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29章 果然还是女儿好

近期闭关赶稿,对评论的回复可能延迟较多。

不好意思。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十四集已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其实韩玉梁也没把握张萤微下午到底会不会回来。

但他知道,自己等得起。

下午不回来,晚上也总是要回来的。

他简单收拾一下,把王悦芹绑好丢在床上,塞住嘴巴,去给叶春樱打了个电话,说晚上未必能回去吃饭。之后从冰箱翻出瓶饮料,咕咚咕咚灌下去,姑且算是补充了点精力。

当娘的美是美,但一来年纪大了皮肉终归还是不够紧凑,二来,是个给人当不进宅外室的,连奸污良家女子的那点邪念之快,都减弱起码八成。

所以他最盼着的,还是母女大被同眠的那点念想。

他那个时代的江湖,女子红颜易老,女儿大了的,娘往往已经一脸风霜,而且鲜有同院同屋的,他想吃母女丼,也找不到下嘴的地方。

多了这份新奇刺激在里面,那娇小可爱的张萤微,都平添几分情爱的诱惑。

转了一圈回来,韩玉梁索性拿起王悦芹的手机,发短信问了一句:“中午忙完还回来休息吗?”

很快,回复就到了。

“嗯,回去。晚上请假了。我有点事。你还没睡呢?”

“马上睡了。”看之前这母女俩的短信互动,王悦芹基本就是个讨好巴结的形象,韩玉梁寻思了一下,把写好的四个字删掉,重新编写了一条,“我等你回来吧,工作累吗?”

“到家再说吧,骑车子呢。”

哟,那算算距离,估计不久就该到了。

他回了个好,丢开手机,四下打量一眼,抓起王悦芹,过去打开衣柜,把她放进里面,端正摆成坐姿,正对着软绵绵的大床,敞开柜门,让她能把将发生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跟着,他拿出自己手机,赤裸裸走到玄关,调整好口罩位置,站在门后静静等待。

不多时,门锁插进了钥匙,轻轻一响,打开。

张萤微神情颇为疲倦,迈步走了进来。

她把包挂在进门衣架上,反手关好房门,蹬掉凉鞋,弯腰拿拖鞋的时候,才突然发现,自己身后竟然有一双粗壮结实的腿。

心中一惊,她慌忙转身站起,伸手就要去刚挂上的包里掏东西。

韩玉梁哪儿会给她这个机会,抢上一步,伸手一揽,抱起她捂住嘴巴就往里面拖去,皮包掉在地上,里面东西散落一片。

“嗯呜!呜呜!”张萤微连声闷哼,双手又掐又恼,两只脚丫连连踢打,把脱了跟的凉鞋都甩飞出去。

韩玉梁平日鲜少用强,因此一到能不必压抑兽性的机会,便乐于多享受享受女子拼命挣扎却被渐渐征服不得不无奈承受的美妙滋味。他把张萤微往沙发上一压,留下一手捂紧她的嘴巴,另一手毫不客气,先将裙子掀上去,往小巧圆润的屁股上结结实实捏了一把。

大概错以为是劫匪入门见色起意,张萤微喘息几下,竟迅速平静下来,双手抬起,做了个投降的姿势,任他在臀部如何猥亵,仍是一动不动。

韩玉梁犹豫一下,稍稍松开了手。

果然,她没有大叫大嚷,而是轻声说:“大哥,你要干什么?”

韩玉梁放粗嗓子,知道她不好意思仔细打量赤裸男人,暂时不担心被认出来,哑声道:“你猜。”

“大哥,你……你要是缺钱,我妈那儿有。你……你要是缺女人解闷,你拿走钱,洗头巷……那边女人多得是。你要是性侵我,我一定会报案,并纠缠到特安局那边,对你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韩玉梁把她内裤往下扯去,还挺好奇她能这么保持镇定到什么时候,“我不在乎什么特安局。”

张萤微的呼吸有些急促,她眯起眼睛看了下刚才掉在地上的眼镜,说:“我……我爸是黑街的人。鑫洋商贸的老板。不信……你可以问你上头的人。”

“哼哼。”韩玉梁冷笑几声,手掌捏捏小屁股蛋,心想还是青春年少的姑娘一身弹力手感最好,口中道,“你爸是谁也不好使。你真当王文珊后头就没人么?”

张萤微浑身一紧,也不知道是因为热乎乎的手掌滑倒了她纤细笔直的大腿内侧,还是因为被他的话碰到了要害。

她咬唇沉默片刻,轻声说:“我……我和文珊关系那么好,我不懂你什么意思。她、她被刘峰那个社会青年骗了,要出什么问题,你该找刘峰才对。”

韩玉梁来来回回在她腿上摸了几圈,皮肤滑嫩,就是曲线不如许婷那么匀称修长,也少了些肌肉,腴软,弹力逊色几分。

“王文珊说是你干的。”他想了想,这种青嫩姑娘,直接诈一下,肯定比问话好使,“她说你给她喂了东西,才让她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我……没有……”张萤微白皙的喉头蠕动了一下,不着痕迹地往里挪了挪。

可韩玉梁立刻跟上,仍将她面朝下压住,不给她胡乱打量的机会,从后面掀开她的头发,爱抚修长的脖颈,淡淡道:“可她说有,我看,不如我把你带去找她,和她对质好了。”

“我没有!”张萤微的语气顿时变得激动了几分,声调都略微发尖,她马上意识到自己失态,又补充说,“她最近……脑子不正常,你还是赶紧带她去医院看看吧。看在……你是她亲戚朋友的份上,你走了我也不报警。”

感觉到一根硬梆梆的棍状物已经在大腿上划来划去,她的喘息更加急促,不安地说:“你想知道什么,咱们……咱们可以慢慢谈,你……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

“不能。”韩玉梁按着她的腰,又道,“她说她最近的所有变化都是被你害的,我看……不如这样,我把你绑起来,先放着。我拿你的钥匙走,去把王文珊接来。既然你们关系那么好,让她来家里看看你,你总没有意见吧?”

“我……我都说了她脑子最近有问题!我不见她,不见!”张萤微似乎察觉到了不对,“你不是文珊的亲戚朋友,我不信,我没见过你,我不认识你……你肯定不是。文珊的熟人,都介绍给我认识过。没有你这么壮的男人……你到底是谁?”

这时,她包里摔出到地上的手机响了。

韩玉梁春风化雨手一拂,闭死了张萤微下颌的咬肌和喉咙,让她无论如何也张不开嘴,讲不出话,跟着一肘压住她让她无法抬身看到他在做什么,探出手掌隔空运力一握,使出玄天诀中“伏龙擒凤”的上乘内功,那手机一跳,便稳稳落在他的掌心。

外屏一看,号码显示为“大哥助理”,他略一思忖,拒接,翻开盖子滴滴摁了一通,发条短信过去,“我妈在呢,不方便接电话,短信说吧。”

他看一眼张萤微,解开她下颌禁锢,笑道:“你到是挺会骗人,你要真是鑫洋商贸的千金,还能用这种旧款破手机?”

张萤微摸着自己的面颊,对刚才怎么也张不开口的感觉无比奇怪,皱着眉说:“我……是私生女,我嫌我妈……赚的钱脏,不愿意花她的。”

“倒是挺有志气。”

“是婷婷让你来这样吓唬我的吗?”

韩玉梁心中一震,没料到还是被这小姑娘识穿,不过担心对方有诈,仍道:“你说的可是白鸟夜总会的那个头牌婷婷?”

“别装傻了,她说你有功夫,说你……说你行侠仗义,她知道我家,中午找过我,下午你就来了,你敢摘了口罩,让我看看你的脸吗?”张萤微用力一挣,侧身靠在沙发上,盯着韩玉梁道,“你……你为什么跑来我家脱光衣服?我妈呢?你到底要干什么!”

韩玉梁正要敷衍两句,手里那部手机震了起来。

是回复的短信。

“我已经联系冥王的人,你不必往大少那里去了。药正常吃见效的确会很慢,可能你同学消化系统有出血点,让药见了血,你是按口服给的,药量大,万一口腔有溃疡或者肠胃不好,口服的药进到血里,情况就很可怕了。我个人建议,你最好不要再在宿舍这样用药了。”

韩玉梁心中顿时一片敞亮,豁然开朗。

原来如此!

这事果然和“冥王”带来黑街的毒品黑天使有关。

张三少都能雇到“冥王”的杀手,可见鑫洋商贸与“冥王”关系匪浅,张萤微拿到黑天使的可能性,绝对有。

她也许是嫉妒王文珊与刘峰出双入对,也许还有什么其他理由,总之,她弄到了一种黑天使,偷偷下在王文珊的吃喝中,让口服的药物一点点改变她,让她变得暴躁易怒,攻击性强,想着这样下去,说不定就会害她和刘峰分手。

然而,最后一次王文珊来找张萤微聊天诉苦的时候,说自己胃痛,可能已经因为最近的恋情不顺或是性格转变而压力过大,有了一些肠胃疾病。

张萤微不知道厉害,依旧悄悄下了药给她。

于是,当晚去和刘峰见面的王文珊,身体正在被黑天使急速侵蚀,改变,直到,酿成了可怕的人间惨剧……

韩玉梁叹了口气,把手机上的内容亮到张萤微的面前,轻声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张萤微的脸色越来越白,冷汗细细渗出,凝聚成豆,顺着她细滑的皮肤滚滚滑落,跌碎在沙发的布艺罩上。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她口唇颤动,片刻之后,还是缓缓说道,“你这都是推测而已,这都和我没有关系。没有。”

韩玉梁抬脚踩住她的胸口,免得她挣扎逃跑,伸手从旁边拿来自己手机,费了点劲儿找出照相功能,对准张萤微手机上那些来往短信中比较能说明问题的,一条条拍了一遍。

她阴着脸盯住他,扔强撑着说:“你拍也没用……那都不是证据。”

“我又不是衙门的堂官。”韩玉梁拍完,把她手机运力一捏,咔嚓一声攥成碎片,丢在地上,把自己手机扔到旁边,搓了搓手,笑道,“我只要知道,你是罪有应得,回去对我家那个小大夫有话可说,也便够了。”

张萤微瞄一眼他胯下缓缓随着真气运行昂起的巨物,颤声说:“你……你不要命了吗?我爸……他不会放过你的。”

“不会放过我的人多了。”他弯腰出手,照旧点在张萤微面颊两侧,让她筋肉受到真气刺激,紧紧咬合,发不出大声叫喊,跟着缓缓退后两步,悠然道,“不在乎添你一个。”

“嗯嗯!”想要呼救喊不出来,张萤微爬下沙发,跌跌撞撞跑去捡起自己的包,拎着就往家门口逃去。

韩玉梁最厌恶的就是这种外貌纯良心机歹毒的女子,兽性即起,下手也便没了顾忌,一个箭步出手,就扯着她的头发把她拽回自己怀里,跟着双臂一抄,抱着她便往卧室走去。

张萤微挺头后撞,双足使劲踩他的脚背,无奈身娇体柔,宛如蚍蜉撼树。

韩玉梁瞄一眼王悦芹,见她正圆睁双目看向这边,呜呜摇头,满面哀求之色,要是这会儿拿开她嘴里的东西,必定是要积极请战,代女受淫。

张萤微挣扎间也注意到妈妈赤身裸体被绑在衣柜中,看身上污秽痕迹,多半已经受辱。她气得浑身发抖,指甲抓到哪里,便在那里狠狠挠下。

可惜韩玉梁早有防备,真气运转,一身皮肤绷硬如铁,她用力去挠,反而别得指甲生疼,小拇指留得较长那根,一抓便自行劈裂,疼得她闷哼一声。

一把将她丢到床上,看她娇小身躯在床垫上弹了一弹,韩玉梁故意狞笑一声,恶形恶状飞身扑上,将她一扯压在下方,一边与她随手角力,一边哑声道:“你若肯认错道歉,我便放你一马,否则,就休怪我不知道怜香惜玉。”

“嗯嗯!嗯!”张萤微张不开嘴,但眼神依旧倔强无比,她背抵床头,抬脚蹬着韩玉梁胸膛,瞳孔里像要喷出火来,显然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勿论道歉。

这正中韩玉梁下怀,他出掌揪住张萤微衣领,发力狠狠一扯,将她小巧身影直接拉飞起来,嘶啦一声,衣衫破碎,半裸娇躯也重重摔在另外半边床上。

她反应到快,顺势翻滚下床,手脚并用往门口逃去。

韩玉梁拿起床单拧成长条,甩手一抽,啪的一声缠在她纤细腰肢上,向后一扯,便把她扽飞回床上。

张萤微人虽柔弱,性子倒颇为刚强狠辣,才落到韩玉梁怀里,就挣扎起身,伸手抠向他眼睛。

好,够味,韩玉梁可有许久不曾尝过内里这么野的丫头,气血沸腾,反手一抓握住她纤细腕子,狠狠往两边分开,扯掉口罩,压在床上俯身低头,张嘴就嘬住了她裸露出来的樱红乳头。

张萤微娇小玲珑,身段单薄,那双小奶白白嫩嫩,倒也不显得十分平坦,乳晕不过指尖般大,耸出当中红豆似的一个奶尖儿,嘬进口里,唇舌一压乳肉,才发觉里面还微微有些发硬,是副仍有成长空间的青涩稚乳。

她张不开嘴,不仅喊不出声,还无法用上牙齿这个最有效的武器,急得满头大汗,抬腿想要踢他,可他斜身把她压在下面,一脚脚只能蹬到空气,毫无用处。

不一会儿,那娴熟唇舌就将她两边乳尖拨弄的充血肿胀,在口水中颤巍巍立起。

她面颊浮现淡淡嘴红,脚上不再白费力气,但眼神依旧倔强羞愤,娇小身子也明显在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并不是放弃抵抗任人宰割。

“好,我就喜欢你这种烈性子的胭脂马。许婷就挺野,没想到人不可貌相,你比她竟然还有劲头。”韩玉梁哈哈一笑,将她双手并拢一按,胳膊贴在胸腹上,跟着反身一坐,气沉丹田,像块巨岩把她上半身牢牢压在床垫里,屈腿用膝窝紧紧夹住她双腕,便让她只剩腰以下还能动弹,双乳垫着他的屁股,别说挣扎,连气都喘不过来。

“嗯!嗯嗯——!”张萤微气得泪光盈盈,满面通红,可胸口好像被加了一道石锁,双手也跟铸进了铁里似的,只剩下细长手指还能徒劳屈伸几下。

韩玉梁调整好位置,确定她已成了砧板上的鱼肉,这才慢条斯理扯碎她的裙子丢到地下,伸手抓住她双脚,猛地往上一提,分到两边反折过来,亮出了白皙大腿尽头早就没了内裤遮掩的娇嫩耻丘。

那两条单薄大腿的尽头,是一片颇为丰隆的牝户,自大腿根向中央隆起,好似个扁扁的白包子,但在当中开了一线嫣红透粉的纵裂,外阴紧紧夹着,将两片鱼唇似的花瓣裹在当中,纵然双脚被如此拉开,依然没有开敞几分,只在底端稍稍绽放星点,露出一片晶莹粉泽,隐隐带着丝丝水光。

“嗯!嗯!嗯!”张萤微羞愤至极,拼命用头撞着他的臀背,可惜那肌肉坚硬如铁,除了撞得她自己鼻酸眼晕,再无用处。

如此鲜嫩处子呈在眼前,韩玉梁一条阳具自然而然怒胀昂扬,不过他不久前才在王悦芹身上出过两次,还不至于过于急躁。开苞之道,讲究的是循序渐进,否则女子痛苦,男人也享受不足。

他双肘压住张萤微膝窝,让她乱踢乱挺的双脚只能往空中蹬踏,小小阴户冲着天花板,随着她扭动挣扎,牝肉也跟着微微抽动,似个小小活物,诱人的紧。

扒开张萤微两瓣丰凸媚肉,他仔细欣赏起来,满心得意。过往总要趁夜偷香,青天白日颠鸾倒凤的机会虽偶也有之,可女子大都紧张无比,哪儿肯让他细细观察,能在如此明亮的机会下欣赏娇嫩处子的紧致花房,对他其实也是颇为新鲜的体验。

她很爱干净,小小嫩屄上毛发仔细修剪过,只留了倒三角一小片,扒开阴户,里头也一看就是每晚勤洗的,只有突起的小豆子两侧连着花瓣的一线嫩褶中有一层淡淡白色,指尖一抹便什么也不剩下,亮出软软红红的一片媚肉。

拉开膣口,不愧是丰美一线天的好牝,外唇底部兜出一个弧沟,沟内是两瓣薄肉浅浅闭着一个窄缝,窄缝内才是一股股嫩肉芽孢交错团簇成的一个细嫩肉涡,纹路深邃。

龟头光是从这几道关卡闯进去,就能磨出颇为醉人的酸麻滋味。

指肚在舌面蹭些唾沫,韩玉梁舔舔嘴唇,按住她完全被薄皮覆盖的小豆儿,逆着方向轻轻揉了几揉,薄皮向上退开,羞答答露出了更亮更粉的一头芽尖儿。

张萤微唯一能抵抗的动作,就是用被折过来的脚踢韩玉梁的肩,可她蹬了几下,完全不见效果,还震得自己脚踝生疼,知道自己私处正被男人目不转睛看着,悲愤羞耻交加,不禁哭得更加伤心。

她越哭,韩玉梁揉得就越是起劲,酸酸痒痒的滋味很快就包围了小小的阴蒂,在她稚嫩的阴部方圆弥漫。很快,她的鼻息就从纯粹的哽咽,变成掺杂了几分娇喘的奇妙声音。

眼见那小小穴口被他揉得一张一缩,透亮阴津丝丝缕缕分泌、渗出、聚集,在玉门关外成了明显的小小一汪,他轻笑一声,学着片子里看来的风格调侃道:“倔起来挺厉害,这才摸了几下,就已经湿得透透,是不是经常自己揉啊?”

张萤微愤愤一弓身,用额头在他脊背上用力撞了一下。

她打不开下巴,可鼻息已经不足以供给所需,只得翻开嘴唇从牙缝里大口喘气,表情顿时显得颇为怪异。

处置对头家的女眷,可不必考虑太多对方的快活,看洞眼已经湿了七分,韩玉梁觉得差不多到了火候,起身往床下一迈,拉过张萤微刚得了自由的娇躯,就分开她双腿欺近股间,准备先给她开了苞,再用一下午时光慢慢炮制玩弄。

这时,咣当一声,王悦芹竟然五花大绑着从衣柜里扭了出来,摔在地上,泪流满面望着他,用嘴角去蹭床腿,蹭破面颊,蹭掉了嘴里塞着的东西,急忙哀求道:“别……别碰萤萤,求你了……萤萤还没交过男朋友呢,你来操我……你来操我吧……”

评分完成:已经给 snow_xefd 加上 1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