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29章 果然還是女兒好

簡體

近期閉關趕稿,對評論的回覆可能延遲較多。 book18.org

不好意思。 book18.org

本文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另有《都市偷香賊》第十四集已於阿米巴星球發布。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其實韓玉梁也沒把握張螢微下午到底會不會回來。 book18.org

但他知道,自己等得起。 book18.org

下午不回來,晚上也總是要回來的。 book18.org

他簡單收拾一下,把王悅芹綁好丟在床上,塞住嘴巴,去給葉春櫻打了個電話,說晚上未必能回去吃飯。之後從冰箱翻出瓶飲料,咕咚咕咚灌下去,姑且算是補充了點精力。 book18.org

當娘的美是美,但一來年紀大了皮肉終歸還是不夠緊湊,二來,是個給人當不進宅外室的,連姦污良家女子的那點邪念之快,都減弱起碼八成。 book18.org

所以他最盼著的,還是母女大被同眠的那點念想。 book18.org

他那個時代的江湖,女子紅顏易老,女兒大了的,娘往往已經一臉風霜,而且鮮有同院同屋的,他想吃母女丼,也找不到下嘴的地方。 book18.org

多了這份新奇刺激在裡面,那嬌小可愛的張螢微,都平添幾分情愛的誘惑。 book18.org

轉了一圈回來,韓玉梁索性拿起王悅芹的手機,發簡訊問了一句:「中午忙完還回來休息嗎?」 book18.org

很快,回復就到了。 book18.org

「嗯,回去。晚上請假了。我有點事。你還沒睡呢?」 book18.org

「馬上睡了。」看之前這母女倆的簡訊互動,王悅芹基本就是個討好巴結的形象,韓玉梁尋思了一下,把寫好的四個字刪掉,重新編寫了一條,「我等你回來吧,工作累嗎?」 book18.org

「到家再說吧,騎車子呢。」 book18.org

喲,那算算距離,估計不久就該到了。 book18.org

他回了個好,丟開手機,四下打量一眼,抓起王悅芹,過去打開衣櫃,把她放進裡面,端正擺成坐姿,正對著軟綿綿的大床,敞開櫃門,讓她能把將發生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book18.org

跟著,他拿出自己手機,赤裸裸走到玄關,調整好口罩位置,站在門後靜靜等待。 book18.org

不多時,門鎖插進了鑰匙,輕輕一響,打開。 book18.org

張螢微神情頗為疲倦,邁步走了進來。 book18.org

她把包掛在進門衣架上,反手關好房門,蹬掉涼鞋,彎腰拿拖鞋的時候,才突然發現,自己身後竟然有一雙粗壯結實的腿。 book18.org

心中一驚,她慌忙轉身站起,伸手就要去剛掛上的包里掏東西。 book18.org

韓玉梁哪兒會給她這個機會,搶上一步,伸手一攬,抱起她捂住嘴巴就往裡面拖去,皮包掉在地上,裡面東西散落一片。 book18.org

「嗯嗚!嗚嗚!」張螢微連聲悶哼,雙手又掐又惱,兩隻腳丫連連踢打,把脫了跟的涼鞋都甩飛出去。 book18.org

韓玉梁平日鮮少用強,因此一到能不必壓抑獸性的機會,便樂於多享受享受女子拚命掙扎卻被漸漸征服不得不無奈承受的美妙滋味。他把張螢微往沙發上一壓,留下一手捂緊她的嘴巴,另一手毫不客氣,先將裙子掀上去,往小巧圓潤的屁股上結結實實捏了一把。 book18.org

大概錯以為是劫匪入門見色起意,張螢微喘息幾下,竟迅速平靜下來,雙手抬起,做了個投降的姿勢,任他在臀部如何猥褻,仍是一動不動。 book18.org

韓玉梁猶豫一下,稍稍鬆開了手。 book18.org

果然,她沒有大叫大嚷,而是輕聲說:「大哥,你要幹什麼?」 book18.org

韓玉梁放粗嗓子,知道她不好意思仔細打量赤裸男人,暫時不擔心被認出來,啞聲道:「你猜。」 book18.org

「大哥,你……你要是缺錢,我媽那兒有。你……你要是缺女人解悶,你拿走錢,洗頭巷……那邊女人多得是。你要是性侵我,我一定會報案,並糾纏到特安局那邊,對你也不是什麼好事吧?」 book18.org

韓玉梁把她內褲往下扯去,還挺好奇她能這麼保持鎮定到什麼時候,「我不在乎什麼特安局。」 book18.org

張螢微的呼吸有些急促,她眯起眼睛看了下剛才掉在地上的眼鏡,說:「我……我爸是黑街的人。鑫洋商貿的老闆。不信……你可以問你上頭的人。」 book18.org

「哼哼。」韓玉梁冷笑幾聲,手掌捏捏小屁股蛋,心想還是青春年少的姑娘一身彈力手感最好,口中道,「你爸是誰也不好使。你真當王文珊後頭就沒人麼?」 book18.org

張螢微渾身一緊,也不知道是因為熱乎乎的手掌滑倒了她纖細筆直的大腿內側,還是因為被他的話碰到了要害。 book18.org

她咬唇沉默片刻,輕聲說:「我……我和文珊關係那麼好,我不懂你什麼意思。她、她被劉峰那個社會青年騙了,要出什麼問題,你該找劉峰才對。」 book18.org

韓玉梁來來回回在她腿上摸了幾圈,皮膚滑嫩,就是曲線不如許婷那麼勻稱修長,也少了些肌肉,腴軟,彈力遜色幾分。 book18.org

「王文珊說是你乾的。」他想了想,這種青嫩姑娘,直接詐一下,肯定比問話好使,「她說你給她喂了東西,才讓她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book18.org

「我……沒有……」張螢微白皙的喉頭蠕動了一下,不著痕跡地往裡挪了挪。 book18.org

可韓玉梁立刻跟上,仍將她面朝下壓住,不給她胡亂打量的機會,從後面掀開她的頭髮,愛撫修長的脖頸,淡淡道:「可她說有,我看,不如我把你帶去找她,和她對質好了。」 book18.org

「我沒有!」張螢微的語氣頓時變得激動了幾分,聲調都略微發尖,她馬上意識到自己失態,又補充說,「她最近……腦子不正常,你還是趕緊帶她去醫院看看吧。看在……你是她親戚朋友的份上,你走了我也不報警。」 book18.org

感覺到一根硬梆梆的棍狀物已經在大腿上划來划去,她的喘息更加急促,不安地說:「你想知道什麼,咱們……咱們可以慢慢談,你……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 book18.org

「不能。」韓玉梁按著她的腰,又道,「她說她最近的所有變化都是被你害的,我看……不如這樣,我把你綁起來,先放著。我拿你的鑰匙走,去把王文珊接來。既然你們關係那麼好,讓她來家裡看看你,你總沒有意見吧?」 book18.org

「我……我都說了她腦子最近有問題!我不見她,不見!」張螢微似乎察覺到了不對,「你不是文珊的親戚朋友,我不信,我沒見過你,我不認識你……你肯定不是。文珊的熟人,都介紹給我認識過。沒有你這麼壯的男人……你到底是誰?」 book18.org

這時,她包里摔出到地上的手機響了。 book18.org

韓玉梁春風化雨手一拂,閉死了張螢微下頜的咬肌和喉嚨,讓她無論如何也張不開嘴,講不出話,跟著一肘壓住她讓她無法抬身看到他在做什麼,探出手掌隔空運力一握,使出玄天訣中「伏龍擒鳳」的上乘內功,那手機一跳,便穩穩落在他的掌心。 book18.org

外屏一看,號碼顯示為「大哥助理」,他略一思忖,拒接,翻開蓋子滴滴摁了一通,發條簡訊過去,「我媽在呢,不方便接電話,簡訊說吧。」 book18.org

他看一眼張螢微,解開她下頜禁錮,笑道:「你到是挺會騙人,你要真是鑫洋商貿的千金,還能用這種舊款破手機?」 book18.org

張螢微摸著自己的面頰,對剛才怎麼也張不開口的感覺無比奇怪,皺著眉說:「我……是私生女,我嫌我媽……賺的錢髒,不願意花她的。」 book18.org

「倒是挺有志氣。」 book18.org

「是婷婷讓你來這樣嚇唬我的嗎?」 book18.org

韓玉梁心中一震,沒料到還是被這小姑娘識穿,不過擔心對方有詐,仍道:「你說的可是白鳥夜總會的那個頭牌婷婷?」 book18.org

「別裝傻了,她說你有功夫,說你……說你行俠仗義,她知道我家,中午找過我,下午你就來了,你敢摘了口罩,讓我看看你的臉嗎?」張螢微用力一掙,側身靠在沙發上,盯著韓玉梁道,「你……你為什麼跑來我家脫光衣服?我媽呢?你到底要幹什麼!」 book18.org

韓玉梁正要敷衍兩句,手裡那部手機震了起來。 book18.org

是回復的簡訊。 book18.org

「我已經聯繫冥王的人,你不必往大少那裡去了。藥正常吃見效的確會很慢,可能你同學消化系統有出血點,讓藥見了血,你是按口服給的,藥量大,萬一口腔有潰瘍或者腸胃不好,口服的藥進到血里,情況就很可怕了。我個人建議,你最好不要再在宿舍這樣用藥了。」 book18.org

韓玉梁心中頓時一片敞亮,豁然開朗。 book18.org

原來如此! book18.org

這事果然和「冥王」帶來黑街的毒品黑天使有關。 book18.org

張三少都能僱到「冥王」的殺手,可見鑫洋商貿與「冥王」關係匪淺,張螢微拿到黑天使的可能性,絕對有。 book18.org

她也許是嫉妒王文珊與劉峰出雙入對,也許還有什麼其他理由,總之,她弄到了一種黑天使,偷偷下在王文珊的吃喝中,讓口服的藥物一點點改變她,讓她變得暴躁易怒,攻擊性強,想著這樣下去,說不定就會害她和劉峰分手。 book18.org

然而,最後一次王文珊來找張螢微聊天訴苦的時候,說自己胃痛,可能已經因為最近的戀情不順或是性格轉變而壓力過大,有了一些腸胃疾病。 book18.org

張螢微不知道厲害,依舊悄悄下了藥給她。 book18.org

於是,當晚去和劉峰見面的王文珊,身體正在被黑天使急速侵蝕,改變,直到,釀成了可怕的人間慘劇…… book18.org

韓玉梁嘆了口氣,把手機上的內容亮到張螢微的面前,輕聲說出了自己的推測。 book18.org

張螢微的臉色越來越白,冷汗細細滲出,凝聚成豆,順著她細滑的皮膚滾滾滑落,跌碎在沙發的布藝罩上。 book18.org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她口唇顫動,片刻之後,還是緩緩說道,「你這都是推測而已,這都和我沒有關係。沒有。」 book18.org

韓玉梁抬腳踩住她的胸口,免得她掙扎逃跑,伸手從旁邊拿來自己手機,費了點勁兒找出照相功能,對準張螢微手機上那些來往簡訊中比較能說明問題的,一條條拍了一遍。 book18.org

她陰著臉盯住他,扔強撐著說:「你拍也沒用……那都不是證據。」 book18.org

「我又不是衙門的堂官。」韓玉梁拍完,把她手機運力一捏,咔嚓一聲攥成碎片,丟在地上,把自己手機扔到旁邊,搓了搓手,笑道,「我只要知道,你是罪有應得,回去對我家那個小大夫有話可說,也便夠了。」 book18.org

張螢微瞄一眼他胯下緩緩隨著真氣運行昂起的巨物,顫聲說:「你……你不要命了嗎?我爸……他不會放過你的。」 book18.org

「不會放過我的人多了。」他彎腰出手,照舊點在張螢微面頰兩側,讓她筋肉受到真氣刺激,緊緊咬合,發不出大聲叫喊,跟著緩緩退後兩步,悠然道,「不在乎添你一個。」 book18.org

「嗯嗯!」想要呼救喊不出來,張螢微爬下沙發,跌跌撞撞跑去撿起自己的包,拎著就往家門口逃去。 book18.org

韓玉梁最厭惡的就是這種外貌純良心機歹毒的女子,獸性即起,下手也便沒了顧忌,一個箭步出手,就扯著她的頭髮把她拽回自己懷裡,跟著雙臂一抄,抱著她便往臥室走去。 book18.org

張螢微挺頭後撞,雙足使勁踩他的腳背,無奈身嬌體柔,宛如蚍蜉撼樹。 book18.org

韓玉梁瞄一眼王悅芹,見她正圓睜雙目看向這邊,嗚嗚搖頭,滿面哀求之色,要是這會兒拿開她嘴裡的東西,必定是要積極請戰,代女受淫。 book18.org

張螢微掙扎間也注意到媽媽赤身裸體被綁在衣櫃中,看身上污穢痕跡,多半已經受辱。她氣得渾身發抖,指甲抓到哪裡,便在那裡狠狠撓下。 book18.org

可惜韓玉梁早有防備,真氣運轉,一身皮膚繃硬如鐵,她用力去撓,反而別得指甲生疼,小拇指留得較長那根,一抓便自行劈裂,疼得她悶哼一聲。 book18.org

一把將她丟到床上,看她嬌小身軀在床墊上彈了一彈,韓玉梁故意獰笑一聲,惡形惡狀飛身撲上,將她一扯壓在下方,一邊與她隨手角力,一邊啞聲道:「你若肯認錯道歉,我便放你一馬,否則,就休怪我不知道憐香惜玉。」 book18.org

「嗯嗯!嗯!」張螢微張不開嘴,但眼神依舊倔強無比,她背抵床頭,抬腳蹬著韓玉梁胸膛,瞳孔里像要噴出火來,顯然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勿論道歉。 book18.org

這正中韓玉梁下懷,他出掌揪住張螢微衣領,發力狠狠一扯,將她小巧身影直接拉飛起來,嘶啦一聲,衣衫破碎,半裸嬌軀也重重摔在另外半邊床上。 book18.org

她反應到快,順勢翻滾下床,手腳並用往門口逃去。 book18.org

韓玉梁拿起床單擰成長條,甩手一抽,啪的一聲纏在她纖細腰肢上,向後一扯,便把她扽飛回床上。 book18.org

張螢微人雖柔弱,性子倒頗為剛強狠辣,才落到韓玉梁懷裡,就掙紮起身,伸手摳向他眼睛。 book18.org

好,夠味,韓玉梁可有許久不曾嘗過內里這麼野的丫頭,氣血沸騰,反手一抓握住她纖細腕子,狠狠往兩邊分開,扯掉口罩,壓在床上俯身低頭,張嘴就嘬住了她裸露出來的櫻紅乳頭。 book18.org

張螢微嬌小玲瓏,身段單薄,那雙小奶白白嫩嫩,倒也不顯得十分平坦,乳暈不過指尖般大,聳出當中紅豆似的一個奶尖兒,嘬進口裡,唇舌一壓乳肉,才發覺裡面還微微有些發硬,是副仍有成長空間的青澀稚乳。 book18.org

她張不開嘴,不僅喊不出聲,還無法用上牙齒這個最有效的武器,急得滿頭大汗,抬腿想要踢他,可他斜身把她壓在下面,一腳腳只能蹬到空氣,毫無用處。 book18.org

不一會兒,那嫻熟唇舌就將她兩邊乳尖撥弄的充血腫脹,在口水中顫巍巍立起。 book18.org

她面頰浮現淡淡嘴紅,腳上不再白費力氣,但眼神依舊倔強羞憤,嬌小身子也明顯在積蓄力量等待時機,並不是放棄抵抗任人宰割。 book18.org

「好,我就喜歡你這種烈性子的胭脂馬。許婷就挺野,沒想到人不可貌相,你比她竟然還有勁頭。」韓玉梁哈哈一笑,將她雙手併攏一按,胳膊貼在胸腹上,跟著反身一坐,氣沉丹田,像塊巨岩把她上半身牢牢壓在床墊里,屈腿用膝窩緊緊夾住她雙腕,便讓她只剩腰以下還能動彈,雙乳墊著他的屁股,別說掙扎,連氣都喘不過來。 book18.org

「嗯!嗯嗯——!」張螢微氣得淚光盈盈,滿面通紅,可胸口好像被加了一道石鎖,雙手也跟鑄進了鐵里似的,只剩下細長手指還能徒勞屈伸幾下。 book18.org

韓玉梁調整好位置,確定她已成了砧板上的魚肉,這才慢條斯理扯碎她的裙子丟到地下,伸手抓住她雙腳,猛地往上一提,分到兩邊反折過來,亮出了白皙大腿盡頭早就沒了內褲遮掩的嬌嫩恥丘。 book18.org

那兩條單薄大腿的盡頭,是一片頗為豐隆的牝戶,自大腿根向中央隆起,好似個扁扁的白包子,但在當中開了一線嫣紅透粉的縱裂,外陰緊緊夾著,將兩片魚唇似的花瓣裹在當中,縱然雙腳被如此拉開,依然沒有開敞幾分,只在底端稍稍綻放星點,露出一片晶瑩粉澤,隱隱帶著絲絲水光。 book18.org

「嗯!嗯!嗯!」張螢微羞憤至極,拚命用頭撞著他的臀背,可惜那肌肉堅硬如鐵,除了撞得她自己鼻酸眼暈,再無用處。 book18.org

如此鮮嫩處子呈在眼前,韓玉梁一條陽具自然而然怒脹昂揚,不過他不久前才在王悅芹身上出過兩次,還不至於過於急躁。開苞之道,講究的是循序漸進,否則女子痛苦,男人也享受不足。 book18.org

他雙肘壓住張螢微膝窩,讓她亂踢亂挺的雙腳只能往空中蹬踏,小小陰戶衝著天花板,隨著她扭動掙扎,牝肉也跟著微微抽動,似個小小活物,誘人的緊。 book18.org

扒開張螢微兩瓣豐凸媚肉,他仔細欣賞起來,滿心得意。過往總要趁夜偷香,青天白日顛鸞倒鳳的機會雖偶也有之,可女子大都緊張無比,哪兒肯讓他細細觀察,能在如此明亮的機會下欣賞嬌嫩處子的緊緻花房,對他其實也是頗為新鮮的體驗。 book18.org

她很愛乾淨,小小嫩屄上毛髮仔細修剪過,只留了倒三角一小片,扒開陰戶,裡頭也一看就是每晚勤洗的,只有突起的小豆子兩側連著花瓣的一線嫩褶中有一層淡淡白色,指尖一抹便什麼也不剩下,亮出軟軟紅紅的一片媚肉。 book18.org

拉開膣口,不愧是豐美一線天的好牝,外唇底部兜出一個弧溝,溝內是兩瓣薄肉淺淺閉著一個窄縫,窄縫內才是一股股嫩肉芽孢交錯團簇成的一個細嫩肉渦,紋路深邃。 book18.org

龜頭光是從這幾道關卡闖進去,就能磨出頗為醉人的酸麻滋味。 book18.org

指肚在舌面蹭些唾沫,韓玉梁舔舔嘴唇,按住她完全被薄皮覆蓋的小豆兒,逆著方向輕輕揉了幾揉,薄皮向上退開,羞答答露出了更亮更粉的一頭芽尖兒。 book18.org

張螢微唯一能抵抗的動作,就是用被折過來的腳踢韓玉梁的肩,可她蹬了幾下,完全不見效果,還震得自己腳踝生疼,知道自己私處正被男人目不轉睛看著,悲憤羞恥交加,不禁哭得更加傷心。 book18.org

她越哭,韓玉梁揉得就越是起勁,酸酸痒痒的滋味很快就包圍了小小的陰蒂,在她稚嫩的陰部方圓瀰漫。很快,她的鼻息就從純粹的哽咽,變成摻雜了幾分嬌喘的奇妙聲音。 book18.org

眼見那小小穴口被他揉得一張一縮,透亮陰津絲絲縷縷分泌、滲出、聚集,在玉門關外成了明顯的小小一汪,他輕笑一聲,學著片子裡看來的風格調侃道:「倔起來挺厲害,這才摸了幾下,就已經濕得透透,是不是經常自己揉啊?」 book18.org

張螢微憤憤一弓身,用額頭在他脊背上用力撞了一下。 book18.org

她打不開下巴,可鼻息已經不足以供給所需,只得翻開嘴唇從牙縫裡大口喘氣,表情頓時顯得頗為怪異。 book18.org

處置對頭家的女眷,可不必考慮太多對方的快活,看洞眼已經濕了七分,韓玉梁覺得差不多到了火候,起身往床下一邁,拉過張螢微剛得了自由的嬌軀,就分開她雙腿欺近股間,準備先給她開了苞,再用一下午時光慢慢炮製玩弄。 book18.org

這時,咣當一聲,王悅芹竟然五花大綁著從衣櫃里扭了出來,摔在地上,淚流滿面望著他,用嘴角去蹭床腿,蹭破面頰,蹭掉了嘴裡塞著的東西,急忙哀求道:「別……別碰螢螢,求你了……螢螢還沒交過男朋友呢,你來操我……你來操我吧……」book18.org

評分完成:已經給 snow_xefd 加上 1000 銀元!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