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75章 軟硬兼濕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6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島澤,你……慢著點,這麼一屁股坐下去,要送你去醫院了。」 book18.org

看著碩大的龜頭緩緩擠入到仿佛吞入手指都有點困難的小小洞口,林梓萌感同身受的下體一緊,眉心緊鎖顫聲說道。 book18.org

島澤蓮雙手扶著韓玉梁的小腹,膝蓋微微打顫,咬緊牙關調整了一下懸空臀部的位置,努力又往下吞了一、兩厘米。 book18.org

嬌嫩的膣口傳來巨大的充塞感,飽脹得像是把大拇指強行塞進鼻孔中,但比起那點脹痛,一種微妙但強烈的親密感正從即將結合的部位溫暖的擴散開來,讓決心轉眼就壓下了剛冒頭的惶恐。 book18.org

「不要緊的,我……怎麼可能那麼沒用啊。」她輕喘著擠出個微笑,用指尖描摹過韓玉梁陽剛的面龐輪廓,從跪坐換成蹲姿,小便一樣把膝蓋打開,深呼吸了兩次,放鬆腰部肌肉,讓用力懸高的蜜壺順著重力的拖拽一口氣下滑了十多厘米。 book18.org

她的恥丘雖然豐腴肥美,但內部卻並不算深,整條陰道又窄又淺,是那種大多數男人都能輕鬆採到她花心的小尤物。於是,進去的差不多也就半根多一點,她就已經再坐不下去,屁股中央好像硬塞了一根燒紅鐵棍,疼得她險些昂頭慘叫出來。 book18.org

島澤蓮沒叫出聲。 book18.org

一個是因為林梓萌就在後面看著她,她才剛剛誇過口,哪兒好意思轉臉就丟人。 book18.org

而另一個,則是有奇妙的感動在心間流淌,暖洋洋的,微酸,濃甜,讓她想掉淚,又想笑。 book18.org

林梓萌覺得有點喘不過氣,她比島澤蓮還緊張,手扶著韓玉梁健碩的小腿,盯著盡頭那已經埋進柔白臀肉中央的粗大老二,看著上面隱約隨著淫液流下一點的殷紅血絲,顫聲問:「島澤,你……你還好嗎?不疼?我……我看到血了啊。」 book18.org

「還……還好……」島澤蓮鼻子吸氣,張嘴吐,連著重複了十幾次,才開口回答,「疼是疼……但……好像並沒有裂開呢。」 book18.org

林梓萌把頭湊得更近,那一環嫩肉已經被撐開到充血,不過確實沒有看到裂傷的樣子,只是裡面太緊的緣故,大量潤滑劑都被刮到了外頭,黏乎乎堆在陰莖的下半截。 book18.org

島澤蓮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股間,露出了一個滿足的微笑,「萌醬……我……我好開心啊。」 book18.org

「你開心個毛啊,血越流越多了誒。」 book18.org

「可……可我能感覺到梁醬,就在我的身體裡面,熱熱的……硬邦邦的,和我……和我連成一體了。」 book18.org

韓玉梁保持著放鬆的姿勢,忍耐著在那處子嫩屄中恣意縱橫的慾望,暗道,比起感不感動,我更關心你敢不敢動啊! book18.org

幸好,島澤蓮比較懂得男人怎麼才能覺得舒服,對林梓萌說完自己的感受後,就試探著擺動腰肢,讓嬌嫩的蜜壺裹著堅硬的男根前後小幅度地移動。 book18.org

膣口太小,裹得太緊,稍微一動,潤滑劑、愛液混合而成的濃漿就冒著細小的氣泡發出嘰嘰的輕響。 book18.org

林梓萌覺得腰後有點發軟,不由自主靠在了牆上,明明羞恥得滿臉火燙,眼睛卻怎麼也離不開島澤蓮和韓玉梁緊密連接的地方。 book18.org

這就叫做愛嗎?不管是文字、圖片還是視頻,都無法比擬眼前實景帶來的衝擊。 book18.org

堅硬而暗色的身軀嵌入在白皙又嬌嫩的肉體中,盤繞的血管脈動在勒緊的肉壁內,渾圓的屁股開始上下起伏,讓林梓萌一時間分不清,到底是男人侵入了女人,還是女人在吞噬男人。 book18.org

血並沒有她預想的那麼多,最初的紅絲很快就被粘稠的汁液沖淡,儘管滑動的膣口看起來越發紅艷,但島澤蓮嘴裡的呻吟已經不再有苦悶的意味,聽起來,簡直比吃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美味還要滿足。 book18.org

「萌、萌醬……啊、哈啊……哈啊……已經……有感覺了,你……你可以……不要看我……這麼丟臉的……樣子嗎?」 book18.org

島澤蓮的性器比一般的女孩子敏感許多,她自己都沒想到,會在開苞的疼痛才過去不久時,就順暢地用臀部套弄出了逼近高潮的美妙滋味。 book18.org

「說、說什麼呢,不看到最後,我……我怎麼知道輪到我該怎麼做?」林梓萌的話音都因為急促的輕喘而斷斷續續。 book18.org

她靠牆坐著,雙腿夾緊,但有一隻手被夾在了大腿根的中央,正延續著之前撫摸在內褲外的任務,持續刺激著已經腫脹了幾分的羞處。 book18.org

這還是她第一次在自慰中得到如此強烈的快感。 book18.org

她甚至有些可笑的想,與其和一大堆女人分享韓玉梁,不如乾脆拍下來他的裸照和視頻,以後拿來自我安慰算了。 book18.org

反正……很舒服啊。還不用痛。 book18.org

可是,看島澤蓮忘我扭腰,雙乳起伏晃蕩的陶醉模樣,林梓萌又很是羨慕。 book18.org

做愛,肯定是和自慰不一樣的吧。 book18.org

「梁醬……嗚……梁醬……」島澤蓮已經顧不上去管身後的林梓萌了,她俯下身,狂熱地親吻著韓玉梁的嘴唇和臉頰,腰肢恨不得晃斷一樣上下擺動,甜美的快感化成破碎的呻吟,從她顫動的唇瓣中央小溪一樣流淌出來,「好舒服……好……舒服……嗚嗚……要……要去了……」 book18.org

林梓萌看得目瞪口呆,她覺得這次自慰快感已經夠強烈了,島澤蓮竟然還能比她更早達到高潮。 book18.org

騙人的吧? book18.org

可那根本不像是能演出來的效果,即使是最出色的AV女優,也做不到這麼逼真的演技。 book18.org

在一聲拉長的嗚咽中,島澤蓮趴在韓玉梁的身上,戰慄著四肢蜷縮起來,迷人的紅潮泄滿了她光滑細膩的雪白肌膚,讓她看上去像只被剝了面衣的天婦羅。 book18.org

保持著這樣微妙扭曲的姿勢,她踮起腳尖,蜜桃一樣的屁股蛋向內以大約一秒為間隔夾緊放鬆,小嘴裡冒出一串含含糊糊的母語。 book18.org

林梓萌聽不太懂東瀛話,但豐富的肢體語言,已經足夠在同一個性別下傳遞那銷魂的訊息。 book18.org

島澤蓮高潮了,而且,高潮得非常強烈。 book18.org

這大概就是生理和心理的雙重愉悅推高到極點融合爆發而出的高潮,與單純用手指撩撥神經末梢傳遞給大腦虛假的快感來達到的高潮之間的差別吧。 book18.org

「呼……呼……嗯嗯……」島澤蓮喘息了一會兒,切換成跪坐的姿勢,再次開始搖動赤裸的肉體,剛剛達到絕頂的臉上洋溢著充滿色情味道的幸福。 book18.org

林梓萌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緩緩挪開胳膊。 book18.org

她羨慕。 book18.org

她嫉妒。 book18.org

她已經不願意靠自慰來滿足。 book18.org

島澤蓮都能做到做好的事情,她有信心做得更加出色。 book18.org

不就是做愛嗎? book18.org

她初中的班上就已經有女生跟男友出去開房,有女生被霸凌輪姦逼迫賣淫,高中班上的情侶光是公開的就有不下五對,下午上課前後門邊的垃圾桶時不時就會發現用過的保險套。 book18.org

所以,做愛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book18.org

只有做愛,才能有孩子,才能拿到逼一個男人負責的籌碼。 book18.org

她看中的男人,既然決定了不擇手段去搶,怎麼能打退堂鼓? book18.org

林梓萌握緊拳頭,舔了舔發乾的嘴唇,大聲說:「島澤,你好了嗎?差不多……也該我了吧?」 book18.org

「誒?」島澤蓮正在暢快地用堅硬的龜頭摩擦膣內嬌嫩的褶皺,哪裡捨得下來讓出胯下的寶貝,「萌醬,總……總要一個回合結束才能替換吧?梁醬……都還沒射出來呢。」 book18.org

「一進一出不就算是一個回合了?」林梓萌沒好氣地說,「我怎麼知道他什麼時候才射,一直讓我等啊?」 book18.org

「可、可是……」島澤蓮還是不捨得,一邊開口應付,一邊努力讓臀部動作得更快。 book18.org

咕唧咕唧的淫靡聲響越發密集,韓玉梁聽在耳中,情慾亢進,索性含糊的呻吟幾聲,從下方往上挺起了腰。 book18.org

這一番逆攻頓時戳透了島澤蓮的要害,「啊……不要……梁醬……不要突然……這麼激烈……嗚……」 book18.org

林梓萌嚇了一跳,「他、他怎麼突然動起來了?」 book18.org

島澤蓮已經像是個瘋牛背上的挑戰者,被顛簸的滿面赤紅快感一波接著一波,一邊高潮一邊哆哆嗦嗦地說:「我……啊啊……我不知……不知道……嗚、嗚、嗚嗚……可能……呀啊啊——可能是……藥吃得太少……了吧……嗚嗚……去了……又去了……好幾次……」 book18.org

林梓萌急忙過去拿起香檳瓶子,低頭看了一眼平躺的韓玉梁,「喂,是不是得先讓他坐起來啊?直接倒是不是就嗆著了?」 book18.org

「這個……不喝下去……是沒關係的……我、我來……」島澤蓮拿過香檳,急忙灌一口含在嘴裡,俯身和韓玉梁接吻,哺喂到他口中。 book18.org

可馬上,動得更加激烈的小韓玉梁就把她頂到了令她眼前發白的極致高潮,尖叫著昂起頭,再也顧不上喂摻了藥的酒,嘴裡只剩下源自混沌腦海的嬌鳴,「唔啊啊啊——死……死掉……了……要……死掉了……」 book18.org

韓玉梁感受著劇烈高潮下嫩肉拚命抓握住龜頭的兇猛快感,也本能地呻吟起來,不用房中術刻意壓制的情況下,此刻的快樂已經銷魂到足夠打開精關。 book18.org

「不行……還是靠自己吧。」看著島澤蓮失神的表情,林梓萌暗暗對自己說了一句,望一眼韓玉梁大理石雕刻一樣硬朗的唇線,紅著臉含一口香檳,趴下就吻了上去。 book18.org

當然,她並沒承認這是吻,這就是為了喂藥而已。 book18.org

就是不知怎麼,一口香檳喂進去,她的舌頭就被吸進他嘴裡,嘬住拔不出來了。 book18.org

「唔唔……嗚唔!嗚嗯嗯嗯——」 book18.org

就在林梓萌拍著韓玉梁的胸口努力想要掙脫連接在一起的嘴巴時,他的身軀突然一緊,繃如弓弦,僵停在那裡,積蓄了足夠多快樂的肉棒放鬆了一切關卡,濃稠的精液立刻衝出,噴洒在島澤蓮仍在拚命蠕動著縮緊的花芯內。 book18.org

感受到心上人的種子播灑進來,島澤蓮流下幸福的淚,嗚咽著在餘韻中又揚起到下一輪高潮的巔峰。 book18.org

「呼……呼……萌醬……我……我好了……」 book18.org

用盡最後的力氣翻身側躺到一邊,島澤蓮雙手捂著還在隱隱抽動的花穴,眯著眼睛軟綿綿地說:「輪到你了。」 book18.org

林梓萌剛從韓玉梁的嘴裡救回舌頭,羞恥地一擦嘴角,放好香檳,嬌喘著說:「等等,我先看看……藥是不是起效了。」 book18.org

「應該起了吧。」島澤蓮拉過枕頭墊在自己側臉下,呻吟一樣說,「他剛才動得好猛,人家感覺都要被穿透了……現在這麼安靜,肯定是又被藥迷倒了吧。」 book18.org

林梓萌輕輕哦了一聲,看向胯下那邊,跟著,驚訝地說:「喂,他……他射了?」 book18.org

島澤蓮滿眼迷濛地點了點頭,「嗯,射了好多,感覺……我都被灌滿了呢。」 book18.org

「那我怎麼辦?」林梓萌氣得瞪圓了眼,「我都說該輪到我了啊,你……你怎麼讓他射了!」 book18.org

「萌醬,射不射……也不是人家控制的啊。」島澤蓮委屈地扁了扁嘴,「再說,剛才那麼舒服,我的大腦都停止思考了,等你體驗過就知道,哪裡有能力考慮讓不讓的事情。」 book18.org

看林梓萌確實有些惱火,她跟著又小聲說:「你不用著急,梁醬恢復很快的,他如果夠興奮,我漱口回來他就又勃起了呢。他還這麼壯……我感覺他要是盡情發泄,能把身體差一點的女孩子干昏過去。」 book18.org

「我現在就想昏過去。」林梓萌滿肚子煩躁地伸手撥拉了一下軟趴趴的肉棒,「這個要怎麼用啊?跟個大鼻涕蟲一樣,軟綿綿黏乎乎的。」 book18.org

島澤蓮強撐著坐起來,先疊了幾張紙巾墊在白濁垂流的膣口,然後抽出張濕巾,仔仔細細把韓玉梁雞巴上的淋漓汁水擦得乾乾淨淨。 book18.org

「乾淨倒是乾淨了……可還是沒硬啊。」林梓萌端詳了一圈,皺眉說,「怎麼辦?搓一搓嗎?」 book18.org

「想要快一些的話,肯定還是親一親舔一舔。」 book18.org

林梓萌不出所料漲紅了臉,大聲說:「那、那你來!」 book18.org

島澤蓮可憐兮兮地說:「可是人家腰沒力氣了,只想躺一會兒。萌醬,你自己來嘛……你都說想要他負責娶你了,對自己丈夫做這種事情,很正常的呀。」 book18.org

「這……這有點噁心啊。」林梓萌撇著唇角,不情不願地說,「尿尿就從這兒,剛才還在你……在你屄里弄了那半天,你讓我往嘴裡放?」 book18.org

「那你用手試試吧……啊,記得吐點口水潤滑,不要用潤滑劑。」 book18.org

「為什麼?你剛才不就用潤滑劑來著。」 book18.org

「可我不介意梁醬的雞雞上面有東西啊,我可以很高興地含住,萌醬你又不行。」 book18.org

「哦,知道了。」林梓萌皺著眉湊近打量了一圈,很勉強地低頭撥開紅髮,攏緊嘴唇用舌尖推出點口水,滴在龜頭上,用手握住,套弄。 book18.org

可完全沒有充血的肉棒套弄起來都十分困難——一根擀麵杖好套,一根軟麵條可不好下手。 book18.org

她靠口水那點潤滑揉搓了半天,肉棒依舊毫無反應。 book18.org

當然,這並不是毫無快感。 book18.org

而是韓玉梁在運功壓制,存心不讓老二重振雄風。 book18.org

這麼好的機會,他不逗逗林梓萌怎麼甘心。 book18.org

反正他剛剛才暢快淋漓地射了一發,這會兒除非汪媚筠那種等級的妖女過來施展渾身解數撩他,否則就算許婷過來跳脫衣舞葉春櫻上床用腳蹭他褲襠,他也有信心壓住肉棒不翹頭。 book18.org

不信林梓萌能按捺得住。 book18.org

林梓萌用手上下擺動套了半天,累得肩酸胳膊軟,那條老二卻幾乎沒有恢復生機的跡象。 book18.org

「島澤,這……是我哪兒弄得不對嗎?韓玉梁完全沒硬啊,這軟得跟刀削麵似的,還能不能行啦?」 book18.org

島澤蓮撐著床坐起來,不解地說:「按我的了解,梁醬應該能復甦了啊。是不是刺激不夠強啊?」 book18.org

林梓萌皺眉說:「那怎麼辦?給他馬眼插個棍兒?」 book18.org

這種韓玉梁聽了都下體一緊的餿主意島澤蓮怎麼捨得附和,急忙說:「不要不要,不行還是我來幫忙吧,梁醬都誇過我,說我嘴巴很厲害,很討他喜歡呢。來,你讓開吧,這裡交給我。」 book18.org

林梓萌頓時有些不高興地說:「島澤,說好今天你要教我的,都讓你來,那我還學個什麼啊?」 book18.org

「可……可你剛才又說覺得這個好噁心。」 book18.org

她撇撇嘴,手指捏著肉棒左右晃了晃,「這會兒好多了,畢竟也在手裡玩半天了。好像味道也沒那麼大。」 book18.org

「其實有點味道更好呢,我聞到那種淡淡的腥味就會覺得身上發熱。」島澤蓮咬了一下唇瓣,清純的臉上浮現出妖艷的淫蕩神情,「梁醬的味道特別好聞呢……」 book18.org

「這東西……是這麼舔嗎?」林梓萌趴低,學著之前島澤蓮的操作,吐出舌頭,在龜頭下方勾住,緩緩來回摩擦。 book18.org

「嗯嗯……你就把雞雞當作一根形狀奇怪的棒棒糖,不要用牙齒碰到,舌頭儘量圍繞龜頭的部分舔。」島澤蓮側躺在床上放鬆下來,小聲給林梓萌提示指點。 book18.org

有這樣事無巨細連舌尖舔馬眼都要提醒撥開儘量舔到裡面的老師,林梓萌很快就掌握了大部分基本操作,之後,就是憑天分自行搭配組合,來儘量開發男人的情慾。 book18.org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book18.org

不久,下巴都變得酸沉的林梓萌抬起頭,摸著自己微微紅腫的嘴唇,不解地說:「為什麼他還不硬?我嘴巴有毒嗎?我明明聽到他舒服得哼哼了啊!」 book18.org

「呃……大概,也許還沒過賢者時間吧。」島澤蓮心虛地回答,有點擔憂林梓萌願望落空遷怒,主動湊過來說,「那,我也來幫忙。」 book18.org

於是,兩張形貌不同但都嬌小柔軟的嘴巴湊到了一起,同時從兩側伺候著韓玉梁的老二。 book18.org

一個靈巧,一個笨拙,一個熟練,一個生澀。儘管其中一個比另一個有著明顯的差距,但兩個總是要好過一個。 book18.org

韓玉梁滿意地舒展身體,耗些真氣封鎖會陰經脈不讓血液抵達目的地,安逸享受著即使不勃起也非常強烈的酸麻快感。 book18.org

又過了五分鐘,林梓萌終於忍不住起身撤開,抱怨說:「怎麼還不行啊,島澤,都怪你,讓他射了!」 book18.org

「我……我會努力幫你的。」島澤蓮也不明所以,只能儘量拿出自己積累的理論知識,賣力地侍奉軟綿綿巨蟒一樣耷拉著的肉棒。 book18.org

她順著龜頭往下親去,手指纏住肉棒往上抬起,把小臉埋進韓玉梁的股間,順著陰莖的走向一路舔到睪丸的位置,舌尖勾撩著包裹在皺巴巴皮膚里的小球。 book18.org

「咦……好像大起來一些了啊。」林梓萌伸出手圈住龜頭後方的位置,早把害羞的情緒忘到了九霄雲外,喜出望外地大聲說,「島澤你加油!」 book18.org

島澤蓮把睪丸外皮仔仔細細舔了一遍,小聲說:「萌醬,你也在上面幫幫忙啊,一起刺激效果會更好的。」 book18.org

林梓萌已經漸漸被這淫靡的氣氛感染,點點頭,就從上面張開嘴,努力含進去大半根還未徹底硬起來的肉棒。 book18.org

顯然還不太適應這樣的操作,沒幾下,就有口水從唇縫中滲出流下,垂落到睪丸附近,被島澤蓮不自覺舔舐到嘴裡。 book18.org

「萌醬,要重點舔龜頭下面那根繩子一樣的系帶哦,那邊是男人的敏感帶,還有,如果吞進去的話,可以嘗試稍微用力吸一吸,那種收緊的感覺梁醬特別喜歡。」島澤蓮抬頭指點了一下之後,用力把韓玉梁的雙腿推開到兩邊,歪頭努力往下伸,滑溜溜的舌頭,一路舔過抬高的睪丸,轉去刺激會陰和近在咫尺的肛門。 book18.org

「嗯嗯……」這種快感即使韓玉梁用內息鎮壓也有點困難,他酸暢地哼了一聲,那根棒兒請不自禁便湧入一股熱血,脹大兩圈。 book18.org

「啊……總算硬了。我都出汗了。」賣力口交了好一會兒的林梓萌吁了口氣,拍拍島澤蓮的頭,「行了,這下準備好了。」 book18.org

島澤蓮抬眼看了看,點頭嗯了一聲,拿過潤滑劑倒在手心,往肉棒上飛快塗抹了一圈,「萌醬,一定要慢慢來啊,不然痛到腿軟,就沒辦法繼續動了。」 book18.org

「知道了知道了,我都看你做過了,又不是什麼難事……」林梓萌皺著眉跨過韓玉梁的身軀,有樣學樣的選擇了蹲姿,伸手握住了滑溜溜的雞巴,屏住呼吸,緊張地對準了自己還從未被什麼東西深入過的嬌小膣口。 book18.org

然而,沒了剛才那種多重刺激,韓玉梁的功力又得以發揮出來。 book18.org

「誒?為……為啥又軟啦!」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