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39章 斜风细雨晚来急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你好,叶小姐。欢迎你对自己的母校进行回访,大家看到你现在成长得如此出色,一定都会十分欣慰的……”

提前打过电话,进到办公室里说明来意后,叶春樱就被握住手,耳中接受了一大串热情洋溢的欢迎词。

韩玉梁靠在门框上,半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这个叫做刘恭月的女人。

年纪的确不大,绝不超过三十,但保养得一般,峪口那种鬼地方大概不太滋养肌肤,化妆品也盖不住隐约的粗粝痕迹。

五官比较硬朗,配合同气质的脸庞轮廓,看上去的确有股属于教导处主任的威势。

谈不上漂亮,但身材还行,如果需要逼供的话,韩玉梁不太介意给她蒙上脸使用一下。

不过叶春樱大概是不会给他这种机会的。

但他来之前也提醒过叶春樱,刘恭月如果真的收了好处帮忙隐瞒了那样的案件,纯粹靠正面试探是不可能问出任何东西的。他们手上,一丁点证据都没有。

叶春樱的态度倒是很明确——她要先做一个初步判断,至少,确认刘恭月和峪口的奸杀案受害者有联系,再做其他打算。

并不知道叶春樱故意拖延了时间,刘恭月魄有些遗憾地说:“可惜你耽搁得有点久,老师们都下班了,要不是等你啊,我也已经走了。嗯……还在这边住宿的孩子里,应该没有你认识的同学吧?”

叶春樱带着很抱歉的表情说:“真是不好意思,出来的时候我身体不太舒服,拐了一趟药房。耽搁您下班了。啊……这样,您带我转转校园,咱们聊聊现在第三扶助院的变化,过后我请您吃饭,好不好?”

刘恭月和郑澈哲一样,相信了叶春樱假冒的记者身份,看韩玉梁这个“助手”还拿着相机,顿时沉浸在将要登上媒体的微妙喜悦中,拿起办公桌边的伞就说:“好啊,这个不成问题,呀……对了,最近咱们院里出了点事,你不是为了那些来的吧?”

叶春樱摇摇头,“怎么会,那样的话我也不该找您啊,您不是才调来不到两年吗?就算当年这里发生过什么糟糕的事情,您也不知道啊。”

刘恭月这才放心了些,笑着走向办公室门,“可惜天公不作美啊,一直下小雨,拍照也亮堂不起来。”

韩玉梁看着她大冷天依然用厚丝袜努力裹出匀称曲线的双腿,淡淡道:“不要紧,有闪光灯。”

三把伞鱼贯离开在阴雨中显得格外冷硬的教学楼,在叶春樱有意识地引导下,逛向临近工地建有仓库的操场一侧。

“其实,我这趟专门拜访,除了采访之外,还有一些比较私人的事情,想向刘主任您打听一下。”

刘恭月很客气地微笑点头,“什么事,你说。”

“是这样,我有个朋友,是峪口那边的记者。”叶春樱将伞微微倾斜,观察着刘恭月的表情,“他女朋友,两年前突然失踪了。”

刘恭月还没意识到是什么事,有些疑惑地说:“是吗?那还真是……不幸呢。”

“他这人有点神经质,总说自己能通灵。”叶春樱努力磨练着自己的演技,认认真真地背出早前想好的台词,“他说他做噩梦,梦到女朋友被人奸杀,还吃掉了一些器官,就像电影里的杀人狂一样。”

刘恭月楞了一下,神情隐约变得不太对劲,刚才的笑容虽然还在,但瞬间就像是多了一层透明的面具。

叶春樱转过身,注视着她,轻声说:“他女友是圣心扶助院出来的孤儿,也没什么亲戚,失踪了都没人关心,只有这个男朋友这两年一直在追查。他最近跟我说,他终于查出,他女友失踪前,应该是受到了扶助院的某个老师的邀约,回去帮忙办点事。刘主任,他说那个老师就是您,这事儿……您知道吗?”

韩玉梁悄无声息走到那个大仓库前,抬手运气一拨,弄开锁芯,轻轻拉开门闩。

刘恭月依然勉强笑着,“你说的是李欣吧?那女孩我记着呢,挺遗憾的。我那天联络了几个女生回来,帮忙制作一下慰问附近农区儿童的小物件。你也是咱们扶助院系统出来的,应该知道这个是每年的例行工作,一般大家也都愿意回来帮忙。结果不巧得很,那天其他人都有事没来,就我跟李欣一直忙活到晚上。我最后说要开车送她回家,她非说没事儿有公交,我就先走了。结果……后来就再没人见过她了。警方不是说她可能被人贩子拐走了吗?他男友没去警署多问问?”

“去了,但一直没个结果。他有个黑客朋友,平常喜欢在暗网逛来逛去,看一些血腥猎奇的照片。后来光看别人发的觉得没意思,就黑进了警方的数据库。可没想到,竟然让他找到了李欣的资料。”叶春樱一边说着,一边在手机上调出了来之前就准备好的图片。

那是李欣尸体被发现的第一现场,最原始清晰直观的照片转数码存储后的结果。

刘恭月下意识地看向手机屏幕,跟着,张大嘴巴,瞪圆眼睛,手一松,伞滑下,挂在脖子上,甩落一地水珠。

如同连环奸杀案的每一个受害者一样,李欣那充满活力的健美娇躯,在照片上呈现出的,已是令人不忍细看的凄惨模样。

那缺失了花儿般器官的惨烈伤口,宛如一张正在鸣冤的血盆大口,冲着阴沉沉的天空嘶吼。

刘恭月抓住伞柄,调整了一下呼吸,脸色苍白地说:“这是李欣吗?你……你认错人了吧?”

“真不巧。”叶春樱克制了一下心中翻涌的情绪,“数据库里还有警方为死者匹配的资料。这的确就是李欣。我和李欣的男朋友都不太懂,为什么警方明明找到了尸体,还拍下了这样的现场照片,最后……却把李欣认定为失踪。认定为失踪的卷宗中,还有您,刘主任……啊不,那时还是刘老师的口供。”

她从刘恭月刚才的反应中猜测,这个女人并不是完全不知道李欣的下场。只是下场的凄惨程度超出了预计而已。

她平静地问:“刘恭月,另外还有一个女生,就在不久后失踪。那也是峪口扶助院出身的女孩,人生最后一个电话,就是打给了你。你能不能告诉我,那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究竟知不知道她们会遭遇怎样的命运?如果知道,那么,为什么你可以如此残忍?”

刘恭月向后退了两步,脸上的表情消失了。

“叶小姐,真不好意思,我忘记了,我还有事。今晚可能没办法和你一起吃饭。咱们院现在占地并不大,剩下的地方,你自己转转吧。我等你很久,也该走了。有什么事,咱们再联系。”

说着,她转身就走。

但做工精致的高跟鞋只迈出了一步,就像是钉在地上一样停住。

韩玉梁弹出的石子,打在她毫无防备的胯侧,轻轻松松以识经断脉的手法封住了她的双腿。

腰以下忽然失去控制,上身却还保持着要匆匆离去的用力方式,刘恭月惊叫一声,向前扑倒。

韩玉梁一个箭步抢过来,长臂一伸,将她夹在腋下,一股真气冲入暂时封住她的嘴巴,转身拉开仓库的大铁门就钻了进去。

叶春樱四下打量一圈,确认没人注意到这边,跟进去关上了门。

仓库的窗户又高又小,里面又暗又潮,四下摆放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体育用具,像是东瀛成人创作中常用的场景——适合在这里凌辱个女中学生、女教师、女保健医生什么的。

韩玉梁夹着刘恭月径直走到最里面的角落,把她往脏兮兮的体操垫子上一扔,冷冷盯着她道:“刘老师,我劝你冷静些不要叫得太大声,我这人很怕吵,我能让你腿迈不开,就能让你嘴动不了。”

刘恭月擦了一下脸上的雨水和冷汗,望着走进的叶春樱,选择和她沟通,“叶春樱,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我要是报警,你们麻烦就大了。”

叶春樱却并没看她,而是走到韩玉梁身边,很疲倦地说:“韩大哥,我……实在是不擅长对付这样的人。你来问吧。小心些,别留下太明显的证据。如果有关键口供的话,记得用手机录像。”

韩玉梁拍了拍她,从裤兜中摸出一副医用橡胶手套,缓缓戴上,故意露出凶神恶煞的表情,蹲下拉着她不能动的双脚把她扯到距离自己很近的地方,沉声道:“其实我也不太擅长问话,但我擅长折磨女人,尤其是不怎么好看,还心肠恶毒的女人。”

“你……你什么……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嗯嗯——”

刘恭月的话没说完,就看到他的手突然在她的胯下轻轻一拍,接着,好像有无数根细小的冰针刺入到她娇嫩的阴部,让她情不自禁昂首尖叫,却被捂住了嘴,怎么也叫不出来。

韩玉梁按住她嘴巴蹲到侧面,先将她双肩封住,隔着衣服摸索一下,皱眉拨开碍事的厚海绵乳垫,从领口里找到平坦胸部顶端的乳头,二指一捏,又是一股玄冰真气顺着奶孔钻了进去。

来到这世界了解了许多生理知识后,他就一直在尝试创造一套结合武功特色的房中秘术,就像他此前改造过的那招吮春芽一样。

而任何依靠内功的房中术,只要将真气加到超过伤害的临界值,便会成为刑责。

这本是他最近在琢磨的新房术中的一招,起名叫仙针钻,此刻拿来施刑,效果倒是格外的好。

刘恭月疼得双眼翻白,敏感的乳头像是被一根冰牙签狠狠戳入,想去掰开韩玉梁的手,四肢却又动弹不得,仅剩下身躯还能虫子一样扭上几下。

左右乳头和阴核交替钻了两轮,韩玉梁才收回双手,看着汗已经浸透了衣服的刘恭月,冷冷道:“现在,你愿意跟我说实话了么?愿意,你就点点头。”

刘恭月急忙点头,求饶说:“我……我也没怎么撒谎啊……你们一定是误会了。这里头肯定有误会啊……”

叶春樱没有理她,蹲下拿起她指头把手机解锁,去一边连接上带来的PDA,专心转移数据顺便检索。

韩玉梁懒得废话那么多,直接道:“说吧,当年你收了多少钱?”

刘恭月下意识地摇摇头,“没、没有,我没收钱。”

韩玉梁抓起附近一块擦棒球的破抹布就塞进了她的嘴里,盯着她冷冷道:“我最大的本事就是看人是不是撒了谎,我也最讨厌对我撒谎的人。乖乖等我下一次提问吧。”

说着,他将刘恭月的衣裙解开脱下,内衣胸垫裤衩一件不留,站起来拿过数码相机,把她双腿拨开,对着乱糟糟长满毛的褐红色肉屄先拍了个特写,跟着来了两张全景。

叶春樱皱了皱眉,小声说:“你脱她衣服干什么?”

“女人光屁股的时候一般会老实些。”韩玉梁拍拍相机,冷笑道,“光屁股的照片被拍下来时候更老实。你忙你的,别管我。”

他端详一下,抱起刘恭月翻了个面,把她摆成赤裸裸跪趴在垫子上分开双脚撅着屁股求欢一样的造型,然后一边拍照一边慢条斯理道:“刘老师啊刘老师,你说你这手脚也没被捆上的,光溜溜摆成这副样子,发给你老公,你说你是被迫的,他信么?”

“呜嗯嗯——嗯嗯嗯!”刘恭月急得乱扭屁股,无奈屁股扭得动,身子却动不了。

他慢悠悠蹲下,一指点出,上刑特供版仙针钻狠狠钉在那紧缩的屁眼上。

她的屁股蛋子顿时往中间死死夹住,那深沟不停颤抖,看背后冒出的汗,这一下疼得她着实不轻。

想想也对,听许娇说痔疮手术那肛肠科病房里,每天换药时候都能听到杀猪一样的惨叫,说明屁股这块的确很要命。

那不妨多钻几下。

新房术还在研究磨练中,真气消耗本就不小,他为了刑责又要加大消耗,绕着括约肌转了三圈后,韩玉梁收回手,把刘恭月踢翻回来正面朝上,扯开嘴里的破布,道:“这是我第二次问你,说,你当年收了多少钱?”

“三……三万……”

一道口水从刘恭月的嘴角垂下,她双目无神地望着高高的天花板,大概宁肯自己这会儿是在被强奸。

“这就对了。”韩玉梁拿起手机,准备好录像模式,沉声道,“现在详细说说吧,当年是谁为了什么给你这么一笔钱?”

刘恭月犹豫了一下,“就是……就是让我做个假口供,说……说不知道李欣她们最后去哪儿了。去警署前拿了一万,笔录做完后转账两万,两个学生前后一共给了我六万。我……我弟弟在峪口买房,挺缺钱的,我补给他五万,拿剩下的去做了做美容。”

韩玉梁瞪着她,冷冷道:“你倒挺会避重就轻,说了一大堆,最关键的不肯开口。这钱,谁给你的?”

“我不知道。”刘恭月抿了抿嘴,“钱是院长转交的,他拿的肯定比我多。他们还承诺了给我调动工作,让我来华京这边上班。我打电话通知她们来,也是院长叫我安排的。就是李院长,现在还在峪口扶助院的那个李天仁。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我……我也不知道她们会死……死成这样。我还以为,是……奴隶贩子呢。”

她泪流满面,鼻涕垂到嘴上也不能擦,狼狈得要命。

但韩玉梁对这种人一贯是铁石心肠。他蹲下来,用她自己的衣服擦了擦她的脸,淡淡道:“我们可没空去峪口核实你这些话,你有证据证明是李天仁唆使,而不是你自己拿钱出卖学生么?”

刘恭月的眼珠来回转着,拼命回想,跟着大声喊:“有!我有!你让她登陆我的邮箱,Echat的关联邮箱,ID是恭月的全拼加19910610,登陆上去,星标邮件里就有证据!”

叶春樱直接用刘恭月的手机打开了Echat,跳转邮箱,向前翻到第三页,看到了一则通知。

的确是发自峪口扶助院院长李天仁,但明面上通知的内容没有任何问题,就是给了一个推荐名单,让刘恭月邀请名单上的女生分批次回扶助院做义工,缓解人手不足的问题。

韩玉梁过来看了一眼,道:“这通知很正常,证据在哪儿?”

“那……那两个被出卖的女生都在名单上啊!”刘恭月急得嘴唇都在哆嗦,“这不正说明是李院长让我干的吗!”

“他让你请人回来做义工,让你把她们卖给奸杀犯了?”

“我……我也不知道有奸杀犯这回事啊。给钱的时候就说……就说是告诉警方什么都没看见,在门口就分开了。”

韩玉梁冷冷道:“所以你还是看见了的,对吧?”

刘恭月的表情瞬间僵硬住,脑门上又冒出一大片冷汗。

“说吧,详详细细地告诉我,李欣失踪那天,你最后到底都看见了什么。你乖乖回答完,我就饶你一条小命。”

刘恭月的眼神飘飘忽忽地挪开,“我……我看到李欣等车的时候,忽然来了一辆面包车,下来……下来几个人,把她搂住抬上去,拿着什么东西捂着鼻子嘴,就那么开走了。”

韩玉梁整理了一下胶皮手套,“看来,你是不吃点苦头就不吐真话的类型。春樱,你要不要回避一下?”

刘恭月紧张地问:“你……你要干什么?”

他抬手拿起刚才的抹布塞回她嘴里,淡淡道:“我要让你这辈子再也不敢在我面前说谎。”

叶春樱的确有些不忍心,她转移好刘恭月手机的数据,收起PDA和连接线,想了想,轻声说:“韩大哥,我去门外等你,你问完手机好证据,就出来找我。”

韩玉梁皱眉道:“外面快黑了,还下着雨,那么冷,你出去干什么?”

“帮你望风。”她笑了笑,瞄了一眼面色惨白的刘恭月,“而且我在这儿,你放不开,她也会想指望我看不下去帮忙求饶。是啊……我的确挺心软的,所以,我不看了,韩大哥,你尽量别留下太明显的证据,剩下的,自由发挥吧。”

“杀了她也可以吗?”韩玉梁故意挑眉问道。

“她罪有应得,如果不老实的话,你处理好尸体就行。”叶春樱很配合地回答一句,向门外走去,走出两步,扭头微红着脸叮嘱说,“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别留下什么太明显的证据,比如体液之类的。”

韩玉梁听出了她的担忧,笑道:“放心,上好的宴席等着我,我怎么会有兴趣吃屎。”

等叶春樱出去关好门,他打开这边角落的灯,看着被他比喻成大便的刘恭月,阴恻恻道:“来吧,刘老师,准备体验一下,撒谎孩子要受的惩罚吧。”

被橡胶手套包裹的指尖,径直捅入倒她松弛的性器内部。

下一秒,咬着抹布的口中,传出了垂死野兽般的苦闷哀鸣……

叶春樱站在门外的屋檐下,双手握着湿漉漉的伞,静静地等待着。

她相信韩玉梁能处理好刘恭月,而且,一定比她处理得要好。

雨稍微大了些,周围的光线更加昏暗,操场另一端有去食堂吃晚饭的孩子结伴撑伞跑过,没谁注意这边。

等到那些吃饭的孩子陆陆续续折返,雨已经小了很多,水洼里隔上一会儿才能看到几朵不显眼的水花。

叶春樱觉得有些冷,但不知道是周围的温度,还是这次发现的事情,带走了她所有的暖意。

身后传来铁门打开的声音,跟着,响起了韩玉梁略显疲倦的声音。

“这女人还挺能扛,最后才全说了。难怪她不愿意交代,她这个帮凶,当得还挺彻底。李欣是她亲手推上车,另一个女孩,则直接被她下药迷昏过去。”

叶春樱并不太意外,毕竟,以两年前峪口扶助院所在地区的状况,六万块买封口是个合理的价格,但调动工作到华京,可就不是沉默能换来的报酬了。

“你……把她杀了?”沉默了一会儿,她轻声问。

“没,留了条命,和一些暗伤。以后这种刮风下雨的天气,冷一些的时候,她的日子就不会太好过。”韩玉梁走到她身边,柔声道,“按我的想法,肯定是杀了清静,但你多半会觉得她罪不至死,杀了后续还会很麻烦。你是所长,我还是按你的想法做比较好。”

“她真的不知道那两个女生是要被送去哪儿?”

“真的不知道。”韩玉梁叹了口气,“她以为是要被人贩子带走。她自己也觉得那样的话价钱有点高,不太对劲儿。但上头有院长兜着,她也就没深想。我确定她没撒谎。”

“那就这样吧,她死得太早,说不定会惊动真正的罪魁祸首。”叶春樱疲倦地吁了口气,“韩大哥,咱们回去休息吧。我把李天仁的资料给汪媚筠和沈幽各发一份过去。商量一下那边怎么处理。”

“这边也搜集到了一些线索,回去我传给你,你看一下……等等。”说到这儿,韩玉梁突然伸手拉住了她,“你别动。”

叶春樱一怔,扭头看向他,“怎么了?”

韩玉梁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跟着俯身与她贴了一下。

旋即,他一脸凝重,“春樱,你发烧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