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32章 雌雄大盗初出茅庐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嗯……唔……呃……”托着小巧的下巴,叶春樱端详着韩玉梁手指的那身衣服,足足犹豫了好半天,最后还是信心不足地说,“算了,韩大哥,我……我撑不起来这种紧身衣。”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韩玉梁双眼发亮,无比认真地劝说道,“我让小铃儿帮忙找的女怪盗形象参考,全都是穿紧身衣的诶。”

“她们还穿高跟鞋呢……”叶春樱苦着小脸摇摇头,“我不要那么打扮,太羞耻了。我还是买一身深色的运动服就好,再来双运动鞋。”

他盯着架子上那色泽偏暗紫的高弹力紧身衣,端详着脑补了一下,好像的确是汪媚筠、沈幽那样的火辣身段穿上之后效果更好,硬逼着叶春樱穿,估计就和让汪媚筠穿蕾丝公主裙一样不对劲儿。

结果似乎把他的考虑误会成了不甘心,叶春樱轻轻叹了口气,小声说:“那……我都买下来,这次就先穿运动服,可以吗?”

“好。”韩玉梁笑了起来,“那你先试试。”

叶春樱磨磨蹭蹭拿着选好的号码进了试衣间,足足五分多钟,才打开门。

她探头左右看了看,确认只有韩玉梁和导购在,这才抬手捂着脖子下面那一片,不情不愿挪了出来。

韩玉梁的眼睛顿时一亮。

他认识的其他女人大都已经见过或者能简单揣摩出身材的详细状况,只有叶春樱,即使是盛夏时节看到的轮廓也隐隐约约。

这紧身衣,总算是把她的体态暴露在他眼前,一览无余。

不站在身高超过一米七的许婷身边,也不挨着韩玉梁这个大块头的时候,叶春樱其实并不会显得特别矮小,那种娇弱感,主要还是因为她脸庞较小,脖颈修长,又常穿包裹严实的宽松款式,只露着细细的手脚腕子,自然会有小巧玲珑的错觉。

此刻这么穿着单独在试衣镜前一站,削肩微垂,酥胸高挺,柳腰一握,臀股丰润,小腿修长,莲足娇美,青春女子充满弹力的紧实线条,顿时迸发出撩人情欲的魅力。

如果初相识不久她敢这么穿一次,韩玉梁恐怕要和大丈夫一言既出后的驷马好好打一架逼它拼命去追。

她单手挡着锁骨下微微露出一点乳沟的地方,看向韩玉梁,“韩大哥,我太瘦了,还溜肩,穿这个真的不好看。”

“怎么不好看,好看极了。什么溜肩,这叫美人肩。”韩玉梁忙不迭凑过去夸奖几句,抬眼看见又有客人进来,拉开试衣间的门把她推了进去,“好了,很漂亮,快换下来吧,来别的客人了。”

关上门后,他回味着刚才见到的美景,很确定,他不喜欢叶春樱把这玩意穿出去,买是要买的,但穿,就仅限家里吧。

于是,晚上行动时候准备的衣服,顺了叶春樱的意,定成了深色运动装。

担心关键时刻东西不够,他俩还转到附近的户外用品店,买了安全索、登山钩、飞虎爪等乱七八糟一大堆东西,装了一大背包。

万事俱备,他们回到旅店,洗澡,放松,拉好帘子,倒头躺下,养精蓄锐。

然而韩玉梁怎么可能还睡得着,陪着叶春樱闲聊一阵,轻拍着她的肩头把她哄入梦乡后,他就悄悄抽身下床,去外面厅里调息练功。

业精于勤而荒于嬉,易霖铃副业那么多还能苦练到如今武功大成的地步,他有了要保护的人,更加不能懈怠。

穿越事件让他心中有了些忌惮,玄天诀不敢再往十重功力运行试探突破,只敢在九重境界循环往复,加大内力储量。

所幸能与玄天诀匹敌的内功并不太多,他曾看过的里面,胜出一档的《不仁经》煞气太重,他连背都不愿去背;《涅磐心经》与《仙灵诀》纯阴无阳,他一个男人练成练不成另说,命根子都要大受影响,自然跳过;而《洗髓经》之类需要禅宗修为才能大显威风的,他这辈子都不会考虑。

剩余他看过的内功心法,则都是练到十重天人合一之境,也敌不过九重玄天诀的威力。

他只好一边练功,一边猜测到底十重玄天诀正常突破上去会是什么情形。

总不会必定穿越时空吧?要是那样,这本秘籍是谁留下来的?难道也是别的世界穿来的?

功力运转,思绪起伏,不知不觉,闹铃响起,叶春樱打着呵欠睁开双眼,他知道,出发的时间到了。

凌晨一点,也许二环以内的华京还在缓缓释放着过剩的精力,但第三扶助院这边,所有建筑物都已经陷入了安宁的沉眠,偶有一窗灯光仍亮,也不会对他们的计划造成什么影响。

换好干练的暗色运动装束,叶春樱绑好发髻,拉高兜帽,对着镜子照了照,语气坚定地说:“韩大哥,我好了。”

韩玉梁坐在马桶里拿着手机,隔着门淡定地回答:“再稍等一下。”

一点四十,等待到忍不住又打了个盹的叶春樱揉揉眼睛,对着来叫她的韩玉梁嘟囔说:“我觉得你存心不想带我去。”

“没有没有,你们早晨都爱去厕所,我就换成半夜蹲了。正好要去做贼,不卸掉多余重量保证身轻如燕怎么行。”韩玉梁笑着推开窗子,跳上去探身运功卸掉外面的保险网,抽回屋内,看看下面,道,“走这儿下去吧?”

叶春樱过去踮脚望了一眼,虽说并不恐高,可看着和地面之间这摔下去八成要没命的距离,还是觉得一阵目眩,“用安全绳垂降下去吗?”

“哪用得着那么磨蹭,两个法子。”他骑在窗台上,一条腿悬在外面,风吹起她额前的发丝,吹过他炯炯有神的双眼。夜深人静的环境下,他似乎比平时更加英俊了几分,散发着一种危险的魅力。

叶春樱短暂地楞了一下,跟着问:“哪两种啊?”

“我抱着你,一起下去。或者我先下去,你跳下来我接住你。”他轻描淡写道,“放心,保证都十拿九稳,只要你信我,别乱动乱挣扎,绝不会有事。”

让他略感意外的是,叶春樱几乎没有犹豫,就爬上窗台,“一起下去的话,这窗口小,还要背包,不好抱,你先下去,我跳。”

“好。”韩玉梁也不废话,另一条长腿一收,单掌轻轻一按,纵身跳落。

黑色运动装包裹的健硕身躯,无声无息落在地上。连就地滚上几下的缓冲动作都没有,好像不过是从一楼窗户翻出来般简单。

他回头,招招手,示意她可以下来了。

叶春樱深吸口气,望着他的眼睛,攥紧掌心的冷汗,带着毫无保留的信赖,扶着窗台向前一探,双手紧紧捂着嘴里喷薄欲出的尖叫,失重坠下。

韩玉梁飞身跳起,在二楼高度蹬墙反纵,将她打横抱住斜掠而出,稳稳落在数丈之外。

叶春樱急促呼吸了十几秒,才放开捂着嘴的双手,一边急喘,一边从他怀中下来。

有种叫做吊桥效应的说法,认为与异性一起经过危险的吊桥所引发的心跳加速等征兆,会让人产生恋爱错觉,从而加速关系的发展。

那她这会儿心跳加速到停不下来,大概可以算是韩玉梁的独门绝技——跳楼效应了吧。

“怎么样,还好么?”韩玉梁背好登山包,柔声问道。

“还好。”叶春樱挤出一个微笑,望着高高的窗户,“多来几次,说不定会喜欢上这种刺激感。换成婷婷,估计要把你当免费的跳楼机玩。”

“行,能开玩笑,说明恢复了不少。走吧,出发办事了。”

提前踩过点,韩玉梁轻轻松松就带着她绕过监控死角,到达第三扶助院的墙外。

不过旁边的工地晚上有人加班,从这个位置直接进去会有被看到的风险。他跳起张望一下,带着她贴墙平移一段,道:“从这儿进去吧。”

叶春樱抬头望了望,蹲下试着自己起跳。

但双手距离墙头还差了那么一点。

“你如今已经有点内功底子了,不妨试试看,用我教你的心法,把那些热呼呼的劲儿运到双腿发力的地方,和腰部丹田的位置,再跳一下。”韩玉梁不紧不慢出声指点。他心里还是希望叶春樱能对武学产生点兴趣,即便资质并不合适,至少强身健体能多活十几年,也就能多和他在一起十几年。

叶春樱本就是个不太服输的倔性子,点点头,运力,再次起跳。

这回,总算是顺利抓住了墙头,靠着练枪被要求强化的臂力,顺顺当当把苗条的身体也拉了上去。

韩玉梁赞许一笑,左足一点,也跟着上到墙头。

进入第三扶助院里面后,叶春樱轻车熟路,拉住他的手沿墙猫腰,很快就到了远离保安室的角落,指着走廊尽头的外窗,小声说:“韩大哥,咱们从这儿进去。”

“嗯。”韩玉梁抬手拂过窗户的锁栓,用真气隔山打牛拨开,轻轻一拉,和她先后钻进走廊。

第三扶助院中上课的学生并不太多,教学楼和办公楼合并一处,让格局显得颇为凌乱。

这里和叶春樱回忆中的样子已经大大不同,两人只能耐着性子靠门外的牌子一间间辨认着找过去。

一墙之隔的地方,起重机上硕大的探照灯还在辅助施工,托它的福,叶春樱不需要点亮手电,就能看清个大概,减少了暴露位置的概率。

“行政办公室之类的地方应该在上面,咱们从顶层找起吧。”走到第一个楼梯口后,她略一斟酌,果断拉着他先往高层走去。

韩玉梁不需要负责找东西,就只跟着走,同时留意周遭环境。

不管偷什么,做贼,总归要牢记,小心驶得万年船。

“这边是院长副院长的办公室……啊,人资处。”叶春樱拿出手电,到对着操场的栏杆边看一眼下面没人,打开照着门锁,轻声说,“韩大哥,咱们先进这里面看看。这个锁你能不留证据地打开吗?”

韩玉梁隔着手套放出真气感受了一下锁芯的脉络,轻笑道:“好说。”

话音未落,真气对着锁舌一顶,咔嗒一声,门已向内轻轻滑开一条缝隙。

叶春樱握着手电一马当先闪身进去,看起来既不紧张也没有什么负罪感,也不知道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建设,还是秦安莘的死依然在刺激着她。

跟进去关好门,韩玉梁也拿出手电,帮忙照亮。

屋里陈设非常简单,靠墙一列档案柜,另一边一张办公桌,桌上一台电脑,桌后一张皮椅,桌前俩凳子,屋角放着洗脸盆和架子,架子上有条发黄的白毛巾。

桌后窗台上养着几盆小花,但除了一株还算茁壮,剩余大都蔫了吧唧,似乎已经奄奄一息。

叶春樱把手电摆到办公桌上照亮档案柜,紧一紧手套,马不停蹄一格格柜子开了过去。

她常在秦安莘这个院长身边晃悠,对单位的行政情况有大致了解,柜子里的东西一看不是就马上放回换下一格,找起来效率挺高。

“春樱,我也帮忙找一下吧。你给我说说,柜子里需要注意什么?”

“旧档,尤其是人事档案和联络簿。”叶春樱一边说一边打开办公桌的抽屉和侧柜,拿过手电照向里面,“扶助院逢年过节会有老职工福利,一般是要电话通知的,人事这边负责通知分发,一定会有整理好的联络方式。”

见没有纸质表格,她弯腰摁开办公桌下的电源开关,戳开了桌上那台风扇呜呜作响的老电脑。

韩玉梁一边查找一边问道:“这样只能找到从这里退休的吧,那些调走的人呢?”

叶春樱咬了咬牙,“找到一个是一个,大不了……从找到的人嘴里逼供,顺藤摸瓜,总能问出来的。”

“逼供……有时候可不是寻常法子能奏效的。你忍心么?”

她伸向鼠标的手停顿了一下,跟着,很认真地说:“我不忍心的话,就先离开不看。我相信韩大哥您能替我问出来的。”

“是,我能替你问出来。这种利欲熏心的小人,往往不会有多硬的骨头。”

电脑打开,叶春樱马上在搜索框输入一位退休副院长的名字,开始检索硬盘内的资料。

听着吱吱嘎嘎的硬盘声,看一眼老旧操作系统令人窒息的搜索速度,她抿了抿唇,转头先去一边继续检查文件柜。

忽然,韩玉梁面色微变,低声道:“春樱,外面有脚步声。”

叶春樱的紧张感顿时冒出了头,有些不知所措地说:“这……这种时候会是谁啊?”

他贴到门上,凝神听了听,示意叶春樱关掉手电,小声道:“可能是过来巡视的保安。”

叶春樱到他身后,压低声音说:“哪有那么敬业的保安,这边没什么值钱东西,保安晚上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

可确实有脚步声。

她自己隔着门板也听到了。

安静的走廊里,明显有柔软鞋底踩在坚硬地板上发出的响动正在慢慢逼近。沙、沙、沙……

不一会儿,脚步声就经过了他们所在的办公室,但是没有停下,继续走了过去。

韩玉梁一直望着下面门缝,此刻传音入密道:“那人没拿手电,看来不是保安。”

叶春樱不敢开口,只能用眼神表示自己的疑惑,可黑漆漆的屋子,就是抛媚眼儿也没人接得住。

所幸韩玉梁和她心有灵犀,柔声道:“你要好奇,不行我出去看看?”

叶春樱抓住他衣袖,左右拧了拧,算是摇头。

不一会儿,那脚步声又折了回来,这次,停在了和他们两个一门之隔的地方。

叶春樱屏住呼吸,躲到韩玉梁身后两步之外,免得给他添乱。

韩玉梁正对门板站定,略略退开几分,以防对方突然破门而入。

他不愿让叶春樱面对不必要的麻烦,如果来人不怀好意,那他出手也就没有留情的余地。

喀拉,门锁传来轻微的响动。

但并不是钥匙。

来的难道也是贼?

韩玉梁一怔,伸手贴住锁芯,发现那的确并非钥匙,而是精巧的开锁工具。他微微皱眉,心想按照叶春樱的思路,小偷小摸八成罪不至死,不如设法挡在外面,便运起一股炽烈阳刚真气,铡刀般狠狠一切。

开锁工具立刻断在了锁眼里。

外面的人明显愣了一会儿,跟着,用不知道什么东西将卡在锁眼里断掉的那截夹了出来,又伸进两根弯曲金属丝,扭转试探。

韩玉梁如法炮制,再次把东西用真气切断。

“肏!”外面传来颇为懊恼的一声,没想到,竟然是个女的。

跟着,脚步声快速远去。

韩玉梁压下想追出去看看模样的冲动,转身道:“春樱,咱们快些,那人多半不会死心,万一找了工具再回来,可就只能把她打倒了。”

叶春樱点点头,迅速回到电脑前,一个个打开检索出来的文件,从里面寻找有用的联系方式。

不久,两人几乎同时有所发现。

叶春樱在一个表格文件中找到了好几个本子上写着名字的人的联系方式,匆忙抄写下来,而韩玉梁,在靠近屋角高处的柜子中找到了退休管理层的联络表。

看这办公室里的凌乱程度,也知道如今负责人资的主任不是什么责任心很强的家伙,韩玉梁直接将联络表叠起装进兜里,等叶春樱抄完,弯腰摁断插线板的开关,一起轻手轻脚开门,溜了出去。

韩玉梁特地将之前的金属丝塞回锁眼,真要被这儿的人发现,也会赖到后来的这个女贼身上。

他凝神细听一下,皱眉道:“这个楼梯有脚步声,咱们换一个下去。”

叶春樱点点头,拉住他手飞快往另一头的楼梯口跑去。

拐进去后,韩玉梁将她轻轻一拽,道:“莫慌,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贼,这么巧和咱们撞个正着。”

“你想看看是个什么女贼吧?”叶春樱无奈地咕哝一句,靠墙等着。她好奇心并没旺盛到那个程度,宁愿安全第一,趁早溜掉。

韩玉梁并不否认,打量一下墙角光影,从最暗处悄悄探出小半张脸,单眼望去。

不一会儿,一个颇为矫健的身影穿着深色女式运动装出现在楼梯口,单肩挎着一个圆筒健身包。

单看背面,是个身材不差的年轻女郎,紧身裤仿佛一层皮肤一样裹在肌肉感十足的腿上,两瓣屁股内收坚挺,在大腿上侧提起两道迷人的弧线。

可惜的是上身被宽松的运动外套罩住,只能从臀部上方曲线的走势来推测,腰肢多半不会让人失望。

正悄悄打量着,那女人忽然停下脚步,狐疑地向后扭头。

他急忙缩回去,不愿在此时此地跟对方起冲突。

停了一会儿,听到轻轻的开锁声,他探头一看,那女人竟然拿到了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韩玉梁略一思忖,拉住叶春樱往下走去,轻声问道:“春樱,办公室的钥匙保安那边有吗?”

叶春樱想了想,说:“夜班保安的话,抽屉里可能锁着一些办公室的备用钥匙,不过院长室和财务之类的地方没有。怎么了?”

“那个女人出去一趟,拿到钥匙了。”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带路,咱们去一趟保安室。”

叶春樱体会到了他话中的含义,神色微变,脚下跟着加快了不少。

教学楼正门内,几乎所有保安室应该在的位置,就是他们的目的地。她冲下楼梯,快步跑过去。里面没有亮灯,她探头先打量了几眼,跟着拍拍窗户,然后扭脸看着韩玉梁,神情不太好看,颤声说:“韩大哥,帮……帮我开门。”

“里头的保安你认识?”韩玉梁没想到她会想要进去看看,手搭在门锁上,皱眉问道。

“我……不知道。以前这里经常值夜班的保安姓张,人很好,我……我们都喊他张大爷。我希望……不是他。”

韩玉梁一怔,挪到窗边一看,里面小床上侧躺冲墙的身影并没脱制服,而他的脖子上,缠着一根红色的绳子。

他急忙把锁打开,跟叶春樱一起进去。

不是叶春樱说的已过中年的张大爷,床上躺着的是个满脸青春痘的小伙子。

但他的确已经死了,红绳勒得很紧,其中一段甚至陷入到了喉结内。

叶春樱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声音和她的人一起微微发抖。

“为什么?只是……只是为了进办公室,就要……杀人?”

韩玉梁在这一刻确定,那个屁股曲线优美的女人,绝对是个危险分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