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46章 千变万化的女人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韩玉梁并未久留,确认叶春樱给他的路线后,他就穿戴整齐拿上手机离开,赶往目的地赴约去了。

反正他有自信,叶春樱不管问出什么惊天秘密,他回来后,她也不会瞒着不说。

从第三扶助院附近赶去大劫难抗击胜利纪念馆的距离并不近,韩玉梁坐上出租车后,感觉自己驶过了足以穿越了整个新扈市的行程,依然没有抵达。

这还是在没有堵车,通行无阻的状态下。

在过往真正属于他的世界里,根本没有如此巨大的城市。

穿越到新扈南城区的时候,他觉得那里已经很大。

而华京作为中心城和新扈之间的差距,远比地图上看起来更甚。

高楼大厦并不多,越往中心,精致华丽的独栋建筑就越是常见,视野开阔而爽朗,几乎不存在处于水泥丛林中的那种压迫感。

就连韩玉梁这样的穿越者,也看得出这是更适合生活的地方。

只是,这生活仅有少数人可以享受而已。

下车,跟着稀稀拉拉的游客队伍迈过漫长的一段步行通道,就看到了纪念馆门口巨大的广场。

但抵达还要穿过一个天桥,天桥两侧的栏杆上,雕刻着许多当年世联军人和变异怪物英勇作战的画面。

单纯看这些画面和周围的注释文字,基本找不到强化适格者存在的痕迹。

看来,即使在内部文件中被宣称为背叛者,这个信息也并未广而告之,公诸于众。

起码张大爷就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也不屑一顾,不肯相信,不当回事。

迈过那座长长的桥,韩玉梁倒是想通了其中的缘由。

当年如果发生了什么和权力之争有关的事,那么已经失败并消失的一方,不再直接记录,让各种娱乐文艺作品来清洗取代掉原本的存在感,其实是比不断抹黑反复提起更好的处理方法。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他就下定决心,等到叶春樱查清身世后,该报仇报仇,该报恩报恩,等一切清偿完毕,就带她远离这个埋藏着巨大秘密的是非坑,过他们自己的生活去。

这个世界的确已经没有皇帝。

但什么人比皇帝更可怕,韩玉梁心中大致有数。

大步走上高高的石阶,免费对所有民众开放的纪念馆大门出现在眼前,耐着性子走过一道道安检关卡,他就踏入到空气有些阴冷的巨大的展厅之中。

随便走走,四下看看,大量画像、照片、雕塑、文字、纪念物都在展现变异生物们的可怕,各种灾难的威胁,以此反衬出当年特别对策基地带领人类力挽狂澜扭转败局的艰辛和不易。

一些记录中出现了强化适格者,但大都一笔带过,模模糊糊,结合其他段落看下来,感觉上会认为那是一支人类科学家通过基因改造创建的特种部队,仅此而已。

浏览着这样的东西,回想着张大爷那位亲历者说起的事,韩玉梁忍不住怀疑,自己所处的王朝,到底是真的存在于另一个平行世界,还是其实就在这个星球上的历史之中,只不过被后人的史书,大笔一挥篡改磨灭了?

在一个巨大的藤蔓球石雕前驻足而立,他想象当年人们和这种怪物战斗时候的情景,等待着那个按说应该已经出现的人。

一个戴着墨镜、穿着旗袍高跟鞋、曲线匀称修长的女人小步踱到了韩玉梁的身边,也望着那个雕像,微笑着说:“你好,韩先生。我是沙罗。”

韩玉梁没有扭头,用玻璃柜面的反光观察了一下,淡淡道:“可我觉得你不是,世界闻名的顶级杀手,怎么可能身上感觉不到一点血腥气。”

“我又不是屠夫,我杀人很少沾血。”

“那是个比喻,并不是真的在指味道。”

“那很遗憾,不工作的时候,我可能传达不出你要的那种味道。在这样的地方,展现你要的气质,对我而言也太危险了。”她笑了笑,“在这里我只是个普通的女游客。”

普通么?这么冷的天高开叉旗袍配肉色丝袜,只套了一件无袖狐皮马甲保暖,怎么看也像是来勾搭男人的。

“不管你是不是沙罗,既然来找我,就算你是吧。”韩玉梁懒得磨蹭,“说正事吧,我准备转交的证据,还在整理中,但只要你确定肯帮忙转交,那么晚上就能发给你。”

“我问过永雨,她很有兴趣。以她目前的状态,即使杀错,也好过错漏了谁。”沙罗的语调中透着一股微妙的期待,像是已经看穿了这其中的阴谋,但无意揭破,“可转交这种东西,我能拿到什么好处呢?”

“你想要什么好处?”韩玉梁看她过来挽住了自己胳膊,索性跟她一起沿着展馆的一侧迈开步子。

沙罗依偎着他,就像两地分居许久未见的情侣,“一般来说,交易讲究的是对等。转交这种东西,并不费什么力气,嗯……好像不太合适找你要特别昂贵的报酬呢。”

“你先说说看,交易嘛,漫天要价落地还钱,总要有个商量。”

“那……能先让我体验一下你神奇的内功吗?”沙罗在角落拽住他,一起站住,看向一幅巨大的挂画,“我对你在诊所为那些寂寞女士做的事情,非常好奇。”

挂画上是一个奇怪的生物,有着女人的躯干,植物的双臂,章鱼一样的下体,和漫天飞舞的花瓣一样的头发,站在这种画前讨论这个话题,让韩玉梁有种微妙的亢奋感。

“在这种满是监控探头盯着的地方?你确定?”

沙罗很淡然的模样,“如果效力能强到我承受不住,我会及时喊停的。我听说你的动作并不需要很大,不太需要担心暴露在镜头前的问题吧?”

“多耗费点力气的话,只是拉着手也做得到。”韩玉梁装作打量油画的样子,“但我想知道,这是你真正的脸么?”

“这不重要吧。”沙罗微微一笑,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漆黑中透着淡淡琥珀色的美丽眸子,“一个可以千变万化的女人,不更符合男人的梦想?我可以成为你想要的任何女人,甚至……不局限于女人。”

“我喜欢女人真实的模样。”韩玉梁淡淡道,“既然你可以千变万化,那就先变成沙罗的样子让我看看吧。”

“抱歉,这次不行。”她平静地拒绝,“我不在任何可能被拍到的地方留下真面目。但如果你我之间的交易愉快的话,你迟早有机会看到她。”

“好吧,这次既然是我有求于你……你做好准备了么?”这么拉锯战似乎永无止境,韩玉梁索性先从另一个方向试探一下她的忍耐力。

她把手臂抽出,转而靠在他怀里。

纪念馆里并不乏来约会的情侣,这种程度的亲昵动作不算太引人注目。

他把手搭在她饱满但并不算柔软的臀部上方,有些惊讶触觉体验到的肌肉弹性。看来这真的就是沙罗,没有一丝多余赘肉的身躯,的确够资格在没武器的时候也成为杀人的凶器。

放在他的时代,这副身躯也绝对算是外家一流高手的等级。女人中能锻炼到这个地步的可不多见。

不过这个时代的锻炼方式和技巧,外带各种花样的补充剂,的确比他的时代更利于外功的发展。

他长吸口气,开始运力。

从这边隔着衣服延伸出去的真气虽然不太容易精准集中地刺激某些器官,难以施展他最近正在研究构思的新时代房中术,但单纯撩拨情欲的话,刺激敏感带已经足够了。

距离腰侧比较近的常规敏感带是当然就是下方的臀部和上方的腋下。考虑到兵分两路不如专攻一处效率高,他略一思忖,整肃真气,直取腋下,绕行乳房,长程奔袭要害。

大概是体内脂肪含量不多的缘故,沙罗的胸部大概也就是中学生的尺寸,但根部因为胸肌发达的缘故,弧度非常翘挺,不太需要胸罩就能维持昂扬紧凑的姿态——从外观看,胸罩的最大价值大概就是兜住乳垫来塑造合适的上围曲线。

“的确很有趣,韩先生,你的手在我的腰部,却能让我的胸部感受到性刺激。”沙罗语气平稳地称赞,“这和我了解的真实华夏功夫区别不小,文艺作品中也不怎么能见到这种用途。”

“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研究出来哄姑娘开心的。”韩玉梁一边回道,一边将内功加强,不惜多添几分损耗,也要让那乳头硬起来。

围绕着乳晕盘旋的温热丝线终于起到了效果,那小巧的奶头,变得膨胀微硬,立了起来。

沙罗深呼吸了一次,把墨镜重新戴上,“韩先生,你这种力量,可以自如在任何部位移动吗?”

“不能,需要沿着人体内部的路径。但路径很密集,大部分地方都能覆盖到。”韩玉梁略一沉吟,提醒道,“我没有义务一直回答你的问题。”

“咱们不如交换,你问我一个,我问你一个,保证答案真实,不想答的可以不答,怎么样?”

韩玉梁马上问:“你这次过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没想到,沙罗微笑着说:“和你交个朋友。”

“为什么?”

“这就是下一个问题了。现在到我。”她靠向他更紧,呼吸的节奏稍微有了一些变化,“韩先生,你有兴趣成为和我一样行走在黑暗世界的杀手吗?”

“没有,我已经有了落脚的地方,暂时不准备更换。你也最好别打我的主意并为此做什么,否则我不会放过你。”韩玉梁压下心里的惊讶,他运功的的刺激持续到现在,已经足够让一般女人腿软,可沙罗除了呼吸有了一些变化,其余都平静如常。

他忍不住浪费掉了下一个问题,“这样的刺激你都不会感到舒服么?”

沙罗笑着回答:“不,我很舒服,我的性器内部已经分泌了足够交合的爱液,我只是比较擅长控制生理欲望而已。我和一般女人的官能反应不太一样,即使在性高潮中,我一样可以冷静地出手杀人。所以请不要用你的经验来推断我的反应,实际上,我的内裤已经有一部分湿润的痕迹了。我已经可以让你停止,但我愿意多享受一会儿。”

长期站在一个地方太显眼,她指了指旁边一个巨大的鹰身狼头雕塑,靠着他一起走了过去。

习惯走的过程中,韩玉梁看到她抬手擦了擦耳后的汗。看来,前面的脸果然是彻底改扮过的。

再次站定后,沙罗问:“韩先生,你身上的神奇本领,都是不外传的吗?”

“不,我觉得合适,就愿意传授。但绝对不会考虑传给我不信任的人。”韩玉梁收回向上的真气,转而向下探去,径直进入到牝户所在的位置,一边飞快摩擦营造出被舔舐一样的刺激感,一边问,“如果我要杀赵虹,你会帮她么?”

“不,我已经帮她足够多了。职业杀手不能总靠别人救命。而且,她也没有什么兴趣继续活下去。你如果肯痛快些杀掉她,对她是个解脱。”

“可惜我不肯。她惹了不该惹的人,我会好好回报她的。”韩玉梁冷冷说道,看沙罗还是没有腰软腿软的情况出现,忍不住又把内力加强了几分。

这已经是能让一般女性高潮的程度,他甚至为此把手往下挪了挪,好更接近刺激区。

沙罗舔了一下嘴唇,轻声说:“韩先生,可以结束了。”

韩玉梁满意收工,笑道:“我还当你一直忍得住呢。”

“忍耐高潮的话没有问题,我曾经做过抵抗快感的特殊锻炼,即使是阴蒂直接刺激持续几小时,我也可以在快乐中保持清醒。”她平静地说,“但我不想太引起注意,你的手新换的位置不太好,已经有人忍不住在打量了。”

韩玉梁不喜欢这种捉摸不透的女人,“差不多了,我没有时间一直陪你玩问答游戏,交易尽快完成吧。”

“让你的同伴把整理好的证据发到她之前联系的经纪人那里就好。”沙罗整理了一下旗袍的下摆,“我答应为你转交。”

“好,那你还需要什么?”

“我说需要你,你肯交易给我吗?”

“这种梦白天还是少做。”

“已经傍晚了。”

“那也不行。”

沙罗耸耸肩,“那么,你的奇怪本领能教我一些不太机密的吗?”

“暂时不行。”韩玉梁明智地换了一个比较有协调空间的说法,“我没有不值钱到这个地步的本领。”

“我可以加码。”沙罗露出了和汪媚筠颇有几分神似的微笑,“除了转交之外,我还可以帮忙说动永雨,来配合你们的计划。当然,她不会知情。”

“哦?听起来好像你已经猜到我们要干什么似的。”韩玉梁挑了挑眉,忽然发现自己身边纠缠上来的女人一个比一个狡猾,真不如以前大家闺秀们都单纯无比的时代值得怀念。

“你和叶春樱不是为了追查连环奸杀案的线索,来这边调查L- Club影响下的圣心扶助院吗?”沙罗的声音压低了很多,“永雨精神状况不佳,杀人的范围已经扩大,你们让我转交证据……无非就是想让她重新确定目标,要么被你们借刀杀人,要么被你们钓出来。我没猜错吧?”

韩玉梁忍不住开始考虑,也许跟沙罗之间还真的是交个朋友比较好,否则成了对头,绝对是个心腹大患。

“不中亦不远,差不多就是那么个意思。反正她这么胡作非为下去,被特安局抓起来枪毙也是早晚的事情,不如废物利用。”

“她的行动方式确实有些超出了我的预料。”沙罗走向下一个纪念物,轻声说,“我给她机会回来报仇,本来是想卖给你人情的。”

“哦?卖给我人情?”

“调查L- Club这么危险的组织,风平浪静就会很难下手。”她轻描淡写地说,“永雨对第三扶助院有刻骨的仇恨,我给她机会,她就能把水搅浑,好让藏在后面的人露出破绽。他这一点完成得很好,可糟糕的是……她把秦院长也杀掉了。那位姓管的副院长死前栽赃了不少事情在秦院长的头上,头脑发热的永雨完全没有深思,就去制造了那场火灾。秦院长和叶春樱的关系非同寻常,所以这很糟糕。我现在大概只有卖掉她,才能弥补这个裂痕了。”

“我是混江湖的,愿意多交朋友,尤其是漂亮的姑娘。”韩玉梁索性趁此机会敞开大门,“你这趟的目的,不是没机会达成。”

“有共同利益的朋友,更容易对彼此忠诚。”沙罗轻声说,“现在那个惹麻烦的永雨,就是我和你最好的共同利益。当然,你在性技方面的本领也让我很期待,我相信这次事情结束后,你应该不会再对我保持敌视了。”

“冥王那边呢?”韩玉梁皱眉道,“我给他们搞出那么大麻烦,他们肯放过我?”

“那就是永夜需要处理的问题了。”沙罗微微一笑,目光闪动着狡黠,“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能千变万化,看来还真是方便啊。”

“你不是也做过化妆潜入的事情么,现代科技已经很发达,千变万化不是那么难的事情。如果你愿意拿你的本领交易,我不介意教会你这个技巧。”

“你就那么看重杀意的感应力?”韩玉梁有些不解,她已经凭自己的本事打出业内超一流的评价了,这么一个职业杀手,应该不像他这种老是被追杀的人一样需要随时防备危机才对。

“任何有价值的本领,我都很看重。你如果肯教我间接刺激性器官的本领,我一样会很想学。”沙罗平静地说,“学无止境,每一天都能得到新收获,是最幸福的事情。”

呃……你到底是杀手还是中学教师啊?

满怀戒心的交流,最后总算在夕阳的照耀下得到了还算满意的结果。

但直到最终,双方对彼此依然保持着非常明显不加遮掩的戒备。韩玉梁的内功时刻运行着,没有一秒放松,而沙罗离去的方式,则是上了个卫生间后,消失不见。

离开纪念馆,上车前先给汪媚筠打去电话,让她将证据整理好,添加上该加的料,发送给沙罗的前经纪人,韩玉梁思考了一下现在骤然多起来的路子,心情好转了很多。

起码,暂时不用总惦记着去大野一成的情妇家走走了。

等回去时间已经不早,他打个电话问了问,带了四人份的晚饭上去——他一般吃双份。

结果汪媚筠并没打算一起用餐,不知道她和叶春樱都聊了什么,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尴尬,他一进门,她就松了口气一样起身急忙告辞。

“聊得不愉快么?你看起来气色不太好啊,又发烧了?”韩玉梁打开餐盒,暗想吃三人份的话晚上就需要稍微活动活动才行了,汪媚筠离开时候那小碎步颠动的浑圆美臀还真是刺激,要不今晚就试试跟春樱商量商量?

“还好吧。”叶春樱拍了拍没什么血色的脸,“没发烧,主要……还是来例假了。这次量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多,不太舒服。”

得,刚盘算出来的计划啪唧没了。

韩玉梁坐下掰开筷子递给她,“那汪媚筠跑个什么劲儿?”

“可能她猜到,我父母和适格者有关了吧。”叶春樱低下头,有些沮丧地说,“韩大哥,我果然既不会撒谎,也不太擅长隐瞒心事。”

“看出来也没什么吧?”韩玉梁皱眉道,“难道……是因为被称为背叛者的事情?”

叶春樱点了点头,神情看上去有些恍惚。

“她从特安局的内部资料查阅过大劫难时期的记载,所以她理所当然认为那是真相。她跟我说了不少适格者背叛被清洗后,世联念在他们过往功勋没有公开处理,只是低调淡化的相关历史。”她把筷子戳进卤蛋里,眸子像是那个卤蛋一样失去了光泽,“韩大哥,如果她说的是真的,我爸妈可能就是……想要奴役人类的野心家。如果她说的是假的……那岂不是更可怕?”

她的手微微颤抖起来,“世联为什么要污蔑适格者,用这样的借口剿灭他们啊?大家不是一起并肩战斗拯救了地球吗?这不是……这不是等于被战友从背后捅了一刀吗!”

她深吸口气,稍微调整了一下情绪,很严肃地说:“等忙完这次的事情,我一定要调查那段历史,我要自己找出真相,亲眼看一看,到底是谁犯了错。”

韩玉梁望着她,伸手为她擦掉眼角的泪花,柔声道:“好,我陪着你,咱们一起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