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94章 清玉、清誉与情欲

圣诞快乐~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0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韩玉梁先将那些玩具的功率调弱,跟着捧住任清玉的脸颊,道:“你这不就是在求我肏你么?”

她转动眸子,视线躲开不敢与他对视,“我认罚……而已。”

“那我要是换个惩罚手段呢?”

她身子一颤,慌张道:“你、你怎能言而无信!”

韩玉梁哈哈大笑,在她唇上亲了一口,道:“好好好,我不言而无信,我这就狠狠罚你,罚到你直不起腰,吃不下饭。如何?”

任清玉大感羞惭,无奈心中的确渴望难耐,只得忍下不语。

但他还是不急着动手,而是站到她面前,重新将阳物递到嘴边,道:“既然方才是说谎,那你再为我含进去舔舔,算是证明。”

任清玉垂目望着那根粗大鸡巴,视线不由自主沿着盘绕的青筋游走,脑中回味着曾被这东西填满缝隙后摩擦出的剧烈喜悦,一阵麻痹从颈后升起。

她张开嘴,没有闭眼,就这么盯着那根充满阳刚气息的宝贝,脖颈前伸,认认真真含了进去。

吸嘬,勾舔,吮唆,她不愧是习武之人,对刚才做过的动作一个个重复得无比熟练。

他低头望着,心满意足,抚弄着她耳垂享受片刻,后退半步,道:“可以了。开始吧。”

韩玉梁慢条斯理拔掉电极,解开将任清玉固定在台座上的铁环,但并不松开她腿上和手腕脚踝之间的皮带,就这么抱着她将她放在旁边平桌上,半身平躺,腰下悬空。

“别的……也给我去了啊。”她扭动腰肢,语气不觉便有了几分撒娇意味。

“留着才是惩罚。”他在乳夹上轻轻拨弄了几下奶尖儿,向前缓缓一挺,但龟头并未瞄着紧小膣口过去,而是在湿淋淋的肉唇之间往上一滑,压着肿胀阴核前后磨蹭。

“你、你歪了!”她心中焦躁更甚,举在桌边的双脚都忍不住抠紧了趾头。

“我本就想来这边,怎么叫歪。”他慢悠悠前晃后摇,龟头压着阴核磨过去、碾回来,舒服自然是舒服,但解不了在她玉体各处熊熊燃烧的焚身心火。

她双目血丝都变得密集了几分,颤声道:“可……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我可没说过会马上干。”他磨啊磨啊,悠然道,“惩罚这种事,岂能总是如你的愿?”

“你!”任清玉身子一弹,险些跳起来。

但韩玉梁单手一按,就把此刻已经腰酸腿软的她压回桌上,淡淡道:“当然,你若是肯丢掉无谓的羞耻心,出声求我,那我便马上就来。”

“求你……什么?”

“求我狠狠肏你,肏得你花心乱颤,阴精狂喷,肏到你心火泄得干干净净,彻底舒爽为止。具体怎么求,你自己想,我什么时候听得满意,什么时候狠狠塞进你的小屄。”

他故意用下流言辞挑逗,如他所料,任清玉果然张口结舌,半个字也说不出口。

这是好兆头,若是不见效,她应当立刻骂一句休想才对。

“你不说,那我就慢慢磨了,我还挺喜欢磨你这颗豆儿,磨几下,你肚皮就一哆嗦,当真好看。”

乳夹还在震动,阴核被磨得痒到发痛,屁眼里涨鼓鼓堵着一个塞子,仅剩下最饥渴的肉洞,空空落落什么都没有,就只能不停外流馋涎,把屁股沟都染湿得凉飕飕一片。

任清玉硬挺了几分钟,终于受不住煎熬,眼睛一闭,道:“我求你了,求你了还不行么!”

韩玉梁不答,只是慢慢磨。

他不久前才开封了这位女侠又软又薄的小嘴片子,这会儿耐心足得很,一点不急。

“我求你……用……用那个……日……日进来……”

这一句断断续续说罢,任清玉的脸跟发了高热一样,一直红到了耳朵边上,连绕着乳房根部的白皮,都羞赤了一圈。

韩玉梁摇了摇头,在她阴核上磨得更快。

她牝户天生光溜溜寸草不生,比起后天脱毛的白虎更加细腻滑嫩,两边阴唇丰腴娇软,淫蜜浸润之下,夹在当中前前后后一样颇为舒坦,何必着急。

“求你,肏我!”她瞪着眼,泪花闪动,忽然大喊了一句。

韩玉梁悠然笑道:“用什么啊?”

“用……那个……阳物……”

韩玉梁存心吊她胃口,摇了摇头,继续磨。

那龟头一下一下已经好似磨在任清玉的心窝子里,磨得她浑身难受恨不得抱着什么东西大哭一场。

赶在彻底疯掉说出不知什么话之前,她强逼着自己张开嘴,一字字道:“我……求你……用你的……那根……那根……那根鸡巴……狠狠地……肏我。”

明明是无比下流的台词,她却说的带上了一丝杀气。

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啊不对,是要懂得见好就收。

而且,任清玉的胃口已经吊得够高。

韩玉梁点点头,满意一笑,后撤半步,压下阳物,向前一挺,深深插入。

“咿啊啊啊……”

发出好似要死掉一样的哭腔呻吟,任清玉十指齐张,又缓缓握紧,脚尖绷直,再缓缓勾起,雪白的臀肉连夹几下,束腰裹着的小腹一挺,一股水箭喷出,尽数浇在韩玉梁的耻毛丛中。

他都有些讶异,没料到她竟能将心火忍耐到这个地步。

光看这阴精狂喷的样子,要是再拖延下去,怕是真能欲火焚身到走火入魔。

他暗道一声侥幸,忙不迭开工,钩住她大腿上的细细吊带,身躯前后摇晃,摩擦着两侧光滑丝袜,猛兽般狂奸她紧凑无比又湿润至极的小小蜜壶。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韩玉梁就这么一口气也不停地将任清玉维持这个姿势干到了正午时分。

射精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想着喷在哪儿比较过瘾。结果她双腿夹着他的腰,肉穴发动了锁阴功一样紧紧勒着他,硬是把精液全都吸进了牝里。

等他拔出来,她不知为何,还真的发动了锁阴功,将一肚子精液都锁在了里面,一滴也没漏出来。

韩玉梁一边为她擦身,一边皱眉道:“你这要是吃饭时候漏了,咱们可要露馅。我对他们还哄着说你是雏儿呢。”

任清玉眯着眼睛瘫软在桌上,嗓音嘶哑,轻声道:“不会漏的,我内力……这会儿充盈得很,锁上一整天,也不会漏的。”

“你锁着不让我洗?”

“不让你洗。”

“图什么?”

“不要你管。”

韩玉梁摇头一笑,把她解开,抱回架子那边吊起固定,给她加了一个凳子托住腰,比之前舒适了许多,问道:“打算吃什么?我让人给你准备。”

“炸鸡,黑茶……不是,可乐。”

“别的呢?”

“那个小条条……”

你一个古典美人,能不能不要这么喜欢洋快餐啊。垃圾食品诶。

而且一顿饭你吃二斤炸鸡,喝一升可乐,再来点薯条,热量爆炸到天上去了,不怕肥么?

没听他答话,任清玉抬起头,有些惶恐地问:“没、没有了么?”

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有,有的是,你等着吃吧。”

这次留的照片露乳裸阴,韩玉梁不愿意有其他男人看到,就只给莉莲瞄了一眼。

莉莲佩服得五体投地,一顿饭光顾着缠着他求教到底是什么手段,最后逼得他搬出特异功能来应付,才算是堵住了嘴。

这一上午战功赫赫,任清玉心中的所有遮羞布差不多被一股脑撕了个干净,之后再去调教,虽然嘴上还是时不时喜欢顶撞几句,但行动上已经乖顺得很。

韩玉梁也就不再只是单纯调教肉体,趁着好感被情欲拉高,轻声细语慢悠悠渗透起了她的心房,顺便叮咛嘱咐,再教她些这个时代的知识。

一回生,二回熟,再与她合体交欢,便不用费什么功夫。韩玉梁趁热打铁,乳、肛都还只用玩具持续挑逗,这天其余时间,依然一有机会就让粗大的阳具钻进她小巧肉洞里泡着。用句网上颇流行的说法,是非要给她把小穴撑成他的形状不可。

效果应该不错,周六上午,韩玉梁带着新衣服一进门,任清玉那两条吊带袜包裹的腿就不自觉往内夹了一下。

“你拿的衣服,可是……越发无耻下流了。”脱下旧的,去洗了个澡,出来后,她拿起他这次带来的行头,蹙眉抱怨道。

“是你说不喜欢裸着关键部位,我就给你带了能挡住的,穿上试试。”

“你作弄我。”她气冲冲嘟囔了一句,但聊胜于无,有总比没有强,哪怕一点布料在身,总能说服自己并非全裸。

而且,还真的是把她想挡的地方都挡住了。

不过仅限于此。

上身是细带比基尼款式的泳装,但没有罩杯,只有两片几寸见方薄布,要是奶子大些,都挡不住乳头。

即便任清玉乳晕小巧乳头不大,也仔细调整了一下才勉强全部兜住。

下面也是同款,金色丁字裤,不过环腰的绳上垂下了许多流苏,长及大腿,姑且是能挡住丰满圆润的屁股。

也就是她天然白虎细嫩无毛,不然有一根算一根,全得露在外面。

她穿戴整齐,足踝套上红绳脚链,踩着细高跟系带凉鞋,虽然满面窘迫,但一眼望去,已经从头到脚是个当代性感女郎的模样。

“你昨晚又练功练到一夜未睡么?”他绕着她看了一圈,忽然问道。

这次她倒是坦坦荡荡,点头道:“我练不练,你都不会放过我,那我为何不趁你……趁这机会抓紧修行。”

“到什么层次了?”

“破七冲八,能一直苦练下去,至多一两个月就能突破八重。”她捏了捏拳,压抑着语调中的激动。

韩玉梁笑道:“高兴就诚实点高兴,我又不会笑话你。是不是突然发现,童女功原来破掉之后练得更快,觉得自己以前被骗了?”

她抿唇不答,看向一边。

“你错了,清玉。”他从后面握住她的顺滑青丝,抬起,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后颈,“没有需要守身的功夫可以在破身后修炼更顺。你之所以会有那种错觉,是因为我帮你阴阳和合压下心火的同时,还费了不少真气助你巩固内力修为。”

她先是一怔,跟着冷哼一声,看着旁边空墙道:“你这是坏了我的功法,心里有愧么?”

“不是。”他从背后将她搂住,柔声道,“那时你要杀我,我怎么待你,也不会有任何愧疚。”

她气恼一挣,愤愤道:“那你为何这会儿还来假好心!”

“因为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他轻笑着抚摸她吸紧的肚皮,“我从不亏待我的女人,你想把梧桐焚炼修习到顶,那我就帮你到顶。你想学离火步,我就连涅磐心经一并传你。”

任清玉身子一紧,腔调中浮现一丝鼻音,“你还来假情假意作甚,我这……残花败柳的身子,可再没什么能被你抢去的了。”

“谁说的。”他舔过她敏感的耳根,“之前是偷香,这次,我还想偷心。”

她一愣,跟着忽然发出一声短促的,颇为讥诮的笑,略显凄凉道:“那……你可是偷不着了。”

韩玉梁并不是呆头鹅,他心中一乐,扳过她惆怅俏脸,将她轻柔吻住,缠绵片刻,贴着微颤唇瓣呢喃道:“因为你已经对我心有所属了么?”

她顿时瞪圆眼睛,猛地转身扭开,结结巴巴道:“胡、胡说八道。我是说我……心早已经死了,没了,你不、不可能偷得到。”

“那我就想办法再给你弄活。”

和女人不要纠缠口舌——除非是接吻,韩玉梁深知这个道理,抚摸在小腹的手掌上下一分,一个占领玉峰,用那块布料包着奶头捏住轻轻搓弄,一个探到花溪,用指肚缓缓摩挲形状清晰的阴蒂。

其实从昨天的调教中他就发现,任清玉大概是多年修身养性的缘故,身体比一般女子迟钝许多,也就后庭花蕊比较敏感。所以他才暗暗运功助力,让她欣喜于梧桐焚炼的进境,投入大量时间精力,累积出浑厚心火,间接帮她提升肉体的敏感度。

而为了好好利用这股心火,就不能太早阴阳和合,给她泄去。

所以,抚摸玩弄到她娇喘吁吁,浑身发热之后,韩玉梁换上了调教师的口吻,沉声道:“清玉,咱们该开始了。”

她后背一紧,挺起脖颈微微低头,似乎想要维持气势一样,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

可惜她往后追着男人裤裆翘起的屁股,忘了配合这段表演。

考虑到今天的调教主题目标,韩玉梁把可调整固定架放低,加上几根金属杆,熟练地将任清玉禁锢上去。

两片拼合的巨大金属枷有一大两小三个圆洞,内衬着柔软的毛皮来保证不擦伤,女体进入后,头和双手就被固定在一个水平线上,像是古代要被押送的犯人。

这种首枷的正常高度会让女体保持弯腰双脚直立的姿态,可以很方便从背后进行各种淫亵玩法,强奸只要注意站位,安全度极高——还担心的话脚踝也可以固定在金属杆上强迫分开放置勾踢。

但韩玉梁把高度调整得很低,让首枷的下半截直接贴住底座,乳头都挨住了冰凉的金属板。

用两根金属杆配合镣铐固定住任清玉膝盖和脚掌的位置,雪白的臀部就别无选择地高高翘起,左右打开。

这个角度跪坐在后面插入蜜壶有点困难,不过如果目标是更靠上一些的另一个洞,位置就非常完美。

他向后勾起丁字裤,松手。

啪的一声轻响,那条略有点弹力的绳回到了臀沟中,腰上垂下的金色流苏微微摇晃,景象颇为淫艳。

已经默认一切行为都是所谓“调教课程”这场戏的一部分,任清玉咬了咬牙,低头看着地板,没有说话。

韩玉梁凑近她的股间嗅了嗅,拉开不怎么碍事的丁字裤底,吐出舌头,缓缓贴在她光洁无毛的肉裂中央。

“唔……你……用的……是什么东西?”任清玉还是头一次被舌头舔到牝户,觉得和之前碰过的指头不同,比龟头也柔软灵活得多。

但很快,滑溜溜的触感和一股股喷在屁眼附近的温热气息,已经足够说明状况。

昨天她含舔韩玉梁阳物的时候,觉得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只是为了交易才忍辱负重。可这会儿,她整片下体都被他的嘴巴贴合,象是要被吞下去一样,两瓣软软的阴唇与他不住舌吻,酸痒阵阵。那舌尖毫无顾忌舔来舔去,连她尿口都仔细钻了两钻,羞得她急忙一夹,差点运出锁阴功。

本以为这是他助兴热身的法子,任清玉娇喘忍耐,等着他脱下裤子再来对她做那些下作龌龊的事。

可没想到,他耐着性子,舔得水声乱响,不紧不慢在她柔白双股之间上上下下玩弄了半个多小时。

她本就已经没什么抵抗防备,这下哪里还按耐得住,强行练功一夜积累的心火顿时燃遍全身,情欲滚滚而沸。

察觉到她膣口到了舌尖一触而缩的状态,韩玉梁向后撤开,拿过纸巾擦了擦下巴,笑道:“接着委屈你戴会儿口枷,毕竟这个你可能觉得特别丢脸,我得防着你大喊大叫。”

任清玉急促喘息着,蹙眉道:“我保证不喊便是,我……不喜欢戴那个东西。”

她昨天被日得失神乱喊时戴过片刻,结果她内力用得不是地方,一次绝顶,泄身的时候给咬碎了。

所以这次韩玉梁换了个硅胶材质的款式,以柔克刚。

不情不愿张开嘴,她幽怨道:“我都说了不喊……”

“你做不到的。”他笑了笑,将口枷安上,塞紧,皮带绕后,固定。

“呜呜!”她气恼地瞪了他一眼,那张可以去演美女总裁的脸,愣是冒出一股新人女前台撒娇的劲儿。

“不信,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他回到她身后,笑吟吟拍了拍肉感十足的屁股,从旁边的箱子里取出灌肠器,去接了半盆热水,到了半瓶辛辣红油,撒下一把薄荷脑,然后拿出一瓶SM用的润滑剂——其中添加了大量薄荷油,细细涂抹在灌肠用的尖嘴周围。

“唔?”半天身后没有动作,身体不自觉地焦躁起来,任清玉哼哼了两声,雪白的臀部不安地晃了几下。

准备好灌肠道具,韩玉梁拿过一根直径很细但前端很粗的振动棒,拨开丁字裤,向着依然十分湿润的壶口压了进去。

这是他专门为任清玉精心挑选的牝户调教道具。

柔软的包胶细杆,就算锁阴功发动也勒不断,顶端的那个大头专门针对她内部最敏感的子宫口附近,最关键的是,可以直连电源,不用考虑震到没电关机的情况。

今天的衣装,也是为此而做的准备之一,丁字裤的底部兜住振动棒的把手后,他把腰上的绳扣拉紧,卡住,如此一来,就算她靠锁阴功对蜜壶内部肌肉的控制往外推,也推不出这根即将在她体内大闹一番的宝贝。

双手把润滑油用推拿手法抹遍任清玉的娇躯,他这次把电极贴在了她两边乳头上,用那设计下流的泳衣轻轻勒住。

然后,他按下了电源开关。

细小的刺痛伴随着带来愉悦的痉挛一起从乳晕中央向四周扩散,她闷哼着扭动唯一可以纾解那股苦闷的腰肢,紧接着,收缩的牝户才包裹住内部的硬物,那抵着圆润子宫颈的包胶硬疙瘩,就猛地高频振动起来。

“嗯嗯嗯——!”

也许是心火总是聚集在阴关附近的缘故,她的子宫口反而比一般女性要敏感得多,剧烈的翘麻感一下子就将她的大脑麻痹,小幅度拍打的双脚让鞋尖不停地敲击着固定台的底座,咔嗒咔嗒的响。

涂满的润滑油因为重力自然聚集在丰臀中央的沟谷,韩玉梁笑着拿起灌肠器,把沾满了特制润滑剂的尖嘴对准蠕动的肛门,旋转着刺了进去。

比起肛塞直径还是小了很多,任清玉一开始并没有多大反应。

但很快,奇妙的清凉感就开始在直肠中弥漫,然后迅速转为热辣。

接着,韩玉梁捏下压力杆,温热的水流带着已经溶开的成分迅速注入。

“呜嗯!”很快,任清玉的背就弓了起来,一声声闷哼着,在其余地方带来的快感中,辛苦的品尝着直肠里饱满欲裂又清凉辛辣的复杂滋味。

她的后庭本就敏感,这样的玩弄下,只坚持了不到两分钟,就呜咽着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而这,不过是今天漫长肛门调教的开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