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99章 勝過電池的大師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我……我怎麼不能動了!」杉杉驚慌失措地抬起頭,望著已經坐到自己腿間的韓玉梁,恐懼從眸子裡源源不斷地湧出,「你要幹什麼!」 book18.org

韓玉梁淡淡道:「幫你給你男人賺到今天分的吃喝。」 book18.org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我為什麼……為什麼哪兒都動不了了啊!」杉杉從沒遇到過這種情況,急得都帶上了哭腔。 book18.org

葉春櫻在旁柔聲說:「杉杉姐,這是韓大哥的功夫,你可以把它當成武俠電影里的點穴。你仔細想想,如果韓大哥真打算對你做什麼,和你單獨相處的時候只要用上,是不是早就可以得手了?你就……相信他一回吧。」 book18.org

杉杉瞪著韓玉梁的臉,儘管理智上認同葉春櫻的話,但心裡對其他男性的排斥和恐懼卻無法從感性上減少,「就……就不能放開我嗎?我都同意……同意讓你幫忙了。」 book18.org

韓玉梁略一猶豫,問道:「杉杉,你拍給對方的視頻,願意讓他聽到你泄身時候的聲音麼?」 book18.org

「謝身?什麼謝身?我要謝謝誰?」 book18.org

葉春櫻輕聲解釋說:「就是高潮時候的聲音。」 book18.org

杉杉怔了一下,直到這時,她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那段丟臉到極點視頻,是要發給一個陌生人的,那放浪到讓她自己聽了都渾身發燙的呻吟叫喊,也是會一併發送過去的。 book18.org

「我……我當然不想,可、可那個很難忍住的啊。」 book18.org

「交給我就是。」韓玉梁微微一笑,突然出指戳在天突、氣舍兩處穴道上,「這下,你就可以放心了。」 book18.org

杉杉疑惑地張開口,這才發現,聲帶附近的肌肉好像麻痹了一樣,連吞咽都略顯費力,能發出的,自然也只剩下了氣音和鼻音。 book18.org

「嗯嗯?嗯嗯嗯?」同時,她也發現,自己沒了抗議的能力,只能惶恐地看向葉春櫻。 book18.org

葉春櫻嘆了口氣,知道韓玉梁這樣做其實略有不妥,但既然杉杉決心救人,小事從權,總好過糾纏不休,「韓大哥,我準備好拍攝了,但……我不太懂時機,你覺得可以了,就提醒我一下。」 book18.org

韓玉梁點頭道:「好,等我說開始,你就錄,錄多久隨你。」 這對搭檔默契地交換了一下眼色,而完全成了砧板上魚肉的杉杉,只能緊緊閉上眼,選擇默默等待承受。 book18.org

如果說那些情趣玩具擅長的是外功,韓玉梁的房術手段,就恰好是內功。 book18.org

他不敢說能絕對勝過所有的電動道具,但在沒有練過冰清訣的普通女人身上,他至少有自信不會輸。而對於杉杉這種鐵定連玩具都用不好的女人,他才是最有效的手段。 book18.org

張開雙臂,他先運功給她四肢緩緩按摩揉搓,讓緊張的肌肉漸漸鬆弛下來,以免牴觸太過。要知道女子情潮頗受心緒影響,如此渾身冷汗筋肉如弦,再巧的功法也要事倍功半。 book18.org

足足耐心按摩了十多分鐘,如同溫水浸泡一樣的舒適感覺總算讓杉杉眯著眼睛放鬆下來,她疑惑地悄悄瞄向韓玉梁,姑且有些相信,他並不會趁機對自己做什麼越軌之事。加上自己此刻說不出話動彈不了,漸漸也有了些認命的念頭。 book18.org

韓玉梁不緊不慢繼續給她按摩,掌心緩緩將真氣勻稱散開,令一股股溫熱細絲蛛網一樣層層疊疊籠罩上她的嬌軀。那些織物在他功力之前形同虛設,根本不能抵擋那一縷縷酸癢在周身各處肌膚逐漸積蓄。 book18.org

隨著那些酸癢漸漸清晰,二十四歲成熟少婦的官能,終於在放鬆下來的情緒中被喚醒。 book18.org

杉杉又閉上了眼。她覺得有些缺氧,不自覺加快了呼吸的速度。她還覺得有些著急,怎麼十多分鐘過去,剛才自己來的時候都已經結束好久,韓玉梁卻還不開始? book18.org

當著葉春櫻的面,韓玉梁並不想讓自己的動作看起來太過下流。 他遊走多時,從肌理反應大致猜出了杉杉身上的敏感帶如何分布,雙手一合,並排壓在她的小腹上,虎口相對,中指指尖距離躺下後略顯扁圓的雙乳不過寸許。跟著,運力施功。 book18.org

頸後耳根、肩胛下方、腋下肋側、大腿內沿幾處地方都比乳頭還要敏感,韓玉梁也不客氣,直接將真氣分往這幾處,有穴道的便在穴道之間往復,沒穴道的便在肌膚下循環遊走。 book18.org

轉眼之間,杉杉就像是被七八隻溫暖的手掌包圍,不僅撫摸的都是一碰就痒痒里透酸的地方,還仿佛穿透了身體外層的絨毛、皮脂,流淌在每一根神經末梢周圍盤旋纏繞,令感覺更加強烈直接。 book18.org

短短几十秒,杉杉的鼻腔里就發出一聲酥軟的呻吟,如果身體還能動,她一定已經忍不住夾緊了腿。 book18.org

可她不能動,腿不光無法併攏,還和劈叉一樣一字分開,被韓玉梁用雙膝頂著。 book18.org

小腹深處一陣細微的抽動,那些酸癢迅速轉化成了她今天才真正熟悉起來的性慾,涓涓細流一樣匯聚往肚臍下方。 book18.org

被溫水浸泡的感覺更加強烈,只不過不再是全身,而是下腹部的那些柔軟臟器。 book18.org

膀胱產生了細微的尿意,卵巢和子宮聯合在一起輕輕戰慄,所有感覺的終點是她嬌嫩的性器,那裡正像初春的花兒,分泌出一層層芳香甘甜的蜜,隔著整個身軀,大腦都因著綿延的愉悅而感到麻痹。 book18.org

她突然覺得,韓玉梁那色迷迷的眼神,似乎也沒那麼討厭了。 只是,一種對丈夫的背叛感,依舊揮之不去。 book18.org

讓那矽膠製作的假東西給她帶來高潮她就已經覺得足夠羞恥,沒想到,現在這工作竟然被交給了一個才見過幾次面的男人。 book18.org

而她,竟還漸漸沉醉進去。 book18.org

可恥,實在是……太可恥了。 book18.org

嗚……她微微搖晃著頭,鼻腔中哼出的呻吟越發嬌媚,她咬住嘴唇,馬上又在一股快感的衝擊下張開了嘴。 book18.org

但沒有發出大腦預期的那聲啊。 book18.org

淫蕩的叫聲,被韓玉梁那奇怪的手法阻止了。 book18.org

一種可以隱藏自己的解放感擴散開來,她張大嘴巴,不自覺變得更加坦誠,更加渴望。 book18.org

濕潤,腫脹,她從自己的下體頭一次感受到了明確而熾烈的渴望。那並非因為愛情,而純粹是因為慾望。 book18.org

她感到羞恥,可那羞恥又進一步加強了身體各處感官的敏銳。 於是,她高潮了。 book18.org

根本沒有觸碰任何羞恥的部位,僅僅是遊走在敏感帶的搔癢刺激,僅僅是放在小腹上的一雙手,她就痙攣著濕潤的花蕊,泄了。 book18.org

不如用玩具的那次強,想必,在他的打分標準下,這次高潮也就二十的程度吧。 book18.org

在以前,這就是她能坦然接受的極限。 book18.org

可現在,短短一天裡,她就發現了自己其實是不滿的。 book18.org

她的身體是塊乾涸的海綿,大可以吸收更多,更多,更多。 她睜開眼,看向韓玉梁。 book18.org

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已經變了,她就是覺得自己不能說話,只好希望他能和自己心有靈犀,意識到她已經可以接受更多。 book18.org

韓玉梁一直在等待的,就是這種眼神。 book18.org

那種粉色的、水汪汪的、像盛開桃花、又像春河初融的眼神。 如果葉春櫻不在,如果此前沒有答應過什麼,他這會兒已經能脫下自己的褲子,來送她直攀極樂。 book18.org

但他也知道,如果沒有葉春櫻,沒有此前的承諾,眼前這個羞恥感滿格的少婦也就不會對自己的官能這般誠實。 book18.org

所以他並不著急。 book18.org

雙腕一轉,他卡住了杉杉纖細柔軟的腰肢,緩緩向下滑動。 真氣隨之轉向,肩胛耳後四股匯往柔軟的唇瓣下方,自承漿穴入內,繞著嬌小舌頭盤旋撫弄,好似深邃濕吻,肋側大腿四股則直奔隱秘禁區,一股鑽入菊芯,兩股上下輕撩陰唇,最後一股則若即若離圍繞著陰蒂緩緩旋轉。 book18.org

如此操控極耗心神,韓玉梁玄天訣精純高深,卻也只是功力渾厚,此刻思慮精細意識不住飛快運轉,不覺便出了額上一層細汗。 book18.org

常有人說認真的男人最帥,此刻雖有些不合時宜,但杉杉抬眼望去,見他專注無比的模樣,還是禁不住心尖一軟,腦海波光一盪,渾身上下都酥了七分。 book18.org

情動反哺,快感又比剛才強了數倍,她一聲悶哼,頭頂抵住床墊,昂起修長脖頸,額角浮現出一條微跳青筋,又往喜樂巔峰去了一遭。 book18.org

要是那座快感之山真有一萬米那麼高,杉杉覺得,她這次怎麼也該能爬到七、八千的地方了吧。 book18.org

但她的依據,主要還是韓玉梁並沒有讓葉春櫻開拍。 book18.org

她自己其實已經想像不出來,更高處的快感會是什麼滋味。 韓玉梁盯著睡褲襠底已經暈開拇指大小的水痕,心裡暗暗讚嘆,這女人身子如此敏感多汁,楊明達之前到底是有多暴殄天物啊。 book18.org

頂多四、五十分的高潮,就能讓她濕透內外褲,那其他女人一百分才有機會見到的噴水,她怕不是六、七十分就得表演給他看。 book18.org

這倒有趣。 book18.org

他一邊繼續專心運力刺激各處,一邊開口道:「春櫻,拿兩條毛巾,過來給杉杉墊上。」 book18.org

葉春櫻本來已經看得愣神,聞言一怔,問:「兩條?」 book18.org

「嗯,一條不夠,就這也得隨時補,你去拿個大瓶子,順便接點溫水,完事之後她得好好喝些下去。」韓玉梁故意用一本正經地口吻詳細解釋道,「杉杉體質敏感,愛液量大,真到了極致,恐怕還有失禁的可能,有備無患吧。」 book18.org

誒?失禁?杉杉在一波接一波的快感中聽到了這個詞,當即嚇了一跳。難道……除了下面已經濕了的部分,最後還會尿褲子? book18.org

那……那她以後還有什麼臉見人啊! book18.org

她急忙抬頭,想用眼神傳遞信息,試圖告訴韓玉梁,不用到那麼誇張的程度,真的不用,她願意退而求其次在倒數第二層拍視頻寄給綁匪試試看。 book18.org

可惜,杉杉說不出話。 book18.org

那嗯嗯的提醒鼻音,轉瞬就被下一波高潮衝擊成淫靡的呻吟。 韓玉梁餘光掃到,但不打算理會,仍只將注意力集中在杉杉身體各處。 book18.org

停在這個層次的高潮正在以幾十秒一次的頻率衝擊著她的大腦。 如果是情趣玩具,哪怕是再軟的矽膠,用再多的潤滑,摩擦就是摩擦,震動就是震動,持續這麼久,該腫的就會腫。腫起之後,周遭敏銳不堪,刺激的快感就會過度,適得其反。 book18.org

可韓玉梁的真氣是無形無質之物,只要願意,圍著陰蒂轉一夜,那邊也只會因為快感太強而充血到極限,並不會有任何被摩擦的副作用。 book18.org

這也是他敢跟電池馬達叫板的底氣之一。 book18.org

五分鐘過去,韓玉梁看著杉杉胯下那片水痕估量了一下,此時她應該已經沒有餘力想任何事情,滿腦子都只剩下自己從前恐懼的情慾之美。 book18.org

那,差不多到了繼續攀爬的時機。 book18.org

他雙掌繼續下滑,向內一錯,直接撫摸在她張開的大腿里側。 那裡本就是杉杉的敏感帶,掌心的直接刺激立刻就在之前持續的高潮加持下傳遞到她的腦海。 book18.org

她低頭看下去,無力思考太多,只是模模糊糊地想,她這麼隱私的部位,就這樣被韓玉梁摸去了。 book18.org

更糟的是,她還不覺得難過,反而舒服得要命。 book18.org

她不知道怎麼形容此刻的舒服,只知道自己頭腦發麻,想大喊大叫,想飛起來上天,想用力抱住韓玉梁,一邊哭一邊咬他的肩膀……他的肩膀真結實,看起來……好性感…… book18.org

韓玉梁一貫很有自信。 book18.org

嘗過他火力全開手段的女子,尤其是正當年的婦人們,即便能在感情上忘記他這個人,也絕對不可能從身體上忘記他帶來的滋味。 book18.org

在大腿內側撫摸著維持之前的刺激一段時間後,他雙掌一停,將杉杉飽滿柔軟的股肉輕輕捏住,先不移動刺激的位置,而是撤去口中那些真氣,將其盡數加在下體,力度瞬間翻倍。 book18.org

剛剛適應了此前愉悅的杉杉頭頸觸電般一彈,腦中仿佛一大片煙花炸裂,崩開片片儘是說不出的快樂美妙,從這一剎那開始綿延不絕的翹麻酸暢,讓她甚至有種死而無憾的錯覺。 book18.org

瞄著她的表情,韓玉梁心知,若是此刻放開她所有穴道,她一定想不起誰是她的老公,只會攥著床單,蹬著床單,蝦子一樣亂挺,放聲尖叫。 book18.org

差不多,應有七、八十分了。 book18.org

如他所料,杉杉的睡褲上,水痕迅速蔓延開來。 book18.org

她噴了。 book18.org

真可惜她不肯脫衣服,否則,這一道激射陰精,定會比東瀛女郎大瓶灌水演出來的尿要好看得多。 book18.org

「呼、哈、呼、哈……」 book18.org

像是快要窒息似的,杉杉半閉失神雙目,嬌喘的頻率讓葉春櫻都有些擔心,忍不住在旁問:「韓大哥,杉杉姐都已經這樣了,還不行嗎?」 book18.org

韓玉梁正趁機吃著杉杉大腿上的豆腐,答應了只用一根手指碰下陰,可沒答應其他地方也放過,「都已經到了七、八十分的地步,為何不一鼓作氣,衝到極限,讓對方絕對挑不出毛病呢?」 book18.org

「我……就是覺得杉杉姐看起來好難受。」 book18.org

他微微一笑,稍稍放輕真氣刺激,恰好作為登頂前的緩衝,柔聲道:「杉杉,你要是痛苦,就點點頭,你要是舒服,就搖搖頭,讓春櫻放心。」 book18.org

杉杉馬上開始搖頭,一口氣搖了十好幾下。 book18.org

葉春櫻沒話可說,默默又加了一條毛巾過來。 book18.org

韓玉梁大感得意,雙手突然一松,右掌食指平伸,隔著兩層布料,不輕不重抵在杉杉早已被他看準了位置的陰蒂上。 book18.org

尚未散去的真氣轉眼聚攏過來,順著他的指尖沁入肌膚,將陰核外凸嫩頭連著埋於恥丘中的分叉根莖一起裹住。 book18.org

這是韓玉梁挖墳剖屍結合多次採花經驗摸索出的獨門房中秘術,只要沒有內功抵抗,那真是玉梁叫你三更泄,春水長流到五更,豈是個欲仙欲死能夠形容得了。 book18.org

但沒有內功相抗的時候,他還不得不騰出一手按住丹田,先額外灌一股真氣進去穩住任督二脈和陰關,免得女子孱弱,脫陰大虧。 book18.org

杉杉身上快感稍減,只覺得小腹暖融融一股熱氣進來,但其他地方的刺激都好像停了,只留下被他指尖頂著的地方裡面隱隱約約有什麼東西在水一樣流。 book18.org

她忍不住費力抬起脖子,往胯下看了過去。 book18.org

恰好,幫忙穩住陰關的內力已經到位,韓玉梁輕輕一哼,指尖運功,協助房中術的真氣隨心而動。 book18.org

以往他用這手,主要是包圍在陰蒂整體外飛快蠕動,猶如將體內的部分也一起吸唆,他還暗暗起了個花名,稱其為吮春芽。 book18.org

可如今他學了許多新花樣,自然要融會貫通,知道了女子原來不只喜歡吸、舔、揉,還喜歡震。 book18.org

於是他將真氣凝力振顫,與原本的吮春芽手段交替。 book18.org

論力度速度,如此小股真氣的震盪自然不能和按摩棒相提並論。 但不論怎樣的按摩棒,碰到的也只有女子陰核那一個嫩皮下露出的尖兒而已。 book18.org

他的真氣,卻可深達根部,除了內外兼羞之外,還不會讓陰核有被摩擦過度不堪逗弄甚至轉為疼痛的後患。大可放手施為。 book18.org

這一手就連靜心處子也抵受不住多久,更何況杉杉一個已被撩撥了近一小時、慾火如熾的少婦。 book18.org

不過十幾秒功夫,她就滿臉漲紅,脖子側面青筋暴跳,一雙淚汪汪的眼睛驀然瞪圓,長大的嘴巴一口口吐氣,卻吸不上來,唯一能動的腦袋僵在那裡,顫抖不休。 book18.org

韓玉梁心知吉時已到,口中道:「開始!」 book18.org

同時,他按在小腹的手掌內力猛然一衝,解開了杉杉喉嚨附近的穴道。 book18.org

「啊、啊啊……嗯啊啊啊——」纖細到好似被琴弦勒住的悠長呻吟之後,杉杉黑眸一翻,暈了過去。 book18.org

本就已經濕透了整片褲襠的水痕,忽然又再擴大,一路洇染到接近大腿中段的地方。 book18.org

韓玉梁緩緩撤開指尖,他知道,杉杉失禁了。 book18.org

其實只是為了滿足那個綁匪的要求,根本不必做到如此地步。 但他對杉杉的防備態度略感不滿,綁匪又給了他這個絕好機會,若不做點什麼為之後鋪路修橋,他這專業偷香賊可就白當了。 book18.org

底線這種東西,從來都是維持起來艱難破起來容易。有一就有二,一而再,再而三,一回生二回熟,都是一個道理。 book18.org

一次就擺弄到她尿床,起碼今後不比失禁更糟糕的事兒,她的牴觸心理就該少些了吧。 book18.org

這次他也摸清了杉杉的敏感程度,估算一下,他只要拿出預計用來對付陸雪芊的本領的一半,八成就能讓她活活爽死。 book18.org

將來若有機會一親芳澤,可要注意不能過度。 book18.org

在心中整理了一下此番的收穫,韓玉梁隨手解開杉杉身上其他穴道,下床道:「我先離開了,這兒還是交給你得好。」 book18.org

葉春櫻點點頭,「交給我吧。」 book18.org

不過收拾之前,葉春櫻先拿起杉杉的手指解鎖手機,找到綁匪發來的郵件地址,把視頻整理壓縮之後,拷貝發送了過去。 book18.org

這稍微費了一點時間,等發送完畢的提示出現在螢幕上,身後床那邊已經傳來了杉杉甦醒的呻吟。 book18.org

葉春櫻關掉頁面,一邊轉頭一邊說:「杉杉姐,視頻我已經發過去了,我相信應該沒有問題。你……」 book18.org

杉杉已經不在原來癱軟躺著的位置。 book18.org

她拉開了疊在一起的大毛巾被,滾到旁邊乾爽一側,把自己整個蓋在了裡面。 book18.org

看毛巾被的凸起情況,她在裡面大概已經縮成了一團。 book18.org

「杉杉姐,喝點水,然後再去沖個澡,換身衣服吧。」葉春櫻柔聲勸說,畢竟杉杉剛才出了一身大汗,分泌了一大灘液體,還……失禁了,這麼狼狽的樣子,不好好打理一下,的確不能見人。 book18.org

「我不想出去……」在毛巾被裡面,杉杉略帶哽咽地說,「讓我……自己在裡面呆會兒。床單和被子……還有毛巾,我之後會洗乾淨的。」 book18.org

「這也是為了你丈夫。振作些,好嗎?」 book18.org

「把自己……搞成這副樣子,我……還能當好……一個妻子嗎?」 毛巾被顫動起來。 book18.org

她在裡面哭了。 book18.org

幸好,來自另一個亂碼中繼的信息發送到了。 book18.org

「你做得很好。明天的遊戲見。」 book18.org

簡短的信息下,附著楊明達低頭狼吞虎咽的一張照片,拍攝時間一分鐘前。 book18.org

從毛巾被裡伸出胳膊拿進去手機,但看完之後,杉杉依舊沒有出來。 book18.org

她把毛巾被裹得緊了些,蜷縮在裡面,哭得,似乎更厲害了……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