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54章 熟悉的操作新鲜的人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月黑偷香夜,风高采花天。

踩着夜幕奔向一个漂亮女人的住处,是韩玉梁最熟悉的操作之一。

但环境却已经变得十分陌生。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时代,他穿梭过黑暗的街巷,几乎遇不到什么还在外活动的人。

这会儿他在差不多的时间出门大步急行,却几乎找不到一条比较阴暗的街巷。

对大多数年轻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一直有行人存在的缘故,韩玉梁直到最后一个转弯,才在小巷里顺利施展了大约十几秒轻功。

他想早去早回,结果说不定要欲速则不达。

因为定位的目标,竟在这时动了。

伴随着发动机的引擎声,韩玉梁眼睁睁看着一辆价值不菲的跑车离开别墅车库,绝尘而去。

马紫君就坐在驾驶席上,衣着暴露。

没错,她并没穿羽绒服,但定位器还是动了,可见,那保暖性能极佳的外衣多半就放在座位上待命。

这种时间往二环内方向开过去,八成是和情人兼上级见面去了吧。

和她接头那个小子不是建议她努力帮“主办者”纾解性欲来着。

本来他还可惜自己晚来了一步,转念一想要是阻止了她赴约,保不准那边会联系过来。

现在这样更好,家里既然没人了,偷香贼也是贼,悄悄进去调查一下翻箱倒柜,这不就是天赐良机么。

他来之前已经仔细观察过叶春樱为他调出的街景图,很快就从一个安全的死角轻巧跳过墙头。

防盗窗很结实,比一般小区住宅的铁柱子牢固得多。

韩玉梁不愿意太浪费功力,抬头打量一下顶层阁楼的小气窗护栏是比较正常的款式,当即大壁虎一样贴墙爬了上去。

带着橡胶手套不留指纹,但用真气吸墙也容易打滑了许多,他凝神认真运功,才算是没有出溜下来。

“这女人日子过得够奢侈的,人走了,家里灯都不关。”对比一下叶春樱,生活节俭程度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他摇了摇头,从阁楼潜入。

一进到家里,韩玉梁就发现,不光是没有关灯,音乐竟然也还开着。

一首听起来很热血很激昂的歌正在二层的一间卧室里播放着,因为屋门紧锁,隔音效果也还不错,听起来并不响。

韩玉梁走下楼梯,循着声源过去,忽然意识到,并不是马紫君大手大脚不心疼电,而是家里还有别人在。

他仔细听了听,屋里应该是个年轻姑娘,在大声唱刚才那首歌。回想一下,这歌他有点印象,好像是一部以一个能用硬币发射电磁炮的少女为主角的动画的主题曲,唱出来难度不小,原唱歌手自己也老在现场跑调走音。

听了一会儿,确认里面不是在直播后,韩玉梁抬手一拧门把,轻轻松松走了进去。

整间卧室的装潢很有小女生的味道,颜色主体粉蓝,但是挂满了各种动漫海报,墙角一架子被称为手办的小人偶,宽敞的电脑桌前,穿着猫咪主题连体睡衣的少女正不满地自言自语,“岂可修,怎么又把调起高了。”

一看,韩玉梁就意识到,这女孩是马紫君的亲戚,马紫君那个能作为网络资历象征的E号,其实现在是她在用。

叶春樱初次实践社工人肉搜索,就打偏脱靶了……

“姐,什么事儿啊?”这姑娘显然没察觉自己姐姐已经开车出门了,乐颠颠盯着屏幕嘟囔,“你别嫌烦哈,我练好就戴上耳机用麦录了,我屋不是做了隔音么,你咋……诶?你谁啊?”

说了一大堆,女孩才舍得转一下头,然后,就愣在了原处。

韩玉梁叹了口气,这一看就才十七、八的小姑娘他这会儿实在没有下狠手的欲望,而且,她比她姐的样子稍微差了一档,也就是商店导购之类的职业才会对她诚心喊一句美女。

他走过去,单手撑墙,道:“我是来找你姐姐的。”

“她……她没在卧室吗?”

“没,我看见她开车出去了。你是她妹妹?我没听她提过啊。”

“我、我俩是同母异父的,我叫季雅烨,我姐同事好多都以为我是她表妹。你……怎么穿成这样啊?你怎么进来的?这是什么……什么游戏的cos吗?”

同母异父的话,看来两个爹遗传基因里的智商部分差距比相貌还大啊。韩玉梁摇了摇头,沉声道:“我是撬窗户进来的,我和你姐之间有些过节,但不是大问题,如果能顺利解决,我并不希望闹出什么暴力事件。季小姐,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吗?”

季雅烨哆嗦一样小幅度点了点头,“那……你请坐。啊,你手上那个,是为了不留指纹吗?”

“对。所以我才说,我不希望闹出什么暴力事件,那是我最后的手段,我希望用不上。”

“你想对我姐做什么啊?”她反而成了先发问的那个,看来面罩和没有武器这两个属性削弱了韩玉梁的威慑力。

不过也好,小姑娘不那么紧张更方便套话。

“不做什么,问她点事儿。要是你知道的话,我就不找她了。”韩玉梁保持着变声的腔调,粗声粗气道,“你姐姐是给人做情妇的,这个你知道吧?”

“嗯,我知道。”她马上点头说,“大野哥我也见过的,我觉得他们互相挺喜欢对方的,也许能和言情小说一样从金钱交易变成恋爱关系呢。”

“不,大野一成是你姐姐上一个恩客,现在她的情夫换人了。”

“换人了?”季雅烨非常吃惊的样子,“这……这不可能吧?她和大野哥还经常联系见面的啊,她还跟之前一样经常在外面过夜。”

“马紫君住之前那个别墅的时候,你还没和她一起住吧?”

“没,我是要上大学了,才来姐姐家寄宿的。”

“看来她的新情夫是谁,你是不知道咯?”

“不知道。”季雅烨挠了挠头,不解地问,“这个很重要吗?需要你非法侵入专门来问一趟?”

也不知道她的脑袋里在想什么,忽然一拍大腿,瞪着他问:“你是她前男友吗?不甘心所以上门刨根问底?你不会打算在我姐脸上划几刀报仇吧?我劝你赶紧打消这个主意哦,我姐在福保部上班,警署和特安局她都有认识的人,我逛街丢了个手机,她一个电话当天晚上就有人给我送回来了,还说要请我吃饭道歉呢。”

“那些人你接触过吗?”还挺喜欢这种和和气气谈天一样的问话方式,韩玉梁慢条斯理说着话,心里评估今晚等到马紫君回来的可能性。

“没有,我姐从不让我跟她身边的人打交道,就跟大野哥见得比较多。”季雅烨的恐惧感似乎减弱了一些,紧紧并在身体一侧的那条胳膊没刚才颤抖的那么厉害,“我总觉得,我姐挺反感那些人,有次喝醉了,跟我说那些人都是变态,性……性变态。”

“你还挺配合,问什么说什么。”韩玉梁忍不住笑了出来,“是不是撒谎骗我呢?”

“没有没有,真没有。”季雅烨急忙解释,“我姐以前就跟我说过,说她的工作有时候会得罪人,所以让我什么事情都少知道最好,万一有人……过来问,知道什么说什么就是,反正……我知道的也不多。”

“问不出来东西,万一我脾气不好,对你严刑拷打怎么办?”

她哆嗦了一下,求饶说:“我……我很怕痛的,我发誓我不撒谎,我知道的都说。我……我以我圈内的名誉起誓,我是个歌姬,有……有点小名气的。”

从易霖铃重逢后的状态来看,二次元这个圈子好像是能对参与者的心灵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而眼前这姑娘似乎受影响更深些。

“你有大野一成的联系方式吗?”韩玉梁考虑了一会儿,觉得从她身上能挖出的最有价值信息,估计就是这个了。

“我有,但……我得碰手机才能给你翻出来,你不会担心我报警吧?”

这么为匪徒着想的小人质,看起来都可爱多了——她本来也是耐看型。

“我拿着手机,你解锁,告诉我名片,我自己找。”

季雅烨解锁,然后小声提醒说:“可这样你就得摘掉手套了啊,会在屏幕留下指纹的。”

“你还真细心。”韩玉梁把屏幕对着她,笑道,“那你来翻吧,我看着。”

“我得提醒好你啊……我看过好多侦探漫画,受害者被杀人灭口一般就是因为现场留下了证据啊,知道了不该知道的啊,不配合犯人啊,那些禁忌我一定不会犯的。请你……留下我的小命。”

“你姐姐如果也有你这么配合就好了……”韩玉梁把大野一成的手机号读了几遍记在心里,季雅烨这里存的,肯定是能直接联系到本人的,多个渠道总不是坏事,“你姐姐出去过夜的时候一般还会回来吗?”

“有时候不回来,不过大多数时候后半夜就回来。经常喝醉,我还要起来照顾她。”

估摸着马紫君这会儿应该正在供金主泄欲的状态,过早诱骗她回来容易打草惊蛇,他索性拖延一下时间,笑道,“既然你不知道别的,那就跟我说说你姐姐吧。我对你姐姐还不太熟,我看她没你这么老实,我比较相信你说的。”

季雅烨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你……你到底是为了什么?钱吗?还是……喜欢我姐要来欺负她啊?”

“都不是,我是为你姐欺负过的人来讨公道的。”韩玉梁淡淡道,“这法子也许并不好,但正像你说的,你姐认识很多人,正常路子没办法教训她。所以需要我这样的人来动手。”

“我姐……不会欺负人的。”季雅烨坐直身子,很认真地说,“我们是农一区的人,我姐不想一辈子在那边,来华京后受了不少气。她……她自己就是被欺负的,怎么会欺负别人。”

“这你就错了,曾经被欺负的,欺负起别人手才更狠。”韩玉梁摇了摇头,“不过你姐姐并不是直接下手的人,所以我来,并不是打算杀她泄愤。我只是需要她告诉我,让她帮忙欺负别人的那个‘主办者’,到底是谁。”

季雅烨的眼神忽然变了。

他精神一振,马上沉声追问:“你知道‘主办者’?”

“我……我不久前……才听过这个词。我姐喝醉时候被我听到的,我隔天问她,她说,说那是她去参加的一个宴会的主人。没什么特别的意思。”

“哦?关于这个‘主办者’你都听到了什么?”辨识这个姑娘是不是在撒谎太容易了,韩玉梁很高兴今晚碰到了她。

“先生,呃……大哥,我态度这么好,这么配合,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姐做太过分的事?”

“小妹妹,你乖巧听话还诚实,那么我就不会对你做过分的事。你姐姐呢,就看你姐姐的态度了。当然,你如果能回答我所有问题,我就可以不找你姐姐。”

被最后抛出的胡萝卜迷惑,季雅烨点点头,小声说:“就是不久前的事,那次我姐回来得特别晚,我都以为她不回来了。送她的那个司机还特别粗暴,害得我姐膝盖都摔青了。她吐了两次后,就在那儿躺着骂人,说主办者是个大变态,是个披着人皮的禽兽,反正骂得特别难听。第二天我姐解释后,我还以为她是被那个主办者在宴会上灌醉……做了什么呢。那会儿我就奇怪,我姐按说挺不在乎这种事儿的……”

“不在乎?”

季雅烨显得有些难过,小声说:“我姐挺小的时候就开始处对象了,还总是换,后来跟了大野哥,也是做情妇。她有时候喝了酒老跟我说,叫我别学她,别跟她一样把身子当块肉,卖来卖去的。可我知道……我姐本来不是这样的。她是被我爸……然后才变了的。大哥,我姐特别可怜,求你……求你别欺负她。好不好……”

说着说着她就低头哭了起来,情绪变化幅度真是堪比过山车。

这么一想,幸亏及时变更了计划,要是请易霖铃大老远过来一趟结果钓出这么个傻兮兮的可怜虫,以叶春樱的性子,肯定顺水推舟真搞成偶像见面活动,最后什么也不问就放人走掉。

“你姐挺疼你的?”等她哭了一阵,把紧张感恐惧感都跟着泪水宣泄出去不少,韩玉梁才继续问道。

“嗯,认识大野哥之前,我姐总说我是这世上最后一个真心爱护她的人。”

“那不如这样,你配合我演一场戏,让你姐把她知道的坏人信息告诉我,这样我就不必对你姐做什么,也能得到我需要的情报。咱们皆大欢喜,你说好不好?”

季雅烨眨巴着泪盈盈的眼睛,忽然小声说:“大哥你不是坏人……”

“哦?靠这个求饶可不行。”

“不是,我是真这么觉得。”她拽住衣角,紧张地搓了几下,“你要真是坏人,拿我威胁我姐,哪儿还用跟我商量呀。”

“大丈夫一诺千金,我说了你不撒谎就不为难你,那威胁你姐如果需要对你做什么,自然就得和你商量商量。”

“我要是不想同意呢?”

“我就想别的法子。”他淡淡道,“反正你姐肯定没你这么老实听话。我对不老实的女人,就没这么厚道了。”

“那我同意我同意我同意,你说吧,我怎么配合你。”

“我不能在这儿一直等那么久,过两个小时,你给你姐姐发信息说你突然身体不舒服,看能不能把她骗回来。”

季雅烨楞了一下,“为什么要过两个小时啊?”

“你姐大晚上这么冷的天穿成那样开车出去,肯定是去履行作为情妇的义务了,这会儿如果到了,那她正在做什么不是很好猜么?”

她脸上一红,嘟囔说:“和那个比起来,我应该更重要一点吧……”

“那她应该也不会愿意随便得罪金主。耐心点等等,一般男人,等待两个小时已经差不多足够了。你姐明天还要上班,到那时再联系她,男人完事了,她找借口离开也容易得多。”

季雅烨非常担心地看着他壮硕高大的身躯,紧张地问:“那、那这两个小时……咱们要干什么啊?”

这个时代这个年纪的少女已经不可能什么都不懂了,从她那明显的紧张感来看,八成还是个没谈过恋爱没跟男孩子牵过手的纯情小处女。

那担心的事情就很好懂了——被强奸。

要是平时也许韩玉梁还有兴趣挑逗一下做点色色的事儿,但今晚,一来这姑娘非常配合,保持这个关系审问马紫君应该会容易不少,二来,他家小所长都备好了口香糖薄荷牙膏等全套东西来克服用小嘴亲他下面可能发生的洁癖问题……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叶春樱弯弯微翘的娇美唇瓣,没兴趣把精力浪费在其他女人身上。

“你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就是,我在旁边等着,当然……也会盯着你。你最好不要试图借助网络发暗号求救什么的,我没兴趣成为你那些侦探漫画中的反派,别逼我做反派才做的事。”

季雅烨松了口气,犹豫一会儿,离开电脑前,坐到了单人床的另一侧,似乎觉得这样和韩玉梁隔开能稍微安心一点。

“怎么不上网了?”

“我怕不小心做出什么惹你怀疑的事情。我的E号有很多群,聊天时候什么都说,被你误会我在求救的话,对我不好。我还是看会儿漫画吧。”

没有往回要手机,也没有选择上网,真不知道这个姑娘到底是聪明还是傻。

但不管是巧合还是性格所致,这一套对韩玉梁的确歪打正着的有效。他整理了一下脸上的滑雪面罩,端坐在那儿,开始默默练功。

不久,季雅烨怯生生举起了手,“大哥,我……可以去卫生间吗?我有点……憋不住了。”

卧室里就有厕所,韩玉梁看了一眼里面,踢过去一个小凳子挡住门扇,道:“去吧,不许关门,我也保证不偷看你。”

“可是……会被听到声音的啊。”

“那你就扔点纸在水里,声音会小很多。”

“喔。”

她下床,去衣柜拿出一身又厚又保守的睡衣,“你真的保证不看?”

“保证不看。”

于是她去了个厕所,顺便换了一身能让她自我感觉更安全的行头。

干等着也挺无聊,韩玉梁隔一会儿就随口问一句,看看能不能从马紫君家里找到什么其他线索。

没想到,那个女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小心谨慎,家里的台式电脑几乎没有开过,手机有三个,针对不同用途,其中一部的号码季雅烨都不知道。除此之外,她几乎注销了自己所有社交媒体账号,常用手机上保留的沟通工具也仅有两种办公软件。

家里也没有保险柜,没有储存任何秘密。

保密的最好办法,就是让秘密不实质存在。

所以她什么都不让季雅烨知道,也什么都不往家中带。

从这个角度来看,她的确比大野一成更适合做游戏的助手。

季雅烨看了三本漫画后,瞄一眼墙上的挂钟,小声问:“那个……可以了吗?我明天还要上课,我挺习惯早睡的。我已经困了。”

“好吧。”韩玉梁点点头,把手机递还给她,“你来想法子骗她回来吧。”

她划开手机,小声问:“大哥,我姐她……她在帮的人,有多坏啊?”

“你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我知道的话……说不定可以帮你说服我姐。我姐本质上是个好人,真的。”

“等你骗她回来,她回来的路上,我告诉你。”韩玉梁发现,季雅烨应该是之前就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此刻才急于确认。

“一定要告诉我啊。拉勾。”

韩玉梁摇了摇头,没有回应这个稚气的要求,“我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不需要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仪式。”

“你明明穿得像个抢匪,但给我的感觉……却有点大侠的味道呢。”季雅烨咕哝了一句,低下头,给马紫君发了一条消息。

她过往有着几乎从不撒谎的良好信誉,所以,不到十秒,马紫君的电话就打了回来。

“我可以接吗?”她看向韩玉梁,很担心地问。

“接吧。我相信你配合的诚意。”韩玉梁嘴上这么说着,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走过来,站到了她的身边。

“喂,小芬,你怎么了?”

里面传来马紫君略微有点喘息的声音。

电话接通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