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79章 考试合格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十一月八号,星期五。周末休假的前一天,大多数岗位上的工作人员都会因为期待感到少许懈怠。天空飘扬着小雪,屋外深冬的寒风依然肆虐,不过地下的调教室中,依然热如盛夏。

而韩玉梁的工作状态,也依旧认真。

单纯的考试要求,他周三就已经合格通过。只不过行动前的准备需要时间,肉娃娃的心智破坏要求,他也没打算靠医学手段实现,所以,就在这地方多耽搁了些日子。

当然,现在这种愉悦的生活状态,也让他有点不舍得离开——吃饱喝足的午后,坐在柔软的躺椅上,拿着手机跟叶春樱用Echat互诉思念之情,马紫君就跪在前面趴着,满脸通红把他的鸡巴含到底,龟头都塞进了喉咙,一边嗯咕嗯咕地吞吐,一边因为这样单纯的口交,一次接一次的高潮。

肉体层面上,马紫君已经是个出色的成品,可以满足那位客户苛刻的要求。

她的乳房、阴蒂、性器和屁眼如今都达到了极高的敏感度,口交和受虐也会让她在几十秒内发情得一塌糊涂,比较通常的敏感带,稍作抚摸就能让她湿透,随便什么地方的肌肤,差不多都已经有了正常女人敏感带的效果。

至于精神层面,如果不是韩玉梁充满恶意地放了一个钩子把她钓住,留下一个还有机会逃出去恢复正常人生活的幻想的话,她其实早就该在他花样实验各种房中秘术的过程中,沉湎于肉欲不可自拔,彻底堕落掉了。

但那样就起不到惩罚的作用。他要让她因自己为虎作伥的恶行付出代价。

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好几次在她露出痴痴傻傻的表情品尝美味一样舔精液,自慰到满地喷淫水的时候,他还搬出了她的妹妹,这个她唯一还算在乎的人,来给她制造一点坚持的动力。

这样不断帮她延续精神力的直接效果,就是她最后残存的理性几乎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他一点也不怀疑,如果他这会儿下令让马紫君去吃狗屎,她马上就会去把塞克西的宠物犬拉过来扒开屁股抠东西往嘴里送。

在职业调教师的角度,这样让对方把顺从的目标绑定在自己身上其实是失败的表现。

可韩玉梁并不需要在意。

他期待的,是把溺水的马紫君一点点拉到岸边,然后在她以为自己得救的那一刻,把她丢进深渊。

下坠中的绝望和被背弃的痛苦,将是她所犯罪孽的最好答复。

看着抬起头,正在用舌尖和手指把呛出来的精液贪婪扫回到嘴里吃掉的马紫君,他拿过一张湿巾,温柔地递给了她。

上午将屁眼的开发彻底完成后,马紫君的身体所有的定制目标都已经完成,没有什么多余的课程还需要进行。在她一插入就软体动物一样蠕动着吸吮上来的肛门中发射了一次后,韩玉梁把下午的调教课安排为忍耐力训练。

内容也非常简单。

马紫君被固定在方形架上,带上口球和眼罩,下方摆着一个暖风机,从她的双脚之间向上缓缓吹拂温暖的气流。

出风口上套着锥形管,能让气流准确的拂过发达的阴蒂。口球中有个软吸管,会往她的嘴里一点点送入纯净水。

完成固定后,韩玉梁在她的乳头和阴蒂上很轻很轻地揉了几下,贴着腰侧施展“情丝绕”把她的身体敏感度再次提升一级,接着转身离开。

“你做好考试结束的准备了,对吗?”塞克西正在忙另一单生意,视线没有离开眼前的最新款平板电脑。

“你周三就给我打过满分了。”韩玉梁坐下伸了个懒腰,“出发的准备做好了么?如果没做好,我准备回家住几天,我有点想念我的小女友了。”

塞克西放下平板,微笑着说:“很遗憾,韩兄,你没有时间回去了。你对马紫君的特殊要求耽搁了你的时间,我们这边已经准备完毕,在你对马紫君的处罚结束后,你的任务就要开始了。”

韩玉梁皱起眉,“那我可以回去道个别么?”

“最好不要,寒狐已经去跟叶所长交涉了,大家设法给你制造了一个不存在的任务,你的小助手许姑娘将做为掩护出动。今天下午开始,韩玉梁就已经不在新扈市。在新扈的,是新生代天才调教师,花耀麟。”

“这是谁起的名字?不怎么样啊……”韩玉梁皱了皱眉,“我的新身份做好了?”

“呐,这是所有相关证件。”塞克西拿出一个档案袋,推到他的面前,“和人物的完整过往经历,你有超绝的记忆力,希望你能好好记在心里。”

韩玉梁打开扫视一遍,看来,这并不是单纯的凭空虚构的人物,而是个容貌上与他有几分神似,就算不做装扮,说是照片失真也能蒙混过去的身份。

姓名花耀麟,此前的人生乏善可陈,年纪轻轻辍学后混迹黑道,实际上已经失踪多年。

专门为韩玉梁量身打造的后续,则是花耀麟在不为人知的秘密地点潜心修行,终于掌握了被称为“魔手”的调教技巧,自己起了个绰号花夜来,决心成为暗黑界对付女人的高手。

“真俗气。”韩玉梁抱怨了一句,把这些用来增加真实度的资料迅速塞进脑海。对应的证照到是很全,银行卡、驾照、手机号码的当代社会生存三件套都已经可以使用。银行卡里还存了两万块,绑定好了手机号码的一切业务,“然后呢?”

“明天一早,飞鼠会来帮你做一个简单的妆容,并带来你这趟必须的行李。杀医也会一起,他来为你放置你体内的接收器,保证凭海蛇的技术绝对探查不出来。”

“杀医?”韩玉梁挑了挑眉,这个代号他没有印象,“雪廊来新人了?”

塞克西大笑起来,“怎么可能。杀医加入有好几年了,不过因为一些事情转去了北美邦那边活动,最近天火造成的损失太大,他作为和天火没有直接冲突的目标,来黑街这边支援一下日常工作。”

“一些事情?”

“这个你最好去问幽灵或者杀医本人,我不方便透露合作伙伴的隐私。”

韩玉梁皱眉道:“他要在我身上动刀子,我总要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塞克西耸耸肩,“抱歉,无可奉告。”

“好吧,稍等。”韩玉梁干脆去打了个电话,直接打给了雪廊的幽灵——沈幽。

沈幽倒是非常大方,直接交了底。

杀医名叫森长定,孤儿,真实姓名不详,因为长成后容貌俊美,又是在东瀛黑帮出道,就用了东瀛历史上一位有名的美少年的名字。

而他和沈幽之间的瓜葛也不算复杂,就是稍微有点肥皂剧的味道。

森长定追求过沈幽,但沈幽选择了前男友。

沈幽前男友在一次任务中重伤,当时只能交给杀医来进行急救。

急救失败,沈幽恢复成单身。

尽管大家都知道杀医已经尽力了,感到纠结的森长定还是远渡重洋,去了北美邦那边的雪廊,一别数年。

韩玉梁听完,问了一句:“那小子现在还俊美么?”

沈幽嗯了一声,“他以前长得像柏原崇,现在就像是长了胡子的柏原崇。”

挂掉电话,搜索了一下柏原崇这个人的长相后,韩玉梁暗暗盘算,等这次办完事,收了汪媚筠这个报酬,看来要抓紧点把沈幽弄到手才行了。

“也就是说,明天上午我就要开始行动?”

“对,”塞克西点头说,“不过,马紫君的处理恰好顺路,咱们可以先送货。你确定不需要带上医生和破坏理性的药物吗?客户完全不允许肉娃娃有独立的人格存在。”

“那你就带上……等等,明天就出发了,任务需要注意什么,该怎么行动,还没人跟我说呢?”

“这里有行动的各种方案,”塞克西变戏法一样又掏出一个硕大的牛皮纸袋,“但方案是方案,真到了那边,主要靠的还是你个人的应变。海蛇目前对我们还算信任,我也会为你多方面打点妥当。另外,这里有你可能会遇到的三个女性资料,她们和马紫君不同,是这次海蛇得到的货物,是不该成为地下世界性奴的无辜者。我希望你记住她们的情况,从现在开始,说服自己,不要抱有任何同情的念头,给自己找到卧底的决心,对她们,把自己当成真正的调教师。”

“诶?”最后的转折让韩玉梁还有点不太适应,笑道,“原来不是要我救出她们么?”

塞克西摇了摇头,“海蛇被寒狐带人打掉,才是拯救她们的正确方式。到时候一起被救出来的,将是几十甚至上百个无辜的女性受害者,为此,那三个姑娘做出适当的牺牲,也是必要的。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有什么心理障碍。”

“哈哈哈,”韩玉梁笑了几声,掏出资料摆在桌上,“我只会在一种情况下产生心理障碍。”

“哪种情况下?”塞克西很配合地发问。

“她们太丑。”

那三个女人并不丑。

想想也知道,海蛇初次涉足高端定制业务,从一个妞几万块的批发买卖切换到价格以百万为单位的层次,怎么可能不准备上好的素材来匹配打算聘请的调教师。

第一个受害者叫王燕玲,被绑架的女高中生。

第二个受害者叫崔彩顺,曹族人,已婚少妇。

第三个受害者叫莎莉·汤普森,来自欧洲的金发少女,在东亚邦旅行期间遭到黑道分子劫持,勒索到赎金后转卖给人贩子。

单纯从资料带的照片上只能看出三个姑娘都很年轻,样貌不差。

这就够了。韩玉梁又不是什么响当当的正人君子,能尽情玩弄三个漂亮女人还不用有什么道德压力,简直是他当采花贼的时候梦寐以求的情景。

比较可惜的是,王燕玲与莎莉都还是处女,调教过程中应该不会允许破瓜。

所幸剩下那个少妇崔彩顺娇小丰腴,一看就是有经验的男人喜欢的那种类型。

把三个女人的情况大致了解一下后,韩玉梁对着那一大堆资料,认真钻研起来。

所谓方案,其实就是各种应对的方式。

对过目不忘的他来说,记下来不难,关键还是演技。

“塞克西,这次的事情处处都和你们有关,你们就不怕万一海蛇最后没有完蛋,或者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回来找你们麻烦么?”全都看完记完之后,韩玉梁在心中梳理一遍,颇有几分好奇地问。

“做这种事,必然会有风险。”塞克西微笑着看向窗外的皑皑白雪,“可如果有风险就都不去做,那么,海蛇这样的组织,该由谁来解决呢?”

“你这话真有好人的味道。”韩玉梁端起水,笑道,“敬你一杯。”

“不不不,我们可没想过要做好人。好人是不会来赚这种钱的。”塞克西放下平板电脑,屏幕上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女人正在撅着屁股被九尾鞭抽打,发出啪啪的清脆声音。

他端起咖啡,和韩玉梁的水杯遥遥隔空作势一碰,抿了一口,“而且好人要受的约束太多了。我们更愿意做稍微有点正义感的坏人,坏人办起事来方便得多。”

韩玉梁笑道:“妙极,你我堪称志同道合,晚上一定要共饮一杯。敬这有正义感的坏人。”

然而晚上他喝了不止一杯,甚至,不止一瓶。

西洋红酒入口没什么感觉,后劲儿却颇大,吃饱喝足,聊着许多地下世界的轶闻,聊着各种和女人有关的事,韩玉梁的脑袋,也渐渐变的昏昏沉沉。

等回卧室躺了一会儿,略起兴致,准备让马紫君上来骑着他用屁眼套一发出来的时候,他才忽然想起一件事。

那个已经调教完毕可以装船的优秀玩具,这会儿还在调教室里被绑着吹风玩放置Play呢。

将近八个小时,马紫君在固定架上出了不知多少汗,焦躁和渴望早已燃烧到极限。

被放下来,得到做爱的许可后,她连饭也顾不上吃,就匆匆爬到了韩玉梁的身上。

明明已经腰酸腿软,明明浑身上下都没什么力气,她还是咬着牙用布满黏液的蜜壶套住他硕大的鸡巴拼命扭动,在一次次高潮中狂乱地揉搓着一周就大了半个罩杯的乳房。

这个晚上,她硬是用骑乘位做到小腿抽筋了三次……

对马紫君这样的女人,韩玉梁还不至于心慈手软到惦记着一夜夫妻百日恩,隔天一早,就让塞克西的手下将她打包送上厢式货车,运送往他们下午就要去乘坐的船上。

虽然不方便见面,但叶春樱托舒子辰给韩玉梁带来了一个行李箱,里面按照汪媚筠的提醒准备好了很多身夏装——海蛇用那个三个女人考验调教师的场所,是东南方一个隐秘的小岛,那边已经算是热带,并不受深冬影响。

在舒子辰的身边,韩玉梁第一次看到了杀医森长定。

杀医这个代号显然指的是会杀人的医生,而不是充满了医闹味道的那个含义。所以森长定的身上穿着一件颇为破旧的白大褂,不怎么修边幅的感觉。但即便是邋里邋遢的模样,也不得不承认,那的确是个很俊美的男人。

韩玉梁不愿意对男人浪费太多心思形容,简单地说,的确像是留了胡子的柏原崇。只不过,比那个美少年演员气质阴郁得多,黑漆漆的眸子里甚至透着一股死亡的灰败感。

互相介绍之后,韩玉梁不太客气地问:“杀人和救人,你到底更擅长哪个?”

森长定面无表情地回答:“杀人。杀人比救人容易太多了。”

“那我能放心让你动手术么?”韩玉梁颇为挑衅地质疑道,“耗子,实在不行你开车带我去春樱以前那个诊所吧,新扈最好的外科医生据说就在那儿呢。”

森长定的情绪没有什么变化,拿出一个金属盒子,很淡定地说:“仅仅是安装这么个小玩意,会阉猫狗的兽医就能搞定。”

舒子辰笑了两声,拍拍韩玉梁的肩膀,“就交给他吧,他医术可能不怎么样,但手术的本事还是很强的。挖弹头更是黑街一绝。”

森长定冷冰冰地说:“不,我把弹头打进人身体里的技术更好。”

韩玉梁捏起那个小电子元件,举到眼前,“你们准备放哪儿?这得在不太显眼的地方动刀吧?”

舒子辰的口吻一派轻松,“让森来决定就好,他最近才做过两次,熟练。”

“你们业务还真够繁忙的。”韩玉梁看着森长定打开的箱子里露出的手术刀,摇了摇头,“行,那就快点决定要割我哪里的肉吧。”

外用麻醉剂涂抹,手术刀切开,皮下埋入,设定好装置,覆盖上那个很小的伤口,全程下来,一共用了不到十分钟,韩玉梁身下趴着的垫子都没捂热,就听见森长定很冷漠地说了句OK。

韩玉梁以前经常看叶春樱给到诊所的病人打针。

这次发射器藏匿的位置,就在左臀上半部分腰下不远、叶春樱给人打针比较喜欢扎的那个地方。

舒子辰调试了一下,给沈幽发了条信息。可能是进行了一下连接实验,韩玉梁很快感到那一小块肿胀中发出微微的热量。

“好,咱们可以出发了。”等到舒子辰给韩玉梁大概打理了一下容貌,主要改变了一点发型肤色后,塞克西裹着厚厚的毛皮大衣出来,笑眯眯地说,“你不晕船吧?咱们可要航行好几天呢。”

韩玉梁犹豫了一下,道:“我坐过小船,不怎么晕。”

可惜,那是一条大船。

大得超出韩玉梁想象,在港口看到每一个运进去的集装箱,就差不多有房子那么大。

看着码头熙熙攘攘的工作人员,他忍不住皱眉道:“我都不知道卖情趣玩具原来这么赚钱。”

塞克西笑着抖了抖皮大衣上的雪,冲着远处破冰船的方向哈了口白气,“你得知道,这个世界现在有超过十三亿女人,我们的玩具本来就很赚。不过,这船不是我们公司的,只是租用而已。租金海蛇那边付。”

韩玉梁看向船侧的硕大LOGO,除了中文的玛尔斯克之外,还标识着好几种语言。

走近一些后,他曾经被火车刷新过一次的震撼感,再次突破到新的高度。

尽管他自学来的那些知识已经足够让他理解眼前的钢铁巨兽为什么不会沉进海中,但货真价实站在旁边,发现自己就像蚂蚁一样渺小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怀疑这东西到底能不能平安离开海港。

作为亚洲区的负责人,塞克西当然不可能有空到一路把韩玉梁送过去。

两个五大三粗的助手,才是韩玉梁此行的同伴。

一个叫比洛,一个叫乔,汉语不怎么样,只负责和海蛇那边交接,顺便稍微保障一下韩玉梁的安全。

此外还有两个已经在船上的商务助理,但她们的工作就和韩玉梁这边关系不大了,唯一有可能交集的地方,就是彻底处理好马紫君后,把马紫君交给她们。

据说船上已经布置好一切,韩玉梁登船休息一下后,就可以按步骤开始执行计划。

结果他晕船了。

整整一个下午,他都在自己的小房间里躺着,脸色苍白浑身冒汗,拼命运功适应着这种随着海浪漂浮,平衡感被搅和得天翻地覆的滋味。

直到深夜零点过后,他才适应过来,找到比洛,从他那儿搞了点酒和吃的,随便塞了些,匆忙往下层货舱过去。

马紫君还在那儿等他,抱着最后一线希望。

那也是她最后区别于货物的地方。

据说明天傍晚船靠岸的时候就要交货了,他如果动作不快点,万一操作失败,对方比预想中坚强,那么跟着上船的医学专家还来得及用药物做最后处理。

乔带路,在底舱的小房间外停下,拿出钥匙,递给他。

韩玉梁开门,看向里面。

屋内很黑,地方也并不大,除了船上机器发出的声音外,就只有马紫君在里面发出的奇妙喘息声。

娇媚,又紧张。

外面的昏暗灯光投进门口,把韩玉梁的影子拉长,连接在屋内的黑暗中。

“马紫君,你在等我么?”他清清嗓子,开口。

马紫君颤声回应:“是……是的,我在等您,主人。我一直……一直在忍耐。忍耐着……等您……救我。”

“我说过,让你在逃走之前尽可能保存体力的吧。为什么这里到处都是你淫乱的味道?”

带着明确的责怪意味,韩玉梁沉声说道,同时,打开了屋内的灯。

“别!不要……看我!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呜呜……我实在……实在是……忍不住了……主人你太久……没来……呜呜……”

打开的灯光下,被铁链栓着脖子的马紫君棉服解开,毛衣掀起,裤子褪到大腿,用颇为少女的鸭子坐姿势靠在床头,一手玩弄着红肿的乳头,一手伸在湿淋淋的下体,一边道歉,一边继续疯狂地自慰。

灯打开后,她看向韩玉梁,但目光的焦点,却好像落在了更远的地方。

旋即,她不知道第几次地,一边发出狗一样的哈哈呼气声,一边高潮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