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84章 捆绑之美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调教师一般需要掌握许多种技术,其中最有艺术感的那一项,叫做绳缚。

不乏有人专精此道,成为所谓的绳缚师。

被捆绑的女子,被勒紧的肌肤,被束缚的关节,被剥夺了自由的肉体,即使剥离性欲,依然有着充分的美感。

但绳缚回归本质,作为调教技术的时候,美的重要性,就不如功能重要。

需要让女人失去挣扎能力的时候,绑上,针对不同部位的调教,用不同的捆法。

除了剥夺自由之外,绳索还会令血流不畅,让局部器官发麻,碰触抚摸,鞭打滴蜡,都会有与平时不同的效果。

早期调教以受虐癖为主,不论男女,都要玩得一手好绳子。

韩玉梁不喜欢绳子。

他有可以轻轻松松剥夺女人反抗能力的法子,并不太愿意借助道具。

但几乎所有调教师都同意,绳缚能有效加速目标的受虐癖进程。

他犯不着和这个领域的所有专家对着干。

所以,崔彩顺已经被绑了起来。

韩玉梁的计划中,四点敏感度都可以放到后面处理,先把她培养成受虐狂,顺便把驯服度拉高到中等。培养羞耻的快感反射,女人不听话当然不行,但是太听话做什么都不感到丢脸,也不行。

为了保持羞耻心不至于下降太快,他捆绑崔彩顺的时候,特地给她留了衣服。

格子连衣裙和黑色丝袜都保留在身上,和绳子一起裹住了她粉嫩丰腴的肉体。

后手缚吊高,躯干菱形多重分割,左腿交叉缠绕绑,足踝吊起,只留下右脚掂着稍微支撑体重。为了让她坚持得久一些,不需要因为血液不通畅早早解开,韩玉梁在腰和双肩额外加了三个悬吊点。

这样即使浮空,也问题不大。

顺着紧绷的右小腿从下往上摸过,夏天的薄黑丝,手感相当不错,他一路摸到有绳索缠绕的大腿根部,在胯部加厚的地方隔着内裤压了压饱满的耻丘,才缓缓道:“你的身材保养的很好,我喜欢这种有点肉的女人。”

崔彩顺涨红着脸闭目低头,从来这边起,她就一直默不作声,不反抗,不挣扎,像是认命了一样,神情凄楚而绝望。

不过从她肉体的反应上看,受虐倾向肯定是存在的,而且,好像并不是初次被绑了。

“以前你也被这样绑起来过吧?你的接受度,意外的高呢。”韩玉梁的手伸到她胸前,隔着裙布轻轻摩擦她的顶点。

乳罩已经提前抽掉,薄薄裙子遮挡的乳峰顶上,乳头明显已经发硬。

崔彩顺还是不说话,沉默似乎是她最后的抵抗。

韩玉梁拿过一个小剪子,扯起乳头上的裙布,铰开。

圆圆的破洞里,露出紫红色的乳豆。

她低头看了一眼锋利的剪子,害怕地发抖。

两个洞里的乳头都暴露出来后,他用指尖轻轻弹着,柔声道:“被勒紧之后,应该比平时更有感觉吧?”

不只是更有感觉,罩杯还更大了的样子。

崔彩顺耻辱地闭紧眼睛,眼角的纹路挤出一大颗泪。

“你不是哑巴,我也没有堵着你的嘴,为什么不说话呢?”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韩玉梁拿过莉莲手上的摄影机,调出莎莉如今的样子,亮给她看,“你喜欢像她这样,想说话却说不出来么?”

镜头中的莎莉已经被关回到铁笼子里,手脚被皮带固定,嘴里带着口套,尾巴肛塞隔几秒就摇一下。笼中放着一个猫砂盆一样的厕所,要在那里小便,以莎莉目前的状况,不想溅满身,就只有在盆边抬起一条腿,把尿撒进去。而不管哪个角度,都有摄像头可以把她狗一样尿尿的情景拍摄进去。

至于大便……狗尾巴拔下来之前,连屁都没办法离开直肠。

崔彩顺看着眼前的屏幕,恐惧更加浓烈地弥漫,终于摇了摇头,带着哭腔说:“我……不想那样。对不起。”

“那么,你以前被捆过,对么?”

她点点头,“我……为了还高利贷,去拍摄过……SM主题的裸体写真。”

哦,还真是拼命啊。为了那样的老公,值得么?

“喜欢被捆起来么?”他捏住她的乳头,暗暗使用“吮春芽”的技巧发力,“正常女人,应该不会去找那样的工作吧?”

“我、我也不想……可是,没有什么……来钱快的渠道了。”崔彩顺绝望的眼神,和当初的岛泽莲颇为相似,透着一股灰败,“我不愿意……背叛我丈夫,去做……妓女,我也怕不安全。万一染上病,他……一定会不要我的。”

虽然很想跟她说,就结果而言你老公还是不要你了。但考虑到保持一定程度对老公的幻想,并不是坏事。韩玉梁想了想,继续挑逗着乳头道:“难怪只是捆起来,乳头就硬了也变大了。太太很喜欢这种玩法么?”

“呋呋……”崔彩顺低头抽了抽鼻子,“我没有……我不是变态……”

“我也没说你是变态啊。这么急着否认,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诶。”韩玉梁一边用言语挑逗她的羞耻心,一边加快“吮春芽”的频率。

“呜……呀……啊啊……”完全被捆绑的女体只有一条腿可以大幅度地移动,她发出带着哭腔的呻吟,脚尖绷直,跳芭蕾一样点着地面,扭动起来,“不要……不要再……让我……有感觉了……拜托……”

“可你的乳头不是这样说的。胀得这么大,根部还变细了,啊……感觉像是要突然喷出奶来的样子。”尽量用语言调动着她的羞耻感,韩玉梁伸出手,勾住绕过胯下的绳子勒紧。

故意留在性器外侧的绳结顿时陷入到柔软的耻丘中,随着他手臂的移动,粗糙的疙瘩碾压着蹂躏成熟的花房。

“啊……哈啊啊……”抑扬顿挫的呻吟声中,崔彩顺奔向了高潮边缘。

韩玉梁招招手,忽然托起了她的头,另一掌按在绳结上,从两侧对阴蒂使出了“吮春芽”。

莉莲举着摄像机过来,把镜头对准了崔彩顺的脸。

“不要拍!不要拍!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不要——呃!呃啊啊啊……”

崩溃大哭的丰满人妻在绳索的牢笼中徒劳地扭动,羞耻的感觉和降临的高潮混合在一起,变成泄满了脖颈、乳沟的红晕。

韩玉梁趁热打铁,运用洞玄真音,沉声道:“太太果然和我猜测的一样,是个被绑起来就会湿,感到羞耻就会高潮的淫妇啊。”

“才……没有……呜呜……哼嗯呜呜……”对着镜头,崔彩顺泪流满面。

“说谎不是好习惯。我可是正摸着你的裤裆呢,湿成这样,你上面流的泪还没有下面流的淫水多。啧啧……内裤湿透了,外面的丝袜都全是水。你该不会尿了吧……呃,”韩玉梁扭头看了一眼,滴滴答答的汁液在地上落了一大滩,“你竟然这就失禁了?”

崔彩顺咬紧下唇,闭上眼睛,一副恨不得现在就去死的样子。

“莉莲,拍个全景,崔太太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没怎么高潮,就尿了。在她资料里写上,这女人有漏尿癖。”他一边叮嘱,一边在旁边洗手池冲了一下,拿起专门准备的喷头,哗哗把崔彩顺的身上也冲洗一遍。

丰满型的女郎,穿着单薄的夏装,这样一浇,浑身肌肤都变得若隐若现,湿漉漉的衣裙褶皱贴在了身躯的轮廓上,让被绳索分割出小段弧线的肌肤变得更加性感。

“尿裤子,要受罚。”韩玉梁看一眼墙上早准备好的九尾鞭,活动了一下手指。

既然要打响魔手的名号,能不用道具的情况,就尽量不用。

“我、我不是故意的……”崔彩顺连忙摇头,“我……小时候摔跤,摔伤了盆骨,之后……就一直不太能憋尿。我真不是故意的……”

韩玉梁把裙子从绳索中扯向上方,拉高到腰部,让被缠绕捆绑的丰满臀部暴露出来,双手隔着黑色的丝袜缓缓抚摸,道:“你老公不怎么爱和你上床,就是因为你动不动就尿吧?”

“才没有……”崔彩顺面红耳赤否认,“他……是太忙了……我们一起创业,很辛苦的。啊——!”

话刚说完,尾音就转为一声惨叫。

韩玉梁双掌带满了与她身体阴阳属性相对的真气,左右开弓同时挥下,把她丰满的臀部打得一阵荡漾。

痛楚混着奇妙的快感从屁股上扩散开,大叫完的崔彩顺自己都有些恍惚,并因这不正常的官能而体验到了恐怖。

“别打我……求你……”她本来也没什么反抗的决心,很自然地求饶说,“我……会听话的。”

可惜,听话这个属性,对训练目标为不知羞耻的女奴比较有意义。

完全顺从的女奴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羞耻,让舔脚就伸舌头,让吸屌就张嘴巴,让毒龙钻能恨不得把脸都塞进主人屁股沟里,光着屁股戴狗链上街也没什么感觉。那样的女人,自然也不可能具备羞耻敏感这个属性。

“我不需要你听话,只需要你诚实。”韩玉梁淡淡道,指尖发力,轻描淡写一划,就将崔彩顺胯下的丝袜割开,“刚才打屁股那一下,你是觉得疼,还是觉得爽?”

她喘息了一会儿,小声说:“都……有。”

啪!

又是一掌。

三角裤的边缘外露出的白净臀肉泛起了红光,莉莲缩了一下脖子,没想到他竟然用这么大劲儿,和昨晚小狗式时候拍她屁股的动作完全不同。

“这一下呢?”

“都……都……都有……”

啪!啪!啪!

“爽……更多一点点了。”崔彩顺呜咽着描述着自己的感觉,困惑写满了她水汪汪的眸子。

她明明好痛,屁股凉嗖嗖又热辣辣,像是肿了。

可奇怪的酥麻感,就在因痛楚而紧绷的肌肉上流窜,确实,有种微妙的愉悦。

她当然不知道,韩玉梁一直在调整手上的真气,打着屁股在她身上种下了“情波漾”,格外敏感的肉体即使光是被这些绳子勒着,就足够产生一定程度的快感。

“接下来要委屈你闭嘴一会儿了。女人死去活来的叫声我听了太多,有些吵。”

她没有回答,只是乖乖张开嘴,咬住了放进来的口枷,固定好后,放上一个装饰,就像是叼了一朵鲜艳的玫瑰花。

“花哥,要用乳夹吗?”莉莲很兴奋的过去拿来装着各种调教道具的盒子,“她奶头这么敏感,效果一定不错。”

“她并没那么敏感,我绑绳子的时候就试探了。莎莉那样的胸部才叫敏感。”

“诶?可我看你那么简单摸一摸她就高潮了啊。都没五分钟。”

“那你去摸摸看。”韩玉梁轻描淡写答道,过去把高高的落地穿衣镜搬了过来,架在崔彩顺的眼前,调整一下绳索的位置,在肩胛骨中央加了一根承重,拉高,逼迫她抬起身躯,整个人落入到镜子的范围里。

崔彩顺根本不敢看自己的丢脸的模样,马上闭紧了眼。

“我准许你闭上眼,但我命令你睁开的时候如果不睁开,我就为你也准备一个笼子,让你过上那个白人小妞的生活。”

“呜呜……”崔彩顺默默饮泣,很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莉莲把摄像机放到三角架上,兴高采烈过来,双手齐上阵,抓住那对儿丰满的乳房就开始了玩弄。

女人最了解女人的身体,更何况莉莲是个自慰经验丰富的老玩家。她揉揉捏捏,用指肚压住搓搓,跟着攥紧乳房的上半部——她手小,只能握住顶端的尖儿,用掌心挤压。

刺激了一会儿看效果不是太好,她松开一只手,把嘴凑过去,啾啾地嘬,把乳晕一起吸进嘴里后,舌头绕上去拨弄。

崔彩顺有快感,但离高潮还远得很。

莉莲坚持了十多分钟,嘴巴和手都又酸又沉,才不甘心地放开,“她还真是挺不敏感的诶……”

其实那种格外丰满的乳房,感度天然就会比小奶子迟钝一些,乳头如果不内陷,日常被衣服摩擦到的次数也会比一般女孩多,能依旧保持胸部高度敏感的不会是大部分。

韩玉梁走过来,笑道:“这就是专业和业余的差距,瞧着。”

话音未落,他双手各出三指,将崔彩顺两颗已经充血到发紫的乳头捏住,缓缓转动,“吮春芽”真气高速运转,全力发威。

“啊……”带着颤音呻吟起来,才两分钟,崔彩顺的面孔就又变得通红,绳索绑着的肉体微微战栗,比刚才莉莲操作时候的发情等级上升了何止一点。

但这次韩玉梁没有让她直接一路爬上情爱女神的山峰。

就在她已经一只脚迈上去的时候,他发力方式骤然一变,将销魂噬骨的“吮春芽”,瞬间变成了三个方向打入的“仙针钻”!

“咳咳……咳啊啊——!”

本来的淫叫没及时转过弯,口水呛进嗓子,让崔彩顺的哀鸣都掺杂了几分滑稽的味道。

莉莲目瞪口呆,小声问:“花哥,我看……你这也没使劲儿啊。她怎么叫得那么疼的样子?”

韩玉梁淡淡道:“让你看出我怎么使劲儿,那还能叫‘魔手’么?你想不想体验一下?”

莉莲好奇心还真挺旺盛,考虑一下,挽起短袖亮出平常打预防针的地方,“你给我这儿来一下,我想体验体验。”

韩玉梁反手一点,给了她一下。

“嘶……还真挺厉害哎,跟马蜂蛰似的。”她揉着胳膊,瞪眼看,连擦伤都没有,可偏偏生疼,“你手上有电?你是电鳗附体啦?”

“无可奉告。”他笑眯眯摇摇头,绕到崔彩顺身后,继续炮制她已经膨胀了一圈的乳头。

“呼……呼……呜呜呜……”崔彩顺求饶的话说不出来,低着头艰难娇喘了一会儿,又哭了起来。

可眼泪冲不掉快感,身体终究比情绪诚实,很快,积蓄的快感就又到达了高潮的边缘。

“你能从疼痛中找到快乐的,我相信你的素质。好好体验一下,用心。”他微微一笑,再次切换。

“咕呜……”口枷上的玫瑰花被唾液打湿,崔彩顺唯一自由的那条腿屈伸了几下,脚尖在丝袜中抠紧,泪如雨下。

应该是又漏了点尿出来,裤裆那边滴滴答答掉下不少液体。

“很好,你已经发现自己身体的秘密了。”韩玉梁慢条斯理说道,手掌抚摸着她的后背,耗费大量真气使出“情丝绕”,从各个部位和缓刺激着女体的性感带。

疼痛还没过去,性欲就又从肉体深处升起,并不理解发生了什么的崔彩顺,很自然将被唤醒的官能和疼痛联系在一起,从心底渐渐相信了自己有受虐狂天赋的事情。

信念,其实可以影响肉体。

这时代有非常出色的心理医生,继承了强化适格者的技法,能靠催眠影响人的潜意识。当一个女人被催眠,相信自己是个受虐狂的时候,她的肉体就自然而然会具备受虐狂的属性。

调教,某种意义上就是制造这样信念的行为。

仅仅是相信乳头的虐待能带来高潮还不够,他一手继续催动“情丝绕”,看着崔彩顺的性快感越来越强,另一手果断使出“仙针钻”,在她身上各处随便什么能碰到的地方发功。

就像是被某电视剧里老太太头顶大红花拿针往身上扎,崔彩顺露出无比痛苦的表情,可快感,又在诚实地迅速升温。

“呜、呜、呜呜呜……”发不出清楚声音的嘴巴里涌出沉闷的哭泣,在绳索的束缚下被迫张开的大腿之间又滴滴答答落下许多不明液体,在混合着疼痛的快感中,她终究还是高潮了。

“睁开眼!你这个淫乱的女人,好好看看你这会儿的样子。记住镜子里面的女人,是个痛到发抖也能高潮的变态!”

沉声喝令中,崔彩春哆嗦着张开双目,无意识地看向镜子。

镜子里的女人满脸是泪,秀美的容貌都因为痛苦而扭曲。

但是,那痛苦的表情,却分明又是高潮的样子。眉梢眼角流淌的春情,不需要多少经验就能看得出来。

她盯着镜子里的女人,绳索中的肉体一阵痉挛,又去了……

这一上午,韩玉梁一遍又一遍地用痛楚和快感切割着崔彩顺的意志。

毕竟他不需要使用道具,不会因为鞭子和针造成的伤口需要恢复而停手。

等午餐时间到来之前,韩玉梁宣告这半天的调教结束时,崔彩顺已经陷入到受虐癖的错乱中,解绳子前随手扇她屁股两下,都能让她扭动发出一串呻吟。

“花哥,你的效率太可怕了吧……”按照韩玉梁的要求布置好崔彩顺用餐时侯的样子,莉莲飞快追过去到他身边,瞪着眼睛说,“我给她上乳夹的时候,她表情竟然还挺陶醉哎。”

“记得跟喂饭的人说多喂她点喝的。这女人漏尿体质,免得脱水。”韩玉梁盘算了一下,叮嘱说,“另外,莎莉那边如果不肯吃打翻盘子,今天就不要再给她饭了。你去跟那帮负责的服务员好好交代一下,我回去看看王燕玲,咱们餐厅门口见。”

“好!”莉莲对王燕玲那个没什么调教目标的素材本来就不太感兴趣,啪嗒啪嗒甩着沙滩拖鞋跑远。

估计争取不了太久时间,他马上转回头,径直去了王燕玲那边。

三个隔间并不是三个房间,大声的尖叫怒骂,还是能听到的。看到韩玉梁,王燕玲的脸色显得不是太好,小声说:“你……真的开始调教了?”

韩玉梁走近一些,低声道:“你以为我是来干什么的?公款旅游么?”

王燕玲抿了抿唇,颇有些不屑地说:“你倒是能趁机占便宜……”

韩玉梁笑道:“凭本事占的便宜,有什么不行?再说,要是没我过来占她们的便宜,你王小姐就要被真正的调教师摆弄了。就算客户指定要保留你的处女,他们也有一万种法子把你弄成见了男人就恨不得摇尾巴的骚货。”

王燕玲面颊绷紧了几秒,坚定地说:“我本来就有……思想准备。海蛇这样的贼窝,要是能一举端掉,我牺牲多少,都不算什么。我的身体是属于正义事业的,我不打算恋爱,也没想结婚,这种付出,根本不值一提。”

“很好,那么,你打算配合我了么?”韩玉梁淡淡道,“你一开始可以不那么顺从,但我用点手段后,你最好马上转变态度,这样我就可以很自然地不让你再吃苦头。至于之后可能发生的事情……我保证你只要听话,就不会有真正的损失。”

王燕玲抬起头,看着他毫不掩饰的色迷迷模样,嘴唇微微发抖,“汪督察为什么会选择你来这儿?”

他笑着捏住她的下巴,飞快在她猝不及防的嘴唇上吻了一口,“因为没有人比我更合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