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56章 锁定与被锁定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拿走挎包当然不是因为贼不空手,而是韩玉梁相信,从马紫君嘴里问不出来的东西,也许挎包里就有答案。

一离开别墅,他就掏出她的手机挨个关掉,检查一番确认包里没有其他可能被追踪的东西后,把比较有价值的物件掏出来放进登山包,将价值不菲的那个女式名牌包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以马紫君的性格,家里都没有放任何与秘密有关的事情,下班就不再回去的办公室更不可能是她的保管地点。

那最有可能的,就是随着智能化浪潮而快要成为人身上一个器官的手机了。

更何况这里有三部。

东亚邦的电信运营商亚讯一家独大,基本实现了除西亚邦外的泛亚洲区域垄断,体量目前也是世联第一。所以绝大多数人只用一部手机就能满足需要,公务比较繁忙的,可能会额外买一个区分开私用号码。

像马紫君这样同时带三部的,作为正常人太多,作为手机发烧友太少,其中必定有什么可疑。

在隐蔽地方卸掉伪装把衣服穿回正面,韩玉梁带着战利品赶回酒店。

一进门,正在沙发上打盹的叶春樱就一个激灵坐起来,一边揉眼一边迎过来,上上下下连摸带打量确定他好端端没出事,才吁了口气,轻声说:“怎么样,顺利吗?”

韩玉梁把登山包打开,拿出三部手机、钱包和一大串钥匙,放在桌上,颇不情愿苦笑道:“还好,我就是觉得说完之后,咱俩就顾不上亲热了。”

“为什么啊?”叶春樱拿起手机打量着,脸上有些发红,“我不是等着你呢么。我泡过脚了,也……吃了好几个口香糖,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他一边换衣服,一边飞快地把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

没办法,尽管知道这样会让叶春樱因为心情和要忙起来的事情顾不上用小嘴帮他服务,他依然得承认,当下正事比较重要。

虽然工具不是太全,但叶春樱还是很快拆解了马紫君的三部手机,逐个检查零件后,确认没有藏着其他追踪设备,再次松了口气。

韩玉梁坐在旁边,看着把工具连接在笔记本电脑上飞快进入工作状态的她,柔声道:“我还以为你会对那姐妹俩有什么评价呢。”

“嗯……妹妹没什么好说的,马紫君的话,我想我没立场评价她。我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盲目给她加上标签,没有任何意义。而且……”她舞动在键盘上的指尖稍微停顿了一下,“她是罪人,但她也正在受惩罚,将来……还会付出更大的代价,所以我不想谈她。我只想赶快找出更多证据,让这个案子彻底曝光,让L- Club不再只是个谁都不信的都市传说。”

忙了一阵后,她又停下,有些腼腆地扭头说:“韩大哥,你今晚做得特别好,好得超出我预料。尤其是最后让她把妹妹送走,就是我心目中大侠该做的。”

“被你这么夸,我都不好意思了。”他摸了摸她的头,“赶快忙吧,累了就换手,你指点我来操作。”

“我来吧,我技术熟,能快很多。万一,等结束还不太晚的话……”她红着脸没说下去,拉回专注力,盯着屏幕继续敲打键盘。

日常私用和办公专用的两部手机很快被破解鉴别导出了数据信息,而剩下那部手机的存储内容,破解的难度却一下子提高了好几级——被设置了复杂的安全防护。

如果用暴力方式破解,单靠带来的这台笔记本电脑,估计运行到地老天荒也搞不定。

要是寄回去交给雪廊找对应领域的专家解决,一天之内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往返的。

不知不觉,叶春樱就陷入到跟最后这台手机的内容较劲的专注中。

韩玉梁在旁闲着没事,拿自己手机登录事务所服务器,帮着检索之前两台手机存储中提取出来的信息。

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异样,私人号码中有不少和大野一成的聊天记录,但都限于情人之间的范畴,找不到和L- Club有关的内容。对公那部手机中有小田良的号码,也在办公通讯软件上保持着联系,但内容全部都是慈善监管之类的公务,没有疑点。

这女人做事,实在是小心得要命。

按说那么一个被当作肉玩偶,心底已经自暴自弃的女人,不该有这么细心的操作才对,想必,这是“主办者”严格规定过的操作。

毕竟心里一直在怀疑,韩玉梁很快提取出了所有和小田良有关的内容,仗着强大的阅读能力,飞快逐条浏览。

之前郑澈哲提到后,叶春樱就搜集过小田良的情报。

但实在是看不出任何可疑之处。

他是东华特政区福保部部长,在社会福利和慈善系统努力多年,是圣心慈善总会聘请的第一位名誉顾问,在圣心内部的影响力可能比一样没有实权职位的名誉会长浦文玉还要高。

作为一个五十多岁的东瀛男人,小田良为人却并不算古板顽固,很踊跃接受各种年轻人的时尚潮流,是最先一批开设社交媒体账号直接与大家交流的官员帐号之一,还频繁参加各种节目,增加大家对慈善组织的关注。

而他本职工作完成得也相当出色,东华特政区整个福利体系重建的速度,在全世界范围内都首屈一指,大重建时期他最长加班记录达到了两百三十二天无休,每日只睡四个小时。

这履历几乎可以在脑袋后面编织光环,按道理,从副部长开始从上到下全部怀疑一遍,一直怀疑到门口保安头上,都不该怀疑这个人。

可韩玉梁就是觉得可疑。

圣人和恶魔其实有一个共同点。

他们都是在做一般人做不到的事。

经常拉着妻子一起上节目秀恩爱的缘故,稍微检索一下,小田良妻子的信息就找到了不少。

情况挺有趣。

那个比小田良年轻九岁的夫人,小田雯,其实才是家中地位更高的那个。

战后小田良的仕途其实并不算顺利,毕竟东瀛人作为失去了家乡的流民,在汉族为主的东华特政区先天就承受着各种因素导致的压力。

小田雯,原名周雯,娘家在东华特政区颇有人脉,可以说成功追到她,才是小田良人生转折的起始。

韩玉梁认为,真正的宠妻狂魔不需要总是这样上电视节目证明自己。像浦大老板那样直接陪着老婆去做她最喜欢的事才叫爱情。

以前他其实不太懂,但现在设身处地,他觉得自己想对叶春樱做的事,应该和宠老婆没有本质不同——除了忠贞问题外。

随便找几个视频片段,对女人深深了解的韩玉梁就从小田雯的脸上看到了清清楚楚的疲倦和敷衍。

尤其是反复看了几遍小田良在综艺节目上快速问答中表示自己还有稳定的性生活时,导播给了下面坐着的小田雯一个清楚的特写。

那捂着嘴的笑容看似羞涩而略带尴尬,可认真品味的话,眼神其实更近似于讥笑。

他不能确定小田夫妇到底有没有性生活,他只能凭自己丰富的经验来判断,小田雯至少在上那个节目之前,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得到过性欲方面的满足了。

直接对小田良出手吗?

韩玉梁斟酌着成功的可能性。

目前,不管是大野一成的硬盘还是马紫君的手机,都还没有找到针对小田良本人的决定性证据,以当前信息能揭露出的内容,就是第三扶助院为核心的圣心慈善体系与福保部之间存在大量不正常资金流动。凭这些牵扯出小田良,最大的罪名无非就是监管不力。

直接找小田良和他的身边人,不仅需要弄到地址,还要冒错判的风险。

当然,韩玉梁不太在乎判断失误的问题,弄错了大不了道个歉再找别人。

问题是地址。

追踪器还在马紫君的羽绒服上,如果是正常情况的奸夫淫妇,只要等她出门看一下最后停止的地点就是。

可她的情况不正常。

赴约的地点是一个挺豪华的大酒店没错,但她真正的情夫并不在那里。

按照她的特殊情况来推断,那里应该安装了可以直播情况的隐蔽摄像头,把马紫君被被一群男人轮流玩弄性虐的场面拍摄给了藏起来的性变态观看。

所以即使韩玉梁那会儿赶去,得到的多半也就是一个断开信号追踪不到的拍摄设备。

不知不觉思考了很久,韩玉梁看一眼旁边,叶春樱还在聚精会神地翻看、测试。他忍不住问道:“春樱,不是说暴力破解没意义吗?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在翻看咱们之前导出的信息,测试各种有可能的密码。一般人不会设置太难记的密码,如果特别复杂,往往还会备份一下保存免得忘记。那边软件检索着,这边马紫君和大野一成两人的相关信息我用枚举程序挨个测试,现在是特殊渠道破解,不用担心超出手机输入次数被锁,可以不停试下去。这个安全手机还挺让人头疼……啊,对了,韩大哥,我刚才恢复了一些大野一成硬盘上曾经删除的文档和表格,你要没事,就帮我整理一下,把有用的挑出来归类进证据里。”

“嗯,好的。”韩玉梁看她如此投入,也不好提醒她已经凌晨,这会儿要还不睡,一会就只能纯睡不干别的了。

正在整理新恢复的数据时,叮咚一声,绑定在事务所自用邮箱系统的手机发出了新邮件的提示音。

韩玉梁接上充电线,连接查收。

那是沈幽匿名中转发送过来的个人资料。

松平正男,华京东区警署刑侦二课警长,也就是今天跟马紫君会面商谈被他偷拍下来的人。从对话的内容不难推测出,此人的身份也是“助手”,那么,他所辅助的“主办者”,八成就在华京东区警署。

可惜华京东区警署上层有三成东瀛人,看年纪、履历,有可能是主办者的人选过多,直接判定难度太高。而且,署长虽然是汉族,也不能因此就排除嫌疑,毕竟,大劫难后东亚三大族混居得还算融洽,颇有点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表面意味。

既然整理起了人物关系网络,韩玉梁索性把小田雯的娘家人也列入到搜索范围内。

信息时代,真正的隐私兴许可以通过低调和谨慎保护起来,但亲缘这种比较容易被窥探的强人际关系,作为公务人员很难完全藏匿成秘密。

都不需要进入暗网,仅从一些热衷爆料的电子媒体上,他就找到了下一个有嫌疑的人。

周世强,特安总局驻东华特政区重案督导员,是典型职位不高但权力不小的人物。他是小田良的大舅子,如此一来,就算他本人不是“主办者”,也脱不开帮助小田良掩盖罪行的嫌疑。

嗯……韩玉梁略一斟酌,把关于小田良的情况整理了一下,附上自己的怀疑和相关证据,直接发给了沙罗,并抄送一份到汪媚筠的私人邮箱。

没记错的话,汪媚筠的亲爹汪邺商可就是华京市特安局局长,她对L- Club还明显有着执念,那么与其他在这儿绞尽脑汁找不到突破口,不如交给专业人士去解决。

没想到,凌晨一点半,汪媚筠把电话打了过来。

“喂,你没在睡美容觉?”

“我这样的职业,美容只能靠高档护肤品。睡觉美容……太奢侈了。”这次,她的声音没有再掩饰其中的疲倦,“你发给我的那些证据,可靠吗?”

“我要是知道,还用得着发给你么?你自己看看上头那些人物,哪个我容易调查?”

汪媚筠沉默了一会儿,说:“周世强交给我,警署那边我建议你先不要管,我父亲已经趁着消防局爆炸的事件正式指挥可靠的部下插手这次的案子了,警署影响力有限,而且那边情况非常复杂,我建议你们还是盯住小田良,专心抓他的尾巴,最好赶在L- Club下手灭口之前揪出他来。这是咱们最接近突破口的一次,L- Club不能永远是个都市传说。”

“和圣心相关的证据我们准备交给浦文玉,你那边有渠道联系到她么?”既然说到了这儿,韩玉梁干脆替不愿意开口的叶春樱问一句。

“抱歉,我没有人脉广阔到那个地步。啊……不过华京有个不错的私家侦探,要不要我请她帮忙查一下?她虽然收费不低,但你们现在不是很阔绰了吗。应该不在乎这点开销吧?”

韩玉梁皱了皱眉,“你这口气怎么突然跟在拉皮条一样?”

“喂,我是打算帮自己妹妹介绍一下生意而已。踏雪侦探社,在华京还是小有名气的。她跟警署有合作协议,可以介入绝大多数案件帮忙,还有警方数据库的初级调阅权限。不考虑一下吗?报我名字给你打折。”

“你不知道同行是冤家么?”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你妹妹真能查出浦文玉的联系方式?”

“不知道,这你得问她。我们之间不怎么聊工作。唉……已经独立的妹妹,跟姐姐就没有那么亲咯。”

几分钟后,韩玉梁的手机里多了一条名片。

汪梅韵,踏雪侦探社。

明天就死马当作活马医,请这位名侦探来帮个忙吧。

诶?

想到这儿,韩玉梁突然反应过来似乎哪里不对劲。

他们找浦文玉,是因为大野一成不好处理,需要靠圣心上层的力量来先将他的地位解除。

可现在已经摸到更有价值的马紫君,再往上,L- Club的问题,浦文玉似乎也帮不上多少忙吧?

不过一想到花了三万块买的票,韩玉梁就决定不提醒叶春樱这件事。

不然她肯定要心痛到脸色发白。

而且,浦文玉的人脉肯定很广,她要是正义感不错的话,说不定卡嚓卡嚓就把事情解决了呢。

“解开了!破进去了!”

叶春樱惊喜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他探身看过去,屏幕上复杂的界面中,的确已经有大量文件正在复制导出,并同时传入事务所的服务器进行备份。

她长长出了口气,抱住韩玉梁就激动地亲了上去,“成功了,我这次……没靠别人的力量,我自己做到的。我就知道我能做到!”

被啾啾地亲了几下,他笑着把她抱住,看着她眼睛里明显的血丝,柔声道:“好了,休息吧。看看你,都要有黑眼圈了。”

“再稍等等,导出后我要先大致检索一遍。”她扭头看了一眼屏幕,挪回原处,“我相信这里面一定有好用的证据,咱们时间不多,明天就30号了。”

“那也还有一整天呢。你……算了,你自己注意,别累得太狠。”

知道这个小倔妞其实比许婷还难管,他索性由她去,今晚估计是享受不到了,明日起来再说吧。

反正她的那张小嘴儿,他是惦记上了。

“俱乐部……这么多条吗?”

“主办者……啊,几乎没提到过。她真够小心的。”

“光是俱乐部的话,很容易就搪塞过去了啊。高尔夫俱乐部足球俱乐部都是俱乐部诶……”

“这个封口费的开支,到了法庭应该说不清楚的。”

一路听着她不时喃喃自语,看着电脑屏幕上大量截图和原始证据一起被分门别类整理妥当,韩玉梁瞄了一眼剩下的收获,干脆拿起马紫君的钱包,打开检查。

几乎没有什么现金,看来是新时代移动支付的坚定支持者,卡有很多,银行卡信用卡签账卡健身会员美容会员这个会员那个会员……乱七八糟看着眼花。

没什么有用的证据,钱包里也没见到什么重要的照片。

考虑到补办这一大堆东西的麻烦,他都想要不要行行好给马紫君送回去。

刚把钱包放回去,韩玉梁的手机又传来了提示音。

他拿起看了看,是追踪器预设的提醒,马紫君竟然在这个时间点离开了家,正在高速移动中。

这会儿已经接近凌晨两点,她要去哪儿?

还是说……她被赵虹抓走了?

虽说这个帮凶罪有应得,可她那乖巧老实的妹妹,实在不该成为狼熊的受害者。

他想了想,换了个不打扰叶春樱工作的房间,站到窗边,第一次给沙罗主动打去了电话。

响了好一会儿,对面才传来了接通的声音。

没有惯例的喂或者摩西摩西,听筒里只传来了稍微有些急促的喘息。

什么情况?正在床上进行什么激烈运动?

“喂?”

“有事就快说。”沙罗的声音透着一丝紧迫。

马上韩玉梁就知道了原因。

他听到了枪声。

这女人大半夜两点竟然在跟人枪战?

“你不在华京了?”

“但愿如此。”沙罗短促地回答了一句,接着,那边传来枪响和一声痛哼。

“好吧,长话短说,赵虹是不是去绑架马紫君了?”

“没有。”沙罗的回答也很简短,“我正在救她。”

轰——

听筒里传来很响的爆炸声。

“你们在华京用上手雷了?”

沙罗喘息了几口,“这问题真蠢。”

“你在跟谁作战?”韩玉梁决定抓住时机拉拢一下这个女杀手,“需要我帮忙么?”

“不必了。我只是救人。对面是S·D·G的下属,嘶——”她发出一声不甘心的气音,“好吧,不只是下属,S·D·G的人出现了,怪物……”

她骂了一句,接着,枪声大作,还听到了她的大喊,“狼熊!滚回来!”

咣!

轰隆!嘎啦——!

混乱的倒塌声让手机的讯号都受到了影响,几乎听不清那边发生了什么。

接着,讯号中断了。

韩玉梁皱眉望着手机。不打不相识,他对这个女杀手心里还是挺有兴趣的。

喂,你说好要让我体验一下你那销魂到不行的性技巧的,可别这么早就死掉啊……

他之后又拨打了几次,没有接通。他索性发了一条信息,拿出专长的哄姑娘手段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担心。

然后,他继续观察马紫君。

这时,他才意识到,马紫君正在开车离开华京。

他赶忙把地图缩小,看着光点移动的方向,来推测她打算去的地方。

目标还挺明确的,那个方向,应该是要去农一区。

看来是送妹妹回老家啊。

他松了口气,看一眼表,决定出去强行抱叶春樱上床睡觉,不允许她再这么折腾自己经期本来就不够稳定的内分泌。

然后,他就发现,叶春樱趴在放电脑的茶几上,已经睡着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