林梓萌微微晃了晃头,咕哝说:“没有吧,但他是个有两个女助手还会盯着街上女人胸部和大腿看,到我家第一天就先用电脑下黄片的超级大色狼。”

岛泽莲撇撇嘴,“那也比食草系男生要好呀,和那种几乎没有性欲的男孩子交往简直是灾难呢。你看那些动画里,男生不小心摸到女孩子的胸部竟然会惊讶到跳起来,这么柔软的胸部,又没有刺,也太失礼了。”

“所以你就主动把奶子送给他摸?”林梓萌似乎这才想起洗澡前发生的事,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拽住岛泽莲往楼上走去,“看来我要留你在这儿打工,必须得先给你立好规矩才行了。”

韩玉梁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信息,鹰一样锐利的眼睛顿时转过来,盯住岛泽莲正因为上楼而左右微微摇晃的臀部。

当餐盘的时候看不到这个地方,现在打量一下,她的臀形还真是不错,紧凑上提弧线饱满,就是从身材比例上说腿不够修长,个子也太过小巧,不然简直完美。

此刻屋子里的四个年轻女孩,显然这精致秀丽的小餐盘是最容易吃到口还不惹麻烦的那个。

韩玉梁舌头搅和了一下馋涎,心情大好。

陆雪芊让许婷查着,弄清情况后伺机出手,身边留下个岛泽莲,多一个可选目标,再加上那个陆雪芊的同宗陆南阳,也是清秀温婉的小美人,他微微一笑,觉得自己简直像是猫儿掉进了渔船底舱,磨爪子舔牙,都不知道该从何下嘴。

这一夜过去,岛泽莲就留在了林梓萌这儿,作为林梓萌口中的家政妇,她自己口中的全职女仆,在此努力打工还债。

许婷从此只需要负责主厨部分就好。

过了几天,觉得已经算是混熟,韩玉梁帮岛泽莲从高处拿东西后,坐在旁边顺口问了问她的报酬到底如何计算,那小姑娘很不好意思地表示,林梓萌说只要这个月她表现好,债务就可以一笔勾销。

当然没有什么女仆值一个月二十万,除非附加上床服务,但林梓萌并不是蕾丝边,所以,这多半是单纯给救助找了个借口。

这位黑帮大佬的千金,还真是让他意外的心善。

“其实,也不光是这些打扫收拾的工作啦。”岛泽莲收拾好韩玉梁的卧室,帮他把换下的内裤也丢进盆子里,准备端出去前,微红着脸小声说,“还有一些工作内容,需要我跟韩桑你提前沟通呢。”

“哦?”韩玉梁挑了挑眉,“是什么?”

“萌酱说,韩桑你是个很危险的男人,她不放心,所以这笔薪水里,也包括请我做护身符的部分。”她略显腼腆地低下头,纤细的手指头不自觉地拨弄着盆子里他的内裤,“总之,清……请韩桑你尽量克制自己,不要尝试袭击萌酱,如果……唔……如果……实在忍不住的话,请跟我讲,我会……我会尽力帮你弄出来……弄出来那个的。”

像是担心他不信似的,她抬起手握成圈上下挥舞了几下,“我很熟练的,一定可以让你满意。所以,请一定一定不要骚扰萌酱,拜托了。”

韩玉梁忍不住笑道:“你觉得我傻么?怎么看,你也比她漂亮啊。我为什么要跳过你去骚扰她?”

说着,他就往她那肉感颇实的小屁股上捏了一把。

她眨了眨眼,小声说:“可是……萌酱家里有钱有地位,不像我,只有个沉迷赌博的爸爸。”

“我是好色,又不是爱财爱权。”韩玉梁索性把手掌罩在了她的臀尖,轻柔旋转,“林梓萌担心得太多余了,我还是对你兴趣更大,你更应该担心自己才对。”

没想到,岛泽莲咬了一下唇瓣,竟然颇开心地说:“那我就不必担心什么了呢,韩桑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很厉害,那我可以请你不要骚扰我吗?因为我愿意和你交往,只要你喜欢我的话。”

“他只喜欢和你交,不喜欢交往。”许婷笑呵呵走了进来,插嘴说,“你要是愿意跟他纯粹一夜情的话,他今晚就摸去你房间了。”

岛泽莲略感惊讶地睁大眼,左右看了看他俩,小声说:“我还是希望可以交往得久一点呢,如果久了感到不合适,再分手也好。一夜情什么的,我真的……不太喜欢。”

“说这个也太早了吧,你们才认识几天?”许婷皱眉摇了摇头,瞪了还在笑的韩玉梁一眼,“你可真能招桃花,我都想打退堂鼓了。”

意识到许婷的微妙醋意,岛泽莲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匆忙端起盆离开了屋子。

许婷探头瞄了一眼,“哇,内裤都给她洗?”

韩玉梁把视线转回电脑,“之前春樱不是也帮我洗么,我不太会干这些活儿。”

“啧啧,大男子主义,越来越怀疑你是封建时代来的。”许婷一扭身坐在旁边椅子上,“别上网了,说正事儿吧。我在小区里忙活了好几天,热出好几身臭汗,你不专心听对得起我吗?”

韩玉梁顿时精神一振,转过椅子,“你打听出什么了?”

“拉拉杂杂一大堆,”许婷的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但最有趣的还是你那个仇家,就你说的那个叫陆雪芊的女人,在陆南阳家寄住的房客。”

韩玉梁沉声道:“我叫你打听的就是她,快说,哪里有趣?”

“这小区从保安到清洁工,再到闲得没事喜欢院里凉亭坐着闲扯的老头儿老太太,没一个有印象见过陆雪芊,我还找到了一个陆南阳的同事,她也没听陆南阳提过有这么一个能好到一起住的朋友。”

她可爱的鼻头随着笑容微微皱起,带着几分得意说:“你这个仇家,简直就像是从天上掉进陆南阳家里一样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